【潇湘溪苑】【原创】回家(现代豪门父子,甜虐)

原名《扶沉》
如图!(不细赘述被封号过程
父子甜虐,中间穿母系家人刑虐。
青青一不小心就会虐过头,不接受刀片。
二楼文案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2 20:30:00 +0800 CST  
算是文案

当死要面子的宅男,单身三十多年的网瘾青年,遇上一个十多岁的儿子。初为人父,会发生什么呢?
虐儿子为主
爸爸对儿子是甜虐,母亲家的人对儿子是刑虐……
文笔渣,糖多。
欢迎点评收藏!
日更,于晋江几乎同步更新!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2 20:31:00 +0800 CST  
第一天两千字吧(づ ●─● )づ


“扶含笑,好消息!”
当在刷跳一跳的手机突然收到微信消息的提示音时,屏幕陷入瞬间的卡顿“叮当嘟”,game over。
扶含笑黑着脸打开消息,是好友笪辰发来的,拨打语音电话。
“喂!扶含笑,我和你说......”
“还我分数~”扶含笑低着嗓音,仿佛对方有什么大愁大恨一般。
“什么啊,你别玩跳一跳,怎么跳都过不了一百的丢人。我和你说,你有儿子了!”
“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扶含笑惊地差点握不住手机。
“我说我这有你的儿子!”
“什么儿子?我什么时候搞的儿子?!”扶含笑思索了很久,并没有想到自己有做过什么过火的风流事。
“诶呀鬼知道是你哪个儿子,反正他现在带着行李和照片来认亲,你要不要来处理下。对了,这小子长得和你特别像也特别爱哭。”
“老子什么时候特别爱哭了,你在哪给我等着这就来。”
“在我家旁的便利店。你知道的就是你买......”
“行了我知道了,你别动给我等着。”
[语言通话结束]
一刻钟后,全家
“欢迎光临全家~”服务员别扭的读音响了一次又一次,扶含笑终于出现在笪辰的视野里。
他穿着一套整齐的西装,戴着领结,踩着发光的皮鞋,头发也上过了油。
“是不是他?”笪辰指着刚进店里的扶含笑,问旁边低着头的男孩。
男孩悄悄抬了抬头,就是他!
这个男人,就是照片里的男人!
和自己长得特别像的男人!
是母亲宁愿离家出走也要爱的男人!
是自己的亲父!
当男孩子看向扶含笑时,扶含笑也在观察他。
怎么和我长得那么像?!
怎么和她长得那么像?!
不是吧!?!
还没等男孩子说话,扶含笑踱步过去”你妈妈是不是欧阳阳阳?“
笪辰和男孩听到这个名字,都惊地站了起来,
“不是吧!”
“正是!”
两个人两种反应。
男孩又低下了头,心里想着什么。
“呃不是吧……医院就在旁边,兄弟我还有事,告辞~”笪辰仿佛知道了什么天大的八卦,笑嘻嘻地离开了,只留下了扶含笑和男孩子。
“那个,要不你先来我家把行李安置下来,再去医院做个鉴定?”
“嗯……”男孩子声音轻的像蚊子叫,说着拿起了行李。
扶含笑不动声色地抢了过去,”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扶沉,行李我来拎吧”
“扶沉啊,好名字。你妈妈呢?”扶含笑不理会扶沉的后半段话,一手一个蛇皮袋拎了起来,带着小男孩往自己家里走。
“她,她上个月走了。”
“什么?”扶含笑顿住了脚步。
扶沉低着头,也停了下来,眼泪像链子一样滴落,在柏油路面上漫开。
“你怎么会来找我的?”扶含笑放下手中的蛇皮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妈妈走了以后,他们就不要我了。小时候妈妈一直说,她不在了去沪海找爸爸,我就拿着照片一路寻到了这儿。”浮沉哽咽着,带着鼻音。
扶含笑叹了口气,拿起行李向家的方向走去,一路无言,只有扶沉的抽泣声。
柏油路的尽头,坐落着别墅群。选址很偏,却像一个奢侈的小城市。生活设施和建筑齐全且豪华。
每栋别墅都有自己的花园,进了花园后,才是别墅的大门。
“到了,如果不出意外,以后你会和我一起住在这里。房子有点乱,不要介意。”扶含笑放下蛇皮袋,打开了房门。
原想着打量一下以后的生活环境的扶沉在房门打开一刹那惊呆了。
泡面,外卖盒,快递的纸箱,胶带杂乱的堆在大厅里,整个接待客人的一楼如果不注意点可能随时会跌在垃圾堆中。左侧的沙发上堆满衣服裤子,西装衬衫都褶皱着躺在地上。沙发环绕着的茶几上摆着台电脑和一叠比电脑还要高的文件。
“额,不好意思事发突然没来得及收拾。”扶含笑笑了笑,随即板了脸,一副要做严肃好爸爸的模样。
“额不要紧的……叔叔……我……已经很麻烦你了。”扶沉注意到了扶含笑的表情变化,低下了头。
“嗯。”虽然扶含笑很不爽浮沉叫自己叔叔,但不想给孩子留下凶恶的印象,便忍了下来。
你自己要跑来找我这个爸爸一起生活,又不肯叫爸爸。不肯叫爸爸也就算了,我还那么年轻皮肤那么嫩还没结婚单身着怎么也要叫哥哥吧,怎么能叫叔叔。
扶含笑瞎想着,幻想以后有儿子的生活。
你说我这苦吧,还没摆脱单身呢就跑来个儿子。
不管心里再怎么yy,扶含笑的脸上却是一副不苟言笑的面瘫表情。把扶沉吓得不敢抬起头。
“为什么你不肯抬头呢。”扶含笑关了门,矮下身子目光直视扶沉。
扶沉向后退了推,想了想后又向前凑了凑,抬起了头偷偷的瞄着这个爸爸。
怕什么我是美男子又不是老虎,难不成还会吃了你。
扶含笑心里想着,却没有说出来,一副严肃的模样站了起来,“二楼除了主卧随便选个房间。我帮你收拾收拾就住下吧。”
扶沉点了点头,指向最角落的一间,却迟疑着把手滑向主卧旁的房间,定格。
扶含笑提着行李就上了二楼,也没注意扶沉的心理变化。
“你先去洗个澡,澡房在你房间出门右手边最靠楼梯的那间,洗完换身衣服下来,我们吃完午饭去医院做个亲子鉴定。”扶含笑打开房门放下行李,又打开窗,房间里的灰尘依旧刺激着他的毛孔。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2 20:34:00 +0800 CST  
扶沉打开澡房的门,用手顺着自己有些长的头发,抬头却看见扶含笑一脸怪异地盯着自己,吓得猛地向后缩了一步。
他们直视着,扶沉搁在头发上的手都尴尬地没有放下,良久,扶含笑终于开口:“你没涂沐浴露吗?
扶沉眨了眨眼,摇摇头,爸这是嫌弃他吗?”我,我冲冲就够了。不用麻烦了。“
扶含笑深吸一口气,感情这小子是怕生没好意思用。
拉着他纤细的胳膊下了楼,”再不吃饺子要糊了。“
”额哦,谢谢……叔叔……“扶沉在餐桌旁坐下,低着头,湿气温了眼眶。这个世上原来还有除了妈妈以外对自己好的人啊。这就算是傻子也会下的速冻饺子偏被扶含笑下成了一团浆糊,却暖了扶沉的心。他是特地为我下的饺子吧。想着想着,扶沉笑了。
吃好饭,扶含笑从自己卧室里拿了一件羽绒服,披在了扶沉的身上。
“到医院的路不远,我们走过去吧。”扶含笑带上大门,以严父的形态走在扶沉前面带路。
小子,你说句话呀。
小子,我想和你说话呀。
小子,你别老低着头啊。
小子,你倒是叫我爸爸啊。
小子,诶,傻小子。
这一路上两人各怀着心思,很快到了医院。
亲子鉴定那层楼人很少,墙壁惨白的连护士也不愿光顾那儿。
电梯下来的地板有点滑,不会是泪吧。扶沉瞎想着,又摇了摇头。
扶沉啊扶沉,不要乱想,他一定是你爸爸。当他出现时,你的心可是颤动了,这就是血脉的力量和缘分啊。
医生带着悲悯的眼光看着俩人,让本来紧张的气氛更加紧张。
妈妈说:扶沉,你还未出生身世便浮沉不定,就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舅舅说:扶沉,你爸爸害我妹妹伤透了妈妈的心,真是让我们家庭浮沉不定,就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外婆说:扶沉,你妈妈为了嫁给你爸,我们一家仇人之子,宁愿离家出走,把你外公活活气死,可真是人生浮沉啊,就给你起了这个名字。
那我现在,到底是浮还是沉?浮沉捏紧了父亲亲自披上的衣服,等待结果。
扶含笑心里也不宁静。
如果真是我的孩子,我就要了吧。
我没养过孩子怎么办。
他要不是我的儿子怎么办。
不可能,当他出现时,你的心可是颤动了,这就是血脉的力量和缘分啊。
医生高效地从里屋拿着报告出来,递给了扶含笑:“恭喜了,DNA匹配。”
扶含笑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接过报告,递给了儿子。
“谢谢,谢谢,谢谢。”扶沉把报告放在胸口,抱紧,生怕这串接近于100的数字会从纸上飞走。
谢谢你妈妈,保佑扶沉找到了爸爸。
谢谢你阳阳,把我们的儿子顺利的送到我的身边。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3 12:54:00 +0800 CST  
https://wap.jjwxc.net/book2/3522438这是晋江的网址,每隔一天多更1000字
另青青还有一父子虐文,可至晋江链接点入作者阅读。
谢谢支持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3 16:37:00 +0800 CST  
扶含笑手搭上扶沉的肩,上了电梯。
“算了下你也该十三了吧。”扶含笑感叹了下自己风华正茂的20岁就有儿子了,33岁倒还单身着……
“是的,我在燕京时读七年级。”
“嗯好的,你书包什么的都没带吧,跟我去买点日用品。”
电梯到了一楼,开门,扶含笑打了一通电话。
“扶沉,我找人来接我们去商场了,我们去门口等他。”
扶沉跟着他,也不吭声。
这小子,怎么还不叫爸爸呢。
爸爸怎么还没喊我儿子呢。
……
俩人就这样纠结着站在风里,一高一低,仿佛一道优美的风景线。
“嘟嘟”车窗要了下来,一张帅气的脸矫情地架着墨镜,一甩手,过分地咀嚼着口香糖,摘了眼睛,笪辰的大脸凑到了扶含笑眼底
“我说扶大少爷,都十几年过去了你怎么还不敢开车啊!天天要本大少接送,也不害臊。”
“上车。”扶含笑根本不理睬还在嘟囔着什么的笪辰,帮扶沉打开后排车门,又贴着儿子做了进去。
“感情我还成了电灯泡。”笪辰摇上车窗,嚷嚷了几句。
“本少爷可不来接你们了,今天有个妞约我去唱K。”
“哦”扶含笑说着狠狠瞪他一眼,孩子还在呢!
百货商场人很多,但随着自动扶梯的升高,人越来越少。
九楼。
当扶沉快要被转晕时,终于到了这家商场的最顶层。
喧闹的商城在这一层变得安静,人们西装革履,好像来这根本不是为了购物而是为了炫富的。
扶沉被扶含笑带着到处转,在交换名片为主的人中间,父子两人好像更加忙碌。
当扶沉脚酸的发胀时,他的爸爸终于手里大包小包地露出满意的笑容。
为什么除了女人外,还会有这样购买欲如此强的人。没事,爸爸开心我做什么都愿意。
扶沉再一次悄悄的揉了揉自己的腿,强打精神跟着父亲一层层地乘着自动扶梯下楼。
这小子怎么还是不愿意和我说话。老子的腿酸死了,怎么这世界上除了女人外,还有能走完整个购物楼的人。算了他开心就好。
扶含笑想着,偷偷瞄着儿子,悄悄地揉了揉发胀的腿。


打的回到家,扶含笑最大程度打开房门炫耀般的展示自己刚刚找人理的房间。
整整齐齐,焕然一新,茶几的桌面闪着反射的光。
见儿子没反应,扶含笑失落的把这只不爱说话的儿子带到他的房间里,灰尘散去,扶含笑才敢呼出刚刚紧憋着的一口气。
脱去西装随意放在儿子的床上,就蹲下身子帮扶沉理行李。
“爸……叔叔不用了我自己来吧!”扶沉连忙蹲下把自己的行李打开。
“叫什么?”“嗯......我叫扶沉”。
老爹扶额,怎么会有那么蠢萌的儿子。
“我说你叫我什么?”
“哦哦,我叫你,叫你……”扶沉又捏着自己的衣角,一副变扭的样子。
“叫我什么?”扶含笑的脸色有点阴,直视着扶沉,吓得他像小兽般缩着。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4 07:15:00 +0800 CST  
没人理我啊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4 17:05:00 +0800 CST  
“算了,东西你自己理吧,理好了下来找我。”
“是。”扶沉点了点头,又把头低了下去,心情复杂。
这孩子,没救了。
扶含笑再次逃也似离开了这个房间......
等扶沉收拾完行李,太阳落山了。下楼后看见扶含笑在电脑前神色认真地看着什么。
……扶沉沉默地站在了爸爸的身后,怕打扰到他又不知如何开口。
“扶沉,你想上学吗。”
“……”
“扶沉?”
“我,随便的。如果麻烦就算了吧。”
“你……”扶含笑深呼吸,“准备一下,后天去五角城中学读书。你成绩怎么样啊?”
“我成绩不是很好……”扶沉有些拘谨地看着爸爸,又怕他嫌弃自己,忙说:“但我可以努力的。”
“不是很好,是有多不好?”扶含笑在考虑给孩子分在哪个合适的班,详细地问。
“……”扶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爸爸是生气了吗。
“这样吧,你在原来初中里排名多少?”
“我上的是公办学校,那里的同学都不要读书,所以我排名稍微靠前点,但和这里不能比。”扶沉想了想,老实交代。
“那你愿意上学吗?没事,你不喜欢就别去了,大胆说。”
扶沉以为爸爸很生气,赶紧小鸡啄米般点头,“愿意、愿意的”
“或者你不喜欢,我也可以送你到国外去深造。”扶含笑随口一说,却把缺乏安全感的扶沉吓得低下了头。
爸爸也不要我了吗?
但他至少肯花钱送我去国外,还是愿意认我这个儿子的吧。
但爸爸为什么不肯让我叫他爸爸呢……
如果扶含笑知道扶沉的小九九,一定会放下初为人父的严肃的伪装,但是单身那么多年的男人是不会有那么细腻的情感的 。
“没事这种事情不强求。你后天去五角城中学初一一班报道。现在先吃饭。”
“是。”是,爸爸。扶沉默默在心里补了一个主语。
“叮咚。”一下门铃不多不少,门外的人很有素质。
扶含笑打开门,任门口的人进来。是送餐人员。
那人拿着大保温盒,打开,把里面的菜肴一件件放在餐桌上 。
扶沉坐在旁边看着。
扶沉啊扶沉,你看你的爸爸为你改变了多少。原来爸爸吃的都是即食食品,特意为了你订餐。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爸爸。就这样纯孝的种子开始发芽。
“来吃饭。”
扶含笑递给送餐人小费后,关了门,转身对扶沉说。
“嗯。”扶沉去洗了洗手,坐在了父亲的对面。
吃饭,没人说话。
扶含笑吃了几口,就停下了筷子,看着对面的小人。
扶沉没有感受到目光,只低着头扒着面前的饭与它抗争。
“吃菜。”扶含笑看着一直不给个正脸的毛茸茸的脑袋,想伸手把它掰起来,又怕儿子反感自己。
扶沉听话的夹了一小撮年前的菜叶子,还是没有抬头。
”吃肉“这还要我教……扶含笑夹了一块肉,想送过去,又怕扶沉嫌弃自己,就送到了自己的碗里。
扶沉抬起毛茸茸的脑袋,小心的看了看父亲,看到扶含笑也在看他,连忙夹了块肉放到碗里低头继续奋斗。
扶含笑狠狠的拿筷子刺着碗里的肉。这小子怎么还那么怕我。
“叮咚。”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5 16:30:00 +0800 CST  
小贴士:前往晋江可多看1000字哦!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5 20:50:00 +0800 CST  
两人都顺着门铃往门口望去。
“你接着吃,不要动。我去开门。”这个点,一声门铃,不会是爸妈吧……扶含笑一拍脑袋,完了,忘记和他们讲孙子的事情了。
打开房门,果然是爸妈。
”爸妈,来的正好,我们正在吃饭。“
”们?哦哦哦我刚刚想起你爸还有事情要不晚点,还是明天我们再来?“扶妈妈露出很懂的欣慰的笑容,拉着扶爸爸想要离开。
”不用了,爸妈进来吧。”
扶妈妈看着房子干净的发光,满意的点了点头。忙往餐桌上瞄去,是哪个女子勾起了这个邋遢单身儿子的心。
餐桌前,是一个男孩。
扶妈妈看到男孩时,愣了一下,又与扶爸爸对望一眼。
“爸,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扶沉。”扶含笑拍了拍扶沉,示意他站起来迎接爷爷奶奶。
当扶沉转过来露出正脸的一瞬间,扶妈妈条件反射地瞪了扶爸爸一眼,“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这孩子简直是阿笑和你的翻版。”
“别,别乱说。”扶爸爸也一脸惊讶地看着男孩子。
“爸妈,这是我儿子。扶沉,叫爷爷奶奶。”嘿嘿正好这样你小子也能叫我爸爸了。
“爷爷奶奶好。”
“额,好好好。浮沉,扶沉是吧,你慢慢吃,我有点事情想找你爸爸。”
“嗯。”扶沉轻声答了一句,待大厅里的人跑进爸爸的主卧时,才坐下继续吃饭。
“什么时候的,谁的,都处理好了吗?”扶爸爸看事一向商业巨头的冷静和一击要害。
“孩子是阳阳的,我原来也不知道,是这孩子今天自己跑来找我的。做过亲子鉴定了。”
“阳阳,哪个阳阳?不会是那欧阳老头家里的……你当时不是和我说这是绯闻吗,怎么搞出的孩子。”扶妈妈等不及。
“我也不知道,反正这孩子也来了,阳阳也死了,事情全跑到我这儿。”扶含笑其实比扶妈妈更无奈。比起养儿子,他更想养蛙……
“那这件事你准备怎么解决?”扶爸爸更关心实际问题
“养着呗,我们家又不缺这点钱,反正是我儿子。”
“你连养只乌龟都会烦的冲进马桶,还想养孩子。不行,这孙子给我们带。”扶妈妈急了,这不管便不便宜也是亲孙子。
“妈,别吧。儿子我自己能照顾好。”
“孙子让他自己带,好好补偿人家,尽个做爸爸的责任。”扶爸爸沉思了一会,做了总结性发言。
扶爸爸是个为了家庭付出了很多的男人,他原是家族集团一把手,为了照顾扶含笑,让他童年充满父爱,放弃了所有前途,把手里的大权交给扶含笑的大伯,就是现在扶氏集团董事长,扶含笑的堂哥,扶堂哥的爸爸,扶大伯。(对不起,起名障碍……)
“爸妈难得你们来一次,先去吃饭吧。别让扶沉等急了。”
等他们来到了餐桌上,扶沉已经把碗里的吃光了乖乖地坐在桌前。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6 16:56:00 +0800 CST  
你们还是不说话不回我我就不让扶沉喊爸爸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6 16:56:00 +0800 CST  
“扶沉啊……”扶妈妈面对自己多出来的孙子,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多吃点。”
三个人沉默的坐下。
“爸妈吃饭,吃饭。难得来一次儿子家,怎么能不好好吃一顿呢。”
扶爸爸看了眼扶沉,欲言又止拿起筷子夹了块肉放在扶沉的碗里。
“看你瘦的,多吃点。”扶妈妈看到后,也夹了块肉,放在扶沉的碗里。
扶沉,“……”
吃完饭,扶沉待所有人都起身去沙发后,他想理桌上的餐具。
发现扶沉还没有过来的扶妈妈,正好看到扶沉在理饭碗的一幕。
“扶沉,不用理了,过来,陪奶奶聊聊天。”
扶沉看向扶含笑,愣了下,又放下饭碗,跑着去洗了洗手,再走向沙发。
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多么温馨,自己去了不是破坏氛围嘛。
扶沉想着,就站在了沙发旁边,没再走近。
过了好一会,扶妈妈发现扶沉还没有来,回头一看,才发现扶沉正站在沙发旁边,和他们保持距离。
扶含笑和扶爸爸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都侧身看着扶沉。
完了,都怪我影响他们的情绪了。想着,扶沉想退的更远。
“扶沉,快过来。”扶妈妈以为扶沉怕生害羞,招手道。
扶沉小心地走了过去,想了想,坐在了扶妈妈旁边相隔一个人的距离。
扶妈妈也没再逼他,就这样四个人在一诡异的气氛里看完了新闻联播。
扶爸爸妈妈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
“扶沉,洗洗弄弄,就睡了吧,一天下来也累了。”扶含笑打电话找人来收拾桌上的锅碗瓢盆,又开始捣腾起了电脑。
扶沉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一直露宿在沪海的街头,所以早就困了。接到指令后,扶沉快速地刷了牙,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扶含笑晃悠晃悠地下楼,就听见厨房发出翻找的声音。
有小偷?扶含笑操起身边的花瓶,小心的走近厨房。
“谁?”扶含笑隔着门大喊了一句。
“吧嗒”门开了,露出了一张紧张又困惑的脸。
扶含笑这才想起家里多了一个人,舒了口气放下花瓶。
”我还以为是小偷呢。扶沉你在厨房做什么?“
”我在做早饭。
扶沉指着桌上两个碗里面已经盛了面条,扶沉手上拿着抹布正收拾着厨房。
“谁让你做早饭了,这不是可以订餐吗。”谁让你起那么早了,不会多睡会吗。
扶沉以为爸爸生气了,“对不起,我以后改。”对不起我以前在妈妈家里每天要帮五口人烧早饭习惯了。不知道爸爸不喜欢。
“诶没事,别收拾了,吃面。”扶含笑端起两碗面,还是温热的。
餐桌上,父子两人只有吸面的声音。
“扶沉,你明天就该去上课了,第一天我送你去,以后你就要学会自己上学了。”扶含笑拿纸巾擦了擦嘴,看着还在细细咀嚼面条的扶沉道。
“好的。”扶沉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回答道。
又是冷场 。
“扶沉,你会打游戏吗?”扶含笑掏出手机,找话题道
扶沉迷茫的摇了摇头,“不会。”
“那你会下棋吗。”扶含笑打开了王者。
“会。”扶沉点头。
“我不会。”扶含笑点开一把匹配。
“......”
“你有手机吗?”
“没,没有。我不需要的。”
“你去我书房,书桌右手边抽屉里,随便挑一台。”扶含笑看着手机。
“不用了我不需要的,叔叔......”
“你,”扶含笑关了正在游戏的屏幕。
“我是谁?”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7 10:37:00 +0800 CST  
“您是,是我父亲。”扶沉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想法,又怕对方嫌弃自己,话语有些支吾。
“原来你知道啊,那你刚刚叫我什么。”扶含笑用自己自以为最温柔的声音说。
“叔叔......”
“那你该叫什么呢。”
“叫......”扶沉低下了头。
“你坐过来。”扶含笑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
扶沉低着头,小心地走过去,坐下。
”再给你次机会,叫我什么?”
“爸......爸”扶沉很小声地试探
扶含笑心里暗暗地笑。
这臭小子终于肯叫我爸爸了。
但脸上还是坚硬的线条,严肃地没有变化。
”听不见。“
“爸爸”扶沉稍响
“听不见。”
“爸爸?“扶沉用正常的声音带着兴奋道
”还是听不见。”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扶沉声音比第一次响了很多。
“嗯。”扶含笑那初为人父的满足感爆棚
“那爸爸是谁呢?”
“爸爸是......”扶沉认真的想了想,想的扶含笑急得紧。
“是不是你最亲的人之一?”
“是!”扶沉想都不想,回答。
“那爸爸要给你东西你应不应该拒绝?”
“对不起。”扶沉终于知道爸爸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连忙站起身,又跪在地上,“对不起爸爸,扶沉错了,您罚我吧。”
扶含笑看着儿子突然跪了,吓得赶紧站起弯腰托着扶沉,“跪着干嘛,我又不是老古董。坐着说话。”
扶沉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迷茫的坐在父亲旁边。
扶沉原来在母亲家里,外婆和舅舅时不时会罚他跪夜抽打。所以在扶沉的三观里,长辈这样责打小辈是最正常的行为。
“扶沉,我既然是你最亲的人,为什么你还要怕我呢?”扶含笑开导道。
“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会改的。”
“你知道错什么了?别紧张,说给爸爸听听。”扶含笑搂过扶沉的肩膀。
“我,我不应该不叫你爸爸,不应该不听您的话,不应该......”
“你又错了。”扶含笑打断了他,“你错在根本没把我当成你的爸爸,错在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要是在你妈妈家,他们会怎么惩罚你?”
不自爱,乃是不孝。
不孝,乃是大逆不道。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8 09:42:00 +0800 CST  
“若扶沉在旧居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会自行罚跪,外婆和舅舅会对扶沉做出应有的惩罚。 ”扶沉好像想到了什么,惊得一颤。
“他们会怎么惩罚你?”扶含笑听的心里一惊,罚跪,多古老的事情,现在怎么会有人舍得让孩子罚跪,还是自己的孩子。
“他们会打我以示教育。”
“他们怎么打你?就是说他们打你的程度怎么样?”
扶沉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语气变得激动。长辈教育小辈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他们不会怎么对我的。一般在床上躺一个礼拜也就可以站起来了。”
“他们凭什么打你!你妈妈不管吗?”扶含笑想到这两个视扶家为死仇的人在自己和阳阳的孩子的童年施暴,心里一阵不舒服。
他们那么恨我,会怎么对待我的儿子呢。
我的傻儿子他们都打你一个礼拜起不了床你居然说他们不会怎么对你。
“妈妈被外公外婆关进寺堂,直到一个月前去世都没有出来,扶沉一年都看不上几次妈妈。”
阳阳,你就为了我,哎,你怎么傻。
“扶沉,你恨我和你妈妈吗?”
“当然不,你们是我最亲的人何来恨?况且你们对扶沉那么好,扶沉又为什么会恨你们呢?”
我的扶沉,从小没有爸爸妈妈陪伴,只有恨他的人虐待他长大,他还能这样孝顺,真不愧是我的儿子。
“那你恨你的外婆和舅舅吗?”
“为什么要恨他们?他们养育我长大,花费精力教育我成人,我感激他们还来不及,为什么会恨他们?”扶沉想了想,坚定地回答道。
扶含笑听到扶沉说的话,心疼的抚着孩子的背脊。隔着睡衣,扶含笑越摸越觉得不对劲。
怎么会有那么多坑洼的沟壑,怎么会有像刚结了痂一样的时软时硬。
想撩起衣服一探究竟,勾了勾手指,觉得不太合适,放下了念头。
满肚子的疑惑在碰到自己和扶沉中无形的隔膜后终是没有问出。
“去书房挑一部手机出来,爸爸教你打游戏。”
“爸爸我不需要的,”还没说完,扶沉意识到自己又犯了错,马上站起,“对不起爸爸,我这就去拿。”
这傻孩子。
看着儿子跑去书房,又跑了回来,手上多了一个还没拆封的手机盒子。
“扶沉,你喜欢粉红色啊。”扶含笑看着扶沉手上手机盒的颜色,差点笑出。
这小子也太急了吧,都没来得及挑一个自己喜欢的款式颜色。
“额,不是的。”儿子这才意识到自己拿了一个女式手机,又跑回去换了一个,也没敢仔仔细细地挑。
“这是我昨天托人给你办的手机号,自己放到手机里。”扶含笑从茶几下拿出了一个小卡,递给扶沉。
“谢谢爸爸。”扶沉轻声道了谢,装好开机,动作有些笨拙却又好似期许已久。
“来陪我打游戏。”扶含笑让扶沉下了王者,亲手教学示范。扶沉不是这块料,也不喜欢打游戏,但看到父亲开心,他也就欢喜了。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19 09:42:00 +0800 CST  
一下午,父子俩都沉浸在游戏中。说是父子俩,其实扶沉早已困出泪花。
晚饭依旧是订的高档套餐,晚上父子俩靠在沙发上看新闻。
“自己回房间去看看书,洗洗睡了,准备下明天早上六点起床,第一天,我送你去上学。”扶含笑裤兜里的手机滑到手上,脸纹解锁后开始游戏。一下午,他看出儿子不喜欢打游戏却在陪着自己,晚上就不会再硬拉着人家打王者。
“好的爸爸。”扶沉去了浴室,脱下了一身宽大而高档的睡衣。
对着镜子,扶沉自卑的低下了头。
镜中的男孩,浑身充斥着各色的伤痕,旧的新的层层叠叠,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应不断的撕裂渗出鲜血,膝盖处黑色肿块还没有消去。想到自己在被外婆和舅舅抛弃前一顿毒打,就忍不住的心酸。
外婆不要我了,舅舅不要我了,妈妈也不要我了,还好有爸爸!
水刺激着扶沉的伤口,也刺激着他的心。
身上很疼,但心里很暖。
不知什么时候会失去,趁爸爸还不怎么嫌弃自己时,多感受他的爱。自己是不是很自私呢?
扶沉想着,套上睡衣,回到房间,整理文具,书本,笔袋,仔细地像一个女孩子。
修长白皙的手指抚摸着一本本书,思绪飘着,期许着未来的生活。
第二天,扶沉穿上蓝白色的校服,在父亲的陪同下,出现在五角城中学初一一班的门口。

“你们好,我是初一一班的数学老师花小花,也是他们的班主任,这位就是扶先生和贵儿子扶沉了吧?”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抱着单元测验走来,看见了站在门口受着学生们的注目礼的父子。
“是的,花老师您好,我是扶沉的父亲,这是我的电话和扶沉的所有信息,已经给校领导过目一遍了。”扶含笑在家里糟蹋,在外面依旧是个贵族绅士,被笪辰说来,就是死要面子,但这一点,是扶含笑从小在扶爸爸的棍棒之下学会并留下的。
“扶先生客气了,以后我就是扶沉的班主任了,今天我会给孩子们测验,正好看看扶沉的水平,方便以后的教学。”
“谢谢花老师了,那我就送到这了。”
“好的,路上小心。”花老师温柔的笑着。
“爸爸再见。”
一句爸爸,让扶含笑在乘坐回家的公交时,头昂的比天还高。仿佛全世界只有他扶含笑有儿子一般。
“花老师好。”扶沉轻轻地打着招呼。
“诶诶,好。”花小花也没有急着看资料,带着他走进班级,把试卷往讲台上一放。
喧闹的教室今天格外安静,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那个站在门口帅气的新同学。
“这位是扶沉,你们的新同学。”扶沉听着,鞠了一躬,“大家好,我是扶沉,以后请多多关照。”
“你以后就坐在最后一排,第五沫旁边的位置。”花小花指着和班级激动的氛围格格不入的正睡着的第五沫。
看到帅气的新同学和第五沫坐,班里的同学都露出怪异的表情。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20 07:01:00 +0800 CST  
哇……好几个学姐晚自习玩手机被抓处分了,最近避避风头……改为两日一更……
若是哪天青青失踪了,记得烧点纸钱(๑>؂<๑)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20 17:23:00 +0800 CST  
第五沫沉默寡言,平时存在感很低,却在每次考试都能考出近乎完美的成绩来。他常常因为睡觉错过午饭,甚至放学。总之是个怪异的人。
“来大家把东西都收下去,第一节课我们数学考试。”
花小花笑着看学生们抱怨着却不得不收拾东西,把卷子发在排头让他们传下。
拿到试卷时,扶沉看了看卷子的难度。
不难,比原来在燕京做的竞赛题简单得多。
说起为什么在燕京要参加那么多比赛,扶沉心里是有答案的。
自己在家里,从来都是被骂最无能,最没用的一个,他希望通过各种奖杯奖状奖学金来改变外婆舅舅对自己的看法。可惜他不知道外婆舅舅根本就不在乎。
拿起卷子就开始做题,不到半节课,他就合上笔盖,看向自己身边被前桌叫醒的男孩第五沫。
第五沫正攻克着最后一题,拿笔的手有些抖,不久后也答完了题,继续趴下睡觉。
等扶沉将卷子检查了三四遍,又多加了点步骤时,下课铃终于响了。
“交卷。”花小花从讲台边的桌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手。
看到大家迟迟不交,又温柔地说“大家别墨迹,这次题目量偏大,没做完是正常的。小测验大家不要因为分数失了诚信。”
大家听了这话,乖乖把卷子传给前排。扶沉交了卷后,正好看到同桌第五沫幽幽醒来。
“诶?你是不是走错班级了?”第五沫揉了揉眼睛,看到自己旁边多出来的同桌。
“你好,我是今天新转来的学生扶沉。”扶沉的嗓音很俊朗,让人听着清爽,又有些糯糯的让人爱慕。
“你好,我是第五沫。”第五沫点了点头,翻开了作业本,用两人都听的见的声音沉声道,“你是谁?离我那么近有什么目的?”
“我?”扶沉有些莫明其妙,“我是新转来的学生扶沉啊。”
“不是说这个,你是哪一路的?墨家的还是瓶家的,不管是谁,你和你们家主说下,想杀我,不需要那么下三滥的招数。”
什么玩意??扶沉知道他认错了人,“你认错了,我只是个普通学生。”
“你身上有血腥味,你插班前没有任何人知道,能有那么大手腕让一个人低调的入学的姓扶的人家,在沪海只有仅此一家,但沪海扶家没有一个叫扶沉的少爷。”
第五沫看了他一眼,手已握住裤兜里的小刀,朗声质疑道。
“你是谁?”扶沉知道自己有血腥味是因为身上有伤,对方不知道扶家多了个儿子是因为刚刚相认消息还未传出。
看到对方好像默认了般转移话题,第五沫放下刀子,慵懒地趴在桌上,“来找我前调查的那么清楚了还不知道我是谁?”


扶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固执的人,转身闭口不语。
一整天,扶沉除了应付新同学的好奇和邀约,去认识了学校,没有做别的事情。




今天正常更新,明天不更,以后两日一更。看的人多了再改回日更!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21 07:07:00 +0800 CST  
这篇还在吗???刚刚号被封了……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21 16:40:00 +0800 CST  
老夫掐指一算,是今天更了!
等黄金档再发文
人气太少,希望第一个两日一更能带给我惊喜!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23 07:04:00 +0800 CST  
一整天,扶沉除了应付新同学的好奇和邀约,去认识了学校,没有做别的事情。
放学后,花小花赶到班级,对扶沉出于关爱的一阵嘘寒问暖后,放任他一人回家了。
从着来时坐过的公交和路线,扶沉第一次一个人到了家,按了门铃后扶含笑捧着电脑来开了门。
“爸爸。”
“在学校可还适应?”扶含笑看到是扶沉,放下电脑,迎上前去。
“嗯,适应的。”
“学业于你来说过难吗?”扶含笑想着自己当时脑袋一热把儿子塞到重点学校的重点班里,后来又后悔儿子跟不上压力大,有些着急这个问题。
“还算可以。”扶沉点了点头。
“那就好,不喜欢就和爸爸说,在学校和同学相处的怎么样?”
“还不错,有一个奇怪的同桌第五沫。”
“第五沫?哦第五家小子现在也那么大了啊。”
“爸你认识他?”扶沉真的很好奇第五沫的奇怪言语。
“知道一点,但不好多说。他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说有人要杀他。”扶沉回想着第五沫的话,想着什么。
“他也是个可怜人。是第五家家主的私生子,因为小时候犯了什么事被扔进杀手营--噬,然后就成了第五家家主第五凌寒最忠诚的杀手,后来到了上初中的年龄又把他扔进了学校。可怜他如此效忠于一手造成失去他童年的父亲。这些话在外不宜多说,第五家很忌讳的。以后看到第五沫呢,不要离的太近,也不要故意疏远,毕竟他也有血有肉。”说完,扶含笑特意关照了几句
噬是什么地方,他在燕京就有耳闻。无所归宿的人被人或卖或骗到了那儿,被训练成为杀手,大多人竖着进去横着出来,在残酷训练下活下来的杀手每次任务都能收获高价。
“知道了爸爸。”扶沉听到别人家的孩子被父亲如此残忍对待,不由得看了眼扶含笑。
“去洗洗手吃饭,”扶含笑算着时间,送餐的人差不多是要到了,就拍了拍儿子的肩。
饭总是很准时地出现在餐桌上,父子两人用了餐,爸爸依旧贴心地帮他多夹了几块□□他吃完。
在阻止扶沉洗碗,又目送这个清瘦的等着自己喂胖的小子回房写作业后,扶含笑美美地躺在沙发上打游戏。
“faaaaaa***k”连输两局后,扶含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放下手机,走进儿子房间。
记得小时候自己做作业的时候扶爸爸总是喜欢坐在自己旁边处理公文,扶妈妈在门口做家务,时不时会为父子俩送杯茶和牛奶,水果点心。
想到这里,推开房门,扶沉正趴在桌上做作业。
这什么破姿势,会得颈椎病的。
想着,伸手扶了扶扶沉的小身体。衣服湿了?
孩子的手里没有拿笔,而是紧紧地捂着腹部,表情痛苦。
“扶沉?扶沉!”扶含笑看着蜷缩着满脸苍白滴着冷汗的儿子,脱下外套披在儿子身上,一把抱起。

楼主 MileyEmilycyru  发布于 2018-03-23 15:15:00 +0800 CST  

楼主:MileyEmilycyru

字数:42675

发表时间:2018-03-13 04: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19 01:07:52 +0800 CST

评论数:59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