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第一期,军用馒头

很荣幸有机会通过贴吧和《人物》来接触EVE的各个阶层的玩家,也感谢贴吧吧友的问题征集,给我在访问的准备上有了很多启发。

第一期专访的人物是来自PIBC的CEO,军用馒头。在我们联系后他欣然同意了采访的请求,虽然两度放了飞机,但是最终在今天中午我们都有时间互相来交流EVE世界的所见所闻。坊间关于馒头的传言和想法有很多,在经历过大起大落后的PIBC,他会如何看到新事物与旧事很大程度决定了PIBC未来的道路,让我们来直面PIBC的CEO军用馒头。


下面就是这次访谈的文字记录。


记者:你好,很高兴您接收我们人物周刊的第一次采访,你能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馒头:EVE玩家军用馒头。

记者:众所周知你是PIBC联盟的CEO,看来您没有使用一些头衔,你觉得EVE的头衔有什么作用?你的理解是什么?

馒头:我觉得头衔没有任何用,大家如何看待你,全在于你做成了哪些事,而不在于你拥有什么头衔。

记者:既然你是PIBC的CEO,我们首先来谈谈PIBC,06年开服至今,PIBC是少数存活到现在的大联盟,你认为目前的PIBC是否处在历史最强盛的时期?

馒头:目前看来确实是这样的。

记者:那么,很多人会问,你的目标是统一吗?还是想做宇宙里的51%?或者有其他的一些发展目标?

馒头:首先统一是根本不可能的,大家都知道战争游戏统一就没法玩下去了,我们自己也非常清楚。至于在宇宙里占有多少百分比,也是我们不曾想过的。从很早前开始,包括我在内的PIBC决策层,就有一个自我克制的概念。那就是把PIBC的规模和实力,主动自我限制在某个合适的体积内。避免联盟过于庞大给自身带来的危机,也避免成为众矢之的。但是事情的发展却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当初FDK告急,PIBC也面临唇亡齿寒的危机,我们毅然出兵对抗当时如日中天的FBP
但是当我们取得胜利夺取了大量北方土地以后,问题也来了,谁去驻守。第一考虑是FDK向北发展,但是他们坚决拒绝了,FDK不是一个愿意顶在战略前沿的联盟。3V根本不可能需求太多00领地,也不可能作为主权防御前沿,临时弄个新联盟也完全不靠谱。那么怎么办,难道把艰苦攻坚打下来的土地再还给FBP么,无奈之下,只有PIBC承担起来。于是我只能迁移PIBC的军团北上武装屯垦。当时大家都不愿意去,北方土地全部免费,还要靠我又逼又骗。这样就有了今天大家说的北府。

记者:您细说了PIBC北方的发展历程。刚刚你提到了自我克制的概念,但是好像事实与您的设想不符,在11年开始,您联合PF发动了北方战争,特步特 静寂谷 对舞,甚至扩充至新八,南方,5月份的战事也燃烧到了卡撤。无论你的想法如何,你是否认为在客观上PIBC在49旗舰决战后拿到了宇宙的51%,也就是所谓的“一票否决权”压倒性的超级旗舰力量?

馒头:元旦开始的这场战争,更是完全把自我克制的概念击得粉碎。就像黑总说的,这场战争,我们输了就万劫不复,赢了就所向披靡。当选项只有这两个的时候,我们选择全力争取胜利。我没有考虑过是不是51%或者多少百分比才合适,因为我发现我根本没有权力去盘算这种比例。奋斗了八年,其实无非还是为了生存,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今天。

记者:似乎战争开始的时候PIBC内部也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标志性的就是FOF的出现,你如何评价FOF的出现原因,以及有其他的PIBC军团如量子漩涡的响应?

馒头:源泉这两家军团的反叛是在预料之中的,因为当年处理掉LG之后,他自己的军团CNF和当时就想起兵的量子漩涡,都还留在源泉。我并没有斩草除根,因为我觉得这样做不合适。该来的总要来,直面就是了。

记者:处理LG是导火索,那么为何量子会响应?据我所知量子刚刚北迁,我们得到消息在这之前LG策反过所有PIBC内部荣耀的派系,你觉得在这个层面上,晓晓代 幽灵牛仔加勒比所掌管的三家军团有什么不同?

馒头:我个人的感觉,前两位更认可我,而加勒比更认可LG,所以他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就这么简单。

记者:
好的,谢谢。我们开始来谈谈你自己。
记者:
有的人认为只有馒头的存在才能维系庞大的PIBC,换个意思说,就是馒头如果消失,那么PIBC会分崩离析,你认为这个观点正确么?

馒头:如果明天我立刻彻底走掉,那么情况很可能会是这样。

记者:那你认为你成功维系庞大的PIBC的秘诀在哪里?不用细说,是那一点?

馒头:凡事都重一个“理”字,不管对待哪家军团,对待哪件事情。

记者:理,谢谢。最后还要两个问题我们抓紧吧。

馒头:你饿了吗?
馒头:耽误你吃饭我很抱歉….

记者:新朋友,老朋友,FDK是老朋友,又是新朋友。你如何看待5月份开始后的FDK?你又如何看待TGA这个新朋友?

馒头:和FDK首先和谈成功是因为两点:第一是他们承认发动战争的错误并且愿意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是他们承诺那些对发动战争负有责任的人永远不能回到FDK决策层。FDK和PIBC的相对地理位置决定了我们两家只能做盟友,一旦为敌只能拼个鱼死网破,这对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和必要。因此今后我仍然会把FDK作为盟友来对待。
至于TGA,我们在地图上处于对角线位置,这样两家联盟战略合作是最方便,最有利,最好控制的。

记者:那么,TGA这个新朋友会变成老朋友吗?

馒头:对角线理论几年以前我就跟当时FBP的魔神提出过,但是被他一口否决,他当时说,你不要跟我提RAC,RAC何时敢不老实,我随时一巴掌拍死他,然后RAC捅了菊花,FBP分崩离析。能否成为朋友,能否成为老朋友,不是我单方面就能决定的,这是个互动的过程。
我个人比较认可索隆,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真心为了联盟发展生存而去做事的CEO。

记者:你的意识是以后是否会成为老朋友是取决于TGA吗?

馒头:我不是说取决于我还是取决于TGA,我的意思是说,这取决于我们双方未来的互动。我个人的希望,是和TGA达到一种可以有竞争,但是又愿意在这个游戏里共存,不以彻底消灭对方为目的的,长期的朋友关系。

记者:你曾经说过,只要谁举起了FBP大旗,无论在哪里,他就是PIBC的敌人,只有FBP死了,那么战争才会结束。你依旧坚持这个态度吗?

馒头:现在我不这么看了。这场战争改变了太多。原来最危险的根本不是FBP,或者说从来就不是FBP,最危险的是潜伏在我们身边的所谓盟友,所以我现在也真不在意什么FBP的大旗了。

记者:恩,有趣..最后一个问题,我也要挑挑刺,挖挖黑历史。
记者:你曾经说过,3V有脚气,但是不至于致命。你认为3V现在的还有脚气吗?宇宙里谁还有脚气?

馒头:我从来没有说过3V有脚气….我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开始传的….

记者:好吧,你认为目前的EVE世界很多东西都是靠个人关系维持的吗?,你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了。

馒头:一部分是,一部分不是。你是不是放学想打我?

记者:虽然你违反了答题规则,但是我接受你的答案。再次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馒头:耽误你吃饭再次抱歉。


再次感谢军用馒头接受我们的这次采访。


《人物》周刊目前还是试做阶段,我们会做更多的尝试,包括各个层面的玩家,无论是吉他骗子还是0.0的军阀,亦或是低安的海盗还是高安任务党。我们将尽可能的接触他们所了解的EVE世界。再次感谢各位吧友的问题征集。如果有下一次,希望我们能做的更好,更全面,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个世界。

楼主 炎与霜的交响  发布于 2014-05-23 20:49:00 +0800 CST  
谁挖的?

楼主 炎与霜的交响  发布于 2015-03-29 00:13:00 +0800 CST  

楼主:炎与霜的交响

字数:2928

发表时间:2014-05-24 04: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0-12 00:01:18 +0800 CST

评论数:35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