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狐作非为

主腹痛胃疼,误会梗。首更入腹虐,之后各种虐~
希望是短篇,然而我每一次一写起来就收不住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09 10:25:00 +0800 CST  
先把坑开了,晚上更~
讲的是隐藏实力的闷骚狐妖和铁憨憨小狼妖的故事~
第一更入腹虐。
之后随缘各种虐,可点梗~
PS:例行推qun
就领悟其三溜溜而寺(谐音)
尖尖之前写过的两篇《不要逞强》和《追夫环游记》TXT都放在qun文件里了,每次更新qun里也会同步更新,欢迎小可爱们加入~(不知道哪天贴吧就又抽风了,建个小根据地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09 10:33:00 +0800 CST  
来啦!友情提示!
狼妖玄朗是攻!狐妖白烨是受!~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0:12:00 +0800 CST  
第一章

狼妖玄朗今天心情很好,第一,今天是他的五百岁生辰,第二,他的妖力突破了瓶颈,冲破了五重天。
妖界向来以妖力论高下,无论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林间跑的妖,若是想被人看得起,必得有足够强的妖力才行。
一二重天的小妖们只能勉强化成人形,三四重天的妖力已经可以用法术变幻小物件,而到了第五重天,便可以随意幻化身形,将自己隐匿于天地间了。
玄朗哼着小曲走到溪水边,捧起一湾水喝了,左右来回就着倒影照了照自己的帅脸,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帅出六界之外,狼妖界第一新星简直非自己莫属。
“啧,不知道今天生日宴上有多少小狼姑娘们为了我争破头呢。”玄朗忍不住嘿嘿低笑了起来,心里忍不住的得意。
像他这样五百岁就突破五重天的妖少之又少,不要脸的说,他玄朗就是妖中豪杰。
修炼到六重天起码要到两千岁,可以呼风唤雨的七重天起码要四千岁,八重天的狼族族长已经快成仙了,胡子都可以当扫帚用了。
九重天,玄朗琢磨了一下,自己见都没见过,可能根本没有妖能修炼到九重天吧。
不过管他呢,反正自己离九重天还早着呢。
玄朗雄赳赳气昂昂的站起身,拍了拍口袋里的幻化着五彩光芒的落霞花,今晚生日宴会之前,他得攒够六朵落霞花。
他的好兄弟彭彭告诉他了,落霞花寓意桃花缘,六朵更是吉利,提前准备好藏在桌子下面,必定会桃花运爆棚,引得小美女狼们争先恐后的投怀送抱。
忽地,一颗松果“嗖”的从树上掉了下来,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洋溢着猥琐笑意的脸上,打断了他的美梦。
“啊!”玄朗捂头嚎叫,抬头怒瞪树上,果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讨厌的身影。

“你怎么又在这!”
玄朗咬牙切齿地挥着拳头,捂着自己瞬间鼓起了个大包的额头,气不打一处来。
树上懒洋洋侧躺着的白衣少年笑眯眯拄着脑袋,一双勾人的眼眸挑衅的弯了起来:
“我想在哪就在哪,你管得着吗。”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0:14:00 +0800 CST  
那少年不过十八岁左右的模样,漂亮的腿部线条包裹在长靴中晃悠着,悠闲自得的样子,拄着脑袋的手臂仿佛刚从荷花中摘下的白藕,白皙的几乎反射着晶莹的曦光。
再往上,是一张极其美艳的脸,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含着粉色的薄唇,带着一抹浅浅的挑衅的笑,那浅色的瞳仁仿佛琥珀般剔透,眼尾向上,挑出令人心惊的漂亮弧度,仿佛被那眼眸对上就会被勾了魂似的。
玄朗被那美色晃得微微一怔,不知为什么耳朵有些发红,赶紧移开目光,低低骂了一声:
“死狐狸。”
狐族的白烨,他的死对头。
狼族本来和狐族就不合,据说有是千年前的旧怨。
玄朗却不知所以,只是小时候经常被告诫不要轻易和狐族说话罢了。
他之所以和白烨不对付,其实是五十年前,在树林中玩闹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正在睡觉的白烨的尾巴,从此这狐狸就好像盯上他了,只要自己一去树林里,必然免不了被他捉弄。
有时是被他砸松果,有时会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在脸上画了王//八,还有时篮子里的彩虹果都被他换成施了法术的辣椒,辣得他满地打滚。
玄朗气不过和他打,次次都输。
这狐狸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厉害,明明妖界实录上说他只有四重天的法力,可是每次玄朗和他打起来,都觉得他仿佛逗小孩子玩似的,打着哈欠抻着懒腰就把自己打败了。
树叶哗啦啦作响,玄朗一抬头,只见白烨懒洋洋的起身,跳下树落在了他面前,眼眸往他腰间的落霞花处一扫,忽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伸手要去碰那花:
“你采落霞花做什么?”
玄朗一闪身:“哎,说话归说话,别动手动脚。小爷我今天生辰,采点花助助兴。”
白烨的耳朵微微一动,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他浑身都是雪白,唯独耳朵尖上有一簇红如烈焰的毛,玄朗好几次想要偷偷摸摸那两撮红毛,每次都被白烨揍得嗷嗷叫。
白烨坏笑着往树上一靠:“谁告诉你落霞花可以随便用的。”
玄朗眉梢一挑:“怎么了,几朵花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音未落,面前忽的白影一闪,玄朗都没有看清白烨的身形,这狐狸就已经到了他跟前,近的连睫毛都数的清。
“你干什么!”玄朗猝然对上那琥珀似的眸子,瞬间心跳都停拍了。
白烨微凉的手指划过他的腰间,玄朗身子一紧,只觉得像是被绸缎抚过,瞬间僵硬成了一道铁棍。
“这花,”白烨从玄朗背后捏出那三朵落霞花,花瓣故意的划过玄朗的面部轮廓和嘴唇,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是用来催/////情的。”
“什么!!”玄朗猛地后退一步,“不可能,彭彭明明只是能带来桃花运而已!”
催情?!若是在生日宴上这花发挥效用,勾得小母狼们发qing,自己一定会被母上大人打死的。难不成是彭彭这个傻蛋又记错了花名?
“你不信?”白烨嘴角一弯,摘下一片花瓣在手中一碾。
那五彩的花瓣瞬间幻化成了晶莹的粉末,玄朗还没反应过来,便只见白烨坏笑着冲着他轻轻一吹。
一瞬间,落霞花的粉末瞬间扑了他满脸。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0:17:00 +0800 CST  
“啊啊啊啊!”
玄朗大叫一声,瞬间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血液在血管中疯狂窜动,面前的白烨妖艳漂亮的几乎让他克制不住,那粉nen的唇,那笑意盈盈的琥珀色眸子,竟是比平日还要美上几分。
他忽的好想拔掉他的宽松的白衣,捏住他的细腰,把自己的犬齿啃咬在他白皙的脖颈上。
“咚!”的一声,玄朗猛地按住白烨的肩头。
“白烨!”
玄朗声音沙哑,粗////喘着把他抵在了树上,眼看就要吻了下来。
白烨漂亮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深色,轻笑着一伸手指,狠狠地在玄朗脑门上弹了个响亮的脑瓜崩。
“嗷!!”
玄朗捂着脑袋后退一步,只觉得自己的脑瓜壳今天受到了多次冲击,都要被敲碎了。
然而这脑门一疼他才猝然惊醒,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瞬间吓得魂飞魄散:
“对……对不起!!”
白烨强憋着笑,故作娇羞的捂住脸,尖尖的小耳朵抖了抖:
“你这是要对我做什么?你不知道我们狐族认定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要是亲了我,将来可是要娶我的。”
玄朗瞬间炸成了一朵绚烂的烟花,后怕的鸡皮疙瘩立刻起了一身。
娶白烨?开什么玩笑!这小妖精是个狐狸不说,还是个男的!
都怪他吹那花粉!……这小狐狸精又捉弄他!
“你个狐狸!” 玄朗恍然大悟,“嗷”的一声扑了过来。
白烨笑的前仰后合:“你个笨狼!”
二人打打闹闹,直到太阳下山,五重天的玄朗竟然又输了。
“你等着!”玄朗气急败坏的往林子外面跑,“等我今天过完生日,明天再来找你打!”
白烨修长的身子懒散的靠在树上,夕阳下的容颜越发娇艳绝色,他故意冲玄朗抛去个飞吻,挥着手中的落霞花娇滴滴道:
“等你哦。”
远处顿时传来了玄朗渐渐远去的干呕和怒骂声。
“哎!等等!”白烨忽然提声叫道。
玄朗回过头,警惕道:“又干嘛?”
白烨忽的一抬手,一片绚烂的光瞬间向着玄朗飞了过去,落在他手中,幻化成了一柄漂亮的短刃。
那短刃看起来极其锋利,刀锋处的钢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刀柄是某种兽骨,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这是什么?”玄朗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看向白烨。
“送你的生日礼物。”
白烨轻笑一声飞身上了树,重新仰面躺在了树上:
“别太感动,我可不嫁你。”
玄朗的脸瞬间红了透,然而那短刃实在是太称他的心意,一时竟骂不出来,红着脸踟蹰半晌,低低道:
“谢了。”
“去吧手下败将。”白烨摆摆手,弯起一双狐狸眼戏谑道,“送你把刀好好练练,下次别再输的那么惨了,五重天还那么不堪一击,啧啧啧,丢人。”
玄朗嚎叫一声,气得直跺脚:“你等着!下次见你一定打得你求饶!”
说罢终于转身跑远了。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0:22:00 +0800 CST  
过了许久,白烨的目光才从他的背影上收了回来,在林间芬芳中轻轻转动着手指间的落霞花,嘴角勾了起来,琥珀色的眼底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浅浅笑意:
“小笨狼。”
“你就这么把凌光刃给他了?”树林间忽的凝聚起一道浅白的光,一个人形出现在了白烨不远处的树干上。
白烨无所谓的笑了笑:“给了。”
莫岚痛心疾首,一双狐狸耳朵哀怨的直颤:
“那可是凌光刃啊!!我找你要了那么多次你都不给我!”
白烨不怀好意的笑笑:
“一把小刀而已,你嫉妒个什么劲儿。”
莫岚纵身跳到了白烨所在的树枝上,神色间的玩闹淡了下来,低声道:
“你对他那么好,还助他早早达到了五重天,你可知道这样下去会是什么结果。”
白烨深不见底的眼底闪过一丝暗色,手中的花忽的散成了粉末,他随手一撒,轻轻呼出一口气:
“什么结果都好,总归不会和千年前一样。”
莫岚看着树间淡然浅笑的白烨,他看起来那么闲适,那般无所顾虑,仿佛一切都放在眼里一般。
然而莫岚知道,有些东西,他时至今日都不肯放下。
“我怕你受伤。” 莫岚犹豫了一下,眉眼间闪过一丝不忍,还是低声道。
白烨忽的笑了,那一笑简直天地失色,美的宛若最绚烂的桃花:
“怕什么,如今的他,不会再伤我了。”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0:24:00 +0800 CST  
第二日,狼族。
“出事了!!少爷!!”
“唔……”
玄朗趴在床上睡得正香,宿醉让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窗外忽的传来的尖利呼喊听起来云蒸雾罩,不真切似的。
昨夜的生日宴会相当尽兴,母上大人宴请了大大小小的几百号妖,当真是热闹非凡,更别提酒宴上的姑娘们了,一个赛一个的漂亮。
“小翠……兰兰……”
玄朗咕哝哝的说着梦话,把漂亮姑娘的名字挨个念了一遍,念到最后,不知怎的,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笑了一下,念叨道:
“白烨……死狐狸……”
梦中的白烨亭亭玉立,回首冲他一笑,递给他小刀:“送你的。”
……
房间的大门忽的被人猛地拍响:
“玄朗少爷!快起床!出事了!!小翠姑娘……小翠她……”
激烈的拍门声终于把玄朗拍了起来,眼前的白烨缓缓散去。
他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打开门,只见竟是自己父亲的贴身侍卫。
“怎么了?大清早吵吵嚷嚷的。”
玄朗眯着眼睛打着哈欠。
清晨的阳光灿烂,是个好天气,一会儿就去找白烨比试比试。
狼妖侍卫的声音忽地打断了他的遐想:
“小翠她死了!少爷您快跟我进屋去吧,老爷夫人叫您过去呢!”
玄朗宿醉的酒意瞬间醒了,他猛地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看向侍卫。
小翠死了?!
“你说什么!!”玄朗猛的一颤。
她明明昨天还在祝自己生日快乐,明明几个时辰前还给自己唱了首歌祝寿!
“怎么死的!”玄朗一把抓住侍卫的肩头,力道之大险些把侍卫的肩胛骨都攥碎。
狼族重地,几百年都没有出过人命,怎么会忽然死人?是外族入侵,还是族内事变?
侍卫龇牙咧嘴:“是狐族!昨天晚上有人看见,有一只耳朵尖上带红毛的白狐从小翠的房顶上一闪而过。”
侍卫只见玄朗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无比的震惊,甚至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去,下一秒,他拔腿向着议事阁冲了过去。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0:29:00 +0800 CST  
重新发一遍!!稍微改了改语病哈哈哈~~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2:08:00 +0800 CST  
议事阁内,人声鼎沸群情激愤。
大长老拍案而起:“狐族!又是狐族!千年前他们害我狼族那般,现如今又来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
二长老紧跟着怒道:
“是啊!当真是无法无天!当初那一劫后我们原本立下了条约,互不侵犯!可谁知他们这么不讲信用!竟然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动土!”
三长老目光阴郁:
“大家别忘了,凶手可不是普通的狐狸。而是耳朵尖上带着红毛的狐狸,我们都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一瞬间大殿上默然无声,八位长老各个面色阴沉。
忽的,一声嚎哭响彻了大殿,小翠的母亲瘫坐到了地上,哭的死去活来:
“可怜我的孩儿啊!你才五百三十二岁!”
小翠被硬生生挖了内丹,死的透彻,如今只怕已然陷入轮回,再也无力回天了。
那哭声听得满座哀怨,人人愤慨。
四长老猛地站了起来:“依我看,管他是谁!咱们以此为由干脆出兵,和狐族再战!把咱们前年前丢掉的颜面重新抢回来!”
“对!再战!”不是是谁附和了一声,台下顿时应和声响成一片。
玄朗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殿的,群情激愤中,没有人注意到,少年紧握的拳头不受控制的微微抖动着,他默默地走到六长老身后,低低叫了一声:“父亲。”
六长老回头看了看他,只见玄朗面色苍白的吓人,还以为他因为小翠的死伤心过度,低声劝道:
“斯人已逝,与其空伤悲,还不如尽力找出真相。”
玄朗点点头。族中除了挚友彭彭,再没有人知道他与白烨相识,他看向父亲,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低下头,选择了缄默。
六长老眼底闪过一丝深意:
“此事是在你生日宴上发生的,你也要负责。”
玄朗低头:“孩儿明白。”
呼喝声越来越大,忽的,七长老站了起来:
“大家稍安勿躁,此事实在蹊跷,狐族与我们和平多年,不该无缘无故撕毁条约,我看此事另有隐情,还需再细查。”
“还细查什么!”五长老站了起来,“人证物证俱在!小翠身上还有狐族的抓痕,还需要什么证据?”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2:08:00 +0800 CST  
六长老缓缓开口:
“倘若一旦开战,妖界和平秩序将从此被打破。还请诸位三思,我看不如让玄朗去探查一番。他如今已经达到了五重天境界,可以随意化形,此番也算是历练。此事在他的生日宴上发生,他也定要负责到底。我相信给他几日的时间,他能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大殿上静默了,长老们沉思不语,许久,八长老开口道:“可是……”
玄朗忽的上前一步,他的眸子纯黑而亮,带着不容反驳的决心:
“玄朗定不辱使命,还请族长成全。”
他拱手转向大殿正中,宝座上的须发全白的老者。
老者缓缓抬眼看向他,那沧桑的眼底带着震人心魄的力量,瞬间让大殿内一片寂静。
玄朗被那威严震慑的周身一紧,下意识地微微俯首。
族长幽深的眼底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玄朗几乎有种错觉,像是族长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了什么别的人是的。
不知过了多久,族长终于长叹一声,缓缓抬起手:
“玄朗,去吧。”
四字定音。
大殿之上再也无人反驳,玄朗应下,转身告退。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2:09:00 +0800 CST  
林间雾霭弥漫,微微有些潮湿的气息环绕在侧,阳光透过雾气和树影撒落下来,投在地面上。
清风吹过,草叶和各色流光溢彩的花儿轻轻飘动着,白烨就仰面躺在树下的阴影里,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他双目轻阖,眉目如画,鼻梁的弧度堪称完美,喉结清晰地坐落在雪白的脖颈上。
玄朗心跳快的几乎冲出胸口,他将自己幻化成一只小虫,轻轻地飞到了白烨身边。
耳朵尖上带红色的狐狸,是白烨吗?
不管是不是白烨,但是此事必定是狐族所为。
狐族竟然狠心至如此,活生生杀死一个无辜的妙龄少女,究竟是为何,为何会如此残忍!
玄朗双眼发红,喉咙忍不住的发紧,他与小翠自幼相识,谁能想到那么一个甜美温柔的妖,说没就没了。
她找惹了谁,又做错了什么,值得要她以性命相抵?
仇恨和不解让玄朗心如刀割,脑海里却偏偏在这时想起了和白烨在林间打闹的场景。
那少年虽每每捉弄他,却不曾害过他分毫,甚至还屡次教他增长法力的方法,像是总在不经意的帮他。
一瞬间,玄朗竟忽的有些不忍。
然而那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不辱使命的责任感和族人被杀的愤怒重新回炉。
我要给小翠一个交代!给族人一个交代!
玄朗只觉得浑身的每一寸血液都在暴动,紧盯着玄朗的绝色的容颜,目光一点点暗了下去。
“嗯?……”
白烨似是感受到了玄朗的存在,懒洋洋的睁开眼,随口问道:
“小笨狼,你来找我报仇了吗?”
白烨所说的报仇是昨日调戏之仇,然而这正常的一句话,在玄朗耳中忽的变了味道,他猛地一惊:
——他这是什么意思,做贼心虚了吗?难不成真是他?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2:09:00 +0800 CST  
白烨坐起身环顾四周,没有看到玄朗的身影,有些奇怪地眯起了眼睛。
狐族多魅色,向白烨这般绝色的更是极品。
他这一眯眼睛,竟是让玄朗忍不住呼吸一滞。
玄朗赶紧静心闭眼,强行把自己杂乱的思绪转移到正事上。
既然已经变换成了小虫,自然就已经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妖气收敛了起来,除此之外他还特意向父亲要了药水涂满全身,消除掉了自身的气息。
按理来说白烨不敢感受到他分毫,可他刚刚明明像是感受到了。
白烨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合常理的事情,玄朗牙关紧咬,越来越感到心惊。
白烨慵懒的抻了个懒腰,许是有些口渴,手指凭空一指,幻化出一盏精致的酒杯来。
下一秒,酒杯里瞬间凭空生出了金黄的美酒。
玄朗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这等无中生有的法术连六重天的师兄做起来都费劲,四重天的白烨是怎么做到信手拈来的!
果然有鬼!
“小笨狼,什么时候了还不起床,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白烨轻声抱怨道,闭上眼睛,酒杯凑到唇边,眼看就要仰头喝下肚去。
就是现在!
玄朗再也不敢犹豫,心一横,一个猛子扎进了酒里。
甘冽的酒水瞬间包裹了他全身,下一秒,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猝然进入了一片黑暗,似是穿越了狭长的甬道,紧接着“噗通”一声坠落到了一片宽敞的天地里。
“我进来了吗?”
玄朗有些不敢置信竟然这般顺利,站起身打量着四周。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别人腹中。
周围一片粉红,不远处浅浅的心跳声,白烨的胃壁正在缓缓地随着呼吸起伏着,像是粉红色的水晶宫。
然而,白烨的胃里太干净了,除了刚刚喝下去的酒,竟然什么也没有。
玄朗微微蹙眉,按理来说,腹中无论如何也应该有食物残渣才对,而白烨的胃里却像是有好长时间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似的。
只有高级的妖才能做到不进食,白烨又是怎么做到的,他真的只是一个只有四重天的妖吗?
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难不成这五十年,他想方设法接近自己,原来是别有目的?
一瞬间,玄朗只觉得脊背发凉,愤怒和不解让他再也无从忍受。
“你对我百般欺瞒,你们狐族对我狼族背信弃义,便别怪我无情了!”
话音未落,玄朗猛地挥起一拳狠狠地砸进了白烨的胃壁里。
“唔!……”
酒杯瞬间滚落在地。
白烨绝色的面容瞬间褪去了血色,单手猛地按住了胃部。
胃里一阵剧烈的刺痛,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疼的他瞬间出了细密的冷汗,难受的几乎有些直不起腰。
狐族的腹中向来是最脆弱的地方,绝对不会轻易疼痛。
这是……怎么回事?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2:10:00 +0800 CST  
今天就这些!楼楼又修改了一下重发了一遍~
看过的小可爱直接忽略就好了哈哈~
明天继续虐起来!(不过应该又是你们的半夜了)~
我争取早一点!~
PS:例行推qun
就领悟其三溜溜而寺
楼楼已经把TXT放到qun文件里了~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02:11:00 +0800 CST  
大概12点更新哦~虐起来!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0 22:53:00 +0800 CST  
第二章

胃囊一阵阵收//缩,那一点刺痛像是被投入江水的石头,逐渐激起层层涟漪。
“嗯……”
白烨俊眉微蹙,忍不住溢出一声气音的轻哼,双手交叠缓缓陷入上腹里。
狐族向来肠胃娇弱,就算他这只千年老狐狸,肠胃也没有丝毫因为妖力而长进,那娇嫩的器官几乎受不了半点刺ji,稍有不慎就会疼的钻心。
为了免遭腹痛之苦,狐族可谓是煞费苦心。族中小狐狸们每一餐的吃食都由厨娘精打细算好,恨不得一粒一粒米的量,生怕他们吃坏了肚子。
想当初厨娘这个职位还是白烨设立的,自实行之后也的确大大降低了小狐狸们的夭折率。
然而白烨自己却懒得很,不愿在吃上费心思,更没有城墙厚的脸皮让厨娘跟在后面伺候,于是乎干脆大手一挥,不吃了,反正死不了。
不吃也就不会疼,然而不吃却免不了馋,尤其是馋酒。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1 00:08:00 +0800 CST  
白烨倒吸着凉气抵住隐隐作痛胃部,弯下腰趴在了蜷起的双腿上。
自己已经好几百年没怎么胃疼过了,本以为喝个一小杯没问题的……
啧,胃疼的要死,早知道不喝了。
白烨指尖揉着胃,轻/chuan着抬头看了看远处。
林间依旧平静,偶尔飞过几只闪着淡蓝色磷光的蝴蝶,晴空花晃晃悠悠的舒张着金黄的花瓣,散落下扑朔的细碎金粉,却依旧没有小狼要来的迹象。
白烨轻笑一声:
“小狼崽子,肯定是昨夜喝多了,还蒙头大睡呢。”
反正今天他是不会来了,既然这样,索性不等了,胃里实在难受,还是回灵焰宫歇着去吧。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1 00:09:00 +0800 CST  
玄朗脚踩在晶莹的胃壁上,只觉得自己一拳打下去之后,白烨好像没受什么影响似的,除了最开始的一两声轻哼,之后便没了反应。
胃囊静静地蠕动着,除了被打了一拳的位置微微发红以外,看起来别无异常。
“是我力道太轻了?”玄朗皱了皱眉头,轻轻摸了摸那光滑的胃壁。
白烨绝对不是平常的妖,会不会自己在他胃中所做之事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那可就不妙了。
白烨刚站起身来准备回宫,却忽的只觉得胃中一阵轻轻的痒,竟像是羽毛拂过胃壁,难受的他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难受还难受出花样来了……”白烨自嘲一声,一手扶着树,攥拳往胃里顶了顶。
眼前粉红的胃壁忽的微微向内凹陷,玄朗眼睛一亮。
——他在按胃!
果然还有有反应的,既然这样,那就再来几拳。
玄朗瞬间来了劲头,铆足力气,猛地挥起拳头,重重地砸进了面前粉嫩的胃壁之中。
“咚!咚!咚!”
接连三下,毫不留情,每次都用了八分的力道。
“呃!……”
一瞬间,玄朗只听头上一声痛苦的呻吟,白烨极富磁性的嗓音伴随着喘息声接连响起,紧接着自己的脚下的胃壁忽的剧烈颤动了起来。
胃好痛!怎么回事。
白烨的脚步猝然停下,痛的一下子靠在了树干上,扬起脖颈,修长的手指猛地抵进了胃中,疼的俊眉紧蹙成了一团。
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刺穿,剧烈的绞痛翻天覆地地从上腹深处绞了上来。
“嗯……”
白烨面色惨白,晶莹的汗珠迅速在光洁的额头上凝聚,他用掌根死死地抵住胃,琥珀色的眼睛却闪过一丝暗色。
这疼痛绝不是饮酒后的绞痛,反倒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胡作非为。
胆大包天,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当真是不想活了。
白烨冷汗淋漓的冷笑一声,按住胃的手指缓缓凝聚起一道刺眼的白光:
“谁在我胃里。”
这声质问让玄朗的心脏猛地一跳,印象中的白烨向来是软绵绵懒散的样子,一双狐狸眼总是慵懒的眯着,嘻嘻哈哈的。
然而刚才这一声冷笑,却让玄朗瞬间汗毛直立,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本能让他吓得毛都炸了起来,这是面对强者的下意识反应。
我来的有理!我没什么怕的!
玄朗心跳如擂鼓,捏着嗓子提声叫道:
“狐族的妖孽!你害我狼族少女!还有脸问我是谁!”
玄朗忽然意识到,自己竟下意识地改变了原本的声音。
他竟不愿让白烨知道在他胃中胡闹的是自己,不是出于恐惧,而是出于内疚。
——我内疚什么呢?狐族罪有应得不是吗。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1 00:09:00 +0800 CST  
陌生的声音传进耳朵,白烨狭长的眼睛戏谑的弯了起来,琥珀色的瞳仁里没有一丝温度,掌根一下下揉着胃,极富磁性的嗓音仿佛凝结了腊月的冰寒:
“我当时谁呢,原来是狼族的小辈。我狐族与你族千年未曾有侵犯,今日你胡乱编个由头故意挑衅,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下一秒,玄朗只见一道白光猛地冲进了白烨的胃里紧接着,那白光毫不留情的向着自己猛扑了过来!
“妖力入体!?”
玄朗瞳孔骤然缩紧,只要被这凝聚的妖力碰到碰到,自己瞬间便会烟消云散!
白烨竟会妖力入腹这一招!怎么可能!族中六重天的妖都做不到!
白光急追而至,玄朗撒腿就跑,白光在后紧追不舍,眼看就越来越近。
“唔……”
白烨此时并不好受,妖力入体消耗巨大,更别提腹中那小东西还在来回跑动,胃部抽搐的几乎痉挛了起来,他紧紧地咬住嘴唇,十指几乎掐进上腹里,痛的面如白纸,极力忍着才不让自己呻吟出声来。
开玩笑,自己一只几千岁的老狐狸,怎么可能在几百岁的小狼崽子面前示弱?
白烨扬起嘴角,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强忍着疼痛闭上了眼睛,心念飞转。
杀害狼族少女?若是当真有此事,莫非又是赤冥那臭狐狸背地里做小动作。
然而还没等他细想,胃中忽的撕心裂肺地一阵剧痛。
“呃!……”
那一下痛彻心扉,白烨竟忍不住痛的猛地呻今了出来,捂着胃一下子弯下了腰,疼的双腿一软,细腰几乎按到树干上,痛的险些站不住。
“呼,好险!”玄朗擦了擦汗,得意的看着身后颤动不止的白光,心满意足地收回了自己血淋淋的爪子。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1 00:10:00 +0800 CST  
“你在干什么……”
白烨简直要疯,这小狼崽子在他胃里做了什么,莫不是把自己开膛破肚了。
胃好疼,疼的像是被撕裂了一把,白烨双臂紧紧地勒入上腹,痛的几乎连身子都颤了起来。
玄朗甩着爪子仰头冲上方冷笑一声:
“你要杀我,我自然要你受受苦头。你放心,也没什么,不过是在你胃壁上挠了一下而已。”
白烨瞳孔骤缩:“你好大的胆子!”
从未有人敢在他腹中这般撒野,他刚才存心留了这小狼一条命,只想着把他赶出来,现在看来,是自己心慈手软了。
“小狼妖……”白烨抵着胃喘息着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你要知道,死在我胃里,可是连灵魂都会灰飞烟灭,连转世超生的机会都没有……既然你这么喜欢呆在我胃里,就一辈子留在这里吧!”
话音未落,玄朗只见之前那白光竟是骤然暴涨了几倍,忽然势不可挡地向着自己猛扑了过来,速度之快,绝非刚才可以比。
原来他刚才当真是手下留情了!
玄朗猛然后撤,但是眨眼间那光就到了他面前,身后就是胃壁,竟然退无可退!
白光飞速而至,眼看就要碰到自己,这一刹那,玄朗大脑一片空白,失声喊道:
“白烨!”
下一秒,白光猛地停滞。
头顶上方传来白烨不可置信的声音:“……玄朗?”

楼主 jessicali922  发布于 2019-11-11 00:12:00 +0800 CST  

楼主:jessicali922

字数:86037

发表时间:2019-11-09 18:2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09 14:20:44 +0800 CST

评论数:17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