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夕世珍宝(古风,甜宠,温柔王爷攻)几年前

【潇湘溪苑】【原创】夕世珍宝(古风,甜宠,温柔王爷攻)

几年前一时兴起写的,存稿充足,放心入坑,更新时间看心情😂大家多多支持,没人看的话,就没动力发了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1-30 12:15:00 +0800 CST  
第一章 重逢
迷迷糊糊静静的趴在床上,脸颊和身后的痛楚让我无法入睡,偶尔睁开眼睛,看着紧闭的房门,到底在期待什么?不是早就心如死灰了吗?连苦笑也做不到。
收回的视线,经过床头那个精致的药瓶,心中五味陈杂,这么久了,我以为自己早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为什么现在,看到了他,心里会那么乱?是心痛吗?
紧紧地闭上眼睛,傍晚的一幕幕在眼前重现。
今晚,一直笑靥如花的老鸨,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牒,要我接客,我算不上上等的姿色,也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只是烟雨楼普通的一个小倌,所以来的人并没有很多,但有些手段还是要用上的。
我没有什么让人惊艳的地方,简单的出场叫价,妈妈赚不了很多,作为生意人,她很懂得如何让商品利润最大化。于是,我还算出彩的琴技就成了衬托我的最好手段。
在并不是很明亮的灯光下,我尽心的弹奏着,也许这是我生命中最后一次弹琴,最后一点自由享受的时光,我不会甘心受辱,藏在腰间的匕首,让我的心逐渐平静,用心的享受着指尖流淌的旋律。
妈妈很了解客人的脾气,所以曲子并不是很短,但也不会很长,否则,客人该失去耐心了。
一曲终了,我静静的站起来,走到栏杆处,垂眼静立,剩下的就是妈妈他们的事了,我该做的都做了。
也许是抚琴的效果真的发挥了作用,也许是我的淡然和冷漠更吊起了那些龌龊不堪的人的胃口,报价节节攀升,已经由开始的五十两变成现在的四百两了。
我不想听见这些声音,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光里,我更愿意去多想想我的家人以及当初还那么单纯快乐的生活。
“五万两!”低沉声音响起,谁这么大方,会出这么多银子,脑子坏掉了吗?我不禁好奇抬眼望去,那熟悉的身影犹如一把锋利的刀,狠狠地贯穿了我的心脏,让我猝不及防。
竟然是那个人,依旧一袭白衫,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他站在竞价人群的不远处,更加飘逸脱俗,刚刚的竞价应该是他身后的随从喊出的。
心中虽然百转千回,可我表情依然淡漠,缓缓垂下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喧闹的厅堂没了稍许的安静之后是那些猥琐男人们的窃窃私语,没有人愿意花这么高的价钱来买一个普通小倌的一夜,很快叫价结束,他理所当然成了我的第一个客人,还真是可笑!
奢靡的房间内,他坐在桌边,沉默不语,只是定定的看着我。
我躲避着他的目光,低头看脚尖,两只手不安的抓着衣服,不经意间碰到了腰间的匕首,我的心顿时慌乱,原来的计划还要继续吗?用他的匕首死在他面前的几率有多大?
不用想,也知道可能性是零!且不说我的心有了些许的动摇,光凭他的功夫就能在我拔出匕首之前制止我的自杀行为。
长时间的沉默,房间内气氛一片诡异,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1-30 12:16:00 +0800 CST  
第二章 冲突
终于,也许是他受不了这种折磨人的静谧,拿起茶杯把玩着,悠悠开口:“你们烟雨楼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么?”
我略微迟疑,动作先于大脑,走到桌边,拿过他手中的茶杯沏茶。
冰凉的手指碰触到他温热的皮肤,我的心猛的一颤,当年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明明已经决定将那段时间忘记,怎么还可以想起?
愤恨的埋怨自己,可没表现出半分的异常,当做我们只是初次相识,当做他只是我的客人,不对,他现在就只是我的客人而已,在烟雨楼的这三年,我越来越会伪装和欺骗自己了。
“王爷,请用茶。”我恭恭敬敬的把茶杯递过去。
他并没有接,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我,“哦,你不是要打算装作不认识我吗?居然还记得我是王爷?”他淡淡的说道。
听不出任何的感情,这说明他生气了,他越是生气就越发冷静,越发让人感觉不到他的情绪。
他的问题也提醒了我,是啊,他自始至终都没提过自己的身份,我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
“王爷……威名远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小人能够伺候王爷,是三生有幸!”我并不怎么会说话,绞尽脑汁也只能拼凑出一些恭维的话语。
端着茶水,我胳膊酸痛,可没有他的允许,我不敢放下,只好微微收回双手,稍微缓解。
半晌,他没有说话,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突然,他打落我手中的茶水,茶杯掉在桌上,茶水从迅速的流到地面,我被他突然地动作吓了一跳。
可不容我多想,就被他抓着胳膊猛地用力,把我狠狠地摔到床上,“好,我现在就让你好好享受享受你这三生才修来的福气!”终于,他的愤怒爆发了。
硬生生的摔在床板上,身后的痛让我忍不住呻吟一声,这几天,因为要练好琴,而我也不太配合,挨了不少打,这么一下,直接撞到伤处,痛的我不禁叫出声来。
看着他红着眼,像只发了狂的狮子一样扑过来,我不禁害怕起来,虽然不断安慰自己他是客人,这样是很正常的,可看到那张脸,那张我曾经思念不已又痛恨不已的脸,三年前的那些记忆又铺天盖地的的涌上来,不可以,他不可以这样对我,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心中疯狂的喊着,手毫不犹豫的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响亮的一记耳光,把我们两个都打醒了,他怔住,不可置信又一脸懊恼的站起身来,冲着门口大喊一声:“来人!”
妈妈立刻推门进来,想来是他的身份尊贵,妈妈怕我捅出什么篓子,一直在门口守着吧。
“王爷,您有什么吩咐?”说完,一愣,看见了他脸上淡淡的掌痕。
妈妈怒视着我,走了过来,我立刻站了起来,暗自笑话自己,原来我还是怕挨打,死都不怕了,可还是怕挨打。
果然,妈妈看他不说话,一巴掌抽到我的脸上,力道很大,我身形不稳,直接又扑倒在床上,耳朵都被打的嗡嗡作响,感觉脸颊瞬间肿胀了起来。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1-30 12:18:00 +0800 CST  
第三章 发泄
按理说,楼里小倌犯错无论如何是不会打脸的,我们就靠这张脸吃饭了,可这次,我打了他的脸,妈妈即使不乐意,也得打给客人看。
我闭着眼睛,因为我怕张开眼睛,眼泪就会流出来,本以为我的眼泪早已流干了,可为什么现在,在这个人面前,竟会哭。
不行,不能哭,不能哭给他看,我倔强的咬牙,将哽咽和眼泪吞回。
因为他是背对着我,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也不想知道,有什么关系呢,不是早就没关系了么,我早就绝望了,他现在只是我的客人而已。
我缓缓站起身,看来,今晚这顿打是逃不过了,最近还真是的,几乎每天都要挨顿打,不过今晚这场劫难,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熬过去,早知道这样,不如一开始,他还没进来之前,我就自行了断算了。
想着,嘴角泛起了淡淡的苦笑。可落在妈妈的眼里,我这就是在挑战她了,她早就想打折了我这根傲骨。
“王爷,晚风是第一次,不懂事,冲撞了您,您别见怪,我会按楼里的规矩重罚他,我马上给您换个更好的来。”妈妈笑的谄媚。
见他没什么表示,妈妈转身往外走,见我没跟上,回头狠狠瞪:“还不滚去刑房!”
我低头极不情愿的迈开步子,他以前也经常打我,可那是宠溺,现在呢,竟然要因为他而屈辱的受罚,心里又是一阵酸涩。
“不用!就让他在这里受罚吧。”还没走两步,他终于开口。
可这话一说出来,我心都凉了,他这么折辱我还不够,还要亲眼看着我……看着他从容的坐到桌边,自己沏了杯茶,悠悠的饮着,我真的绝望了。
妈妈迟疑一下,就出去安排了。
他就这么若无其事的喝着茶,连眼睛的余光都吝啬给我,定定的看着他,我下定了决心,没什么可留恋的了,真是可笑,从一开始,我到底在期盼什么?
我的手慢慢的攀上腰侧,摸到那把匕首,闭上眼睛,心中念着:爹,娘,哥哥,我来了,对不起,我不能继续活下去了,我太想念你们了!
当刀刃的凉意通过空气传递给脖颈的皮肤时,我感觉到的是豁然,原来早就可以这样快乐的解脱,我为什么现在才敢动手?
我自诩动作已经很迅速了,可他比我更快,正当我准备迎接死神的到来时,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手腕突地一阵痛,我努力握紧,不让匕首掉落,可也没了力气刺下去,这一刹那的时间,已经足够他来到我身边,硬生生的掰开我的手指,夺走那本就属于他的精致匕首。
他的眼睛盛了满满的怒火,表情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依旧没有感情的语气:“很好,洛夕,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看着他那张波澜不惊的脸,我终于伪装不下去,当初若不是你绝情绝义,我又怎会流落至此,看我这样苟活还不够吗?
为什么还要再来羞辱我?在你眼中,我到底还算什么?????
我疯狂的踢打着他,泪水模糊了视线,我不知道我打到了他哪里,更没有注意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甚至躲闪,只是疯狂的发泄着我的怨恨,我打着,骂着,哭着,就像疯了一般,把这近三年的痛全部发泄在他身上。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1 02:49:00 +0800 CST  
先来瞎叨叨两句,等会更新😄
首先,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鼓励,才发了三章,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看😄看到大家喜欢,我是非常非常高兴滴😄
然后说一下这个甜宠的问题,斯密马赛,标题写的太随意,把你们坑进来了😂不过保证王爷是二十四孝好老攻,绝对不渣,只是一开始有点误会,解开了就实力宠了😂也许不该叫甜宠文,叫宠文就好了,毕竟没那么甜,还是很多虐虐的情节的😁生活本来就不是一直撒糖的,肯定有曲折,本来想着,洛夕越苦越能衬托出王爷的宠爱,就使劲往苦了写,结果招子放的有点大了😂系噶系,开弓木有回头箭,该虐就虐吧😂
最后说一下写这篇文的初衷,王爷和洛夕的爱情,是我最憧憬的样子,霸道温柔体贴总之无所不能各种完美的家长型王爷(虽然现实中不会有这样的人存在,所以说是美好幻想嘛😄现实中的老gong大部分都是既不全能又需要你分分钟原谅他180次的😂),没啥本事自卑无能有时候乖巧有时候任性的抽风型洛夕(很大一部分人就是洛夕这样吧,也不是不上进,可怎么努力,也没有结果,好无奈的说,有个完美老gong罩着,该多幸福),楼主最萌酱紫的组合😄可看了好多文,都写不到心坎上,所以决定自己搞一个,时不时还能拿来意淫一下😎
楼主懒到爆炸,一篇文章写了好几年,太随性,有时候几个月不写一个字😂一开始有在连城签约,不过因为太懒,完全达不到更新要求,弃了,不更了,那边已经更到甜的部分了,等不及的亲可以先过去看看😄不在那里更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咱们圈子算是很小众,在那不合群,大家懂得😟因为当时在那边更,后来把拍写的少了,有点跑偏,大家将就看吧😂
这是楼主心中爱情最美的样子,王爷算是楼主的初恋啦😂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所以,不喜欢的亲可以绕行,勿喷,毕竟楼主的小心脏太玻璃😂
最近又一时兴起了,想写个王爷和洛夕的现代版霸道总裁和暖心小帅哥的故事😄(我才不会说仅仅是因为起名字无能偷懒而已😂)
好了,就这么多想说的,接下来,更文😄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1 17:54:00 +0800 CST  
第四章 受罚
妈妈带着行刑的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她惊慌失措的叫人拉住我,一面给他赔罪,一面吩咐人把我按到刑凳上。
我还是骂他,骂他**,骂他凭什么来干涉我的生死,骂他为什么来羞辱我,骂到连妈妈剥了我的裤子也浑然不知,直到有人堵住了我的嘴,板子重重落在身上,犀利的痛才让我想起我的处境。
原来的伤还没有好,现在妈妈看我如此发疯得罪客人,是一点情面也没留,每一下打在身上都让我感觉如同火烤油泼,可又不愿在他面前低头,我死命忍着,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十几板过后,我渐渐地无法忍受。
“啪”,板子狠狠落下,我只觉得屁股已经不像是自己的了,痛的我不由得想弓起身子,可身体被人死死按住,丝毫动弹不得。
“啪”又是一下,毫不留情,我终于没有忍住,痛苦的呻吟,可嘴被堵着,只能在喉间低低的闷哼。不知道他此时是什么心情?什么表情?看着我如此痛,如此受辱,还会不会心疼?
“啪”一记狠狠地板子抽在臀峰,我剧烈的挣扎起来,真的痛到受不了了,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我想我一定是痛的晕掉了,不然怎么会想他会不会心疼,这本来就是他要打我啊,他又怎么会心疼??
“啪啪”连着两下抽打,让我痛到无以复加,我想我的屁股该是被打烂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痛。烟雨楼打奴才和小倌从来都不会堵住嘴巴的,但也不允许大叫或者求饶,否则会打得更重,当然妈妈也怕打坏了,耽误赚银子,一般小错惩罚的时候打得受不了也就停手了,可那样的打也让我们生怕,也很能有威慑作用。这次,我闹得这么厉害,妈妈是不会轻饶了我的,我有些庆幸,幸好被堵住了嘴巴,否则,现在我应该会很没有骨气的大声讨饶了。
“啪”剧烈的疼痛,让我上身猛地上扬,很快又被按下去,我痛苦的喊声滞于喉间,化为低低的呜咽,真的受不了了,我浑身冷汗湿透,粗重的喘息着,虽然是不想,但真的想他会不会心软,放过我吧,要不然就直接杀了我吧,我受不了这样的疼了。
“啪”又一下,我的心也死了,他怎么可能会心软放过我,他看我笑话还来不及,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可能是看我快受不了了,妈妈停下手来,问他:“王爷,您看,他也得了教训了,这样……”妈妈顿了顿,等待着。
我又犯贱的期待着,期待着他的大赦令,果然,没有任何响应,妈妈无奈,只得转身继续打。
“呼——”听着板子的风声,我不禁浑身打颤,真的害怕了,我会不会被打死?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和哥哥一起死掉,最起码还有最后的尊严。我绝望了,闭着眼睛等待那撕裂般的痛苦,板子如期而至,身体还是痛到抽搐,可心却不再有任何期待。
“呼——”熟悉的风声传来,我依旧闭着眼睛等死,可并没有等来身后的疼痛,只听见板子落地的声音和他终于不再平静而是狂暴的怒吼:“滚,都***出去!”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1 17:59:00 +0800 CST  
第五章 回府
听着妈妈他们出去关好门,我在心中冷笑:哼,是要亲手打死我吗?好,那就打吧,我现在这个样子,你动动小指头就能杀了我,再说,我这个样子,还有何面目继续活下去?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只觉得一团黑影站在我身前,他慢慢蹲下身,轻轻抽出我嘴里的布团。
我的汗水和泪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他轻柔的拨开粘在我脸上的长发,那一瞬,不知是不是幻觉,我竟看到他满脸的疼惜和微红的眼睛。
他站起身,为我穿好衣服,轻轻的抱起我,虽然他的动作已经尽可能的温柔了,可任何动作都会让我痛的呻吟。
尖锐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不由的发颤,我粗重的喘息着,仍然倔强的想推开他:“你放开我,别碰我!”
我用力的吼着,可体力早已被耗干,用尽全力也只能是轻轻地抗拒着他。
他没有了刚刚那一身的霸道和怒气,仿佛回到了三年前,恢复了温柔,抱着我,轻柔的说:“夕儿乖,别乱动,我带你回家。”
他的话一出口,我登时泪如泉涌,往日那个温柔疼爱我的凌哥哥浮现在脑海,还有爹,娘,哥哥,我们的那个家,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哪里还有家?
那个凌哥哥也早在三年前就死了吧,现在眼前这个人只是个把我当玩物,想看我出丑的变态罢了。
我想挣扎,可全身都不敢动,想拒绝,可一开口全都化作了呜咽,我低低的哭泣着,不知道什么原因,任由泪水如泉水般涌出。
妈妈目瞪口呆的看他把我抱出烟雨楼,她没有阻止,本来小倌就是可以陪客人回家过夜的,更何况,他是王爷,她得罪不起!
门口备好了马车,他把我放在柔软的毯子上,轻轻拍着我的背,轻声说:“夕儿,对不起,不哭了,好不好?”
他的一声对不起,更是让我泪水决堤,你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当初不该那么绝情?还是对不起把我打成这副样子?可是你的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一声对不起就能换回我哥哥的命吗?你一声对不起就能找回我的尊严吗?你一声对不起我身上就不疼了吗?
我苟且偷生,你不乐意,我想死,你也不让,现在我疼,我难过,你还凭什么不让我哭?我越想越愤恨,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见我哭成这个样子,他不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拍着我的背,摸摸我的头,沉默着,直到马车停下,外面有人轻唤:“王爷,到了。”
他俯身来抱我,我推开他,努力挣扎着想自己走,他不顾我的反抗,用一件银色的大氅紧紧地把我裹住,然后被他搂在怀里。
出来马车,站在车辕上,怕动作太大会扯痛我的伤,他顺着木梯慢慢的走到平整的地面上,我睁大眼睛看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曾经我带着所有的希望来到这里,苦苦的守候和哀求,可最后只得到那样的结果,现在我失去了一切,哥哥,自由,尊严,竟然又来到了这个地方,多么可笑,还有什么意义?
看着这一切,我突然没有了眼泪,只是平静的看着。
他见我止了哭声,低头微微一笑:“夕儿,真乖,我们到家了。”
他笑的很美,很温柔,可我不想看到,我把头偏向一边,不再看他。他不再说什么,抱着我步履轻盈的进了王府。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1 21:58:00 +0800 CST  
第六章 院子
刚一进门,就有人迎了上来,“王爷,…..”刚刚开口就被他凌厉的眼神打断,那人不再说什么,只是跟在他身后。
府里很多下人都看见我被他抱在怀里,觉得好丢脸,挣扎着要下来,他却仿佛感觉不到,只是紧紧地抱着。
动作太用力,牵动伤处,疼的我又出一层细汗,没办法,只好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做鸵鸟状。
他抱着我走了很久,终于他停下并轻唤我:“夕儿,睁开眼睛。”
我不明所以,张开双眼,转过头来,他缓缓地走进一个小院,又慢慢的步入房间,当看到房间内的摆设时,我惊得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如果说院子只是相似,那房间,就是一模一样了,甚至连我挂在墙上的饰品,桌子到床边的距离都和我以前的房间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他在他的王府里复制了一座我的院子。
心中突然传来钝钝的痛,那夜的杀戮,大火,哭喊,痛楚,无助和绝望纷纷涌上心头,难过,可是没有眼泪。
我抓着他的衣服,紧闭着眼睛摇头:“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不要在这里!!”
他微微一怔,轻轻的说了声:“好。”转身离开。
把我轻轻放在床上,他柔声道:“夕儿,你好好休息,我马上就回来。”
轻轻的摸摸我的头,他关上房门走了,我才睁开眼睛。
房间很大,布置精美华贵,身下的床更是柔软舒适,我都快不记得原来床也可以这样舒服了,以前我的床也是这么柔软吗?
应该是吧,娘那么疼我,给我什么都是最好的,可是那时我还不知道珍惜。
门被轻叩两声,我没有应声,门外人推开房门,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年纪应该比我稍大点。
他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药瓶,看见我醒着,他有些慌乱,“夕少爷,我不知道您醒着,我敲门……”
看他失措的样子,我不太适应,打断他:“没关系。你是?”
“小的叫阿城,王爷让我来给夕少爷您送药。夕少爷,您哪里伤了,脱了衣服,我给您上药吧。”
我吊起来的心重重的落下,还好他不知道,怎么可能让他给上药?伤在那里怎么见人?
“你放那吧,我自己来就好。”
“可是……”阿城有些犹豫,皇上来了有一会了,王爷急匆匆去见皇上,吩咐他拿药来,他理应给上药的,可现在…..
“你出去吧。”我闭上了眼睛。
“是。”虽然无奈,阿城还是把药瓶放在床头边的桌上,走了。
我动了动身子,身后的疼不再那么锐利,可稍微动作还是牵动痛楚的神经。
板子就是这样,打得时候会让你痛到想死,打完整个屁股都会肿胀起来,看起来甚是吓人,也会疼上好几天。
我自己不可能完成上药这个高难度动作的,所以就像现在这样一直趴在床上迷糊,胡思乱想。
虽然在烟雨楼呆了将近三年,可我一向比较乖巧,很少挨打。
只是最近妈**着我接客,挨打多了点,今天打得算不上很重,可是加上近来旧伤摞新伤,让我难以忍受。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2 12:45:00 +0800 CST  
谁用过手机office word文档?写了好几天的文,没了去哪里找?从来没有如此勤奋过,头一回这是不允许我太勤奋的意思吗?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2 13:23:00 +0800 CST  
心情不好,无心写文当初写了啥自己都不记得了,这可如何是好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2 13:28:00 +0800 CST  
第七章 上药
记得第一次被他打,也是打得最厉害一次,那时候也是和现在一样的时节,冬末春初,河面还有薄薄的冰,我听说可以在河面的冰上砸出来一个窟窿抓鱼,我兴冲冲的跑去玩,结果不小心掉到水里,寒冷加上呛水让我意识模糊,最后只记得他那张焦急的脸。
等我被救回家,大夫诊断无碍后,他摆了好几天臭***。
等我完全康复后,我又没心没肺的跑出去玩,在山间迷了路,天黑了他才把我找回,怒不可遏的把我拎回房间,父母和哥哥清楚他是真的关心我,终于安下心来各自回房休息。
暴怒之下他不顾我的哭喊求饶,藤条狠狠地抽在臀上,我的嗓子都哭哑了,直到我的屁股被打出血,浸染了衣衫的猩红才将他的理智拉回,扔了藤条,他抱着浑身颤抖的我久久没有说话,然后安慰我,给我擦身,上药。
那次,整整半个月我才敢下床走动,屁股上也留下淡淡的疤痕,他寸步不离的守着我,由着我发脾气,可我要是使性子不吃饭不吃药他还是会恶狠狠地举着巴掌吓唬我。
那以后,他找到了让我老实听话的办法,每次我再任性胡闹的时候,他就会收拾我,我是被他打怕了,倒真的收敛了很多,也变得乖顺了一点。
爹娘虽然心疼,可这么多年苦于我顽劣不听管教,知道他不会伤害我,也乐得让他管着我。
他怕自己会太生气再次失手打伤了我,所以每次打我都会脱了我的裤子,我知道他是疼爱我。
可今天这顿打,我却只感受了羞辱,没有关心,没有心疼,只有惩罚,毫无尊严的惩罚!
他凭什么这么对我?哦,对了,凭着他是客人,而我冒犯了他…..
现在又假惺惺的送药来是什么意思?我不禁感觉有些怒,伸手拿起药瓶朝墙上狠狠地砸去。
可身上疼的厉害,也筋疲力尽,药瓶也扔偏了,碰到一旁的桌子上,又滚落地上,倒是也没摔坏。
我懒得管,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继续胡思乱想。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吱呀”一声推开,我不想再看是谁,不重要了,是谁都无所谓。
反正我只是烟雨楼一个**的小倌而已,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把我踩在脚底,轻蔑我,鄙视我。
我知道是他,我把脸对着墙壁,一动不动。
“夕儿?夕儿?”他试探的叫着,我没有回答,一句话也不想说,浑身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连手指都懒得动。
感觉他的手放在我的腰间,解开我的腰带,我惊慌的转身,手按在腰上,剧烈的动作疼的我吸了口凉气。
“夕儿,你没睡啊?乖,让我看看你的伤。”他的手依旧抓着我,我也不肯放手。
我拼命摇头,他假装看不见,把我按在床上,褪了我的裤子。
“怎么没有上药?阿城没给你送药?”他的声音微微有些恼怒,没有上药,现在我的屁股应该红肿的厉害吧。
“不怪他,是我把他赶走的。”我把头埋在枕头里,闷闷的说。
他没再说什么,起身要离开再去叫人拿药,然后突然看见了地上被我扔掉的药瓶,无奈的捡起来,放轻动作给我上药。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2 18:38:00 +0800 CST  
第八章 奴才
虽然他已经尽可能的轻柔,可我还是疼的厉害,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夕儿,不许咬唇!”他声音凌厉。我不理会,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啪”狠狠地一巴掌落在了早已伤痕累累的屁股上,我浑身一紧,疼的大叫一声,眼泪终于又滚落出来,打湿了枕头。
“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你是我的什么人?嫌烦就不要来给我上药,我不需要你这假惺惺的温柔!
可不知为什么,还是惧怕他,不敢再咬嘴唇。疼的厉害,把脸埋在枕头里低低的呜咽,手紧紧地抓着被子,祈求这痛苦的惩罚快点结束。
终于,漫长的痛苦结束,上了药,原来的胀痛感有所减轻,我瘫软在床上。
他拿毛巾为我擦拭掉脸上脖子的冷汗,他轻轻的抚摸着我还肿胀的脸颊,打湿了毛巾给我敷上,我闭着眼睛,不愿看他。
“夕儿……”他欲言又止,一句呼唤仿佛包含了很多复杂的感情,可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所有的话语,所有的感情都止于这一声呼唤。
我的心突然好难受好难受,肯定是因为太久没有享受到这种温柔了吧,肯定是这样的,不要被他迷惑了,他只是个客人,我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诫自己,泪水从紧闭的眼睛中滑落。
疼痛减缓,我慢慢的睡着了,我睡得很不踏实,又梦见那个夜晚,梦见爹娘,梦见哥哥。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已经不记得上次睡到这么晚才起床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在烟雨楼时,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忙碌。
动了动身子,身后阵阵的痛楚使我瞬间清醒,脖子因为趴着一个姿势,僵直不敢动弹。
抬手想去揉,却发现手被紧紧地攥在他的手里,他竟然在这里,坐在床边守了我一夜!
我恨恨的想,他究竟要做什么?不是早就没有情义了吗?现在这样又算什么?
“醒了?”被我的动作惊醒,他轻声的问道,“身上还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哼,不舒服?我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不舒服,也不知道是拜谁所赐!
见我没有回答,他也不恼,松开我的手,摸了摸我的头,柔声道:“夕儿乖,再睡一会,我去叫人拿些吃的来。”说完,出了房间。
我的心很乱,他到底要干什么?觉得是个麻烦的时候就尽力撇清关系甩开,来了兴趣再捉弄捉弄吗?把我当什么?宠物?玩具?
很快,他端了碗粥回来了,“夕儿,你身上有伤,吃点清淡的。”
他在我身前垫了床被子,让我趴在上面,舀了一勺粥递到我嘴边。
我不看他,费力的爬起来,穿好鞋子,我对他行了一礼,“王爷,我该回去了。”说完,艰难的迈着步子往门口挪去。
“砰”的一声,他把粥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洛夕,你给我听好了,从昨晚起,你和烟雨楼再也没有半点关系!我买了你,你就是我宇文凌的人,今生今世,你只能听我一个人的话!”
买了,他竟然买下了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让我在这个府邸生活吗?让我和他生活在一起吗?怎么可能?充满了怨和恨,我怎么活下去?
“过来把粥喝了,然后好好休息!”
我怔怔的转身,木然的走到桌边端起碗大口的喝下去,然后继续朝门口走去,他真的怒了,吼道:“你还要去哪?”
“王爷既然买了我,我就是王府的下人,下人就该去做下人的活了。”
自始至终,我没有看过他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怕当我面对那张温柔如水的脸时,心底的坚冰会融化,会迷失了心智,我不想再经历那种绝望的感觉,所以只能尽力避开。
“哼,好,很好,既然是下人,这你就是对王爷该有的态度吗?”
我愣了半天,终于,缓缓地跪在他面前,“奴…..奴才见过王爷!”对于“奴才”这个词,我始终适应不了,面对他,更难以开口。
“你…..”他气得说不出话,狠狠地踹翻了桌子,拂袖而去。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3 09:16:00 +0800 CST  
第九章 挨打
地上很凉,跪了许久,我的膝盖开始隐隐作痛,心里一团乱麻。
是了,他没有理由迁就我,他又不是我的谁。
我为什么又有这种念头,本来不是都已经准备好死了么,怎么看见他之后竟然动摇了。
苦笑,看见了身旁刚才因为被他踹翻桌子而打碎的碗,我毫不犹豫的捡起一片碎片向脖颈割去。
破风声传来,一粒石子重重的打在手腕上,力道之大,让我的整个身子倒向一边,手腕像是被打断了一样剧烈的痛着。
我伏在地上,看见他像阵风一样急掠而来,“洛夕!”伴随着他咬牙切齿的怒吼,他一把拎起我,自己坐在床上,把我放在他腿上,拽下我的裤子,狠狠地巴掌就打了下来。
熟悉的姿势,熟悉的疼痛,可是却有着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心情。
本来就已重伤的屁股,经不住他那饱含怒意的巴掌,没几下,我就疼的受不了,甚至连扭动躲开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低低的哭泣着。
他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力道丝毫未减,一下一下狠狠地拍打着。
“啊…不要打,不要打了...啊…我受不了了…..不要…啊…疼…不要…啊……”真的好疼,我开始很没骨气的求饶。
“死都不怕,你还怕疼?就是要让你疼,看你还敢不敢!”他恨恨的说着,力气却慢慢的小下来,可我那伤痕累累的屁股,即使是这样也承受不了。
我紧紧地抓着被子,咬着嘴唇,冷汗开始一滴滴落在被子上,脖子上也有刺痛感,有血滴到了床单上。
刚刚他出手很快,但碎片的尖角还是划破了皮肤,盛怒之下的他并没有发现。
很久,我感觉是过了很久,他终于停止了暴行,我已经形容不出来现在是什么感觉了,总之就是疼,屁股上的疼仿佛蔓延到了全身,真是不敢想象现在屁股是什么样子,估计得肿了好几圈,惨不忍睹了。
他扶我起身,让我用腿坐在他腿上,这才发现我脖颈间早已一片殷红,他大惊,“来人,快去请大夫!”
我疼的意识模糊,把脸埋在他胸口呜呜的哭,是的,现在除了哭我什么都做不到,那就让我使劲哭吧!
不知是哭的太厉害还是怎么了,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我强忍着推开他,“哇”的一下,把刚喝的粥全吐在了地上,然后还是止不住的吐。
他轻轻拍着我的背,直到我吐到没什么可吐了,他才抱起我,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他把我轻轻放在床上,喂我喝了水,又拿来药和纱布,仔细的包扎了脖子上的伤口,我疼的直叫,他也不理会,紧紧地箍住我,给我清洗,上药,包扎。
刚刚包扎好,还不等我有喘息的机会,大夫就来了,我缩在被子里哭,不肯给他把脉,怎么也止不住哭声,好丢脸。
他隔着被子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还想挨打是不是?再敢任性试试?”
不温不火的声音却让我害怕,我知道要是我不听话,他会很不介意的把我从被子里拉出来再揍上一顿。
真的被他说中了,我不怕死,可是我怕疼,死不就一闭眼睛就好了,即使疼,一会也就不疼了,哪像现在这样无休止的疼,折磨死人。
他见我不再固执,轻轻地抱起我,让我趴在他怀里,去拉我的右手,疼的我一个激灵,刚刚被他打得手腕,现在已经淤青一片,还有些肿了。
我现在所有的感觉就是疼和丢脸,没有注意到他那一脸的心疼和懊恼。
诊完脉,大夫说我气虚体弱,现在又受伤,需要好好地调理,开了方子,他叫人送走大夫并去抓药。
他把我又放回床上,不顾我的反对和哭喊,又给我的屁股上了一遍刑。
上完药,疼痛有所缓解,我也早就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3 12:39:00 +0800 CST  
有木有人在看?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3 19:50:00 +0800 CST  
明明有一堆事,却什么也不想做😔每天浑浑噩噩的,不开心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4 09:09:00 +0800 CST  
第十章 闹翻
“夕儿?夕儿,醒醒…..”好困,极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感觉眼睛都肿了,这几天哭的太厉害了。
一张熟悉的俊脸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满脸的温柔和关切,左脸颊上还有淡淡的掌痕,我昨晚打的那么用力吗?
这是从昨晚到现在我第一次直视他,他的柔情狠狠地撞击着我的心,对,不能看他,这张脸和以前是一模一样,可心呢?
见我醒来,他轻柔的抱起我,让我靠在他的怀里,“夕儿,吃点东西再睡,不然你该饿坏了。”
床边摆了张小桌子,桌子上放了粥和几个清淡的小菜,还有几样点心。
他舀了一勺粥,吹了吹,递到我的嘴边,我闭上眼睛,不想吃,尤其是不想这样吃他给的东西。
“夕儿,乖,多少吃一点,等会还要吃药,可不能空着肚子吃药的。来,张嘴。”他的声音依旧轻柔。
我别开脸,不理会他。
“夕儿,你到底在别扭什么?之前的都过去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把一切都忘掉,开开心心的生活,好不好?”
哼,忘掉?开开心心?开什么玩笑?你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经历过家破人亡,经历过这些年来的屈辱还能开心吗?
对他的偏见使我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后来我才明白他是以为我觉得自己是烟雨楼的人,看不起自己,才不愿和他生活在一起。
我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仿佛是个木头人般,不想理他,真的不想理。
“洛夕,你有完没完?你要闹到什么时候?你到底想怎样?”他终于失去了耐心,失去了温柔,变得暴躁、愤怒。
我冷笑,看吧,果然只是当做玩物,不顺着他的意就会暴跳如雷。
我静静的等待着,要怎样,大不了打死我算了。
“唔~”他把我放回床上,动作不再轻柔,扯着身上的伤,痛的我一声闷哼。
他霍的站起来,忍着怒气朝门口吼道:“来人!”
随即,门被推开,两个十三四岁的小丫鬟进来行礼:“王爷!”
“你们两个把他给本王伺候好了,他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就给他陪葬!”他恶狠狠地说完,气哼哼的走了。
“是。”两个小孩儿急忙应道。
呵,他是很生气吧,在这个王府中,没人敢逆他安王爷的意,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碰了他的逆鳞。他该失去兴趣了吧。
果然,整整十天,他没再出现过一次,我的心再次沉入深渊,暗骂自己活该,难道还再贪恋他的温柔吗?
答案不早就揭晓了吗,为什么不能痛快的接受?自欺欺人做什么?
我开始更加怨恨他,为什么又要来招惹我?给人希望,再狠狠地把人扔到谷底,摔的粉身碎骨才是他喜欢的么?
说到底,还是自己犯贱!
我知道他说到做到的性格,不想为难两个丫鬟,每日我很配合的吃饭,吃药,只是,饭吃不多,药也是喝一小半,吐一大半。
身上的伤让我躺了足足五日才敢下床走动,手腕处一片青紫还未褪去,脖颈的纱布早已除去,伤口已经结痂,虽然每日不出房门的休养,我还是感觉自己仿佛虚弱不堪。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4 14:24:00 +0800 CST  
好无聊啊也没人出来聊天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4 15:36:00 +0800 CST  
声明:本文目测40+万字,所以在数到40万之前,不用再问还有木有了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4 21:24:00 +0800 CST  
昨晚熬夜写文到两点,今早六点多起来上班,快来夸夸我,不然不写了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5 08:36: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吐血
第十一日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暖洋洋的,我打开房门想要出去走走。
虽然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可依旧还是很冷,丫鬟小玉拿了件披风给我披上。
我信步走着,她们俩在不远处跟着,冬季的萧索仍然延续着,庭院显得很没有生气,没一会就感觉好累,微微有些气喘,身体还真是差到不行…..
不远处假山旁边有一个小湖,我走到湖边,蹲下,手撩拨了下湖水,虽然不至于冰冷刺骨,但还是足够把我的手冰的通红。
把手缩回披风里,放在胸前暖着,看着平静的水面,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他,在河边,也是个无风的天气,水面也是如此的平静…..
蹲了一会,感觉腿有点麻,想起来回房去,刚一起身,眼前就是一黑,头晕眼花,站立不稳,眼看就要跌落水中。
“夕少爷!”小玉和烟儿两个丫头惊叫的同时,一股力量把我向后扯去,然后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没等我站稳,他带着我瞬间从湖边落到了我来时的小路上,落下的刹那他就放开了我。
我还来不及看他的表情,他冷冰冰的声音就在耳畔响起:“你就这么贱?离开烟雨楼你就活不下去是不是?既然这样,你马上***,想犯贱就去烟雨楼,别在我的王府寻死觅活!”
刚刚的差点落水,他竟然以为是我又一次的自杀!!
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没有暴怒,只是充满了嘲讽,虽然我一直都觉得他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我把看的很重,但听到他亲口说出这些话,心里突然好痛,在他心里,我就是一个从烟雨楼出来的……
终于忍不住,自己揭开伪装了吧,果然只是个他一时兴起的玩物……是了,事实就是这样,我有什么资格来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我拉扯嘴角,绽放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绕过他,径直向前走去,我不知道王府大门在哪里,可总能走出去的吧。
心中闷闷的疼,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因为背叛?可是三年前心早就死了。
因为被羞辱?可在烟雨楼受过的羞辱比这要大百倍,早就该习惯了的吧。
因为孤单,没人疼爱?可这三年来不是一直这样过的吗?
不,不对,是因为这个,一直以为那种有人疼爱的日子不会再有,就不再希冀,可他又给了我希望,虽然告诉自己要抗拒,可还是享受那种感觉,如今又落得孤单一人,所以才会难过,是了,肯定是这样的。
脸上凉凉的,怎么这么没骨气,竟然会哭,真觉得自己很娇贵吗?我暗暗地掐了自己一把,怪不得被人骂,活该!
尽量加快脚步,渐渐感觉透不过气,胸口又闷又疼,按着胸口,开始力不从心,身体就这么弱了吗?
突然感觉心口一疼,一股腥甜上涌,“噗”一口血喷出,我不得不停住了脚步,眼前又开始发黑,力气仿佛被抽干,身体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听着他一声急切的呼喊“夕儿”,我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楼主 小马蹦跶跳  发布于 2018-12-05 09:40:00 +0800 CST  

楼主:小马蹦跶跳

字数:134255

发表时间:2018-11-30 20:1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24 16:09:31 +0800 CST

评论数:5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