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西江月》宦官文 BG

距离上一篇文开坑过去快一年半了,那篇文就差一个结尾就写完了,名字叫《海棠未雨 梨花先雪》,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这篇文人设会有所不同,然后依然是女宠男、女宠男、女宠男,重要的事说三遍!!大概就是才貌双全(假正经)的头牌歌妓和冷面话少(害羞)督公相(没)敬(羞)如(没)宾(臊)的生活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5 21:31:00 +0800 CST  
叶凝霜最近大概是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怪事。
她是花漾楼的头牌歌妓,琴棋书画、曲艺歌舞无一不精,那日楼里举行三年一度的歌妓才艺展,从十二岁起这已是她第三次参加也是第三次毫无悬念地拔得头筹,一片灯红酒绿的喧嚣之中,一名眉目清秀的公子提出要为她赎身,观此人样貌和着装打扮以及身后的随从,定是有来头不小的有身份之人。她一个女子,虽凭着一身出色的才艺不必像一些下等妓女那般以身体侍人,可到底也还是日复一日往来迎风、在一片冷漠的喧嚣里坐看年华逝去,趁着年轻为自己觅得一个归宿无可厚非,若有一背景优渥的男子愿意为其赎身,更是幸事一件。见对方态度坚决甚至有些强硬,她无法推辞,便随之脱了籍,跟随这位公子去了他的府中。
这些日子,令她奇怪的事有很多。这位公子观其面相应是与她年龄相若,但憔悴的脸色、眼神中的沧桑疲惫又让她觉着他年纪应该也不会太小;这府中除了他自己和若干随从外再无他人,没有父母也没有原配妻子。若是并未婚配先纳她这个风尘女子为侧室倒也不是说不过去,可这位公子在她的脚还未踏入府门时便与她约法三章:一、她的屋子已为她收拾妥帖,乖乖待在自己屋子里不得进入他的房间;二、未经允许不得乱碰他的东西,浣衣烹饪等事自有专人去做她不必插手;三、不得聒噪,除非他主动说否则不该问的事别问。如若违背以上约定,他会杀了她,若表现得好,过个三两年,这座宅子和他大半的家产都是她的。
原本,叶凝霜想着,如果他最后承诺的事是真,她们这样的身份,这等好事落到哪个姐妹头上都该烧香拜佛感谢上苍,但一想起违约就杀了她的话、对上这位公子白皙脸庞上阴测测的眼神她就不禁感到身上一阵寒意袭来。况且,她虽未曾委身于谁,到底也是在烟花之地长大,一个男人好心为你赎身领你入他的府,到头来却和你各住一间房划清界限不碰你,说出去谁信呢?
再说说这位公子,面色白净眉目清秀,身子也是着实不大好,每日夜里,她望着他房间里的灯总是很久才熄,侍候的仆人总是进去好半天才出来,她隐隐约约听到那边传来不太舒服的呻吟声,有人端着盆子和布巾出来,就有人端着药进去。她也不敢说她也不敢问,只一天天地看着他白日里又若无其事地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下人说;觉得闷可以出去走走,但必须得有人跟随。来来去去总是这几句话,就没别的可说的吗?她终于忍不住问道,对方只回了俩字儿:没有。
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多月,她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多天没等他房里的灯灭了她就不睡,想起他白天憔悴的样子,她心里竟会有一丝难过。
等等……我该不会是喜欢他了吧?可是师父说过很多次:世间男子皆薄幸。自己该不该鼓起勇气去了解他?脑海里浮现出无意间的发现:这位公子换下来的衣裤上总是带着淡淡的水渍,有时候还有丝丝血痕……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5 23:10:00 +0800 CST  
怕你们看得不方便,这次还是直接更文吧,就不截图发了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5 23:12:00 +0800 CST  
叶凝霜最近大概是经历了有生以来最大的怪事。
她是花漾楼的头牌歌妓,琴棋书画、曲艺歌舞无一不精,那日楼里举行三年一度的歌妓才艺展,从十二岁起这已是她第三次参加也是第三次毫无悬念地拔得头筹,一片灯红酒绿的喧嚣之中,一名眉目清秀的公子提出要为她赎身,观此人样貌和着装打扮以及身后的随从,定是有来头不小的有身份之人。她一个女子,虽凭着一身出色的才艺不必像一些下等妓女那般以身体侍人,可到底也还是日复一日往来迎风、在一片冷漠的喧嚣里坐看年华逝去,趁着年轻为自己觅得一个归宿无可厚非,若有一背景优渥的男子愿意为其赎身,更是幸事一件。见对方态度坚决甚至有些强硬,她无法推辞,便随之脱了籍,跟随这位公子去了他的府中。
这些日子,令她奇怪的事有很多。这位公子观其面相应是与她年龄相若,但憔悴的脸色、眼神中的沧桑疲惫又让她觉着他年纪应该也不会太小;这府中除了他自己和若干随从外再无他人,没有父母也没有原配妻子。若是并未婚配先纳她这个风尘女子为侧室倒也不是说不过去,可这位公子在她的脚还未踏入府门时便与她约法三章:一、她的屋子已为她收拾妥帖,乖乖待在自己屋子里不得进入他的房间;二、未经允许不得乱碰他的东西,浣衣烹饪等事自有专人去做她不必插手;三、不得聒噪,除非他主动说否则不该问的事别问。如若违背以上约定,他会杀了她,若表现得好,过个三两年,这座宅子和他大半的家产都是她的。
原本,叶凝霜想着,如果他最后承诺的事是真,她们这样的身份,这等好事落到哪个姐妹头上都该烧香拜佛感谢上苍,但一想起违约就杀了她的话、对上这位公子白皙脸庞上阴测测的眼神她就不禁感到身上一阵寒意袭来。况且,她虽未曾委身于谁,到底也是在烟花之地长大,一个男人好心为你赎身领你入他的府,到头来却和你各住一间房划清界限不碰你,说出去谁信呢?
再说说这位公子,面色白净眉目清秀,身子也是着实不大好,每日夜里,她望着他房间里的灯总是很久才熄,侍候的仆人总是进去好半天才出来,她隐隐约约听到那边传来不太舒服的呻吟声,有人端着盆子和布巾出来,就有人端着药进去。她也不敢说她也不敢问,只一天天地看着他白日里又若无其事地问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和下人说;觉得闷可以出去走走,但必须得有人跟随。来来去去总是这几句话,就没别的可说的吗?她终于忍不住问道,对方只回了俩字儿:没有。
就这么过去了一个多月,她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多天没等他房里的灯灭了她就不睡,想起他白天憔悴的样子,她心里竟会有一丝难过。
等等……我该不会是喜欢他了吧?可是师父说过很多次:世间男子皆薄幸。自己该不该鼓起勇气去了解他?脑海里浮现出无意间的发现:这位公子换下来的衣裤上总是带着淡淡的水渍,有时候还有丝丝血痕……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5 23:17:00 +0800 CST  
Chapter 1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5 23:22:00 +0800 CST  
这楼吞得也太厉害了吧……看来我还是得截图发了 真令人无语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5 23:22:00 +0800 CST  
“出去……出去!!”秦韫之躺在床上,不知是撑着多大的气力才怒吼出声。这些日子下来,他的身体是越来越不爽利了,此刻胸口痛得快要背过气去,比胸口更痛的是小腹和那处,从午后起便隐隐约约有尿意袭来,却怎么也排泄不出,一阵阵憋胀感让他分外难堪,冷汗打湿了月白色的亵衣,他一拳打在小腹上,就要痛晕过去。
仆从要上前去,却被他再次哄了出来。饶是隔着一座小院的另一间房里的叶凝霜也是再无法劝说自己忽略这边的动静,今夜这般,搅得她也再无睡意,穿整好衣服起身,便朝那边走去。
“哎呀,你是忘了和他的约法三章了么?他的事你别管,相安无事度过这段日子,他若是守信那钱和宅子都是你的,何苦多管闲事丢了性命?”叶凝霜内心嘟哝着,理智告诉她不要过去,可那人毕竟帮他脱了籍又给了她一处安宁的容身之所,自己总不能白吃白住什么忙都不帮吧?
想到这里,她终于鼓起勇气,顾不得门外的仆从的阻拦径直走进了他的房间。
“你进来……干什么!约法三章你……不记得了?不怕我杀了你?”床上男子脸色惨白。却不想这姑娘仿佛没听到一般,走到他身侧在床边坐下,抬手就要检查他哪里不舒坦。
“放……肆……我要杀……了你……”即便就要痛晕过去,他眼睛里却仍是带上了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
“我这进都进来了,便是已经违约,也不在乎再多做点什么,杀我?就你现在这样,杀得了我么?先把身子弄舒坦了再说吧。”叶凝霜横着一口气,心想进都进来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观他整个人蜷缩着身子,双手死死抵在小腹处,想到这些日子看到他衣裤上的水渍,难道他是排解方面有隐疾?观他这般痛苦的模样,便在他身侧坐下,搓热了手掌,一只手在他的小腹处轻轻揉按着,一只手缓缓向下探进了他的亵裤里。
秦韫之方才已是被折磨得筋疲力尽,感受到她的手来到了他的私密之处,不禁浑身一颤,双目也圆睁了起来,挣扎着又要起身,“放……肆……滚……你滚!信不信本……我扒了你的皮!”惊慌失措中,他语无伦次起来。
“我看你看上去眉清目秀温文尔雅的,怎么又是杀人又是扒皮的,真是有辱斯文,扒本姑娘的皮,也等你有了力气再说。”叶凝霜顾不得这许多,观他这般模样,不帮他将尿液排出,就这么憋死也不是没有可能,将他的亵裤退到那处以下,饶是还未经历过那般事,也知道他这处不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样子。
小物事只有大拇指大小,此刻已憋胀得有些发紫,下册的疤痕触目惊心,顾不得为此感到惊讶,指尖顺着根部到尿口处来回按摩,手掌在小腹处轻轻揉按,如此反复半晌,屋内终于传来了嘀嗒声,一股淡淡的气味开始弥漫。
她起身去拿布巾给他擦拭,这会儿才注意到床上的男人面如死灰,眼角垂下泪来。从方才那处被她看到开始,他就感觉自己像被凌迟一般,那处的遮蔽离开的一瞬,他的心也跟着暴露在寒风之下,他等不及看到她露出鄙夷厌恶甚至嘲讽之色,一阵杀念一闪而过,可却在听到她变得温柔的声音时瞬间土崩瓦解。
“你……还好吧……有没有舒服一点?”叶凝霜此刻也有些窘迫,她开始理解他为何要与她约法三章,虽是一时情急但到底看到还摸了他的……
床上的人侧过身去,将头埋得很低,半晌再无一言,叶凝霜感到气氛愈发尴尬,便道:“你不是要杀了我么,来,杀了我吧。”方才一幕她看到实是有些心疼,便想逗一逗他。
床上那人仍是不发一言,又过了半晌,感觉屋内气氛都凝固了,才听他缓缓道出一句:“你走吧。”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11:57:00 +0800 CST  
更文啦!文字版和图片版各发了一遍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12:03:00 +0800 CST  
“我不走!你身体都这样了,我不放心。”叶凝霜道,她发现这男人分明是“外强中干”,嘴上要打要杀要扒皮,可她真违了约,他也只是让她走而已,什么也没对她做。
“你方才都看到了,不恶心么……你不走,是舍不得这座宅子和钱银吧,干嘛说得那么好听?”他知道自己这话说得刺耳,却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帮我脱了籍,对我有恩,我怎能就这样离开?”叶凝霜倒是并不对他的话感到生气,只是微微有些无奈。
“这恩用不着你还,你明日一早去福平那里拿上银子,可以走了。”他嘴上说着,心里却道,原来仅仅是因为要报恩,也是,他这般残缺的身子,如若没了这层理由,怎么可能会有姑娘心甘情愿地留下来。想到这里,他露出一抹冷笑。
“那现在……你身上……”叶凝霜想着他身上还未擦拭干净,尿布也还没换上,正犹豫要不要为他做完这件事,却听他又道:“这些腌臢事自有下人做,怎么,你还闲不够恶心?出去!”他又开始发起火来。
叶凝霜略通写医术,方才观他模样,知晓他除了这方面的隐疾定是还被其他病痛折磨,担心他发起火来气坏了身子,只得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让门外侯着的仆从进去了。
注定无法入眠的夜,叶凝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起他那处的伤还有他那冷漠又倔强的样子,不禁想知道他从前都经历了些什么,想去了解他甚至是……为他做些什么。去势之人她此前并不是没有见过,且从楼里一些不得不靠出卖身体过活的姐妹那里得知,这些人无赖起来比起那些全须全尾的爷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床上折磨人的手段更是花样繁多,更有姐妹曾经被这些人活活折磨死,因着这些,她对这些宫里的“男人”本是没有什么好印象,可是他,却刷新了她的认知,他为她赎身,按理说她就是他的人了,他想怎么对她全看他的心情,可这些日子下来他从未强迫过她做任何事,那约法三章看似不可理喻,可换个角度,对她却透着尊重。
叶凝霜想着,担心他后半夜会不会又不舒服,不确定他已经睡着,她着实放心不下,便轻手轻脚地起身,穿好衣衫,来到了他的门前,门只是微微虚掩着,随从福平和几个仆人站在门外,“公子已经睡着了,叶姑娘就别进去了。”
“我就进去看看,确定他没事立刻就出来。”叶凝霜说完便轻轻推门而入,走到他身畔,见他一动不动的模样像是真的是睡熟了,可看到他身上的汗又濡湿了衣衫,急促的呼吸声微微传来,她意识到情况不妙,忙把了把他的脉搏,方才意识到他不是睡着而是晕了过去,且脉息紊乱,更像是疾病发作突然晕厥。
忙喊门外的人进来,“公子都这样了,你们这些人干什么吃的?”她怒道。
“公子说未得他吩咐我们不得入内。”
叶凝霜急了,忙吩咐他们拿来针灸,为秦韫之施针过后,又轻轻按压他的胸口,试图使他苏醒过来,隔着亵衣薄薄的衣料,她感到秦韫之胸口的一处有些硌手,轻轻撩开他的衣襟,心口处一道箭痕映入眼帘,观位置,只偏开心脏存许不到,再往左分毫便是当即毙命,这一箭当初定是九死一生,担心按压会让他的心脏无法承受,便自作主张吻上了他的唇,渡气给他。
过了半晌,秦韫之终于微微转醒,他感到方才好似去了鬼门关一趟又回来了,模糊的视线中年轻女子的芙蓉秀脸映入眼帘,唇上湿热热的,他好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正欲起身坐起、面上又羞又怒正欲说些什么,却不想被叶凝霜抢先道:“给我躺下!听到没有?不想再发生方才的事,就给我好好躺着!”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14:43:00 +0800 CST  
又一更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14:44:00 +0800 CST  
Chapter 3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15:33:00 +0800 CST  
一共更了三更了,你们都能看到吗?看不到及时说,我重发。最近吞楼很频繁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15:34:00 +0800 CST  
新鲜出炉的又一更,楼主今天高产吧,晚安,该睡了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23:24:00 +0800 CST  
Chapter 4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6 23:29:00 +0800 CST  
Chapter 5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7 11:57:00 +0800 CST  
又一更来啦!!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7 11:58:00 +0800 CST  
大家猜猜,督主是什么身世?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7 12:42:00 +0800 CST  
督主这口是心非的小傲娇阿霜怕是拿的霸道总裁剧本,对督主,她是势在必得。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7 22:02:00 +0800 CST  
怎么又吞楼了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7 22:09:00 +0800 CST  
最新一更你们能看到吗?

楼主 千叶婉兮清扬  发布于 2019-12-27 22:10:00 +0800 CST  

楼主:千叶婉兮清扬

字数:9577

发表时间:2019-12-26 05: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1-18 01:18:05 +0800 CST

评论数:54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