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颜辞》男主双性,大肚,产乳,体弱

男主:温辞,大肚,双性,产乳,体弱,后期可能会瘫
女主:苏颜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08:45:00 +0800 CST  
我又不死心的开了个新帖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08:46:00 +0800 CST  
担心你们找不到,图片还是这头🐷好了😂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08:46:00 +0800 CST  
传闻东厂得温督主长相俊美,因得龙帝得喜悦,常半在龙帝身侧,可谓是龙帝得心腹,宫内得大臣对他都谦让巴结几分
后龙帝去世,年幼得太子继位,温督主便是新皇得太傅,要说让一个太监摄政,还当新皇得太傅实在是荒诞,可是朝中那些不服的官员又岂敢多言,这些年间这位温督主的权利早已不是东厂那么简单,就连这朝堂之上的官员也多半是他的党羽,而其又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喜怒无常,即便再不服气,也只能憋在心里
而苏颜怎么也没想到她这个安分守己的小宫女怎么就入了那位大爷的眼?成了他的额……内人?难道就因为她是穿越女?
后来越是接触,苏颜只想骂,是哪个****说她的温督主是心狠手辣的妖孽的?
这明明是位受尽苦难,浸在苦海,满身病灶,不管是身还是心,都伤痕累累到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支离破碎的人儿
而她……只想把他放在心尖上宠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08:47:00 +0800 CST  
简单的大纲给你们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08:47:00 +0800 CST  
第一章
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听闻一声“苏姑娘,麻烦您快点呐,前面就是温督府了”一位身穿太监服饰的小公公,催促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子
女子身穿淡绿色的宫女服手里提着个包袱,听闻这催促声加快了脚步“好的,有劳公公带路”
苏颜百思不得其解,自她进宫以来她一直都是安分守己的当她的小婢女,万事能避则避,只想过个安稳的日子
平时如果有遇到这位“煞神”她多远都会绕道走,从未和这温督主有过交际,怎得她就成了这温督主亲自向皇上讨要的人了?而她最担心的是,这人人怕之骂之的“煞神”要她做甚?
在她思绪神游时,小太监已敲响了温督府的门“笃笃”门被人从内打开
“林木公公,奴才已将苏姑娘带到”
“好,下去吧”名唤林木的公公大概有四十多岁的模样,面部的皮肤有些蜡黄,双目格外的摄人,是个不好惹的主,苏颜心道
“苏姑娘,随咱家走吧,先带你去你的住处”声音和苏颜以前看的宫廷剧里面的太监一样,有些阴柔尖细
“好,有劳公公”
一路苏颜都低着头跟在太监身后,直到她到达了分配给她的住处,名唤林木的太监走后,只剩她一人时,她才打量起身边的环境紫色帐幔轻拢着红檀木的大床,床边的矮几上放置着白琉瓶,瓶内插着几枝红色的鸢尾花,檀木桌上青花瓷的水壶内放着沏好的茶水,小小的檀香炉燃着熏香,淡淡的香气充盈着房间,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为房内渡上了一层温柔的光芒,看着这房间,苏颜咂舌“这温督府也太有钱了吧,丫鬟的房间都这么好?”比起那浣衣局十几人挤一起的小房间不要好太多,这可以说是一般小姐的房间标配了好吗?
而另一边,林木从苏颜那里离开后就直奔离阁
屋内阴暗的光线让林木有一瞬间不适,待缓过来只见那人躺在榻上,白色的袭衣松垮的套在身上,面色苍白,双目微闭 满是倦容,一双剑眉微皱,坚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微启毫无血色的薄唇,腹部那处竟比妇人怀胎十月的巨腹还要大,又不似妇人怀胎的腹部那般紧绷圆润,有些松垮,如一座小山般压在那单薄的身上,榻边跪着一侍女正在为其推揉那高耸的腹部
林木垂眸不敢再看“督主,苏姑娘已安置好”
榻上的人儿睁开双眸,好看的凤眸看向林木“她可有说什么?”虚弱的语气带有期待
“回督主,苏姑娘并未说什么 ”
凤眸微垂,如蝶翼般的睫毛遮住了眸中的思绪,是啊,她都不认识他,她又有什么可说?“唔……”侍女竟没掌握好力度“督主恕罪……督主女婢不是故意的……督主恕罪……”侍女跪至一旁连连磕头,身抖如筛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08:50:00 +0800 CST  
“拖下去”声冷如冰,侍女告饶的声音更是让他面若冰霜
“饶命啊督主……督主饶命啊……”直至侍女被拖出门外,他也未看她一眼
“奴才再安排人来服侍您”林木看着那人小心的道
“不用了,下去吧”
“是”
林木退出房内,将门关好,房内又是一片幽暗,
他忍着腹中的疼痛坐起身,“额……”体位的变化让腹部下坠疼的更加厉害,看着这坠在面前的巨腹,凤眸闪过嘲讽,阴狠,疯狂,最终满是脆弱“苏颜,你终于到了我的身边”
回应他的是满室的清冷与阴暗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08:51:00 +0800 CST  
第二章
苏颜来到这温督府已经半月有余了,可是这些日子她都没见到那温督主
每天都是吃睡然后偶尔在花园里修修花草,身边的人对她也客气的很,见到她都会称她苏姑娘,而她除了这修修花草的事,也无别的任何事
而这温督府的花园,其实说是花园,但是园内的花草屈指可数,而林木似乎知晓她的想法道“院内花草甚少,劳烦苏姑娘为其多种些花草”,
苏颜本身就喜欢花草,而这每天也实在是无事可做,闲的无聊,现下有这么个差事,她自是应下
可是要说这温督主亲自向圣上要她,难道就是为了让她来修种花草?
可拉到吧,这理由她自己都不信,而且这府内的人对她也太过温和有礼,这也太不像这么多年她听到的温督府了
这里……好的让她不安
而令苏颜更不安的是,她总感觉有道视线像条细滑的蛇一样紧紧的缠着自己,可是每当她去寻找那视线时,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就像现在,她正在为昨日新种的花苗浇水,被人紧盯的感觉从后背传来,苏颜手上浇水的动作顿了顿,将水桶里最后一瓢水倒出
借着抬手擦汗的空隙,装作查看周围花苗的模样,打量了四周,果然,空无一丝人影
她很确定,肯定有人在暗处盯着她,可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做伤她的事,应该不是要害她,那到底是谁?难道只是要监视她?
不远处的阁楼里,木窗开着一个细小的缝隙,一个修长的身影立于窗前,双目透过缝隙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看着那女子装作擦汗环顾四周的模样,他轻笑出声“还真是机灵呢,咳咳……”
“督主,您休息会吧”林木担忧的看着窗前的人道,
“无碍,她今日都做了什么?”温辞将窗户关上转身坐到桌前
“苏姑娘还是还往常一样,用过早膳去厨房帮厨娘春婶做了些杂事,午膳过后回房间午睡片刻,然后就到花园给昨日刚种的花苗浇水”林木是知道这苏姑娘在他们这督主心里是多重要了
每天苏姑娘的一切事无巨细都要汇报,不管督主有多忙,每天都会挤出时间,像刚刚那样静静的看着苏姑娘“督主这么在意苏姑娘,为什么不去她跟前呢?”
是啊,为什么不去她跟前呢?温辞抬眸看向林木,半晌道“她若不喜……我该如何?”
那担心有迷茫的模样,让林木失言,温辞一直都是冷若冰霜,性格也是喜怒无常,手上也多得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法,林木何曾想到,有一日那令人闻风丧胆的温督主,会如此迷茫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督主这是在意惨了那位苏姑娘啊,如果那苏姑娘也能如此在意督主,那……林木眸光微闪,心里有了决定“督主不见,怎会知苏姑娘不喜?”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18:27:00 +0800 CST  
是啊,不见又怎会知不喜?温辞垂眸,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身边,可是他却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担心她会害怕,担心她会不喜,担心她会……厌恶,而这任意一个都是他承受不起的
腹中渐渐涌起的疼痛和下体的憋胀感更像是在提醒他,让他不要痴心妄想,是啊,这样的他,怎么配站在她的身边?
能日日都看到她,能知晓她每日都在做些什么,能和她在一个府内,他就该知足了,而且这残破的身体,最近折腾的越来越频繁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坚持到哪一天。
也许他要尽早将一切都安排好,这样,就算哪一天他不在了,她也可以衣食无忧的度过每一天…………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18:28:00 +0800 CST  
第三章
“笃笃笃……”一声急促的敲门声将睡梦中的苏颜吵醒
“谁啊?这大半夜的”苏颜睡眼惺忪的将门打开“苏姑娘,督主不好了,你快去看看督主吧”门外是焦急的林木,呼吸急促不稳似乎是一路跑过来的
“督主?”苏颜有些懵,这大半夜的见督主?督主不好了找太医啊,找她做甚?
见苏颜发愣,林木更是着急,“这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苏姑娘你快换衣和我走吧”
“哦好”
苏颜匆忙的换了衣服就和林木向离阁赶去 她的住处离离阁还有一段距离,林木刚好用这时间向苏颜解释“苏姑娘,督主身子一直不好,近日更是越发不好,三日前督主就开始高烧,请了太医药吃了好几副都不见好,现下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可是督主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苏颜真的是一脸问号,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怪呢?
“我知道苏姑娘你有很多不解,但是苏姑娘,你只要记住督主很在意你就好”
真是越说苏颜觉得越懵
说话间已到了离阁,离阁灯火通明,进了屋内,苏颜感觉自己进了个火笼,明明是夏天,屋内却燃起了三四个火盆,不远处的大床被窗幔遮住,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苏姑娘,你去看看督主吧”回眸林木竟带有恳求般的对她说道
苏颜走至床边将床幔掀起,最先映入眼睑的是那高挺的腹部,苏颜微愣,然后将视线像右移去
床上的人儿五官俊美,像她以前和那些姐妹们追星的小鲜肉,只是脸色太过苍白,面颊深陷,太过瘦弱,两边发鬓已被汗水打湿,乌黑的长发铺于身下,显得整个人更是惨白,像易碎的琉璃娃娃
这……就是传说中的温督主?苏颜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看到的人儿和那传说中心狠手辣的人结合到一起
“呃……”床上的人儿突然呻吟出声,双手胡乱的按揉着那高耸的腹部,“憋……憋……额…………”
林木立刻来到床边将人扶起,让他半靠在他身上,然后对苏颜道“还请苏姑娘去屋外等候”
苏颜又岂会不知接下来是什么情况,她转身走到门外,屋内那人痛苦的呻吟声透过紧闭的檀木门,传进她的耳里“憋……尿……啊……好痛……啊……痛啊……”声音时强时弱,最后只剩虚弱的痛哼声
约莫有半个时辰,紧闭的门终于打开,苏颜走了进去,屋内除了刚开始的闷热还多了股腥臊的气味,而床上的人儿已是脱力昏迷的状态,脸色此时更是惨白,两鬓已被汗水全部打湿,光洁的额头上也全是汗水,整个人如在水里洗过一般,双目紧闭双唇无意识的轻颤,似乎在说些什么
苏颜低头附耳过去,只听“苏颜……苏颜……”虚弱的气音若羽毛般划过心底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23:24:00 +0800 CST  
深夜福利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09 23:25:00 +0800 CST  
要不要来下午茶?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0 16:17:00 +0800 CST  
第四章
苏颜从未想过那人人怕之敬之的温督主,竟会有如此虚弱的一面
而她看着这人如此的模样,心竟微痛,手抚上那人光洁的额头,手下是一片火热,苏颜皱眉,竟烧的如此严重?
林木看着苏颜那带着关心的举止,提着的心,终于松了口气“苏姑娘,督主就劳烦您照顾了,奴才再去煎副药给督主”
苏颜并未注意到林木和她说话已带上敬意“好的,公公放心,劳烦公公让人送些酒和棉花过来”
林木走时将屋内的人都带了出去,留下一个丫鬟,让苏颜有事可差她去做
酒和棉花很快就送到了苏颜手中
苏颜看看放置在一边的酒和棉花,又看看那在昏睡的人儿,终是下定决心的掀开了那盖在那人身上厚重的棉被,然后对因她这动作呆愣在一旁的丫鬟道“你去门外守着,有事我再唤你”
丫鬟应声退至门外,将门关上
苏颜解开床上人儿的衣襟,雪白光滑的皮肤,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看似是陈年旧伤,刚刚被棉被遮盖的大肚此刻毫无遮盖的应入眼睑,视线往上,苏颜呼吸一窒,那胸前两处竟如女子那处般微微隆起
要死!苏颜感觉自己都可以预料到自己的死法了,看到了这么多隐秘,她的命还能有吗?
苏颜用酒沾湿棉花,快速的为他擦好身体,再用被子将他盖好,心里暗松了口气,天知道她多担心,他会突然醒来,那样,她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这大爷杀啊
将门外的丫鬟唤进来,刚好林木也将药煎好端来“苏姑娘,劳烦您将督主扶起,奴才为督主喂药”
苏颜坐至床边将人儿扶起让其靠在怀里,手下的火热与那硌人的手感,让她微微皱眉,真瘦!
“林公公,督主他怎会发热如此严重?”
林木用勺子将药慢慢喂进昏睡的人儿嘴里“督主身子本就不好,最近更是虚弱的厉害,前几日也不知怎得突然就发起了热,太医说督主是因太过操劳,才病倒的”
看着怀里这苍白虚弱的容颜,苏颜只觉以前听到的那些传言都太过可笑
这一夜,苏颜一共为温辞用酒水擦了三次身,直至黎明,那人的额头终于不再火热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0 16:34:00 +0800 CST  
一群磨人的小妖精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0 16:35:00 +0800 CST  
第五章
温辞醒来只觉浑身无力,全身如被车辗过般酸痛,转眸间却看见一张自己日思夜想的容颜,她就这样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还来不及细想,下体的憋痛让他痛哼出声,而趴在床边睡着的苏颜醒来就见面前的人儿满是痛苦的神色,瞬间清醒万分“督主,您怎么了?”
“叫林木……”见那人儿双手按着下腹,苏颜似乎知道了,昨夜喝了药之后,夜间她又喂了他些水,可是这期间一直没有排泄……
“督主,奴婢可以帮你……”
话未说完就被那人儿打断“出去!滚出去!……”只见床上的人儿双目微红,紧紧的盯着她,似乎恨不得再她的身上盯出两个窟窿
苏颜也是气愤,有种被狗咬吕洞宾的感觉,林木此时也刚好进来,她也转身就走,滚就滚!
可是出了门没多远,就没有再向前走,她还是担心那人的情况,她轻轻的退到离门不远的地方,听着里面的动静
温辞见她转身就走想去追她,刚刚一动,下体的憋痛感就疯狂的涌上来“啊……林木……“
“督主,您放轻松,放轻松就好了”林木焦急的看着明明已经憋的青紫却还尿不出一滴的人儿
“额………”
温辞被这憋痛感要逼疯,可是脑海里一遍遍划过,苏颜刚刚决绝转身离去的画面,其实刚刚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他只是不愿让她见他的那副模样,如果见了,一定会厌弃的吧
可是……这身体的这副模样她已经见到了,她应该已经厌恶了吧?刚刚自己还那样凶她,她会不会已经走了?再也不见他了?那种即将失去她的恐惧将他紧紧包裹,他受不住的大叫出声“啊……不……颜……痛啊……憋……苏……颜……啊……”
苏颜在门外待有多时,本就担心不已,听到这一声声痛呼,立刻走了进去
只见那人儿衣衫大开的躺在床上,高挺的大肚压在那单薄的身上,整个人如被搁浅在沙滩上的鱼,下身的袭裤被褪至脚边,那物已胀的深紫,被林木轻抚在手里却不见吐露一滴
苏颜将人儿扶起,拥在怀里“林公公速去拿些热水和毛巾来”
“啊……憋……啊……”体位的变幻更是压迫到了膀胱,怀里的人儿被刺激的双眼上翻“颜……痛……”
“督主,放松,苏颜在这,苏颜在这陪你,督主放松一点”苏颜拥着怀里的人儿轻哄着
“颜…………”温辞听着苏颜的话语,感受到自己被苏颜抱在怀里,心中的恐惧渐渐散去,身体也不再紧绷,软在了苏颜的怀中,只是那出仍是不见吐露
林木很快的将热水和毛巾拿来,在苏颜的指示下,将毛巾用热水打湿,敷在了温辞那白皙的大腿根部“额……”突来的热意刺激的温辞呻吟出声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1 12:19:00 +0800 CST  
我发现,后面的发出来就被秒吞了……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1 12:25:00 +0800 CST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1 12:32:00 +0800 CST  
再试一次,能不能看见,就看你们的缘分了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1 12:33:00 +0800 CST  
为了更文喂你们,都没午觉睡了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1 12:45:00 +0800 CST  
发不出来……

楼主 小荞life  发布于 2019-07-11 14:38:00 +0800 CST  

楼主:小荞life

字数:10573

发表时间:2019-07-09 16: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05 03:01:47 +0800 CST

评论数:119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