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天阶夜色凉如水》 BG 女尊 截瘫 男生子 HE

女主:安澜  男主:沈翎歌
蠢楼主不死心又开一坑,立!志!虐!身!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5 20:01: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5 20:18: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5 22:20:00 +0800 CST  
蠢楼主写小清新可没这么多热情的小伙伴,月吧里果然虐身才是王道啊……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6 12:45:00 +0800 CST  
蠢楼主今天应该还能再码一章,是码岑小姐和贺老师呢,还是码宁王殿下与乳爹呢?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6 19:39:00 +0800 CST  
Woc被吞了!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6 19:39:00 +0800 CST  

原本华为在一旁偷瞄着自家主子,觉着主子这回对男人的反应很是不坏,心里还暗暗窃喜了一下,可转眼就闻见了臭味,不由地暗骂这沈氏不争气,他三步并作两步挤到主子身前,好像自己不仅能为主子挡刀挡枪还能挡住恶臭似的……

“主子先移步外间,属下收拾妥当了,再请您来瞧!”

安澜浑不在意地摆摆手,“这也不比兵营里臭到哪儿去,去叫仔细的下奴来服侍,你这粗手大脚的且放过他吧。”

在大昭,男性均以奴自称,女人们是不用这个字的,哪怕是签契卖身的女人,也是仆,而非奴。

华为脑海中将人丢进香汤里狠狠洗涮一番的计划顿时泡汤了,只得转身去寻人,心说主子寻下奴,莫不是还想护着这沈氏的清白身子不叫旁人瞧了去?这……是好兆头吧!!!

安澜活了两辈子也没伺候过人,只能干看着男人受惊失·禁又晕厥过去,心里莫名有些不大好受,她又一次发觉,她的身体里可能还残存着原主的一丝魂魄未散,这丝魂魄是主情的,留恋着原主爱重的一切,比如她的姐姐、母皇、父君,以及……乳侍?

不一会儿,三星领了六个小奴进来,都是十五六岁的男孩子,都懂得主子的忌讳,各个素面朝天,穿着清一色的藏青裙服,进来也不敢抬眼看安澜,默然无声地一屈膝,就围到床前轻手轻脚地为那人清理身下的狼藉。

得了华为的提醒,三星规矩地低垂着眼靠墙立着,然而余光却瞥见主子的长靴慢慢地移到了……床边!!!

三星与华为都是在安澜换了芯子之后才被选来伺候的,主仆十多年,又有战场上的死生不离,感情十分深厚。主子曾偷偷告诉她们,她八岁受伤昏迷时梦见过自己的前世,在那个世界,她上过许多男人,可没有一个男人长着胸·乳与产·道的,因而今生对男人的这副身体膈应得很,看不下去……可今儿个老天开眼了!主子肯瞧一眼男人了!

三星与华为飞快地交换了一个眼色,成败在此一举啊!

小奴们不敢叫男人受凉,一人将棉被掀起些许,另一人飞快将热水浸润的帕子伸进男人腿间股缝里擦拭过递给身后人又换上干净的,男人的私··处极其敏感,哪里经得住这翻来覆去的拭弄,当即又哆嗦着喘息起来,上下牙打颤,磕碰得咯咯作响……

安澜对上小奴惊慌的眼神,淡淡道,“动作麻利些。”又问三星,“沈氏呼吸不畅是什么缘故?”

三星立刻将郎中的话复述了一遍,简而言之就是天寒体虚导致心衰肺弱外加……奶·水·压迫……

W·T·F!?安澜瞪大了眼睛,“奶、奶·水!?”

三星硬着头皮解释,“用药催乳,乳·腺便无法如正常产育的男子一般萎缩……”

安澜一脸不信地将爪子伸进锦被里一摸,摸到一团鼓胀上隐隐透着濡湿,惊得飞快地缩回了手,W`O`C!!!

见主子这回没给恶心走,三星就觉着有门儿,忙道,“这沈氏也是个可怜人,您略怜惜些……”

安澜怒视三星,三星低头装怂,安澜有些泄气,摆手叫三星滚蛋,狡猾的三星立刻将华为与小奴们一起带走了……

一室静谧,安澜坐在床头发呆,心想我干嘛留在这儿啊,却听到男人梦呓般地出声,“澜、澜儿……”

“嗯!”安澜本能地应了一声,支离破碎的记忆就撞进脑海,她得知了他的名字,“翎歌……”

随着这个名字而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温暖与眷恋,被身体里的那线残魂牵动着,让安澜感同身受,让她不自觉流下了泪。

她将手探进锦被里摸索,寻到了男人枯瘦的手握住,那粗糙的触感让她泪如泉涌,她在心疼他……

“澜儿……别、别哭,翎歌抱你……”

男人喃喃地说着,艰难地在被中挪动起了身体,他的眉紧皱着,似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却坚持着拱起身体,在胸口处让出了一方空间,安澜忽然间明白,这方空间是给他哺育的孩子的,他惦念着那个孩子,那位落马夭折香魂离散的小帝姬……

安澜清晰地感到有一股意识控制了她的身体,要她到男人怀里去,抱住他安慰他,她决定遵从这股意识。

他的身体瘦极了,胸腹却是臃肿的,安澜轻轻拥住他,抚摸他几乎要戳破后背的椎骨,嗅着他怀里淡淡的乳香,她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不讨厌他。

“澜儿……”男人的唇角颤抖着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眉目都舒展开了。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6 19:45: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6 23:53:00 +0800 CST  
宁王殿下从锦被里钻出来,抿了抿唇上的乳·渍,心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底线……

叫人进来给男人换上了干净的月信巾,见他在她怀里格外安适些,就歇了回前院的念头,搂着男人睡下了。

宁王殿下习武血气充盈,简直就是一只人形暖炉,男人不自觉地贴紧了她,他的双·乳已然柔软了下来,凸出的乳··珠与她的肌肤只隔一层蚕丝寝衣,竟叫她有些心猿意马,她傻眼地想,是这辈子荒得太久啊,还是前世就有G··L的倾向没开发出来啊……

男人在近乎火热的温暖中难得有了一夜深眠,天色将明时,他被一股尿·意扯出了梦境,略略清醒了些,就发觉周遭的舒适不似永巷,他费力地睁开眼,眼前却是模糊一片,他不安地动了动,竟触到了一具陌生的身体,当下惊叫出声……

“别慌,是澜儿。”安澜一秒转醒,心知怀里的人此刻定然怕极了,抚着他的后背温声说,“翎歌,你在澜儿府里了。”

男人浑身发抖,迟钝的口舌吐不出完整的句子,抖着声音问,“澜殿、宁……殿下?”

“是本王,别怕,缓一缓神,不然身子又该难受了。”安澜换了自称,在这个阶··级森严的世界,王的称呼是绝不能拿来玩笑的,“缓一缓,本王再叫人进来点灯,让翎歌看看本王如今的模样,翎歌,你的澜儿长大了。”

“奴、奴是在梦里吧……”沈翎歌在自己腿上狠掐了一把,痛得倒吸了一口气,“殿、殿下记起奴了?”

“是,澜儿记起来了,记起翎歌是澜儿的至亲,是自澜儿出生便呵护疼爱澜儿的人,是在雨天为澜儿撑伞、夏日替澜儿打扇、数九寒天在校场陪着澜儿练剑的人……翎歌想澜儿想坏了吧,今后澜儿再不与翎歌分开了……翎歌,你再抱抱澜儿吧……”

这些话是安澜替帝姬说的,那个骄傲而沉默的小女孩,用她破碎的魂魄眷恋着这个男人,却再也没有机会表白了,安澜默道,你该能放心离开了,我找到了这个男人,我会替你照料这个男人的余生,就像我照料你的家国百姓一般。

男人用细瘦的手臂搂紧了安澜痛哭出声,似是要将心肺哭出来一般,泣声中一遍遍地唤着“澜儿”,安澜柔声应他,抚摸他,吻他的额头,渐渐地,她感到帝姬的那丝残魂从她心尖上抽离了,带着些微痛意……

澜殿下,很高兴认识你,殿下走好。


p.s:看到楼上的留言,蠢楼主为机智洞见的小伙伴点赞,澜殿下走了,往后且看凶萌的宁王殿下与沈氏的孽缘啦!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7 05:00: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7 09:13:00 +0800 CST  
蠢楼主今日诚意到了吧,周末相约岑小姐与贺老师,倾慕宁王殿下的小伙伴下周见!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7 09:18: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8 13:10:00 +0800 CST  
蠢楼主不留神喝多了咖啡就又码了一更,自我表扬一分钟!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8 13:13: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9 18:21:00 +0800 CST  
你们这群玻璃心的娃哟……沈氏是下奴出身,爱殿下爱得不要命,哪里会求一对一……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9 20:58:00 +0800 CST  
预告下吧,承恩侯府那只是反贼,是给宁王过刑讯瘾怀念前生情人的,至于明家的小瞎子,是虐心为主顺便虐腹,也属于小玩具吧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9 21:02:00 +0800 CST  
咦,对了,把承恩侯府那只给切了,捯饬成小太监,会不会很爽?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19 21:05: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20 06:54: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22 18:51:00 +0800 CST  





楼主 丰紫宸  发布于 2018-03-23 22:25:00 +0800 CST  

楼主:丰紫宸

字数:8692

发表时间:2018-03-16 04: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02 17:08:41 +0800 CST

评论数:13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