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agon※┋120327┋【文文】下着雨的深夜___HHH

雨夜施虐

雨狠狠地拍在窗上,模糊了窗外的世界。
黑白色的卧室里,更激狂的声音几乎压住了嘈杂的雨声,细听去,竟是苦苦地哀求:
“放了我吧,求求您,我受不了了……救命……”一个赤裸的女人,长发披散,跪卧在地板上,男人正从后面狠狠地撞击着她白嫩的臀,那肩上、背上,满是清淤和血痕。
权志龙把手伸向女人的前胸,捏着那饱满的胸部,突然眼神一暗,加大了力度,女人吃痛地叫了起来。
“啊——权少,放了我吧——”
“还有力气求饶,不错!”权志龙把女人拖到窗前,将她赤裸的身体压在落地窗前,冰冷的感觉刺激得女人更加疼痛,她已经不敢发出声音,眼神迷离,双腿又被分开,男人再一次长驱直入,殷红的血痕顺着女人的腿流下,哭声与雨声混在一起。
夜才刚刚开始。

保镖东正看着手表,替女人算着天亮的时间。好心地替她祈祷,每到雨天,少主都会异常狂躁,平日不近女色的他,就像中毒了一样,必须找个女人,不折腾到天亮绝不罢休,第一次送来的女人,是被抬着出去的,好在东永裴先生及时赶到,要不会出人命案的。
冬天好过,这夏天可真难熬,雨天特别多,真该死,看来明天又要找几个女人来备份了。

权志龙不知疲倦地啃咬着女人的身体,在渐渐弱下去的哀吟中,他加大了力度:“怎么?嫌平淡了吗?”他的唇舌来到女人胸前的,轻轻地舔舐着,女人慢慢地升起难以言喻的欢愉,前一秒钟是地狱,这一秒钟就是天堂,“喜欢吗?”
女人不敢回答,身体微微地颤抖着,一不小心,轻声吟哦出来。
果然是贱得可以,男人冷冷一笑,不留情地咬了下去,满意地听到“啊”的一声,女人的下身紧紧地收缩起来,权志龙紧紧扯住女人的腰,上下而动,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满意地发出一声低吼,释放了自己,然后摘掉小雨衣,毫不留恋地走进浴室。
水已放好,躺在超大的浴缸里,热气蒸腾,暂时听不到雨声,权志龙点燃一支烟,闭上了眼,他痛恨这样的自己,每逢雨天的失控,让他恼火,可是,这一切都要怪她:山达拉!
是这个可恶的女人,要不是这三年来为了接手暗夜集团,老头子临终的嘱托,他又怎么会让她好过!现在,已经掌控着地下王国的他,居然在这里受罪,她恐怕早已忘了他!
想到这,权志龙睁开眼睛,黑黑的眼眸中,尽是不甘、愤恨、痛苦,还有一丝丝哀伤……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7 10:58:00 +0800 CST  
……………………………………雨归来………………………………………………………………

凌晨四点,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一条古旧的胡同里,细雨凄凄,男人坐在车中,盯着那扇门,久久没有言语。
司机青鹰知道,这是权少的习惯。
这周围的地皮都已经被权少买下,不知道为什么,却迟迟没有拆掉。

权志龙点燃一只烟,他恨自己,为什么又来到这个地方,还是因为她?那个贪婪的女人!如果可以,他能买下她所有的愿望,可是,她似乎完全不值得!山达拉,你在哪里?你是不是逍遥得太久了?
“志龙,你不要想那些过去了,我们开始新的生活……”
“志龙,以后生一个像你的孩子,一定会迷倒众生……”
“志龙,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我会爱你一辈子……”
“志龙,不要了……啊……志龙,你好坏……”
男人握起了拳头,白皙的手上暴突起青筋。不,他根本就不会想那个女人,他到这里,只是为了记起他的仇恨,不要忘记三年前的落难,那些想要让他死的人,都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7 11:24:00 +0800 CST  
来更鸟。。。。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7 19:06:00 +0800 CST  
【02】 往事重现
☆三年前☆   “喂,女人,你在做什么?”一个浑身血污的男子,刚醒来就看见一个女子,手里拿着剪刀向他走来。
“喂什么喂!我有名字的!朴山达拉!”女子穿着棉布睡衣,穿着拖鞋,头发还有一点点湿,刚刚洗过澡:“看什么看?刚才把你拖回来,弄得我一身都是血!”
权志龙想起来了,他这次遇到的伏击,绝对是有准备的,而且目的就是置他于死地,不知道他们跟踪了多久,难道是老爷子不行了?否则他们怎么会想起来他这个黑道的叛逆,他不想接管暗夜,居然都不肯放过他。
大雨漂泊而至,他已经流了太多的血了,可是他不能倒下,前面是一个胡同,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终于昏倒了。
“你救了我?”权志龙迅速观察了一下,普通的民宅,似乎是女孩的闺房,只不过床太小,他一米八六的身高完全伸不开腿,刚一动,蔓延的疼痛就扩散开来。
“别动!”朴山达拉拿着剪刀走向他,“我来处理一下!”
“喂,你干嘛?”权志龙警惕地说。
“当然是剪你的衣服了!”
“什么?”
“哈哈,看你一脸要被侵犯的样子。”朴山达拉笑起来,白皙的脸上,一下子生出光彩来。
权志龙神情放松下来,他自从背离老头子的安排,自己跑出来去,抛掉了暗夜少主的身份,曾经自己跑到山里去住,也去海边打过渔,尽管一身褴褛,但他很快乐,只是从没让女人靠近过他,女人,就是麻烦。
朴山达拉坐在床边,看着权志龙的衣服上满是血,有的粘在伤口上,撕扯不开,怕弄痛他的伤口,小心地剪开衣服,用药棉轻轻地蘸着消毒药水,浸润着衣服,慢慢地处理好伤口,有些过深的伤口也被处理好,包扎起来。
她的指尖碰到了权志龙的胸膛,擦拭着他的胸肌、他的腰、他的小腹……
“该死!”权志龙倒抽了一口气,这个女人,是在折磨他吗?偏偏她似乎毫不在意,眼神专注地盯着那些伤口,难道伤口比他好看吗?
不可否认,这是张帅气的脸,眸子黑亮如漆,仿佛一下子就能看穿人的内心,刀削的轮廓与紧抿的唇,都证明这个男人的坏脾气。
“那个喂,我是学护理的,你的伤还需要到正规医院去处理,有两处伤得太深,可能还要缝合,明天一早我送你去。”
“权志龙,我的名字。”
“我不是查户口的。木头人。”
权志龙第一次感觉到挫败,这个女人!可恨!

他望着窗外的雨,多亏这场雨,冲淡了他的血迹,这笔账,他一定要还回来!现在他的处境很危险,决不能让她知道他的身份。
明天,雨停了,他的危险会更近!
………………………………………………………………雨归来……………………………………   权志龙坚持不去医院,他说他是孤儿,没有钱,因为不小心惹到了一个小混混,所以被他们打成这样。朴山达拉听得眼睛都红了:“你还真是笨啊!混什么黑社会,干脆好了以后你去娱乐圈吧,我还能当个经纪人之类的,银子不就哗啦啦地来了!”
权志龙一脸黑线,这个女人,不会是把他当成赚钱工具了吧?
“女人,你很穷吗?”
“当然,你看我租的房子,这么老旧,我学了护理,还没找工作,每个月的生活费都都快支付不起了!结果捡回来一个,也和我一样,我的命好苦啊!”朴山达拉皱着眉头,撅着小嘴,粉粉的唇,仿佛在邀请一样,权志龙有一点不屑:“钱很重要吗?”想当初,他一掷千金,住豪宅,开好车,身边随从无数,可是他不能交友、整天学习格斗、被迫去看血腥的杀人,打人,甚至为了锻炼他的胆量,让他去解剖活人……
看着朴山达拉真诚的烦恼,他倒考虑,是不是以后要给她一笔钱,毕竟她救了他。想着这个女人看到天文数字的一笔钱后,会不会还这样撅着小嘴,该死,她居然还在那里嘟嘟着粉嫩的唇……
外面还在下雨,梅雨季节已经到来。
两个人听着雨声,淅淅沥沥的雨,似乎让整个室内的气氛都暧昧起来。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7 19:08:00 +0800 CST  
么么。。。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00:49:00 +0800 CST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00:49:00 +0800 CST  
??????????????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00:49:00 +0800 CST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00:51:00 +0800 CST  
有空就更咯,,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00:51:00 +0800 CST  
!!!!!~~~~~~~~~~~~~~~~~~~~~`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01:09:00 +0800 CST  
豆花!!!!!!!!!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10:49:00 +0800 CST  
【05】 雨夜缠绵
“你要站在那里多久?”一个声音响起。
达拉看见一个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她走来,她居然有一点点的欣喜,他没走?
“笨女人!怎么才回来?”
“你,你管不着!”
“都是我的人了,我怎么管不着啊?”继续坏笑。
“你骗人,你这个大骗子,根本就没有那回事,你当我是傻瓜!”达拉生气了,她还真差点被他唬到,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吗?哼,她不过是早晨大脑暂时短路,春儿说了,真的发生了,才不会那里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呢,再说她还没有白痴到那个程度。
“这么说没发生你很生气了?”继续笑。
“木头人,你,你太过分了!好歹有关我的清白!我可要给我将来的老公呢。”说着自顾自走到厨房,开始弄吃的。她拎了好多的菜,今晚可要好好安慰一下自己。
莫志龙显然不太高兴,她玲珑有致的身体、白皙鲜嫩的胸,她的美腿,居然要给另外一个男人分享?那怎么可能?
他一把抓住她,将她禁锢在墙上,她的唇太诱人了,他忍不住亲下去,她的拒绝更像是邀请,她的手向要摆脱禁锢,却更冲击着他的欲望。
“别动,女人”他的唇一路吻下,到了胸前,他一把扯开她的上衣,弹跳而出的美胸,粉红的樱桃,被他含在嘴里,他的胡茬有些扎人,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你放开我,放开我!混蛋!”
他实在忍不住了,他的身体紧贴着她的下身,隔着衣服顶着她的双腿之间。
“对不起,你实在勾起我的兴趣了,小白菜。”
“你这个流氓,我救了你啊,你这样太忘恩负义了!!我要报警。”
这张嘴看来不太老实,他又吻住了她的嘴,小舌头的柔滑,简直让人像喝了酒一样,她狠狠地咬着他的嘴唇,血丝丝地渗入唇吻之间,他似乎毫不在意,一只手却附上了她的前胸,轻轻一扯,她发出一声吟哦:哦……
一股莫名的感觉浮上她的心头,这是怎么回事,她居然感觉到一股股燥热,很难受的涌动起来,她不知道,她居然在这里被他侵犯着,还没有反抗。
“交给我吧,我看上你了。”他抱着她,将她带到卧室,床太小,他一把扯下被子,垫在地上,将她放在粉色的被子中间,她可怜的神情,就像待宰的羔羊。
“别这样,求求你,我放了你,你走吧,不要回报了……”
“可是,已经晚了”男人好看的眼睛,泛起浓浓的情欲,他的上衣已经脱掉,无数道疤痕赫然在目,精干而没有一点赘肉,如鹰般俯视着他的猎物。
“不要,我不要和不爱我的男人……,我不要被抛弃……”妈妈的悲剧,让她不敢相信男人,让她害怕。
他的眼神一暗,爱?爱是什么?他不知道,可是他喜欢抱她的感觉,喜欢逗她生气,她的无助让他心疼,她的体贴让他感觉前所未有的温暖,他要这个女人,要让他在他身边,永远绽放纯净的笑,如果这算爱,那就算是吧。
“放心,给我,乖,我会陪着你,每一个下雨天。”
他的话有出奇的魔力,窗外的雨越来越急,一个闪电,直劈下来,她本能地抱住他,“好怕”。
他受不了这样的主动,轻轻地拥住她,吻住她,一只手褪下她的裤子,黑色的内裤一除去,那三角地带,如神秘的幽谷,等待着他的探险。
第一次会痛,忍着点。宝贝,我第一个想珍惜的女人。
她羞涩地躲到他的胸前,无意地碰到他的胸脯,已经让他感觉到一阵酥麻,肿胀的欲望直抵她的柔软处,我要进来了!
她似懂非懂,可是她沉醉在他的眼神中,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能让她不再害怕,她宁愿交给她,让她真实地感受一个女人的脆弱,是多么的需要一个男人。
“啊……好疼!”
她还把握不住自己的感觉,不知道怎样可以减轻疼痛,只好用指甲抓挠他的后背,那坚硬而满是疤痕的皮肤,让她放下了心防,这个男人,该有多么可怕的过去?可他却能让她不再害怕雨夜,他的冷、他的笑、他温柔的怀抱,都让她宁愿永远醉下去。
“叫我龙,志龙,我要听你叫我的名字。”
“龙,黑心龙……”
“看来是个不老实的女人,那本少就要好好地收拾收拾她!”
夜正长,雨似乎没有停的意思。可是他们似乎都沉醉在交叠的舞动中,忘了外面的世界。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10:52:00 +0800 CST  
【06】 危险又来
凌晨四点,权志龙突然有被偷窥的感觉,这太熟悉,有人。他看了一眼山达拉,她已经睡熟了,他把她累坏了。他只要了两次,她就喊受不了了,要不是看她第一次的份上,他绝对要好好地补偿自己,居然浪费了昨晚,居然忍着没吃掉她。外面有人。
难道是他们来了?如果是仇家,不会忍到现在不动手。他随便穿上裤子,赤露着上身,走到窗前。
“出来!不要躲在窗下。”
“少主,老爷子想见您!”一个黑衣人轻巧地推开窗,翻身而入,拜倒在他面前。
“东正,之前也是他派出来的吗?就为了带我回去?”权志龙问。
“回少主,之前的事件老爷子不知情,还在调查。请您跟属下回去吧。”
“他不行了?”
“老爷子他——确实——”
“是谁?”窗外还有人,不过这次一颗消音子弹破空而来。
东正扔过一把枪给权志龙:“少主先走,我来。”
显然,两伙人同时发现了这里,不同的是一伙想要把他带走,一伙想让他永远走不了。雨声很大,山达拉睡得正熟。
居然有人投掷飞刀,如果这就想要他的命,真是低估了他。根据投掷的位置、力度,他几乎不用看,回手就是一枪,直接锁定目标的位置。
对方显然没有预料到东正等人的到来,已经被杀到绝路,窗外五六具尸体,几秒钟前还是鲜活的生命。权志龙看看手中的枪,好久没用了,居然又一次拿起。
这时,小卧室里传来一声嘤咛,虽然很细却飘进了权志龙的耳朵:“救命——”
一脚踹开卧室门,一个女人睡眼朦胧地拥着被子,而她后面则有一把枪指着她的头,“这是你的姘头?看来你不想要了,我替你送她上路。”
权志龙淡淡地说:“就她还不够资格,随便你。只不过要担心你自己的脑袋。”他的枪已经指向男人。
男人道:“权志龙,要不我们赌一把,你开枪打我,我开枪打这个女人,看我们谁的枪更快!或者,你把枪放下,三个数,三——”
男人的手指已经再向下压,马上就要扣动扳机,权志龙不动声色地看了东正一眼,微微一笑:“我替你数,三、二、一”。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10:55:00 +0800 CST  
两声枪声响起,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还有倒下去的声音,血喷洒出来,如妖艳的血花,女人软软地瘫下去。
“山达拉?”权志龙快步冲上去,她不会有事,他相信他的枪法,他在吸引杀手注意力的时候,东正已经从背后对准杀手的手,数三的时候就已经开枪了。
他抱住达拉,迅速地摇醒她:“你不会有事的,笨女人!”
东正早已转过头去,因为山达拉虽然有被子遮盖,显然没有穿衣服,他可不敢多看一眼。
权志龙查看一下她的身体,还好没有受伤。这时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因为他听到细微的声音,那是自燃引爆的装置,与杀手心脏感应的死亡炸弹。
权志龙喊道:“躲开!”扑倒女人翻滚着转出去。
东正早已跳出窗外,权志龙被一块弹片削伤,肩头流下殷红的血。
山达拉惊住了,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背景,这样的架势,对一个小混混来说,是不是太大了点?
看出女人的疑虑,男人道: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你再看到这样的场面的。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10:56:00 +0800 CST  
他欺身来到门外,东正候在那里。
“少主,请跟我们回去吧。这里已经很危险了。”
“你们先回,把现场处理了。”权志龙回望窗内自己的女人,冷冷地说道。
“可是少主……”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权志龙恢复了他嗜血的那一面,多年来的训练,让他的气场冷得吓人,他向来我行我素,连老爷子也拿他没有办法,他的翅膀硬了。
“回去告诉老爷子,不管他还有几天好活,叫他换一个继承人。”
正东向屋内看了一眼,不再言语,余下的人,拖走尸体,清扫现场。片刻恢复得如原来一样。

“这里不安全了,我们马上离开。”权志龙道。
“我不,我不要离开这里,这是我和妈妈生活的房子,我们唯一的家。妈妈临终前说,永远不要离开这里,因为他有一天会回来……”山达拉想起了可怜的母亲,为什么女人这么傻,到死还要惦记那个男人。
他站在床边,看着她在流泪,粉嫩的面庞,长长的睫毛,像是个婴儿般纯净的脸,同龄人可能都在父母的怀抱中生活吧,只有她,还有他,都是孤独的人。
“对不起。”他紧紧地搂住她,那种可能失去她的感觉实在糟透了。
“达拉,我们离开这里,去过平淡的生活,你也忘了这一切吧。”
她抬头看着冷冷地他,眼睛里却有浓浓的悲哀,一个被追杀的浪子,却不忍丢下她一个人,她轻轻地吻着他肩头的伤口。重重地点点头。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8 10:57:00 +0800 CST  
最近开始激动了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9 01:20:00 +0800 CST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9 01:20:00 +0800 CST  
么么哒111··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9 01:21:00 +0800 CST  
啥·····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9 01:21:00 +0800 CST  
腹黑龙


楼主 我的少年朴尚玄  发布于 2012-03-29 01:23:00 +0800 CST  

楼主:我的少年朴尚玄

字数:11135

发表时间:2012-03-27 18: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9-30 01:40:50 +0800 CST

评论数:5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