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念琅琊】願同塵與灰 - 殊凰同人

一樓給度娘,緩更不棄。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09-29 19:29:00 +0800 CST  
01



上元佳节,林穆两府甫因圣上下旨赐婚而欢喜,这是两家第一个共渡的节日,里里外外高掛精致巧制的灯笼,穆府郡主穆霓凰,踏上木梯,摇摇晃晃的挂着一只特別可爱的金鱼灯笼,底下扶著木梯的林家独子林殊则是紧紧的瞅著上方的霓凰。


「林殊哥哥,好看吗?」霓凰摸着掛好的灯笼笑问。


这一笑可教刚求得皇奶奶赐婚的林殊有些眩目,但仍直直看着霓凰坚定的回道:「好看。」


只是说得不是灯笼。霓凰微红著脸,林殊握住她扶在木梯上的手,两人年纪尚幼,那些风花雪月不是很懂,只是凭著单纯的喜爱、单纯的本能做最想做的事情。


就在两人的头愈挨愈近时,啪搭啪搭的脚步声把两人惊得不轻,林殊迅速转过身,就看到不足七岁的穆青一会儿不见姊姊就吵吵要找姊姊,后面跟著几个奴婢,林殊扶著木梯一脸无奈,伸手将霓凰扶下来。


霓凰脸蛋潮红,娇羞的瞪他一眼,下来就甩开他的手,改去牵青弟了。


林殊牵过她另一只手,朝主屋走去,里面有林世伯与伯母,有疼爱自己的父王,是那么美好。






「郡主……郡主?您快醒醒……」


呼喊声让沉溺往日美梦的穆霓凰惊醒过来,她想起身却动弹不得,全身冷汗涔涔,这才想起父王穆深在数月前战死,她临危受命,全军缟素迎敌,血战楚骑於青冥关,歼敌三万,虽斩敌将于马下,但她也遭受重创,大军得胜后,她便不省人事。


而赤焰军谋逆一案,已过两年。


「何事?」霓凰勉力询问唤她起来的魏将军。


「秉郡主,朝廷派人颁发圣旨,不得已才将您唤醒……」魏将军看霓凰依旧面无血色,咬咬牙又说:「不如让公公进帐颁旨……」


「不用,魏将军先去外面候着。」霓凰撑起身,硬是下床,忍著头晕目眩,穿戴好衣物,力持平稳的出去接旨。


旨意命霓凰郡主代幼弟镇守南方,南境全军皆归于其麾下。


接下圣旨后,霓凰手持圣旨,昂首看着牺牲数百将士性命保卫的疆土,心中的意志更加坚定,云南穆府镇守南籓百年,虽是女儿身,但她定不会让父王失望。


「我穆霓凰在此发誓,幼弟一日不能承担云南王重责,我便一日以一介女流之身保家卫国,直到幼弟能当重任为止。」


这一誓,便是十年。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09-29 19:30:00 +0800 CST  
02.






这天云南穆王府热闹得很,是青弟弱冠之日,同时袭爵,以后就是穆王爷了,早些日子朝廷便派下旨意,招两姊弟回金陵,霓凰在案前审理完籓务,出来看青弟跟其他将军与府内管事庆祝,颇感欣慰,嘴角也弯了些许。


「姊姊!快来~」穆青拍开酒坛泥封,脸上还有些稚气天真,两颊因为喝酒红噗噗的。


「你们喝就好,別喝太多,明天要出发至金陵,別耽搁了。」虽青弟成年,霓凰还是忍不住叮咛几句,常年盯着青弟文武修习,这天就也不拘著他,摇摇头进屋内解甲休息。


这次回去除青弟袭爵,还有为她办的比武招亲,皇上的用意她不是不明瞭,这么多年,君心再难测,倒也窥出一二。


霓凰打开收在柜内的精致黑匣子,再掀开第二层红纹玉匣,拿出小心收藏在里面的书信,那早已滚瓜烂熟的字句,是她每每面临困境、伤心难过时的精神支柱,每看一遍,还是会让她眼浮水光,即便过去再久又如何?


再不会有人像林殊哥哥那样,让她心动了。


云南到金陵,行车快马快一个月,到金陵城外时,霓凰见到故人,正是萧景睿与言豫津两个弟弟,她勾唇浅笑拔剑踏起,浅试一番,虽不过十招,但也长进不少,满意的说:「不错,今年能过这些招了。」


毕竟霓凰还得回皇宫向皇上覆命,她再叙旧几句,便领著人先回金陵穆王府,之后便正装往宫里去。陛下告知她比武招亲的事宜,虽她再加一条规矩,陛下同意了,但她也明白陛下的不悅,回到穆王府后,青弟巴巴的跑来关心,霓凰板着脸问--


「今天下午的射骑怎么样?晚课做完了吗?」


「得得得,不让我问就不问嘛……」穆青瘪著嘴,又巴巴的跑出去继续读习晚课,那些什么策略真是愁死他了。


隔日被皇后请到宁国侯府里,原本皇后与莅阳长公主说会来一位苏先生,那苏先生身边的小护卫听闻年纪轻轻竟能跟蒙大统领蒙挚过上数招,还以为有缘一见,未想此人也颇有主见。


比武擂台开始没多久,霓凰到太皇太后那请安,太皇太后年岁已长,见著她也认不得,但和蔼的笑容一如当初替她与殊哥哥作主赐婚那时一样,她不由得恍惚了会儿,外头传来几个世子前来请安的通报。


霓凰静立一旁,陆续进来的是言豫津、萧景睿,以及两个不相熟的人,见到那位清瘦白衣男子时,霓凰的眼瞳紧缩一瞬,心里有些异样,可又说不上为什么,只得紧紧的看着他。


「小殊…来…到太奶奶这来~」太皇太后慈祥的拿起一旁的糕点递给苏哲:「来,小殊,吃吧,这是你最喜欢吃的。」


苏哲表情有些僵硬,霓凰则想起久远以前那个被太皇太后唤作小殊的人,她看见苏哲收起那颗糕点,那是殊哥哥最喜欢吃的,太皇太后是不是闹混了呢?


当她手被握住的时候,她没有抗拒,普通只要不是青弟的男性碰到她,她总会下意识攻击,可她手被这陌生人握住,竟只觉得脸颊热烫,有一股久违的羞涩之意涌现,她想抽手,可又被苏哲握住。


她这是怎么了?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09-29 20:45:00 +0800 CST  
03.






三月花开,林殊邀霓凰游河,霓凰一早对着铜镜梳理发丝,心里欢喜。


两人是青梅竹马,贵家子弟,若不想被皇上赐亲,男在十六岁、女在十四岁左右,就会早早选定合意的亲家订亲,父王去年陆续在穆王府藉赏梅之乐邀不少年龄相近的青年俊才,霓凰皆不甚乐意,还有几次殊哥哥还跟几个人打起来,殊哥哥回去还让他父帅给惩罚了,隔天鼻青脸肿的又继续来闹。


「谁让你闹事儿,被林伯父打了吧!」霓凰虽唸著也不忘翻出药酒替林殊推拿瘀血。


「难道妳真喜欢那几个,看了都吃不下饭!」林殊忿忿的喊,疼得龇牙裂嘴。


「父王的决定自当有他的道理,我一个女孩家,这种事情本就该听父王的。」霓凰头低低的转著手上的药瓶。


「那、那不如选我算了!」林殊一激动,两手握住了霓凰的。


霓凰呆愣愣的看他,林殊也不管她答应没,嚷著就这么说定了,一溜烟就给跑出穆王府。


隔天父王被招进宫,回来握着她手问她知道这事吗?霓凰红著脸点点头,父王又接着问,那妳的意愿呢?


「女儿、女儿自然是愿意。」霓凰的声音如同细纹,吶吶的听不清,可穆王爷是什么人,哈哈笑着就连说几声好。


想到这里霓凰脸红红的,她伸手拍拍两颊,青袄短束就出门,骑着父王送的白驹,跟著林殊哥哥骑到郊外沿着溪河走马看花。


霓凰骑得累,两人就将马缰束在树边,躺在绿油油的草皮,晒著暖烘烘的太阳,舒服的瞇著眼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霓凰闭着眼,听到林殊哥哥的唤声,侧过头睁眼时见到林殊哥哥的笑脸,他伸手捻著她头上的落叶跟杂草,她觉得,这样很好。












霓凰醒来的时候,脸颊还有些凉意,她起身洗漱完毕,将昨夜睡前没收好的书信珍重收藏起来,再将梅长苏的纸条烧掉,眼神有些浮动,更多的是坚毅。


她在城外长亭确认了答案,关于苏哲就是梅长苏,梅长苏就是林殊的事实。


也在林殊哥哥的要求下,将一切都隐藏起来,只是她再也无法把一些事情都当作理所当然。


在打听出皇城外禁军内监被杀一案已转由悬镜司查探,霓凰没带任何随从,从苏宅侧院翻墙而入,走入内院时由黎纲领入林殊哥哥的屋内。


毕竟她也有年岁,林殊哥哥这四个字不是那么容易能说出口,私底下她改由兄长二字称呼,林殊哥哥也未有意见。


霓凰见梅长苏走到面前时双手冻得发白,拿起一旁毛裘盖在身上,她提起一旁手炉,温度还热暖,递到梅长苏的手上,两手包住他的手,不免叨唸:「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啊?」


「没事,刚沾了点凉水。」梅长苏说的轻淡,两手捧著手炉,头低低的,白玉的面颊相较方才有些红润,霓凰咽咽口水,双手有些尴尬的搓搓衣襬,两人一时无言。


还好后来起了其他话题,暧昧的气氛淡去许多,霓凰离去前不放心的再问:「兄长若有事,一定要跟霓凰说。」


「好。」梅长苏浅笑的答应。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铁血十年,早已经磨去儿女心肠,必定能助兄长完成他想做之事。


但当兄长招待完其他人,她与蒙统领翻进屋内时,兄长委婉的说到一旦知道后,很多事情都会忍不住去在意时,她想起自己在私砲坊爆炸后,对靖王的态度,必定是给兄长添麻烦了,她落寞的微低眼帘,但很快抿抿唇,打起精神,暗自提醒自己不可再犯。


在要离开前,梅长苏喊住她。


「霓凰,我不觉得有何麻烦,妳不会是麻烦。」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09-29 22:04:00 +0800 CST  
今天更到這了。謝謝大家回復唷。。◕‿◕。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09-29 22:17:00 +0800 CST  
04.






梅长苏搂着霓凰,看着窗外雨滴落在竹叶上,又滾落在黃土,试着放缓呼吸,平复那不受控制的情绪翻湧,霓凰似有所觉,自己抹抹眼泪,退了开来,仰头对梅长苏说:「兄长,霓凰先离开了。」


两手拉着披风盖住头,霓凰正想离开,梅长苏拉着她,好一会儿才说:「雨大,雨停再走。」


「这雨没那么快停,霓凰得先回去準备回云南的事,兄长……」霓凰勾著唇,眼眶还有些红,「多保重。」


「嗯。」梅长苏松开手放霓凰进入雨幕中。


修长苍白的指扣着手中的黄岗玉牌,指腹下意识的摩娑著玉面,在廊下看着霓凰离去的方向,久久。


穆青送霓凰离开后,被南楚陵王宇文暄气得一肚子火还没消下去,言豫津看他还很郁闷,就邀他一起参加景睿的生辰私宴,一直夸说当天会多么精彩,穆青想着那日没事,便答应去看热闹了,萧景睿无奈的拿出预备的请帖给穆青。


然后三人就结伴去纪王府泡温泉了。


隔日穆青去拜访苏宅,想跟梅长苏探听萧景睿喜欢点什么,现在他代表的是云南穆王府,虽有意跟萧景睿和言豫津交好但毕竟不熟,送得东西不要让金陵贵家子弟觉得失礼才好。


「听萧景睿说他青遥兄长送他一匹汗血宝马,我送他一套马具如何?」穆青自在的坐在炉火前烤火,见对面的苏先生都四月天了,还裹著厚裘,盖著毛毯,双手套进袖子里面,居然还发抖?


穆青把火炉往苏先生那推过去点,他就不懂姊姊看上这人什么,长得普通身体忒差,就气质拔萃些,可说也奇怪,他一向讨厌酸儒,对着这个苏先生非但不讨厌还有些亲切,像是很久以前就认识一般。


「穆小王爷,那天你就別去了。」


梅长苏开口就这么说,穆青立马不依了,撑起上身就问:「为什么?」


「宇文暄那天会去,穆小王爷还是要去吗?」


「那、那也该是他別去,凭什么是小爷我避让啊!」穆青习惯性的瘪嘴,转念一想那宇文暄毕竟也是使者,又不甘愿的说:「小爷是不喜欢那阴阳怪气的绣花包,倒也不是不能忍,没事儿,大不了当他是萝卜。」


「可萝卜找穆小王爷麻烦的话,会想把它切丝吧。」梅长苏斟茶,也不等主人招待,穆青自发的就伸过手去拿来喝。


穆青思考一下自己的忍耐力以及那绣花包的臭嘴,为难的皱眉:「但小爷已经答应豫津要去了。」


「就说太皇太后临时留穆小王爷谈心,不克参加即可。」


黎纲推门进来,将放着几盘茶点的小几摆在两人之间,就退出去了。


「我姊让我听苏先生的,苏先生说不去,小爷不去就是了。」穆青努努嘴,捻了块糕点往嘴里丟,刁钻的舌头一下就嚐出是他最爱的永芳斋甜点,立刻又连续吃好几块,眼睛喜孜孜的瞇成一条线。


梅长苏又斟满穆青面前的茶杯,勾著薄唇,面前的少年郎,还依稀有著小时候的贪吃神情。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09-30 20:52:00 +0800 CST  
看劇,今天就更這樣囉。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09-30 22:20:00 +0800 CST  
05.




甫回云南的霓凰就先写信向金陵里她牵掛的两个人报平安,之后便换上束装,在演武场练剑法枪法各一个时辰,打坐修习内力两个时辰,这是她每天的功课,就算在金陵也不曾落下。



回到房中洗浴之后,坐在案前要审阅籓务时,才想起现在已经把事务都让青弟接手,空落的桌上只有几件高阶兵将府中的婚丧喜庆请帖,阅完后交代管事逐一送上相应的礼品或礼帛,整个人就有些放空,手不自觉得抚上自己的左颊。


原已寂静的心,此去金陵竟又复甦,她感谢上苍,将林殊哥哥还给她,可就算是他们如此交契,拥抱时心跳声是那么清楚,林殊哥哥始终对她有一层距离感,往往是在她难过时才靠近她,究竟,他们的感情还是当年那样,或是已经如这似水流年,渐渐消逝,只剩下情份呢?


林殊哥哥始终都不肯跟她说,他遭遇过些什么,使他容颜大改、寒病交迫,每每想起他所承受的就感到心惊不已,事到如今,只要林殊哥哥好好的,不论是什么结果她都能接受。


隔没两天,霓凰收到第一封金陵来信,是穆青写来的家书,落落长足有五页之多,想必是她前脚刚离开金陵,他就写的家书,里面有著他的一些日常,遇到的籓务问题,以及哪些贵族子弟找他去哪些有趣的地方游玩,但他都没有去,每天的功课都有準时完成之类,简约的将苏先生希望他不要参加景睿生日的一事也写上来。


霓凰反覆的再看过一遍后,只回信"遇事切勿急躁,听苏先生的话。",犹豫一会儿,也写了一封给林殊哥哥,将两封信交给她的亲信去送才放心。


这天霓凰骑马巡视疆界,苍山洱海的古朴之美冲淡愁思,忽然有下属来报告几丈外有一名臥倒的老妇,看服装应该是南楚的人,霓凰驱马向前低视,命下属将人带回请大夫照顾。


金陵中的穆青每隔几天就写一封家书,但也知道姐姐肯定得回到云南后才会给他写信,熬快一个月才等到第一封信,他在前厅一拿到就拆来看,里面只有"一切安好,多思多习,勿念。",穆青心情好的把信收进怀里,发现老魏手上还有一封信,他问:「这信是给谁的?」


「呃……末将还得给郡主送信,告辞!」老魏脚底抹油想溜,穆青大喊:「给小爷回来!」


穆小王爷的话,老魏还是不得不从,只得停下脚步,可面对穆小王爷,老魏自然知道怎么应付:「王爷,郡主的信你不能看。」


「小爷知道,小爷怎么会偷看姊姊的信,是给谁的?」穆青探头探脑,总还是看到写的是苏哲启,马上一把抢过,直接自告奋勇:「小爷去送!」


「小王爷、王爷!」老魏抹抹脸,只能跟著闹腾的主子一起去。


自来熟的穆青大剌剌的打招呼后不等通报就往里冲,在房门口被魏纲拦下,他倒也没为难,大约过一盏茶的时候,屋里头传来梅长苏的声音:「请穆小王爷进来。」


进屋后,梅长苏还是穿戴得很严实烤火,穆青把信给梅长苏后,就挨在一旁,他蹭完一盘糕点,喝了一肚子茶水,梅长苏还是没拆信的意思。


「最近金陵城不平静,小王爷如有事写信给苏某即可,尽量別到苏府走动。」梅长苏看着穆青那点小眼神,淡笑的把信收进袖里。


「知道了。」穆青也不笨,这屋子在他进来前肯定有其他人,见想探姐姐写些什么的目的无法达成,他也就拍拍手上的饼屑,告辞离开。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3 22:31:00 +0800 CST  
06.






梅长苏去完一趟天牢出来,整个人不豫阴沉,连药都没喝,当晚又获悉太奶奶仙逝,更是心绪翻湧,惊痛得吐血含泪,有些事情他还是没来得及做。


禁食守孝的三天晏大夫费心保命,梅长苏知晓他任性了,可他能给太奶奶做的又仅仅是这微不足道的晚辈之礼,跪经守灵缟衣白粥,正当他感到心伤时,霓凰回来了。


霓凰在他的身边,总能让他感觉温暖,那种会让人心软的温度,令他眷恋,他壽难长永,明明知道最好不见,最好不要多所羁绊,却总是那么情不自禁,再与她相认实非他所愿,他最不希望伤害的也是霓凰,只希望在他走之前,能看到霓凰是好好的。


「林殊哥哥,为了将来,为了我,你要好好保重。」霓凰拍抚著梅长苏,见他咳得撕心裂肺,心疼的不假思索便把话说出口。


「霓凰,如果你的将来没有我,也一定会很好的,」梅长苏像是想说服霓凰,更像是说服自己,他又再说一次,更显急切:「会很好的」


「不会。」霓凰眼睛圆睁,这种日子想想她都恐惧,不由得抗拒,直说:「我不要再回云南了,我不要再去那个离你那么远的地方。」


「可是妳留在我的身边,我会分心的,你明白吗?」


唯有霓凰待在云南,那个属于她的大地,作为梅长苏的他才能完全放心,他很是清楚云南将士多么忠于霓凰跟穆王府,只要霓凰稍有一点可能陷入危局,他都会方寸大乱,他完全不能容忍一丝一毫的可能性。


类似昭仁宫的事,或是任何可能牵连霓凰的事,他都会掐灭在事端未起之时。


太奶奶丧仪之后,霓凰自请前去为太奶奶卫陵,穆青本想一起前去,被霓凰斥责之后只能摸摸鼻子,听话打消念头,在霓凰出发前,又去送她,本想让长孙将军陪同,霓凰说不需要,将老魏跟长孙将军留在穆王府辅助穆青。


霓凰带一小护队出城,见到伫立在长亭上的梅长苏,她放慢速度,却没有上长亭相见,只是看着他,待行过之后,才一夹马腹,策马远去。


梅长苏见著那抹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眼里浮现一丝悲凉。


莫约十来天霓凰才抵达皇陵,守皇陵的士兵们,因为处在寒苦之地,再加上监管的人散漫无治,认为没有人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皇陵撒野,是以各个都懒散至极。


看守皇陵的守卫只有千人,五十里外有一支一万人的驻军,平时那驻军不会来皇陵,毕意皇陵无法给一万大军补给。


虽霓凰郡主镇守云南十万铁骑,但对于女性领兵乃男人没本事,这种印象还是深植这些守惯皇陵的士兵心中,所以收到旨意以及即将来接管的霓凰郡主的训令时,尚有些漫不经心。


「末将已将兵册、银册、粮册,一应文书都交给何副官,请郡主接收。」驻守的严将军前来报告。


「好,辛苦严将军。」霓凰只先翻阅士兵巡防助手的状况,便让严将军回去了。


「郡主前来,竟只有严将军来报,这卫陵军真是……」何副官不满,霓凰浅笑两声。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种军队不外两种方法整治。」霓凰将配剑抽出,剑上锋芒闪动。


以德服人,又或者以武服人。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00:27:00 +0800 CST  
樓主寫得不好嗎?都表情頂帖,我好桑心。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12:15:00 +0800 CST  
07




乞巧节一早,穆王府里的嬤嬤就準备树的液浆兌水让霓凰郡主洗发,传说这样可以让女子年轻美丽,对未婚女子还意味着能找到如意郎君,穆深王原本不信这些,但只要是为女儿好,试试又何妨?也就随嬤嬤去办了。


霓凰皱皱鼻子,这味道实在不喜欢,以往都是随便洗涤后赶紧用皂角再洗过一遍,嬤嬤在一旁边兌水,边笑说:「郡主已有如意郎君,但祈求良缘永续、年轻美丽也是好的。」


女孩脸薄,双颊透红,默默的洗著长发,比往常还要缓慢清洗,内心浮现一丝甜蜜,本来这些事情应该是晚上做,但昨天林殊哥哥邀她一起逛乞巧市,本来也没什么,以前也不是没一起逛过,但他昨天——


「听说乞巧市后面有一座月老庙很灵验,我们…没逛过,就约那,明天…明天水牛不会去。」林殊嘴巴开阖几下,那句"別带跟屁青出来"到底还是没脸皮说,几个翻跃就跳下临近她窗的梅枝,慌慌张张的走了。


想到这里,霓凰更是害羞,洗过几遍发丝,在嬤嬤帮助下抹了香油,再洗浴完后就出了浴池,穿戴父王替她準备的淡绿百蝶穿花罗衣裙,嬤嬤还替她梳发,跟父王和青弟用完午膳,跟父王交待去向后,算算时辰準备要出府,青弟拉着她的衣襬吵吵要跟,她有些犹豫。


穆深王对林殊从以前就是赞赏有加,现如今都快是半个儿子,穆深王也是过来人,自然明白年轻人的心思,抱起青儿说要带乖青儿去骑马,青儿哇啦大喊"不要!我要姐姐,哇--"还是被父王带走了。


霓凰早快半个时辰出门,乞巧市不远,慢慢走到那时,也才过一刻钟,到约定的庙前时,林殊已经在那等她,她弯著嘴角走到他面前,林殊直愣愣的看着她。


伸手在林殊面前挥了挥,林殊才回过神,难得侷促地说:「走吧。」


霓凰偏头看林殊那模样,浅笑的先走在前面,脚步轻盈,身后的发编跟著甩来甩去,边逛著乞巧市,刚用完午膳一点都不饿,可见到新奇的还是会买上一些跟林殊分著吃。


林殊视线几乎离不开霓凰,霓凰今天穿的罗衣特別漂亮,像一只眩目的彩蝶,头上戴着透亮水润的翡翠额饰,左右分別簪两个缕空梅花形状的碎花步摇,他的小女孩……长大了。


从霓凰身型长开后,愈来愈多人中意这穆王府最美的梅花,他原本以为是对妹妹的照护,让他讨厌那些登徒子,不料愈演愈烈,他根本不能忍受霓凰跟那些人见面谈心,每个靠近霓凰的世家子弟他都想痛揍一顿。


虽是一时冲动去请求太奶奶赐婚,但是之后他的心思反而定下来,是了,他希望霓凰一辈子都是他的小女孩,这种感情不仅是对妹妹,对其他一同长大的世家妹妹他都没这种感觉,霓凰不同于別人,是他想捧在手心珍藏的一朵雪梅。


市集大同小异,两人很快就逛到快接近月老庙,霓凰停在一个卖玉饰的摊子前,被摊前一个琥珀簪子吸引目光,琥珀里面的纹路像是一朵梅花,不是特別贵重,但分外别致可爱,霓凰爱梅,忍不住拿起来摸摸看看。


「这个簪子多少。」林殊见霓凰喜欢,摸着暗袋取银钱出来。


「林殊哥哥不用了……」霓凰也只是看看,毕竟簪子她很多了,若真想买也该她自己付银两。


「二十文。」小贩笑说:「这簪子很配小姑娘。」


「给。」林殊一脸小贩很识相,抽过霓凰手上的簪子,想着要帮她簪哪好,霓凰自己将右边的步摇抽出来,让林殊替她簪发,霓凰对着摊前的铜镜,手抚著那簪子,笑吟吟的问:「林殊哥哥,好看吗?」


「好看。」


乞巧市愈晚愈多人,显得拥挤,林殊牵着霓凰的手,霓凰头微低,倒也没挣开。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13:53:00 +0800 CST  
08.






月老庙里面香火鼎盛,霓凰也没去求姻缘,她的姻缘已经牵着她,只是求了两条红线跟两个许愿牌,慢慢踱到庙后的许愿树旁,那里很多人,他们站在廊下先写著愿望。


霓凰将红线缠上手腕好几圈,打了死结,林殊也照做,霓凰说:「里面的女孩都说,要让它自然脱落,不可以拿剪子剪。」


「嗯。」


许愿牌风吹雨打,陈旧的也都字迹模糊,林殊拿出随身的匕首,用刻的将愿望刻上许愿牌,霓凰捏捏手上的牌子,不给林殊代劳,自己躲到一旁刻字,非让林殊先掛上牌子,自己才掛上,掛完看一眼林殊哥哥的愿望是"国泰民安",一转身就把探头想看的林殊给扯走。


「下月十二,我便要随父帅出征抗渝,顺利的话,明年梅花开我就能回来,到时候林殊就不只是林帅之子,一定能风光的迎娶妳,妳等我。」


「好,林殊哥哥,霓凰一定等你。」


在皎洁月光下,林殊轻捧霓凰的脸,珍重的在她唇上印吻。


离別的日子很快就到,随军队出发,霓凰不能去送林殊,林殊前一晚,又跳到霓凰窗前的梅枝上,把自己出生时,父母替他选的玉,刻著殊字的玉珮送给霓凰,希望她睹物思人。


「什么睹物思人,胡说八道!」霓凰娇斥,怎么都该是以慰相思,想想又脸红起来。


「妳懂我的意思,妳也给我一个吧,当订情信物。」林殊伸出手,直直盯着霓凰看。


霓凰还没思考送林殊什么订情信物,林殊探过身,抽起她拿来固定发丝的琥珀梅簪,她愣著,发丝倾洩而下,林殊像是得逞一样的笑着,轻吻她的颊,又一溜烟的跳下树。


「我很快回来!等着当少帅夫人吧!」


「什么少帅夫人……」霓凰抚著颊,虽忧心也甜蜜,她相信林殊哥哥,这辈子她是认定了,不管是林殊还是少帅,她都会等。


隔月穆深王带着霓凰跟青儿回到云南,霓凰跟林殊也是书信往来频繁,穆深王的捷报自然比霓凰的书信还快,林殊履立奇功,已从伍长、什长一路升到校卫,这次又攻破大渝左翼斩前阵二将,很快就会晋升少帅,竟只耗费半年不到的时间。


女儿有好归宿自是极好,只是这次林兄率的军队只有七万,大渝十二万,地险又不利,他上书秉报陛下应增援赤焰军过去两个月,还未有结果,内心隐隐不安。


穆王府的梅花还未开,朝中便传来赤焰军林帅勾结大渝、与皇长子祈王意图谋逆,被陛下下令全军剿灭。


林兄麾下十八名高阶将官,赤军手环者有两名没找到,穆王府派出亲信去见过那些残缺的尸首,不能确定是否有林殊在内。


而霓凰,依旧等着林殊。








七夕,梅长苏送生辰贺礼给言豫津,拜访言侯,出来后见到七巧市,一时鬼使神差,竟往昔年的月老庙而去。


世道不好,人潮比之当年少许多,角落都有蜘蛛网了,没有当年香火鼎盛的模样,想如今金陵都人人自危,谁还会管那些呢?


叹口气循著记忆往庙后走,还是那棵高大的许愿树,树上还是掛满许愿牌,大多都被风雨摧残得不成样子,他找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刻的"国泰民安",绑在另一侧娟秀的篆体,梅长苏直接压下树枝拿到眼前细看,刻得则是"平安归来"。


他凝视相隔十三年的愿望,是焚心刻骨。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15:36:00 +0800 CST  
還要嗎?等我吃個飯。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17:35:00 +0800 CST  
09.






入冬后梅长苏的寒疾复发,这几日很危险都处於昏迷状态,苏宅闭门谢客,穆青得知后写飞鸽传书给姐姐,三日后霓凰秘密赶回金陵,一路马不停蹄赶往苏宅已是深夜,她翻入苏宅,迎面飞流冲来阻挡她,两人过拆十数招,她才压制住飞流,飞流也发现是霓凰,自己闷闷得就跑到外室去了,霓凰进屋前撢掉身上的细雪,脱下披风,在靠近床榻前又硬是停下来,让身上的寒气被炉火烤暖才靠过去榻前。


床榻上的梅长苏,面白如纸形容消瘦,如一盏即将燃尽的油灯,霓凰眨眨眼里的水汽,不愿将脆弱的样子示於梅长苏面前,增添他的牵掛。


梅长苏两日前已经恢复意识,浅眠的他听见动静,睁开眼看见霓凰缓缓蹲下身看着他,一脸无助,他不舍的伸出手,理理她微乱的鬓发。


那手冰凉凉的,人身体凉了都不是好事,霓凰包住他的手,用自己的体温煨热他,再将他的手放回被子里,仔细把被子盖得严实,俯身螓首轻靠著他的胸膛,听着传来的微弱心音,平复她急躁的不安。


梅长苏被厚被包住,手抽不出来,看枕在胸前的小脑袋,霓凰去卫陵也过半年,抹不开脸说想看看她。


「霓凰,別担心。」梅长苏说完,那小脑袋还是不动,可轻轻的也没压到他,他又说:「相信我,我没事。」


「你没有信用。」霓凰转过头来,美目湛湛的看他,脸颊有泪痕,眼泪听到我没事时就流下来,她也没去擦。


「我……」梅长苏哽住,身体无力连想抽手都做不到,心如火燎,无声的泪最是断肠,他如何舍得,一时激动咳了数声,霓凰起身轻拍著他的胸膛,倒杯茶水,但已经是凉的,她运劲催热,自己喝了一口,温度恰好,才餵给他喝。


「只是喉咙痒……」胸前的小手一下下轻拍,梅长苏握着霓凰的手,苍白的唇几次开阖,终于还是说:「对不起。」


「兄长无需道歉,霓凰明白。」霓凰没有挣开,将被子拉高,盖住两人的手。


「妳擅离卫陵,可有妥善安排?」梅长苏担心霓凰,难免多问两句才安心,眨眨疲惫的眼,还想多看霓凰两眼。


「霓凰会处理妥当,见兄长平安,霓凰稍后便赶回去卫陵,不会有人发现霓凰离开过。」知道梅长苏已经倦困,霓凰抽回手,将厚被盖实接着说:「兄长休息吧,霓凰等兄长睡着就走。」


「嗯。」梅长苏闭上眼,照道理来说药力会让他很快入眠,可身旁是霓凰,她身上独特的冷冽梅香萦绕在鼻间,让他感到温暖美好,过许久都还睡不着,贪恋难得的相处,即便两人没有对话。


「兄长睡了吗?」


霓凰的声音很小,梅长苏没有回应,毕竟已快三更,如果霓凰还不回去,就算不坏事,霓凰也会过於疲累,所以权当自己已熟睡。


虽没有武功,但他的武学意识还在,霓凰的动作很轻,察觉不到她的方向,只隐隐觉得寒香变得浓郁许多,接着湿气拂在他的鼻尖,如同羽毛那样轻的柔软印在他的唇间,蜻蜓点水一般很快的就撤离,有披风飘动的声音,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也不是一切都平静,梅长苏睁开眼,张开唇微喘,心跳越来越快,抿抿唇,他伸手按住心口,觉得不太妙,白净额角浮出细汗,他努力平复骚动,心脏因强烈的跳动泛疼难受,可梅长苏的嘴角微弯,甘之如饴。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18:05:00 +0800 CST  
10.






秦尚志远远见到霓凰郡主,不像以前那样会跟她问安,转身就跑,霓凰原要向他打招呼,见他跑觉得不对劲就跟上他,很快就截住秦尚志,质问:「为何见到我就跑?」


「郡郡郡郡郡主,秦某好不容易好全了,妳妳妳妳妳妳放过秦某吧。」秦尚志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霓凰愣住,问怎么回事,秦尚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把事情原委告诉她。


梅长苏初入金陵,遇上霓凰的招亲擂台,早在之前他就有安插江左盟的人在各国,很快就做出应变之道,命在北燕的百里奇取得代表北燕出使参加招亲擂台。


即使心中隐隐作痛,那时候他真的只是希望能替霓凰把关,把有问题跟品行不好或是霓凰不喜欢的参赛者都暗中处理掉,绝对没有一丝私心,至少当时他是这么想的。


可就在跟言豫津萧景睿和穆青聊天时,谈到秦家的嫡世子秦尚志,穆青原本每个都看不喜欢,对秦尚志却说勉强配得上,梅长苏眼底精光一闪,勾唇称赞:「穆小王爷看人的眼光不错。」


「哪里是小爷的眼光不错,是我姐姐。」穆青丟颗果子进嘴咂咂有声的嚼著。


「秦尚志是我们这些世家子弟里武功最高,照穆小王爷这么说,若秦尚志入围,霓凰姐姐可会中意?」言豫津笑问。


穆青笑两声,擂台传来喝采,就转过头去专注看比赛了。


「苏兄,你脸色很白,要不要回府休息了?」萧景睿注意到梅长苏脸色变得苍白,关心的问。


「今天身子不适,苏某先回去,告辞。」梅长苏站起身来,回到马车上时,立刻对隐在他周围的黎纲命令:「百里奇在做什么?我接下来不想见到秦尚志。」


由于心绪过於激动,梅长苏咳了几声,这十年来黎纲未曾见过梅长苏如此气急败坏,只得赶紧去办。


收到宗主的命令时,百里奇觉得有些委屈,之前宗主派他去北燕,之后又命他引起使臣注意,代表北燕来大梁打霓凰郡主的招亲擂台,言明不需要下手太重,见到不错的对象可以稍稍放水,只要确保能进入前十即可。


所以预赛时,他对秦尚志、萧景睿、言豫津都故意放水,秦尚志可以算是所有对手里面唯一让他觉得还算能过几招的对手。


他是个粗人,识人不是强项,难道秦尚志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下流癖好被宗主查出来了?


会引发宗主震怒,肯定不是好东西,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居然这么下作,百里奇揣摩一下把秦尚志打得之后两个月出不了门又不会打死他的力道,明天决定给这个衣冠禽兽一些颜色瞧瞧。


秦尚志落败在家躺两个月养伤,可他的厄运并没有结束,他只是出门逛街,就被一个大叔驾车不小心撞断腿,又在家躺三个月,去游船帮一个小娘子捡玉珮时不知怎么船就开走了,他大病一个月,去演武场练练筋骨,一个小伙子居然能把他打得吐血,又在家养四个月,去烧香拜拜时,一个大叔的马没拉好把他撞飞了,正当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乌云罩顶命不久矣时,他惊觉这个大叔不就是驾车撞飞他的大叔吗?!


然后大叔把他放上车载去看大夫,他懵了。


「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秦尚志咳血,拉着那大叔,决定死也要当个明白鬼。


「谁让你出门,宗主不想见到你。」黎纲很无奈,秦尚志似乎没想像中那么坏,至少第一次撞断他腿的时候并没有多为难他,可宗主的命令他也不能不做,他警惕的左右看看,低靠近秦尚志说:「你离霓凰郡主远一点就没事了。」


秦尚志终于知道自己惹到谁了,就是招亲擂台后跟霓凰郡主传出诽闻的苏哲。


「郡主磊落大气,秦某鲜有与女子相聊投契,但我只想活着--」秦尚志抹著泪,悲催的爬起来转头就跑。


霓凰不可置信,去一趟苏宅,看着梅长苏一如既往的光风霁月,喝着茶试探的问:「听说兄长派黎纲打秦尚志?」


「没有。」梅长苏否认,淡定的喝茶,就当霓凰觉得难不成是秦尚志胡说时,梅长苏又接着说:「我只说不想见到他。」


梅长苏直盯着霓凰,想探究她有没有心疼或是不悅的情绪。


「尚志人很好,兄长是不是对他有什么误会?」霓凰被看得有些侷促,微低眼。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见到他。」梅长苏又倒了一杯茶,那两个字怎么听都刺耳,唇色有些白,难得透出不悅的神情。


霓凰哑口,想通原由后忽然噌得脸就红了起来,双颊飞霞爱娇样,梅长苏恶劣的心情算是好点了,薄唇微勾的欣赏美景。


待霓凰回去后,梅长苏侧过头说:「黎纲,去把秦尚志打得出不了门。」


「……宗主,秦尚志认得我。」黎纲自然听到两人对话,顿时可怜起秦尚志来,根本飞来横祸。


「我就是要他认得。」梅长苏冷哼。



***

群里的小伙伴点的宗主吃醋,希望没有太OOC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22:15:00 +0800 CST  
今天就这四更噜,晚安~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4 23:33:00 +0800 CST  
殊凰黨的朋友們,想看些什麼劇情呢?郡主還要好久才回來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5 18:03:00 +0800 CST  
11.






城郊溪岸百花盛开,萧景琰牵马喝水,霓凰见花开得好,就采几束想带回去,林殊在大树下比著往年刻划的身高,发现景琰又高不少,自己则没什么长,霓凰小他两岁都快跟他一般高了,不是滋味的又靠著树干用手比著。


「你以为多比几次就会长高个两寸吗?」萧景琰单手甩甩马鞭笑问。


「大水牛別得意,我娘说我长得慢但会一直长,一定会跟我父帅一般高!」林殊把带来的水果拿来丟萧景琰,看到在不远处摘花的霓凰听着他们斗嘴,笑靥比花儿还美。


「你別忘了,晋阳姑姑可是只有五尺八啊。」萧景琰接住水果,在身上擦一擦后就咬了口,故意低著头看林殊。


「你!」林殊咬牙,暗自担心自己身高会不会随母亲,看着树上的刻痕,祈求至少比霓凰高就好了。


「林伯母靠在林伯伯身边看起来小鸟依人的,金陵都说他们是羨煞旁人的神仙眷侶。」霓凰捧著花走到林殊的旁边一起看刻痕,小小声的说:「林殊哥哥不管多高,霓凰都喜欢。」


林殊伸手想牵霓凰,萧景琰挑著眉看他们又开始进入二人世界状态了,干脆牵着马去远一点的地方让马吃新鲜的草,所谓兄弟就是这样,随时随地得自动消失,唉。


赤焰军对抗大渝的战火已经延烧近一年,林殊的丰功伟业在金陵是备受关注,在云南的霓凰收到林殊的信时,迫不及待的回到房间,把狐裘放在桌上就拆开信来看。


"霓凰见信如晤,睽违半载,梦想为劳,无日不神驰与左右,唯簪幽思日夜在怀,除晋封少帅尚有一喜讯,吾如今已愈七尺,盼与霓凰共同羨煞旁人。祗缘事务纷冗,余不琐叙,勿念。"


霓凰反覆看好几次,眼里全是爱恋,把信纸小心翼翼的折好收回信封内,放到她的玉盒里,里面满满一叠信封,拿起角落的紫金小盒,里面装的是林殊哥哥的护身玉,拿起来看一会儿才放回去收好。


霓凰站到家里的柱子旁看看自己的身高,还好她没再长高了,一定可以做林殊哥哥的伊人。


十二年,她都在等,身高没再长过,好像也在等。




梅长苏低眼看着眼前他的小女孩,正在赏梅,梅花掉在她的发上肩膀,他伸出手替她捻开,当她转过身时,眉眼如画,他很想告诉他的小女孩,他长得够高了。


长亭大风,霓凰踮起脚尖,才能捧著梅长苏的脸,虽然他已无往日的半点痕迹,但是她依旧爱着他,她的林殊哥哥长高了。


「霓凰……」梅长苏回拥她,闭着眼想,此刻不需羨煞旁人,已是神仙眷侣。







***



今日是萌身高差,南北朝一尺=24.5cm,霓凰六尺八,梅长苏七尺五,林殊写得信应该都看得懂我就不翻啦!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5 23:43:00 +0800 CST  
林殊的信註解:霓凰,見信像見到我,半年沒見,很是想念,沒有一日不想你,唯有簪子在懷裡能稍微紓解,除了被升為少帥還有一件好事,我現在身高已經超過七尺,盼望再見是能一起閃瞎旁邊的人,太多事情花費我大量的時間,細碎的事就不寫了,別擔心我。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6 15:09:00 +0800 CST  
今天仍要加班會比較晚更

楼主 靖飛雪  发布于 2015-10-06 18:03:00 +0800 CST  

楼主:靖飛雪

字数:28547

发表时间:2015-09-30 03: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4-06-09 00:05:35 +0800 CST

评论数:964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