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白氏怀特(欧美风,年龄差,耽美,小甜饼)



才华横溢的年轻留学生与出类拔萃的经济学家
Lolita与Humbert


片段式文章,灵感来于洛丽塔
有关温柔的爱情,温柔的训导,温柔的人


——————————————————————————————————————————————
解释一下有关名字


【Oliver White(Ollie) X 白少杨(Christian White/Chris)】
如上,Ollie是Oliver的昵称,Chris是Christian的昵称,白少杨是Chris的中文名
文题为白氏怀特,取得是两个人的姓氏,恰巧含义相同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6-26 00:37:00 +0800 CST  
【01】No lie, Chris.

公寓依旧是平日的公寓,Oliver也依旧是平日的Oliver,就连扶手椅也是平日的扶手椅。
可是白少杨还是能感觉到空气中凝结出的粘稠的紧张氛围。
“Chris.” 年长的男人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小情人,甚是无奈,“不要对我撒谎。”
“你很奇怪。”男孩睁着焦糖色的大眼睛看着他,东方人柔和的面孔上全然写着无辜:“我并不知道你想要我说什么。”
“哦我的男孩。”White先生揉着他黑色的头发,“你知道吗,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敢和我撒谎的孩子。”
白少杨的牙齿咬着下唇:“ollie……”他的内心挣扎了一下,“我没有……没有对你撒谎。”
Oliver用湛蓝色的眸子盯着他,像是要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些什么。然后下一秒,他的手腕就被强壮的男人迅速的拽向前面,身子继而被迫跟着伏在了Oliver的大腿上。
“Ollie!不,不不!Ollie……Oliver!”男孩看起来惊惶急了,他的双腿踢蹬着想要站起来,却没有想到他年长的爱人用两只胳膊牢牢的桎梏住了他,两个人硬扛了接近两分钟,白少杨才慢慢的消停了下来,闭着眼睛僵硬的趴着,不再动弹。
他知道White先生要做什么。
事实上,这不是White先生第一次用这种方式管教他。
有些时候,白少杨觉得自己和Oliver就像是Lolita和Humbert……Oh,当然不是说他像那个娇气蛮横妖冶滥情的小丫头……不不不,更不是说Oliver是一个猥琐恋童大叔。
——Jesus!他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不,准确来讲是这样的。
Oliver的确比他大了很多,但是他是愿意的……Er,换个说法,他们只是恰好喜欢上了彼此,如果需要成语来形容,那么“两情相悦”是再好不过了。
并且,Oliver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像Humbert教授那样娇惯自己的小情人。这不是说在物质生活上——说实话在这方面,White先生明显是比Humbert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是指一些更高的层面,比方说当白少杨在酒吧里和陌生男人饮酒狂欢,比方说是夜不归宿,再比方说现在。
“哦不不不——Ollie——求你了——”白少杨趴在男人的大腿上,在又挨了十几下巴掌后忍不住大声地哭泣着,“够了——这足够了!够痛了!”
Oliver终于暂时停了下来,他低下头,仔细的审视男孩发红的臀瓣:“不,Chris,相信我,只是稍微有一些红。”
男孩背过自己的手要去摸摸他可怜的受了刑的屁股,却被男人不留情的按住在背上:“男孩,在接受惩罚时乱动是不礼貌的行为。”
“Ollie……”男孩使劲眨巴着他漂亮的眼睛,眼泪被他从眼眶里挤了出来,“你不会再打我了对吗?”
“这可不一定。”
在Oliver甩下将近六十多下巴掌时,他已经可以从男孩的呜咽声中察觉到他精神防线的溃退。
这并不怪白少杨。
但是毕竟在健身房花大代价练出来的肌肉,在被用来教育小孩时总会显得绰绰有余。
“OK……OK——Ouch!”白少杨感觉身后的疼痛逼得他要崩溃了。在这种情形下,更让他深刻的领悟到想在他年长的情人那肌腱分明的胳膊下煎熬是一件如何痛苦的事情——老天,Oliver至少比他大了十五岁!这多出的十五年足以让一个男人在生活中锻炼出足够的能力来对付一个哭泣着、挣扎着的小可怜鬼——同时,身后的疼痛又步步紧逼着他要去做出些什么举动来安抚他叫嚣着的触觉神经,“够了Oliver!我承认!我向你承认!”
“很好。”Oliver暂时的把手放在白少杨红肿的屁股上,“那么继续。”
“……Ow!Damn it!”看起来,男孩屏息的沉默又为他成功地迎来了两记巴掌。白少杨狠狠的用拳头砸了一下沙发,“他是我他妈见了鬼的前男友!你这个……Oh shit!”
“言辞,男孩。”好在男人没有再打他,只是用大手抚摸着他的脑袋:“你知道的,我希望你做一个好孩子。”
沉默着等了一会儿后,Oliver扶着他的腰让他站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脸,怜惜的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我向你保证。”Oliver湛蓝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他,“如果再有下一次,你要是敢再一次的对我撒谎,不仅会有巴掌,我一定还会用发刷狠狠的揍你的屁股。”
发刷。
Oh, Jesus.
白少杨别过眼睛,他发誓,他真的一点、一点点都不想再尝试这种疼痛了。
“那你……”男孩带着浓浓的哭腔小声问道:“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哦不不,宝贝。”男人看起来又变成了平日里那个温柔的老男人。他的表情瞧上去心痛极了,他吻了他的小情人一下,“只是因为你对我撒谎——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爱人,我们应该给予彼此坦诚和信任,对吗?”
“Ollie……”男孩在他宽容的情人面前感到格外的羞愧,甚至于不敢抬起眼睛去直视后者的眼睛,“Er……我的意思是——我想说——我、我很抱歉。”
“我要警告你男孩,没有下一次。”Oliver停顿了一下,“但是我也要说,我接受你的抱歉。”
白少杨凑上去轻轻的亲了一下Mr. White的嘴角:“谢谢你,亲爱的。”
“事实上。”他年长的情人温柔的看着他,“事实上你本就不需要向我隐瞒这件事情。毕竟——我是说以前——我已经不年轻了,所以我也曾有过许多的前男友,这没什么好羞于启齿的。”
……
Shit!白少杨狠狠的磨着牙:他果然没有骂错,Oliver就是一坨狗屎。
他发誓今晚一定会把这柄愚蠢的铁锤扔回熔炉重造。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6-26 00:47:00 +0800 CST  
啊 有关最后一个小梗
oliver[小写]可以表示铁锤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6-26 00:47:00 +0800 CST  
【02】This can not be an excuse.
“Chris,你介意帮我去取个东西吗?”Oliver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靠坐在床圌上,腿上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看起来在批改论文。
“Christian?”等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得到回圌复,Oliver扬声又喊道,“你在忙吗?”
“我想是的,Ollie.”白少杨从洗手间探出头来,口齿不清地说道。他的一只手里拿着牙刷,满嘴的白色泡沫,“稍等一下可以么?”
“哦当然。”Oliver抬起头凝视着他的眼睛,很温柔的笑道,“你不用着急,亲爱的。”
男孩胡乱的应了两声,接着洗手间里就又传出了水声。Oliver低下头继续去看他的电脑屏幕,好看的眉毛微拧在一起。
Oliver White先生现年三十有四,刚刚步入中年,却已是颇具声名的经济学家,既为美联储工作,同时又是Glunp大学的客座教授,给本科生带一门名为“市场调圌查与预圌测”的选修课。
半个小时之后,Oliver终于改完了最后一篇论文。他跳回了上一个界面,又仔细核查了每一个人的分数,这才下床走到洗手间门口礼貌的敲了敲门:“Chris,你在洗澡吗?”
“是的,但是我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很好。”
白少杨从洗手间出来时就闻到了浓郁的咖啡的香味。他穿着白色的浴袍,漂亮的黑色短发湿圌漉圌漉的贴在额头上,穿着啪嗒啪嗒的拖鞋爬上了床,小声鼓囊道:“哦,Ollie,这不公平。你不让我平时晚上喝咖啡,却自己在煮。”
他横着身圌子躺下,蹬掉了拖鞋,把脑袋枕在男人的大圌腿上,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明显并不是真的想要纠缠这个话题。他眯着眼睛看向自己年长的情人:“你不打算睡觉吗,亲爱的?”他一边在被子上蹭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坏心眼的把手伸进被子里,沿着男人的大圌腿挑dou般的缓慢的摸上去,“我还以为你刚出差回来,会很……”
“Christian. ”在自己的生理宣布投降之前,Oliver花了好大的意志力才抓圌住了男孩正在做坏的手。他摘下自己的眼镜,手指cha进男孩的头发里慢慢揉圌着,严肃的板起脸,“不是现在。因为我想有些事情需要和你谈谈。”
白少杨的脑袋在Oliver的腿部来回的磨蹭,漫不经心的接到:“当然,没有问题。”
“Chris. ”Oliver皱起眉毛,“这会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他年轻了许多的爱人这才睁开了眼睛,眨巴了一下:“好吧,那么需要多久?我希望能够快一点这样我们就可以……”
“Oh, Mr. White. ”男人赶在他说完之前就严肃的夺过话语权,尽力地不去想男孩后半句话的内容,“去书房,把抽屉里面你的发刷拿来。”
……
房间里静了几秒,白少杨瞪大着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猜我可能听错了?你刚才说了什么,Ollie?”
“Call me sir,Mr. White. ”Oliver湛蓝色的眼睛严肃的盯着枕在他大圌腿上的小情人,“我假设你还记得我是你的教授。”
白少杨愣怔了几秒,然后慢吞吞的摆正了身圌体姿圌势,把脑袋从Oliver的大圌腿上移到了自己的枕头上:“请不要告诉我是因为那份该死的论文。”
“看起来你很清楚自己做了些什么。”Oliver不得不承认,他在白少杨挪开的那几秒里暗自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一点点的小失落。接着他如此道,“没有一个教授会容忍他的学圌生一个学期都不写作业——看在我一学期只布置了一次作业的份上。”
“Oh, God. ”白少杨烦躁的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拜托,我已经在这一周的五天里写了八篇论文。哦Ollie,看在上帝的份上,放过我吧,毕竟那只是一门选修课。”
Oliver认真的凝视着他:“你确定吗,Christian?”他顿了顿,然后道,“只是因为这是一门选修课,而不是因为你我都知道我们是爱人?”
“Oliver, please. ”白少杨不高兴的嘟囔,“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呢?我修了双学位,你知道这有多困难的,更何况最近又是期末季。”
“哦是的,当然,亲爱的。”男人放软圌了音调,“你知道的,我一直为你感到无比的骄傲。”
二人沉默了片刻,然后Oliver选择绕回一开始的主题:“所以说,你想明白如何回答我的问题了吗,男孩?”
白少杨明显没有应答他的打算,Oliver又等了一会儿,就听到了轻轻的打鼾声。
男人揉了揉眉心,有些恼怒与无奈:“坐起来,Chris. ”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6-29 21:03:00 +0800 CST  
白少杨翻了个身,看起来又睡了过去。
Oliver叹了一口气,他把男孩的身子扳过来,俯身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自顾抱过笔记本电脑,佯装平淡道:“哦Chris,你想要猜一猜对于一个教授而言,带一门选修课的好处是什么吗?”
男孩当然没有回答他。
Oliver翘起眼角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根据GPA的比例,我只需要对你们的作业给出一个D就可以了,你知道的,比起一些必修课百分之十以上的不及格率,这很宽容不是吗?更何况你们都很可爱,作为我的学生,所以我会很乐意见到你们因为一个好成绩而感到高兴。”
白少杨的身子僵住,五秒过后,他的脸就慢慢的红了起来。
Oliver很愉悦的看到他的小情人不情愿地睁开眼,小声的嘟囔:“Ollie……”他的声音又软又黏,像是蘸了厚厚的蜂蜜,“darling,please.”他的声音小得像是蚊子,“看在我还要申请奖学金的份上。”
“我不认为一个不写作业的学生应该得此殊荣,你觉得呢,男孩?”Oliver严肃的看着他,继而又缓和了语气,“我猜你很困了?”他停顿了片刻,轻声安抚道,“所以现在,听着男孩,到了你需要入睡的时间了。”
白少杨丧气的在被子里蹭着头发,最后自暴自弃的掀开了被子,穿着拖鞋走了出去。
Oliver无奈的看着他却没有阻止。五分钟之后,他的余光瞥到了一个深棕色的物什朝他飞来。
“Oh, Chris!”男人被吓了一跳,他抬手接住了那个“不明物件”,避免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被砸成一堆废铁。他低头凝视,然后发现那是一个发刷。
曾经被他用以吓唬他的男孩的发刷。
接着,他循着脚步声抬头,就看到白少杨闷闷不乐的从门外走了进来。男孩在床边脱掉了他的浴袍,赤裸着漂亮的年轻的身体伏在了他年长情人的大腿上。
“Sir. ”他的声音冷淡而委屈,“所以你现在要打我了,对吗?”
男人被吓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的抚慰道:“不不不,男孩。”他把白少杨抱起来,尝试着去亲吻他的脸颊,然后惊喜地发现男孩并没有拒绝他:“Oh, Chris.”
他把被子扯过来盖在二人身上,以情人间的细语声道:“我想你道歉,我的宝贝。”他顿了顿,“你知道的,我不是、不是很擅长这个——我是说,在两个角色间转换。”
他亲了他的男孩一下:“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我们的,这段、呃、关系——是的,关系——而耽误你的学业,你明白吗?”
白少杨缩了一下,最后还是顺服的蜷进了男人的怀里:“Ollie……我——我只是——有一些,你知道的,最近我有一些忙。”
“Christian. ”Oliver有些失望,却只是叹了一口气,他道:“我希望你能够再仔细的想一想这个问题,好吗?”他用舌尖轻轻的碰了一下男孩的耳垂,“上一个学期,当Washington教授为你们教授选修课时,我记得你的成绩是最好的那个,对吗?哦Chris,事实上,你在几乎每一堂课上都做到了最好,不是吗?你一直都有足够的资本令我为你感到骄傲。”
“可是……”白少杨蹑懦道,“Ollie.”
“男孩。”Oliver探出一只手摸到了台灯的开关,“暂停下来。听着,我们明天会继续谈论这个话题,至于现在,睡觉。”
白少杨扬起了头,脖子的曲线被他拉的很漂亮,在呼吸间上下起伏:“Ollie?”
“不可以,男孩。”男人“啪”的一下关上了灯,“今晚我会让你一个人冷静一下。”
Oliver给了他一个晚安吻,然后便从床上起身:“我会去客房,而你会在这里乖乖的想一想,然后睡觉,明白吗?”
白少杨的身体在被子底下缩成小小的一团,他把Oliver的枕头拉扯过来,抱在了怀里,赌气地说道:“Yes, sir. ”
“很好。”Oliver拉上了门,想着或许他应该先去冲一个冷水澡,“晚安,甜心。”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7-03 00:07:00 +0800 CST  
第二天晚上,Oliver到家的时间格外的早。他把手里拎着的满满的两个大购物袋放在厨房里,然后翻出手机里中国菜的食谱,大刀阔斧的开始准备烹饪。
一个小时后,玄关处才传来白少杨开门的声音。他的脚步声听起来急匆匆的,同时被故意踩得很重,带着显而易见的怒火。
“Oliver J White. ”白少站在厨房的门口,漂亮的焦糖色的眼睛此时向外喷涌着怒火,“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解释的吗?”
Oliver手上不停,继续有些笨拙的翻炒着蔬菜,一边回过头尴尬的解释:“Oh,亲爱的你回来了?我、我很抱歉今天晚上忘记了买醋,但是我刚才在冰箱了找到了青柠檬,所以就拧了鲜柠檬,我想等会儿可以用柠檬汁来代替?”
“Oh,fuck you.”白少杨恨恨的踹了一下厨房门,却被炒菜的声音盖过,“你自己去吃吧!”


晚上九点的时候,Oliver在卧室里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继续忍受他年轻的情人所施加的冷暴力了。他懊恼的蹑手蹑脚的跑去厨房捣鼓了一会儿,然后走到白少杨的书房前,踌蹰了一会儿后小心的敲了敲门:“Chris,我可以进来吗?”
男人穿着毛茸茸的宝蓝色的宽大睡衣,手里端着一个餐盘。他在门口安静的等了将近五分钟,却还是没有听到回复,于是只得又提高了声调喊道:“Chris,你晚上没有吃饭,这会儿肯定要饿了,我给你端了宵夜来。”
……
“Oh,Chris. ”Oliver的声音听起来无奈极了,“Darling,让我进来,我们谈谈好吗?”
“不可能。”白少杨的语调像着了火一样,“听着,从今往后我不会让你碰我一根手指……”
当门锁被拧开时,白少杨才突然间懊恼的骂了一句粗话。
他刚刚意识到这是Mr. White的房子。那么那么作为男主人,Oliver肯定会有每间屋子的钥匙。
“Oliver,你这是在侵犯我的隐私!”他朝着男人咆哮,把一块靠枕狠狠的扔向他年长的情人。
“Ohhh.”Oliver转过身子,以防他精心准备的宵夜被枕头粗暴的打翻,“我很抱歉,甜心。但是你瞧,你的热狗都凉了,我没有别的办法——在你不愿意开门的前提下。”
“不,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白少杨长吸了一口气,然后重新埋下头看书。
男人把餐盘放在书桌上,小心翼翼的从男孩的背后搂住他,然后被白少杨愤怒的挣脱开。
“OK, as your wish.”白少杨站起来,脸上冷冷淡淡,声音里却充满了愤慨,“你知道一个D对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吗,Professor?”
Oliver眨一眨眼,金色的睫毛扑闪着:“我很遗憾,真的,亲爱的,但是我真的没有其他方法。”
“啊,Oliver·伟大的·White竟然还能没有办法。”他的情人嗤笑一声,“我也很遗憾,Professor.”
“听着。”Oliver的神情显现出严肃来,继而却又慢慢的软化下来,“Jesus. Chris,你会谅解你自己,也会谅解我的,不是吗?”他尝试性的去抱他的情人,果不其然被躲开。于是乎他湛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来了更多的悲伤,“我曾经承诺过会尽我所能的保护你,所以见到你难过真的让我格外的痛苦。”
哦,看看吧,意大利的血统此时就显现出来了。
白少杨的心里如此嘲讽,但另一方面却又在他情人如此低落伤心的语调里逐渐感到羞惭。
“但是我对其他学生同样负有责任,我不能为了摆脱自己的痛苦而辜负他们的信任,你觉得呢,Chris?”
哦,真是伟大的教授。
白少杨偏过头。
好吧,他承认这的确是他应得的,而他的情人本就不应当受到他的指责。但是这不代表他就可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Christian·优秀的· White,从小就德知音体美全面发展,后来在所有人艳羡的目光中以ED凭借DIY的方式申入Glunp大学。
他从高一起就可以每年都拿到学校最高荣誉的奖学金了,可是这一次,天杀的,就是因为那一篇该死的选修课论文,就算其他的论文都是A+,他也还是会被剥夺获得奖学金的资格,甚至于——耻辱——他在明年还要继续补修!
所以白少杨在今天查看到他的学科成绩时就发誓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这门选修课的教授了——尤其当这个教授还是前一天晚上和他颠鸾倒凤的情人!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7-28 20:55:00 +0800 CST  
“哦甜心。”Oliver站在那里,离白少杨只有一步的距离,温柔的声线里有着哄诱的意味,“我理解你放弃一篇选修课论文的缘由。一周内的九篇该死的论文,这太多了,对你来说并不公平,不是吗?”
白少杨小声地嘟囔了一声,似乎对这一切并不买账,自顾转身坐回椅子上继续拿起书来看。
“Darling.” 他年长的情人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这个动作背后已经开始软化的态度,于是乎俯下身再接再厉,在他的耳畔轻声道,“但是你要明白,逃避责任并是一个好方法,Chris.”他叹了一口气,“你明明有其他选择的,不是吗?你可以选择那天下午不来机场接我,这样你就能多出两个小时;而如果你晚上没有和我去约会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又多了三个小时。这些时间足够你写一篇选修课的论文了,对吗?”
白少杨的耳廓有些发红,他缩了一下脖子,试图躲过Oliver说话时的滚烫气息。
“你是一个好孩子,Chris,不会有谁否认这一点的。”Oliver继续温柔的说道,“Actually, the best one I have ever met.”
Oliver用双臂从后方环住椅子,轻轻的把白少杨手中的书拿开,放回桌子:“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有勇气来接受你自己的选择,好吗?”
“……”
“听着,Chris.”他凑上去亲了一下小情人发烫的耳垂,“我们是爱人,我们是平等的。我不会限制你做决定的权利,但是你必须懂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举个例子,这一次作为你的教授,我不能否认我有一些失望。”
白少杨的两只手被他的爱人霸道的牢牢按在大腿上,脖颈在Oliver的不断挑逗下发红发烫,不自觉的向后仰着,露出漂亮的曲线,喉结上下滚动形状明显。
“男孩,我希望你能从这一次的失败中学会一些什么。去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学会去承担——不止是成功还是失败——如果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松开对白少杨的桎梏,站直了身子,“我或许可以从某些方面保护你,Chris,但是也只能是某些方面。你是一个成年人了,Chris,你到了为自己的未来负责的年纪了,而不是指望所有的荣誉都会自己飞到你的身边来。”“Ollie.”他年轻了许多的爱人转过头,焦糖色的眼睛眨了眨,憋在喉咙里的单词过了好久才吐出来,“这不能怪我。”
“哦哦,我没有怪你,亲爱的。”Oliver连忙柔声的哄道,“我说过了,这是你的自由,我不会评判它的,你明白吗?但是我不能接受你为自己找的借口——
Love could never be an excuse for you,你明白吗,男孩? 你现在看到的后果是你自己造成的,你应该面对它,接受它,因为你在一开始下定决心做这个选择时就已经默认它的到来了,不是吗?”
Oliver牵起他的手,引着他走向书房的小沙发。白少杨别扭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顺从的跨坐在了他年长情人的双腿上,用两只胳膊搂住Oliver的肩膀。
Oliver温柔的不厌其烦的又哄了他一会儿,然后两个人开始互相亲吻——就像是以往无数次他们之间曾发生的不愉快那样——直到白少杨用双手推开他。
“我很抱歉——让你失望,我是说。”他趴伏在Oliver的肩膀上如此说,“我只是还以为你会对我网开一面,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想,但是我还是会有一些小小的期望——而且你知道的,奖学金对我太重要了。”
“哦男孩。”Oliver的手拍着他的后背,“I’m sorry , too.”
“Oh,老男人。”白少杨嘟囔了两句,然后别扭的小声道,“你会……呃,打我吗——因为这件事情?”
“我很抱歉,Chris——但是恐怕是的。”他顿了一下,然后忙补充道,“当然不是今天,宝贝,我们会在明天、或者后天的时候再来谈那个,好吗?”
白少杨用指甲故意的在Oliver的背部狠狠的划了一下:“不,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好。”
“哦甜心……”Oliver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奈,“我希望你可以通过这件事情记住这个教训。”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少杨狠狠的咬在男人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不要拖得那么久——这会让我在这好几天里都显得无比愚蠢。”他停了一下然后道,“如果你真的认为应该教训我,Ollie,那么最好是现在,好吗?”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8-02 19:28:00 +0800 CST  
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支持 看到每次更完都有留言【…
因为这篇文真的更的太慢了 没有剧情铺垫比拍多而且没有肉ˊ_>ˋ 根据行情实在不是会有人喜欢的风格 但是你们竟然愿意看还愿意等 有你们喜欢让我很开心
扯一点人设吧看到很多人都很喜欢
年龄差一直是个萌梗 虽然背后全是玻璃渣【当然我不会写毕竟这是一块小甜饼
白少杨和Oliver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爱情模式了 他们如此简单 如此包容 如此深爱 完美的契合对方
最后蟹蟹你们的夸奖 当然还有点赞的小天使们么么爱你们【这么矮的楼能有三十几个赞实在是不容易你们这么夸我会让我骄傲的TxT
比心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08-02 22:23:00 +0800 CST  
“我不是这个意思。”白少杨狠狠的咬在男人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不要拖得那么久——这会让我在这好几天里都显得无比愚蠢。”他停了一下然后道,“如果你真的认为应该教训我,Ollie,那么最好是现在,好吗?”
Oliver眨了一下眼睛,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他环在白少杨背上的手向下移动了一点,轻轻的拍了拍后者挺翘的臀部:“我没有听错吧,亲爱的?”他停顿了一下,“你想让我现在……呃,打你?”
白少杨用双手捧住年长爱人的脸庞,故意恶狠狠的说道:“我本来以为你还没有老年痴呆呢,Old man.”
“不——不,我是说——这太残忍了,我的意思是”Oliver纵容的任由他的男孩粗鲁的摆弄他,自己湛蓝色的眼睛充满了惊讶和真诚,“这对你不公平,你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我一点都不认为现在惩罚你会是一个好时间。”
白少杨盯着他看了三秒钟,然后从Oliver温暖的身体上爬起来,避免了对于这句话的回答。他自顾走到书桌前从左手边的第三个抽屉里取出发刷——正是昨天夜里被他用来赌气的发刷。
“用这个。”年轻的男人明显还没成熟到可以完美的控制自己嗓音里的颤抖。他随意的把发刷丢给自己坐在沙发上的爱人,然后走回来,换了个姿势重新依偎在Oliver的身边:他驯服的趴在后者的膝上,小腹恰巧顶住膝盖。
“咳……Ollie,听着。”他清了清嗓子,“我、我很抱歉。”白少杨的双颊和耳根开始悄悄泛红,“我太生气了——这不能怪我——但我也不该和你生气……不,我就是应该和你生气……“他停顿住,突然意识到这些似乎并不能被作为道歉的语句。
他深吸了一口气,打算换一种方式:“别管这些——我想说的是,我真的很抱歉。”他捏了捏自己的拳头,努力平息内心的羞耻感,“真的。”
Oliver再一次为自己的爱人感到不知所措。看起来,白少杨总是有充足的办法让年轻的教授为其惊讶。Oliver在思考了几秒后最后选择把手指插入白少杨粗短的头发,温柔的穿插梳理着:“我明白,亲爱的。”他俯下身,用一个略显别扭的姿势去亲吻年轻爱人的额头,“我为你骄傲,真的。”
他们在这种温暖的亲吻与安抚中平静的度过了三分钟。除了一开始的慌乱外,那位更为年长的爱人看起来全程都是既耐心又体贴。直到最后的几秒结束后,他才缓慢的直起身子,决定拿起发刷。
坚硬的木面甫一贴上他的睡裤,白少杨就不争气的僵住了身子。
——拜托,就目前为止他的爱人可从来都没有用发刷真正惩罚过他。事实上除了巴掌的拍打外,Oliver顶多也就是用这个可怕的物什吓唬过他而已。
“我会用发刷打你六下,Chris.”年长者在犹豫再三后,最终用平稳的音调宣布了惩罚,“我希望这能帮助你在以后学会如何去承担。”
白少杨没有说话,只是用沉默作为顺从的回应。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11-20 00:48:00 +0800 CST  
好气啊 度受一直在吞我贴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12-02 00:07:00 +0800 CST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12-02 00:13:00 +0800 CST  
好啦 这个梗终于写完了




就目前想到的,之后大概还会有一个【犯错的小白杨色诱不成反被揍】的梗(⁎⁍̴̛ᴗ⁍̴̛⁎)




欢迎留梗哟

楼主 青绿小九  发布于 2016-12-02 00:14:00 +0800 CST  

楼主:青绿小九

字数:10366

发表时间:2016-06-26 08:3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5 17:07:36 +0800 CST

评论数:25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