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年少,别轻狂(师生)

———“你不是那最优秀的人,你可以骄傲,但是别太狂了。年少,也别那么轻狂”
主M/F,也会有F/F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27 20:38:00 +0800 CST  
楼主现在高一,看了吧里不少文章,突然想开一篇。年少轻狂在百度百科里有两种意思: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老虎,总觉得自己能撑起一切来.做事情不够沉稳,看点什么都觉得可有可无,也指青春少年,意气风发,单纯阳光,敢闯敢做敢言敢当的精神风貌,褒贬都可用.一般来说都做感叹用。
我想表达的意思可能两种都有,但更多的是想写青春意气风发,单纯阳光敢闯敢做敢言敢当是好的,但是别太自以为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优秀的人不止你一个。所以,既要轻狂,又不要轻狂。
文章中我写的事情,有一小部分算是我初中以及现在所遇到的老师和我自己的经历而改编的,但是并不全是,只是希望我虚构的故事中能加进去一些真实感,也怕自己把一切都虚构的太美好。
学生党,文笔不好还请见谅。
更文也只有周末能更,见谅。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27 20:39:00 +0800 CST  
chapter1
中考结束了。
靳馨的分不低,但却留在了本校。
A中是个私立校,所以与那些示范校没有什么可比性,靳馨的成绩本来可以考到很好的学校,但靳馨碍于中考之前和学校签约,只能留在本校。当时签约有两个原因吧,一是当时她的成绩并不是特别好,私立校人数并不多,一个年级也就200人,平均到班就是一班二十多个三十个人,班级十名左右,年级二三十,根本没想到中考分数那么高。二是父母不希望学校离家远,这样时间就多半浪费在了路上,如果住宿的话,靳馨不是那种自理能力很好的孩子,这一点让她的父母选择了留校。
既然如此,也是自己的选择,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无所事事了一个暑假,8月底,再次回到了那个刚刚离开的学校。看了看自己所在的班级,一班,又大致看了一下同学的名字,有不少认识的,但也有不少不认识的。校园还是那个校园,只是换了个楼层而已。靳馨慢慢爬上五层,迈进了高一1班。
班中同学到了一半了,只是没有老师。
“靳子!”靳馨被人一把抱住,“我们又在一个班诶!”
“这不是早就确定了么,签的就是实验班,总共就四个班,实验班肯定就一个,这智商。”靳馨一猜就是好友林亓。
“哎靳子不要这样嘛。”林亓松开手走到靳馨对面。靳馨把书包放到了第四排挨着着林亓的位置,第四排,还好,能看见黑板。
等班里的人都差不多坐齐了,一个一脸严肃的男人才走上了讲台。
个子不算矮,177左右吧,年龄应该是三十多快四十,反正不算小。
“安静一下啊。”
很明显,这是高一1班的班主任了,一只手插兜,另一只手在黑板上写下了“刘硕”两个字。
“我的名字,这个啊。”刘硕这回干脆直接双手插兜,“说真的,我不怎么想做这个班主任,真的。”
下面的人全都一脸诧异的看着这个老师,见面第一天,就来一句不想做班主任,够有个性的。
“我的办公室,斜对面,说真的,我真的很讨厌这个办公室,跟你们离这么近,是我盯着你们啊还是你们盯着我啊。做这个班主任呢,也是校长跟我说半天才同意的。你们说,只做个任课老师多轻松是不是,做班主任还要跟你们弄这点儿婆婆妈妈的事儿,所以说,我们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开学一个月,我跟你们费劲,把规矩定好,以后,你们少见我,我也少见你们,你们情景我也清净。到最后,我的作用最好就是,一张照片,提醒着你们,你们就能自觉。”
他具体说了多少,靳馨也没认真听,只觉得这老师怎么跟别人不一样啊。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27 20:39:00 +0800 CST  
快放学的时候,刘硕点了一些同学留下来,有林亓,但是没有靳馨。
“这些同学放学留一下,这就算是咱们临时组建的班委了,班长就是王彤,副班长吕坤。其他同学可以走了。”
以班级第三进入实验班的靳馨居然不是班委,她有点儿奇怪,但是没有失落,本来高中就没有准备做班委,只想着做个课代表就好了。
“开开,那我走了。”由于亓字出头就变开了,原来初三一的同学都喜欢叫林亓“开开”
“嗯”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27 20:52:00 +0800 CST  
chapter2
报道的那几天,靳馨没有任何感觉,反正也没有任务给她。
倒是班主任的要求,让她印象够深的:书包取完东西书包链必须马上拉上,否则太难看;擦黑板的抹布三周换一次,一次三块,叠方了挂在该挂的地方,上课把抹布一块弄湿,一块半干不湿,一块干的给老师准备着;周围不许有垃圾;水杯不许出现在课桌上。
这......卫生要求,是不是有洁癖啊。
而老师都被集中起来介绍了一下,也啥都没记住,只记得班主任刘硕是教物理的。
刘硕也让各个同学自愿当课代表的,去告诉学委林亓,尽量各科都能是自愿的,干的会上心一点儿。
这事儿也让靳馨有点儿纠结,她的物理成绩一直算不上班里最好,但是初三的物理老师又让她特别喜欢物理,本来想着高中就当物理课代表了,没想到是班主任教啊......纠结到报道的最后一天,才跟林亓说:“开开,物理课代表有人没。”
“没有......”
“那我吧。”
“哎呀终于有人了,靳子你真的太让人感动了......”
报道的最后一天,这帮孩子却知道了一个特别悲惨的消息,开学第一天摸底考试。
一个假期基本所有人都是没碰过书没碰过笔的吧,当然像班长王彤这样已经学了高中课本的学霸除外。
开学第一天的摸底考试,靳馨答的是迷迷糊糊,就连物理卷子都答的云里雾里的,就别提其他的了,这班级第三年级第三的中考成绩是没戏了。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28 11:35:00 +0800 CST  
chapter 3
考完试排座位,靳馨特别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要在第一排讲台正对面,自己又不矮怎么能这样呢......
周二的晚上发物理物理成绩。
大刘站在讲台上,第一句话上来就是:“有没有自愿当我课代表的。”
靳馨刚刚举起手却听见后几排班长的声音:“我!”
说好的没人跟我抢呢,靳馨瞬间觉得是不是没戏了,谁知道大刘把物理卷子往靳馨手里一塞,对着王彤说:“你去把你的班长做好,别给我添乱。”
“那两个课代表不好嘛!”
“不好,我觉得一个就够了,所以,那物理科代表就靳馨了,发卷子。”
靳馨还没缓过神,听见一句发卷子,站起来就开始发,看着都不怎么高啊,满分八十班长都才考了67,看到最高的也不过是70,靳馨各种想知道自己多少分,但直到卷子发完了也没有她的。
“咱们班物理最高分75,靳馨啊。”
我去,怎么可能。靳馨这么想。
回到座位上,靳馨看了看自己错的那题,想撞死的心都有,计算题什么过程都对了,最后一步八分之五化小数算错了,这是一分,然后还有一个填空,明明题上问的是质量,愣忘了除g。
看着卷子上红笔大大的“质量!”抬眼心虚的看了看大刘,嗯,没在看她。
“这次考试说真的我很不满意,这破卷子我也不想讲,不会的问你初中老师去。就这么点儿破东西,我跟你们说,高中物理一周学的都比这些东西多。咱们上来第一周,就是加(jiǎ)速度,谁还跟你这儿研究匀速直线运动。”
那句加(jiǎ)速度,让好多同学一个没忍住小声笑了出来,包括靳馨。
不过靳馨瞬间感觉自己被瞪了一眼。
大刘没说什么,继续他刚才的话题:“所以说,高中的学习和你初中不一样,看见这个成绩了吧,忘了你中考的成绩吧,水分有多大自己心里清楚,中考突击三个月足够了,高中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别沾沾自喜了,这摸底考试就一个目的,让你们清醒清醒。”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28 12:06:00 +0800 CST  
楼楼下午又要开始上课了,所以不能更文啦,不过周三我就回来啦【元旦放假嘛!】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28 12:07:00 +0800 CST  
楼楼放元旦啦,马上去码文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31 12:15:00 +0800 CST  
刘没说什么,继续他刚才的话题:“所以说,高中的学习和你初中不一样,看见这个成绩了吧,忘了你中考的成绩吧,水分有多大自己心里清楚,中考突击三个月足够了,高中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别沾沾自喜了,这摸底考试就一个目的,让你们清醒清醒。”
大刘停了一会儿:“好了上自习吧,靳馨,出来。”
靳馨跟着大刘走进办公室,大刘特没形象的一屁股往椅子上一坐:“我就跟你说几个要求,第一个我啥时候收作业不一定,等我说收再收,不然你收了我也不判;第二,我说收的时候作业必须在第一节课一起送过来,咱们班离办公室最近。”
“老师二班三班跟办公室也差不了几米......”
“我说最近就最近!第三,每周三晚上六点半,处理物理习题,我不管,你们自己讲。第四我年龄大了记性不好,忘了什么事儿帮我想着点儿。然后,就没了,上自习去吧,让大家预习新课。”
“老师再见。”靳馨转身准备离开,只见大刘更没形象的把脚翘到了办公桌上。
这销魂,靳馨心中这样想,忍住没笑出来迅速走出了办公室。最后在办公室门口,关上门隔着玻璃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噗”一声笑了出来。
还能不能直视他了。
chapter 4
摸底成绩下来了,班长仍然保持着年级第一的成绩,靳馨虽然不再是第三,但是年级第六也不差。
数学老师谢萍是一个虽然看着很凶,但实则萌萌哒的老太太,自称全校老大,大部分同学还有老师都管她叫谢老大。语文老师王涛,如此爷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为什么属于这个处女座女神,由于王老师这个称呼俗到街了,语文老师禁止所有的孩子管她叫王老师,要么叫老师,要么叫涛姐。化学老师是一个永远挂着幸福的微笑的大叔,张忠楠。英语老师Angie,高欣心。
开学第一个星期,靳馨基本没有什么不适应,班里同学一半都是本校上来的,剩下的同学性格不合也都不错。
不过靳馨最喜欢的还是大刘物理课,不只是因为喜欢物理,更是因为大刘销魂的口音。什么jiǎ速度,伽(jiǎ)利略,亚(yǎ)里士(sì)多德。
周三自习的时候,大刘发了一张通知,拿起来一看,我了个去,军训通知。
大多数学校都选择在假期军训,只有A中总喜欢在9月底军训。
“说真的,我觉得这个时间真的很不好,刚好把我们的课岔开了。”大刘说,“但是我觉得去训一训,让你们感受一下,这个熏陶一下,还是有好处的,23号去,总共七天,其实就是六天半,把这个信息表填了,下周,我看啊,让十号收齐,那就下周二都交给王彤,然后王彤直接交到419。”
尽心晚上做完值日,放学准备走,刚好在校门口碰见大刘。
“住这小区?”大刘开口问。
“嗯。”
“几号楼。”
“1号”
“哟那挺巧。”大刘突然笑了,“我也住1号。”
靳馨有一瞬间感觉自己石化了。
别别扭扭地和班主任偶尔一句两句的说着,别别扭扭的和班主任走进同一栋楼,然后走进一个电梯,心碎地看着班主任按下“17”,自己则按下“16”。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31 13:10:00 +0800 CST  
@达达小米豆15@莫说什么爱@正一弟子白山义@爱杰不言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4-12-31 13:12:00 +0800 CST  
说一下拍吧,第一次可能会在军训的时候,所以大家耐心等等噢~就快了
chapter 5
靳馨特别悲剧的发现,高中的研究性学习老师,就是自己初中的班主任。
她不是教初中的政治老师么,跑到高中来干什么啊?
这算是靳馨特别不喜欢的老师。主要是因为两件事
一个老师,背着学生对另一个老师说这个学生就是个贱人,是个SB,人品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这个学生在上她的课时候画了幅画。
靳馨在办公室门口听到这话之后,依然敲门进去找英语老师拿作业,但是从心里对这个老师产生了一种厌恶感。
第二件事儿是初二的时候,靳馨是数学课代表。可是有一天早上却被告知她以后是物理课代表。当时靳馨一点儿都不喜欢物理,就不想换。却没料到被班主任骂了一个小时,什么思想有问题,没有集体荣誉感,以后就是社会的败类,不尊重人,打她脸。
自那之后,她成了靳馨唯一一个能在家长面前骂的老师。
当她知道这个老师到高中还脱离不开的时候,真的有点儿无奈,但她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依然是平平淡淡的面对这个老师。
【这段是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第一件事是英语老师叫我去办公室我在办公室门口听见的,班主任歇斯底里地一句“这个小贱人,真TMSB”,我进去的时候英语老师略显尴尬。这么骂人真的就是因为我朋友在政治课上一边听一边画画了。第二件事是我初二时候发生的,那时候真的很讨厌物理,当时听见她这么在班里公布,我当天去找她说我不愿意,因为她从没问过我是不是愿意换。我根本没想到她能骂我一晚上,硬生生把我骂哭了,因为真的没有一个老师这么骂过我:什么给你脸你还不要了,蹬鼻子上脸,社会的败类,脸皮扔地下让人踩是不是。到今天,有人问我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个老师,我都是笑着把这两件事儿说出来的,因为想想,自己生气她又不生气,而且她究竟是怎么把这么小一件事儿上升到我就是个没法要的孩子的。但是我是从心里真的看不起她。】
9月10号教师节,每年回母校秀校服的日子。
靳馨她们留本校的孩子看老师倒是很方便,下个楼就是了。靳馨最喜欢的老师应该就是她初三的物理老师李威了,人送外号“LV”,靳馨和她聊了好久,欢乐的很,靳馨和她吐槽了大刘好多。从坐姿到口音,还到收作业乱七八糟的。李威老师临走的时候跟她说了一句话:“其实有的时候刘老师不像个男老师,他管什么都特别细,而且他挺严格的,你注意这点儿啊,你们刘老师在学校里可是相当有名的。”
chapter 6
开学前几周也就平平稳稳地过去了。20号,周六,高一1班的群聊的异常火热。
“你带吃的么?带多少?”
“被子带不带,我听高三的说被子巨脏。”
“要不要带双鞋?”
“还说要带什么!皮带?”
“我说姐姐们你们要军训还是度假啊...我初中军训都没这样过....”
军训不远了,23号。军训其实就是花钱找罪受,但是这也是必须找的罪,女生们为了少遭罪,把军训的行李收拾的和野营一样。
军训前一天晚上,靳馨放学又“有幸”和班主任一块走。
“东西收拾完了?”
“嗯。”
“自己收拾的?”
“不是。”
靳馨刚说完这话,脑袋就被轻轻拍了一巴掌:“这点儿事儿也不自己干,还军训呢,不哭出来才怪,你要是我闺女早踹你了。”
“我妈要帮我怎么拦得住...”
“东西带齐了?买了多少违禁品啊?”
“没多少...”
“你信吗?”
“老师查不查箱子......”
“不知道,好久没带过高一了,要查我就帮你们藏着呗。”
“老师您真棒.....”
“别乱说啊,不然我得带多少箱子....”
【这也是真事儿,我9月军训的时候,我们班主任没查我们箱子到那边还帮我们藏手机来着......】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02 21:12:00 +0800 CST  
@达达小米豆15@莫说什么爱@正一弟子白山义@爱杰不言@呀U美女O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02 21:13:00 +0800 CST  
chapter 7
军训第一天,高一高二的同学一大早在其他年级不解的目光下拖着箱子走上了客车。早上九点多,到了军训基地,下车的时候同学们都还好,领到衣服虽然充满了嫌弃但是还是能接受,等到看见宿舍的一刹那,基本上每个人都是一脸“我靠”。
本来好好的瓷砖地上面一层水和泥干了之后的美好景象,卫生间呢,虽然每个宿舍都有,但是垃圾堆满,各种姨妈巾不知道是搁了几天了,还有卫生纸零食袋,地下也都是黑乎乎的,角落还有一只虫子。
宿舍十个人一间,林亓和靳馨刚好没和自班同学走一起,和八个二班的同学分在了一起。
“半小时,整理好卫生,换服装,然后把门开开查卫生。
“这你MB让我们收拾卫生?”林亓直接就骂人了。
虽然说林亓和靳馨和二班同学还不怎么认识,但是干活要紧。
等打扫完卫生换完衣服靳馨才庆幸自己和一堆自理能力好的同学分到了一屋,这起码是能住的屋子了。
“你俩是一班的?”在等教官的时候,一个那女生问。
“嗯,对,我靳馨,她林亓。”
“俩学霸...我刘燕,这傻子韩诗意,就是一个失忆了的傻子。”
“你去死吧你。”
“楼下集合!”教官又是一句命令。
七七八八下楼,七七八八站队,眼睁睁看着教官上楼查卫生。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03 20:45:00 +0800 CST  
@达达小米豆15@莫说什么爱@正一弟子白山义@爱杰不言@呀U美女O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03 20:45:00 +0800 CST  
“高一高二女生全部上楼楼道集合!教你们叠被子!”
“这不耍人玩呢么,刚下来.....”
上午基本上就是在教官的叫嚷中度过的,靳馨对这个地方充满了厌恶感,要怎么过七天啊。
chapter 8
没父母没手机没席梦思没沙发一整天就是教官和训练队列的时候才发现看见老师和看见亲人一样。在女生身上体现的更明显。
当她们休息的时候,刘硕和几个老师一起过来了。
“刘老师!”不知道谁第一眼看见,总之一班的女生基本上就都围过去了。
刘硕也就笑着听孩子们抱怨着有多累,笑着告诉她们:“你们别不信,走的时候肯定都舍不得。”
或许老师都对自己的课代表感情不一般,更何况刚接一个班,对自己的课代表应该算是交流最多的,所以他特意跟靳馨开了开玩笑。
“来靳馨,给背背初速度为零的匀加速运动的六个推论。”
“我背它干嘛...”
“我让你们怀念一下课堂啊...”
“老师那您直接给我们讲,干嘛让我背是不是。”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10 21:29:00 +0800 CST  
@达达小米豆15@莫说什么爱@正一弟子白山义@爱杰不言@呀U美女O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10 21:29:00 +0800 CST  
刘硕再次笑了笑:“我说就我说,就当你不会了,回学校多抄几遍。”
“老师!!!”
“不跟你闹了,我刚刚从男生那边过来。”刘硕说到这无奈的摇了摇头,“高一男生这么多人,就揪出来三,就是咱们班小飞,钱皓,黄邵,你们说这几块料,哎呀真是......你们说咱们班男生能干点儿啥。”
下午就是在队列训练中度过的,下午五点,统一去洗澡,有几个女生在得知根本没有隔间这一说的时候直接放话七天连头都不洗。
晚上被带到石子操场上跑了五圈,紧接着,学军歌。
靳馨来之前其实就运气很不好的有点儿感冒,折腾了一天,嗓子特别疼,晚上还要唱军歌。唱就唱呗,还得拼声音大,不大就让一遍一遍唱。“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鸽哨声伴着起床号音......”教官听着谁声音大让谁休息。靳馨想着不如拼一遍休息得了,结果教官特么这听第一排的,后面都不听。七八遍之后后排的同学忍耐都到了极限了,不管不顾挤到第一排冲着教官吼着唱,教官走过来的时候靳馨基本上是对着他耳朵在喊,这才得以去休息。【这是我们军训的实景,当时我真的是想抽那个教官了,他只听第一排的,我在第三排,根本就没人理我们后面的。】
晚上回到宿舍之后,靳馨感觉有点儿不舒服,也没再洗漱,也没偷偷吃带的零食,也没和宿舍的小伙伴闹就睡了。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17 13:14:00 +0800 CST  
@达达小米豆15@莫说什么爱@正一弟子白山义@爱杰不言@呀U美女O楼楼下周三四五考试,真的最近太忙了,每次更很少见谅,考完一定多更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17 13:15:00 +0800 CST  
chapter 9
早上五点,天还是黑的,但是就得起来,不然教官查内务就收拾不完了。
靳馨就觉得浑身发冷,林亓发现了伙伴的不舒服,询问了两句让她再休息一会儿。
六点集合,靳馨做了一件她之后都想不明白哪里来的胆子的事儿,她没下去。她空下的位置被一班女生悄悄的补上,由于今天的是高二的教官,没有被发现。刘硕过来看的时候,不知是不是因为靳馨是自吉的课代表,刘硕第一个就想看看靳馨,不料,却没发现人。
“王彤,过来。”少了人,自然得先找班长。
“老师?”
“靳馨呢?”
“嗯...”
“说实话。”
“她没下来”
“为什么?”
“不知道,林亓说她不舒服。”
刘硕没在难为班长,也没有找教官,直直的走向宿舍楼。
“杨大夫!我们班有个孩子不舒服,你上楼帮我叫她下来下成吗,谢谢您啊。”
靳馨听到刘老师叫她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杨大夫倒是问个不停:“这是怎么了?不舒服怎么没来找我,自己带药了么?要不要给家长打电话啊?”
靳馨摇摇头撇开校医,给自己多裹了件衣服披上军装下楼找班主任去了。
教师宿舍在一层,刘硕没多说话摆摆手让靳馨进到自己宿舍。老师们吃饭的吃饭,参观的参观,一层老师的区域都没人。
“为什么不下去。”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25 18:20:00 +0800 CST  
@达达小米豆15@莫说什么爱@正一弟子白山义@爱杰不言@呀U美女O

楼主 _谁不曾谁不想_  发布于 2015-01-25 18:20:00 +0800 CST  

楼主:_谁不曾谁不想_

字数:227019

发表时间:2014-12-28 04: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1-02 18:49:38 +0800 CST

评论数:84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