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暮雪绝夏(仙侠,师徒,m\/f)(重发)

本来想着正文完结了,只剩下番外没写,就不重新发了。没想到今天在贴吧里看到了有人用了别的名字,完全复制粘贴本文。我决定将文章完全搬到本帖,并重新申精。《暮雪绝夏》自我开文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全文超过三十万字。我感谢大家的支持,同时在此郑重警告,我发现有人抄袭《暮雪绝夏》已经不止一次,希望有些人可以自觉一些。既然喜欢《暮雪绝夏》,就请尊重本人的劳动成果。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40:00 +0800 CST  
第一章:仲夏弃儿
夏日夜晚,一对夫妻怀抱一个初生婴儿向树林深处走去,步伐匆忙。他们走了许久,终于,在一棵古树下停住脚步,随后·,丈夫便将婴儿放在古树下面一块光滑石板上,站在一旁的妻子看着躺在是板上熟睡的婴儿不停落泪。夫妻俩注视了婴儿许久,直至天将破晓,夫妻二人才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妻子又奔回来,弯腰在婴儿脸颊上深深一吻,才回头跟上丈夫的脚步,这一次,二人再没回头。
婴儿睡得很熟,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知晓。
但若以为这件事当真无人知晓,那就错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正巧今天就有一位白衣仙人外出经过此地,将夫妻弃婴一事看的一清二楚。
当日,夫妻俩回了家,本想即刻下地干活,却偏偏困得不行,于是打算上床再睡一会儿。白衣仙人尾随二人回了家,思索片刻,便施法进入了二人的梦境。
梦中,夫妻俩又回到了树林弃婴处,不同的是弃婴不在,只有一位白衣仙人站在青石板上。
夫妻俩心中奇怪,丈夫上前询问:“请问阁下是?”
白衣仙人背对着二人,道:“无需知晓我的身份,我来只想问,为何要遗弃自己的骨肉?”声音无悲无喜,亦无声调起伏,只是淡淡的,如寒冰般清冷。
听到白衣人这么问,妻子又哭起来,丈夫连声叹气:“唉,我们如何舍得啊!只是家中清贫,母亲又身染重病,无钱医治,实在是无余力再养一个孩子。只好将孩子送走,或许有好心人还能给她一条活路。”说完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白衣仙人心中了然,又起了慈悲之心,便说:“我可以将这婴孩带走收为徒弟,抚养成人,只是今后你二人便不可再见这孩子,只当从未生过,您们可愿意?”
妻子听到这人要收自己的孩子为徒,心中一喜,可又听到从此再不能见孩子,心中又有些悲苦,但为了自己孩子的未来,妻子决然道:“只要能给孩子一口饭吃,您就是这孩子的大恩人,我们定然答应,是不是当家的?”
丈夫欣喜点头:“是啊是啊,只有孩子能活下去,您说什么我们都答应。”说完拉着妻子便要跪下答谢。
白衣仙人伸出手轻轻一挥便阻止了夫妻俩的跪拜,道:“你们可以走了。”
夫妻俩又连声道谢,转身欲走。白衣仙人似又想到什么,连忙叫住他们:“等等。”
夫妻二人回过头:“恩人还有何事?”
仙人迟疑了一下,便问道:“这孩子,是男是女?”
“女孩。”夫妻回答后,便看见仙人背在身后的手抖动一下。
许久之后,仙人低声说一声:“我知道了。”转眼间便消失在二人面前。
随后夫妻二人便醒了,相互看了一眼,震惊了,那人,应该是神仙!女儿与他为徒,定是一生无忧了。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46:00 +0800 CST  
第二章:慕容净夏
白衣仙人抱起女婴御风回了他修行的地方——蓬莱仙岛,原来这白衣仙人就是蓬莱的现任掌门,净烨仙尊慕容桓。
慕容桓抱着女婴先是到了思过阁找他的师兄督教萧染,思过阁是弟子们受罚的地方,也是入门弟子的登记处。
慕容桓抱着这孩子直接飞进思过阁,阁中萧染见了,一惊,忙问:“师弟,这是?”
慕容桓淡然道:“是小徒,劳烦师兄给她登记。”
萧染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你终于想开了。”走过去想拍拍慕容换的肩:“我就说你何必为了一个孽徒而不再收徒呢?”
“师兄,何夏已死,莫再提。”慕容桓躲过萧染的手,声音微微有些凌厉。萧染心中一震,放手想到,这么多年了,他为何还放不下?
八十年前,慕容桓收过一个女弟子,名叫何夏。不过何夏犯了大错,被慕容桓亲自处死,从此慕容桓便再不收徒。
萧染摇摇头,提笔在掌门弟子处写下日期,然后问:“这孩子叫什么名字?男孩女孩?“
慕容桓一愣,想到当时只顾问性别了,却忘了名字。稍事思考,道:”从我的姓,便叫’慕容净夏‘吧,女孩。“
听了这名字,萧染瞬间便明白了师弟的意思,‘慕容’是他的姓,‘净’是世人给他的称号中的一个字,而他却能从这称号中取一个字给予这孩子,可见他对这孩子期望之高,而这‘夏’字......他还是在想着何夏那个徒弟啊。
“要不,就叫‘慕容净’吧。师弟,就算你还记挂哪个徒弟,也不能把这个徒弟当替身。”萧染严肃地说。
慕容桓看了一眼萧染淡淡道:“师兄说哪去了?这孩子是在夏天入门的,所以才给她取名‘净夏’,与夏儿无关。”
无关吗?萧染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慕容桓,这个师弟,决定了的不会改,于是认命地写下了“慕容净夏”四个字,并在入门弟子的玉佩上刻下了这四个字,将玉佩交给了慕容桓。
“多谢师兄。”慕容桓道谢后带着慕容净夏回了掌门居所——净华殿。
坐在殿中,慕容桓对着襁褓中婴儿说:“以后你叫慕容净夏,是我净烨仙尊的徒弟,净华殿是你的家。为师会用心教导你,望你行端走正,莫做恶事,若你心生邪念,为师定不饶你。”
这是,慕容净夏醒了,睁着大眼睛看着师父,还给了师父一个大大的微笑。可她是否听懂了师父的话,无人得知。
慕容桓看着那小脸愣了许久,然后也勾起了唇角,给了徒儿一个微笑,可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收起了微笑低喃道:“千万千万,别走你师姐的老路,净儿。”声音消散在风中,似是劝慰,又似是告诫。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46:00 +0800 CST  
第三章:净华之夏
收了慕容净夏的第二日,慕容桓便有一种崩溃的感觉。当时收她为徒,是一时的慈悲之心,根本没有考虑过收下一个婴儿之后,应该怎么养的问题。
首先,慕容桓自修得仙身之后,已经千年不曾吃过东西了,根本不知道该喂徒弟吃什么。于是,慕容桓便抱着徒弟去向门中已成婚并有了孩子的弟子请教,如此的“不耻下问”,将弟子们吓得够呛。不过慕容桓有收获,知道了初生婴儿要吃母乳。慕容净夏当然没有母乳可吃,于是,慕容桓便命刚生过孩子的女弟子们轮流做慕容净夏的奶娘。
做奶娘不是问题,问题是慕容净夏是掌门之徒,辈分甚高,她的奶娘们,都是她的徒弟徒孙辈!这也就罢了,最可怕的是,喂奶的时候,掌门一定会在门口守着!掌门啊,您就算关心徒弟,也要在意一下奶娘们的心情啊!您这么守着,奶娘压力很大的!
不过喂奶问题还好解决,起码慕容桓还不用亲自动手(好吧,他想亲自也没办法。),可其他的像换尿布,洗澡,哄睡觉等问题,就必须师父大人亲自动手了。
慕容桓是掌门,每天要处理很多事务,以往他都是去大殿上同萧染和其他长老们商议。可自从抱回了慕容净夏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大殿,而门中弟子又多了一件每日必做的事,就是将萧督教和长老们商议的事务编成折子,然后送到净华殿去。
一次,两名弟子去送折子,到了净华殿后,看到了······看到了,掌门抱着正哇哇大哭的小徒弟,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净儿乖,不哭了,师父抱抱,不哭了······”这样慈父一般的掌门,和平日里的不苟言笑,遥不可及的掌门判若两人。
之后,那两名弟子在众弟子之间多次描述当时的画面,一时间掌门和小徒弟的相处模式,成了弟子们茶余饭后最乐谈的事件。更有胆大的弟子,偷偷溜进净华殿,想一睹掌门的慈爱之容。这名弟子被正在给徒弟洗澡的慕容桓当场抓获,送往思过阁以擅闯净华殿之名痛打了五十大板。此事之后,弟子们都老实多了,好奇心也只限于背后说说的程度。
后来,为了不再给弟子们留话题,折子全部由萧染直接结印送到慕容桓的书房里,师徒两人也过上了比较安静的生活。
开始照顾慕容净夏的时候,慕容桓真的每天都有无力感,这孩子各种层出不穷的状况,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可时间一长,慕容桓发现自己照顾孩子越来越得心应手,也越来越喜欢这孩子。
慕容净夏三四个月的时候,慕容桓喜欢每天逗她笑;
慕容净夏七八个月的时候,慕容桓喜欢逗她叫“师父”;
慕容净夏一岁半的时候,慕容桓喜欢教她认识各种事物;
慕容净夏两岁多的时候,慕容桓喜欢逗她满院子跑······
而在慕容净夏三岁之后,在慕容桓开始教她诗书,武艺,仙术之后,慕容净夏无法无天的时代结束了,苦日子来了。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47:00 +0800 CST  
第四章:严师幼徒
慕容净夏第一次知道自家师父是严师的时候,是在她三岁生日时。师父刚刚给她庆完生,就对她宣布了一件大事:”净儿,你三岁了,从今天开始,你要自己睡。“为了方便照顾慕容净夏,这三年来,师徒俩一直睡在一个房间。如今慕容净夏三岁了,是该学着自己睡了。
慕容净夏睁大眼睛,不解的问:“为什么要自己睡?为什么不能再跟师父睡?”
“因为净儿长大了,长大了就要学着独立,不能再跟师父睡了。”慕容桓很疼爱这个小徒弟,所以跟她说话时总是宠溺的语气,话也多些。
慕容净夏扑到师父怀里撒娇:“不要不要!净儿要跟师父睡,不要自己睡!”
听着小徒弟撒娇,慕容桓心一软,不过为了慕容净夏好,这时他绝不能心软。于是推开慕容净夏,严肃的说:“不行,净儿必须自己睡,不许再闹了,再闹师父生气了。”
甚少听见师父这么严肃的语气,慕容净夏不敢再闹,点头答应了。
当晚,慕容净夏便躺在了慕容桓隔壁房间的榻上,不过她翻来覆去半天也睡不着,天黑心里又害怕,心一横,下床跑到了慕容桓的房间。
慕容桓自成仙以后就再没有过睡眠,睡觉对他来说就是入定,是以小徒弟一进了屋就被他发现了。
“净儿。”慕容桓唤了她一声。
慕容净夏吓了一跳:“师父您没睡呀!”
慕容桓从榻上坐起,变出一颗夜明珠照明,眼睛盯着慕容净夏的脸,神情异常严肃。
慕容净夏像平时一样扑到慕容桓怀里:“师父,净儿睡不着,让净儿和您睡好不好?”
慕容桓又一次把慕容净夏从怀里推开,道:“不是跟你说了吗?要长大,要自立,不能再跟师父睡了。‘
慕容净夏愣了,她长这么大,师父从没这么严肃地跟她说过话,登时便委屈的不行:”师父,我怕!“
”跪下。“慕容桓冷冷的命令道,全然不顾徒儿的委屈。
慕容净夏跪在地上,师父从来没罚过她啊!今天竟然命令她跪下,还那么严厉!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会自己房间睡觉,要么在这儿跪着。“慕容桓说完,便躺回榻上,没再看小徒弟一眼。
听了师父的话,慕容净夏想:师父最疼自己了,一定舍不得罚自己,就在这跪着,兴许一会儿师父就心软了,就让自己跟他睡了。对,就在这跪着。
慕容桓知道徒儿心里的想法,暗叹口气,这孩子让自己宠得过了,是时候给个教训了。
跪了一会儿,慕容净夏就觉得膝盖疼得不行,小声哭起来。
慕容桓听到徒儿哭了,知道她是疼了。本来也没想罚她,就是给个教训,便开口问:“怎么了?”
慕容净夏哭着说:“师父。呜呜,净儿腿······腿疼。”
本以为师父会心软,谁知师父竟说:“为师给过你选择,你可以回房睡觉,是你自己要在这儿跪着的,腿疼是你自找的,与为师无关,”
慕容净夏更加委屈了,腿疼不想跪了,而且也明白了师父不会心软,徒儿是斗不过师父的,小心翼翼的开口:”师父,净儿听话,净儿回房睡觉,师父能送净儿回房吗?”
慕容桓知道小徒弟受教训了,可以放她一马了,、。与是下榻将她抱起来,送回了房间。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48:00 +0800 CST  
第五章:初尝家法
自慕容净夏自己睡觉之后,第二日,慕容桓便将她带进了书房,将一本《千字文》放在了她的面前。此后,慕容桓每天教她认一百个字,要求她会写,会念,但《千字文》不用她背,慕容桓只是用一本书教慕容净夏识字,并不是用《千字文》来给慕容净夏启蒙。
每天要认一百个字!这可难为死了慕容净夏,她才三岁呀!话都还说不全,师父竟让她认这么多字!
“师父,净儿真的记不住。”一天下来,慕容净夏只能断断续续读出那一百个字,更别说写了。
看着嘟着小嘴烦闷的小徒弟,慕容桓有些好笑地说:“明天不读了。”
“真的!”慕容净夏瞬间兴奋地两眼放光。
“抄。”
“啊!”听到这个字,慕容净夏又垮了脸。
第二日一早,慕容净夏便被慕容桓带到了书房,面前放上了笔墨纸砚,慕容桓握着慕容净夏的小手教她如何握笔,教会了之后,便让她自己照着《千字文》抄写昨天的一百字。而慕容桓则去了大殿,太久没去处理事务了,这回终于可以去和师兄他们一起议事了。
萧染见到慕容桓出现在了大殿,疑惑的问:“师弟,你怎么来了?不用陪你那宝贝徒弟?”
慕容桓答道:“不用了,净儿长大了,不用看着了。”虽然还是淡淡的语气,但人人都听出了话中的宠溺。他对小徒弟,不是一般的宠爱。
几位仙人开始商议派中事务,可慕容桓明显是心不在焉。到底还是挂心着慕容净夏,不知道她有没有认真抄书,要是贪玩跑到院子里不小心摔了怎么办?要是想他了哭了怎么办······慕容桓越想越担心,一个时辰后便起身离开大殿,留下萧染和几位长老在殿中兀自凌乱。
话说慕容净夏,到底是个小孩子,一百个字抄了三遍半,就不想再抄了。今天起得早,现在正好困了,于是趴在桌上会周公去了。
所以当慕容桓匆匆赶回净华殿时,看到的就是他的乖徒儿趴在桌上睡得正香,身边放着三遍半字迹歪歪扭扭的抄写,笔被胡乱扔在一边,小丫头满脸都是墨迹。
慕容桓看到这一幕很生气,自己担心徒弟,连议事还没结束便匆匆赶了回来,她到好,只抄了三百多字,还睡得这么香!小徒弟不教训真是不行!
“净儿。”慕容桓将她唤醒。
慕容净夏睁开眼睛,看见自家师父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脸上是少见的严肃,冰冷。慕容净夏心里害怕,怯怯地叫了声:“师父。”
慕容桓看着慕容净夏,厉声问:“为师走了一个时辰,你抄了多少书?”
语气严厉,吓得慕容净夏不敢出声,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三遍半,”慕容桓说:“一个时辰,你就只抄了三遍半?”
慕容净夏这次连摇头也不敢了。
慕容桓手一挥,将桌上的狼藉和慕容净夏脸上的墨迹消除了,命令道:“现在开始为师看着你,你接着抄,为师倒要看看,你一个时辰究竟能抄多少?”说完便坐在自己书桌后面开始看折子,不再看慕容净夏一眼。
慕容净夏不敢迟疑,连忙坐下抄写。
一个时辰后,慕容桓放下折子,对慕容净夏说:“把你刚刚抄的拿来给为师看看。"
慕容净夏走到师父书桌前,将抄写交给师父。慕容桓看了之后,说:“这次你抄了十八遍,也就是说上个时辰你只抄了不到一刻钟就开始睡觉了,是不是为师不回来,你就打算一直睡下去了?”
慕容净夏低下头,小声说:“净儿只是困了,所以才想睡一会。”
听到慕容净夏非但不认错还找理由,慕容桓怒意更甚,打定主意要给小徒弟一点教训:“过来。”
慕容净夏走到了慕容桓面前。
“跪下。”慕容净夏乖乖跪下,这是师父第二次命令她跪下,比上一次语气更严厉。
慕容桓拿出了一把红木戒尺,再次命令:“左手伸出来。”
慕容净夏伸出左手,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师父要干嘛?
慕容桓将戒尺放到慕容净夏手上:“你偷懒犯错,为师今天打你十下,不许躲。”说完便是重重一下打在慕容净夏手心上。
“啊!”慕容净夏当时就哭了出来,下意识的缩回手。
“这下不算,手伸出来。”慕容桓又命令道。
慕容净夏哭着摇头,第一次挨打,真的很疼。
“伸出来!”慕容桓厉声说,吓得慕容净夏一哆嗦,乖乖伸出手。
慕容桓又是一戒尺下去,慕容净夏又缩回手,这次说什么也不肯将手伸出去了。慕容桓淡淡道:“你犯了错,就要为你的错误付出代价,手伸出来。”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一直是慕容桓打一下,慕容净夏缩一回手,打了好多下剩余戒尺数还是十。
其实,慕容桓早就心疼了,打了八下了,但一下也不能算。他知道小徒弟一定很疼,但他不能就这么结束惩罚,言而无信会对以后的管教造成阻碍。可这么打下去根本没个头,于是一把抓过慕容净夏的小手控制住,戒尺一下一下的打下去,很快便打完了。
慕容净夏用右手握着左手,眼泪落个不停。慕容桓收起戒尺,也不催她,就静静地看着等着她哭完。又过了一会儿,慕容净夏才止住哭声。
慕容桓见她安静下来,问道:“知不知道今天错在哪里?”
慕容净夏点点头:“净儿不该,不该不认真写字,不该偷懒睡觉。”
见她知错,慕容桓怒气也消了,点头说:“知道错了,以后就要改过,若再犯,为师会罚得更重。”
慕容净夏忙说:“净儿一定改,师父别打。”
“手伸出来。”
“师父?”慕容净夏吓了一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48:00 +0800 CST  
“师父?”慕容净夏吓了一跳,以为还要打。
慕容桓柔声说:“师父不打,让为师看看伤。”
慕容净夏这才伸出手,慕容桓拉过她的小手一看,方觉得责罚过重了。小手肿起了老高,还红得发亮。慕容桓抱起她去了净华殿的医药阁,找出了一小罐药,打开盖子,轻轻为慕容净夏涂上药,并轻声安慰道:“这药很好用的,以前师父被你师祖罚过后,都用这个药,明天就不疼了,乖。”
慕容净夏听了这话,好奇地问:“师父以前也挨过打吗?”
慕容桓点点头:“是啊,为师小时候,经常被你师祖罚。”
“师祖也打这么重吗?”慕容净夏接着问。
慕容桓微微一笑:“很重吗?这是最轻的了。”
“啊?”慕容净夏有些吃惊:“最轻的!那师父以后再打净儿,会更重吗?”
慕容桓笑道:“净儿若乖,师父就不打,若再犯错,为师会责罚得更重。”
慕容净夏吓得忙说:“净儿一定会乖的!”
慕容桓拍拍她的背,小孩子哪有不犯错的呢?这是慕容净夏第一次挨打,但一定不是最后一次。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0:00 +0800 CST  
第六章:修行不易
话说净华殿中,自从慕容净夏开始学习之后,隔三差五就会传出小女孩的哭声。哭声凄惨无比,好像受了不小的委屈。亏得净华殿离平时弟子们生活的地方比较远,不然还不知道要传处多少关于掌门虐待幼龄小弟子的传闻。不过也总有人听得到,比如,萧染。
又一次听到慕容净夏的哭声,萧染再也忍不住了,思过阁离净华殿最近,阁中还有不少他的徒弟徒孙,老这么哭他这的弟子们还修不修行了?于是起身便去了净华殿。
这天慕容桓给慕容净夏的任务是背《百家姓》前半段,慕容净夏没背完,于是乎······
“师父,净儿知错了,净儿好好背书,师父别打了!”慕容净夏一直认错,希望师父饶了她。
慕容桓不为所动,板着一张脸,戒尺只顾往慕容净夏手心上挥。为改掉小徒弟偷懒的毛病,慕容桓已不知教训过她多少回,每次都说知错了,每次都不改。而自己也每次都在她凄惨的哭声中投降,相信她会改过。可这不长进的小徒弟一次次让他失望,怎么教训也不老实。
这边师徒俩正打着,那边萧染推开门就进来了,看到这俩一个打一个哭,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慕容桓看到萧染进来了,放下戒尺对慕容净夏说:“叫人。”
慕容净夏抹抹眼泪,对萧染拱手行礼说:“师伯好。”
萧染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慕容桓以为他有什么要事相商,便对慕容净夏说:“回房去。”由于火气还没消,慕容桓的语气还很严厉。
“是师父。”慕容净夏回了房间接着哭。
“师兄有何事?”
萧染走到慕容桓旁边坐下,很严肃地问道:“净夏犯了什么错?”
慕容桓说:“偷懒。”语气中各种的无奈。
萧染接着问:“上次呢?”
“偷懒。”
“以前也都是因为她偷懒?”
“是。”
萧染也无奈了:“就是小孩子偷懒你就把她打成那样?”
慕容桓道:“师兄是听见她哭了,其实我打得不重。”
“刚才我可看见了,你打得可不轻。”
“师兄今天就是为了干涉我教徒弟吗?那可以请回了,我自己的徒弟自己管教。”
逐客令都下了,萧染只得无奈起身:“你怎么管徒弟我管不着,但你下次打她最好先设上隔音的结界,不然蓬莱上下都要知道你虐待徒弟了。”说完大步离开了净华殿。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1:00 +0800 CST  
第七章:辟谷受责
萧染来过净华殿提过意见了,慕容桓也注意了保密问题。的确,自己是教训徒弟,又不是打给别人看的。于是以后再打慕容净夏的时候都会在房间设下结界,并告诉慕容净夏,在房间里随她哭,出了房间就把眼泪收了,不许再哭。
再说慕容净夏,因为偷懒三天两头的挨打。开始的时候师父还心疼她打得轻些,后来越打越重,有一次打完后,还让她跪着把当天要背的书抄了三十遍!她慕容净夏再调皮、再懒,也被师父的戒尺打怕了,终于学乖,认真读书了。
一年后,慕容净夏四岁时,慕容桓又对她宣布:“从今天开始,不许吃饭。”
听了这话,慕容净夏的第一反应是:“师父,净儿又犯了什么错您要罚我不许吃饭?”
慕容桓摇头:“净儿没犯错。不让你吃饭时因为为师要教你吐呐之法。修仙之人都要用吐纳之法吸收天地灵气,学会了便可辟谷,就不用吃东西了。”
慕容净夏问:“不会饿吗?”
慕容桓答道:“吸收了天地灵气,便不会饿了。”
慕容净夏很喜欢吃东西,因此对于师父“不许吃饭”的命令很不喜欢。不过,她也知道师命不可违,违背了她要吃苦头的。勉强答应下来,到时候饿了再说吧。
于是,慕容净夏开始练习吐纳之法。
其实,摄取天地灵气容易,难的是要把这股气在体内运行一周天,再收归己用。天地灵气极难控制,运行时很容易岔气,岔了气不但不止饿,还会更饿。小丫头第一天练习时,饿得眼冒金星,最后还是慕容桓帮她疏导,才勉强止住饿。之后每次练习,慕容桓都会在慕容净夏坚持不住时帮她一把,并不着急让慕容净夏自行疏导,他知道这并不容易。
但慕容净夏着急,不是着急练功,是不愿意肚子饿,尽管每次饿过之后师父都会给她止饿,她还是不喜欢饥饿的感觉。有时候饿过头了师父还不在,她就只能忍着。
这天,慕容桓又去了大殿,慕容净夏自己在净华殿练习吐纳,又练得饿的昏天黑地,偏偏师父迟迟不回,慕容净夏饿得急了,决定自己出去找吃的。净华殿很快找完了,什么吃的也没有,慕容净夏便自己跑出了净华殿。以前慕容桓不在的时候,慕容净夏也自己出去过,去找她的小奶娘阿雪。阿雪对慕容净夏很好,经常拿东西给她吃。慕容净夏打算去找阿雪碰碰运气。
“小奶娘!”慕容净夏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阿雪,三步两部就跳到她怀里。
“净夏,又来找奶娘玩啦!那你要等一下了,奶娘现在有事,一会再陪你。”阿雪笑着放下慕容净夏,转身欲走。
慕容净夏忙拉住她的袖子:“小奶娘,我不是找您玩,是,是想找您要点吃的。”
阿雪疑惑的弯下身子问她:“找我要吃的?掌门没给你带吃的回净华殿吗?”
慕容净夏撅嘴说:“师父不让我吃饭。”
“不让你吃饭?”阿雪一想就明白了:“掌门是教你练吐纳了吧!那,净夏,奶娘就不能给你吃的了。”
慕容净夏知道阿雪比师父心软的多,便抱着阿雪的胳膊撒娇说:“小奶娘~求你了,净夏好饿!净夏快要饿死了!小奶娘!”
“别瞎说!”阿雪轻斥:“每个修仙之人都如此,谁也么说饿死啊!”虽然这么说,但阿雪看到慕容净夏可怜巴巴的眼神,还是摇摇头:“算了,我去给你拿些点心,等着。”
“小奶娘最好了!”
酒足饭饱之后,慕容净夏回了净华殿。
过了一会儿,慕容换回来了。
“师父!”慕容净夏像往常一样迎上去。
“嗯,净儿乖。”慕容桓抚了抚她的头:“饿了吧,为师帮你导气。”
慕容净夏说:“不用了师父,净儿不饿。”
慕容桓微笑着说:“净儿学会吐纳了?”
“嗯。”因为怕师父生气,慕容净夏没敢说实话。
“那为师也帮你看看。”慕容桓说着便将一股仙气探入慕容净夏体内,仙气一如体,慕容桓便知道小徒弟不是摄入了天地灵气,而是吃过东西了。
慕容桓收起微笑,将手从慕容净夏头上拿下来,问道:“净儿,你跟为师说实话,你学会吐纳了吗?”
严厉的语气让慕容净夏害怕,不敢再说谎,也不敢说实话。
慕容桓一阵火起,小徒弟竟然学会对他说谎了!跟谁学的?看着垂头不语的小丫头,慕容桓气的真相狠狠教训她一顿,却也知道不能现在打她,以他现在的火气非把她打坏不可。于是转身回了书房。
“师父!”慕容净夏追上去,抓住了慕容桓的衣袖。
“放开。”慕容桓语气中不带一丝情感。
“师父!”慕容净夏哭了起来,以前师父就算罚她,语气也只是严厉,从没有这么冷冰冰的时候,这样的师父让她害怕。
慕容桓一甩袖子挣脱了慕容净夏,再次冷冰冰地说:“我没这样的徒弟。”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
一句话让慕容净夏愣了半天,好久之后才奔到书房前,边哭求边敲门:“师父!净儿知错了!师父您开门呐!求求您了,师父!”哭了一会儿,慕容净夏忽然想起师父不让她在院子里哭,便住了口。想到师父在她出错时会让她跪下,便“扑通”一下跪在了书房门口。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2:00 +0800 CST  
------------------------------------------------接上文-------------------------------------------------------------------------------
慕容桓坐在书房里看折子,一想到小徒弟气就不打一处来,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干脆结印将折子又运送回萧染的书房里,自己沏了一杯茶喝着。刚刚在净华殿设了一层结界,慕容净夏出是出不去的,哭了净华殿外也听不见,自己也很放心让她在外面。可刚刚听见小徒弟哭了一阵儿,现在怎么没动静了?慕容桓又不放心了,观微于她,看见她抹着眼泪跪在自己书房门口,放下心来。想着给她个教训也好,于是就没管她。
书房外的地是玉石铺成的,为了防滑刻上了细小的花纹,平时慕容净夏看着觉得很漂亮,现在跪在上面,只觉得疼痛。不过她不敢起来,师父刚刚说“没这样的徒弟”。师父是不要她了吗?不要,师父要是不要她了,她该怎么办?她只有师父啊!罚跪很疼她知道,不过只要师父能原谅她,跪多久她都愿意。
书房里,慕容桓喝了六杯茶,终于将怒火平息了一点儿,这才想起来他好像说了“没这样的徒弟”,小徒弟是被吓着了吧?他怎么会不要她呢?不过说谎也是他不能原谅的,这次一定要小徒弟吃些苦头。
慕容净夏跪了两个时辰了,也哭了两个时辰了,天都黑了,净华殿到处都没有掌灯,也没有声音,四周安静得可怕。师父怎么还没出来?真的不要她了吗?
慕容净夏正想着要不要再敲敲门求师父,门就开了,师父坐在书桌后面对她说:“进来。”
声音不再冷冰冰的,尽管很严厉,但慕容净夏还是觉得安心了,师父没有不要她。慕容净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跪了两个时辰腿差点回不过弯来,明明没多远的路她却觉得好远,走了好久。她走到慕容桓的面前又跪下,而且很自觉地伸出了左手递到师父面前。
“放下。”
慕容净夏抬头看着慕容桓:“师父不打净儿吗?”
慕容桓没说话,一抬手,面前的书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长凳,慕容桓手里握了一根藤条:“趴下。”
慕容净夏依言趴到长凳上,觉得比第一次挨打的时候还迷茫。她感觉到师父在她的手上、脚上还有背上下了仙索,现在她身子完全动不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感觉到师父将她裤子也脱了下来。
“师父?”慕容净夏轻声叫道。
慕容桓还是没回应她,手里藤条带着十分的力气打在慕容净夏的臀上,小女孩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痕。
“啊!”慕容净夏好不容易收回的眼泪又被打了出来,疼,比戒尺打手心不知疼了多少倍。下意识地想扭动身子,但全身都被师父固定住了,她想躲也躲不了,只能趴着,受着师父的责罚。
慕容桓一言不发,手上的藤条一下接一下的打在徒弟身上,用的都是十分的力气,丝毫没有心软。
“师父,净儿知错了,师父别打净儿了,净儿好疼!”挨了几下之后,慕容净夏慕容净夏开始求情。
“错在哪里?”慕容桓问道,但手上的藤条并没有停下。
“净儿,净儿不该,不该偷懒,不该吃东西,净儿错了!”
“还有呢?”慕容桓暂时停下藤条,接着问。
还有吗?慕容净夏想了一下,小声的说:“净儿,净儿不知道了。”
“你还是不知错。”慕容桓又不说话了,藤条也接着打下去,还是十分的力气。
慕容净夏哭着、喊着、感觉着身后的疼痛,她知道师父真的生气了,这次的责打比以前重得多,师父用了很大的力气,而且师父连话都不愿意和她多说。
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慕容桓在心里数着,打到第四十下时,慕容桓停止了责打。
慕容净夏还在哭着,甚至没感觉到责罚已经停了。
“不许哭了。”慕容桓命令道,她已经哭了太久了,再哭对眼睛不好。
慕容净夏听到命令,逼着自己止住哭声,可鼻子还是抽抽嗒嗒的,眼泪倒是不留了。
“净儿不敢偷懒了,师父别打了。”
慕容桓轻叹口气:“若只是偷懒,为师至于罚得这么重嘛?”慕容桓蹲下身子,抚了抚慕容净夏的头,接着说:“练习吐纳,饿是一定的,你若饿得受不了了,为师可以帮你,你若实在想吃东西,为师也可以带吃的回来给你吃,这都不是大事。为师生气,是因为你对为师说谎。”
慕容净夏扭头看向师父,她看到了师父眼中的失望,也看到了心疼。她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避开师父的眼睛说:“净儿知错了,对不起师父,净儿再也不说谎了,师父别生气。”
见她真的知错了,慕容桓拍拍她的头,起身走到她身后,开始帮她上药。这次真的打重了,小丫头的臀上布满了青紫的檩子,有些地方还破了皮。慕容桓怒气全消了,自责和心疼又涌了上来,小徒弟毕竟才四岁,这样的责罚是不是太重了些?
小心翼翼的给她上完药,解开了缚住她的仙索,叫她起来却不见她起身。慕容桓俯身一看瞬间失笑,小徒弟竟然睡着了!再向外一看,才知道天已经不早了,便抱起慕容净夏送回了房间。
挨打上药时都可以睡着,自己这小徒弟,当真奇妙。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2:00 +0800 CST  
第八章:仙魔之争
魔界,赤焰宫
一个穿着藏青色袍子的男子正匆匆赶往魔君寝殿。到了寝殿门口,还未等男子开口,就听见寝殿内传出了一名女子的声音:“进来。”声音说不出的妖娆娇媚。
男子推门而入,大门正对着床榻,榻上正卧着一名着红衣的绝色女子,深紫的眸子,如雪的肌肤,墨黑色的长发。男子行至榻前,对着女子俯身下拜:“属下参见魔君。”
红衣女子——魔君单焰羽,用紫色的眸子望着男子,娇笑着说:“是血风啊!找本尊有事吗?”唇角带着笑,眸子里却满是冷光。
那男子——血风,是单焰羽的第一大护法,在魔界位分很高。血风道:“属下查到了慕容桓的消息。”
单焰羽的笑意更加明显了:“不是已经失踪了六年了吗?他在哪儿?”
血风接着道:“他就在蓬莱,六年里几乎未出过净华殿,只因他又收了一个徒弟,六年前只是个婴儿,这六年他一直在照顾徒弟。”
“噢!收徒了?”单焰羽从榻上坐起,说:“不是自从何夏那丫头死了之后,他就再也不收徒了吗?”
“他为何收徒,属下不知。不过他为了徒弟六年不问世事,或许那孩子,会是我们的机会。”
“是吗?”单焰羽下榻走到血风面前,用右手勾起他的下巴:“上次,你对本尊说何夏会是机会,结果,慕容桓亲手杀了她,还顺便结果了本尊的三大护法,十四位将军,三千魔兵。血风,本尊还能信你吗?”
血风眼中闪过一丝惧色,想避开那深紫的眼眸,又不敢挣脱:“魔君明鉴,属下对魔君一片忠心,不敢背叛。再说,青儿······。”
单焰羽冷笑一声,放开血风:“也对,你那宝贝儿子还在本尊手里,谅你也不敢背叛我。”
血风松了一口气,又道:“魔君,我们可以先对茅山下战帖,由魔君亲临,到时候蓬莱定会出兵相助,而仙界能与魔君一战的只有慕容桓,他定会到场。这种场面,慕容桓一定不会带一个六岁的孩子,那孩子一定会被留在蓬莱。届时,蓬莱兵力不足,慕容桓又不在,属下便可以带人去劫了那孩子来威胁慕容桓。”
“这招也太老掉牙了吧!调虎离山再用人质威胁,万一慕容桓也不在意这个徒弟的死活,你是想我魔界再折损多少兵力?”单焰羽一脸不屑。
“魔君,何夏当年是背叛了仙界,慕容桓才会狠心杀她。而他现在的徒弟只是个六岁的幼童,若慕容桓不在意她的生死,他就是草菅人命滥杀无辜,仙界之人最忌这些,慕容桓不会犯这个忌讳。”血风分析得头头是道。
单焰羽听后笑道:“你如此心急,究竟是为了本尊的春秋大业,还是为了你儿子?”
血风听到单焰羽这么说,心中徒然一紧,低头不语。
单焰羽看到他的反应,声音又变得娇媚:“血风,这次就听你的,不过要是又失败了······本尊最近迷上了蛇肉汤,你说······”
“魔君,属下定会全力确保万无一失,求魔君放过小儿!”血凤慌忙说道。
单焰羽满意颔首:“很好,下去吧。”
血风抬起头恳求道道:“魔君,让属下先见见小儿,可否?”
单焰羽娇媚的笑一声,手一挥,两魔上方便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琉璃箱子,箱中盘着一条碧绿色的小蛇。小蛇看到血风,便兴奋地想往外闯。
“青儿!”血风唤着儿子的乳名,却只能无力的跪着。
单焰羽手又一挥,箱子消失了,她又躺回到榻上,看着血风。
血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叩首拜道:“属下告退。”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2:00 +0800 CST  
第九章:净夏失踪
蓬莱,大殿
“师弟,茅山收到魔界战帖,三月十九莫军单焰羽亲自带兵攻打茅山。茅山掌门向蓬莱求助,想让师弟前去与单焰羽对战。你看······”萧染手执茅山来信,问慕容桓。
慕容桓抿了一口茶,没说话。
萧染放下信,道:“单焰羽一心想称霸六界,神界不问世事,妖鬼二界就是墙头草,唯有仙界是她的阻碍,而师弟你,是仙界唯一能与她一战的人。自八十年前一战,单焰羽发誓要亲手灭了我蓬莱一派,捉你回魔界。可如今她不至蓬莱反攻茅山,还给了一个月的时间请外援,她究竟是何意?”
慕容桓取过信看了一眼,淡然道:“不管她是何意,茅山求助我定会去。师兄,带上三十名法力高些的弟子,明日出发。”慕容桓吩咐后,径直出了大殿,回净华殿去了。
“师父!”慕容净夏如往常一般扑到慕容桓怀里。
“净儿乖。”慕容桓放下慕容净夏。牵着她在院子里坐下,道:“净儿,师父要离开几日。你自己在净华殿好好看书好好练习吐纳,你现在应该已经不会再饿了,但若还是饿了,就去找阿雪。没事还是不要乱跑,好好呆着,知道吗?”
慕容净夏被慕容桓的一套词说得一愣,半晌反应过来之后,问:“师父要去哪呀?”
慕容桓道:“你不必知道,听为师的话没好好呆在家里。”
慕容净夏点头,反正师父说的话,她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
三月十九
单焰羽到了茅山,见了慕容桓连半句废话都没说直接开打,慕容桓也了解单焰羽的脾气,从来懒得放狠话,本就是来对战的,也就迎战了。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5:00 +0800 CST  
蓬莱,净华殿
慕容净夏正练习吐纳,果然如师父所说,现在她已经不会饿了。很快摄入了天地灵气,下了榻。想着去书房看书,又忽然想到她已经把师父留下的任务全学完了。唉!师父走了有一个月了,她从来没有离开师父这么久啊!好想师父啊!
慕容净夏走到院子里,三月份,天气还很冷,满院的竹子都好像没精神似的。净华殿平时不让弟子们随便出入,只有她一个人呆在殿里,好无聊。
从地上拾起一片竹叶忽然又来了主意,弟子来不了,她可以出去啊!师父同意她去找阿雪的!于是扔了竹叶转身奔出去。
慕容净夏这一出殿,在殿外守着的血风可乐了。本来血风带了十几名魔兵来了净华殿想抓慕容净夏,可慕容桓也是怕慕容净夏出危险,在净华殿设了仙障,谁也进不去,除非慕容净夏自己出来。血风正在发愁呢,却看见净华殿跑出了一个小姑娘,不用想也知道,她就是慕容桓的徒弟。血风一路尾随,伺机抓捕。
慕容净夏跑到了阿雪的院子里,找到了正在做午饭的阿雪。
“小奶娘!”
“啊!”慕容净夏从身后一把抱住阿雪的腰,吓得阿雪手一抖,整瓶盐全倒进了菜里,一锅菜全毁了。
阿雪扔下铲子,无奈的回头看着慕容净夏:“净夏,你毁了奶娘一整锅菜你知道吗?来干什么的?”
慕容净夏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说:“就是呆的无聊了,想找奶娘玩,顺便要点桂花糕吃。不想毁了奶娘的菜,净夏自知罪孽深重,请奶娘责罚!”说着便要屈膝下跪。
阿雪急忙拦住她,说是自己是她的奶娘,但在蓬莱,慕容净夏论辈分可是她的师叔!她可不敢让她跪自己。
阿雪敲敲慕容净夏的头,道:“行了,你先自己去院子里玩,一会儿奶娘就给你拿桂花糕吃,好不好?”
“嗯!”慕容净夏笑着点头,便自己去玩了。
院子里除了慕容净夏外再无一人,血风便抓住了这个机会,放了阵迷烟迷倒了慕容净夏,收到了袖子里带走了。
血风出了蓬莱,在蓬莱上方发射了信号,告诉单焰羽已得手,便赶回了魔宫。
正在茅山与慕容桓对战的单焰羽看到了信号,知道计划成功,便迅速脱离战斗,带着魔界众人离开了茅山。
茅山众人一片欢呼,偏慕容桓神色凝重。他刚刚与单焰羽对战时,明显感觉到她是在拖延时间,而那个信号,他也看见了,是来自蓬莱上方,蓬莱,出事了。
“师兄,你带领门中弟子明日回去,我先回蓬莱看看。”说完也不等萧染回应,便匆匆御剑回去了。
回了蓬莱,见派里一切一如平时,慕容桓也放心下来,正想回净华殿,却见阿雪从净华殿方向向他跑来,见了他也不行礼,气喘吁吁的说:“掌门,不好了,净夏不见了!”
“什么?”慕容桓突然紧张起来:“怎么回事?”
阿雪缓了缓呼吸,道:“她刚刚来找我要吃的,我就让她在院子里等我。可当我拿了东西出来却发现她不在院子里,我以为她回了净华殿,了我去了净华殿发现她也不在净华殿里,这才知道她是失踪了。”
阿雪说完,发现慕容桓瞬间就不见了。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5:00 +0800 CST  
第十章:麟夏初识
慕容净夏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布满红色纱帐的屋子里,她怎么会在这?她不是在小奶娘的院子里吗?
“小姑娘醒啦!睡的好不好啊?”一个娇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慕容净夏转头一看,见到了一位极美的红衣女子,正坐在床边冲着自己笑。
“小姑娘长得真漂亮,比你师姐还要漂亮,慕容桓怎么竟挑些漂亮的小姑娘做徒弟呢?”红衣女子看着她,自顾自的说。
慕容桓,那是师父!师姐,她那来的师姐呀?慕容净夏看着她,问:“姐姐你是谁呀?这是哪啊?”
“姐姐?”红衣女子发出一阵娇笑:“好孩子,在你问别人名字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说一下自己的名字啊?”
“我叫慕容净夏,姐姐呢?”
“姐姐叫单焰羽,你听说过吗?”单焰羽笑着问道。
慕容净夏摇头。
单焰羽不可置信的说:“慕容桓的徒弟竟然不认识我!”
慕容净夏说:“我真的不认识你,姐姐你认识我师父是不是?我想找我师父。”
单焰羽捏捏她的脸:“净夏,你乖乖在姐姐这呆着,用不了多久你师父就会来接你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姐姐骗你干嘛?”单焰羽一拍手,门外进来了两个侍女,每人手上端了一个托盘。
单焰羽端过一个,对慕容净夏说:“饿了吧!吃点东西啊!”
慕容净夏探头一看,托盘里爬着好几条血红的蜈蚣。慕容净夏吓得浑身发抖,连连摇头说:“不,不,我不饿,我不吃!”
单焰羽笑得更甜了,水葱般的手指拿起一条蜈蚣说:“姐姐为你准备的,不吃多不乖呀!”说着扳过慕容净夏的嘴,便将蜈蚣喂进了她的嘴里。
慕容净夏拼命挣扎,可她又怎么能挣脱得了单焰羽?只能看着蜈蚣进了自己嘴里,感觉这它顺着自己喉咙爬进了胃里。胃里一阵疼痛,比被师父打时痛的多。慕容净夏捂着肚子叫着疼得满床打滚,单焰羽坐在床边甜甜地笑着。
一直跪在一边的血风见了一阵心惊,单焰羽对待一个六岁的孩子都能如此狠心,那自己的儿子在她手里又会收到多少折磨?
单焰羽看够了,手一挥将关着小青蛇的琉璃箱子招了出来,再一挥手,将慕容净夏也关到了箱子里。
“魔君?”血风又是一惊,她这是要干嘛?
单焰羽对他说:“去把慕容桓找来,要他一个人来,要是他不是一个人,我就先捏死青蛇,再杀丫头。”
“属下遵命。”血风飞快的出了屋子,他要救他的儿子。
慕容净夏的肚子渐渐不疼了,慢慢坐起来四下打量,然后又吓了一跳,面前竟有一条蛇!
青蛇立起脑袋,淡淡的同情地瞥了慕容净夏一眼,就又盘起身子,不动了。
慕容净夏看着青蛇,心中的恐惧渐渐消了:“你也是被抓来的吗?”
青蛇又立起身子看着她,缓缓点了点头。
慕容净夏对它笑笑,说:“那我是来给你做伴来了。以前师父罚过我关禁闭,屋子里可黑了!我一个人可害怕了!我就想,能有人陪陪我就好了,不是人也行啊!”
慕容净夏忽然觉得说错话了,忙对着青蛇摆手说:“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你不是人!啊,不是不是!你你你不是人!啊!不是不是……”
正当慕容净夏语无伦次时,青蛇忽然用尾巴卷过她的右手,用尾巴尖在上面写道:我不介意。
慕容净夏吃惊的张大嘴巴:“你会写字!”
青蛇又写到:我是已经修炼成人身的魔,后来单焰羽抓了我来威胁我爹,又把我变回了蛇。
慕容净夏说:“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爹没想要救你吗?”
青蛇又写:单焰羽法力太高,爹爹救不了我。
慕容净夏点点头。
青蛇写:你别怕,你师父是最厉害的仙,他会来救你的。
慕容净夏笑道:“那等师父来救我时,我让他把你一起救走!”
青蛇摇头写到:“我是魔,你们是仙,仙魔不两立,你师父不会救我的。
慕容净夏不解:“可是你很好啊!而且师父很疼我,我让他救你,他一定会救你的!”
青蛇还是摇头:你还小,不懂。
慕容净夏仍是不解,仙是什么?魔是什么?仙魔不两立,又是什么?最重要的是,爹是什么?和师父一样吗?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5:00 +0800 CST  
第十一章:小蛇再见
慕容桓御风急速赶往魔界,他的小徒弟被单焰羽抓走了。单焰羽,你为什么总是用小徒弟来对付我?当年引夏儿入魔,如今又抓了净儿!单焰羽,你是魔君,就不能用些光明正大的手段来对付我?为何总跟孩子过不去?
急速飞行,不多时慕容桓已到了魔界入口。
血风正在入口处,见了慕容桓,上前道:“仙尊,魔君已恭候多时了。”
慕容桓手握佩剑,问:“净儿呢?”
血风笑道:“自然也在。”
慕容桓大步走进魔界,血风跟在身后。还好,他谁也没带。
单焰羽还是懒散的躺在榻上,闭目养神。她已经感觉到了慕容桓身上的仙气正向她慢慢靠近,这么快呀!真好。懒懒地一挥手,关着慕容净夏和青蛇的箱子又出现在屋子上方。
慕容净夏靠在箱子内壁上,脸色苍白,肚子里的蜈蚣折腾了她好几次,现在倒是安静的,可一会还会闹腾起来。她好累,好难受,小蛇说师父会来救她,可这么久了,师父怎么还没来?她好想师父啊!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6:00 +0800 CST  
单焰羽抬头看向慕容净夏,笑道:“别着急了小丫头,你师父已经到了。”说着手一挥打开了门,慕容桓刚好站在门外。
慕容净夏见到慕容桓,勉强挤出笑容:“师父!”
慕容桓见到小徒弟如此虚弱的模样,眼神一冷,周身绽出冷冽的杀气。
未等慕容桓开口,单焰羽便娇笑着说:“净烨仙尊来我魔界做客,一进门就现杀气是何意呀?也不怕吓着小净夏吗?”
“放了她。”慕容桓冷道。
单焰羽依然娇笑:“来都来了,何必这么快就要走呢?好歹先喝杯茶吗!”
单焰羽将一杯茶隔空传给慕容桓,银光一闪,茶盏碎做两半掉落在地,慕容桓眼神凌厉的看着单焰羽。
单焰羽起身摇头,惋惜的说:“菩月剑,如此神兵,平日里对付小妖小魔,仙尊都不屑出此剑,今天竟用它来对付一个杯子。”
“放了她,不然下剑,对付的就是你。”
单焰羽道:“你就不先看看,你徒弟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
慕容桓一听,抬头看向慕容净夏。
慕容净夏见师父看着她,努力想做出没事的样子,可那条蜈蚣一折腾起来,腹中疼痛她想忍也忍不住,还是疼得尖叫,身子抱成一团。青蛇很有经验的将身子紧贴箱子另一侧,免得慕容净夏疼得紧了,小手乱抓再抓伤了它。
慕容桓拔剑对着单焰羽,厉声质问:“你对她做了什么?”
单焰羽收起笑容,道:“你知道的,当年我父君喂你吃了这东西,还是我废了百年功力帮你逼出来的。”
“血蜈蚣?”慕容桓眉头微皱:“她只是个六岁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单焰羽苦笑:“你对你徒弟慈悲,对我呢?当年你被父君所伤,是我救了你,可你竟联合仙界众人挟持了我威胁父君!你对救命恩人下的了手,我对对手的徒弟又为何下不了手?”
慕容桓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当年的事,我并不知情,且自你父亲死后,你多次攻打仙界我都未对魔界中人下杀手。”
“你以为这就算是还了我救你的情?或是你对害死我父君的补偿?”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6:00 +0800 CST  
面对单焰羽的质问,慕容桓一时竟无话可说,房间里寂静无声。刚刚还尖叫的慕容净夏此时也没了声响,青蛇爬向她,想看看她是不是疼的昏了过去,但检查完了之后,青蛇觉得甚是无奈,不是吧!这样她也能睡着?
许久,慕容桓才叹气道:“你想怎样?若是想我把命还你,就先放了我徒弟,等我把她送回蓬莱,就回来任你处置。”
单焰羽道:“我不要你的命,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单焰羽深吸一口气,道:“慕容桓,我喜欢你,你呢?我在你心中,是什么人?”
慕容桓认真道:“曾经,是朋友。如今,你说的,是对手。”
“你可曾爱过我?”动听的声音变得微微沙哑并在颤抖。
“没有。”声音平淡一如往昔,无喜,无悲,无爱,无怨。
单焰羽眼圈微微发红,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还会难受?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回复成平时的娇笑道:“慕容桓,你害了我父君,我也绑架了你两个徒弟。我救了你一命,可也算间接害死了你的大徒弟,我们扯平了。今天我可以放你们走,不过我不能轻易放了一个强敌出去。”
“你想怎样?”慕容桓问。
单焰羽取出一粒药丸,道:“这有颗毒药,你吃了,我就放你们出魔界。”
又是一轮对视,又过了许久,慕容桓取过毒药吞下,又道:“血蜈蚣。”
单焰羽道:“你自己解决。”说完手一挥,慕容净夏便从箱子里飞出来,落到慕容桓怀里。师徒俩离开了魔界。
青蛇还在箱子里,看着慕容净夏离去,心中隐隐失落,这两天,和她说话,还挺开心的。
单焰羽更加失落数,百年的执念,如今真的断了,罢了!她贵为魔君,不就是个男人么?她想要,有都是。
又一挥手,将青蛇也放了出来:“儿子还你,下去吧。”
默默观望了一切的快和墙壁融为一体的血风一把将儿子揽在怀里,对着单焰羽叩头谢到:“多谢魔君,属下定当为魔君尽心尽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单焰羽摆摆手:“你还是先养儿子吧,魔界还需要时间修整,再过几年,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再去一统六界。”等我忘记了对慕容桓的感情,等他不再是我的弱点,等我下的去手,杀了他。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09:57:00 +0800 CST  
第十二章:梦魇之毒
慕容桓抱着慕容净夏回了蓬莱,如六年前一样直接飞进了思过阁。
“师弟?”萧染见师徒俩面色皆苍白无血色,忙上前询问。
慕容桓将慕容净夏交给萧染,道:“净儿腹中有一只魔界血蜈蚣,劳烦师兄帮忙布阵将它逼出来。”
萧染迅速布阵,将慕容净夏放在阵里。师兄弟二人一左一右坐在慕容净夏两侧,施法为她逼毒。
逼毒过程异常痛苦,血蜈蚣再慕容净夏腹中来回翻滚,撕咬,慕容净夏醒了,感觉到了疼痛,可她的身体被禁锢在阵中,加上师父师伯的两股法力,她整个人完全动不了,连嘴也是。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细微的呻吟声,还有不停的落泪。
慕容桓看到小徒弟痛苦的样子,心疼却又别无他法,他感受过这种痛苦,知道这有多难以忍受,只得轻声安慰:“净儿,别怕,师父在。你再忍一会儿,一会儿就不疼了,净儿乖。”
师父。听到了师父的声音,慕容净夏逼着自己不发出声音,有师父在身边,她不怕,什么也不怕。
过了很久,慕容净夏全身战栗,喉咙里发出干呕的声音,,片刻之后,一股鲜血伴着一条血红的蜈蚣从慕容净夏嘴里吐了出来。蜈蚣在地上四处爬,将慕容净夏吐出的血全部吸入体内。
慕容桓和萧染撤了法力,失去了禁锢,慕容净夏再也忍不住的大哭起来。慕容桓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道:“没事了净儿,不疼了。”刚刚消耗了百年真气,此时的慕容桓有些虚弱。
萧染也很累,但他没有中毒,因此很快调整了过来。他将血蜈蚣收入一只瓷瓶中,对慕容桓道:“蜈蚣虽然出来了,但毒素还留在她体内,别人无法帮她排毒,她又没有仙身,无法自行排毒,最多可能也活不过三年。”
慕容桓道:“三年之内,我会让她修成仙身。”
萧染摇头:“三年?她今年才六岁,九岁修成仙身?你觉得可能吗?”
“没什么不可能,就三年,她必须修成仙身。”慕容桓异常坚决,净儿不能死,所以她必须在三年里修成仙身,没的商量。
知道他的性子,萧染也就没再劝,只是说:“那你就试试吧,回头我再帮她炼些仙丹什么的,不过希望不是很大。”
“我知道了,多谢师兄。”道过谢,慕容桓抱着慕容净夏回了净华殿。
哄睡了慕容净夏后,慕容桓回了房间,刚关上门,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中了单焰羽的毒,又耗了百年仙力为慕容净夏解毒,能挺到这时才吐出这口血,也亏得他慕容桓法力高强。用清洁术去除了血迹,上床打坐调息。
慕容桓走进净华殿,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飞奔过来抱住他的腰。
“师父!”
“夏儿?”怎么会是何夏?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师父你怎么才回来呀?夏儿饭都做好了!”何夏笑着,抱着慕容桓的胳膊撒娇。
慕容桓愣愣的看着她,怎么会这样?
“师父,夏儿喜欢你!”
“不可以!”慕容桓甩开她的手臂:“我是你师父!”
何夏忽然变成了十七岁的少女模样,胸口插着菩月剑,嘴角流着血,流着泪问他:“师父,为什么要杀了夏儿?夏儿喜欢师父,有什么错?”
慕容桓猛然惊醒。他怎么睡着了?不应该呀。还有,怎么会梦到夏儿?何夏,那个爱上师尊的孽徒,那个背叛仙门的罪人,那个他亲手杀死的徒儿,他怎么会梦到她?
算了,不想了,净儿还有三年时间,太紧了,没时间想别的事了。
梦魇之毒,不停造就各种令人恐惧、不安的或心念所致的梦境,唤醒服毒之人的心魔,借此削弱其法力,扰乱其心智。可冷情如慕容桓,会中此招么?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10:07:00 +0800 CST  
第十三章:前路难行
第二日,慕容净夏被自家师父带到了剑阁。说是剑阁,里面虽大多是剑,却也有其他的武器。
“净儿,你去挑一件趁手的兵器。”慕容桓指着里面对慕容净夏说。
慕容净夏走进剑阁,按着顺序一件一件看过去。宝剑全都看完了,没有一件喜欢的。然后是鞭、枪,唔,还是不喜欢。
“师父,扇子也可以做兵器呀?”慕容净夏指着一把玉骨扇子问。
慕容桓道:“只要合适,什么物件都可成为兵器,不止扇子,乐器、书卷甚至是一支笔都可以。”
慕容净夏点点头,接着看下去。终于,在剑阁最深处,她看见了一根银色的长棍,觉得很喜欢,走上前将它拿了起来。真奇怪,足有一丈长的棍子,她一个小女孩拿起来竟是毫不觉得费力。
“师父,我要它。”
长棍?也好,虽然女孩用长棍怪了些,不过既然她选了它,它也选了她,就是缘。
慕容桓道:“此棍名叫‘悟愠’,是上古战神的兵器,后来战神殁,它便遗落在了凡间。三百年前你师祖意外寻到,带回了剑阁。”
慕容净夏听着不由瞪大眼睛:“它这么大来头啊!”
慕容桓淡淡道:“如今它选了你,就是你的了。”
慕容净夏点头道:“师父,您要净儿选兵器干什么?”
“修仙。”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10:08:00 +0800 CST  
净华殿,后山
慕容桓递给慕容净夏一本棍法图册:“照着这本图册,先练一遍。”
慕容净夏接过图册看了一遍,里面绘着一个练棍的人,棍法一共三十七式,五百零三招。慕容净夏放下书拿起长棍,依着刚刚的记忆练起来。
慕容桓看着小徒弟练棍不由暗暗吃惊,初次练习,一招一式几乎毫无破绽,招招相连如行云流水般自然,只有个别处还有着生硬。若搁在平常人,要练到这种程度,至少需要三个月的功夫。
平时教她读书,没见她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没想到她武学天分这么高!慕容桓看着慕容净夏,觉得三年修得仙身也并非希望渺茫。
一遍结束,慕容净夏看向慕容桓,笑着问道:“师父,净儿练得对吗?”
慕容桓点头道:“不错,再练一百遍。”
“啊一百遍?”慕容净夏看着自家师父,确定了师父不是在开玩笑,点点头,练起来。
慕容桓看她练了几遍,便回到书房处理事务了。
慕容净夏独自在后山练棍,觉得练棍比背书好玩多了,因此也很听话的一遍遍练着。了烈日当头,练武又很耗费体力,没一会儿小丫头就满头大汗,小脸绯红一片。练到第五十八遍,慕容净夏手脚都酸得不行,长棍落在地上,她也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这边慕容净夏刚刚停下,那边慕容桓就回来了。
“怎么不练了?又想偷懒吗?”慕容桓眉头微皱。
慕容净夏看出这是师父生气的前兆,连忙站起来:“没有师父,净儿没偷懒,就是太累了想休息一下。”
慕容桓问:“第几遍了?”
“五十八遍。“慕容净夏答道。
慕容桓算算时间,知道她没偷懒,道:“继续练,练满一百遍才许休息。”
慕容净夏撅着嘴:“可是师父,净儿练不动了。您让我休息一会儿,就一小会儿,行吗师父?”
慕容桓面无表情的答道:“不行,练满一百遍才许休息。”
慕容净夏没想到师父今天这么不好说话,但她好累,只想休息:“净儿练不动了,不练了!”
慕容桓语气严厉了些:“怎么这么不听话!”
慕容净夏也很委屈,对着师父大吼:“净儿没有不听话!是师父在难为净儿!”
“混账!还学会顶嘴了!”
“净儿没有,就是师父在难为净儿,我不要练了!”慕容净夏扔下长棍,转身跑了。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6-10-22 10:08:00 +0800 CST  

楼主:埏圻

字数:354528

发表时间:2016-10-22 17: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2-02 09:53:25 +0800 CST

评论数:7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