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我才不要跟你走(古风 宫廷 耽美)镇南王

【梧桐西院】【原创】我才不要跟你走(古风 宫廷 耽美)
镇南王世子每天都想着拐走宁小王爷
我可能知道为啥前几次被删了,字打错了。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08:51:00 +0800 CST  
一楼备用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08:52:00 +0800 CST  
@以尔为℉刚刚被我自己删了,坑我会填的呀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08:53:00 +0800 CST  
沉重的击打声在大殿上响起,每响一声,周围的大臣心也跟着颤一下。
.
然而趴在刑凳上的人却是听不到的,此时萧行衍双目紧闭,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干净的脸上已是一片煞白,表情痛苦,手指死死扣住身下的凳面,指尖泛白,已经不知道被打了多久了。
.
廷杖再次打在身后,萧行衍不由发出一声闷哼,手上也多用了一分力气,脖颈微微前伸,然而很快又落了回来,太疼了,仅仅是一息之后,又是一廷杖,被打的的人气息不稳起来。
挥舞廷杖的人似乎不知疲惫,每一下都抡圆了胳膊砸下去,皮开肉绽,似乎要把他的骨头打碎。
.
一切都变得虚幻,唯有身后的疼痛是真实的,永无止境一般,愈演愈烈,可萧行衍还是让疼到入骨的嘶喊闷在喉咙里。
.
八十廷杖打完,萧行衍已经疼的昏死过去,脑袋耷拉下来,臀腿上到处是血,衣服也被打的破破烂烂。
.
趴着的人突然抬起头,吐出一大口血来,和半颗染血的臼齿,随后头又低下,刚才一番实属无意识之举。
.
“抬走吧,”端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终于开口,“叫太医诊治一下。”
众人唏嘘,八十廷杖能不能活还是一回事,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松,想到这里,不少人向王洪泽投去鄙夷的目光,尤其是文海,若不是在殿上,恐怕早已撕了他。
.
就连王洪泽自己都吓得手脚冰凉,丧女之痛早就消散地无影无踪,他都不确定是不是人是萧行衍调戏,皇上压根没有要查的意思,张口就是八十廷杖。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08:55:00 +0800 CST  
萧行衍被抬到太后那里,早就已经只出气不进气了,太后那边早有准备,召集了整个太医院的人,苏太医看到伤势后一瞬间有些无从下手,实在是骇人,他身体本就弱,一盆盆被血染红的水端出去,等情况稳定下来已经到了晚上。
.
苏太医净了手,跪下,“还请太后最好准备,小王爷伤势过重,而且没有求生意识,能不能挺过去还得看他造化了。”
“哀家知道了。”太后苍老的声音夹杂着疲惫。
“臣定当竭力医治小王爷。”
.
也不知是他命大,还是太医医术高超,等她还没真没死,只是等萧行衍醒过来,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了。
.
身上的疼痛苏醒过来,连呼吸都会牵动肺部疼痛,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手里端着碗闻就可以闻出来的苦药,看着那人向自己靠近,萧行衍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抬手打掉他手里的碗,激起一身的冷汗。
.
“出……去。”声音细不可闻,苏太医正要上前去听,被他推得险些坐到地上。
“出去。”这次苏太医听清了,也不耽搁,去了太后寝宫里。
.
本来太后是一直守着的,只是年纪大了,实在没什么精力,刚被人劝回去,此时听到孙儿醒了,由崔姑姑扶着去了偏殿。
.
她早年先后送走了亲生儿女,所以对萧行衍很是珍视,听到他醒了,手都抑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
和宫人对峙的萧行衍在太后进来的时候,终于是卸了力气,又晕了过去,一番折腾,身后早已渗出点点猩红。
.
萧行衍是个聋子,现在更加防备起来,只有太后在的时候才能稍稍找回理智。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08:55:00 +0800 CST  
实在不好意思,lz一直以为是西苑,大概就是被删帖的原因吧,接着填坑。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08:57:00 +0800 CST  
十一月,叶北辰进京为质,他一点儿没有当质子的自觉,半个月不到就与几个有名的纨绔子弟建立起深厚友谊,包括萧行衍。
.
人们都忘了,叶北辰是老镇南王亲手带出来的,才十九岁,在军中威望很高。
“他倒是聪明,”萧行衍想,“知道那位忌惮他,故意掩了锋芒。”
.
二十五,萧行衍每月一次例行上朝的日子,皇上念在他年幼,又听不见,上朝这种事就由着他来。
.
萧行衍出门之前特地穿上了一年穿不了几次都棉衣,伸了伸手,发现有些短了,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长成七尺男儿。
.
“王爷要不换一件?”何管家见他手腕露出一大截在外面,“前个儿陛下赏赐了一件狐裘,要不披上吧。”
.
“不用了,崔姑姑会给我做衣裳的。”崔姑姑是太后身边的老人。
朝会上吵的皇上七荤八素,一脸菜色好几次忍住把玉玺扔下去砸傅大学士的冲动,这人怎么脑子这么轴,老是和他对着干。
.
萧行衍最是清闲,站在最角落,默默地做一个隐形人,反正他是聋子,听不见。
下了早朝,皇上把萧行衍叫去了御书房。
.
“坐下吧。”皇帝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萧行衍战战兢兢地依言坐了过去。
“行衍,伤可有痊愈?”
.
萧行衍毕恭毕敬,“托陛下洪福,已经无碍了。”
.
“你觉得傅大学士家的嫡女如何?”打发了群臣,皇帝的脸色才好一些,明明还不到六十,已经满头白发,看着都晃眼。
.
“皇上恕罪,臣还没有娶妻的念头。”说着便“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还磕了个响头,低着头不起来。
李公公在皇上的示意下吧他扶起来。
.
“你这孩子,朕又没非让你娶,怎么这么见外。”
“臣不敢。”许是书房里炭盆烧的太旺了,萧行衍觉得有点儿闷。
.
“你早就过了丧期,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立业了。”皇帝笑呵呵的像个长辈。
.
萧行衍却是不敢坐了,“皇上,您知道臣的缺陷,哪个姑娘愿意受委屈嫁给臣。”
.
“不许妄自菲薄,你是萧家人。”
“是。”
.
“朕也听说了,你也克制点儿,还没成亲就传出那样的事,总归不好。”
“臣知错,请皇上责罚。”说着又要下跪,被眼疾手快的李公公拉住。
“你这孩子,罢了,陪朕下会儿棋。”
.
“是。”萧行衍坐到桌子旁边,李公公把棋盘摆好。
萧行衍虽然文不成武不就,却下的一手好棋,总算是有件拿得出手的东西。
.
这盘棋足足下了一个时辰,直到有个小太监来报,说是大理寺卿和叶世子在外面侯着,要面圣。
.
厮杀的正激烈时被打扰,皇帝脸色并不好看,萧行衍提醒道:“皇上,大理寺卿和世子或许事出有急。”
“嗯,朕忘了你还要去见太后,去吧,”又冲来报的太监说,“叫他们进来吧。”
.
“臣告退。”萧行衍行了个礼退了出去。
萧行衍出去之后见到了两人,“文大人,世子。”
.
文海:“请小王爷安。”
叶北辰:“小王爷。”
萧行衍:“二位既然有急事,本王就不打扰了。”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09:05:00 +0800 CST  
沈志当然不会打死他,只是一想到回来之后听到的各种传言,手上的力气就控制不住,第一鞭就打的萧行衍向前倾。
.
“啊!”萧行衍也没想到沈志会下手这么重,当即叫了出来,只觉得鞭子扫过的地方像是被无数小刺蛰了。
.
背上赫然多了一条猩红的鞭痕,沈志这才稍稍找回了理智,甩开鞭子又是一下。
特制的鞭子抽在背上,萧行衍此刻并不好过,求饶的话脱口而出。
.
“哥,疼。”
还有力气说话,沈志捏着鞭子又是一下。
“啊。”萧行衍身形晃了晃,向前扑去,手撑在地上。
.
“嘶……”后背似乎要炸开一般,疼的他死死扣住膝盖下面的蒲团,手背上青筋暴起。
.
沈志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接连几鞭抽了上来,他的手臂都颤抖起来,嘴上也没闲着。
.
“啊,哥,我错了。”
“我再也不去青楼了。”
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萧行衍整个人已经趴在地上,背上已经添了十几道交错的鞭痕,汗水流到伤口里,又是一阵尖锐的刺痛。
.
沈志打完就出去把鞭子扔给了守在外面的老何,又从怀里摸出金疮药给他。
“给他上药。”说完便走了。
.
萧行衍被石林扶着出来的时候看到老何手里的鞭子,也顾不上后背的伤,指着他说了声:“滚。”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0:01:00 +0800 CST  
小说又掉收了,我就这么凉的吗。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0:37:00 +0800 CST  
这个和发到平台的小说上是不一样的,安啦,而且可以发三分之一,放心,我挺凉的,没事的。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1:01:00 +0800 CST  
放飞自我啦,让我组织一下语言,想想怎能缩短一下剧情。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1:02:00 +0800 CST  
[自动回复] 忙碌中……留言,忙过后回复。以剧情取胜精神恋爱为最高境界!把握尺度禁止过分亲热描写!涉黄涉爆涉黑涉政恋童训诫NP一律禁止。请自觉主动的删改,链接全部删除。
——————
每次给编辑发消息最先收到这个,你们知道我每次看到这个有多心惊不。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2:50:00 +0800 CST  
沈志心情很好,不仅没和他计较,还亲自扶他起来,顺带给了他一个阳光明媚的笑脸,萧行衍内心一阵腹诽,圣旨怎么不早两天下来,兴许就不用挨打了。
——
萧行衍赶在宫宴之前过去,众人基本上都落了座,皇上还没来,气氛还很愉快,内里无数暗流涌动,各家女子争相斗艳,少爷们也在展示自己,宫宴是个很好的平台,可以让人注意到自己,大放光彩自然是最好。
——
萧行衍来的有些晚了,瞅见角落里叶北辰旁边还有个位子,就走过去坐下,今年京中女主的心仪男子中又加了一位叶世子。
——
他可是镇南王世子,将来会继承镇南王位子的,虽然南疆离京城远,但镇南王在南疆是土皇帝,许多人只知镇南王,不知道皇宫里的皇帝,还有就是,叶北辰长得很帅气,皮肤是恰到好处的小麦色,五官立体深邃。
——
袖子突然被扯了两下,萧行衍迷茫的看着叶北辰。
叶北辰:“王爷伤好些了没?”
萧行衍:“……你怎么知道的。”
——
他此时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心想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碍于不少人在,他忍住了要跳脚的冲动。
叶北辰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道:“傅博文让我交给你的。”
——
萧行衍接过瓷瓶,算是收下了,“替我谢谢他。”
余光撇了眼傅博文,正在和文成聊天的傅博文打了个寒颤,看了看四周,没发现什么,蹭了蹭鼻子,接着聊天去了。
——
“年后傅博文就要进内阁了,他虽爱玩,但处事灵活,人又聪明,将来定大有作为。”叶北辰侃侃而谈。
——
萧行衍:“你知道的倒挺多。”他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叶北辰:“他也定会记得你的恩情,将来为你所用。”
——
他声音不大,只够二人听到,其实对萧行衍来说无所谓,就算他不出声,只张嘴也知道他在说什么。
——
“听不懂,”萧行衍不慌不忙,一副浪荡子的模样,“本王无心政务,只想做个闲散王爷。”
——
叶北辰并不急着拆穿,当即扯到别的话题上,似乎刚才那个精明的人不是他,他说的事萧行衍很感兴趣,比如南疆的巫蛊之术,还有老镇南王当年是怎么将其他小国打出大凉的领土的,两人忘记刚才的不愉快,聊了起来。
——
叶北辰开始总会忘记萧行衍的耳疾,再者对上那双眼睛,他自诩的三寸不烂之舌偶尔会打个结,直到对方不知道第几次皱眉,歪着头看他时,叶北辰才习惯说话要看着他这事。
——
宫宴进行的很顺利,文家姑娘的琴声悠扬悦耳,李家姑娘笛声婉转缥缈,齐家姑娘舞姿一绝,萧行衍看的很满足,叶北辰……看萧行衍很满足,他也很满足。
——
宫宴结束后,萧行衍和叶北辰由宫人提灯引着一道出宫。
“我刚看李家姑娘一直在看你,世子可有兴趣?”
——
天黑萧行衍一直注意脚下,并未管叶北辰说没说话,“那文李两家姑娘并称双珠,文采超群,教养又极好,换做我,大概就答应了。
叶北辰早在萧行衍刚开口变说了句“没兴趣”,现在看来,好像他就是想说话而已。
——
萧行衍又说,“不过,他们肯定看不上我,我自作多情作甚,前段时候太后想给我说亲来着,幸好我机灵,说兄长还未娶,这不,昨天圣旨下来了,兄长应该是乐意的,都舍得给我笑脸了,只是长公主和侯爷都走了,太后年纪大了,力不从心,成亲之事还得兄长一人置办……”
——
叶北辰一路都在听他喋喋不休,奈何后者连眼神都不给自己一个,想插话也难,不过他竟也没觉得无趣,专注地听着。
出了宫门,萧行衍就看到了傅博文,对方一脸歉疚。
——
“行衍,对不住。”
“想替我挨鞭子?晚了,表兄这几天高兴,一时半会儿不打人的。”
——
“行衍,”傅博文深吸一口气,似乎是下定决心,“年后我要进内阁了,将来无论遇到何事,我都护着你,还有,以后我儿子认你做干爹。”
——
说完,还一巴掌拍在萧行衍肩上。
萧行衍顿时一哆嗦,要不是被叶北辰眼疾手快扶住了胳膊,今天恐怕还得给傅博文拜个早年。
——
傅博文悻悻地收回手,萧行衍疼的在心里直骂娘,他的手刚好覆在了萧行衍肩膀上鞭伤的位置。
——
之后傅博文又一个劲的道歉,知道傅家下人来催促,才上了马车离开。萧行衍和叶北辰道了别,上了自家马车,石林也跟着上去了,今天人杂,他一直和各家仆人守在宫门口。
——
回到府上,何管家知道宫宴上根本吃不饱,提前给萧行衍准备了粥,萧行衍背上的伤又在隐隐作痛,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吃了些。
——
沐浴过后,趴在床上,让清苑上药,傅博文给的药呈浅绿色的膏状,摸上去清清凉凉,很是舒服,加上女子的手纤细柔软,没多久萧行衍就有点儿飘飘然,睡着了,上完药后,清苑轻轻的给他盖上被子,又把帐子放下来,退了出去。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3:14:00 +0800 CST  
年三十的晚上,宁王府赢来了一个一位“不速之客”,叶北辰不请自来,萧行衍也是无聊,竟还真把人请了进来。
——
“我带了南疆的土特产来给你尝尝。”叶北辰不客气地坐下,墨荼站在一旁。
萧行衍这几天一直趴在床上,下人通报叶北辰来拜访时,他才穿好衣服,此刻正坐在床上。
——
“多谢世子好意,过些日子本王定登门拜访。”语气夹杂着显而易见的疏离,颇有下一刻就送客的意思。
——
“不必麻烦,大过年的,留我吃个年夜饭就可以了。”
不只是萧行衍和老何,就连墨荼也一脸诧异地看着叶北辰,后者丝毫没有被嫌弃的自觉。
——
萧行衍还是第一次见这么直接不要脸的,委婉道:“府里照顾不周,恐怠慢世子。”
“不妨事,”叶北辰脸上挂了几分没落,“我家人都在南疆,如今独自一人在京中,着实凄惨,就想着来你这蹭个饭,不介意吧。”
萧行衍:“……”介意。
——
见他没有答应的意思,叶北辰拿出杀手锏,“上个月我和文成在外面被小偷扒了钱袋,前几天终于让我逮着了,不如年后把他送到京兆府尹如何?”
——
萧行衍耐着性子看他说完,脸上虚假的笑都要维持不下去了,“世子同我说这些做什么?不过既然世子肯赏脸,一顿饭宁王府还是请得起的。”
——
又转头对老何道:“吩咐厨房多做几样,今晚镇南王世子在这吃,还有,让外面的车夫也进来吧。”
——
何管家依言下去准备了,一边腹诽这个镇南王世子脸皮怎么这么厚,自家王爷怎么就这么纵着他。
——
老何走后,叶北辰找了个理由把墨荼打发下去了,屋里只剩他们二人,萧行衍看房梁看床榻看地面就是不看叶北辰,后者想说话也找不到时机。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4:20:00 +0800 CST  
楼主要水一下剧情,把背景交代一下,还有就是世子追媳妇的历程,咱也得写一下不是。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4:21:00 +0800 CST  
等我捋捋剧情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18:31:00 +0800 CST  
最后还是萧行衍先开的口,“你既然知道了我也不和你绕弯子,没错,我就是逼你站队,既然今天世子来了,看来我的法子很有成效。”
——
叶北辰终于抓住和他对话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既然小王爷要搅局,叶某奉陪便是。”
——
“这么快?那我连后面的招数也省了,说吧,需要本王做什么?”
“暂时没有。”叶北辰说的很利索。
——
萧行衍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厉,“你那个庶弟本王可以帮你处理了。”
叶北辰轻蔑一笑,“那种**不劳烦小王爷动手,他自己就能把自己玩死。”
——
萧行衍没料到他如此爽快,一时也不知道该怎能谈条件了,于是又不想看他了。
叶北辰生出几分挫败感,怎么又不理他了。
今天是年夜,此时的大街小巷十分热闹,外面尽是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宁王府也不例外,两个小丫鬟胆子还挺大,点了爆竹窜到一旁,欢笑着捂着耳朵看着一颗颗炮竹炸开。
——
这些动静萧行衍是听不到的,屋子里多了个大活人,晚膳还得要些时候,既然想要结盟,就这样晾着他也不太好。
——
不过叶北辰比他想的要自来熟,瞥见桌上一包东西,手欠就拿了过来,正要打开。
不料被萧行衍看个正着,僵硬的声音响起,“放下。”
还带了几分懊恼。
——
叶北辰本就做贼心虚,被突如其来的呵斥吓得手一哆嗦,那东西就掉到桌上,一小块东西滚了出来。
——
淡淡的桂花甜香飘进鼻子里,叶北辰仔细辨认了一下,大概是桂花糖。
萧行衍此时非常后悔把这人留了下来,咬牙切齿道:“世子若是觉得闲了,可以去外面放烟花。”
——
叶北辰讪笑两声,“不,不用那么客气,我不喜欢那东西。”
“那就找个世子喜欢的。”
——
叶北辰当然是不想出去,看到了榻上的棋盘,“不如我们下棋如何。”
“请便。”萧行衍现在是能少说就不说。
叶北辰根本不会下棋,不过靠着他行军打仗的经验,也摸出一些门路。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20:13:00 +0800 CST  
何管家过来通知他们,饭菜准备好了。二人移步去了正厅,宁王府的吃食自然不会差,桌子上琳琅满目看的人直流口水,旁边布菜的丫鬟们长得也俊俏,何管家生怕不合世子的胃口,在一旁很是殷勤。
——
萧行衍吃饭时奉行“食不言”,除非需要,否则绝不说话,叶北辰好几次想开口,可看对方没给他眼神,也就只能自讨没趣。
——
“怎么没饺子?”叶北辰吃了个七分饱,留着肚子等着吃饺子,可是左等右等,不见饺子上来。
——
老何看了看萧行衍,抿了抿嘴,“老王爷在的时候京城过年赶不回京,王爷听说饺子得一家团圆的时候才吃的,便就不吃了,世子若是想吃,老奴让厨房去做世子的那份出来。”
——
宁王府的下人们还是吃饺子的,估摸着有世子的份。
“你去吧。”萧行衍说。
——
何管家正要出去,被叶北辰拦下了。
“不必了,”他又对萧行衍说,“小王爷,借你厨房一用。”
萧行衍:“请便。”
——
长大之后的萧行衍鲜有与他人同桌用膳,更别提是年夜饭了,见叶北辰神秘兮兮的,一时心痒,竟跟了过去,站在门口看叶北辰忙碌着。
——
叶北辰用筷子把糯米饭搅拌成面絮之后才下手揉,不一会儿,就揉成了一个光滑的面团,然后放在一边,去炒芝麻和花生碎去了。
——
“做什么?”
叶北辰看向他,“汤圆。”
“哦。”萧行衍自然是吃过的,可是看人做又是一回事,尤其对方还是个世子。
——
“过来帮忙。”叶北辰从面团上揪下一小块来,揉成一个光滑的团,放在一边,招呼萧行衍过去。
——
“不要。”说归说,萧行衍还是艰难的挪了一小步,看着叶北辰。
叶北辰失笑,“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
“好吧。”一股本王就勉为其难地帮你一下的架势。
萧行衍学着叶北辰的样子,拿起一个面团,用拇指在中间按出一个洞,把馅料放进去,封口,再揉成团,萧行衍看着手心里的小团子,“南疆过年吃这个?”
——
“嗯,还有年糕,寓意年年高,还有好多。”叶北辰已经揉好好几个团子了。
“兄长那日在场,是你安排的吧。”萧行衍语气平静,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
叶北辰身形一顿,手里的面团“啪嗒”掉了,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了,本以为萧行衍会报复回来,没想到被当面拆穿了,正要搪塞过去,就听对方说。
——
“我还要谢谢你,正如你说的,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兴许以后傅家都会是傅博文的,他觉得对我有愧,有什么不好。”
——
萧行衍把手里的汤圆放在案板上,“世子请自便,招待不周,还请见谅。”说完便走了。
——
送客的意味很明显,一般人可能就走了,可叶北辰不是一般人啊,煮了碗汤圆端出去找人了。
——
宁王府后院里有一棵很大的梅树,此时开的正旺,树上还缀着没来得及化的雪,那人正躺在树下的一张躺椅上。
——
叶北辰端着碗走近,“你怎么穿这么少?”
萧行衍只穿了一件单衣,脸上毫无血色,叶北辰抓过他的手,把碗放进他的手里。
“你还没走?”
——
萧行衍坐起来,捧着碗,看到叶北辰,眼里满是错愕,他逐客令下的很明显了。
“尝尝?”叶北辰一脸期待。
——
或许是被手里碗暖到了,萧行衍舀了个汤圆,象征性地吹了两下,喂到了嘴里,暖暖的,皮薄馅大,饱满香醇,萧行衍眯起了眼睛,又吃了几个。
——
叶北辰看时候差不多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多谢小王爷款待。”
萧行衍也没留他,“老何,送叶世子。”
何管家:“老奴这就去。”
——
叶北辰从人堆里找到了被灌醉的墨荼和车夫,把二人拎到马车上,自己驾车回府了。
叶北辰心情甚好,吹着口哨进了门,问来接的小厮,“柴房里那个怎么样了?”
——
“回世子,那小贼吃得饱睡得香,从不亏待自己。”
小厮也很郁闷,前些日子墨荼从外面抓了这小贼回来,那人好像看出来世子不会难为他,该吃吃该喝喝,美曰其名这可能是他最后一顿饭了,可是这最后一顿饭吃了不止一顿了。
——
叶北辰:“放出来吧,让管家给他在外院找个事做。”
小厮:“啊?世子,您……”
叶北辰:“我说放出来。”
——
小厮:“他可是个贼啊。”
叶北辰:“盯着点儿,敢偷东西……”
小厮:“打死?”
——
叶北辰:“不,捆起来扔到宁王府去。”
小厮:“啊?”他觉得自己今天耳朵可能坏了。
——
叶北辰:“啊什么啊,快去啊。”
小厮:“啊……是。”
叶北辰接着吹口哨去了,可怜墨荼和车夫在马车上过了半宿。
——
宁王府里,老何送走了叶北辰之后就去找萧行衍,汤圆已经被吃完了,他还捧着略带余温的碗。
——
老何心疼他,萧行衍生下来就得了场大病,老王爷把他养在别院,一岁才抱回来,之前除了奶娘和安大夫以外,其他人都是见不到他的,抱回来的时候,已经聋了。
——
“王爷,夜里冷,回屋吧。”
萧行衍把空碗交给何管家,“你别管我了,去找他们守夜去吧。”
——
老何不肯,执意等萧行衍睡下之后才退出去。
初一,宁王府派人送了上好的茶叶给叶府,并托人带了话。
——
“世子,我们王爷初三去浮光寺礼佛,邀世子同去。”
叶北辰:“告诉你家王爷,我会去的。”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20:49:00 +0800 CST  
继续水剧情,等楼主交代清楚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20:50:00 +0800 CST  
交代剧情好麻烦呀,不过小星星这么可爱,你们忍心拍他吗?

楼主 完本封神  发布于 2019-05-29 20:59:00 +0800 CST  

楼主:完本封神

字数:27530

发表时间:2019-05-29 16: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6-10 22:26:36 +0800 CST

评论数:1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