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新人参上】《写手小鬼&编辑大人》W松井\/渣笔\/微重口?

一楼给放闪总能鸡血满满的W松井!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15:00:00 +0800 CST  

【-序-】


淡黄色灯光荡漾在水中,床头柜上的一杯柠檬水带着昏黄的光晕。


杯沿有淡淡的粉红色唇印。


我揉着眼睛合上书本,呐,对于高中生来说到这个点儿还没睡有点勉强了。我看了一眼数字时钟跳过十一点三十。


十一点三十,东京,五星级酒店单人套间。


走廊上听起来静悄悄的,玲奈酱还没有回来。


哼,临行时对妈妈保证好的二十四小时陪护呢?


我起身走进洗手间准备刷牙睡觉了,谁会再等她谁就是小狗!


说起小狗,我看着镜子里自己撅起的犬形嘴唇,忽然想起来玲奈酱见到我时候说的第一句话:


“阿类?没想到松井君是只有十五岁的女高中生阿,好可爱,像小动物呢!”


玲奈说的小动物,就是小狗吧?!


这个时候自己气鼓鼓的心态,真是过往所有的回忆都可以被自己拿来说事儿,我指着镜像不满地嚷嚷:”松井玲奈!说话不算话你才是小狗!”


幻想正在指着她的鼻子破口大骂。


说曹操曹操就到。


门厅那里忽然传来门卡开门的声音,顿了一秒,我重新弯起嘴角到她最熟悉的弧度,然后从洗手间里探头出来。


就看到门打开了,一个人扑进来重重地趴在鞋柜上。


“玲奈酱?”


“没事!”


前一刻还在装尸体的松井玲奈在听到我的声音的下一刻猛然伸直右臂弹出食指,可是即便这样,她的额头还是磕在鞋柜上没有抬起来。


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我向她缓缓走近,忽然有点害怕看到即将就会看到的她的脸。


松井玲奈,我的责任编辑,从我十一岁出版第一本小说起就担任起我的第一个读者、第一个吐槽者、第一个见证者。说起来竟然更早于妈妈。


玲奈酱总是坚韧地认真刻苦地做着事,行事体面成熟,为人沉默寡言却温柔体贴,那样的玲奈酱,即使有时候勉强自己也不会露出疲态,更别说失态了。


但是。。。


现在离玲奈酱只有一臂的距离了,我闻到了重重的酒味。


玲奈酱喝醉了。


从来没见过玲奈酱喝酒,偶尔被约到咖啡厅看稿的时候,她总是给我点一杯热牛奶,自己则是矿泉水。


最简单健康的状态。


现在玲奈酱趴在鞋柜上一身酒气,纹丝不动。


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一些简单的照顾人的事情手到擒来,可是我不习惯照顾现在的玲奈,从来不愿意让我照顾她的玲奈,醉酒疲惫的陌生的玲奈。


“嘛~玲奈酱?快起来去洗个澡吧?然后睡觉咯今天好累呀~”


其实完全是自言自语的心态。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15:04:00 +0800 CST  

浴缸里的水漫出来了,听到它哗啦哗啦蔓延在瓷砖地板上的声音。


玲奈看似艰难地睁开一只眼,“珠理,我看到你咯~”


托着她的手肘,玉石一样圆润的指甲刮着我的手臂一路向上。


玲奈洁白纤长的手指,像点燃的火柴,源头明明很微弱,却有着点起燎原大火的气势。


指甲刮过脖子,在耳边逗留了一会儿,像在撩拨着什么。


“玲奈酱。。。玲奈。。。”这样的你明天一定不会记得今晚发生的事情是么?那么可不可以允许我有一点私心。


一点点连提起都不行的私心。


“最喜欢珠理了。。。”她的手指碰到嘴角。勾画着我的”像小动物”一样的唇。


“最喜欢了。。。”喃喃着,一遍又一遍。


像是上天给我的额外馈赠呢。


指尖描摹着唇线,一点一点那么认真。终于在它快要离开唇瓣的时候,被我衔住。


玲奈的眼睛瞬间睁大了。


有一瞬间我就要退却了。


但是她的眼里流露出的却不是震惊,或者说,不管有什么都被迅速而至的欲望吞没。


舌尖舔过指腹,她定定地看着我,不推也不就。


只是呼吸急促起来。


对视着,有一下没一下的舔舐,我想从她眼里看到些什么,让我停止或者继续下去的理由。

她圆圆的眼睛里混沌如黑洞。


而不是第一次给我样书的时候充满干劲的亮亮的眸子。玲奈的锋芒蜕去了,便更加引人犯罪。


终于她别过头去,说:“珠。。。珠理。。。从哪里学到这些东西的。。年轻。。年轻真可怕。。。”底气不足的搁搁楞楞的语调。


我笑着欺近,含着她的食指,在她耳边说:“玲奈酱,还记得我写的<片想いFinally>那个短篇里两车相撞时候的桥段么?”


她忽然撤开距离,睁大的瞳仁里倒映着我的坏笑。尽管是坏笑,但还是用她喜欢的弧度;尽管眼里藏不住超过年龄的欲念,但还是用她大约能感觉到安全感的眼神。


她迷茫地看着我,在我口中的食指却屈了起来,然后缓缓地,搅动我的舌。


“玲奈,喜欢你哦。。。”即使明天忘了也不要紧。


食指牵着晶莹的丝回到湿冷的空气里。


终于吻上心心念念的脖颈,写在纸张上的邪思,本来只是安慰自己的妄念。


“珠理。。。这样的我留不住你。。。”她忽然说。


字字句句令人迟滞。


不想被带走难得到来的勇气,我不愿听。


于是张口咬在她的耳垂上,再细细地舔开。


让所有毁气氛的话融在碎碎的呻吟里。


听不清。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15:05:00 +0800 CST  
---序 END----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15:06:00 +0800 CST  

“可是玲奈酱昨天进我房间的时候,不像是走错哦?”她托着腮玩味地说:“玲奈酱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啊?”


瞥了我一眼,看我满脸的局促。


会要说什么?如果说要说什么,倒是有很多心里话想说。可是。。。绝对不能说。


至少,现在还不能。


于是我说:“要是这么说的话,一定是来抱怨珠理奈酱不肯出镜的事情哦~虽说珠理奈想好好读书不愿被炒作这件事大家都理解,可是这样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新书销售哦~”一边说着,一边察言观色,于是就这么看着她眼里的光一寸一寸慢慢黯淡下来。


除了社长和搭档的插画编辑爱李之外,没有人知道眼前这个只有15岁的高中一年生松井珠理奈是新书<キスだって左利き>的作者“松井君”,这次东京发售会的随行,珠理奈只是作为一个兼职助理,而且明显是个闲职。


社长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说服珠理至少漏一些个人信息出来,这样的畅销作品出自一个未成年人之手一定很有爆点。于是也有跟珠理的妈妈谈论过这个问题,而珠理奈的妈妈总是支持女儿的决定。


可是我说服不了珠理奈。


至少看到现在她黯然的眼神,我就后悔说出了刚才的话。


“这样啊。。。”珠理奈撅着犬形的唇,低着头走到我身边,若无其事地拿起我用过的漱口杯和牙刷,开始放水,挤牙膏。


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不介意我用过。


或者说很介意。很介意我刚才说的话。


她很用力地挤,挤到都铺出来了。


“呐。。。珠理奈酱,牙膏够用了哦。。。”


“哦。”


应了一声,便开始刷牙。低着头,无视我。


我只好转身走进卧房开始收拾散落的衣服,我知道我总是不能敏锐地感觉到什么时候应该离开什么时候应该流下来。


只是少做少错吧。我的一贯谨慎作风。


这时候才发现身上穿的是珠理奈的睡衣。


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可是问题在哪里?


我揉动着太阳穴,努力想想起一些事。


“玲奈酱觉得头痛?”珠理的声音淡淡的。


【-Chapter.1 END-】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16:00:00 +0800 CST  

【-Chapter。2-】


看着玲奈酱在餐桌另一边愁苦地揉着太阳穴,满脸不能适应宿醉的痛苦表情。我抿了抿嘴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了。叉起一块东西到她面前,“玲奈酱~张嘴~”


她头也不抬地摆了摆手,“谢谢哦珠理奈,但是我吃不下。”


有点失落,专门帮她把菠萝包切成小块的。


九点半的酒店自助餐厅都是喝上午茶的家伙,不远处有人在叫玲奈的名字。我和她同时回头,看到古川编辑迎面而来。


“おはよ~宿醉有没有觉得好一点~?”古川直接越过了我,坐在了玲奈边上,她变戏法一样地把一瓶蜂蜜水放在玲奈面前。


“喝这个会好一点。”她指了指饮料,然后才注意到玲奈对面的我。


“珠理呐~昨晚睡得怎么样?”


不好。


但是我还是微笑着说:“还可以吧~不过东京的晚上不是应该睡觉的时候吧~”


一语双关,只是当事人恐怕听不懂。


我看着玲奈咬牙用力想打开瓶盖但是没有成功,她求助地看着古川爱李,但是古川看着我。


“咦~睡得不好的话今天会玩不动哦~”古川伸手戳了戳我的额头,如愿地看到我抬嘴就咬向她的手指。


没咬到,一如以往被她轻巧地躲开了。


不是讨厌她,甚至说有一次看完稿子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下起大雨,是古川带着伞来接玲奈酱的。那时候就觉得古川编辑一定是个大好人。


可是那时候,我和玲奈的见面次数还可以只用一只手就数过来。


那时候,玲奈还没有每周五来学校接我碰面,然后给我带她亲手做的意大利面料理。


那时候,玲奈还没有跟妈妈许诺过,作为责任编辑会照顾好我除了日常生活的包括学习和工作在内的一切事务。


那时候,玲奈还没有像这两年每次新书发布会的时候带我同行,并且每次都送给我不同样子的企鹅抱枕。


为了安慰没有人陪就睡不着的十五岁小鬼松井珠理奈。


连妈妈都会在厨房这种长辈小会谈的地方“小声地”埋怨玲奈:“唉唉玲奈,这样会把珠理宠坏的哟。”


躲在门后面的我只能看到玲奈轻笑的背影。她没有说什么。


啊呀呀,一不小心思绪就跑远了。


面前的玲奈无奈至极地看着古川像逗猫一样引我咬她。我咧开最大的笑容看着古川,然后伸手,拿过玲奈手上的饮料瓶子,拧开,直接凑到她嘴边。


她有些意外,没有直接喝还是接手拿过去,然后微笑着说:“珠理奈酱手劲好大~谢谢哦~”


吐字清晰,却有点让人不舒服的生分。


但是其实她一直这样,彬彬有礼,分寸拿捏太到位。让我觉得即使她的那么多“那时候”,也比不过长挂在嘴边对我说的“谢谢”。


她对古川就不是这样。


所以古川即使是大好人,可是我就是渐渐地越来越不喜欢她。


才不是把她当成情敌呢!绝对不是。


古川这时候就像看到了我心中所想所以眼里忽然迸发出深深的敌意,她重新规规矩矩地坐回玲奈旁边,“珠理早餐一般吃什么呢?第一次和玲奈一起来东京出席新书发布会~平时玲奈都是怎么照顾你的?”


说着她望向我面前的餐盘,然后意外地看到了,菠萝包。


“咦?”


面前的两个人异口同声。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20:32:00 +0800 CST  

这时候我更愿意和古川对视,淡淡定定地说:“我已经十五岁了不需要特别照顾哦~”


然后目光的余光里看到玲奈拿起自己的叉子,迟疑着,最后叉走了我餐盘里的菠萝包。


很理所应当的样子。


我和古川一起把目光投向玲奈的时候,她很自然地咀嚼吞咽着,抬眼:“怎么了大家?”说是“大家”,却只是看着古川。


没有说谢谢。


不知道这是不是名为雀跃的心情,我在桌子下用脚尖轻轻碰了碰,立刻看到她的脸从耳根开始变红。


玲奈好可爱。


这时古川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她翻盖看到来电名字,“诶?高柳?”急急忙忙地站起来,她礼貌性地微微鞠躬,“玲奈,珠理,我去接个电话哦。”说完便亟亟地跑开了。


我看着古川跑远,“玲奈酱。。。”刚开口,准备说什么。


落下的脚忽然在桌子下被玲奈狠狠地踩了一脚。


啊呀呀,玲奈清醒的时候和酒醉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STYLE嘛!难道就是她吃激辣咖喱蛋包饭和甘口咖喱蛋包饭所培养出的两重性格?!


顿疼的脚条件反射地屈起膝盖,撞到桌子,桌面上一阵骚乱,然后古川的蜂蜜水倾倒下来,全部浇在玲奈的工作裙上。


“啊~~~~~~~~~~~~~~~~~~~~~~~~”


长长的惊叫似的叹息。


玲奈立即站起来可是已经于事无补了。她憋屈地瞪着裙子上一大滩水迹,“得回房间换一条了啊~~~”


然后愤愤的眼神落在我身上。


我还是愿意承认的,这时候自己一副好整以暇坐着的样子就是摆明了请她狠得牙痒痒。


但是我不知道松井玲奈是会把这种情绪表现出来的人。


还表现得这么明白,她忽然拧了一把我的鼻子,“跟我回房间,我要换衣服。”


心情就写在脸上,有点像把一整瓶辣酱挤在古川编辑的便当上的时候,那个眉开眼笑的松井玲奈。


而不是那个总把我当成妹妹照顾的,没有和我分享心情的意识的松井玲奈。


忽然好开心。


所以我站起身揽上她的腰,嘟着嘴凑近她的脸,“玲~~奈~~酱~~~~”


“不要。”斩钉截铁地被她转头躲开了。


她推开我才谨慎地回头,就好像我是吻魔一样,“过会儿有些事情,我要好好问问你。”玲奈又露出那个严肃认真的表情了。


【-Chapter.2 END-】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20:32:00 +0800 CST  
今天更到这里了 慢点有灵感了再更
【是说一天爆三章出来脑细胞集体阵亡待补充。。。。
——总是担心被烧死的小五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20:35:00 +0800 CST  

【-Chapter。3-】


湿透的工作裙揉皱了丢在地上,像被丢弃的破抹布。


“玲~奈~酱~~”拖长着声音喊我的名字,珠理的影子映在玻璃门上,她敲了敲门,“好了么?需不需要帮忙呢?”


“不要。”像拒绝她的索吻一样没的商量。


我拉平整长裤的裤脚,然后直起上身,撩起上衣的前摆。


没有开灯的洗手间,只有磨砂玻璃的门透进卧房的灯光。清清冷冷的颜色。


我盯着镜子里,自己的左侧肋上和腹部的几个暗红色的印记,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这是什么东西?


已经预感到了是什么东西可是有点不可置信。


换掉睡衣的时候就发现了,为此闹心了整整一个早餐的时间。


珠理的脚步声在门口打了个转,门外有门铃声。


“玲奈酱,我去开门咯~”


倏地放下衣摆,就听到了开门声和爱李的嚷嚷:“啊!珠理!我回来没有看到你们,而且桌上乱糟糟的……于是……”


没说完就被珠理打断,“哦哦古川不用担心哦,只是出了一点小差错。”


“玲奈呢?她的房间好像没人,没人应门……”


我动了动姿势换另一个耳朵贴到门上,这时才发现了自己竟然在偷听。


一时有点被自己不符作风的行为震惊到。


所以暂时忽略了珠理接下来对爱李说的话。


“可能在洗澡换衣服吧?饮料泼在她身上了。”听到她一本正经地对爱李说谎:“你可以拨打一下她的手机。”


珠理好像学坏了。


我以拳击掌,本来有点难以开口质问,现在觉得有的是足够的理由教训一下这个小鬼。


有的是足够的理由,让我把一些稍微有些羞于启齿的事情用长辈教育晚辈的心态装裱一下,然后隆重出炉,为自己讨回公道。


哼!想想就很为自己不平。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23:56:00 +0800 CST  

听着珠理送走爱李,带上门。脚步声重新回到玻璃门前,照旧用哪个姿势靠在门上。


“呐~玲奈酱~你……”


不等她说完,我一把拉开门,她后仰着姿势优美地摔了进来。


看着珠理一屁股坐在我脚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让我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成就感。


不发脾气不表示我松井玲奈没有脾气。


“啊类?玲奈……酱……?”


我叉着腰,保证自己做出气鼓鼓的愤怒到了极点的神色。


“松井珠理奈,我觉得需要告诉你妈妈,我好像没办法管教你。”


“啊类?管教我?”珠理站起来拍了拍运动裤上的灰,她双手插进口袋,眯起眼笑容满面,“不要管教我嘛~我不是很乖么?”


“很乖?!”我反问。


然后几乎是喊出来的,“你昨天晚上都对我做了什么?”


珠理的笑容有点凝固,在听到我的质问之后。


“昨晚?没有做什么啊~”笑容渐渐隐没在嘴角,她挑起一边的唇,表情很臭屁。


不是那个珠理奈妈妈教育出来的乖巧温和、笑容看起来那么健康无辜的珠理奈。


“嗯,没错……”我垂下眼喃喃,背过身去不再看她,“珠理奈酱十五岁了,是到了叛逆的时候了对吧?”


“玲奈……”她的声音有些迟疑,然后忽然像放弃了什么,语气坚定起来:“嗯,十五岁,十五岁。玲奈你就这么在意这个?”


玲奈,玲奈。她这么称呼我。


我回头,“什么意思?”


便迎面看到她忽然凑上来的脸。她的手错开我的身体,撑在洗手台上。


被她圈在了一方小小的空间里。连眼睛里,都满满当当地全是我。


忽然就这么紧张了,心跳加快了,说不出话来了。


“玲奈酱也不过就是二十岁出头一点点嘛?!年龄这种事情有必要这么强调么?”


听起来,她生气了。


为什么。


我还没有生气!


对!


“那好我不强调年龄!”气不打一处来,我略微撩起上衣下摆,指着暗红印记,“那你直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说出口,就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对了。


就像今天前两次已经出现过的潜意识反应。


被她圈住的世界在无声中崩塌开来。她绷直的手臂渐渐撤开,到一个离我有些远的过分的地方。


她靠在墙上,抱起臂来沉默地看着我。


微笑着,勾起的嘴角那么熟悉。眼里的却是和那积极阳光的华彩颜色不一样的光。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23:57:00 +0800 CST  

“嘛~~玲奈酱~~~什么时候发现的??”撒娇的语调,可是明明她从表皮汗毛到神经末梢都不像在撒娇。


有点危险。


危险到我自然而然地护起胸来。


被她看在眼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别这样啊~~~”她自然而然地伸手向前。


但是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我的特定手机铃声响起,是爱李。


“喂,嗯爱李,嗯我没事……”


“啊……哦对的没错哦……嗯,刚洗完澡。”


“啊,不用不用!在大厅等我就好,很快下来……”


我一边讲电话,一边皱着眉用凶恶的眼神瞪着珠理。


小鬼不准过来,让我好好讲电话。


但是小鬼鼻孔朝着天,作势完全没有看到我的威胁。


连声音都打颤起来,她重新把我圈进手臂里,进程缓慢地、一点一点侵蚀我的防御。


“啊没事,只是有点冷……爱李我要去穿衣服了啦~”


有点焦急,爱李还是不肯挂。


下午要去玩的地方可以等我下楼了当面介绍嘛!


珠理已经把嘴凑到我的另一个耳朵边上。


“玲奈酱~?玲奈~~~~酱~?”温热的吐息包裹着耳廓,我一边听着电话里爱李唠唠叨叨,一边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嘴。


小鬼!住手!


再次眼神威慑。


“玲奈……我知道你很要强,但是其实我也很要强的哦~”


她的手臂在收紧。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23:57:00 +0800 CST  

“特别是我觊觎了很久的事物,好想好想得到。本来还是有一些理智控制好自己的。不是自己的不能要……”她撤开一些,苦恼地看着我的眼睛,眼里闪闪烁烁,看不懂她的心思。


“可是忽然想到,如果变成自己的,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她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但是一字一句清晰地传达过来。现在知道了,珠理能在笔下塑造出CENTER那样的人物,她是以自己的另一面为原形的吧。


或者说,以十五岁的松井珠理奈为原形。


明明青葱少年,为什么如狼似虎?


这不是我认识的珠理奈。


手机早已握不住了,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我现在告诉你我昨天做了什么。”


“珠理,不……”不要来不及说全,就被吻上了耳朵。


“玲奈,玲奈,”珠理低沉的轻唤缠绵着我的神智。她柔软的黑色刘海在眼前扫动着,让人想闭上眼睛。


但是,抗拒。


她的掌覆盖上我的手,感觉到了我的深深战栗。


那时,吻已经从耳后到了下巴上。


她停止了。


她的手用力地捏着我的手,好疼。


“对不起。”激情退却,只是瞬息之间。


她垂着头,放开手,想拥抱。


但是被抗拒。我咬着下唇用胳膊抵住她的肩膀。


“不要……”听得出自己的声线颤抖到什么程度。


终于说出来了。


“我不要这样的珠理奈。”


她始终低垂着头,这时开始向后缓缓地后退。


“对不起,只是……原来玲奈酱真的不喜欢。对不起,我私自地就做出了判断。”


这句话听起来,就好像我立刻失去她了。


但是知道的。事实说,只是这样的我,根本就留不住她。


那么,珠理奈,何必呢?


例えばもしもこれが恋なら,お愿い何も変わらないまま。谁に打ち明けることもなく,命燃え尽きる日まで。


【-Chapter。3 END-】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09-28 23:57:00 +0800 CST  
窝回来了今天补更九千……QAQ
【谁知道怎么把楼上的广告删掉啊啊啊啊啊啊!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1 11:29:00 +0800 CST  

【-Chapter。5-】


八点三十分,不算早不算晚。我踏进酒店大门,左转,自助餐厅。


还没有吃晚饭。我回想起分别的时候爱李失落的神色:“诶~玲奈要回去了啊~还没有正式开始玩呢~!”


对不起呀爱李,可是我没有什么兴致。


一个下午都没有兴致。


连坐着过山车都可以走神想到别的事情上面,晚上和东京几个出版社旧友的聚会就实在不想强迫自己去应酬了。


蓧田社长应该已经带珠理奈去吃晚饭了,按照我给她的餐厅名目,按照珠理奈喜欢的意大利面或者披萨。


也好,正好很想一个人吃一顿饭,安安静静,最好不要吃着吃着就走神了。


但是刚进餐厅,就被打招呼了。


蓧田远远地朝我招手,喊:“玲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不早不早,只是掐得正好。蓧田对面那个没有回头的后脑勺让我不知道,是不是该继续往前走。


没有心理准备就要再次遇到了。


早知道……早知道企鹅就当面给她了。


才不愿意承认松井玲奈一个下午都在反思是不是话说重了。


是不是失态了。


是不是伤害了谁了。


是不是,太在乎什么了。


才不愿意承认呢哼!


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打个招呼就走然后订份外卖的时候,蓧田已经起身亟亟地向我走过来了。


“玲奈我正愁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呢!”她拉着我就往前走。


高跟鞋噔噔蹬,连穿着平跟鞋的我都觉得有点跟不上。


什么事那么急?


我看着珠理面前那盆蛋包饭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个小鬼现在还在抄着勺子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就是不肯抬头看我。


果然话说重了么,跟我赌气?


但是也犯不着用一盆浇满了辣酱的蛋包饭折磨自己啊?!看到这盆红红的料理,我的第一反应还以为是她为我留的,就像上午的菠萝包。


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就像心房被针戳了一下,猛烈地收缩。


“珠理!”我抓住她握着勺子的手。


然后两秒内看到她低头努力吞咽的样子,最后抬头对着我笑,烈焰红唇加满目泪花的勉强笑容。


但是嘴角勾起,珠理像可爱的小动物。泪眼汪汪的可爱小狗。


“辣死了吧?!”我没好气地问。


可是不能忽略,这个笑容太熟悉了,就好像她想告诉我,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吧好不好。


“玲奈酱~晚饭吃了么?”她揉了揉眼睛,“是有点辣,今天心血来潮想尝试一下玲奈酱的吃法,没想到辣到这个程度呢~”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辣酱君说:‘我被没两把刷子的小鬼小看了呢,一定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嗯,嘴里的东西咽干净了。但是嘴角还有一点红色的辣酱。我伸住拇指,顺手就擦掉了。


她忽然愣住了。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1 11:33:00 +0800 CST  
蓧田在身后戳了戳我的脊梁,“玲奈,我快被你的小鬼吓死了!还以为她的口味和你一样重呢!”


我的小鬼?


呵呵,我的小鬼。


我在心里顺势温和地笑了笑,然后瞬间变脸拍桌而起,才不是我的小鬼呢!!!!


“蓧田社长!原来你一直一直觉得我是重口味呢!!”这种把柄,不抓白不抓。


蓧田立刻投降,“行啦行啦~那么你的责任编辑都来了,我就让位咯~”她弯腰拧了拧珠理红扑扑的脸,“对了,眼镜借我玩儿两天。”


拍拍屁股走人,顺走了珠理放在桌边的黄色太阳镜。


我在蓧田坐过的位置坐下,珠理的对面。


她没看我,低下头继续吃。一口一口。


“别吃了!”我抢过她的盆子放在自己面前,然后正襟危坐严肃认真地看着她。


看着她还拿着勺子,僵持了一会儿缓缓放下,还是……还是不抬头!


“不会闭眼的深海鱼!”一不小心我就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进化不完全的大笨蛋!”


“诶?!”这一下她倒是抬头看我了,怀疑地瞥着我,“玲奈酱……是说我么?”


“没错!”既然说出来了,索性毫无顾忌,“珠理一个下午都在酒店吧?!反省好了么?”


“反省什么?!”忽然她就莫名其妙地来了气了,挑起眉抿起嘴,那个不可一世的CENTER表情好像见到一次以后就会经常见到,她说:“才不要对玲奈酱这只母狮子反省呢!”


义正言辞。


母……狮子?!


就因为我把她比喻成深海鱼么?!


“你你你!”


“唔我吃饱了!”


珠理嘴快,掐住我的点不让我发作。


真生气!


“你要回房间了么?”


其实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起身欲走。


但是现在,她站住脚,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


沉默着,凝视片刻,安静地坐回去了。


很满意!


我拿起她的勺子,开始补我的晚餐。


珠理其实根本没怎么吃,看来被辣得实在受不了。还有半盆蛋包饭我吃得津津有味。现在轮到我无视她。


珠理在对面绞着自己的手指。


“玲奈酱……”


我抬眼看她,沉默不语。


“明天早上回名古屋的路上,能不能坐在我旁边?”


【《鱼与狮子の东京之旅》END】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1 11:33:00 +0800 CST  
啊诺~~第一部分就到此为止了~标题在最后补上~序章里的那个BUG小五在此道歉!QAQAQ
是说稍微调侃了一下W松井的星座什么的~
还有就是~
敬请期待第二部分~~~《名古屋大乱斗》走起~

【下面是珠理奈酱国庆贺图吧~【其实就是小五渣技术寂寞来一发~QAQ】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1 11:39:00 +0800 CST  

【-Chapter。6-】-《名古屋大乱斗》


从东京回来的第五天。连着五个工作日,桌上都满满地堆着样稿和出版策划。


我从纸张堆里无力地趴下来大叹一口气,明明这些都不是我该干的份内事情……


蓧田社长留在东京和大岛集团下属的出版社商谈下次合作出版的事项。


社长兼主编跑了~于是活儿分摊到下面的几个责任编辑身上。一个人一下子要负责五个签约作者。


真是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再多的好脾气都消磨光了。


所以当爱李把一份新的文件放在我桌上,深呼吸也平复不了,我直接摔笔。


爱李吓了一跳,然后看着我毫无保留地爆发脾气。


还好,每个责任编辑都有独立的办公室。


大约三分钟,她只是安静地看着我,确认我冷静下来才上前按住我的肩膀,“玲奈酱!今天逃班吧!”


“诶?!”


爱李确认无误地注视着我,“顺便说一句哦~”她对着文件努努嘴,“今天不溜出去放松一下的话,这周末都没有机会了吧?”


这倒是没错,对于我这种会把工作带回家的工作狂而言。


我伸了个懒腰,内心动摇了:“逃班去哪儿呢?”


爱李把我的手机拎到眼前。


“今天星期五哦~”


“怎么了?”


“不跟松~井~君~会面么?”


愣了愣,垂下眼,“她在休笔期啦~按理不去打扰她的。”


不去打扰松井珠理奈的日常生活,正常的高中生生活。


但是还是会隔三差五地发短讯给她,至少以前习惯是这样的,美其名曰是关心。


其实只是,不想就那么消失在她的生活里。


但这周太忙碌,倒是把这件事完全抛在脑后了。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1 11:40:00 +0800 CST  
说起来,也没有收到她主动发过来的短讯或者邮件。


高中的第一场重要考试,珠理有在好好准备吧。回想起从东京回来,珠理的妈妈跟我担心起珠理的第一场期末考试。


“以前珠理的成绩是绰绰有余的啦,但是高中了毕竟不一样吧。”珠理的妈妈神色忧愁,“而且不知道珠理想考什么大学啊~她完全没有跟我说起过~”然后她把目光投向我。


赶紧摇头,“没有呢,珠理奈酱也没有跟我说过。”


只有很少数的时候,才会忽然注意到珠理是个高中生啊~


爱李笑着退出办公室去了。听到她在走廊里哼着小调。


我翻开手机,给珠理发短信:


今、天、放、学、来、找、你?


啪、啪、啪手指动得飞快。发送~


发完短讯抬眼看到桌上堆成小山一样的文件,赶紧把电脑椅转过一百八十度。


想到珠理奈酱心情忽然变好了,所以才不要让眼前这些糟糕物占据视线。


等着,就这么等着。


我想,珠理应该在上课吧。


但是很快手机的提示灯闪烁起来了。


翻开,看到她回:“今天有事情哦。”


有……事情?


我按下回复,然后盯着空空的内容栏发起呆。珠理都这么说了,好像也不能说什么了吧。


但是有些事情好像还是介怀着的。东京回来之后,很多事情变得不太一样。


虽然工作忙碌到让人健忘,而且我暂时不负责“松井君”这个作者。


其实我只是她的专属责任编辑,她的休笔期我就能拿到蓧田社长的带薪休假。


就好像,她十一二岁的时候成就了初出茅庐的十五六岁甚至还是未成年的我,然后这些年,我就像为她量身定做的陪护。


但是好歹是独立的人,生活不可能只是围绕着对方转吧?


所以也没有理由多问什么……比如多问一句:放学有什么事情呢?珠理奈酱。


珠理奈这么要求过,回名古屋的路上让我坐在她旁边,可是一路上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睡觉,靠在窗边而不是身边我的肩膀。


干燥的秋天,下午的阳光透过顶窗。暖洋洋地倾洒在办公桌上。


我退出回复状态,手机就这么合上。


重新趴回办公桌上。


还是好好工作吧……
【Chapter。6 END】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1 11:40:00 +0800 CST  
阿诺今天就更到这里了~~~
拜谢各位看官赏识~~~~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1 11:48:00 +0800 CST  

【-Chapter。10-】


饭后时分。


我焦躁地听着电话里的忙音……


爱李不接电话、蓧田社长也不接电话。我暂时想不出还可以打给谁。


这时紧盯着坐在客厅里乖乖端坐的渡边麻友,想不出主动挑战之外的其他招数。


诶?本来坐在她旁边的珠理呢?!


“玲~~奈~~酱~~~~~?”


在我身后探出头,珠理用故意吓人的熊孩子的语调。


我翻手敲她脑袋,轻轻地。


顺手合上手机盖揣进兜里。


“我要去帮你妈妈洗碗啦~”作势就往厨房去。


但是竟然被一把从后面抱紧,珠理在耳后小声说:“亲一个再去。”


小鬼嘟着嘴探头索吻,好一幅蹬鼻子上脸的气势。


我索性站住不动了。


珠理的妈妈在厨房忙忙碌碌,锅碗瓢盆交响乐的气势也毫不亚于身后的珠理。


于是小声地恐吓身后人:“申明一下,我可不是为了那什么才那什么的!”


“那什么是什么?”小鬼的下手搂上腰了!“亲一个嘛~亲一个又怎么样呢~?”


早知道……早知道就把一瓶子冰水浇到她衣领里!来一发透心凉!


但是当然是舍不得的……


看到辣得楚楚可怜的小动物模样就舍不得了……


我叹了一口气,但是嘴上还是:“不要!”


这次声线有微微的拔高,然后就听到身后不远处,一声严肃正经的咳嗽声。


渡边站在身后不远处,不知道她在那里站了多久了。


啊……想想都面红耳赤。


可恶的是小鬼还不松手。


于是两人就这么像连体婴儿一样艰难转身。“怎么?”珠理没好气地问。





楼主 五幕  发布于 2012-10-02 15:22:00 +0800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