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落笔星云 男主天生残弱 BG 结局待

【口味适中】落笔星云 男主天生残弱 BG 结局待定

男主:张书霂
女主:申星云
女主女儿:圆子
配角现加

如果有来世,我能不能先遇见你?不早一分,也不晚一分,可好?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3 22:16:00 +0800 CST  
继续挖坑,不定期更新,不知道这次能坚持多久。我是坑王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3 22:17:00 +0800 CST  
第一章:夜雨
凌晨的时候,申星云突然从梦中惊醒,她只觉得身边睡着的女儿身体滚烫的吓人,随即赶紧按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摸了摸女儿的额头,孩子发烧了,她不由的急躁起来,“圆子……圆子”,申星云轻轻推了一下睡梦中还蹙着眉头的女儿,女儿微微颤动了下薄薄的眼皮,而后慢慢睁开眼睛,只是双眼中还透着迷糊,“妈妈……”圆子开合了下小口糯糯的喊了她一声,申星云听女儿这一声喊,差点就没有掉出眼泪,那小小的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发烧了,而她这个不称职的妈妈,却在身边睡的和个死人一样。申星云慌乱的抓起女儿的衣服,从被子里抱出了圆子,给他一件一件的把衣服套好,又随便给自已穿了件大衣,收拾了东西,抱着女儿跑出门,按电梯时,她突然觉的那一个一个蹦跳的红数字仿佛是从五百层楼往下走,她拍拍怀中的圆子说到“乖,你在忍忍,咱开车一会就到医院了。”园子搂着申星云的脖子,小小的小嘴巴里吐着滚热的气“妈妈,我们不着急,幼儿园老师说,要注意安全……”电梯突然叮的一声响,申星云身子震了一下,而后一股脑冲进电梯,刚才圆子的话明明就是在安慰她,可她却觉得心口像被凿开了一个洞。
四月初的天还是透着寒凉,又在这凌晨时分,车前窗上的雨刷来回来去的摆动,可外面蒙蒙的细雨却一遍又一遍的铺满玻璃,圆子小小的身子团在后座上,只听到她有点粗的喘气声,申星云看着外面空荡的车道上,湿漉漉的泛着澄黄色的光,思绪翻涌,她回头看了一下后座上的女儿,轻声唤她的名字,女儿身体微微动一下,但是没有回应,申星云回过头继续开车往前看,焦急、疲惫、担忧,脑子里被各种情绪充斥,她是这个城市里一个普通的中年女人,离异两年,只身带着四岁的女儿,过着陀螺一样的日子,为生活奔波,为女儿而活,被这浩瀚的城市淹没。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3 22:18:00 +0800 CST  
欢迎吐槽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3 22:19:00 +0800 CST  
夜间急诊室里清冷的有点吓人,医生表情冷漠,诊断后就说圆子是扁桃腺发炎,开了点药就让申星云带圆子回家休息,申星云无比焦虑,圆子刚才量过体温,已经烧到39度了,她不敢就这样把女儿草草带回家,就央求医生给圆子打个退烧针,然后在急诊室里观察几个小时,医生白了她一眼,嘴里念到“你们这些做父母的,平时不好好照顾孩子,等孩子病了就急的和猴一样,你要是愿意在急诊室待着就待着吧,觉得那里舒服就睡那。”申星云抱着怀中的圆子,听了医生这一嘴唠叨,她咬了咬嘴唇,始终没有找到能反驳的语言,只能默默的叹了口气,说了句“谢谢您。”
急诊室中有两排椅子,四个床位,申星云把打完退烧针已经睡着的圆子安置在其中一个床位上,给她盖好被子,才腾出时间喘了口气,她坐在床边,先缕了缕一头蓬乱的头发,拿出包里的保温杯打开,先倒了水在杯盖里,凉一会给圆子喝,而后自己又就着保温杯喝了一口,水有点烫,她差点没一口吐出来,眼泪一时间就涌出来眼眶,而后整个人就有点控制不住,吧嗒吧嗒的泪不停的往下砸,她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医生的话说中了她的心事,还是一切太让她担忧,总之那种说不出的情绪牵制住了所有念想,嗓子里不听指挥的就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在这个急诊室里却显得格外清晰,申星云吸着鼻子里分泌出的液体,狼狈的用手背蹭着泪水密布的眼睛,委屈越哭越多,就在这时,她突然听到一声轻咳,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这声轻咳让她的眼泪一下子止住,她慌乱站起身,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这才看到隔壁床上躺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她,而他床边竖着一个输液的金属架,上面挂着液体,看样子是急诊输液的人,之前申星云抱着圆子进来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屋里还有别人,现在她哭了这一遭才发现原来还有其他人,心中一下子填满了尴尬,脸不由的红了个遍,她清了清嗓子,神经反射的弓了下腰,对着隔壁床上的人轻声说了句对不起,她知道人家背对着她,也看不见她弓腰的歉意,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这种失态,让她困顿无比,良久隔壁床都没有给出回应,申星云心中不免有些拧巴,她自己暗自嘲笑,也不知道刚才弓个身干嘛,或者那人其实一直睡着,就是梦中咳嗽了一下,想到这,她摇摇头拿袖子擦了把脸,就又坐回到圆子床边,伸手去摸了摸圆子的脑门,好像手感没有那么烫了,申星云心中略微安心,她拿出包里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深夜两点了,等再过半个小时,她准备叫圆子起来吃药喝水,然后如果没什么事情了就回家。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3 23:00:00 +0800 CST  
时间分秒的过着,急诊室里安静的只有三个人的呼吸声,申星云坐在圆子身边,只觉得眼皮慢慢沉重下来,目前的事物越来越浑浊直到一黑,她身子一歪,头使劲往下载了一下,一个机灵她醒了过来,圆子翻了个身,小小的嘴巴泛起了干皮,还有口水从里面流了出来,申星云拍了拍脑袋,意识到自己确实作为母亲的失职,孩子病成这样她还能睡着,于是拿出包里的湿巾给圆子擦了擦嘴,又去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感觉好像烧貌似退下来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隔壁床边的液体袋,就发现那人的液体快输完了,也没见那人动,而且也没个陪床,心中无端的担心起来,申星云站起身,往前挪了两步,又看了看床上的人,除了呼吸声,其他的动向啥都没有,这人也是奇怪,从她发现他的存在,到现在为止,好像连个反身都没有过,申星云欲是觉得奇特,难道是晕过去了?她有点急,就快步走了过去,绕到那人床前,低头看下去,白色被子里,就露出一个短发的脑袋,而且头也是低着,看不清模样,申星云移目看了看旁边的床头柜,上边放着一副无框的眼镜,在隔着不远处还放着一架轮椅,不是医院那种租聘的简易轮椅,好像是一辆专业轮椅,因为她看到了上面有手控杆,是电动的,申星云转过头,又看了看床上的脑袋,看发色应该是个年轻人,难道这还是个腿脚不好的?而后她又抬头看了看放液体的袋子,这估摸着在有个二十分钟也输完了,如果这人真腿脚不好,咋去喊护士啊,申星云用手紧了下衣服,又轻轻伸出食指戳了戳那床上人的被子,“先生……先生,你的液就快输完了。”
申星云边轻声说着,边抻这脖子去看床上人反应,稍许过后,那颗黑脑袋动动,而后慢慢的抬了起来,申星云就看到了一张面色些许苍白的脸,那人睫毛黑长,遮在一双细长的单眼皮上,鼻梁高挺,粉白的唇动了一下,有声音出来“护士一会会过来。”申星云听到那人说话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那人微微的睁开了细长的眼,黑曜石一样的瞳孔正好对上了她的眼睛,而那瞳孔里却装着冷淡的光,蛰的申星云不由的退后了一步,“哦”申星云木木的回了一声,她知道自己脸肯定红了,而后她又做了一个极其傻的动作,弓了腰嘴说了声对不起,这一刻她在心里默骂自己是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而床上的人依旧冷冷的看着他,不做声色,申星云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心中感慨,“还真是个年轻的男人,虽病色满面,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好看!”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3 23:51:00 +0800 CST  
有在看的同学,留言指导!!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3 23:52:00 +0800 CST  
“妈……妈”圆子有点含糊的呼唤拉回了申星云中年妇女的花痴,她身体打了个冷颤,抬起头就看见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披着被子,坐在床上,歪着头,睁着圆丢丢,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目光充满了疑惑。“圆子你什么时候醒的,口渴么?”申星云搓了搓手,又把鬓角的头发往耳朵后面别了别,低着头快步向女儿的床边跑去。“你的脸为什么红了,妈妈??”圆子似乎总是那么不解风情,时常问出一些让她在尴尬情景里现的更显尴尬的问题。“赶紧喝药”!申星云打着哈哈绕过了女儿的提问,她从药盒里拿出了药,又往杯盖里兑进了一点热水,尝了尝温度,就把药塞进了圆子嘴里,接着又把水递到她嘴边,圆子听话的咽了药,可目光却一直的落在隔壁床上躺着的那个人身上,“妈妈他是谁啊?”圆子用自以为压低的声音问申星云,“你要是好点了,咱们回家吧。”申星云还是没有回答圆子的问题。圆子突然就爬出被子,延着床边探着腿下了床,她只穿着袜子,一路噔噔噔向那男人面朝的方向跑了过去,申星云见状就喊到“张圆子你干什么?”圆子没有理会她的喊叫,只顾着自己的小步子,一溜烟就窜到了那男人的面前,她站定后歪着脑袋,看着那个黑头发,“你是谁?”她糯声的问了起来,张书霂昏昏沉沉,听到了声音就缓缓睁开眼睛,正对上了一对红扑扑的肉脸蛋和一双黑丢丢的大眼睛,“你又是谁呢?”张书霂忍着嘴里的干涩哑声反问这个唐突而来的小家伙,呵呵,如果这小娃娃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孩子,那两人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我叫张圆子,那个,那个你是不是很疼啊?”圆子指了指输液管,又看向了张书霂,张书霂看着延伸至他被子里的输液管,心中有些觉得好笑,这时候竟然有这么一个小妞妞在关心他“不太疼!”他轻声回了问题,这时圆子又怯生生的向他的床走进了几步,然后对着那输液管嘟起小嘴巴,吹了两口气,“这样就不疼了,妈妈说的!”那说话语气极为认真,张书霂见状微微弯起了嘴角,将才身上的疼痛好像真的减少了几分,圆子又把小手揣进衣服口袋,掏了掏拿出了一颗棒棒糖递到了张书霂面前“叔叔嘴里苦,有药味,我有棒棒糖给你吃!”她抻着小手执着而坚定,张书霂不禁为难起来,这突然的温暖让他无法拒绝,但他实在做不到伸手接住那颗甜蜜的温暖,圆子见这个躺在床上的叔叔一直没有接住她的棒棒糖,忽的有点哀愁,她似小大人一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踮起脚,把棒棒糖放在了床头柜上,挨着那副眼镜摆在旁边,又看向了张书霂“那叔叔输完液在吃吧!”话刚说完,申星云从圆子身后把她抱了起来,“对对对不起,我女儿不懂事!”该死,申星云又一次躬下了腰朝张书霂行了躬身礼,张书霂心中暗笑,这女人是喜欢这一出么?一连几次鞠躬弯腰,搞的和举行他的追悼会一样。“没事。”他冷冷的回了一句就缓缓合上了眼,胃中刚才揪起了一阵痉挛,让他难受的说不出一个字,申星云看这状态,是人家下了逐客令,只好没趣的抱着圆子回到了原来的床位,她揉了揉圆子绒绒的头发,又给她穿上了厚外套,顺手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4 22:02:00 +0800 CST  
先更点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4 22:03:00 +0800 CST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小护士走了进来,直步就到了那人床前“张先生,你液输完了,我先给你拔了针,你先休息,等天亮了王峰过来接你。”申星云佯装整理衣服,趁机就看向了床上躺着的人“原来也姓张……”她心里嘀咕了一句,张先生这个称呼有两年她都没有再听到过了。“妈妈!”圆子看着站在床边发呆的申星云就唤了她一声,然后一下搂住了她的脖子,拱进她怀中,“回家家吧!”圆子撒起了娇,申星云思绪被圆子拉了回来,宠溺的看着肉圆可爱的女儿,一下子觉得世界美好的不得了,她抱起了圆子,背上了包就往急诊室的门走去,就要到门口时,圆子忽然对着那床上的人喊到“叔叔你的病要快点好起来!”申星云随着圆子的声音看向那人,只见护士把一只瘦弱细白的手臂从被子里拿了出来,那输液管的针头是插在静脉的位置上,而床上躺着的人似乎没有听到圆子的问候,紧闭着双眼,黑鸦般的睫毛遮盖住了那细长的眼睛线条,他眉头紧紧锁起,似乎是非常难受,申星云又看了一眼那亮出来的细手臂,竟不如一般女人的粗,覆着的皮肤泛着莹亮的光泽,有种说不出的异常,申星云一时间心中生起了怜爱之意,可紧接着就是有种认为自己是不是变态的感觉涌了出来,她赶紧转回头抱着圆子大步离开。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4 22:04:00 +0800 CST  
第二章、原来是你
申星云认为离婚后的这两年,自己早就被现实磨出了一身铜皮铁骨,凡事都让她犯不了愁,但只有两个例外,一个就是宝贝女儿圆子,另一个就是正在与更年期做斗争的恐怖女上司,人送外号——芬姨。
“申星云,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申星云拿着电话还没听清楚芬姨说的是什么,啪的一声电话就被挂掉了,她放下手机,狠狠的吐了一口气,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也不知道这个情绪跌宕起伏女人又要出什么妖娥子,她吃力的站起身,拿上了笔记本就往芬姨的办公室走去。
“咱公司近期和大学研究院有一个合作项目,你身为新项目的商务负责人,我们决定让你先去研究院和那边的研发负责任对接,你明天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好资料,后天一早就去那边上班。”芬姨头都没有抬一下,嘴巴里嘟噜嘟噜的说出了一长串话,申星云听的云里雾里,新项目启动了一个月了,她赶鸭子上架被强行拉去做项目的商务负责人,但是具体这个新项目到底是要干什么,到现在也没说出个一二三,这到好,在她啥都没搞清楚的时候就又突然被外派去研究院对接,对接什么?对接没头脑?还是去向研究院证明她是个啥也不知道的**?申星云眉头紧紧皱起,她把笔记本狠狠举起,想了一下还是轻放在了芬姨的办公桌上,脸颊憋的通红,这种认怂的感觉真心不好,“领导,我……”“你什么你?让你去你就去,如果遇到困难你就给我打电话,不论怎样,研究院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你必须给我搞定,就这样,你出去吧。”芬姨抬起了头,表情极为严肃,连让申星云陈述的机会都不给,申星云看了看这阵仗,心中一片哀嚎,她忽然觉得,可能这份干了八年的工作就要付之一炬了,革命估计没有成功的那一天,想到这,她别扭的站起身,又故意在芬姨的桌子前站了一会,表示抗议,可是抗议无效,不久后她又是一口闷声的叹息,这才磨磨唧唧的往芬姨办公室门口走,刚走到门口就听芬姨在后面喊了她一声,申星云瞬间觉得可能剧情会有反转,赶紧答应转过身,挤出了一脸的谄媚笑容,谁知芬姨却不咸不淡的说“对了,负责人姓张,张主任,听说他脾气古怪,你注意着点,别添乱,一会我把他的联系方式和资料发给你,你回去做做功课。”申星云脸上挤出的笑在这段话中一点一点被融化,直到变成一张呆木的表情,希望就这样一闪而逝,她心中腹诽“姓张,又是姓张,姓张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19:25:00 +0800 CST  
晚上申星云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客厅地下绝望的瘫着,她看一眼资料然后哀嚎一声,在看一眼就又哀嚎一声,躺在沙发上的圆子正在读《灰姑娘》的插画读物,但是那一阵一阵刺耳的怪叫让她莫名其妙,她放下手中的读物,用小手拖着下巴观察了一会这个不太正常的妈妈,看了半天,发现事情并没有好转,于是她爬下沙发蹭到申星云怀里,仰起脑袋用圆亮圆亮的眼睛疑惑的看着申星云,申星云在她的眼神里慢慢妥协,烦躁的情绪也缓缓落了地“好吧,妈妈只是工作上遇到了一些没法解决的问题。”“可是你说过只要努力就会胜利啊?”圆子听完申星云的话表情非常严肃的反问她,申星云突然无奈的笑了,她好像真的是这样告诉圆子的,而如今这个小丫头竟然拿她说过的话来教育自己,坑娘啊,实力坑娘,申星云随意抓了抓自己一头的乱发,又把抓过头发的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差点没吐出来,几天没洗头了?都馊了。“妈妈我认为你有点放弃自己!”圆子叹了口气,语出惊人。申星云听完着话,朝圆子的肉屁股一拍,就问到“这是谁教你的?”“幼儿园左老师说的,她说女孩子要爱干净,不能放弃自己!”圆子学老师说话的样子,学出了一个专业演员的素养,那样子逗的申星云一阵狂笑,她揉揉圆子的头发“走我们去洗澡,明天你外婆过来接手看管你,我看你还敢这样胡说八道!”圆子听完撇撇嘴“我外婆最疼我啦!”从窗户向外看去,普通的夜晚,普通的一天,对面楼层住户的家中都透出了温暖的光,其实生活还是非常美好,其实姓张的人也不都是坏人,你看圆子也姓张,但是圆子就是最疼爱申星云的人。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20:01:00 +0800 CST  
男主张先森要渐渐浮出水面啦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20:03:00 +0800 CST  
“张主任还在开会,申女士您估计要多等一会了。”一个戴着酒瓶底一样厚眼镜的小男生拘谨的对申星云说到。申星云看了看手机,已经快十一点了,她早上八点半就到了研究院,提着芬姨特意嘱咐要送给张主任的普洱茶高档礼盒,在研究院的会客室等了足足三个半小时,而这个传说中的张主任似乎是身上担着开创山河的重任,一直在开会,开了三个半小时连厕所都没有出来上一回,申星云暗想,这个糟老头子,真是个划时代的忍者神龟,佩服佩服。在申星云眼里,能当上研究院研发部门主任的人一定是年过半百,发量稀少,古板刻薄的老头子,在看看那爱好,喜欢喝普洱,那定是古板上面叠古板,古板到家的那种。会客室的门正好对着会议室的大门,申星云光水已经喝了四杯,她为了能第一时间拦住老学究张主任,这三个半小时也没有敢上一次厕所,而此时此刻她实在忍无可忍,于是站起身一路小跑向厕所方向奔去,等她回来时,发现会议室的门已经开了,就赶紧兴奋的往会议室门口跑去,刚伸进去头就发现里面人去楼空,就剩下了桌椅板凳,申星云只觉得一阵眩晕,一口气就冲上了脑门,她快步走到酒瓶眼镜的办公室问到“张主任人去哪里了?”那腼腆的小伙子不紧不慢的先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然后小声的说到“主任他们刚散会,去休息了,他身体不太好,会议时间太长了,不过我和他说起您等候的事情,他让我中午先带着您去院里食堂吃饭,然后给您安排一下工作的位置,如果……如果他下午可以休息过来的话,就可以见您。”说完后,酒瓶底的脸就红到可以烤串的状态,申星云听完,拍了拍胸口,脸上组装起了难看的假笑,艰难的向酒瓶底道了谢,可心中却想“还身体不好,还要休息过劲,这老爷子怕是快要过八十大寿了吧,还上哪门子班?还研那门子究,难道她是遇到了一个爷爷辈的人?芬姨我祝福你更年期快乐!”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20:36:00 +0800 CST  
偷偷问下,喜欢这种风格嘛?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20:57:00 +0800 CST  
但凡国有性质的单位,食堂的饭菜都是出奇的优质,申星云在酒瓶底的引领下吃了一个足饱,饭后酒瓶底依旧是红着脸拘谨的把申星云领到了研究院里一间只有四个工位的小办公室,“申女士,这是张主任让我们给您准备的办公室,这里就您一个人使用,很安静的,这段时间您就在这里工作,张主任的办公室就在隔壁,很方便您和他对接,您先在这里午休,等下午上班我把办公用品给您配齐,还有如果主任下午有时间了,我会来通知您的。”酒瓶底说完这一长串的话,然后红着脸笑了笑,“对了,您可以叫我小陈,耳东陈。”申星云连忙伸出了手说到“你好你好,以后还要多麻烦你。”那酒瓶底看着申星云伸出的手,脸不由的又红了一层,却并没有回握申星云,只是随即躬了下腰就转身快速离开了,申星云看着他有点滑稽的样子,就觉得莫名的喜感,他们这些理工科男人,真的像是一群外星生物,从来不懂人情世故,也从来不像其他男人那样对女人能占一点便宜就占一点便宜,保持距离永远都是他们共通的为人处世之道,申星云混迹在这个圈子里八年,常年游走于各种专家、教授、研发人员的团队里,他们不像商场上的人,处事精明,油嘴滑舌,他们只相信科学,相信技术,不会拐弯抹角,不会阴奉阳违,除了有时候脾气直的让人想犯罪,剩下的对于申星云来说还是非常欣赏的,男人么,有真才实学才足够有魅力。也不知道这张主任,张老爷子是否也是如此这般的天外之人!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21:37:00 +0800 CST  
温饱使人想睡觉,申星云本想在下午见张主任前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维,自带的笔记本电脑,打开后她翻阅了几章关于新项目的文献,可看着看着视力逐渐就模糊了起来,眼睛一沉人就趴到了桌上,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觉得有人在喊她,于是一个激灵就坐直了身子,又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这才看见小陈依旧拘谨的站在她身前“几点了?”申星云没头脑的问了一声,眼前的小陈,抬起手,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五十一分零六秒。”报时的专业度向赛场的职业教练一样,“申小姐,张主任通知我带您去他办公室,我们走吧。”申星云瞬间脑子一炸,她赶紧掏出包包里的粉饼盒说“小陈,你稍等,我准备一下。”“好,我在门外等您。”小陈回答的简洁,退场速度也简洁。申星云对着粉饼盒的小镜子,利落的在脸上涂了一层,又掏出口红补了补颜色,可脑袋里却搅了一桶的浆糊,她腾的站起身,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拿起电脑和普洱茶就向门口走去,由于走的急,她的腿被桌子下的小矮柜挂了一下,但是她顾不上理会,直接就冲到了门外,小陈笔直的站在门口,看到她出来就带着她走了几步转身就进了张主任的办公室,“申女士,你在这里稍微等候一下,主任马上就出来。”说完这句话,小陈又直着身子慢慢的退出了张主任的办公室,随手关上了门,申星云心中一团慌乱,她草草的环视了一下传说中张主任的办公室,室内布局方正简洁,没有太多办公家具,办公桌正对的墙面前放置了两张单人皮沙发,办公桌后面是一组矮的不符合常规书柜,里面落满了各种厚厚的书籍,其他的就是两盆大绿植,饮水机、和墙上挂的化学元素周期表,这个办公室是一个套间,在房间靠里的地方还有一扇门,想必是张主任平时用来休息的房间,申星云看了一遍后,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她还没有找到,她向前走了几步,走到单人沙发前,先小心翼翼坐了下来,又想起手里提着的普洱茶,于是站起身向张主任的办公桌走去,把普洱茶礼盒摆再了上面,抬头看了看那办公桌,原来是这办公桌后面没有办公椅,她终于察觉出来哪里不对劲了,“如果是礼物,那劳烦申小姐你带回去吧,我不需要。”一个带着冷嗖嗖寒意的男人声音从申星云背后突的冒了出来,申星云一惊慌忙的转过了身,正对上了那人的视线,申星云身高一米六五,那个视线预测高度一米二不足,没错就是不足一米二,而后就是传来嗡嗡嗡的声音,那个人在向申星云移动,坐在电动轮椅上,是年轻男人的脸庞,戴着无框的眼镜,面色在藏蓝色衬衣领子的衬托下愈加的苍白,他左手操控着轮椅上的操控杆,右手放置在腹部的位置,穿着一件黑色外套,一双长腿在同样藏蓝色的裤子包裹下细弱的斜倚在轮椅上,随着前进的速度有点不着力的晃动着,细长的眼睛里闪着耀黑的光,紧闭的唇看出一点情绪,申星云思绪千般流转,这是她挤破脑袋也没有想到的见面,一时间白炽灯下,白色被子里,露出的一节手臂,床头柜上的眼镜,和那床边的轮椅,还有这双熟悉的眼睛通通闯进了申星云的脑海,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呢?申星云身体中的每一个关节都僵硬了起来,那种异样的感觉在全身流转,复杂的情绪填住了心口,“怎么会是你?”这是申星云遇到张书霂问的第一个问题。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22:39:00 +0800 CST  
今天更到这里,明天继续,大家来留言激励楼楼盖房子!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5 22:41:00 +0800 CST  
张书霂冷着脸,听到申星云的话他心中疑惑,自己好像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难道这是现在流行的什么套路,见面第一次就称原来见过,他双唇紧闭一句话也不说,申星云此时有些着急,她抬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向张书霂的方向走近了两步“我,是我,一周前,急诊室,我和圆子在你隔壁床,圆子还给了你一个棒棒糖,你忘了啦?”她这句话说的语速有些快,显的面部表情有点夸张,张书霂眼光淡漠,心中却想起了这件事,那天他本身非常不舒服,也没有戴眼镜,以他的近视程度,摘掉眼镜一米外的东西他都看不太清楚,只是当时那一对唐突母女的表现到是让他记忆深刻“不记得了。”张书霂心口不一,这是他一贯的风格,保持距离,更不可能因为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让谁和自己拉近关系,申星云听完着个回答,心口立马就是一口老血“怎么会不记得了呢,这才几天啊!”她一着急随着就抬起左腿跺了一下,“确实不记得。”张书霂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对这个有点自来熟的女人,他不想有太多非工作的交集,说完后他左手指使了下力,驱动轮椅自顾往办公桌后面绕去,申星云算是头一回见到这种状况,要说有的人天生性格凉薄,但是大面上总还是过得去,而这位仁兄,那真是把生性凉薄演绎到极致,还好她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练就了一副不错的应变能力,申星云调整了下语气,立刻进入公事公办的模式,她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这个新项目的PPT方案。就绕到张书霂身边,把笔记本摆在他面前“张主任,这是我们公司对这个项目做的方案,您先看一下。”说完后她把鼠标向张书霂右手的方位放了过去,然后她直起身子,手臂环在胸前,直直的看向了张书霂,这期间张书霂一直没有看她,脸的朝向对着电脑,过了有好几分钟,张书霂的手一直保持原位,没有握上鼠标,申星云心中有些犯嘀咕,这方案看还没看就不满意啦,“张主任您是什么想法?”申星云还是没有沉住气,她躬下了身子,歪着头用脸对上了张书霂的脸,距离是如此的近,近到可以看见彼此脸上的毛孔,随后就是张书霂身上袭来的淡淡的药味,张书霂不自觉得把脸向一边让了让“申小姐,不好意思,还需要你帮我翻页,我手不太好。”申星云听完这句话,脸一下红了一个色号,她敏感的低下头,看了一眼张书霂放在轮椅上的两只手,右手还是安静的搁在腹部蜷着手指,无声无息,而左手手指好像也是勉强的卡在操控杆上,细细的五指,莹白的皮肤下透出了有些发紫的毛细血管纹路,“都不能动了么?”申星云脱口而出后,心里就后悔的暗骂了自己一句“xx”。“我们开始吧。”张书霂眼神微微有了一些变化,但是很快就被调整过来。申星云轻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执起鼠标开始给张书霂一页一页的讲解,只是这过程中她时不时的看向了张书霂的手,他的腿,他的脸,他是残疾人,应该还是严重的残疾,申星云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悲天悯人的情绪,她忽然想问问安静的坐在这里的人是不是一切都还好。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6 19:48:00 +0800 CST  
这个PPT讲了半个小时,期间张书霂没有发表一句点评,神色也是一直淡淡的模样,申星云心中打鼓,她明白对于自己这个非专业人士,在专业权威前舞刀弄枪都是如小丑一般,而且这个新项目本身也还是云里雾里,他们公司专做化工机械设备,有成熟的老技术,有资金链,但是一直没有新的研发技术出现,这次的合作实际意义就是公司出钱,研究院出人才和技术,而申星云现在能讲的无非就是告诉张书霂他们不缺钱,你们赶紧给我出技术,抓紧点,我们好着急。“申小姐,你们投资区间我已经了解,但是时间上,你们得听我们的,这个没得商量,所有的研发,时间是基础。”张书霂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很直接,有不容商量的意思。“那需要多久?也不能十年八年吧?”申星云也丝毫不让,“请申小姐尊重研发本身的意义。”张书霂忽然仰起了头,表情严肃,看不到低的黑亮眼睛对上了申星云的眼睛,申星云被这目光触碰后,不自觉的一下就躲闪移开,而后就是心脏通通通的跳动了两下,“我没有不尊重你们的研发,只是我们公司现在也是迫在眉睫。”“越是着急,越是要懂得忍耐。”张书霂看着申星云说完这句话,然后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乏力,这个时候已经不在适合继续进行交谈,“申小姐,今天先到这里,礼物我收下,你可以把我说的每一句话向你的上级汇报,明天早上八点半,我希望你可以带着贵公司真正的诚意来和我们往下一步深入。”张书霂说完这段话,他看到自己蜷在身下的右腿轻抖了一下,如果申云现在还不离开,那后面的场景可能会有些难看,他使劲动了下左手开动了轮椅想从办公桌里绕出来,申星云听到那熟悉的嗡响声,往后退了一步,张书霂的轮椅刚好从她身边擦过,显得是那么不近人情,明显有在驱逐她的意思,“你……”申星云惊慌未定,差点要爆粗口,张书霂强忍着要开始抖动身体努力驱程,“申……申小姐还是先下班吧。”张书霂吃力的转过头对申星云说到,申星云瞠目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现在的状况,“对了,申小姐……你的,你的袜子挂破了。”张书霂目光落在了申星云的左腿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申星云慌张的低下头向左腿的黑色丝袜看去,果然在小腿侧面挂出了一道长长的脱丝,她弯下身子就去用手捂自己的腿,而这时张书霂已经驱动轮椅往里面的屋子开去,等申星云红着脸抬起头时,张书霂已经不在了,申星云突然就想冲到里面的屋子和那个男人好好理论一番。但是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她颓然的松下了肩膀,扯开了绑着头发的发圈,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接着就是收拾电脑,准备出门,就在她要离开时,听到屋子里嗵的一声响,然后有一个不清晰的闷哼声,申星云一下子停住了脚步,心中各种猜疑“难道这个神经病男人是在里面摔东西嘛?如此不可理喻,简直刷了她三观。”想到此时,她鼻子里轻蔑的哼了一下,踩着高跟鞋就走了出去,转身到了小陈的办公室,看到小陈正在搬弄一堆资料就阴阳怪气的说到“你们张主任脾气大的很,好像正在屋里摔东西呢,那叫一个响啊。”小陈抬起头,听的一脸迷离,忽然他好像想到什么,拔腿就奔出了办公室,申星云站在后面,嘴角微微一扯“姓张的,我们来日方长。”

楼主 棉花糖大姐姐  发布于 2019-10-16 21:21:00 +0800 CST  

楼主:棉花糖大姐姐

字数:78189

发表时间:2019-10-14 06: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16 06:32:40 +0800 CST

评论数:181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