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渊浅】不思量自难相望

站错CP真的是一件悲催的事情,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墨渊,
坚定地支持墨白,
所以忍不住想要写个文圆梦自己心中的墨白,
文笔差,更文时间不确定
人设估计会崩,各位小伙伴慎入
有时脑洞较大,不喜欢的亲点击右上角关掉页面即可,
切勿乱喷,楼主玻璃心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3 16:49:00 +0800 CST  
(一)
七万多年日夜不停歇的修补自己的元神,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我的小十七已经有了夜华——我那个有所亏欠的胞弟,看着夜华,看着满脸幸福的十七,我如何能开口表达自己的心意?怕是就算真的开口,也只会让我的小十七为难吧?于是,我将自己的心意藏了起来,无比苦涩地反复告诫自己:墨渊,你还想奢求什么呢?只要你的小十七幸福就好了。
今天是夜华和十七大婚的日子,我以闭关修复身体为由没去参加。但那真的是一场无比盛大的婚礼,此刻我正在昆仑虚的山洞里打坐,声声丝竹却是不绝入耳,我苦笑着问自己:墨渊啊,你到底躲什么呢?今天四海八荒都在庆贺他们的大婚,你又如何能躲得开?
“那我不拜你为师了。”
“怎么又不拜了?”
“那为师将此扇赠你做法器,这样可公平了?”
。。。。。。
“师父对我真好,比那老凤凰对我还好。”
。。。。。。
“那个女上神根本配不上我师父。”
。。。。。。
“夜华对我的好和师父的不一样,总之也是十足的真心。”
。。。。。。
“师父,您这次闭关要多久,徒儿怕你不能来参加婚礼。”
。。。。。。
此刻我脑海里飞快地闪现着这九万年来的点点滴滴,突然血气翻涌,嘴角有温热的液体溢出,直直的倒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昏昏沉沉地睁开双眼,慢慢坐起身来,四下看了一眼,没错,还在闭关的山洞里。不过四周安静极了,再也没有那让我莫名烦躁的喜庆的丝竹声,怕是他们的大婚已经结束了吧。
我缓缓起身走到洞口,佛手打开结界走了出去,却见到令羽站在我面前,此刻的他青涩无比,还算不得是个少年,我震惊异常,令羽他明明在若水河一战阵亡,如何此刻能站在这里,而且还是这般年岁?
令羽似是并未发现我的异常,端正地行了弟子礼之后说道:“师父,在您闭关期间,狐帝差人送来帖子,说是过几日要给他的幺女做周岁宴,我知道以往这些帖子师父都是直接回了的,但这次是狐帝,师父您的意思呢?”
狐帝幺女?小十七?这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小十七才刚满周岁?我快步走到莲池,果然那朵金莲还在那里,且还感受不到任何气息。
我心潮澎湃,原来一切都回到了十四万年前!几十万年来我第一次由衷地感激上苍,感激它再给了我一次机会,那么后来一切的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这一次,我必不会再放手。
我的小十七此刻应该也是十分可爱的,想到这里,我的嘴角不觉带着微微笑意,“那周岁宴定在什么时候?”
“三日之后”令羽答道。
“为师会去青丘走一趟”
回到房间,似是听到几个弟子窃窃私语,说的正是我要去赴十七周岁宴的事情,虽目前昆仑虚只有九名弟子,但我知道,之后我还会陆续收八名弟子,其中包括小十七。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3 16:51:00 +0800 CST  
(二)
狐帝一向低调,此次的周岁宴也只是办了个家宴,我站在狐狸洞门口,看着里面狐帝一家子和折颜都围在一起,想是正在逗弄小十七吧。
我知道青丘的狐狸方生下来落地时虽是仙胎,却同普通狐狸也差不多,全不是人形。待到周岁上,吸足了天精地气和他们阿娘的奶水,方能化个人形,且是将将生下来的婴儿的人形,此刻虽是周岁宴,我的小十七却也只是一个将将落地的婴儿模样,再次感激上苍,给了我这次机会,可以参与小十七的成长,不自觉加快脚步走进洞中。
白止看到我时有些讶异,大概是没想到我十万年不曾下昆仑虚,如今却来参加这个周岁宴,折颜却是眼角带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我与他们见过礼后,赶紧看了看狐后怀里的婴儿,虽然现在她的脸还有些皱吧,但可以看得出那眉眼依稀就是小十七的模样,只是不知道为何现如今这个小家伙的表情比较严肃。
“墨渊啊,你来得正好,小五今天不太给面子,怎么逗也不笑,你也帮忙逗逗看,兴许她可以给你这个战神面子,笑上一笑。”折颜一本正经地说。
“我们九尾狐狸兴在周岁宴上定名,青丘历来有个规矩,给小娃娃起名字乃是个慎重的事,名起好了,先要念给这小娃娃听一听,得他一笑,才算作数,今天小五却是不肯笑,不晓得会不会和真真一样,要拖到明年生辰再定名字,不然墨渊上神你试试看逗逗小五?”狐后试探着问我,欲将小婴儿递给我。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稳住微微颤抖的手,从狐后手里接过婴儿,这样子的小十七是我第一次见,她似是好奇,一双灵动的眼睛直直盯着我看。
我伸出一跟手指轻触她雪白柔软的小脸,她咧开小嘴露出笑容,漂亮的眼睛微闭着,看到她笑容的那一刻,我的心中百转千回。就在此刻,白止说道“白浅,你叫白浅好不好啊?”
“墨渊,还是你厉害,我们几个逗了半天,小五也不给面子,你一逗,她居然笑了,看来你们颇有缘分啊。”折颜一脸怪笑,显然他对我此次来青丘参加周岁宴也是诧异的。
白止和狐后抱着小十七走到洞口,他们面前已经乌泱泱跪了一地的小仙,“这就是我们青丘的小帝姬白浅。”白止兴奋地向子民们正式介绍这未来的青丘女君。
“天佑青丘,天佑帝姬!”欢呼声此起彼伏。
“这个铃铛送给小浅,算是给她的见面礼物。”我将一串五彩的铃铛系在小十七的小手腕上。
“你用母神留给你的五彩石做的这串铃铛?”折颜看着我,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无妨,左右不过一块石头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放我那里也没有什么用处,留给小浅还可以祛病强身。”我淡淡地说道。
“多谢墨渊上神厚爱。”白止说道,看他的表情应该是知道五彩石的不同之处。
我告辞离开,走时似乎还听到折颜和白止向众人解释着五彩石的由来以及功效。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3 16:52:00 +0800 CST  
(三)
很想呆在青丘永远看着小十七,但现在还不可以,她还只是个小孩子,况且我又以什么身份留在青丘?好在那天将五彩铃铛留给了十七,我将五彩石化作铃铛送给小十七固然是为了保她安康,却也存了些别的心思。我有一面流光镜,同样是母神留与我的法器,当时母神亦封了些法力在流光镜上,同源的法力相互吸引,我可以通过这面流光镜观察到小十七的近况。
之后的五万年,我再没有出过昆仑虚,每日潜心修炼,思考着如何才能避免上一世若水河畔的悲剧,期间我又收了六名弟子。每晚入睡时,我都会轻佛流光镜,看看小十七白日里又做了什么。通过流光镜,我见证了小十七在全家的关爱下长到了两万岁,然后被表面乖巧实则拿面子功夫一流的白真带着上蹿下跳,为祸八荒了三万年。
今晚,我又拿出流光镜,轻佛之后散出白光,紧接着出现画面,今日小十七和白真二人倒是难得的安静了,只是在十里桃林饮了些酒,之后就回到了狐狸洞。当看到白止夫妇出现的时候,我才恍悟难怪小十七今日如此乖巧。之前的三万年,她和白真全没顾忌地上蹿下跳,每每惹祸后就自报家门:小仙是十里桃林处折颜上神座下仙使。
白止夫妇神色凝重,折颜却是在一旁悠闲饮茶,我仔细听,大概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大概就是:白止夫妇云游归来,发现唯一的女儿被教养的很不像样,诚然没有他们期待的那般温柔娴淑文雅大方,刚巧又从迷谷处听到一个八卦,说是隔壁山脚水府里的小烛阴,因为自小失去母亲,没得好调教,嫁人之后每每被婆家嫌弃,日日都要被婆婆寻些名目惩戒一番,成婚三月,刚巧在今日哭哭啼啼地回了娘家。
“我们小五这个性子,日后就算成功嫁人,怕也是个一天被婆婆打三顿的命。” 狐后搂着女儿很是忧愁,想是极其担心这个女儿日后出嫁会受委屈,竟忍不住落泪。
“丫头这性子已经长得这样了,左右再调不过来。如今只能让她习一身好本领。若是她将来那夫家上到掌家的族长下到洒扫的小童子,没一个法力能比得过她,她便如何天真骄纵,也万万受不了委屈。”折颜沉吟片刻道。
我收起流光镜,嘴角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心中无比期待拜师那日到来。原来这才是前世折颜带小十七来拜师的原因。若是狐帝一家知道,我并不会压抑小十七的天性,她在我的昆仑虚只是换个地方逍遥罢了,怕是他们也不会把小十七送过来了吧。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3 16:55:00 +0800 CST  
这篇文估计也甜为主,偶有小虐(很小),
另:此文也可叫《媳妇养成记》or《我和小狐狸的日常》
今日不更了,明天上班时摸鱼更一些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3 19:00:00 +0800 CST  
(四)
今日我新得了一个法器——玉清昆仑扇,心里盘算着若是按照上一世的发展,今天该是小十七拜师的日子了,果然,扇子甫一出世,在昆仑虚绕了一圈后就直直地飞往山门,停在了小十七面前,她看着眼前的扇子似乎有些迟疑,折颜示意她接过,她便也听话地握住了扇子,我的十五名弟子皆是一惊,站在她前方,比她早一步上山的子阑也是颇为诧异。
如今的十七虽被折颜捏诀化成男儿身,眼神里却还留有小女生的娇态,她一直盯着我看,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怕是又和上一世一样,嫌弃我长得不像战神却像个小白脸了吧。折颜咳了一声,向十七使了个眼色,她将扇子递给我,似乎不太情愿地开口道:“十里桃林司音,因仰慕上神威名,特地不远万里前来拜师,望上神收我为徒。”
我看着小十七,只觉得她此刻的表情可爱无比,想来她也不太满意折颜教给她的说辞,将他们二人并子阑引进大殿,突然起了逗弄她一番的心思。
“今日你们两人同日来拜师,我若是同意了,那叫谁做师兄谁做师弟呢?”果然,她听了我这话似是来了精神,抬眼看向折颜,眼神里充满恳求。
“折颜上神可有什么提议?”我似乎听到了十七传音告诉折颜说:折颜拜托拜托,我可不要做师弟。
“我们家这只野狐狸不太牢靠,还是让她做师弟吧。”听完折颜的话,十七猛地站起身来,“那我不拜你为师了。”这句话引起了我其他弟子的不满。
我示意弟子们安静,问道“怎么又不拜师了?”
“我在家里就是最小的,只因为我生的晚,怎么现在又成了最小的了?难道就因为我比他晚一步上山啊,这也太亏了。”她说的理直气壮,折颜似乎也被她的言辞逗乐了,一脸笑意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么为师将此扇赠你做法器,这样可公平了?”
“师父,这是你今日刚得的法器啊”“这小子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师父竟然将扇子给了他”。。。。。。
“上神可不能骗人。”她接过扇子,眼珠转了几圈,好像知道自己讨了个大便宜,那神态活脱脱一只狡猾的狐狸,是我糊涂了,她可不就是一只小狐狸么。
“我从不骗人。”听了此话,原本跪的歪歪扭扭的她突然跪的笔直,接下来总算完成了拜师大典。
我让弟子们退下,让叠风带着子阑和十七熟悉下昆仑虚的环境,此刻大殿内只有我和折颜两人,他很是情真意切地编了大通胡话,譬如“这个孩子没爹没娘,被他遇到的时候正被丢在一条山沟里,奄奄地趴着,只剩下一口气,一身的皮毛也每个正形,洗拣洗拣才看得出是个白狐狸崽子。”譬如“他养了这只小狐狸五万年,但近来小狐狸出落的越发亭亭了,他家里那位有些吃味,把小狐狸送来这里也是迫不得已,希望我可以好好待他,多担待些。”
“我知道她就是白止的幺女,白浅。”我打断了折颜的胡话,折颜抬眼看我,眼神复杂,诧异中似又带着一些了然。
“我知道我的术法要瞒住你很难,但你居然这么快就知道她是白浅了,这点我倒是吃惊。墨渊,你五万年前去参加小五的周岁宴开始,我就很好奇你什么时候对这等小事如此上心,现在想来我似乎知道了什么,却又不确定我想的是不是对的。罢了,你知道她的身份也好,这样我还更放心些,不用担心她在这里受什么委屈。我这次可是给你送来一个好徒弟啊,你要好好珍惜。”折颜一脸八卦笑,似乎很开心甩出去一个烫手山芋。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4 08:31:00 +0800 CST  
先发一章,等我看看一会儿工作忙不忙,不忙的话找时间再写一些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4 08:32:00 +0800 CST  
(五)
折颜走时让小十七送他一程,我虽没有跟去,但却放开神识想要听听看折颜又想交代些什么。至山门的一段路,折颜仔细嘱咐,让小十七要懂得做姑娘家的矜持,洗澡时万不可同她那些师兄们一起,万不能叫他们占了便宜。小十七想必还在为我这个战神没有三头六臂、不能气吞山河的事情遗憾失望,耷拉着头应了。收起神识,打心眼里觉得折颜这件事做的还算地道,只是提醒小十七避着她的那些师兄们,没有提醒她要避着我这个师父,心底默默地给折颜记上一笔。
此时正是亥时三刻,整个昆仑虚安静异常,我正从后山往房间走去,隐约听到抽气声,停下脚步一看,月光下,灵泉前,小十七只着里衣背对着我,似乎正打算沐浴,堪堪将脚踩进水中,就被水中寒气逼的倒吸了一口气。
我心下了然,她是女子,自然不能和她那些师兄们共浴,我早已考虑过这点,奈何她自折颜走后就有意无意地避开我,想来还是对我的长相颇为失望,是以还未曾找到机会帮她解决这个烦恼。
后山这眼泉水吸足了日月精华,于修炼颇有裨益,是以我那些徒弟们往日皆来这里沐浴,只是这眼泉水过了亥时便寒冷异常,小十七若是想趁着她那些师兄们入睡之时偷偷过来,怕也只能日日承受这彻骨的清寒。
她站在月光下发了会儿呆,然后轻拍自己的小脑袋,似是想出了什么应对之策,一个诀显出原身,一只通体雪白的九尾狐颤悠悠地走进泉水里。我笑了,就算有毛皮,也还是难抵这寒气啊。
果然,她只是匆忙地在水里游了一圈就变成人形上来了,湿漉漉的里衣贴在身上,整个人似乎还在哆嗦,我忍不住使个诀将她那湿透的里衣弄干,她紧张地四下张望,紧接着快速地穿戴整齐。
我从石墙后边走出来,站到她面前,她看到我似乎很惊讶,微红着脸,似乎知道刚才是我施法将她衣服弄干,却也行了个还算端正的弟子礼,“师父,这么晚了,您还没有睡吗?”
看着她那白里透着些红霞的脸,我抑制住了想要轻抚上去的冲动,不能吓到她,“为师在后山散步,正准备回房休息。”
“那弟子先告退了,师父您早些安歇。”她说罢就想转身。
“十七”“师父还有什么吩咐吗?”听到我叫住她时,她满脸的狐疑。
“这眼灵泉每日亥时之后便寒冷异常,日后别在这边沐浴了。”果然听得她小声嘀咕:那我去哪里沐浴,再冷也好过不洗澡呀。
“为师卧房外间有一眼温泉,水温适宜且灵气更足,明日起为师的房间交由你打扫,每日晚课你早离开半个时辰,去将为师的房间打扫一番。”
“啊?”她惊叫出声,显然没想到我会如此安排。
“我怎么可以在师父的房内沐浴呢,不然师父你教我清洁法术吧,这样子我就不用每日沐浴了。”
“十七,沐浴亦是一种修行。”我走过去轻拍她的肩膀,“早些回房吧。”说罢和她一起走回去,看见她进了自己的院子,我正欲转身离去。
“多谢师父!”小狐狸在进房间的一瞬间转身说道,笑靥如花,那一刻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4 10:36:00 +0800 CST  
我没有存稿,每日也就是趁着工作不忙的时候码点字,
所以可能更新速度不稳定,大家见谅
不过我这个人自以为坑品还不错哒,写的再慢也会努力写到完结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4 11:10:00 +0800 CST  
(六)
我端正地坐于大殿的主位上,所有弟子亦是端坐在各自案前,当然,除了那只小狐狸,此刻她正软趴趴地半伏在案前,手里拿着一本换过封面的话本子,许是正看到精彩处,我盯着她看了这么久她都没有发觉。旁边的子阑伸手晃了晃她的手臂,这只小狐狸才算是回过神来,然而她的专注力仅仅保持了一刻钟,便又不知道去哪里神游了,我无奈地摇摇头,笑了,将剩下的课业讲完,宣布散学。
“折颜酿的桃花醉才是最好的。”“啧啧啧,折颜上神酿的酒再好喝,能好喝过师父酿的酒?”。。。。。。我停住往后山去的脚步,原来是小十七和子阑在争论我与折颜的酿酒技艺谁优谁劣,两人皆是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我这个人一向不争虚名,放在以前若是别人夸折颜酿的酒一流,我肯定一笑置之顺便将折颜的酿酒技艺夸赞一番,但此刻听着小十七和子阑再三争论说折颜酿的酒好过我酿的,我的心里却有些不舒坦。
我走回房间,反省自己现如今为何气量竟如此狭小,仅仅因为别人的一句话便心有不快,想了一会儿才恍悟,因为说那话的人是小十七,在她面前,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甘人后的。
去授晚课前,我特地从酒窖里取出我亲酿的万年佳酿置于温泉旁的案上,微微松开壶口,顿时房间内酒香四溢。去取酒遇到了在酒窖打扫的令羽,他看我拿走佳酿时还颇有些吃惊,毕竟我不好酒,更是轻易不沾酒。
晚课上那只小狐狸一如既往地神游天外,也是一如既往地提前半个时辰离席去我的房间打扫。青丘人喜吃酒,小十七因为从小和白真、折颜混在一起的缘故,也是嗜酒的,似她那般天真骄纵,让她只闻酒香不去碰酒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道她的酒量如何,我酿的酒和折颜的很不一样,我的酒初初喝着酒香砰然且不呛人,后劲却大得很,也不知道那只小狐狸现在怎么样了,想到这里,不免又有些担心,便又自责自己怎么拿了一整壶酒,应该只取一小瓶放过去的,左右让她认可我的技艺就好了。
在众弟子面前我仍是面上一片淡然,实则有些坐立不安地终是熬到晚课结束,有些忐忑地快步往自己院子里走去。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4 15:26:00 +0800 CST  
(七)
我忐忑地推开房门,饶是有心理准备,还是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柔和的烛光下,我的小十七散披着头发,醉眼迷离地倚在温泉池边,身上的里衣因为湿了水,紧贴在身上,手边倒着那空掉的酒壶。
“师父,子阑师兄说得对,您酿的酒的确比折颜的桃花醉更胜一筹。。。。。。不。。。。。。徒儿不是故意要偷喝您的酒,可是闻着这满屋的酒香一时没忍住。。。。。。本来只想着喝一小口尝尝就好,却没想到把一壶酒都。。。。。。都喝完了。”许是醉酒的缘故,今日的十七难得的显出了九尾狐的媚态,连声音都是甜糯糯的。
“无妨,只是一壶酒而已。”我走到池边抱起因为醉酒软成一滩的小十七,捏个诀将她的里衣烘干,她的脸蛋似是笼罩着一抹红霞,竟然让我有一种看不真切的感觉。
“师父,是徒儿错了,徒儿不知道您的酿酒技艺这么好,徒儿可以和您学嘛。。。。。。”她一直絮叨着什么,后面的话我也听不太真切,低头一看,她已在我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看她醉成这个样子,送回她的房间我委实不放心,径直抱着她走进卧房。
她的背刚触碰到床榻,就伸出手来拽住我左手紧紧握住,眼睛还是微闭着,想来已经睡着了。我竟鬼使神差地捏诀将她恢复成女儿身。微微侧躺的小十七脸上皮肤光滑细腻还带着醉酒特有的红晕,睫毛微颤,红唇嘟着发出轻呼,真不愧是四海八荒第一绝色,我一定是魔怔了,低下头轻吻她上了她的双唇,现下的滋味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只觉四肢百骸好似有一股热流涌过,脑子里有个声音叫嚣着还想得到更多。
床榻上的人似乎是不太舒服,恩呢一声后松开紧抓我的手翻了个身,我努力压抑身上那股潮热,问着自己“墨渊,你的自制力呢,怎么可以趁着小十七醉酒的时候这般对她?”
我退坐到床尾,很是费了一番气力才成功将那股要命的燥热压下去,本想着今晚就如此这般守着她,殊不知这只醉酒的小狐狸却不是个省油的灯。
这只醉酒的小狐狸一个翻身,眼看就要跌下床来,我赶忙上前接住她搂在怀里。此刻的她脸上的潮红更深,许是酒意正快速放散,一双不安分的狐狸爪抖着将自己的衣襟扯开,仰着小脸往我下巴脖颈处那片裸露的肌肤上摩挲,不安分的狐狸爪正颤抖着欲解开我腰间的系带,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僵硬,竟还出言安抚到:“莫怕,莫怕,我只是凉凉手。”
柔软的小狐狸在怀,衣襟因为她自己的一番拉扯已是遮不住胸前美景,好不容易被我压下去的燥热卷土重来,热的更甚。
“十七,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嘛?”我带有惩罚性的轻咬她的耳朵,感受着她的身子轻颤了一下,收回了在我身上游走的狐狸爪,紧接着在我怀里挣扎起来,“好热啊,刚才是凉的,现在这么热。”
百爪挠心却终是压住了内心的躁动,不能在这种情况下对她做什么,我无奈地重新将她在床榻下安顿好,捏诀将她变回男身,快步走到外间温泉边,往日这温泉最适宜沐浴,此刻却难解我身上的火热,披上外衣快步往后山灵泉走去。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5 09:08:00 +0800 CST  
今天工作有点忙,后续看看我下午能不能挤出点时间写。
PS.问一下大家,墨渊的弟子里面除了十七,叠风,子阑,令羽,别的徒弟有名字吗?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5 09:09:00 +0800 CST  
(八)
在灵泉里泡了好一会儿才觉身上的燥热渐渐散去,仍是不放心那只醉酒的小狐狸,披上外袍回到自己院子。打了盆水,绞着毛巾反复给她擦拭潮红的脸,直到她的脸没有那么热才转身去往厨房给她熬上一碗醒酒汤。待得将醒酒汤喂给那只半睡半醒的肇事狐狸喝下后,她很是没良心的翻了个身继续睡去了,叹了口气,我去往外间打坐过夜。
后山的仙鹤鸣叫,我睁开眼,天刚蒙蒙亮。卧房内似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我闭上眼继续装睡,不一会儿卧房内安静下来,那只肇事狐狸已然穿戴整齐,正蹑手蹑脚地走到外间打算逃逸,走过我身边时还颇为心虚地瞥了我一眼,瞧我没有睁眼似乎松了口气,继续踮着脚尖往门口移动。
“十七,天色尚早,不再睡一会儿吗?”我的话犹如冰霜,硬生生将那只狐狸冻住了,手还保持着欲开门的姿势。
“师父,徒儿并非故意打扰师父安歇,只是。。。。。。只是昨晚一时嘴馋,多喝了几口,没想到就。。。。。。就。。。。。。”已然醒酒的小狐狸反应的蛮快,迅速跪坐在我面前,脸上努力做出追悔莫及的神色,一只狐狸爪拉着我的衣角晃啊晃的。
“十七,随为师过来。”她满脸疑惑却也听话地起身跟着我往卧房走,当我揽着她的腰一起坐到床榻上时,她吓得抖了一抖。
“师。。。。。。师父。。。。。。”此刻她的眼里有诧异有不解甚至还带着些畏惧,竟是说话也有些结巴了。
“十七,你可还记得你昨晚在这里对为师做过什么?”我收回揽着她的手,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她听得我这句话显然是惊呆了,一双灵动的眼睛睁得妥圆,往床头挪了一下与我拉开些距离。
“师父,难道徒儿醉酒后竟对师父做了什么有违礼法的事情吗?!”她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挠了挠头似在努力回想着昨夜到底做了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对为师做过什么?还是你记得却打算不认账了?”听得我的话,她的小脸青一阵白一阵,我觉得她现在这死命纠结的模样着实可爱,便起了逗弄她一番的心思。“十七,你昨日亲吻为师还动手撕扯为师的衣服,这些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啊?!”她站起身来,看看自己这身装扮,突然跪坐在地伏在我腿上,一副痛心自己竟如此大逆不道的表情,“师父恕罪,徒儿。。。。。徒儿真的不知自己醉酒之后会变得如此。。。。。。如此。。。。。。禽兽,轻薄了师父,恳求师父原谅!”
“十七,为师没有生气,只是你是不是应该对为师负责呢?”我满眼宠溺地望着悲愤欲绝的小狐狸,一只手轻抚上她的脸颊。然而她的下一句话却差点没把我噎死,“师父,你长得像小白脸就算了,居然。。。。。。居然。。。。。。。还是个断袖吗?”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假装自己不知道她是女儿身了,将她扶起来捏个诀变回女身,“白浅,你是男的吗?”她看了一下自己,神色复杂道“师父,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十七,带着上一世的记忆,现在的一切为师早就知晓,可却不能告诉任何人,“从你踏入昆仑虚山门的那刻起,为师就知道你是狐帝幺女。”
捏诀重又将她变回男身,现在还不适合公开她的身份,她似乎还不能接受这个消息,呆呆地站在原地,我凑过去亲了亲她,同她鼻尖抵着鼻尖。道:“十七,我收你为徒不是因为折颜所托,而是因为我喜欢你。”
她似是被我的亲吻和话吓到了,猛地抬起来,那双写满惊恐的眸子里倒映出我的半张脸。“今天的课免了,你回房间好好休息,顺便想想我刚才的话。”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我摇了摇头,看来还是太急了,有些吓到她了吧。但是十七,你要知道,这一世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放手,因为我再也承受不了失去你的痛楚。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5 15:38:00 +0800 CST  
啊啊啊,忙死啦,作死的还挤出一个小时写文,祈祷我可以在下班前把今天的工作做完吧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5 15:40:00 +0800 CST  
(九)
此刻我虽端坐于大殿之上,却是没什么心情授课,只得让弟子们自己翻看远古史,我看着小十七的空案台,反省着是不是早上表现的太过心急,也不晓得吓到那只小狐狸没有。
“师父,许是十七身子不舒服,所以才没来上课。”大概是我看十七座案的眼神太过强烈,叠风倒是很有默契地替她掩护起来。说到这里不得不佩服小十七的交际能力,自来昆仑虚后,迅速地笼络了人心,每每犯错都会给叠风使眼色,而叠风每次也是很有义气地替这个爱惹祸的小师弟开脱,虽然并不需要,因为我从来也不舍得真的罚她。
“十七身子确然有些不舒服,是为师准了她今天不用上课。”
“十七不舒服吗?那我要去看一下”说这话的是子阑,虽然他和十七的相处模式还和上一世一般,见面必互相挑刺,但其实他也是打心眼里爱护这个同日来拜师的师弟。
“无妨,为师过去看看即可,你们继续研读史籍。”“是,师父。”我款步离开大殿,出大殿之后隐约听到二弟子长衫和师兄弟们说起我,“你们知道吗,昨夜我似是听到厨房有动静,起身查看,竟看到师父端着一碗汤从厨房出来。”“师父为何竟想要半夜喝汤呢?”“师父若是想喝汤可以唤我,居然自己动手做羹汤,实在是我等做徒弟的不孝”。。。。。。
“十七。”我站在门前轻唤一声。
“师父”过了半晌小狐狸终是开门把我让进屋内。
“师父,你说喜欢我,可是真的?”她似是不相信我早上说的话,抬起头和我确认道。
“千真万确,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你对我是什么感情?”我捧着她的脸,让她正视我的眼睛,她的脸又红了。
“十七仔细想了想,却不知道自己对师父的感情算不算喜欢。”
“那你仔细说说你对我是什么感情?”看着她一脸困惑,我很好奇在她心里我是什么形象。
“师父,初见你时,只觉得你长得太过秀气不像个战神,后来在剑法课上被你挥舞轩辕剑的风姿折服,便又觉得师父长得很好看,上课时总也控制不住地想要盯着师父看,所以我后来就偷偷看话本子或者神游转移注意力;你让我提前半个时辰下晚课去你房间打扫,其实也只是怕我再去寒冷的灵泉沐浴伤身体;还有你酿酒的技艺也是叫我折服。师父,这些可算得上是喜欢吗?”
“这些当然可以算作喜欢,你看,我在你心中和你那些师兄们并不一样,不是吗?”小十七,虽然你现在对我的感情没有那般深,但我已是很开心了。
“可是,师父,那天折颜离开的时候与我说,有人曾送我一串珍贵的五彩铃铛,那个人也许会是我命定的夫君。”她抬头看我,似乎很是纠结。我竟不知道,那天折颜还对她说了这句话吗?
“师父,就是这串铃铛。”她从袖袋里拿出铃铛递给我。
“十七,你爹娘他们竟从来没有告诉你这串铃铛的由来吗?”她摇了摇头。
“十七,这串铃铛就是我送给你的。”听了我的话她的表情很丰富,有讶异有惊喜还带着松了一口气的轻松,我拉起她手,将铃铛系在她白皙纤细的手腕上。“从现在开始,这串铃铛就这么戴着吧。”
“是,师父”她的语气比刚才轻松过了,看得出解决了轻薄我之事让她有些开心。
“十七,我对你是认真的,日后定会去青丘求娶,怕你那些师兄们接受不了,我们的事暂且瞒着他们”
“嗯,知道了,师父”她的眼珠转了一圈,大概是觉得瞒着诸位师兄这件大事颇为有趣。
“没人的时候可以唤我墨渊。”我将她搂在怀里,下巴触碰着她的头发。
“师父,可十七还是习惯叫你师父”
“无妨,不管是师父还是墨渊,小十七开心就好。”我将她搂着更紧了些。十七,我恨不得现在就去青丘求娶你,只是时机还不成熟,只能先把你圈在身边,放心,我墨渊定不负你。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6 10:13:00 +0800 CST  
感觉越来越编不下去了
我个人觉得白浅这个人对待感情太不敏感,
离镜追到昆仑虚说喜欢她,死缠烂打了几天她也就接受了,
夜华也是,粘着她,慢慢她也就适应了。
所以师父告白这里,我没有写十七有特别大的反应(因为她神经大条),
但是现在十七对师父的感觉和对众多师兄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虽然她对师父暂时还没爱到骨子深处,
但岁月漫长,之后可以慢慢写写日常相处加深感情。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师父告白之后对着十七讲话不自称“为师”而用了“我”这个称谓,
而十七私下里对师父也用“你”,不用“您”
这就是潜意识里接受师父了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6 10:21:00 +0800 CST  
另,折颜就是一只全力助攻的老凤凰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6 10:23:00 +0800 CST  
(十)
“师父师父,你给我弹曲子听好吗?”此刻我与小十七坐在后山的莲池边,她的狐狸爪抓着我的右手臂晃啊晃的,自那日表白心迹后,这只小狐狸似是握住了免死金牌,越发顽皮起来,当然,我很喜欢她现在对我的这股子依赖和有时耍的些许小无赖。
我宠溺地看着她,柔声道“今天想听什么曲子?”“还是昨日那一首吧,十七只觉得那首曲子很是动听,听完了感觉心情都变得清净一些,是不是多听师父弹琴,就可以早日飞升上仙了?”
我拨弄着琴弦,弹起了那首《凤求凰》,旁边的小狐狸听得十分入迷,一曲终了,我问十七“十七,你日日吵着要听这首曲子,可知这首曲子名为什么?”
“十七还真的不太清楚这首曲子叫什么,只是觉得很好听。”她有些难为情地挠了挠头。
“十七,这首曲子名为《凤求凰》。”我将呆滞的小狐狸拉入怀里,揉了揉她的头发,她的脸又泛红了。“十七,你可想学这首曲子?”我低着头在她耳边轻语道,看着她小巧的耳朵红了一圈。
她看着我,隔了半晌,点点头,我将她扶坐在古琴前,从后边圈住她握着她的手教她如何拨弦,感觉到她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不得不说小十七在琴艺方面颇有天分,教了两遍已经能弹个大概,正当我打算牵着她的手弹第三遍时,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小十七红着脸慌乱地从我怀里挣脱,快速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后跑开了。我抚着刚才她亲过的脸颊,心中无限欢喜,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我。
“十七,你是不是又去酒窖偷酒喝了,怎么脸这么红?还有啊,你也忒不懂事了,日日缠着师父要听曲子。”“子阑师兄莫要胡说,我才没有偷酒喝。”原来刚才的脚步声是子阑的,想来他应该是刚喂完仙鹤。
“哎,师父对十七真好,居然日日都给他弹曲子。”子阑又一次感慨,此刻的他还不知道,不久之后,他最喜欢的那些仙鹤都难逃狐狸爪。
一日,我正在自己房间书案上看一卷术法大全,想要挑选几个有趣的小法术教给小十七耍着玩,听到开门的声音,我没在意,不敲门直接进我房间的也只有那只被我惯得无法无天的小狐狸了,感觉她已经走到我面前,我抬起头,只见她两只手背在身后,似乎是藏着什么东西。
“师父,你当初将玉清昆仑扇给了我,我也想要送你一把扇子。”她说着将藏在身后的两只手伸过来,手里赫然捧着一柄羽毛扇。我在她期待的目光下接过扇子,仔细端详,果然是一柄宝扇,此扇做工算得上精美,拿在手里甚为轻巧,毛片平薄,质软风柔,色泽光亮,扇柄用的是上等楠木。
“这把扇子做的不错,这是你自己做的吗?”我端详着扇子,柔声问道。
“对啊,是十七亲手做的,师父可还喜欢吗?”听得我夸赞,她的眼睛里闪着光芒。
“喜欢,我很喜欢。”我笑着拍拍她的肩,心想这扇子做的不错,只是可惜了我后山的那些仙鹤。果然,小狐狸还没来得及仔细与我讲讲她制作扇子的过程,就听到子阑的声音在门口想起,“师父,子阑有要事禀告。”
“进来吧。”立在我边上的小狐狸在看到子阑的一瞬间,脸上果然露出心虚的表情。
“师父,十七他居然将后山仙鹤翅尾的羽毛全部拔光了!那些个仙鹤都是有灵性的,有一只仙鹤因为不堪忍受自己如今光秃的模样,居然撞石头自尽,幸而徒儿发现的及时,才将那只仙鹤抢救了过来,师父,你可要给那些仙鹤做主啊!”子阑说的几欲痛哭流涕,自来了昆仑虚,那些仙鹤便由他喂养,他对那些仙鹤也着实是有感情。
我看了一眼小狐狸,刚巧她也看着我,我无奈地摇摇头,她伸出狐狸爪晃着我的衣袖,“师父,十七不是故意的,十七只是想给师父做个礼物而已,十七知错了。”
“子阑,为师这里有一种药可以促进羽毛生长,你拿去混在饲食里喂给仙鹤,相信过不了多久那些仙鹤就可以恢复原样。十七,罚你抄冲虚真经三百遍。”我无视子阑那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将药瓶递给他。
“师父,能不能少抄一点点啊。”小狐狸看着我,笑的一脸谄媚。
“不能,就在这里抄,抄完了再离开。”我无视子阑转身离开时那复杂的神情,起身给她腾了个空。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6 14:07:00 +0800 CST  
刚才贴过来的时候少了个标点符号,删掉重发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6 14:09:00 +0800 CST  
工作去了,不然工作做不完又要悲催地加班做

楼主 沁谣  发布于 2017-03-16 14:15:00 +0800 CST  

楼主:沁谣

字数:71232

发表时间:2017-03-14 00: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7 13:51:45 +0800 CST

评论数:13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