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养虎养心(源凯)

男神镇楼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2 17:56:00 +0800 CST  
第一章
一辆越野车匀速行驶在市内公路上。
王俊凯被身旁的喘息声吸引,从窗外的夜景中转过头来。
他身边的车座上蜷着一个人,浑身血污,呼吸急促,双手紧握成拳,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
王俊凯察觉有异,伸手去摸他的额头,不料被对方粗鲁地挥开。
“别碰。”声音非常年轻,是个少年。
前座的司机袁叔侧了下头:“王总?”
“没事。”王俊凯神色平常地收回手。
仿佛在竭力忍耐着什么,少年离得远远的,紧紧贴着车门,蜷缩得更甚。窗外的路灯忽明忽暗,只照出他几缕过长的刘海,看不清面容。不知道伤到了哪里,坐垫上蹭了不少血,车内充斥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伤到哪儿了?”王俊凯盯着他,出声询问。
回答他的只有越发紊乱的呼吸,好像身体里藏了一只野兽,随时要爆发出来似的。
“他这样子,要带回王家吗?”袁叔在前面问了句。
王俊凯转头看了一会儿,陷入深思,似乎在做什么权衡。
这时车子驶上高架桥,车身一个转弯,往右侧一阵倾斜,旁边的少年没有系安全带,惯性倒了过来,闻到王俊凯身上的味道,好像一下子按捺不住了,张嘴咬上他的手腕。
“怎么回事……”袁叔转过头。
“没事,”王俊凯头也没抬地打断他,“看路。”
不知是不是身体力竭的缘故,手腕上传来的力道不重,除了最开始那一下,并不太疼,王俊凯感觉出这孩子并不想伤人,微微皱了皱眉,用空闲的那只手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他的手很凉,少年像是一下被惊醒,猛地松开了牙齿,慌忙爬回车门边,蜷成一团,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是中毒了,王俊凯表情转为严肃,捂着手腕,抬头吩咐袁叔:“去医院。”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2 17:57:00 +0800 CST  
两小时前,南城酒吧。
温度又低了两分。
孙茂看了眼手表,不自在地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
“两千万的过桥?”
“是。”孙茂忙不迭地点头。
“也不是不行,只是,我刚刚突然想起一件旧事来了。”说话的青年叫李彦,不过二十出头,梳着大背头,叼着烟斜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
孙茂顿时脸色不大好,直觉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不太好听,果然,李彦吐了口烟圈,开始翻旧账了:“我爸当年做生意缺钱,您那会儿正好是在分行当领导吧,您当初是怎么跟我爸说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给你们放款’。啧,我说孙书记,今儿个您怎么就求上我了呢,您也知道我爸这人脾气不好,您这让我很为难啊。”
年近五旬的孙茂此刻倒像个被老师教训的小学生,低垂着眼,讪讪地赔着笑:“当年都是误会……”
李彦笑了下,打断他:“以前的事儿过去就过去了,其实我爸这人吧,也就是嘴硬心软,这不见您有难,立刻就让我来帮您了吗。”
孙茂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半晌才接话:“是李老板大人有大量。”
“那倒是,”李彦毫不客气地接受了他的夸奖,“但咱们毕竟是商人,和您这种吃皇粮的不一样,我可以给您做这笔过桥,可您能给我什么呢?这万一要是他们收了钱之后不给你续贷,我岂不白白给你填窟窿了?”
“我还有两套房,郊区还有一亩地,李老板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抵押给你。”
李彦摆摆手:“先不说你这点东西值多少钱,就我知道的,您那两套房的他项权证都办了吧?我不要这些虚的,我只要立刻能变现的。”
孙茂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几十年的摸爬滚打,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不容易,要不是一时鬼迷心窍赌输了钱,也不至于一把年纪了还要对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低声下气。
“王总,你怎么看?”正沉默着,李彦话锋一转,突然看向角落里坐着的男人。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2 17:57:00 +0800 CST  
忘了放授权图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2 17:58:00 +0800 CST  
孙茂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头去,这才看清旁边的吧台上还坐着一个年轻男人,一袭黑色大衣,身形修长,正轻轻撑着下巴盯着眼前的酒杯出神。
这时正好有人端了茶水进来,李彦道:“王总不喝酒,你们给他换杯茶。”
一旁有眼力的服务生手脚利索地把王俊凯面前那杯酒撤走,换了壶上好的普洱:“怠慢了。”
王俊凯略微点了点头,这人实在太安静了,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要不是李彦提到,孙茂都差点忘记包间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王总年初给市内的几所大学投资建楼的新闻,孙书记应该听过吧,说到实力,他可不比我们李家差。”李彦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孙茂立刻就会意了,重新朝王俊凯投去目光:“你是说……”
“我和王总算是世交,这件事如果由他来做反担保,那么一切好说。”李彦道。
王俊凯这个名字孙茂是知道的,年纪轻轻就已经是DY集团的负责人,能力可见一斑,只是他为人低调,常年深居简出,几乎不怎么搀和业内的杂事,不知为何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孙茂感觉事态已经脱出了掌控,完全被李彦带着节奏跑,但一时却也想不到更好的应对办法。
“我郊区的那块地,现在虽然不值钱,但等明年高架桥一通车,价值肯定蹭蹭往上涨,王总如果愿意,我可以把这块地押给你。”孙茂道。
王俊凯回头看了他一眼,也没问这块地到底是什么性质,淡淡道:“可以考虑。”
孙茂原本准备了一套说辞,没想到对方根本懒得听,顿时愣了一会儿。李彦闻言倒是喜笑颜开:“那行,有王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完,他叫了个人出去把合同细则拟好了送进来。
悬了大半个月的麻烦事有了进展,孙茂理应感到高兴,可不知为何,他心里那口气不仅没松下来,反而提到了嗓子眼。
李彦这种嚣张跋扈的二世祖他见多了,着急归着急,说到底并不怕,倒是旁边这位不显山露水的……他自认与王俊凯素无交集,实在想不通对方为什么会答应帮他。他侧眼一瞥,看见王俊凯起身走过来看合同,心中莫名一阵发虚,心知不管这笔钱还不还得上,王家这人情,他今天算是欠下了。
“过桥费我就不收了,知道您现在也困难,只是有件小事要麻烦您一下,”李彦看向孙茂,压低了声音,“我有批货物要运出去,文件在海关压了快三个月了,听说您表弟正好负责这件事,您看能不能给我行个方便?”
孙茂脸色变了变,听到这里,他算是明白了,前面说那么多都是幌子,原来这才是李彦的真实目的。能放他们通行一次,紧接着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说白了,李彦就是吃准了他没胆子去找金融中介,这才特意过来趁火打劫,捞点儿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这如意算盘打得,也是够响的。
“彦哥,”此时一名服务生敲门进来,俯身在李彦耳边悄声道,“送货的来了。”
李彦听罢,脸上露出笑容,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笑道:“两位老板,小弟这儿还有些事,就先失陪了,这是我李家的地盘,酒水随便点,姑娘随便叫,我就不招待了,咱们改天再聚。”
说完,不等孙茂再跟他寒暄,转身便出了门,那动作还颇有些迫不及待。随行的小弟们也跟着撤了出去,包间里一时只剩下王俊凯和孙茂两个人。
“来,王总,抽根烟。”孙茂递了根烟过来,王俊凯也没挡开,接过后径直放在了一边,没再去碰。
孙茂见他不抽,拿出来的打火机只好又揣了回去,烟丝搓在手里过过干瘾:“今天真是麻烦了,这人情我一定记着,回头我给那边施施压,让他们早点把款放出来。”
王俊凯听见这话倒也没表示什么,只道:“我看过你在海湾做的几个项目,做得不错。”
平白无故受了嘉奖,孙茂忙客气道:“哪里哪里,跟DY没法比。”王俊凯慢条斯理地给两个人倒了杯茶:“银行那边其实没什么可担心的,以李家的做事风格,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孙茂听懂了,李彦必然是和银行事先接触过了,不然不会答应他答应得这么爽快。只是这个“接触”是为了给他解决麻烦,还是为了给他制造麻烦,这就很难说了。
“结果好就行。”王俊凯瞥了他一眼。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2 18:00:00 +0800 CST  
“过桥费我就不收了,知道您现在也困难,只是有件小事要麻烦您一下,”李彦看向孙茂,压低了声音,“我有批货物要运出去,文件在海关压了快三个月了,听说您表弟正好负责这件事,您看能不能给我行个方便?”

孙茂脸色变了变,听到这里,他算是明白了,前面说那么多都是幌子,原来这才是李彦的真实目的。能放他们通行一次,紧接着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说白了,李彦就是吃准了他没胆子去找金融中介,这才特意过来趁火打劫,捞点儿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这如意算盘打得,也是够响的。

“彦哥,”此时一名服务生敲门进来,俯身在李彦耳边悄声道,“送货的来了。”

李彦听罢,脸上露出笑容,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笑道:“两位老板,小弟这儿还有些事,就先失陪了,这是我李家的地盘,酒水随便点,姑娘随便叫,我就不招待了,咱们改天再聚。”

说完,不等孙茂再跟他寒暄,转身便出了门,那动作还颇有些迫不及待。随行的小弟们也跟着撤了出去,包间里一时只剩下王俊凯和孙茂两个人。

“来,王总,抽根烟。”孙茂递了根烟过来,王俊凯也没挡开,接过后径直放在了一边,没再去碰。

孙茂见他不抽,拿出来的打火机只好又揣了回去,烟丝搓在手里过过干瘾:“今天真是麻烦了,这人情我一定记着,回头我给那边施施压,让他们早点把款放出来。”

王俊凯听见这话倒也没表示什么,只道:“我看过你在海湾做的几个项目,做得不错。”

平白无故受了嘉奖,孙茂忙客气道:“哪里哪里,跟DY没法比。”王俊凯慢条斯理地给两个人倒了杯茶:“银行那边其实没什么可担心的,以李家的做事风格,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孙茂听懂了,李彦必然是和银行事先接触过了,不然不会答应他答应得这么爽快。只是这个“接触”是为了给他解决麻烦,还是为了给他制造麻烦,这就很难说了。

“结果好就行。”王俊凯瞥了他一眼。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3 13:18:00 +0800 CST  
“是,是……”孙茂神色复杂,连连点头。
两个人在包间里坐了一会儿,李彦一直没回来。过了些时候,外面忽然传出些吵闹声,似乎有人在打架,孙茂想出去看,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
“后门在卸货,孙书记还是从前门走吧。”
王俊凯这时也开门出来,保安立刻对他躬了躬身,语气毕恭毕敬:“王总。”
“走。”王俊凯披上大衣,向孙茂略一点头,由保安一路领着朝后门去了。
这间酒吧是李家人的根据地,李家原本靠做餐饮起家,后来又投资珠宝行和房地产,李彦的父亲李金钥是个老狐狸,赚了钱后开了家担保公司,明面上和银行合作给人作担保,暗地里吸收存款放高利贷。早些年金融行业刚兴起时,李家赚了个满盆满钵,这两年国家经济政策逐渐收紧,李金钥闻风而动,抽回资金开了电影公司,让儿子接手,自己退了二线,只经营这间酒吧。
旁人只当李金钥是年纪大了求份清闲,然而熟悉的人都知道,这里可不仅仅是酒吧这么简单。
后门挨着一家汽修厂,位置异常偏僻,王俊凯走得轻车熟路,谈生意时这地方他来过多次,司机袁叔总在那附近等他。
他刚到门口,便听见一阵喧闹,不远的空地上,有几个混混模样的黄毛提着酒瓶在踢人,旁边一群人在起哄。保安也没上前阻止,显然司空见惯,在王俊凯身旁一米的位置站着,以防他被无辜波及。
王俊凯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对别人的悲惨遭遇并没有多少兴趣,此时只是低头给司机打电话叫车,并不打算多问。可这片区域不知是不是新装了什么屏蔽设施,信号一直不太好,打了几次才拨出去。
“他娘的什么玩意儿,这药劲还不如上次的,拿到拳场卖不卖得出去啊。”起哄声再次传来,还夹杂着玻璃瓶摔在地上的碎裂声,闹人得很。
王俊凯心中一凛,这才抬头去打量他们。都是些小流氓,附近看场子的,正围成一圈对着地上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拳打脚踢,这群人年纪不大,一个个下手还挺狠,酒瓶子直接往人脑袋上招呼。
被殴打的人满身都是血,看不清是男是女,手指头颤抖着抠进泥地里,显然已经无法动弹,看这架势,再打下去估计要出人命。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3 13:20:00 +0800 CST  
一直以为自己很勤快,更了不少,没想到,刚刚才发现,都发重了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3 18:14:00 +0800 CST  
“底下有人手脚不干净,我给点教训。”

王俊凯被打断思绪,循着声源方向看过去,见阴影深处,李彦正坐在一叠汽车轮胎上忘情地抽着烟。他还没有对这句话做出表示,对面的李彦忽然一愣,才反应过来会错意了,王俊凯并不是在报警。

也不能怪李彦反应过度,王俊凯出来混得早,性格又老成,在李彦还闹逃学泡吧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开始和他父亲有生意往来了。从最初的认知上,李彦总觉得王俊凯是他父亲那一拨的人,因此多多少少带了些敬畏,虽然实际上两人的年龄也没差多少岁。

袁叔的车开过来了,王俊凯并未对他的行为发表任何意见,只扫了眼地上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转身上车。

“我的新公司,王总有没有意向入个股?”李彦在他身后叫住他,“我们今天也算是合作愉快。”

王俊凯动作顿了顿,低头思考了一瞬,再抬头,目光扫过来,停留在地上那满身血污的人身上,开口却是答非所问:“这孩子长得不错。”

说完看向李彦,“开个价吧。”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愣了。

李彦心中也是一阵诧异,他虽和王俊凯没有深交,但也知道这人素来冷淡,烟酒不沾,美色不近,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对一个小孩儿起了恻隐。好奇心驱使,他伸手抓起地上那服务生的额发,迫使他抬起头来。

一旁的领班趁机告诉他,这孩子原本是个欠债的客人压在店里的,说以后有钱了来赎,结果人走了就没再回来。于是这孩子就被独自扔在了酒吧里,年龄名字籍贯一问三不知,看样子没上过学,身体又瘦弱,要文化没文化,要力气没力气,只能做点别人不愿做的脏活,几乎没有存在感。李彦混迹酒吧半年多,要不是今天,他还真不知道自家店里有这么一个人。

这会儿他借着车灯细看,不得不承认,王俊凯的眼睛确实够毒。过长的刘海遮住了这孩子的大半张脸,但灯光下,那双眼睛的确亮得出奇。

李彦松了手,目光在王俊凯身上游离一圈,起了些心思。

“王总喜欢?送你如何?”
周围有人开始嘀嘀咕咕,人群中甚至还有窃笑。

王俊凯仍是淡淡的,没表现出惊喜,却也没推辞,只点点头,给司机做了个手势:“那多谢了。”

说着,司机下了车,径直走过来,拨开人群把人拎起,拖进了车后座。李彦的手下原本想挡,被李彦拦了拦。

“改天谢你。”王俊凯不咸不淡地说了句,合上车窗,让司机开走了。

“他倒是不客气。”领班望着远去的车影愤愤不平。

李彦看上去却非常高兴。

“彦哥,就这么便宜他了?”

李彦低头笑了笑,说:“你懂什么。”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3 18:15:00 +0800 CST  
第二章



今天是周五,按照惯例李彦得回家吃饭,饭桌上把这事儿一说,他爹果然没有责备他,还夸他办得好。

“你跟他打交道,可要多留个心眼。”李金钥提点他。

“我知道,前走三后走四,您都跟我说多少遍了。”李彦不耐烦。

“臭小子,还敢嫌你老子,”李金钥嗔怒,“王俊凯不是别人,当年他父亲的死和我们有撇不清的关系,就你这点城府,当心被人家卖了。”

李彦心中不忿,见父亲脸色不好看,只好道:“知道了。”

李金钥老来得子,对这个儿子宠爱得不行,李彦虽然年纪尚轻,但受家中荫庇,生意场上一直都是顺风顺水,从没吃过半点亏,因此自负得很,谁都不放在眼里。

“还有那个孙茂,你给看严实了,别让他妨碍我们做生意。”

李彦应了一声,又想到了什么,问:“对了爸,孙茂以前不是***的吗?现在怎么落魄成这样?”

李金钥抖开报纸,古怪地一笑:“这世上有两样东西沾不得,一个是毒,一个是赌,一旦沾上了,他就是有金山银山也迟早玩完,孙茂以前是有钱,可自从去年有人带他去了趟澳门之后,他这一整年都几乎没在内陆待过,鬼知道他输了多少。”

“谁带他去的啊?”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3 18:16:00 +0800 CST  
“孟心悠。”

如果电视里的名门淑媛放到现实中,大概就是孟心悠这样的,自身条件先不说,她上数三辈是立过军功写进历史课本的人物,一家子都是高官,伯父还是能源巨头公司的一把手。这姑娘交际圈十分广,什么样的朋友都有,孙茂会被她拉进坑,看起来似乎也不奇怪,只是鲜少有人知道……她其实是王俊凯的干妹妹。李彦只稍微一想,就知道王俊凯在这整件事中起了什么样的角色,忍不住低声骂了句:“操。”

早上九点,还贷的资金准时入账,王俊凯听袁叔汇报完,点了点头:“给孙书记递个信,再给孟心悠挑个礼物送过去。”

袁叔应了,又想起些什么,回头说:“昨天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血清里检测出了会致人发狂的毒素,已经处理干净了,没有残留,看来李家的确在做违禁品走私生意,另外按你的吩咐做了个全身检查,这是检查报告。”

袁叔递给他:“应该是受过长期虐待的,新伤旧伤检查出来不少,身体还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医生说,怕是要住院。”

“住着吧,”王俊凯接过放在一边,没看,“把带毒血清留一份样品,再找西区的吴所长开个委托书,做一份伤情鉴定,伤口都拍下来,调取汽修厂门前的监控,把施暴视频截出来存档。”

袁叔:“你是想……”

王俊凯给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他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大善人,但如果能把李彦的小辫子抓在手里,他倒是不介意插手这桩闲事,届时他再在背后稍微推波助澜一下,效果肯定是翻倍的。李彦到底还是嫩了点,这事儿要换成李金钥,肯定是把人处理干净了敲锣打鼓地送上门来,既给自己脸上贴了金又不留下把柄。

王俊凯捏了捏手腕上的纱布,转了话题:“子锐什么时候回国?”

“今晚十一点到,已经安排了人去接机。”

袁叔做事一向周到,他倒没什么可操心的,说完这句,两个人陷入沉默。许久,王俊凯才问他:“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带这么个人回来?”

袁叔:“你父亲去世前交代过,你知道他在这方面很在意。”

王俊凯想象了一下他父亲那张痛心疾首的脸,淡淡一笑:“放心。”

袁叔便也不再多说,只问:“梁医生接回来后,是让他先来一趟王家吗?

“不用,让他直接回医院,我空了去找他。”

袁叔变了脸色。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3 18:17:00 +0800 CST  
情人节快乐!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3:39:00 +0800 CST  
王俊凯见他这严肃模样,不由无奈,说:“袁叔,我等了太久,已经无所谓了。”

袁叔在王家当了近三十年的司机,又是王俊凯的助理,对他的脾气秉性最是了解,知道自己此时多说也无用,勉强点了个头。

九年前,王俊凯的父亲死于心脏衰竭,还是少年的王俊凯不得不从国外赶回来,处理父亲的后事,接管王家的生意,袁叔也是那个时候才开始接触这位名不见经传的继承人。王俊凯年纪不大,可做事很有条理,上手也快,在王父一位旧友的帮助下很快稳定了局面。袁叔起初并不明白,王家为什么不把这个独子留在家里帮衬,非要把他放在国外……直到他看见王俊凯的体检报告。

人生就是一场等价交换接着另一场等价交换,每拥有一样东西,势必就要拿另一些东西去换,他父亲没有逃脱的命运,他同样也没有。

袁叔的办事效率很高,当天晚上,伤口照片就送到了王家的办公桌上,王俊凯一向对这些杂事不怎么上心,只出于习惯随手翻了翻,没想到这一翻就再没放下。

梁子锐下了飞机直奔王家,推开门,发现爱操心的屋主果不其然还在忙。

“病人就要早睡,你怎么总是不听医嘱呢?”梁子锐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扔,急吼吼地跑去开冰箱,“赶紧的,有什么吃的没,我快饿死了。”

王俊凯盯着他鞋上的泥沙:“你能不能把鞋换了再进来。”

“忘了。”梁子锐两下蹬掉鞋子,去开冰箱门,厨房这时正好来了电话,说螺蛳粉已经煮好了。

梁子锐一听有螺蛳粉,瞬间就不翻冰箱了,嬉笑道:“你知道我晚上会来啊。”

“哎哟,你的手怎么了?”梁子锐被他手上的纱布吸引,拉过来一看,颇为震惊,“这是……男人咬的?”

王俊凯忙着翻手上的文件,没搭理他。

“手别动,我给你诊诊。”

梁子锐是王俊凯的发小,在美国读医学博士,家里却在唐人街附近开了家中医馆,从小耳濡目染,中西医无缝切换。这人是个医学狂魔,尤其热爱挑战高难度病患,自称医学界一枝花,实则是朵大奇葩,见到疑难杂症的目光比见到比基尼美女还殷切,人家看到漂亮姑娘都冲上去把妹,他却是冲上去把脉。

梁子锐给他诊脉的功夫,螺蛳粉和烧鱿鱼、烤香椿全摆上了餐桌,整个屋子都臭了。

“你这半年可没少操劳啊,明天去我那儿,我给你做个检查,别吃早饭。”梁子锐收了手,脸色不太好看。

“我……”

“拒绝也行,下次手术克扣你麻醉。”梁子锐淡定地吃东西。

壁炉的炭火发出一声轻响,王俊凯果断回避了这个话题,从文件里抽出一张照片,推过来,“你看这个疤像什么?”

梁子锐喝了口水,简单一瞟就下了结论:“子弹贯穿。”

“能对比出口径吗?”

“难,这至少是十年前的疤了,而且受伤时应该还是个孩子,现在皮肤都长开了。”

说罢,他不禁起疑,把报告拿过去一通翻看:“国内禁枪,有这种伤的人可不多,这是谁的伤情鉴定?”

王俊凯的表情顿时难以言喻:“子锐……你信命吗?”

梁子锐从报告中抬起头来,吃惊道:“你吃错药了?”

王俊凯摇摇头:“我以前也是不信的。”

翻阅报告的手骤然一紧,梁子锐脑中迅速串联起些线索,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之后,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你是说,这就是十年前那个孩子?他没死?”

“不知道,所以要麻烦你,”王俊凯显得很镇静,“我把他安置在你那里了,你明早帮我看看,拜托了。”

“啧,不早说,你司机呢,快送我回去。”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3:42:00 +0800 CST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3:51:00 +0800 CST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6:06:00 +0800 CST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6:06:00 +0800 CST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6:07:00 +0800 CST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6:07:00 +0800 CST  
不好意思了,再补大家几次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6:10:00 +0800 CST  
王俊凯思考了一会儿说:“先教你读书。”

午饭是在湖边吃的,现捞的河虾和乌鳢,王源和王俊凯面对面坐着,多少还是感到有些拘谨。

王俊凯的十指很长,指甲修剪干净,没有文身,也没有戴任何饰品,伸手夹菜的时候会微微露出一截腕骨微凸的手腕,举止之间,动作随意又文雅。

王源不敢抬头乱看,只好盯着王俊凯时不时伸过来的手,一不留神自己碗里堆成了小山。

“不合胃口?”王俊凯见他没怎么动筷。

王源摇头。

“用不着这么拘束。”王俊凯抬头看了他一眼。短短半个月,王源比上一次见到时总算恢复了一点,只仍旧是瘦,隔着衣领就能看见明显的锁骨,头发打理过一遍,简简单单的发型,看起来像个普通高中生。

“李彦他们经常在酒吧以打人为乐吗?”王俊凯换了个话题。

王源没说话,但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

“李彦人品一向卑劣,下次见到他不用对他客气。”王俊凯说。

王源抬头,眼里有疑惑。

“吃饭吧,”王俊凯却不多做解释,起身离桌,“晚上跟我去参加个酒会,你准备一下。”

没一会儿袁叔过来了,王源问他:“王总的腿……好了吗?”

“他的腿没有问题,问题出在供血不足。”

“我看他坐轮椅出来,我以为……”

袁叔解释道:“他不常用轮椅,实在病情严重才会,他身体不好,不能久站,你在他身边,多帮帮他。”

王源认真地点了点头。

晚上,王源换好鞋子,在镜子前愣了许久。镜中的人一身得体的礼服,崭新的鞋子,梳理整齐的头发……他头一次这么认真地端详自己,一时之间竟只觉得陌生。

袁叔敲了门,他回过神来,把换下来的衣服叠整齐好生放进衣柜里,抬脚下楼的时候,脚踝隐隐一痛。

楼主 雨後彩虹mh  发布于 2018-02-14 16:11:00 +0800 CST  

楼主:雨後彩虹mh

字数:266891

发表时间:2018-02-13 01:5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1-03 22:51:48 +0800 CST

评论数:104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