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soo┛170317┇原创┇预言家[多视角\/现实背景]

补标签-
<预言家>[开度/现实背景/多视角/微快穿悬疑/中/HE]

给自己的生日贺文。
我要变成更好的人,开度俩宝贝儿也要继续并肩而立携手同行。
生日快乐~

本文以看开度谈恋爱为主,视角转换和快穿悬疑为辅,脑洞清奇。
我是一个,预言家。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10:00 +0800 CST  
Part ⒈
#Kilig
塔加拉族语。名词。形容那种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好像胃里正有成千上万只蝴蝶翩翩,一张嘴就要全部飞出来一样的醉醺醺、麻酥酥感。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10:00 +0800 CST  
Part ⒉
<I>
你相信预言吗?
我有了一次预言的机会。
对象还是他,我喜欢了好几年的偶像,金钟仁。
一切推翻重来,他们还没有遇见,凭我一面之词,便相信能改变最后的结局。
我亦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能力,但依然要尝试,我不愿见你们爱而不得,亦或为站在彼此身边的权利,拼得头破血流。
你们俩要好好的,我预言过的,你们会在一起。
未来还很遥远,一切都有无限可能。
请别戳穿。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13:00 +0800 CST  
Part ⒊
/一
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行,你说。
你相信有预言的存在吗?

/二
<K>
最近,我遇到了点怪事。
真的是怪事,搞得我跳舞的时候都心绪不宁,练习的时候跳着跳着就跳到珉锡哥的part去了,连编舞老师都觉得我大约是魔怔了。
“钟仁啊,要是压力太大的话呢可以休息一下的,你平时不是这样的水平。”老师语重心长,“最近又要进来一批新练习生了,你已经错过了这次出道的机会,可千万不能被新来的比下去啊。你都练习了三年了,你的舞蹈天赋大家都看在眼里,你是有资本的,应该更加努力争取出道才对啊。”
“是。”我也只能乖乖应声,但心里头还是想着那点事情,整个上午都心不在焉。
和灿烈哥一起吃完午饭,我回到练习室,就看见老师在和新来的练习生讲话。看到我来了,那个练习生循着声响,转过头来。
!!!
我以此生最快的速度跑出了练习室,飞奔到公司楼下,撑着膝盖喘粗气,开始怀疑世界的存在。

/三
<D>
出于对唱歌的喜爱,我最后还是决定进入S.M.做一个本本份份的练习生。因此,我更要在来这儿的第一天就给所有人留下好印象,一路上我起码跟十几个工作人员和练习生打了招呼,在面对老师的时候也恭恭敬敬。进入舞蹈室后,我和编舞老师在谈舞蹈课的安排,突然就看见后门那里飘进来一个黑影。时刻铭记着礼仪的我当然也是一如既往地准备打招呼,一转过头却看见那个人跟见了鬼一样足足站在那里愣了三秒,然后飞奔出了练习室。
不得不说我确实有点挫败,我自认没有丑到这个地步,也不觉得我有多吓人。编舞老师显然也愣了一下,然后给我解释,
“那是舞蹈A班的金钟仁。他人很好的,可能看起来有点不太容易接近,但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小孩子而已,熟了之后好好相处就行了。”
我也只能尴尬地点了点头,老师在继续唠叨着,而我的心绪早就飘荡到万里之外了。最近散光越来越严重,对于老师的那些话我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着点头,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明天怎么到最好的店里配最便宜划算的眼镜。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13:00 +0800 CST  
/四
<K>
先听我解释啊,怎么说呢,其实我还是相信科学的。
所以我熬夜翻了一整晚的相关资料,包括世界未解之谜、黑科技、预言者、穿越的可能性、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的存在等等等等。
虽然我还是没有找到一个令人信服的结果,但是这一整晚的付出还是有回报的。因为第二天早上我的黑眼圈已经快垮到鼻子了,灿烈哥来串门的时候吓了一跳,无论如何都要拉着我去请假,我也就不用面对那个诡异的新练习生了。
“说吧。”
请了假之后,灿烈哥坐到我旁边来,一副不盘问清楚不罢休的模样,
“你昨天晚上干嘛去了?”
“没睡好。”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你会没睡好?”灿烈哥显然特别惊讶。看着他诧异的脸,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我平时有那么爱睡觉吗???
“哎,可怜的孩子,你要是没睡好,肯定是遇到什么大事了。”灿烈哥一脸惋惜地叹着气,“有什么就跟哥说吧,我会帮你的。”
…看来确实有啊。
“是这样的,哥,我昨天遇到了一个新来的练习生,我——”
话都说到嘴边了,我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不行,要是我金钟仁害怕一个小小练习生的事传了出去,那我的一世英名就没有了,何况是灿烈哥这种嘴并不算严实的交际花。
看着灿烈哥疑惑加期待的眼神,我硬生生把原话憋了下去,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我觉得挺好的。”
我不擅长当场编瞎话,只能做到这样了。
“啥?你小子这是谈恋爱了?”灿烈哥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抓住我的肩膀不停摇晃,“不行啊不行啊,你可别忘了,公司是严令禁止练习生谈恋爱的。你前途无量,实力又强,要是被扫地出门了多可惜啊。钟仁,听我的,为了自己的未来着想,不要为了谈恋爱放弃梦想啊。”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耐烦地咂了咂嘴,“哥你也太激动了,我只是觉得,觉得那个人,呃,特别,有天分。”
“那就好。”他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会在练习生时期谈恋爱的傻子。”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15:00 +0800 CST  
/五
<D>
走出眼镜店的时候,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果然便宜没好货,不应该相信那个满嘴跑火车的店员的,这眼镜一戴上去跟没戴似的,眼前一片模糊。走路都只能摸索着走,路上已经有好几个人因为我的问题绕路了,还满脸诧异地盯着我看。
我没瞎没瞎要我说几次!!!
哎一古真的是气死,但也没来得及跟那店员理论就要回去上课了,只能先将就着,晚上再去换眼镜。
一到课室,我就看见了一个人影在跳一段高难度动作,不禁心中赞叹。可惜我眼睛不好看不见,要不然肯定得好好膜拜一番!正想着,那个人就转过头来,我赶紧想看清那是谁,但眼前还是朦朦胧胧的,只好微微低下头挤着眼睛往上翻,好歹看清楚了轮廓。啊,是那个金钟仁!
虽然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双方的印象似乎都不是很好,但我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心情,毕竟真的很少看见跳舞那么棒的人啊,要是能教教我不就大发了嘛。正在心里絮絮叨叨地想着,没想到金钟仁往我这边看了一眼之后就跟受惊的兔子似的打了个寒战,然后瞬间瑟缩着缩到刚进门的一个很高的男生身后了,看着我的眼神也许是紧张也许是惊慌,我看不清。
…我只知道我大概是又吓到他了。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15:00 +0800 CST  
/六
<K>
“我告诉你哦灿烈哥,我现在确信了,新来的那个…嗯,我周围有一个人,一定是被某个神秘组织派来的,蓄谋要害我。”
在我以非常非常非常认真的神色跟灿烈哥说的时候,他最开始也假作认真地听着,最后还是没忍住笑出声了。
“不是,钟仁啊,”灿烈哥憋着笑摸了摸我的头,“你是受了啥刺激了?”
听着他一点都不当真的哄小孩语气,我有点生气了,“哎呀哥你别这样!我是认真的啊,有些事我不太方便跟你说,但是,你要是没经历过的话,是真的真的体会不到的!我确实是确信有这样的情况,你就信我吧。”
“好吧。那你说说,你为啥这么觉得?”灿烈哥最后还是瘪了瘪嘴乖乖坐好,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说出来了你肯定又要笑话我。”我有点不满。
“行吧,你说呗,我不当你是小孩子了。”他只好妥协了。
我正色道,“我周围那个人,他行踪诡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被他吓跑了,当然这个还有其他的原因,虽然我不能跟你说。况且,最重要的是,你知道他看我的眼神是怎么样的吗?”
“怎么样的?”灿烈哥不太在意地搭了句话。
我坚毅地看了他一眼,最后决定放下偶像包袱,低下脑袋皱着鼻子眼睛挤着往上翻动,十分认真地还原了当时那个人的表情。

……我说过的吧。
他是真的很可怕啊!!!!!
要不然!灿烈哥!为什么!笑成这样!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19:00 +0800 CST  
/七
<D>
我觉得人生真的是很挫败啊,被这么一个舞蹈天才没来由的害怕和讨厌,我到底怎么跟他处好关系学跳舞啊?
“没事的,我们暻秀这么可爱,没有人会不喜欢的。”俊勉哥安慰我说,“钟仁这孩子就是这样,刚认识的时候确实不太好接近,可能看起来冷冷淡淡的,但是一熟起来挺小孩子气,是很好相处的弟弟。”
其实我也不是非要他和我亲近,只是进入这里之后很多人都和我关系不错,就只有他一个人一直见了我就跑,让我心里特别堵。我虽然看起来跟个软柿子似的,但心里头从小就很倔,偏爱啃硬骨头。
“嗯。”我只能瘪着嘴乖乖点头,然后灿烈看了我一眼,就开始喊着好可爱啊我们暻秀。
……希望那位舞蹈大神也这么想吧。

/八
<K>
事实证明,如果你在遇见一件怪事之后特别惊讶的话,你一定会遇见一件更怪的怪事,这些事儿一件比一件令人难以置信,但还是绵延不绝,乐此不疲。
灿烈哥最近大概是疯了,一个劲的让我介绍那个人给他认识。
“这么好玩的人,不交个朋友可惜了。”他是这么说的。
“你别不当真啊,小心点他。”我非常诚挚地提醒了他。
“所以你啥时候把他叫过来跟我聊天啊。”一看他憋笑的样子,就知道是想到我当时模仿的那个表情了。他当时可是笑了整整三分钟,三分钟!还是在我的床上翻滚着笑的!到最后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而晕过去。
“就不。”于是我非常傲娇地撇过了头。
这么可怕的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主动跟他有来往呢?当我傻啊。



非常悲惨的是,第二天我就见到了他。
俊勉哥一定要拉着我去参加一个他们练习生小团体的聚会,灿烈哥还说有一个新进公司的很可爱的练习生也要来。我估摸着经常聚会的不就是总和他们一块儿鬼混的那几个人嘛,哪来的新人。
“那个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俊勉哥说这句话的时候满脸的慈母笑。
看见俊勉哥周身散发着的母爱光环,我想着,大概是确实很可爱的一个新人吧。



去到聚会现场之后,我发誓,听信了他们俩的话是我这辈子做的最不靠谱的一件事。
……神tm可爱。
这就是我所说的那个危险人物啊你们有没有脑子的!?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29:00 +0800 CST  
/九
<D>
原本满心期待今天的聚会,俊勉哥信誓旦旦地说,他只要了解你了,绝对不会不喜欢你的。结果一到现场,他一见到我,整张脸上的表情都不对了,看着怎么看怎么瑟瑟发抖。
事实上,活了十几年,只有一群怪姨母天天捏我脸,从来没有人觉得我可怕过。我当机立断地拉着正在傻笑着跟他讲话的俊勉哥走了,气喘吁吁并且难以理解地看着他,
“哥,你凑合两个人的时候为什么不先问问当事人是不是互相认识呢?”
“嗯?你们俩认识?”俊勉哥显然很惊讶,“认识不就更好了吗?”
“……也至少先问一问当事人是不是互相讨厌才对吧。”我扶额。
“……啊?”俊勉哥僵在了那里,半秒后才问:“他怎么可能讨厌你呢?”
这时,从门缝里,我清楚地看见,那位非常及时地飞窜出门,后面跟着的灿烈还大喊着“钟仁啊你跑什么跑”。



我非常急切地想了解这个问题,我有那么可怕吗???

/十
<K>
事实证明,如果你在遇见一件怪事之后特别惊讶的话,你一定会遇见一件更怪的怪事,这些事儿一件比一件令人难以置信,但还是绵延不绝,乐此不疲。
在又一次遇见了那位之后,我一回到家里,她就跟我说了一件信息量极大的事情。我吓得嘴巴都快能塞鸡蛋了,整个人僵硬在原地。

/十一
“灿烈哥,我跟你说。”
上完舞蹈课后,金钟仁在门口拦住了已经筋疲力尽满脸大汗的朴灿烈,神色非常认真。
“我可能,真的是个傻子。”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29:00 +0800 CST  
/十二
<K>
灿烈哥这几天都一直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估计是那天我那句话吓到他了吧。他还特别紧张地摸我额头以为我是被刺激到了,嘴巴里还念叨着,这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傻了呢。
…不管怎么说,我是真没傻,但是我宁愿相信是我傻了,因为最近发生的事简直堪比脑洞奇大的玄幻剧。
我对她的话都是深信不疑的,因为实在是太准了,我就算麻痹自己也没法不相信。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啊啊啊,这玩意儿我接受不了啊……
谁……能……来……拯……救……我……啊……

/十三
“你会和他在一起。”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29:00 +0800 CST  
/十四
<D>
讲真,那次聚会之后我蛮受打击的,这么好一个孩子为啥就偏偏不喜欢我呢?肯定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了。
想着想着,连晚上从练习室回宿舍的时候心里都很不舒服。路过舞蹈练习室,看见门缝里还透着光,不禁感叹这里的人一个个都拼命成什么样了。本来我的舞蹈就是弱项,舞蹈老师似乎也并不是很赞同我的练习方法,现在又看见别人都这么努力,不继续练习都不好意思。因为怕打扰这个练习室里面的人,我去到隔壁的练习室里,脱下外套活动着肩膀,开始练习第一次测评里我要完成的舞蹈。

/十五
<K>
最近,我的倒霉程度已经不能用“可怜”来表示了。
无数次遇到那个可怕的人不说,遇见这么可怕无厘头的一件事也暂且不提,只是这大半夜的倒在练习室又是闹哪样?
我知道腰疼大约是因为月底的测评所以练习得太多了的原因,但是也没必要这么玩儿我吧……这地方月黑风高天色诡异,公司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手机也放宿舍了,谁来救救我啊……难道要我拖着老腰自力更生吗。
果然!都是她!我不应该相信她的……早知道就把她当作是个神经病不就好了嘛,闹得现在潜意识里都相信那些鬼话了,真是气。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隔壁的练习室里传来了音乐声。还有人在练习!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就躺尸一样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等着那个人练习完。反正也快半夜了,他不可能在这通宵吧。
等着等着,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我听见音乐声停了,伴着断断续续的说话声,紧接着的是开门关门的声音。我的视力实在是非常差,用吴世勋那小子的话来说就是摘了眼镜之后和瞎了无异,今天出门的时候正好又忘记戴隐形眼镜了。为了看到那个人在哪,我只好强撑着腰坐了起来,挪动到墙壁边靠在镜子上斜倚着。通过光影的转换变化,虽然眼睛不好,却还是看见了那个人的行动轨迹。在他走到门前的时候,我赶紧用力敲了敲地板,希望那个人能听得见,想着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朝外面大喊。
万幸,通过窗口,我看见那个人影停了下来。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32:00 +0800 CST  
/十六
<D>
“喂?是珉锡前辈啊……前辈您好!请问现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停下音乐正准备换一首曲目,紧接着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手忙脚乱地从背包里找出手机接通,一边拿毛巾一边用脖子夹着手机。胸膛剧烈起伏着,喘着粗气,掏出矿泉水瓶往嘴里灌水,嘴角、脖颈、锁骨、前襟,水珠一路流下来,最后停在濡湿一片的领口。
“啊……这个情况的话,我能参加吗?好的,您说您说,我听着呢。可以的,我现在在练习室呢,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胡乱撸起额前的碎发,把毛巾扔回包里,甩了甩头发上的汗。略长的发丝湿答答地黏在耳朵旁边,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把身上的灰色背心脱下来换上宽松的长款白T,再套上黑色夹克。
“是这样啊。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一定尽快回来。我现在已经准备出练习室啦。”
麻利地收拾好东西拉上背包拉链,活动了一下酸痛的后颈,把背包甩到肩膀上就走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路过旁边的练习室的时候看见里面还开着灯,不由得有点惊讶。都这么晚了,这里的人真是努力啊。
“嗯,行,麻烦前辈您告诉我这件事情了啊,真的多谢您,以后还要您多指教了。我——诶,不好意思啊,您等等先——这里好像有人啊——”
正准备插上蓝牙耳机,却听见那个开着灯的练习室里传出来敲击地板的声音。有点迟疑,和电话那头的珉锡哥说了一声,屏住呼吸仔细听了一下,确定了不是幻听之后,我缓缓推开了门。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32:00 +0800 CST  
关于每个章节的视角问题,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这里不多赘述。关于这里的很多梗,后面会有对应的地方,一些不太明显的位置也会在后面有伏笔对应上。
弃坑基本上不太可能,我个人坑品保证的。但是这篇完结可能最晚要拖到暑假前…我也不太清楚,因为现在手上有两篇文,我也不是很有时间。
国际惯例,讲更文。楼主是住宿狗,只有周末能拿手机,所以基本上每周就更这么一两次,周末大概更三千字左右吧……我要是实在没存稿了就另当别论。
可以跟我愉快地玩耍呀,有啥想说的就留言吧,给你们一个爱的mua。
TBC.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37:00 +0800 CST  
顺便宣传一下手上的另一个坑
http://tieba.baidu.com/p/4808384515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2:39:00 +0800 CST  
首发够5000 上截图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7 23:05:00 +0800 CST  
我来更新啦!等会出去吃蛋糕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8 12:06:00 +0800 CST  
/十七
<K>
终于,在短暂的安静过后,我听见了门外那人推开门的声音。抬起头看着门口,却因为视力不好而看不清楚来人的脸,只好发出略显微弱的求救声。
“您好……我是舞蹈A班的金钟仁,刚才伤复发了,请问您能不能借我一下手机让我打给朋友?多谢了。”
对方似乎有点迟疑,过了一会才说,“那个,我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简直是天要亡我啊!
“这样啊……那不麻烦您了。”
挤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心里腹诽着最近是不是得罪老天爷了。不过看着这个人犹豫不决的样子,说不定是因为嫉妒才不帮忙的呢,这样的事情我金钟仁遇见过无数次了,几天前在这里也发生过这种事。毕竟树大招风,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然后盘算着怎么联系哥哥们,或者是干脆就在这凑合一晚。
“呃,您好?”他往前一步,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下,“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您扶回宿舍。您这样子在这里睡一晚的话一定会生病的。”
看见遇到好人了,我当然是狂道谢,然后感谢老天爷还放了我一条生路。他走了过来,给我披上他的外套,伸出一只手揽过我的腰,把我的手放在他肩膀上,用力把我扶了起来,然后摇摇晃晃地扶着我往门口走。这个人看起来蛮瘦弱的,从语气上看得出来大约刚进公司,果然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我在心里感叹着,然后他非常熟练地用搭在我腰上的那只手轻轻揉着我的腰,问,
“你包里有带什么药吗?”
“没有。”我这个人活得粗糙惯了,哪会在意这点小伤啊,忍忍就过去了。总是动辄去医院上药实在是太没必要,搞得跟谁没疼过似的。
“这样不行啊……算了,我们先回宿舍吧,宿舍里有药吗?”
“有。”像俊勉哥那种人怎么可能不在宿舍塞一大桶药啊。
回到宿舍,他把我轻轻放到床上,然后从柜子里找出几支软膏给我上药。我惊讶于他的熟练,不得不说,外人看来没什么感情的金钟仁真的从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身上找到了家的感觉诶。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8 12:06:00 +0800 CST  
上完药之后他说要先回去,我想着总得感谢感谢人家啊,就想问他的名字。他支吾了两下,然后门口传来闹哄哄的声音,打断了他——灿烈哥他们回来了。
“暻秀?”灿烈哥惊讶地问,“你怎么在这?珉锡哥在找你呢,你没回去吗?”
“不是,”我听见他解释道,“我在练习室的时候看见他受伤了,就把他带回来了。我现在就回去。”
看来他们互相认识啊,我盘算着是不是应该请人家吃顿饭感谢一下,就听见关门声——他急匆匆地走了。这时候,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古怪了起来。
“你小子什么时候跟人家暻秀这么熟了?”灿烈哥盘问。
“我不认识他。”听见那个陌生的名字,我解释着,“只是正好碰见他,他就好心把我送回来了。”
“你居然这么平静?简直无法想象。”我不用睁开眼都能想象到,灿烈哥这个时候肯定又是在皱着眉头满脸诡异了。
“我为什么要不平静?”简直莫名其妙。
灿烈哥咂咂嘴,决定了,“行吧,你要不要什么时候和暻秀一块儿吃个饭?答谢一下人家,顺便互相认识认识,最近俊勉哥可喜欢他了,今后大概要经常见,关系熟点也不是坏事。说起这个,钟仁你不能光顾着练习不管人脉啊,你太封闭了。”
为了避免他的长篇大论打扰到我想睡觉的耳朵,我打着哈欠打发他,“好啦,哥,我会的。你不用担心了。”
“那我帮你联系一下他?就明天上午,在门口的烤肉店?”灿烈哥试探着问。
我点了点头,灿烈哥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转身出门打起电话去了。

/十八
<D>
在灿烈打电话说金钟仁要请我吃饭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惊讶的。
“原本以为他当时的客气只是因为请求帮忙而已,”我感慨着,“没想到他真的想处好关系啊。看来是我之前错怪他了。”
“就是,”灿烈附和着,“钟仁是很好相处的弟弟,你放心吧。他哪会真的讨厌你呢。”
“我会准时到达的,请放心吧。”我一口答应下来。终于发生改变了啊,我喜滋滋地想,果然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啊。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8 12:07:00 +0800 CST  
明天继续!
TBC.
(btw 要艾特的跟我说一声哈)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8 12:09:00 +0800 CST  
更新!

楼主 思寂清风  发布于 2017-03-19 10:48:00 +0800 CST  

楼主:思寂清风

字数:53513

发表时间:2017-03-18 06: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7-28 15:41:17 +0800 CST

评论数:11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