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190626┃原创』解铃人(全员‖中篇‖都市)

此文共六章,每章里分几个PART,各位别看到END就以为全文完结了啊,第一次发文,多谢关照。
首发我会在当WPS码的字到4500的时候发。
多谢关照。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6-25 23:31:00 +0800 CST  
﹉引子﹉
“叮铃,叮铃……”
是谁的铃铛在响?
是我。对方答道。
是谁给你系上的呢?
是我的心上人啊。
那我能帮你解下么?
不,你无法解除。
只有他才能解开这个枷锁。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6-26 08:08:00 +0800 CST  
C1
Part one
“灿烈,我回来……”边伯贤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愣住了。
“朴灿烈?”边伯贤怯生生的声音在公寓里回荡
仍是没有人回答。
边伯贤又试着叫了几声,完全确定真没有人,他才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门。
“真是的,这个大傻个不在家,亏我找暻秀要了钥匙,不然我得站累死……”边伯贤一边嘟囔,一边甩掉鞋子,参观起这个公寓。
客厅还算整洁,当然是撇开那几双臭袜子不算了话。
边伯贤顺手捡起那几只袜子,扔进盆里,倒上洗衣液,加水泡上。
“这小子过得比我还邋遢。”
边伯贤泡好袜子就搁在盆里,开始参观起朴灿烈的家,正参观的兴致盎然,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很不适时的响起,边伯贤拿起一看,是都暻秀的。
除了他还有哪个这么没眼力见。边伯贤心里暗暗鄙视。
点开短信,里面是某直男癌晚期患者的四个大字:
“别忘了事。”
边伯贤如梦初醒,偷偷吐了吐舌头,嘴上却违心的自言自语:“切……小爷我有这么容易忘事么?”
一边嘟哝这都暻秀就和个管家婆一样,一边手指上下翻飞,飞快的打着字,回了一句:“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放好手机,两只手上下拍了拍,悄咪咪地进了朴灿烈的卧室。
一进房间,边伯贤就直奔书桌,在桌上落起的书堆,本子堆,文件袋……之间乱翻一通,猛的,边伯贤手停止反动,两双眼睛贼兮兮的眯起,“刷”地抽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上面写着醒目的DIARY的字样,他高兴的小声自言自语:“嘻,找到了。”
翻开笔记本,边伯贤随便看了几页,读得津津有味,看的开心极了。
正好一页读完了,手指捉着页脚,轻轻地翻到下一页,眼睛一瞟,一眼扫过去,突然傻了。
这一页的字迹和前面几页明显的不一样,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人写的。边伯贤拿出手机拍了几张对比照发给了都暻秀。
很快,都暻秀发来的信息:“看来和我猜想得不错。”
边伯贤看得云里雾里,很是疑惑:“什么猜得不错。”
“明天你到我诊所,我来跟你慢慢说,手机打字说不清。”都暻秀回完这句话后就没有了动静。
边伯贤默默吐槽着都暻秀吊他口味这一行为有多么恶劣,继续翻看起了朴灿烈的日记。
“这么翻人家的东西不太好吧。”一个低沉又不乏年轻人朝气的嗓音在边伯贤的身后响起。
边伯贤吓的猛的一跳,瞳仁收缩,迅雷不及掩耳的转过身,抓住对方手臂准备来个过肩摔,下一秒就对上的是朴灿烈的张略带笑意的桃花眸子。
“哇!你是不是做什么都没有声音啊,吓死我了!”边伯贤尴尬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夸张的喘了几口气。
朴灿烈没回答他,仍是笑眯眯的,眼神在边伯贤和他手上的日记本上流转。
边伯贤恍然大悟,只得装傻充嫩,笑得傻傻的,还伸手挠了挠脑壳:“嘿嘿,对不起啊灿烈,这不是想了解一下你最近的状况么,毕竟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面了,我也不太好意思去问你所以只好出此下策了。”边伯贤脸上带着傻傻的笑容,伸手挠了挠脑袋。
“以后没经过我允许,最好不要乱翻我的东西,如果想知道我近来的状况,我想我会很乐意的告诉你。”朴灿烈从边伯贤的手中抽出了笔记本,放回了原处。
“哎!知道了”边伯贤略带搞笑地行了个军礼,然后小心翼翼的问:“灿烈啊,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呵……”朴灿烈带着笑意的眼睛里敷上了一层冰,“别把我和朴灿烈那个傻子相提并论。
边伯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带着笑意打趣朴灿烈:“我说你是不是发烧了?今天吃药了没?”
说完,伸出手向朴灿烈的额头伸去。
“啪”朴灿烈一巴掌打开边伯贤的手,头向后仰,眼睛里满是嫌恶。
边伯贤诧异地看着被拍红的手,再次抬头,对上朴灿烈的眼里全是不可置信:“……你……打我?”
“你最好离我远一点,我不是朴灿烈那个废(和谐)物。”朴灿烈看着边伯贤的眼神中充满了冷漠,鄙夷,不屑。
“那……你是谁?”边伯贤机械般的询问。
朴灿烈的表情如同在施舍,仿佛回答边伯贤的问题只是可怜他:“我是Chanyeol。”
“Chanyeol?”边伯贤重复了一遍,猛地想起朴灿烈很久以前就在看心里医生,一个猜想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不,不,绝对不可能。边伯贤把这个想法从脑海里删去。
他颤颤巍巍的问:“那朴灿烈呢?”
“我说边伯贤,你是不是傻”Chanyeol发出一阵冷笑,说出来的话,一次一次戳着边伯贤的心,“我是真没想到朴灿烈爱的死去活来的人居然这么没脸没皮。你觉得你还好意思见他吗?”
“你什么意思?”边伯贤脾气再怎么好,也受不了这番质问,语气冰冷的反问Chanyeol。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6-26 08:14:00 +0800 CST  
Chanyeol嗤笑: “我什么意思?那行,我把你做的好事给你罗列一下。”
“你走了之后,朴灿烈他爸破产了,跳楼自杀,他母亲因为他爸得了抑郁症,现在在疗养所治疗,他姐姐为了帮朴灿烈找你过马路时被卡车撞死了。”
“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边伯贤你就是个灾星。”
Chanyeol说的云淡风轻,但让边伯贤如同身处冰窖。
说完这一翻话,他突然眼里又尽显温柔,全是宠溺:“你回来了真好。”
边伯贤下地差点没蹦到天花板上。
“怎么?吓着了”转眼间他又脸上充满玩味“你回来了,我可以……”
他刹那间把边伯贤摁到墙上,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更没有反应时间,他咬着他的耳垂,耳鬓厮磨:“……慢慢的把我以前的痛苦,从你身上一丝一毫的讨回来。”
边伯贤被他调戏的腿发软。
果然,对上他,就会止不住的起反应。边伯贤在心里苦涩的想着,忍住因为Chanyeol狠狠捏着他的肩膀而传来的疼痛,认命的闭上眼。
没想到,对方一说完话,就立刻离开边伯贤。边伯贤突然没了支撑,滑着墙壁跌坐在地。
Chanyeol看着边伯贤稍微撑起来的帐篷,笑的讥讽:“你现在和大街上发(和谐)情的狗有什么区别?”
然后抬起手臂,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眉毛轻轻一挑,故作惊讶:“时间到了啊,你现在可以走了,我要休息了。”
言毕,不由分说的把边伯贤推出了自己房间,笑容刺目,手臂一挥,使劲的掼上门,只留下房门被碰撞后发出的巨大的声响和依然呆愣着的边伯贤。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6-26 08:45:00 +0800 CST  
Part two
“他这个病是学者界最常提起的一种心理疾病。他的已经要在我这快就医 三年了,但是从来就不见什么好转。”一个大眼睛的男生穿着白大褂。对边伯贤说道。
“既然已经就医三年了,那么他得的,到底是什么病?这你应该有所了解吧。”边伯贤两只手撑着桌子,从高处盯着都暻秀,焦急的询问。
昨晚的猜想他虽然暂时忘记了,但是一觉睡起来,越想着朴灿烈当时的反应,越觉得像。
都暻秀是朴灿烈的心理医生,他们俩从大学起就是宿舍的室友,两个人一直玩的很开,关系也非常好。
“DID,也就是多重人格障碍。一开始我以为他一直只有两种人格,不过你昨天拍了他的日记之后给我帮了大忙。”都暻秀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拍了拍边伯贤的肩膀。
边伯贤撑着桌子的两只手瞬间松劲,跌坐到椅子上。
竟然真是这样。边伯贤在心里暗暗苦笑。
都暻秀拿出两张病历单,上面两个不同是的签名。
“朴灿烈,灿烈……”边伯贤念着病历单上面的名字,“这能够代表什么吗?”
都暻秀又拿出手机,点开边伯贤昨天发的照片中的其中一张。
边伯贤一开始还以为是让他来对比笔迹,但当他看到照片上的字迹后,暗暗无力。
“三种不一样的字迹就能断定他有三种人格么?”边伯贤无力地做着最后的挣扎。
都暻秀叹了口气:“从医学理论角度来说,已经可以确定。你想想,有谁能写出三种不一样字迹?而且所有细节地方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就算有人喜欢临摹不同的字体,但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出是同一人写的,而朴灿烈完全不一样。”
边伯贤最后的挣扎轻松的被几句话打倒
都暻秀揉了揉眉心:“我给朴灿烈医疗了三年。从来没见好转,做了三年的心理治疗,再怎么难治的病也应该有所反应,但他真的,半点感觉都没有,于是我就猜,他可能还有第三种人格,知道一切事情,可是从来不出来,若不是你昨天给我拍的照片我根本无法证实这一猜想。”
都暻秀拿出了自己的记录本,翻到关于朴灿烈病情的那一页:“他的第一人格也就是主人格,名字叫朴灿烈,拥有全部的美好记忆,第二个人格,是主要调交替人格,叫灿烈,拥有他这五年来全部的灰暗记忆,比如父亲的去世,母亲的病情和她姐姐的离开……至于第三个人格,我倒没有多大的了解要是没猜错了话,应该有全部的记忆,而且很厉害。”
边伯贤没怎么在意都暻秀的唠叨,默默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突然,他眼睛瞪起:“他的第三人格应该叫Chanyeol。
都暻秀被他这眼神盯得毛骨悚然,听到边伯贤的话,立刻坐不住了:“你见到了?”
边伯贤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朴灿烈每个人格都有很鲜明的特点,主人格阳光开朗,乐观向上,次人格则是活在恐慌里,有轻微的被害妄想症……”
边伯贤很明白都暻秀说这番话的用意:“和你说的一样,他第三个格很厉害。”
说到这,边伯贤不禁打了个寒颤:“看起来很温柔,但是很可怕。就像躲在暗处的箭,随时都会冷不防的来一下。”
“照你这么说,到有点像反社会人格。”都暻秀的冷笑话吓得边伯贤一愣一愣的。
边伯贤哭笑不得:“你别吓我,说正经的,该怎么治好这病?”
都暻秀叹了口气:“我只知道他造成这一切原因的都是因为一个人。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就想你和他关系那么好,应该对治疗会有一点帮助吧,而且你走了五年,再怎么说也要聚聚嘛。但是要真正治好朴灿烈的病,可能还需要找到那个人,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
“好的,我了解了。暻秀啊,谢谢你。”边伯贤微微笑着,对都暻秀点了点头后离开。
都暻秀,你很幸运。你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
都暻秀瞪圆了眼睛,稀里糊涂的:“阿西,这小子怎么这么有礼貌了?”
暻秀啊,你弄错了,边伯贤不是谢你告诉他朴灿烈病情,他在谢你找他陪朴灿烈治病。
边伯贤在回家的路上,买了几样朴灿烈爱吃的。
到了朴灿烈家,边伯贤打开门,一边换鞋,一边冲着里面嚷嚷:“朴灿烈,我回来了。给你带了晚饭,快出来吃吧。”
没有任何人回话。
边伯贤在房子里面转了一圈,并没有 朴灿烈的身影,于是他又一次蹑手蹑脚地钻进了朴灿烈的卧室,翻开了朴灿烈的日记,看到了朴灿烈昨天写的内容后,笑了。
他原封不动的放好笔记本,走到客厅,等着朴灿烈回家。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6-26 09:01:00 +0800 CST  
Part three
都暻秀瞪着眼睛惊恐的看着在这左翻翻右瞅瞅的边伯贤。
以他一个心理医生的角度来看,边伯贤今天的所做所为,简直是太奇怪了。
一大清早都暻秀还没睡醒呢,就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门铃声。
迷迷糊糊的打开门,只见边伯贤提着大包小包直接一头冲了进来。
原谅都暻秀那可怜的小心脏被边伯贤吓得睡意全无。
“你,你你你……你这是干什么?”都暻秀眼睛圆溜溜的盯着边伯贤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地上一放,然后立即起身,再都暻秀的房间里面转来转去,不知道在瞅啥。
都暻秀弯下腰,捡起地上那些包装过度的东西,打开一看……
“边!伯!贤!”
听到这恐怖的叫养生,边伯贤不知道从哪一个房间里,钻了出来,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咋啦?”
都暻秀气的手指发抖,举起手上的那些照片:“你大清早忙不迭的跑过来,就是为了送这些东西?”
“对啊”边伯贤一脸的理所当然,“我怕我到时候哪天又走了,你们会过于想念我。”
都暻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想念谁都不会想念你的,你照片送一张两张不就行了吗?送那么多干啥?”
“谁说这都是你的了”边伯贤回了他两个卫生球,“我正要跟你说了,你哪天见到金钟仁,把这些蓝色盒子的东西给他。”
“哦。”都暻秀有些郁闷。
“好啦,别伤心了,你当年不也是因为迫不得已嘛。”边伯贤看到都暻秀有些闷闷不乐,出声安慰。
都暻秀一巴掌挥过去:“你哪只眼看我伤心了?”
边伯贤接触都暻秀的手,诚恳的回答:“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没等都暻秀再次举手要打人,边伯贤立刻松手,跑到大门边,快速的换好鞋,成都暻秀挥挥爪子:“都暻秀啊,我先走了,我还有事,拜拜。”
都暻秀憋了一肚子的火,看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身影,狠狠地挥了挥拳头。
边伯贤我劝你最好不要让我再次看到你。
愤愤地拿起今天刚刚塞到门口旁边信箱的晨报,刚刚展开就被最开头的一行大字所吸引。
边氏集团老总昨天去世,继承人召开发布会,将所有财产送给朴氏集团总裁。
这边氏集团的继承人,肯定是脑子抽了。都暻秀暗暗的想。
由于对商业圈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关注,所以他也没有想太多,嘲讽了这个继承人一句,就继续看下面的内容了。
边伯贤逃荒似的从都暻秀家窜出来,挥手叫了辆出租车,钻进车门道:“师傅,去一趟邮局。”
“哎,小伙子是去寄信吗?这个年头没多少年轻人肯花这功夫写信啦……”司机师傅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
都说司机健谈,果然啊!边伯贤心里偷偷笑着,回答:“是的啊,寄信。”
到了邮局,边伯贤准备掏钱,哪想对方摆了摆手:“小伙子你快点,我把你送回去,这地方怪不好打车的,到时候一起付钱吧。”
边伯贤扬起笑容:“哎,好嘞。”
司机师傅看着他推门进邮局的身影笑着自言自语:“好久没见过这么重情义的孩子喽!”
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司机,见到形形色色的人数不胜数,早练就了一双好眼睛,看人很准。
边伯贤进了邮局,仔细的粘好邮票,反复确认好了地址,交到了服务员的手中。
对方看了一眼,有些讶异:“本市的?”
边伯贤点点头。
服务员看着边伯贤像是卸下了一身重负似的背影,嘀咕了一句:“真是个奇怪的人。”
然后把信放进了绿色的邮箱。
回到车上,边伯贤愉悦的对司机说:“送我去一下朴氏集团吧。”
“咦?你去那干啥,你是员工吗?”司机师傅很是好奇。
“不是,处理一些私事,难道去那里有什么问题吗?”边伯贤看到对方的反应有些奇怪。
司机师傅摇摇头,抽出车上抽屉里的报纸,指着醒目的大字道:“问题倒是没有,只不过朴氏倒是发了一笔横财,边氏那么大的家业啊,就这么全给朴氏了,好多人说这继承人脑子抽了。”
边伯贤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笑着,还一边听着司机师傅的絮叨,时不时地点头附和。
到了地点,边伯贤有些迫不及待的下了车,朝着司机摆摆手,跑进了公司。
走到前台,边伯贤笑得温和:“请问你们的朴总在吗?”
“请问,你有预约码?”站在前台的小姐一看是边伯贤脸上表情有些不屑。
“有。”
其他的员工也看到了前台那引人注目的边伯贤,顿时议论开了:
“你看,那不是昨天把全部财产给朴总的边伯贤吗?”
“是啊,不就看朴总长得帅么,讨好也不用这么殷勤吧。”
“人家说不定是同。”
“……”
一阵阵暗藏讥讽的话语传入边伯贤的耳朵,他只是笑着,仿佛隔绝了外界的所有声音。
他们说的其实也没什么错。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6-28 11:52:00 +0800 CST  
“不好意思,朴总不……”
“都在议论什么呢?”低沉的男音透露着不满,员工们立马抱头鼠窜。
朴灿烈个儿高,一眼就看见了前台的边伯贤,皱了皱眉,走上前去:“过来吧。”
来到朴灿烈的办公室,边伯贤抽出文件:“签吧。”
“不用,不需要你的施舍”朴灿烈立马拒绝,“我朴灿烈还没被人追债到要人施舍的地步。”
“你能不能弄清楚再下结论”知道朴灿烈也这么认为,边伯贤有些恼怒,“这不是施舍,这是我欠你的,还附带一个要求。”
……
从朴灿烈办公室出来边伯贤只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
现在自己是无业游民,时间多的很。
所以边伯贤屁颠屁颠的买了几样菜,和一些半成品,回到了朴灿烈家。
边伯贤看了看墙上的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真没想到买菜能耗废这么多时间,这都要到饭点了。
边伯贤赶忙把饭煮上,又用那些买来的半成品快速的炒了几道菜,放到保温锅里保存。
然后坐在沙发上,傻傻的想着今天和朴灿烈的对话。
****
当朴灿烈听到边伯贤的还债言论还有一个要求,脸色有点奇怪:“什么要求?”
“嘿嘿”边伯贤贼兮兮的笑了笑,搓搓手,把朴灿烈盯得发毛,“做我一天男朋友呗。”
看到朴灿烈的脸色变得有点黑,边伯贤立刻钻到办公桌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求求你了,就一天,真的。”
看到面前低身下气的边伯贤,朴灿烈有点心疼。
边伯贤从小出身名门,身上的傲气不知道有多大,就算处境再困难,也没有这样求过人,除了朴灿烈。
他真的只把我当列外。朴灿烈想到这,心里一软,但表面上还是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可以,你松开,不然我收回。”
听到这话,边伯贤朝着朴灿烈甜甜一笑,听话的松手离开。
朴灿烈的呼吸猛的变得粗重,不自然的扯扯衣摆,遮住有些涨的部位。
“那我先回去啦”边伯贤一边说,一边走到办公室门旁,突然回眸一笑,“你不是Chanyeol或者灿烈吧?”
朴灿烈心里一惊,表面还是很淡定:“不是。”
边伯贤这才放心的出了门。
****
“想什么呢,饭要糊了。”如同平地一道惊雷把边伯贤给劈醒。
“啊啊啊啊,我的饭!”边伯贤就像是飞过去的,一打开……
“你奶奶的朴灿烈!”边伯贤咬牙切齿的瞪着对方。
保温怎么可能会糊!
朴灿烈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他果然没变,还是那么容易发呆。
边伯贤硬生生的咽下这口气,把保温的菜端上餐桌,盛了两碗饭,往桌上一剁,恶狠狠的道:“吃饭!”
朴灿烈从容的端起饭碗,夹了一口菜,往嘴里一塞,表情立刻有些怪异:“你做的?”
边伯贤两眼放光,使劲点头:“对啊,怎么样,不错吧。”
“是还不错。”朴灿烈赞许道。
听了朴灿烈的表扬,边伯贤顿时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到脑后,喜滋滋的吃着饭。
他敢说这是他这一辈子中吃的最香的一顿。
吃完饭,边伯贤极其殷勤的把朴灿烈推进浴室,把家居服都准备好了:“忙了一天,你先洗澡,我来刷碗。”
朴灿烈有些懵圈,边伯贤啥时候这么贤惠了?
老老实实的去洗澡,洗完澡来到卧室,看到边伯贤拿着他带回来的文件趴在自己床上看得津津有味。
“你洗过澡了?”朴灿烈有轻微的洁癖。
“洗过啦,回来就洗了,不信闻闻。”边伯贤说着还张开两只胳膊给朴灿烈展示。
看着边伯贤一身的家居服和明显刚刚洗过的头发,朴灿烈点点头。
边伯贤指了指桌上另一摞文件:“诺,这些我都帮你看过了,可以直接签字,还有,你家就一张床,我今晚就和你睡啦。”
不等朴灿烈出声拒绝,边伯贤就挪到朴灿烈身旁,用脸蹭了蹭他的胳膊,笑眯眯的:“没想到你还把我的衣服留着在啊。”
朴灿烈瞟了他一眼,很想说其实你的衣服我都留着在,但话到了嘴边只变成了一个字:“嗯。”
尽管只有一个字,但边伯贤也已经很满足了。
有了边伯贤的帮助,朴灿烈今天的工作做得异常的快,连睡觉时间都往前提了几小时。
平时晚睡惯了,突然有一天睡早了还真不习惯。
边伯贤感受到朴灿烈的焦躁,转过身面对朴灿烈:“烈哥睡不着吧,干点有意义的事呗。”
朴灿烈不动声色的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边伯贤直接忽略那两个卫生球:“不说话就当是答应。”
迅雷不及掩耳的啃上朴灿烈的唇瓣:“早就想反攻了。”
朴灿烈被惹得火起,一翻身把边伯贤压在身下:“这辈子都不可能。”
边伯贤笑着看着在自己身上肆意妄为的朴灿烈,笑的幸福。
至少,我知道,你还爱着我。
月光透过窗户打在这两具相交的酮体上。
夜,很短,很美。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6-28 12:01:00 +0800 CST  
Part four
清晨。
朴灿烈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了把头枕在自己肩膀上的边伯贤。
边伯贤睡得很熟,嘴巴无意识的微微张开。
朴灿烈嘴角有意无意勾起一丝笑容,轻轻把边伯贤的脑袋从肩膀移到枕头,放轻了脚步,走进浴室。
昨晚应该累着他了吧。
他完全可以感受到,边伯贤这几年绝对的守身如玉,不然也不会那么紧涩。
知道这一点后,朴灿烈觉得如果他想和自己多做一两天的男朋友,自己应该会很高兴的答应。
朴灿烈是这么想,但实际上他已经再为两人的一辈子做打算了。
洗漱完毕,他从桌上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留了一张字条,走出房门,溜到厨房。
做好早饭,吃完自己的那一份,把剩下的按上保温,换上工作时穿的西装,出了门。
等到边伯贤醒来,身边的被褥已经凉了有一会了。
真累啊。边伯贤不禁感叹朴灿烈的生活。
貌似自己还给他添了几分负担呢。
不对,之前对我态度那么差,活该他累死。边伯贤躺在床上,不无傲娇的想。
结果他一个没忍住,被自己幼稚的想法逗笑了。
刚准备起身,立刻被一阵酸痛打回床上。
“我去……”边伯贤暗骂一声。
这么久没见,朴灿烈的战斗力还是那么惊人。
果然,太久没放纵,突然来一次是真的吃不消。
他突然就想起了两人的第一次。
当时还是在大学宿舍,这大学条件比较好,四个人一间,不会太挤,刚刚好。
他和朴灿烈,都暻秀,金钟仁住一起。
不知道什么原因,金钟仁所有的选修课和都暻秀一毛一样。
之后才知道两人早就在一起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也就是一个平常的下午,金钟仁和都暻秀去上课,只剩朴灿烈和边伯贤。
两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孤男寡男的共处一室,面对的又是自己喜欢的人,擦枪走火得顺理成章。
结果就是,边伯贤躺了一天,朴灿烈跟着服侍了一天。
虽说被朴灿烈伺候一天的感觉很爽,但他真不想以这种方式获得。
这种伤敌一千 自损……呸,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方法可不是边伯贤的作风。
可惜,这种服务再也享受不到了。
边伯贤难免有些落寞。
一阵风吹过,把床头桌上的纸条带到了床上。
边伯贤拿起一看,上面是朴灿烈的留言:
“早上起来,泡个热水澡能缓解身体上的不适,早饭保温着在,自己知道吃。”
语气很平淡,但是能让人感受到字句里的关心。
边伯贤看到这张纸条后心里满满的甜蜜,差点没溢出来。
就怕他会给自己准备什么方便面啊之类的早餐,据说人忙起来饭都不会好好吃。
撑着房间里摆设的物品,一步步挪到了浴室,打开水龙头,放好热水,舒舒服服的享受了一顿。
洗好热水澡,他来到厨房,从保温炉里面拿出来早餐。
朴灿烈做的早餐很丰盛,三明治,水果沙拉,牛奶搭配的恰到好处,营养又健康。
边伯贤顿时鄙视了自己一把,他怎么就想起来担心朴灿烈的饮食呢?
要知道朴灿烈的性格,绝对不会亏待自己。
朴灿烈的手艺很是不错,边伯贤有些自恋的想着,说不定都是给自己当年挑剔出来的。
吃完了早饭,慢吞吞的刷好盘子,边伯贤又跑到床上躺了一会儿,直到快中午,觉得身体没那么不适了,才慢悠悠的起床,来到厨房做午餐。
午餐很简单,两菜一汤一,一道荤,一道素。
边伯贤把它们装到了食盒里,装了两份的量,又带了两瓶牛奶,找到了钥匙后才出门。
打了车,直奔朴灿烈的公司。
一进公司大门,四面八方的视线,让边伯贤感到浑身不适。
看到了前台小姐不善的目光,边伯贤觉得的,她不会把自己放进去。
于是举起手机,拨通了朴灿烈的电话,让他下来接他。
朴灿烈的办事效率也快,没过一两分钟,便从电梯里出来,众目睽睽的领着边伯贤上了电梯。
员工们目瞪口呆的表示,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紧跟着一片议论声哄的一下爆出来。
到了朴灿烈的办公室,边伯贤把饭盒 拿出来,一份份摆好,拿出两碗米饭 一碗给朴灿烈一碗放在自己的面前,看着朴灿烈的眼睛里全是期待的光芒。
看到边伯贤这个样子朴灿烈也不忍心说自己刚吃过,便忍着腹胀,硬生生的又塞了一堆米饭和菜。
吃完午饭,边伯贤刷好了饭盒,坐下来帮着朴灿烈一起处理文件。
边伯贤好歹也是大公司出身,两人合作后工作效率快了许多。
做完事的朴灿烈觉得一身轻松,带着边伯贤下了楼。
所有人看到准时下班的朴灿烈,就和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样,眼里全是不可置信。
等到朴灿烈一迈出公司大门,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爆发一声“耶”。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7-01 17:37:00 +0800 CST  
他们应该庆幸公司大门的隔音效果 比较好,不然的话他们以后的日子不会有多好受。
和朴灿烈一起出门的边伯贤,当然不知道,公司员工们已经把他视为福星了。
为了高工资,天天受着老板的压榨,是有多痛苦,想想也知道。
走到车库,边伯贤一把拉住朴灿烈表示想和朴灿烈一起走回家。
朴灿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天……”
边伯贤连忙打断他:“朴灿烈真的, 我求求你,走到家门口,就结束好不好?”
朴灿烈默认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边伯贤今天的话特别多。
“朴灿烈,如果我走了,你会不会伤心啊?”
“……”
“朴灿烈,我把公司给你了,你可要帮我照顾好哦!”
对方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朴灿烈,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没有我,你会不会过得好一点?”
当然不会。朴灿烈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违心的说道:“可能吧。”
“哦,我知道了。”边伯贤突然笑了, 笑的是那么明朗温暖。
然后便是一阵的沉默。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边伯贤突然到:“灿烈啊,你要好好的。”
还没等朴灿烈反应过来,边伯贤突然向斜侧方冲了出去。
等朴灿烈知道发生了什么,边伯贤已在马路中央。
“危险!”
听到了朴灿烈的呼喊,边伯贤突然转身,笑的开心,冲着他大喊:“灿烈啊,你要好好活……”
朴灿烈呆在了直愣愣地看在眼里,只是觉得他的笑里多了什么。
他只希望所有的车会避开他眼里的人儿。
可老天爷总是爱开玩笑。
刺耳的刹车声,与碰物体被大力相撞发出的巨响,代替了耳边的呼唤。
他,像一只蝴蝶,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到地面。
如此刺目,如此难忘,血液华丽的让人心惊胆战。
一切是那么的猝不及防,又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红色的血液蜿蜒成河,朴灿烈眼里的世界也成了红色,他永远无法释怀的红色。
“伯贤!”朴灿烈大吼着飞奔过去,看着血泊中的人。
如果不说那些违心的话,如果不喊他,如果告诉他实情。
他的结局可能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变成这样。
看到躺在马路上边伯贤的脸,朴灿烈终于知道他的笑里多出了什么。
是释然。
朴灿烈颤抖着手,有这洁癖的他不顾 已被鲜血染红衣衫,探到边伯贤的鼻翼旁。
已然没了气息。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7-01 17:40:00 +0800 CST  
Part five
首尔,警局。
朴灿烈死死盯着审问间的窗户,眼里是滔天的恨意。
他带着耳机,耳机的另一端连接的是肇事司机塞给他的手机,而手机里传出来的却是令朴灿烈足矣心碎的嗓音。
“大概下午六点半的时候,你到朴氏集团的楼下等着,看到我和一个高个子的男人出来后你要跟着我们。
这旁边有一条马路车流量很大,到时候你要是看到我冲到马路上,就赶快开车撞我。
力气不用太大,能让我解脱就行。
还有,如果有人要告你,你就把这段录音放给他听,能保你一命。”
朴灿烈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手上紧紧攥着那部手机,努力的做着深呼吸,逼迫自己冷静。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表情从容的走向审问间,对着里面的警察道:“放了他吧,我不告了。”
警察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您确定么?”
“我确定。”
那个警察饶有兴致的盯了他一会儿,转头对着那个司机道:“你可以走了。”
司机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什么,转身看向朴灿烈手上的手机,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说,转身离开。
朴灿烈在司机离开后,才准备走,他怕自己一个没有控制住就会冲过去对着那个司机狠狠抡上几拳。
“等一下”那个警察突然出声叫住他,“原谅我的冒失,我叫吴世勋,我能问一下为什么你要放弃告那个司机吗?毕竟您这个情况真的很少见。”
朴灿烈嘴角微微一扯:“告他能换的回来人命吗?”
又挥了挥手上的手机:“这是他的意思,我会满足他的。”
言毕,快步离开。
让那个司机录音,只是不想让我心怀仇恨。
司机也算是满足他的愿望。
边伯贤,你可真行,用我姐姐的死法让我铭记一生。
恭喜你,你成功了。
吴世勋一个人在座位上不解的嘟囔:“什么呀,明明可以得到一笔不小的赔款呢……”
朴灿烈几乎是跑回到的车上,一座进车,他便用手重重的砸向方向盘,肩膀不受控制的抖动,却一滴眼泪也没流下。
朴灿烈终于知道为什么人在真正的悲痛中是流不出眼泪了。
朴灿烈开车回了家,刚关上门没一会儿,便有人敲门:“您好,您的信件!”
朴灿烈狠狠皱了皱眉,烦躁的抓了把头发,起身开门,接过信。
“砰!”重重的关门声在楼道里回响,把寄信小哥吓了一跳,对着门使劲翻了个白眼,心里嘀咕,现在的人素质真差。
朴灿烈把信扔到一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桌上的手机嗡嗡作响,他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关机。
突然想起来衣服里面那个司机的手机,拿出来,把卡拔了,插上耳机点开录音,大概只有这样的自我催眠才能让朴灿烈觉得稍微的好受些。
突然,灭了屏的手机亮了,朴灿烈扫了一眼,原来是手机没电了。
他起身拿充电器,手机的亮光照亮了被他随手扔一旁的信,朴灿烈瞄到信件上硬朗清秀的字体,猛得愣住了。
他立刻抓起信封,手颤抖着,小心翼翼的拆开封条,取出里面的信件,死死地盯着它,逐字逐句的读着,生怕漏掉一个字:
“我最爱的朴灿烈:
拆信无恙。
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离开你了。
很抱歉,当年瞒着你离开了你,这次也是。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你说我好白。
当时我的回答并没有告诉你实情,只是和你说我是遗传父母基因,其实我是天生的白血病。
离开也是因为我要到美国去接受化疗,也顺便在美国结束了学业。
我父母一直瞒着我,告诉我,我是可以治好的,可是我知道这种白血病不换骨髓,又怎么能治好呢?
父亲在美国的时候不幸身亡,母亲又不懂怎么去管理一个公司,所以我只得回来家接任我爸的位置。
我也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所以我觉得把公司交到你手上才是最保险的措施,你可要好好的帮我管理啊!
朴灿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的演技一点都没有进步,哈哈!
我早知道在我陪你这几天你的病已经好了,我也知道你因为你姐姐的事,所以一直不肯原谅我,你骗不了我的!
现在你能原谅我了吗?嘿嘿。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的活着,不要太想我哈!
尽快把我忘掉吧,找一个好妻子,生个大胖小子,咱俩也是接触过的,所以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你别骂我不要脸啊!
帮我两个忙,行吗?算我求求你,这是我最后麻烦你的事了。
有时间的时候去一趟美国吧,美国最大的那所医院里面有一个和我特别特别好的一个哥哥,你只要报我的名字,你就能见到他。
还有另一件事,本市有一家要求吧,我带你去过的,你还记得吧?
那个也是我一个兄弟开的,有时间的时候记得帮我去看看他们!
朴灿烈最后警告你,要是没出什么意外,你没到长白胡子的年龄,就别来见找我!找到我我也装作不认识你!
最后和你说一句我这一生都没敢跟你说的话。
朴灿烈,我爱你。”
边伯贤
信封里面还附着一张边伯贤比心的照片。
朴灿烈一直摩挲着照片上人的脸,狠狠地吸了口气
边伯贤,你真是好样的!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8-22 17:31:00 +0800 CST  
*****
这一天,是边伯贤的葬礼。
朴灿烈穿着庄重的黑色西服,手上捧着骨灰盒,庄严的将它放在已经挖好的墓穴里,盯着他背泥土,一点点的覆盖。
直到葬礼结束,朴灿烈都没有挪动过一步。
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灿烈,所有人都走了。”
是都暻秀。
朴灿烈没有回答,依然站在原地,眼睛紧紧盯视着墓碑。
都暻秀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朴灿烈就像突然没有了力气一样,双妻重重的跪在地上,注视着墓碑上的字:朴灿烈爱人……
“边,伯,贤。”
他一边轻轻摸着墓碑上的名字一边无声的念道。
在这个墓边是另一个空着的墓穴。
边伯贤,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找你算账的!
边伯贤,我病好了。
可是我又得病了,它叫想念。
这次……你还能回来帮我治吗?
----------------C1 END---------------

楼主 肺痨kk爱咳嗽  发布于 2019-08-22 17:33:00 +0800 CST  

楼主:肺痨kk爱咳嗽

字数:12118

发表时间:2019-06-26 07: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3 11:12:26 +0800 CST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