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转载\/160117』【生子】一无所有(灿白 双性生子 渣攻 虐

一楼
敬度娘
二楼
灿白



三楼
重开
四楼
转载凭证


原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3910669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17 16:30:00 +0800 CST  
文案:
有一种特殊人群,天生男女共存,原是天下无双,却受尽歧视。
边伯贤带着这样一个躯体来到这个世界,注定是一首不合满的悲剧。
亲生父母不要他,兄弟姐妹欺辱他,亲戚朋友鄙视他,爱人抛弃他,世人歧视他。
尽管如此他依然相信,所有历尽千辛万苦的人都会渡过彼岸获得最终幸福。
他曾以为朴灿烈是上天这辈子对他的补偿,一辈子铭记。
送他一双白球鞋,新衣服,就能喜极而泣,他给的越来越多,他要的就越来越多。
人总该是贪心的。
他以为的戒指是这辈子的承诺,却不过是那人心血来潮时的补偿。
直到再一次被抛弃,领悟人不能贪心的道理之后,依然将他下辈子唯一的依托带走。
将活下去的念头都抢走了,怎能不心灰意冷?
他的人生路不过是一个弯弯曲曲的圆,终点即是起点。
一无所有地来到世上之后,依然一无所有。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17 16:31:00 +0800 CST  
--------------------------------疯--------------------------------------------------------------------
祥宝重开文奥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17 16:38:00 +0800 CST  
@勋奶包鹿孩纸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17 16:47:00 +0800 CST  
---------------------------------------------------------疯-----------------------------
祥宝要疯了!!!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17 17:03:00 +0800 CST  
亲爱的们,我会尽量
更文的,但是手机坏了妈妈不给买只能用电脑更文,这几天我有点事所以更文的时间会不定时与更文速度慢些但是这个坑我一定^会填完的 请给予支持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19 21:33:00 +0800 CST  
_————————————疯————————————明天可以的话就继续更文昂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19 21:44:00 +0800 CST  
对于有人说没有特别说出改编一件事祥宝声明一下,原楼主是位研究生,没有太多的时间回复,在没有回复前我会继续更文,如果原楼主回复了我会放出来给大家看,楼主在原帖说了随便只要问过他就好,虽然祥宝说话可能会不好听些你们也别太介意祥宝只是脾气有点不好并没有恶意说告诉我原楼主没有答应我改编那件事的人祥宝不高兴了怎么样,祥宝事实上接受了自己的不足,毕竟我是一个新人,没有太多的耐性去看吧规,以后在这篇帖子中关于祥宝的不足或是缺点我都会接受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4 15:56:00 +0800 CST  
谢谢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4 15:57:00 +0800 CST  
内,亲爱的们,我不知道都多少人看我文,能冒个泡,明天我更文的时候会狠开心的,总觉得没人看自己的文,好失落的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4 20:01:00 +0800 CST  
祥宝考虑要不要更文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4 21:32:00 +0800 CST  
来晚了,不好意思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4 23:54:00 +0800 CST  
第六章 上
不好过的日子现在才真正开始,在贝贝离开以后。
卞白贤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应对这不太好过的日子。
那时候九百块就已经把自己逼入困境了,六年后自己已经有胆子拿出十二万给贝贝交学费。可第一年交了,第二年怎么办呢,再也拿不出第二个十二万了。
也许朴灿烈是对的。
什么都给不了贝贝。
卞白贤依照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曾经来过的朴家别墅。缩头缩脑地在朴家的别墅外等着,想看一眼贝贝,去看他离开了自己坐上他想要的大车车开不开心。他很后悔,那天也不知打他哪儿了,有没有留下疤痕。
这几天浑浑噩噩地过着,来来回回想的,都是这些事。
他一边等一边颤抖地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包装皱巴巴的烟,笨拙地拿着打火机点上,犹豫了很久,才把烟放在嘴巴上,一开始很呛,就跟当年朴灿烈让他吸的一样呛。那缕烟把他带到了六年前,看见那个笨拙擦着马桶的自己。
继洗厕所之后,卞白贤就没有见过朴灿烈了。可卞白贤那几天为了那九百块,让本就没什么肉的人,硬生生瘦了一大圈。周末回卞家的时候,莲嫂多嘴问了一问,「哎哟,你怎么瘦地那么厉害?」
正在拨蒜头的卞白贤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好似没什么不同。但他想到或许莲嫂有钱呢?深吸了一口大气,郑重开口,「莲嫂……你有没有……钱……九百……」
莲嫂心里那个悔,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但她还是不好意思地开了口,「我的儿子也刚开学……我们这些打工的……」
卞白贤想也对,他没什么钱,莲嫂应该也没什么钱的。那怎么办呢?卞白贤想不出办法,只好低着头拨蒜头。
要跟阿爸拿吗?可跟阿爸都给了工钱的,给自己吃给自己穿,还帮忙交学费的,不好再拿钱了吧?有空去帮别人做工?可卞修颖怎么办呢?而且周一就要的呀。
那两天他自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该从哪里找钱,转眼间就到了周一。卞白贤反倒不那么害怕了,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上前小心戳了戳那个吕英真的肩头。吕英真一回头,就看见杨一低着头遮住了脸的长长刘海,整个人青白青白,连手上的皮肤都显得青白。
吕英真给他吓了一大跳,这几天回家看鬼片看挺多,给他这么一戳整个人都弹起来,责怪说道,「我靠,吓人呢。」
卞白贤急急忙忙解释,「不……不是…」
吕英真看起来一点废话都不想跟他说,不耐烦道,「钱呢?」
「我……没钱……你也不要……不要我做……做事……要……要不然……你打我……好了……」
吕英真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的圆,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这不无赖吗!
「我打你干嘛,你是金身还是银身,让我打一下就可以抵九百块啊,那可是我爸给我从法国带回来的,让你打破了不说,还连钱都要不回来了?」
「不……你可以……可以打……很多下的……」卞白贤紧张地捏着衣角,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
「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门合上的声音进来。
「他弄坏了我的香水,我让他赔来着。」吕英真没好气地说。
「哦,那是我打坏的。我赔你吧。」朴灿烈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下两个人都惊奇地看着他。卞白贤想,明明是自己打坏的,他干嘛撒谎啊。吕英真想,我靠,是他打坏的,那我是要还是不要啊,朴灿烈可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啊。
「不……不是……是我……」卞白贤想说是他打破的,那天晕倒的时候不小心从桌上扫下一大片瓶瓶罐罐,他不像推卸责任。
朴灿烈挑眉看了卞白贤一眼,他的身形打肿了都充不了胖子,逞什么能嘛。又悠悠开口,「那天我在你宿舍打烂的,」说着就从皮夹子拿出九张红色的钱,「你的九百。」
吕英真只好接过,只听他又说道,「对了,跟你商量一件事,我跟你换宿舍吧。」
吕英真听了那个高兴啊,终于不用跟这个整天畏畏缩缩的人在一起住了,连忙就答应了。
「你,去帮我把东西搬过来。」朴灿烈对他勾勾手。
「香水……是我……不是你……」卞白贤开口道。
朴灿烈皱皱眉,这人怎么那么死心眼。
「那你再帮我做事一起还我好了。九百块加上三百一十八块四,现在立刻去帮我把东西搬到这里来,二十块。」
卞白贤点点头,心里是有点雀跃的。欠谁也是欠,不用被打,只用帮忙干活就可以还钱。
他乖顺地帮自己把床铺好,那伸出去的胳膊怎么就那么细,再顺着看到那因为干活而若隐若现的腰身,他的衣服也该换换了,这都几年前的款了还不合身,一看就是捡着穿的。
「铺……铺好了……」站在一旁,等着他验收。
朴灿烈整个身体躺了进去,倒下后对杨一招招手,「你也过来,躺下。」
卞白贤摆摆手,「不……不行……」
「躺下,五十块。」朴灿烈也懒得再废口舌,反正只要说还钱他觉得他会干的。
他瑟瑟缩缩地走过去,先是试探性地坐了坐,干瘦的屁股坐在柔软的床垫上很软很舒服,很开心地用两只手拍了拍,然后回头看了朴灿烈一眼。就算卞白贤这时候这些行为又多幼稚,这时朴灿烈也并不想嘲笑他了,因为他觉得卞白贤笑起来,竟然可以用美来形容。
被朴灿烈看得不好意思了,才又回过头去,又是一如既往地低着头。朴灿烈就用手拉他一把,让他躺下来,在自己旁边。
朴灿烈感觉到他僵硬的身体,翻过身去看他,一双眼睛骨碌碌地看着上方,那种随时保证作战的姿态,让他又想起了那天卞白贤双手握拳的样子。
朴灿烈轻笑一声,「睡吧。」
卞白贤躺着也不忘点点头,朴灿烈觉得好笑,但没一会儿,他还真的睡着了。他感觉到身旁均匀的呼吸,单薄的身体微微起浮着,朴灿烈小心翼翼用双臂撑着去看他,轻轻拂去他额前过长的刘海,五官显得精致又迷人。
他还是忍不住,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不要触碰他,双手撑在他的头上,低下身体,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卞白贤动了一下,但没有要醒的意思,嘟嘟嘴还是继续睡了。
身边养个这么个小宠物,也挺好的。
卞白贤醒来时很懊恼,因为他看到这张床的主人正坐在一旁跟其他人谈笑风生,而自己大喇喇地大敞着霸占了这张床呼呼大睡。要不是前两天为了九百块吃不下睡不着,他怎么会真的睡着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到耳根子上。
朴灿烈见他醒了,也不忘调侃几句,「擦擦你嘴边的口水。」
他连忙抬起手就真的擦嘴边的口水,可是什么都没擦到,却引得寝室里的人轰然一笑。
卞白贤也不恼朴灿烈,他已经渐渐开始觉得他是好人了,毕竟在自己毫无办法的时候帮自己挡下了九百块。
他很感恩,早就忘了那两拳的事。
朴灿烈甩给他一百块,让他去买几包香烟。卞白贤想起还要去给卞修颖打饭的,就问了句,「可……可以先……先给小姐……打饭吗?」
「修颖待会跟我一起吃的。她没跟你说吗?」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5 00:02:00 +0800 CST  
第六章 上
不好过的日子现在才真正开始,在贝贝离开以后。
卞白贤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应对这不太好过的日子。
那时候九百块就已经把自己逼入困境了,六年后自己已经有胆子拿出十二万给贝贝交学费。可第一年交了,第二年怎么办呢,再也拿不出第二个十二万了。
也许朴灿烈是对的。
什么都给不了贝贝。
卞白贤依照着记忆中的路线,来到了曾经来过的朴家别墅。缩头缩脑地在朴家的别墅外等着,想看一眼贝贝,去看他离开了自己坐上他想要的大车车开不开心。他很后悔,那天也不知打他哪儿了,有没有留下疤痕。
这几天浑浑噩噩地过着,来来回回想的,都是这些事。
他一边等一边颤抖地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包装皱巴巴的烟,笨拙地拿着打火机点上,犹豫了很久,才把烟放在嘴巴上,一开始很呛,就跟当年朴灿烈让他吸的一样呛。那缕烟把他带到了六年前,看见那个笨拙擦着马桶的自己。
继洗厕所之后,卞白贤就没有见过朴灿烈了。可卞白贤那几天为了那九百块,让本就没什么肉的人,硬生生瘦了一大圈。周末回卞家的时候,莲嫂多嘴问了一问,「哎哟,你怎么瘦地那么厉害?」
正在拨蒜头的卞白贤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好似没什么不同。但他想到或许莲嫂有钱呢?深吸了一口大气,郑重开口,「莲嫂……你有没有……钱……九百……」
莲嫂心里那个悔,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但她还是不好意思地开了口,「我的儿子也刚开学……我们这些打工的……」
卞白贤想也对,他没什么钱,莲嫂应该也没什么钱的。那怎么办呢?卞白贤想不出办法,只好低着头拨蒜头。
要跟阿爸拿吗?可跟阿爸都给了工钱的,给自己吃给自己穿,还帮忙交学费的,不好再拿钱了吧?有空去帮别人做工?可卞修颖怎么办呢?而且周一就要的呀。
那两天他自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该从哪里找钱,转眼间就到了周一。卞白贤反倒不那么害怕了,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上前小心戳了戳那个吕英真的肩头。吕英真一回头,就看见卞白贤低着头遮住了脸的长长刘海,整个人青白青白,连手上的皮肤都显得青白。
吕英真给他吓了一大跳,这几天回家看鬼片看挺多,给他这么一戳整个人都弹起来,责怪说道,「我靠,吓人呢。」
卞白贤急急忙忙解释,「不……不是…」
吕英真看起来一点废话都不想跟他说,不耐烦道,「钱呢?」
「我……没钱……你也不要……不要我做……做事……要……要不然……你打我……好了……」
吕英真的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的圆,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这不无赖吗!
「我打你干嘛,你是金身还是银身,让我打一下就可以抵九百块啊,那可是我爸给我从法国带回来的,让你打破了不说,还连钱都要不回来了?」
「不……你可以……可以打……很多下的……」卞白贤紧张地捏着衣角,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
「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门合上的声音进来。
「他弄坏了我的香水,我让他赔来着。」吕英真没好气地说。
「哦,那是我打坏的。我赔你吧。」朴灿烈漫不经心地说道。
这下两个人都惊奇地看着他。卞白贤想,明明是自己打坏的,他干嘛撒谎啊。吕英真想,我靠,是他打坏的,那我是要还是不要啊,朴灿烈可是出了名的横行霸道啊。
「不……不是……是我……」卞白贤想说是他打破的,那天晕倒的时候不小心从桌上扫下一大片瓶瓶罐罐,他不像推卸责任。
朴灿烈挑眉看了卞白贤一眼,他的身形打肿了都充不了胖子,逞什么能嘛。又悠悠开口,「那天我在你宿舍打烂的,」说着就从皮夹子拿出九张红色的钱,「你的九百。」
吕英真只好接过,只听他又说道,「对了,跟你商量一件事,我跟你换宿舍吧。」
吕英真听了那个高兴啊,终于不用跟这个整天畏畏缩缩的人在一起住了,连忙就答应了。
「你,去帮我把东西搬过来。」朴灿烈对他勾勾手。
「香水……是我……不是你……」卞白贤开口道。
朴灿烈皱皱眉,这人怎么那么死心眼。
「那你再帮我做事一起还我好了。九百块加上三百一十八块四,现在立刻去帮我把东西搬到这里来,二十块。」
卞白贤点点头,心里是有点雀跃的。欠谁也是欠,不用被打,只用帮忙干活就可以还钱。
他乖顺地帮自己把床铺好,那伸出去的胳膊怎么就那么细,再顺着看到那因为干活而若隐若现的腰身,他的衣服也该换换了,这都几年前的款了还不合身,一看就是捡着穿的。
「铺……铺好了……」站在一旁,等着他验收。
朴灿烈整个身体躺了进去,倒下后对杨一招招手,「你也过来,躺下。」
卞白贤摆摆手,「不……不行……」
「躺下,五十块。」朴灿烈也懒得再废口舌,反正只要说还钱他觉得他会干的。
他瑟瑟缩缩地走过去,先是试探性地坐了坐,干瘦的屁股坐在柔软的床垫上很软很舒服,很开心地用两只手拍了拍,然后回头看了朴灿烈一眼。就算卞白贤这时候这些行为又多幼稚,这时宋为磊也并不想嘲笑他了,因为他觉得卞白贤笑起来,竟然可以用美来形容。
被朴灿烈看得不好意思了,才又回过头去,又是一如既往地低着头。朴灿烈就用手拉他一把,让他躺下来,在自己旁边。
朴灿烈感觉到他僵硬的身体,翻过身去看他,一双眼睛骨碌碌地看着上方,那种随时保证作战的姿态,让他又想起了那天卞白贤双手握拳的样子。
朴灿烈轻笑一声,「睡吧。」
卞白贤躺着也不忘点点头,朴灿烈觉得好笑,但没一会儿,他还真的睡着了。他感觉到身旁均匀的呼吸,单薄的身体微微起浮着,朴灿烈小心翼翼用双臂撑着去看他,轻轻拂去他额前过长的刘海,五官显得精致又迷人。
他还是忍不住,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不要触碰他,双手撑在他的头上,低下身体,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卞白贤动了一下,但没有要醒的意思,嘟嘟嘴还是继续睡了。
身边养个这么个小宠物,也挺好的。
卞白贤醒来时很懊恼,因为他看到这张床的主人正坐在一旁跟其他人谈笑风生,而自己大喇喇地大敞着霸占了这张床呼呼大睡。要不是前两天为了九百块吃不下睡不着,他怎么会真的睡着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到耳根子上。
朴灿烈见他醒了,也不忘调侃几句,「擦擦你嘴边的口水。」
他连忙抬起手就真的擦嘴边的口水,可是什么都没擦到,却引得寝室里的人轰然一笑。
卞白贤也不恼朴灿烈,他已经渐渐开始觉得他是好人了,毕竟在自己毫无办法的时候帮自己挡下了九百块。
他很感恩,早就忘了那两拳的事。
朴灿烈甩给他一百块,让他去买几包香烟。卞白贤想起还要去给卞修颖打饭的,就问了句,「可……可以先……先给小姐……打饭吗?」
「修颖待会跟我一起吃的。她没跟你说吗?」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5 00:09:00 +0800 CST  
再来点,还有人吗,冒个泡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5 00:11:00 +0800 CST  
————————————————风,碎叫叫—————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5 00:22:00 +0800 CST  
亲爱的们,我只是想说,原楼主没有回复答不答应改名字,所以我不知道这篇文要不要更下去,谁可不可以告诉我更还是弃更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9 15:42:00 +0800 CST  
祥宝爆照吧,感谢你们一直看我文,但是我在上线的时候你们都要出来哦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1-29 16:08:00 +0800 CST  
亲爱的们,没有更文真不好意思,没有弃更只是太慢了,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2-09 23:07:00 +0800 CST  
只是楼主要去内蒙了,最近不更了

楼主 哎呀i岁月  发布于 2016-02-09 23:11:00 +0800 CST  

楼主:哎呀i岁月

字数:53654

发表时间:2016-01-18 00: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08 22:09:15 +0800 CST

评论数:13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