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O¤『120827┃原创』48小时(EXO全体\/主Kris\/悬疑\/现实暗黑)

EXO全员出场, 封闭空间悬疑, 中长
主Kris
现实暗黑向, BE, 较虐慎入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27 03:44:00 +0800 CST  

Chap 0: Preface
LA最近的天气总是阳光宜人,尽管如此,我诊所的病人数量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像往常一样,我的秘书在忙碌地接挂电话的间隙向我抱怨着她工作的重要性和价格的低廉,保持沉默的病人坐在候诊室忐忑地喝着水,长势过于良好的植物在并不很大的空间里张狂地蜷曲着。
我是个心理医生,今年42岁,在美国获得执照已10多年,至今仍单身一人,总得来说,没什么不满也没什么太大的期待。

从我读书的那时候起,LA 就没怎么太平过,这当然不是当初我选择心理学的原因,不过在选择博士课题的时候,我还是没法回避自己的兴趣。我承认,对于各种心理犯罪的案例我总是显现出远大于夫妻关系心理协调之类的热情,这不是对我同行的鄙视,更有点像我对自己宿命的承认,因为我明白这不是什么干净的活。四年前,一个自闭症的四十岁男子涉嫌把自己只有3个月大的儿子用保鲜膜包裹后扔到了离家两千米的垃圾箱,他的泰国裔妻子不仅不会英语,而且在事发后精神失常。我记得那是个不怎么美丽的圣诞节,在联邦**局的监控室里,那个坐在我对面两个小时的男人,最终滴了两滴眼泪在他的咖啡杯里,已经冷却的咖啡。

从此,那条去**局的路我越来越熟悉,不过我只熟悉街道一边的景色,因为总是白天去,夜晚回。我是个令**们满意的供货商,我以专业技能收购魔鬼的灵魂,然后高价出卖给撒旦。当然,这其中不包括我自己的灵魂。

我自己的灵魂无需拯救,我让它在地狱中尽情地受苦并从中获乐。这帮**们并无须知道我的性取向,这不利于我的产品销售,会让他们觉得我是个自己心理也有问题的心理医生。

从去年开始,我有意地减少了与他们的合作,推挤如山的私人病人让我已经自顾不暇,我可不想压力大到自己也去看心理医生。不过上周,LA发生了一个大案,而且涉及多名亚裔。可能是由于案件本身的诡异和我个人对亚裔心理上的亲近,当40多岁的警督,这次案件的负责人David给我打来电话发出邀请的时候,我没有拒绝。

简单来说,一个年轻并且火爆的韩国偶像团体上周五来到LA,准备进行巡演,访谈,MV拍摄等一系列活动。从下飞机的那刻起他们就完整地失踪了,来接他们的当地公司人员没有接到他们,他们的随行工作人员在与他们分隔走了不同的出关通道以后,再也联系不上他们。

“我只听见两个人先后叫了我们一个成员的名字,但却没等到他们的人。”当地工作人员说。

直到昨天,也就是这周二的清晨,警方在一个郊区农场的别墅里发现了这些男孩。
很遗憾,发现的时候,只有一个男孩还活着,而且正坐在浴缸里企图吞服大量的心脏病**。“这个男孩跟你一样,是个中国人。”年轻帅气的见习** Mike看着我说。

由于明显经受了强烈的精神刺激,在被警方发现以后,这个男孩一直拒绝与人交流。无奈地是,他作为整个事件的唯一知情人,在作为受害者的同时,也成为了最大的嫌疑犯。除了暂时的自闭以外,他显然还有情绪不稳和狂暴症的倾向。昨天,他在一名**递给他笔让他在身份核实文件上签字的时候,竟然企图袭警。由于此案件的高度敏感特性,现在他被全天控制在监控室内。

虽然头发蓬乱,而且至少两天没有剃须,仍然不得不承认上帝赋予了他出色的长相和身材。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是一个偶像团体,我甚至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他。

显然,上帝是偏爱他的,不仅赋予了他出色的长相,还保留了他的生命。

他的中文名叫吴亦凡,英文名是Kris, 今年24岁,父母早年离异, 曾经有过短暂的海外生活经历,异性恋者,交往过数任女友。从他的履历上看,家景富裕,受过良好的教育,无重大疾病史,无整容史,无药物依赖,无犯罪前科,星途平稳。
他的人际交往能力正常,过去甚至是这个偶像团体的队长之一,无自闭倾向。

已确认身份的死亡人员大部分是韩国籍,只有3个跟 Kris一样,是在韩国娱乐圈发展的华裔。Mike递给我一张他们全团过去在东京某演唱会后台的合照,看上去全都亲密无间,长相相似。按照欧洲人对于亚洲人长相糟糕的辨认程度,断然分不清他们谁是谁。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27 03:49:00 +0800 CST  

“从死亡时间上看,这4个应该是距离发现时间18小时之内的。”Mike挑出了4张死亡现场的照片摆在我面前,上面分别用水笔写着他们的英文名,在这个阶段,字母显然比脸更具有辨识度。

“这个叫ChanYeol的,被发现于别墅一楼的一个衣柜里。死亡原因基本确定为腹部刀伤,作案工具疑似这个魔术道具。”他指着照片上**在柜门上的一把伸缩剑,“作案工具穿柜门而入,直接刺入受害者腹部致死。”照片上的男孩看的出来个子挺高,头发在脑后简单地扎了一束,身子斜歪着,几缕头发垂于脸前。

“Luhan,中国籍,是唯一一个被发现在楼外的人。”Mike修长的手指移向四个人中的第二个,“他企图从烟囱上翻墙而下,遗憾的是,他用床单做成的布条无法承受他的重量,很快就断裂了。”照片中的男孩脸部未受丝毫损伤,白皙清秀。Mike似乎对这个唯一逃亡者的失败十分惋惜,“我不明白,在一楼客厅中央的散着很多塑料绳,远比这个用床单撕成的布条结实,Why?他在想什么呢?”

“You can ask him.”传唤我来的David冷不丁从我们身后冒处一句话,他跟我合作多次,我连忙伸出了手。“好久不见了老朋友,”他微笑着和我握手,“那小子目前是这个案子最直接的突破口。”他指了指坐在监控室里的幸存者,“突破了他我请你去加拿大滑雪。”

“衷心感谢你的慷慨,不过,”我摸了摸鼻子,“上次说的夏威夷之旅是不是先兑现了再说。而且,”我看着里面一动不动的Kris,“你知道的,我一向无法跟小孩子谈工作,更何况是这么cute的小孩子。”.

“他cute的人生已经结束,特别是如果他继续保持沉默的话。”David拍拍我的肩,“这就是你的工作了,灵魂贩卖师。给我看他痛哭流涕乖乖做着案情回述的样子,把现在这个没有表情的脸收到你的袋子里去。”他边说边向门外走去。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变态?”我笑着说。
“当然,”他回头,“我的妻子天天都这么跟我说,真奇怪你也能发现。”说着他眨眨眼。
“滚去地狱吧。”我目送David走出门,然后抬头看Mike,“你们头儿是不是天天都这么折磨你们?”
“不,只是您。”Mike调皮地扬了扬眉毛,“哦对了,还有幸存者先生。”
“虐待囚犯?我可以去告你们,要知道这可是种族歧视。”我玩笑地用胳膊捅了捅Mike。
“哦得了吧,是他在虐待我们。”Mike无奈地说,“那小子成天一个表情,像静止了一样一动不动,还像个哑巴。我们在办公室的电脑上翻看了他们过去的MV,不停地唱和跳像个蚂蚱,真不能想象是同一个人。”
“嘿,他独自一个跟这么多死人共处一室长达至少5个小时,要是你的话,估计已经成了死蚂蚱了。”我说。
Mike歪着嘴笑了笑,“死蚂蚱?我们晚去一点他就伴着满胃的心脏病药在天堂了,哦不对,也许是在地狱。”
“你们真的怀疑他?”我说,“我更倾向于这是个变态的黑色幽默。”
“也许吧,”Mike撇嘴摇摇头,“不过他得配合我们才行。你看他现在,像是个……混身都是刺,但被拔了牙和爪子的狮子。”
“狮子?幼狮吗?”我说。
“24岁对于你来说很小吗。”Mike歪过头。
“哦当然,我喜欢成熟的人。准确地说,这个年龄的人如果成为我的情人我会有犯罪的感觉。”我说。
“Come on,”Mike不可思议地摇摇头,“我不跟24岁以上的女人上床。”
“哦对了,我忘了你也是个幼狮。”我笑着看他,在他回嘴之前,我拿起了另一张照片,“这是谁?皮肤的颜色……很性感,我是说比起其他人来说。”
Mike看着我无奈地摇摇头,继续他的工作,“KAI, 韩国籍,也是18小时内死亡的四个人之一。”我的眼睛扫过那张色调灰暗的照片,听着Mike滔滔不绝,“他死前曾与人发生过激烈搏斗,致命伤是颈上的重击。这个人有点意思,”Mike笑笑,“直到最后他手里都紧紧攥着一个米色纽扣,就是那个小子衣领上脱落了的纽扣。”他指了指坐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27 03:49:00 +0800 CST  

Chapter 1

单从外貌和着装上判断,我无法承认这是一个有自闭和暴力倾向的人。我知道,每一个不愿开口的人都只是觉得眼前的人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而已。
而他目前的状态,是多么的正常。

“你好,”关上监控室的门,我来到桌前,“我是frank。”
我看着他,微微欠身并坐下,“想来杯咖啡么?”

对于我无聊的询问他显然没有搭理的意愿。

“**局的咖啡我也觉得不太好喝,不过,我带了些茶……”我说,“是我从国内带过来的,有兴趣尝试么?”说着,我已经招手示意Mike把茶端进来。
“我看见你很久没有喝水了,人总要喝水的,”我看着他说,“如果你还想活下去的话。”

他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但细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

“我不是**,但也不是来和你谈天说地的朋友,或者哄你的保姆,”我微笑地看着他,“我是医生,你目前可能最需要的人。”

他看向地面的眼睛是无神的。

“这个星期你经历了很多。不过,总有一天,”我弯下腰,他低垂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总有一天,你会活下去,并面对这些。”
“想知道原因么?”我问他。

他不回答。

“因为你并没有疯,你的精神状态也很稳定,你更没有失忆。”我说着,“你事后的所有表现,都是正常人会有的情绪,尤其是在经历了你所经历的事情以后。”
“你可能不愿承认,不过你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同龄人要强,”我说,“虽然你也企图自杀,但你犹豫了很久。”

Kris低着头看着地面。

“你至少有5个小时的时间,但你却对着那罐盘尼西林没有吞下它。”我看着他,“你可以跳楼,可以拿着碎镜子割喉,你在浴室做了那么多去死的准备工作,但你却没有死。”

他垂下的手指微微抖动。

“你活下去的欲望比谁都要强烈,比你那些死去的同伴们,都要强烈,所以你才活得下来。”我靠近他的脸,“而上帝让你活下来,也许并不是他的恩赐,而是你所该得的苦难未尽,也许是对你的惩罚。”

他的睫毛抬起,褐色的瞳孔里有我看不清的东西。

“你完全可以像这样沉默一辈子,做一个精神鉴定,然后找一个好律师为你辩护。你可以平安地度过后半生,做一个懦夫也没什么不可以,完全可以活的安然自得。”我说。
“但那不是你。”我说,“如果你是那样的话,已经死在那幢楼里了。”

有那么几秒钟的停顿,我的视线一直注视着他。
他沙哑的嗓子里说出了几天来的第一句话,“你太高估我了。”

我感觉到了外面围观的人群都往前站了几步,没有戴翻译机的人都认真地戴上了翻译机。在我背后的那个大玻璃镜后面,有几十双能看得见我们的眼睛。
我微笑地看着Kris,“为什么这么说?”我问他。

“你觉得自己很聪明么?”他歪着嘴笑着看我。
“当然没有。”我说。
“不,”他笑着摇摇头,“你肯定觉得自己对一切都了如指掌,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控之内。”

我沉默地看着他。

“如果你知道,今天那些**叫你来并不是因为这个案子因为我,我根本就是个冒牌货,一直在演戏而已。”Kris斜着眼笑着看我,“我们真正的目的只是把你骗到这来。你看我一直不说话以为我很痛苦,其实我只是在装而已。”
我看着眼前的Kris,开始认真地思考一次精神鉴定是否必要。
“你有什么感觉?”他说。

停顿片刻,我回答,“我不会相信你。”

“如果你从这间房间出去以后,一个人都看不见了呢?”他问。
我思考片刻说,“我会认为有什么突发事件他们都跑了出去,而没来得及告知我们。”
“如果你无法用手机联系上任何人,并且你发现大门已经关闭了呢?”他看着我。

我看着他,虽然气氛让我不太舒服,不过我仍尽量保持专业和随和。
“我会……”我转了转手中的杯子,“我会保护我自己,并且……防备你。”

他的眼光突然黯淡了下去,“你答错了。”
“我绝不会主动去攻击你,在弄清楚事情之前。”我说,“但我也不会信任你。”
他垂下头去,“你答错了……我也答错了……我们全都答错了。”

我看着他的表情,尝试地问,“你是说,你的队友们?”
他自嘲地笑笑,低下头,“你的茶闻起来不错。”
我只好跟随他转换话题,“哦,你喝过?”
“碧螺春,以前一个老朋友那有很多,我们经常喝。”他说着,好像我已经变成了那个老友。
“在韩国的中国老朋友?”我问。
“没错,”他说,“我们不能随意喝酒,在过春节的时候,尝尝以茶代酒。”他开始了叙旧。
“你的这个老朋友,他还在韩国吗?”我说。

他愣了片刻,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不会回韩国了,他总说要回家,呵呵。”说着,他轻轻把茶撒在地上。

我沉默地看着他。

“其实,我的朋友不多,”他转过头看向我,“他总说要回家,我很羡慕他,因为我不知道我家在哪。”

“我想,你说得对,”他看着我笑,“我活下来,不是恩赐,是惩罚。”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27 04:03:00 +0800 CST  

Chapter 2
K:

LA的天气比想象中要冷一些,除此之外,那天其实并无异常。下了飞机以后,我们走向行李提取处。灿烈,白贤和钟仁走在最前面,我只听得见白贤叽叽喳喳的声音和灿烈夸张的笑声。绵队,度,钟大和珉硕稀稀拉拉地走在中段,鹿晗和世勋向往常一样腻在一起,好像没人看得见他们。桃子走在我旁边不停说着网上他自己的旧照又被爆了出来有多么郁闷。而艺兴仍想往常一样走在最后,头发耷拉着东张西望,戴着耳机。

我刻意放慢了脚步,把他拽了上来,“别听了,等会又听不到别人叫你。”我说。他戴着耳机迷茫地看着我,然后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哦没问题。”然后,一点也没有把耳机取下来的意思。我无奈地转头,继续听桃子的絮叨,我没有告诉别人其实我心情并不好,因为昨晚失眠,今天还看见张艺兴因为回家的提议被经济人小骂了一顿,这意味着我回家的计划也泡汤了。

“干吗?你那脸怎么如丧考妣?我这俩字发音还正确吧?”等待着行李的时候,鹿晗很喜欢在别人无欲望说话的时候来那么一下。
张艺兴摘下耳机,在旁边默默地来一句,“他在为你的人生默哀。”
“我的人生幸福美满,特别是在遇见你之前,”说着鹿晗看了看外面,“如果我等会能够顺利到达保姆车而没有骨折,我甚至觉得我的人生是完美的。还有,你胡子没刮干净。”他一本正经地看着张艺兴。
“你昨晚也没刮腿毛,我在飞机上就感受到了你有别往日的雄性气息。”张艺兴整整衣领。
“怎么,荡漾了?”鹿晗笑着说,“有本事你明天访谈的时候发表一下你荡漾的心情。”
“语言有障碍”,张艺兴摇头,“在湖南还好说,LA不是我的场,我让队长用完美的英语代我表达这荡漾的心情。”
“你们俩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了……”桃子在旁边听得一脸嫌弃,“在人前装得跟个人似的,世勋一个还不够吗。”
“你们在说什么?”吴世勋带着感冒的鼻音凑过来。
“没什么,”鹿晗笑着看他,“我们在说今年什么时候能批准我们放假回家。”
“放假?什么时候?还像上次一起放假的话我一定要去你家的。”世勋说得没商量。
“可能……”鹿晗瞪了一眼偷笑的黄子韬,“估计这件事十有八九是不可能了,你艺兴哥已经被骂了……不过,你买的这个新表不错。”
“我在免税店买的。”吴世勋挑挑眉毛。
“哎?我怎么没看见你买,你什么时候买的,怎么不叫上我也买一块……”鹿晗又开始了和吴世勋的唧唧歪歪,黄子韬看着我撇撇嘴。

“这边粉丝多吗?”张艺兴往外面张望。
“应该没那么多。”说着我往外望了一眼,看见一块反光的玻璃,开始整理头发和衣领。
“行了行了,全世界你最帅。”张艺兴白了我一眼。
“多谢。”我继续对着玻璃整理,“你还像第一次见面一样嘴甜。”不意外地从他的方向飞来一脚,接着抛过来一句,“你还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白痴。”
“你们的智商都没有上涨多少,过了青春期了。”鹿晗拉着取到行李走在前面。
“等会出去就找一辆黄色的保姆车,别走丢了。”我朝前面和后面说了一句,最后看了一眼玻璃里的自己,表示满意。张艺兴看了看外面,戴上耳机。

几分钟后,我们已经在机场的大厅里。粉丝的人数比想象中多,我们只能一路低头往前,跟着前面的人走。
“张艺兴怎么又没有了?”我回头四处搜寻,问在我后面的鹿晗。
“他不是跟你走在一起的吗?”鹿晗说。
“谁说他跟我走在一起的。”我继续四处张望,终于在一个角落看到兀自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的张艺兴。
“张艺兴!”我喊了一声,他显然又戴着耳机,没有听到。
在队伍后面的灿烈看见我的举动,摆动他的手也朝张艺兴喊,“Issing哥~~~这边,不是那边~~~”
看着仍固执地维持原方向的张艺兴,我探口气,往张艺兴的方向挤去。“你还跑!”我拍上他的肩,拽掉他的耳机,“这么一会儿不听音乐会死啊。”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28 03:25:00 +0800 CST  
张艺兴迷糊地看着我,指向门的方向,“可那个黄色的车不是……”
回过头,我看见已经在车前跟我们招手的珉硕,说,“跟我走。”我拽过他往我们的原定方向走去。
我并不知道,他没有说完的那句话其实是,“可那个黄色的车不是……在那边吗?”

5分钟后,我们12个人都上了车,副驾驶坐着一个自称当地接待人员的亚洲人,驾驶员感觉是一个当地人。
“你们所有的随行工作人员已经坐另一辆车直接去住地了。”他操着流利的韩语说,“等一会你们就可以和他们会合。”
“请问,”金俊绵对着前面的方向说,“我们住在哪里,多长时间能到。”
前面的人微微笑了一声,“住宿条件非常好,你们等会就看到了。”
“Shit!难道我这个手机在美国不能使用吗?我来之前还专门去问了,说可以啊。”庆洙皱着眉摆弄他的手机。
“我的也没有信号哎。”灿烈说,“没关系,可能要等一会……你看外面!有我们演唱会的广告哎!”他的注意力很快被窗外的一个灯牌所吸引。
“是啊是啊”,“看来我们在这还挺红的”,“出来的时候粉丝好多的”……大家纷纷凑在窗玻璃前你一句我一句,合体时这种叽叽喳喳的场面我已经习惯了。
我看见吴世勋的那块粉色手表已经戴在了鹿晗手上,他们又开始讨论鹿晗的中指上的一个戒指了,貌似有点什么小机关。钟仁从上车的一刻起就陷入睡眠,桃子不厌其烦地练习着他的英文自我介绍,而灿烈已经把头歪在我肩上睡着了。
张艺兴很显然又陷入了他自己的世界,突然间转头把我吓了一跳。
“你确定我们上对车了么?”他这么问我。
“不然呢。”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旁边睡觉的人越来越多,我也觉得有点困困的。
他好像陷入了呆滞,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然后又看向我,“你怎么了,醒醒,我在和你说话呢……”
“什么事?”记忆很模糊了,我只记得那天下午的阳光很温暖。
“……那天……骂我……接电话……”他的声音在记忆中断断续续,“……是个女的……”
直到我抵抗不了自己的睡意彻底睡去之前,我仍记得那个一贯迷糊的人,一边敲打自己的头,一边企图推醒其他睡着的人。
之后……我真的记不清了。

我醒来的时候,只有钟仁一个人醒着。我们全都东倒西歪地躺在一个别墅客厅的地毯上,我发现脖子上被卡上了一个不舒服的玩意。
“别弄它了,我试过了,弄不下来。”钟仁坐在沙发上说。
“你什么时候醒的?”我问他。
“5分钟前。”他说。
看向指向10点的时钟,我们其实只睡了四个多小时。
“怎么不把我们叫醒?”我尝试去推醒身边的鹿晗。
“没用的。”他 面无表情地说,“等等吧,会醒的。”

果真,不久大家就都纷纷清醒过来。桃子抚着头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走向洗手间,灿烈高呼自己的手机和包都不见了,白贤感叹了别墅的豪华以后嚷嚷着口渴想喝水,世勋小声地询问鹿晗什么,鹿晗皱着眉头扶着太阳穴摇摇头。艺兴拼命地想要把脖子上的那个铜制圆环弄下来,我去拍拍他的手,示意他先别弄了。

这是个奇怪的客厅,五颜六色毫无规律的色彩搭配,门边的墙上那面巨大的镜子,客厅一角的两个跳舞机,还有……楼梯旁边的保险箱下面挂着的那个魔方。
“怎么回事?”俊绵走到我和钟仁的面前问。
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弄乱的头发。钟仁还是坐在沙发上,看着关闭的大门。
“那是个密码门。”他说。
“啊?被绑架了吗?”白贤说,惊恐地看看四周,周身四处翻找手机,自然是没有找到。
“从上那辆车的时候起就不对劲。”鹿晗说,“不过现在说也晚了。”
“怎么可能一来美国就碰到这种事……”灿烈垂着眼睛说。
“是疯狂的粉丝也说不定,”白贤眼睛突然一亮,“只是想和我们开个玩笑罢了。”
大家沉默了,显然没人会相信这个说法。
“最好如此。”俊绵说着,用手扶了一下脸。
忽然,桃子指着我们背后的那面墙,大声喊,“看,那是什么。”
镜子旁边的墙上渐渐地由浅入深地显影出一大段英文,字体很Q,不过内容就不那么Q了。

“Dear boys,
welcome to the white paradise, the most magical house in LA.
Let´s play a game.
It´s good for you to know the following things:
Don´t try to get out of the house, it´s out of your capabilities.
You have a small magic ring on your neck and there is a small knife hiding inside it. It will give you a little punishment if you break the rules.
You will have to divide yourselves in two teams. The two boys standing now nearest to the door will be the captains. Both of the captains will choose their first team members. The ones who get picked will choose the next members. It goes on like this until nobody is left.
The game is very simple and has only two rules:
1. After 48 hours, only one boy should be alive in this house.
2. The last two boys who are alive should belong to one team.
Good luck my dear boys. We wish you the best luck in this weekend.
Your Housekeepers”

“说的什么,队长?”桃子看着我。
我还没回过神来,大门上方的计时牌上突然跳出了一串数字:
47 h 59 m 59 s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28 03:25:00 +0800 CST  
Chapter 3

数字在逐渐减少,这是一个倒计时牌。看着一秒秒流逝的时间,屋子里瞬间安静了。

“他们想告诉我们……这里出不去,还有,这个圆环里有刀。”灿烈脸色惨白地说着。

“两天后,只能有一个人活着。”我看着大家,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还有,分成两组,最后活着的两个人,必须来自同一组。”鹿晗说,“如果违反规则,”他指着脖子,“估计就是这个环里的小刀上场的时候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只有门上的倒计时牌在不停地跳动,减少。

“分组方式是……”钟大低声说,“现在最靠近门的两个人为队长,开始选人,被选的人继续选后面的人,以此类推,直到所有人都被选完。”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最靠近门边的两个人,珉硕和张艺兴。

“神经病,会有人相信这种鬼话吗,粉丝的恶作剧吧!”珉硕一边摇头,一边拿着一把椅子朝窗户大力砸去。

窗子弹性很好,像是防弹玻璃,站在窗边的珉硕却突然倒了下去。灿烈跌跌爬爬地凑过去看,大叫一声跌倒在一边,红色的血迹顺着他的脖子大量地涌出来,很快就在他的身下和灿烈的脚边积成一摊。

我跌坐在沙发上,所有的人都丧失了伪装的冷静乱成一团。白贤尖叫地冲向二楼,钟仁把茶几给掀翻在地上,鹿晗和艺兴脸色发白地看着眼前发生一切不说话,世勋干呕了好几声,捂着肚子。

钟大是最激动的一个,他不仅跑上前抱着珉硕大哭,还把珉硕翻了过来,那个被弹出的小刀和一道清晰的 红色划痕跳入所有人的视线,慌乱的跑动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可能也包含我自己的。

“干什么!你们到底要干什么!”钟大哭喊着站起来冲向大门,拿拳头砸向密码锁。庆洙和俊绵连忙冲上前阻止,钟大哭着尝试着各种数字组合开密码……

“You still have two chances ”没有音调地密码锁发出声音,钟大还在激动地尝试。
“You still have one chance”声音继续传来。
“别弄了!”钟仁在后面厚道。
“You are unlucky,bye bye”大家愣了一秒,钟大的哭声戛然而止。他倒在了地上,身下瞬间流了一摊血。

房子里变得异常安静,只有液体摸摸流动的声音。

“钟大?”灿烈走上前去小声说着,看看密码锁,又看看倒下的人,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

“为什么开密码也会死?”灿烈惨白着脸回头看大家,“为什么?!!”他朝房间的四角大吼。

“不行,”他小声说着,“我要离开这里……”说着环顾四周,走进厨房,爬到灶台上,用力地扳动天窗的扳手,天窗静悄悄地纹丝不动。
他又跳下来,喘着粗气,找到一个平底锅,重新爬上灶台,在他企图朝天窗抡去的前一秒,我冲进厨房把他抱了下来。

“你放开我!!”他用力推了我一下,朝我大吼大叫,“我不想死在这!你怎么知道砸不开!!……”
我踉跄了几步,走上前朝正在发疯的他抽了他一巴掌,他一下安静了。

“你那么想死吗?”我看着他。
“不急这一刻吧。”我走过去把他手里的锅抢过来,低着头走回客厅。

我忘了大家沉默了多长时间,仿佛有一辈子那么长。

在倒计时牌又减少了半个小时的时候,俊绵打破了沉默。
“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把他们抬过去吧。”他看向躺在血里的两个人。

大家纷纷起身,无目标地在别墅里上下寻找,悉悉索索地脚步声代替了所有的语言。

“这儿有个地下室。”世勋打开一扇小门,转头说。

地下室大概地下两层那么低,里面没有灯,很阴凉,顶头有一扇被锁住的大门,像是车库。俊绵和庆洙抬着钟大,我和鹿晗抬着珉硕,摸摸索索地探进来。这个不大的空间里好像摆放着很多旧家具,中途我感觉自己的腿撞到了一个铁架似的东西,那个东西被我给撞歪了一些,不过我丝毫没有理会它。

“放哪里?”庆洙问。

“尽量往里吧。”俊绵说。

从地下室出来,看见艺兴和钟仁正在趴在地上擦拭血迹。大家重新坐下的时候,倒计时牌已经指向了46小时32分钟。

“怎么办?”钟仁擦了擦双手说,像在问大家,又像在问自己。

看向墙上没有改变过的游戏规则,“也许,”我第一次竟然在说话的时候结巴,“我们应,应该分队。”

大家都看着我,然后转头去看俊绵。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

俊绵看看我,表情异常艰难。他看着那个倒计时牌,游戏已经开始,游戏却还没有开始。

我看着他,我的眼神在问他,这样做对吗?

不知道啊,可怎样做才是对的呢?他看着我。

适应规则真的是唯一的出路吗?我望着他。

应该是吧,不是从小就一直被这样教导的吗?他慢慢垂下眼睛。

几分钟后,他艰难地抬起头,无言地望向离门最近的两个人,艺兴和灿烈。

“分队吧。”他说。

两个人默默站起,分别走向客厅正中央的两条地毯,一条绿色,一条蓝色。

站在蓝色地毯上,艺兴抬起头看着灿烈,“谁先选?”他问。

“用你们的老规矩吧。”灿烈微笑着看他。

两人数了一二三后,同时伸出手,果然,艺兴从来都没有玩这个游戏的运气。

望向原先K队的所有人,灿烈犹豫了足有十几秒。

“钟仁。”最后他说。钟仁从沙发上站起,走向他的身边,他们在手好像在身后握了握。

“Kris。”钟仁刚走到,艺兴就说了我的名字,像是早就知道了答案。那一瞬间,我看到旁边的鹿晗眼神黯淡了一秒。

我在艺兴身边站定,钟仁看着我们俩,没有表情地说了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名字,“鹿晗。”
我只感觉艺兴瞬间抓紧了我的手,像是他剧烈胃疼时的反应。

空气浓稠地化不开,鹿晗皱着眉头久未站起,短暂的沉默之后才缓慢朝那边走去。我看向钟仁,“为什么?”

他并没有回避我的眼神,“因为想赢,没了鹿晗,你们赢不了。”他抬起下巴,“而且我也不想在你们用中文交流的时候,我们这边没人听得懂。”

真的低估他的冷静了,我摇摇头朝他笑了笑,大声说,“吴世勋,过来!”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29 03:04:00 +0800 CST  
Chapter 4

我承认,这是我所做过的为数不多的报复事件。但很显然,报复的对象错了,结果也不堪设想。
“TAO。”几秒钟的沉静后,鹿晗低着头说。

愣了两秒,桃子跳起来,“我靠鹿晗你凭什么拿我撒气啊!”
“我没拿你撒气。”一时间这房子变成了中文交谈的空间,其他人像傻子一样猜测着我们争吵的内容。不过我想这其实并没有多难猜,从钟仁选鹿晗以后,灿烈的嘴就没合上过。
鹿晗抬起头看向桃子,“我选你自然有我选你的原因。”
“我不加入!”桃子涨红着脸。
“***说不加入就不加入,我靠我还不想玩呢!”鹿晗很少见地激动起来,他的声音和桃子交叠在一起。所有韩国成员惊恐地看着吵架的两个人,庆洙小声和俊绵说着什么,俊绵在桃子身后轻轻拉了拉他。白贤眯着眼睛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灿烈皱着眉头看着白贤大概正后悔自己为什么没第一个选他,后面的情势显然不是他能控制和预料的。

“鹿晗……”艺兴轻轻叫了鹿晗一声,鹿晗终于停止了争吵。桃子红着脖子看看我,大概期待我说点什么。

有桃子的那组会赢吧,我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他大概自己也这么想吧。

“有人选你就赶快过去。”我冷冷地 用韩语说,“活得不耐烦了吧。”
桃子红着眼睛看我,其他人的表情里充满了尴尬。不过没关系,我对尴尬这种东西向来可以视而不见。
他迈着长腿走到我面前,“你想好了?”
“轮不着我想吧,”我一脸轻松地看看他,然后低下头无视他的中文用韩语跟他对话,“别总粘着我,我烦你很久了。”

他很久不说话,可能是伤心了,或者我的表情里带了点习惯性的不屑?
“真话假话?”傻孩子开始较真了,shit,我骂自己把问题越搞越复杂。
“我这人不撒谎。”我说。
“我会去那组,我只想知道这是真话假话。”他的眼睛弯成细细的一条,微微泛红。以我对他的了解,那里很快就会变得湿润,然后有水珠流出。

我抬起头看看他,又看了看倒计时牌,“你已经浪费大家很多时间了。”
“你准备省着这点时间干什么?”果不其然,我看见了他眼角溢出的水,“杀人吗?!”他朝我吼道。灿烈连忙从后面拉住他并用韩语小声安慰,鹿晗和世勋都低头不语,我镇定地抹了抹被他喷到脸上的口水。
看着他被灿烈已经拉到了那一队,我赶紧对世勋说,“下一个。”然后看了看桃子脖子上的圆环,还好,没事。

世勋麻木地像是从沉睡中抬起了头,他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要干什么,疑惑地看着我。
“选人,到你了。”我轻声说。
他依旧麻木地抬起头,看了看剩下的人,白贤,俊绵和庆洙,然后又看了看站在对面的灿烈和鹿晗,困惑地说,“选了以后要干什么。”

大厅里沉静了那么两秒,我清楚地感觉着那个时钟走动的声音。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像是一下懒散了下来,世勋“哼”地笑了一下,“随便。”他说。
灿烈和钟仁面面相觑,艺兴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我低下头,看啊,我干的好事。

“世勋啊……你得选一个……”灿烈焦虑地看着他小声说。
世勋依旧低头不语。
“你不选的话我们先选了。”鹿晗说。
“白贤。”鹿晗话音刚落,世勋就接着说道。我看见灿烈在我的对面闭上了眼睛,微微弯下腰用手撑着膝盖,头发散乱地披在耳边。钟仁像被什么烫到一样用手扶着额头转过身。

白贤垂着眼睛站到了世勋身边,艺兴又意味不明地看了我一眼,我估计他大概后悔选我了。
“该你了。”我对桃子说,他的眼睛像一潭死水,显然对我这种生物已经失去了搭理的兴致。
庆洙和俊绵无奈地看着对方,小声商量了什么。
“都一样,”俊绵苦笑了一下,“又不是立即成为仇人,我们还可以一起想想办法……”他说,“既然Kris已经在这一对,那我就去灿烈那队吧。”他看着我,征询我的意见。
“当然,没问题。”我连忙点头,于是,他和庆洙分别走向了桃子和白贤身边。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0 04:24:00 +0800 CST  

绿毯和蓝毯,每排5个人。我看着鹿晗和桃子,突然难过得心悸,低下头,我希望我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鹿晗的眼睛看着地面,他大概承受不了艺兴和世勋同时望向他的目光。桃子红着眼睛看着门的方向,他大概很想出了这扇门,就永远都不搭理我了。
不过桃子,如果你真的出了这扇门,会原谅我的。

大概就是这样了吧,我的记忆好像已经被删去了很多……模糊的印象里,我还看见了艺兴过去拍了拍鹿晗的肩膀,灿烈,钟仁和白贤三个人抱在一起埋着头,俊绵坐在一旁看着所有人若有所思,世勋蹲在一边发呆,鹿晗看见了,却一直没有走过来。

如果我知道这一刻,我眼睛所记录的这一切,是唯一的,珍藏版的独家记忆,我会尽量睁大我的眼睛去看每一个人。如果能让时光倒流回到那一刻,我愿意付出所有的代价。

钟仁和灿烈他们组所有的人占据了二楼,我们自然留在了一楼。虽然一楼卧室的数量有限,只有一个,不过好在有一个单独的洗手间和厨房。显而易见,这种情况下大家也没有太好的心情睡觉。

我们面临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水。
饮用水自然是没找到,连厨房和卫生间里的自来水也没有。冲水马桶是封闭的,冲出来的水是已经经过消毒装置伴随着清洁泡沫的水,这蓝色的泡沫水看起来并不是很可信。

好在,冰箱里有足够所有人两天存活的三明治和面包。

二楼的存货和设施我们自然是不知道,不知道有没有水。虽然我们并没有划清两组活动的界限,不过现在去打扰彼此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如果全楼只有这一个厨房,我只能说,good luck。分享食物自然是我们以前经常会做的事情,现在我……不知道。

凌晨一点半,5个人或坐或躺在那个20平米左右的卧室里,疲惫的空气弥漫着,却没有人睡去。
“我们应该做点什么?”庆洙说。
“Nothing。”我说。
“那当初你何必要倡议分队。”他看着我说。
我沉默,白贤拉拉他衣服,“是俊绵叫分队的。”
“不,”庆洙看着地面,“是他,然后俊绵听了他的。”

我知道,我是这个分组结果的罪魁祸首,现在听点骂实属正常。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世勋微微翻了个白眼,“有自己意见的话当时为什么不说出来。”
庆洙看着世勋,“你都没意见,我更不敢有意见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吵了……”艺兴疲倦地说,“已经这样了,能不能不要自己先乱起来……”
看着艺兴,庆洙说,“你是队长吧,我们听你的。”
“听我的?”艺兴苦笑,“我只是当时靠门近而已。”
世勋看看艺兴,又看看我,说,“我无所谓。”
白贤躲在世勋后面,靠着床,“Kris年龄最大吧,也做了很长时间M的队长,我们听你的。”
一时没人说话。其实……队长这种差事,我真的……没有很大兴趣。
可艺兴推了我一下,我回过头,看见他凌乱的头发蓬在头上,眼睛里全是要我赶快说点什么的期待。那感觉就是你最信任的人蒙着眼睛把你带到一个悬崖边,然后满怀期待地说,“快开门呀,我们到家了。”
我无奈地回过头,看看大家,“一起出道了这么长时间,虽然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不过,”我说,“在一起合作是可能的,就像我们以往那样,不是么。”
“以前我们大家合作,是为了能红,现在……是为了能活,动力更强了。”我笑着说。
“看来想红的动力很大呢,”世勋看着我,“支撑着Kris队长与其他成员的互动。”
我停顿了一下,说,“我很少跟别人表现出亲密。”
“你没有么?”他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
我饶有兴致地调整了下坐姿,“我承认,有时候有吧。但在这点上,”我笑着看他,“你有资格说我吗?还是说你与别人表现亲密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有人在看和拍照?”
世勋呆呆地看着我,“当然是因为有人在看,你看到私下里我跟谁亲密了吗?”
这是个愚蠢的问题,其他三个人都翻了翻眼睛。
“我又不是同性恋。”他补了句更愚蠢的话,当然,这个状况下没人有心情捉弄他或者开他的玩笑。

“你说,他们在干什么呢?”艺兴枕着头看着窗外,指了指天花板。
“队长可能在给他们开会呢。”庆洙呆呆地说。
“灿烈在大惊小怪地附和队长,”白贤也陷入呆滞,“钟仁可能已经因为讨论太过无趣而睡着了。”
“总而言之,”艺兴说,“他们在商量怎么对付我们。”
“不见得,”我说,“可能跟我们现在的话题一样无聊。”
“你说,如果我当初不选你选鹿晗,现在会是什么个状况?”艺兴斜着眼睛用胳膊捅了捅我。
“我在他们队,现在正想着怎么第一个干掉你。”我看着天花板。
“为什么是我?”艺兴突然用中文说。
“因为我喜欢先做最难的事情。”我说。
他愣了两秒,然后猛推了我一下,以表示他快乐的抗议。

“我渴了。”世勋看着我们,站起身去,表示想离开这个房间。
“没水,我看过了,”我说,“连厕所和厨房的自来水都没有。除非你想上楼问问他们有没有水。”
“客厅的花瓶里有水吗?”白贤问。
“你疯了吗?”艺兴说。
“我被渴疯了。”白贤说,“花能喝我也能喝。”
“那你去看看吧。”我对白贤说,“别开灯惊动他们,有的话把整个花瓶拿回来。”
“知道了。”他费劲地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不出一分钟,我们所有人的睡意都被白贤的一声惊叫给打得烟消云散,他的尖叫声从客厅传来,“你是谁!别过来!!”紧接着,是稀里哗啦什么被打碎的声音。
“怎么回事!”世勋猛地坐起来。
“快!”不用我示意,所有人都爬起来往门口跑,还未开门,一声哭叫又从门外传来,紧接着是悉悉索索物体移动的声音。

我打开门,一片漆黑。白贤的又一声尖叫告知了我他的方向,我看见一个人拿着什么扎进另一个躺在地上的人的身体,我们都看到了。
二楼的人全部悉悉索索地从楼梯上下来,灯亮了,开关旁站着钟仁。
我的目光立刻移向门边破碎的镜子和崩溃了的白贤,他的旁边,躺着一个浑身血污的人,胸口扎着一块玻璃。

那个人,是俊绵。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0 04:24:00 +0800 CST  
哎?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4:54:00 +0800 CST  
见鬼了么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00:00 +0800 CST  
Chapter 5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07: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41: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47: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51: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53: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55: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5:57: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6:00:00 +0800 CST  


楼主 辛辛息息  发布于 2012-08-31 06:03:00 +0800 CST  

楼主:辛辛息息

字数:35169

发表时间:2012-08-27 11: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13 08:06:05 +0800 CST

评论数:230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