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200201|改文』你好撩人(主双J|副五花肉)

《你好撩人》作者:清汤涮香菜
文案:
做惯了废柴千金的金智妮
被扔进公司成了底层小职员
钱少活多,还遇上传说中的女魔头上司
为了以后的日子能好过些
金智妮一不小心把自己送上了上司的床
#双向暗恋
互相以为对方是直的,其实都弯成了蚊香的故事。
落魄千金摄影师X外冷内热副总裁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2:00 +0800 CST  
如侵删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2:00 +0800 CST  
[食用指南]了解一下
年龄差8岁;感情流日常甜文,平平淡淡的爱情;追文需耐心;前期含蓄纠结慢热,后期齁甜。
如果介意上面那些,请慎重追文。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3:00 +0800 CST  
第1章 Chapter 1
六月的宁城,骄阳似火。
金智妮刚从北欧旅游回来,还不大适应三十几度朝上的体感温度。她从包里拿出防晒喷雾,风风火火地朝自己身上喷了一通,又戴上墨镜,这才推门下车。
眼前是家颇有格调的咖啡厅,据说这里是宁城优质剩男剩女的最佳相亲场所。
金智妮走进咖啡厅,充足的冷气瞬间使人心情舒畅,她摘下墨镜,看到不远处一对俊男美女,正玩着感情速配的游戏。
尽管很不想去“打扰”,但金智妮还是踏着无奈的步伐,走了过去。
男人十分绅士地问道:“金小姐,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工作忙,没什么爱好。”
本话题到此结束。
见对方有意把天聊死,金应晖就意识到,大概是眼前这个女人没看上自己,他接触过那么多女人,没见过态度这么冷淡的,这个金小姐,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自己一眼。
颜值不行?还是人格魅力不行?金应晖虽然是个gay,但现在自尊心很受挫。
“你是推不掉人情才过来的吧?”金应晖搅着咖啡,突然一针见血地说道,金小姐很漂亮,还是他见过的所有漂亮女人中,最耐看的那位。
可能主动的女人见多了,今天遇上这样一个冰山类型的,有点意思。
金智秀淡笑,“金医生难道不是吗?”
就在这时,金智妮踩着高跟鞋,高调地走了过来。
金智秀和金应晖同时看向了金智妮,很安静,除了咖啡厅的背景音乐还在响着。
这种事情,金智妮还真不想管……
眉目隽秀,气质淡雅,这样的女人…还需要相亲?金智妮的目光被金智秀吸引了去,这一次小叔的相亲对象,有让她眼前一亮的感觉。
片刻,金智妮扭过头质问金应晖,临场发挥着演技。
“姓金的,你又背着我勾搭其他女人?!分手!”
演得真像那么回事,金应晖一怵,憋笑,还真佩服这个小侄女。
金智秀静静观望着眼前这一出“好戏”。
这是他们约定好的,金应晖相亲到一半的时候,让金智妮过来假扮他女朋友,搅黄这局相亲。毕竟金应晖已经有个小男友了。但除了金智妮,再没其他亲戚朋友知道这件事,都还忙着给他介绍女朋友。
金智妮转头望向金智秀,想看她的反应。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3:00 +0800 CST  
哪知道人家丝毫不放在心上,反而笑着说,“你误会了,我只是找金医生咨询些问题,抱歉。”
说罢,金智秀淡然自若地起身,她也正想找个理由脱身。
“她是我见过最淡定的一个。”金智秀走后,金智妮认真地点评着,“叔,这么漂亮的都掰不直你?”
“你要是不出来搅和,我就被她掰直了。”金应晖的眼神依旧追着金智秀的背影,确实不错。
“得了吧。”金智妮嘲讽着,道出了真相,“人家压根没看上你。”
这话金应晖就不爱听了,“我这条件,会有女人看不上我?”
“多了去了。”金智妮丝毫不给面子。
“小丫头。”金应晖笑着摸摸金智妮的头,话锋一转,“在国外玩够了,知道回来了?有没有想小叔?”
“想你干嘛?我回来是因为金应忠要断我的粮。”
“没大没小,那是你爸。”
金智妮吃起桌上的甜点来,懒得说话。
她18岁时出国念书,毕业以后就在环球旅行,在国外漂了6年,回国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一次,如果不是她父亲威胁她,要断了她的经济支持,她没打算今年就回来。
因为那个所谓的家,她一天都待不下去。
“有时间和你爸好好谈谈,这样置气也不是办法。”这对父女的关系,金应晖也不好多说什么,清官还难断家务事,更别提他一个外人。
“你少跟我说这些,没得聊。”
“脾气还是这么冲,晚上我请你吃饭总行吧?”
金智妮拿着包起身,“晚上我约了明漫一起吃饭。”
“死丫头,长大了和小叔都不亲了。”
金智妮已经走远,“下次吧。”
明漫是金智妮的闺蜜,两人认识24年了,出生时就在一个产房,后来幼儿园,小学,中学都在一起,到大学,金智妮选择了出国,明漫留在了国内。可以说,最了解金智妮的人,就是明漫。
西餐厅内,明漫拿着菜单不用问金智妮意见,点的都是最合她口味的。
“旅行计划结束了,你不会再走了吧?”
金智妮点点头,6年,21个国家,63座城市,结束了。
“想去的地方都去了?”
“都去了。”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8:00 +0800 CST  
“终于了了心愿,太好了!”明漫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她当然希望自己最好的好姐们能够陪在自己身边,“那这次回来,是打算老老实实上班?”
刚开始听说金智妮要回来乖乖上班,明漫不敢相信的,习惯了满世界飞的金大小姐,愿意坐在写字楼朝九晚五,这恐怕是本年度的最佳笑话。
金智妮喝了口酒,“你知道我对公司的事务没兴趣。”
事实上,金智妮对金家的家业没兴趣,她更想像她母亲一样当个自由摄影师,但她父亲金应忠却极力反对,因为她是金家的长女,不该“不务正业”。
“你就对旅行感兴趣嘛,我知道。”金智妮的情况,明漫了解得一清二楚,“你明天真要去明瑞上班?
“嗯,就当玩玩了。”
上班的事,是金应忠给她安排的。
当初金智妮修完学业以后,说要旅游散心,金应忠知道她心情不好,就依着她。
哪知道两年过去,金智妮满世界乱飞,就是不回家。
这次金应忠强行逼金智妮回来,让她上班,一来是家里状况大不如前;二来也该锻炼锻炼她,总不能一直由着她玩下去。
金智妮承认自己是个废柴,挺没用的。
她叛逆,想摆脱金应忠的安排,可现在只要一离了她父亲,她又什么都不是。
金智妮被安排进了明瑞集团,也就是明漫父亲的公司,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去金氏,是因为金应忠实在教不了她女儿,金智妮向来和他唱反调。
明漫预知到了未来,笑着说,“你一去,明瑞要鸡飞狗跳了。”
金智妮也笑,只不过看起来心情并不太好。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8:00 +0800 CST  
“还在生你爸气?”
“我不会原谅他的。”有些事情,永远没办法原谅。金智妮跟金家的关系一直很紧张,所以能在外边待着,她尽量不回家。
“智妮,你回国还有我呢。”明漫握了握金智妮的手,如果那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释怀不了吧。明漫起身,“你等我一下。”
过了几分钟,金智妮看到明漫手里拿了两个粉色冰淇淋过来。
“你还记得这个?”金智妮看着草莓味甜筒,有点意外。
“我记得你小时候不爱草莓味的,后来莫名其妙就爱上了。”
“口味会变的啊。”金智妮想起一些往事。
“今晚去我家睡吧。”
“当然。”回国以后,金智妮基本上住在朋友家,还没回过金家。
时间已经过了七点。
“走吧。”金智妮转身的时候,没注意到旁边有人走了过来,以至于手里握着的冰淇淋直接蹭到了那人的身上。
蹭到身上也就算了,还是蹭在那么尴尬的位置。
“啊……”金智妮汗,微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她手握着脆皮筒正抵在人家柔软的胸脯上,蹭了一堆奶油。
“不好意思……”金智妮缩回了手,低头拿出纸巾帮对方擦了擦,才意识到,好像碰了人家不该碰的地方,如果自己是男的,大概可以被告“性骚扰”了。
金智秀也尴尬,她低着头拿过金智妮手里的纸巾,轻声说了句,“我自己来。”
“抱歉……”抬头,两人几乎是同时看清了对方的脸。
紧接着,两人都沉默了。
是她,金智妮一眼就认了出来,她小叔的相亲对象,上午见过,这张脸太好记了。不知怎么,这样近距离看她时,金智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金智妮多看了她两眼,而她同样也在看着自己。
金智秀也认出了金智妮,她记忆力很好,更别提上午刚见过面,金医生的女朋友,对方一头亚麻色长发,有些微卷,几乎及腰,很引人注目。
“我……”过了会,金智妮看着她被弄脏了一块儿的裙子,“多少钱?我赔你……”
三两下,金智秀已经将奶油都擦了去,见对方也是无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用了。”
“哎……”金智妮想叫住她,但她已经走了。
金智秀走后,明漫问金智妮,“那个美女你认识?”
“我小叔的相亲对象。”
“喔~未来小婶挺漂亮啊~~”
胡说八道,金智妮反问,“你不知道我叔喜欢男人?”
明漫舔着冰淇淋,惋惜地摇摇头,“说真的,我要是小金叔,这么个大美女摆面前,一秒就被掰直了。”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9:00 +0800 CST  
明漫说话一向浮夸,金智妮也就笑笑。
晚上,金智妮照旧没回金家,去了明漫家。
如果不是因为宁城有这些朋友,金智妮不会想回来,而回来唯一的欣慰,大概是有这些朋友陪着自己。
明漫是专职漫画家,专画少女漫,她本人也跟少女漫走出来的女主角一样,三个字,傻白甜。
“智妮,我给你做个感情测试。”
“没兴趣。”金智妮也不知道她从哪看到的乱七八糟的测试。
明漫压根不理,继续念着,“测一测你的感情洁癖值。”
金智妮要是不让她测,今晚都别想睡觉了。
“如果¥%……”
“C。”
……
“第八个问题,你能接受对象心里有个白月光吗?”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跟这种人在一起。”
明漫念叨了一句,“那就是不能接受。”
三分钟后,测试结果终于出来了。
“你的感情洁癖值是SSS变态级哎!”
金智妮抓起一个枕头砸在明漫身上,“你够无聊的。”
明漫又把枕头给扔回去,“你现在说我无聊,等明天,就知道我多可爱了。你不是要去我爸公司上班么,我爸特意安排了人带你,我托人打听过了,是个女的,人送外号‘莫愁’。”
“莫愁?”
“李莫愁,女魔头啊。”明漫幸灾乐祸地说道,“金智妮,你好日子到头了,以后有你受的。”
“谁的好日子到头还不一定。”金智妮不屑地笑了笑。
除了她母亲,还没有其他人能治得了她。
明漫双手往金智妮脸上一拍,捧着她的脸,“我们家小女魔头要去见老女魔头咯。”
金智妮也用手掐她的脸,难得笑着,“死肥宅,想找打了?!”
明漫有点婴儿肥,属于可爱型,她最恨别人叫自己“肥宅”。
“啊啊啊——”这回明漫真要跟金智妮拼了。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9:00 +0800 CST  
次日,星期一。
金智妮去明瑞入职,遇上上班高峰期,放眼望去除了人还是人。
她上了电梯,直接上三十六楼,去见传说中的女魔头。
“我靠要迟到了要迟到了。”
“挤一挤……”
“麻烦进去一点。”
“……”
上班的人潮涌进电梯,金智妮就没乘过这么挤的电梯,她几乎要被挤到拐角。上班的确是种磨炼,金智妮侧了侧身,想换个舒服的姿势。
结果一转身,又看到了那张脸,近在咫尺。
外面还有人企图挤进来,电梯里响起一阵骂咧咧的声音。
金智妮在心里骂了一句“shit”。
这时,猛地被人推了一把,金智妮直接朝金智秀“扑”了上去,还好她及时用手撑住了电梯壁,两人才没撞个满怀。
可却像半个拥抱,金智妮几乎是压在金智秀身上,现在同她面对面贴着,还不如像刚刚那样背对着她,大写的尴尬。
又是她?金智秀无处可退,只好微微别过头,却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洒在自己脸颊。
看起来又像是自己在耍流氓,但金智妮换不了姿势。两人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金智妮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有点像栀子花。
两天,偶遇三次,她们是多有缘分……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09:00 +0800 CST  
第2章 Chapter 2
电梯上行到三十六楼,人渐渐变少。
金智妮转过身子,拉开她们的距离,站稳。
金智秀用余光看了眼金智妮,穿着打扮,很难将身边的这个女人和公司职员画上等号。
叮!三十六楼。
金智妮和金智秀都要下电梯。
走到电梯口时,她们同时给对方让了让。对视过后,还是金智秀蹬着高跟鞋,先走了出去。
真是有意思了。金智妮跟在金智秀身后,她们竟在同一层写字楼上班。
不过,她是明伯伯给金应晖介绍的对象,在明瑞上班也很正常。
“金总早——”
“金总好——”
“……”
金智秀只是点点头。
陌生的环境,金智妮自然将注意力放在稍微熟悉的人身上,她姓金。漂亮干练,气质出众,就像职场剧里走出的女主角,这样评价并不夸张。
总而言之,在金智妮和金智秀正式认识之前,她还是很欣赏金总的。
可金智妮万万没想到,从今天开始,金智秀就是她命里的“天煞孤星”,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女人。
金智妮走进明瑞时,很招摇,吸引了一票人的注意。
露脐上衣,精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还有清晰可见的马甲线,打扮成这样来上班,她是故意的。
旁人小声议论,如果是公司职员,这样穿也太高调了;如果是客户,可真是位养眼的客户。
“金小姐,我是这儿的人事经理,我姓王。”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朝金智妮走了过来,伸手问候。
金智妮无动于衷,扫了他一眼,没有跟他握手的打算。
这让王经理很是尴尬,只得缩回了手,“我现在带您过去,这边走。”
什么岗位什么工作,金智妮一概不知,只知道明伯给她安排了个人,说是要全方面“指导”她,至于怎么个全方面,她也好奇;她更好奇,这个人能忍她多久。
副总经理办公室,王经理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金智秀刚坐下,让秘书小姚去倒杯咖啡。
“金总,金小姐来了。”
金智秀抬了抬头,王经理站在门口,身后还跟了一个人,她双臂环胸,偏头沉默地倚在门框上。
这就是金智妮和金智秀的正式见面,在第三次相遇的时候,她们终于知道了对方的名字。
金总?李莫愁?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1:00 +0800 CST  
在看到金智秀以后,金智妮的心里起了一丝波澜。
明伯给她安排的上司,还有明漫嘴里所说的女魔头,就是她。
这大概是她回国后,遇上最有意思的一件事。金智妮挺意外的,因为在走进这扇门之前,她都以为“女魔头”是一个即将步入更年期的中年女性。
金智妮转过头,盯着金智秀看,目测她不超过三十岁,能坐到副总的位置,还是有点本事的,连明伯都认同的人,应该是个狠角色。
金智秀第一次仔细打量金智妮,这件事明懂跟她提过,总的来说,就是要安排一个富二代到公司实习,希望自己可以带一带。这件事情,金智秀心底并不乐意,但是明懂亲自找她说了,她也拒绝不了。
“金智妮?”金智秀在办公桌旁拿出一张简历。
“嗯。”金智妮轻哼了一声,还算给金智秀面子,回了她。
王经理见状,“金总,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王经理如同得了大赦,三秒从金大小姐身边消失,这个烂摊子终于甩了出去。
金智秀拿着简历,起身到窗边的沙发上坐下,“坐。”
金智妮不紧不慢地走过去,同她面对面。
姚秘书倒了杯水,送过来。
金智秀看了看金智妮的衣着,蹙了蹙眉,这样子像是来上班的人吗?也难怪进公司的时候一片哗然。
金智秀坐到现在的位置,是从职场最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她素来不喜欢这些不知疾苦的小姐公子哥,做什么都吊儿郎当,可明懂偏偏安排了这样一个人给她。
两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提昨天偶遇的事情,就像是今天初次见面。
“我叫金智秀,很高兴认识你。”
“金总…”金智妮翘起左腿搭在右腿之上,“不用说这些虚的。”
金智秀瞟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看着手里的简历。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1:00 +0800 CST  
毕业院校:歪鸡大学;获奖经历:无;工作经验:无;特长爱好:无。
除了姓名性别,身高体重是认真写的,其他都是乱写得一团糟。
金智秀放下手里的简历,“你的简历我看了,很不错。”
“你确定吗?”金智妮饶有兴致地盯着金智秀问,那张简历上写了什么,她自己很清楚。
“身高168cm,体重47kg。”金智秀的眼神又在金智妮身上打量了一番,“身材很不错。”
金智妮喝水的时候差点呛进气管,“金总身材也很好。”
“谢谢。”金智秀又补充了一句:“但你是来上班,不是来走秀的。”
金智妮:“……”
这个女魔头,比金智妮想象中有意思。
“你暂时我留在我身边当实习助理,工作由我安排。”
金智妮冷不防说了一句,“给你打杂?”
金智秀并不理会她,而是拿过一份资料,交到金智妮手里,“这是公司的主打产品项目,和近期营销方案。”
“金总,该开会了。”这时,姚秘书提醒金智秀。
“嗯。”金智秀起身,“资料你先了解一下,我开完会就回来。”
“金总。”金智妮叫住她,“有不懂的,可以问你吗?”
“当然。”
“我现在就有个问题。”金智妮走近她,近距离盯着她的脸看,皮肤可真好,白里透着亮。
金智秀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什么?”
“你多大了?”金智妮很好奇她的年纪。
“这和工作有关系吗?”
“当然有,我怕我们年龄差太大,有代沟。”
面对金智妮的无礼,金智秀只是淡淡说道,“三十二,我心态年轻,不用担心代沟问题。”
竟然三十二岁了?
金智妮心中猜测,她顶多是二十七八左右,可真会保养。
“金总……”
金智秀心里有些不耐烦。
“最后一个问题,很重要。”
“问。”
金智妮认真地问道,“你用什么粉底,能推荐给我吗?”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2:00 +0800 CST  
如果不是明董交代,金智秀早就让金小姐卷铺盖了,“你要是感兴趣,我们可以下班聊,上班时间,只谈工作。”
金智妮无奈地朝她耸耸肩,“你忙去吧。”
办公室里只剩下金智妮一人,她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
现代简约的装修风格,冷色调,跟金总实在太搭了。
金智秀这个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冷的,就算她朝你笑,也是冷冰冰的。
走到金智秀的办公桌,金智妮坐在桌沿,伸手拿过一张名片,上面的名字写着:金智秀。
她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金智秀,我看你能多有耐心。
金智妮讨厌她父亲的安排,金应忠让她往东,她偏往西,就要气得金应忠整宿睡不着觉,她才开心。
无聊至极,金智妮给明漫打了个电话。
“你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见着女魔头没?”
金智妮拿着金智秀的名片翻来覆去地看着,“看到了,你猜是谁?”
“我怎么知道?”
“昨晚你见过,我小叔的相亲对象。还说李莫愁,我看小龙女还差不多。”
“这么巧……”明漫也不可思议,但还是好心提醒,“知人知面不知心,漂亮女人更可怕。你还好吧?”
“你见过有人敢欺负我吗?就是有点…无聊。”
从小到大,确实没人敢欺负金大小姐。
“那就好。等你下班,我们一起逛街呀,把Lisa也叫上。”
金智妮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才下班,还不得等到头上长草。
“就现在,我们逛街去。”
明漫是自由职业者,随时有时间。
“你敢翘班,不怕你的小龙女整死你?”刚刚听了金智妮的形容,明漫直接把金智秀的代号改了。
“我倒是想看她怎么整我,直接炒了我最好。”
“第一天上班就这样,被你爸知道了,不好吧?”
“他管不着我。”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3:00 +0800 CST  
上午十点多,金智妮和明漫见了面。
“智妮,你穿成这样上班?!”明漫惊讶,“小龙女没说你?”
“她说我身材好。”金智妮挽住明漫的手臂,“别跟我提她了,行吗?”
“不提她,你打算在明瑞呆多久?”明漫知道金智妮在外边浪习惯了,将来也不打算接手公司的事务,老老实实上班?不存在的。
金智妮朝明漫说道,“我猜……不超过三天,她就会受不了我。”
“磨人的小妖精……”明漫相信金智妮有这种“能力”。
*
金智秀开完会以后,办公室里已经看不到金小姐的人影,“小姚,她人呢?”
“她说她去洗手间,到现在还没回来。”
“把她给我找回来。”
“嗯。”
金智妮又不在公司里,姚秘书哪找得到,“金总,她不在公司。”
金智秀扶了扶额,本来就已经够忙了,再遇上这么个不懂事的大小姐。
等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金智妮提着大包小包又回到了金智秀的办公室,把东西一股脑甩在沙发上,就和在自己家一样。
“你去哪了?”
“去商场逛了几圈。”金智妮说得理所当然。
“小金,现在是上班时间。”
“闲着也是闲着,你又不管我,我出去透透气。”
一走就是一整天,金智秀在职场这么多年,还没遇上过金智妮这样的。
“金总,你挑挑有没有喜欢的,我送你。”金智妮指着她今天的战利品,都是最新款的名牌包。
居然还不生气?金智妮看着金智秀脸上仍是淡然的表情。
“你的情况,金
总跟我说过了。”金智秀走到金智妮面前,看着金小姐的种种“幼稚”行为,金智秀悄声对她说,“我不会开除你,你不用折腾。”
金智妮再一次无语。
“你跟我来一趟。”
金智秀亲自带着金智妮去行政部录指纹,如果不亲自去,估计没人能搞得定金小姐。
“明天正式上班。”金智秀拿了一本册子甩到金智妮手里,“你的工作,从学习这个开始。”
金智妮看了看手里的册子:《员工手册》。
“好好背,明天下午我会抽查。”
第二天上班,金智妮故意足足迟到了一个小时。
金智妮悠闲地走进办公室,“金总早啊——”
金智秀正看着文件,抬头。
金小姐真不是省油的灯,昨天穿露脐装,今天穿露背装,真把公司当秀场了。
“小金,你过来。”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3:00 +0800 CST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6:00 +0800 CST  
金智妮没有再被安排工位,行政部给她配了台MacBook,就在金智秀眼皮底下上班,哪都别想去。
夏日的午后本来就容易犯困,金智妮规规矩矩在办公室坐了半天,已经是极限,趴在办公桌上昏昏欲睡。
金智秀见了,起身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脑。
“干嘛啊……”金智妮抱怨着直起身。
“都记好了?”
金智妮望着她,不说话。
“等我十分钟,我回来检查。”
金智秀终于走了。
金智妮习惯自由,按明漫的说法,性子有点野,天知道被人工监控有多难受。
金智秀的话很少,每次只说关键。而对于不熟的人,金智妮也无话可说,所以两个人一起坐在办公室,大部分时间安静得像一出默剧。
金智妮起身伸伸懒腰,在办公室里溜达着。
这时候姚秘书马上紧张地提醒到,“金总吩咐的,让你别出去,她马上回来。”
“知道了,你忙你的。”
这跟关禁闭有什么区别。
走到金智秀的办公桌前,金智妮在她的转椅上舒舒服服坐下,余光扫向桌面。
她是处女座吗?什么东西都摆得一丝不苟。
金智妮顺手拿过一叠文件,无所事事地翻着,是份合同,已经签好的。
她迟疑了片刻,拿着合同走到碎纸机前,碎了。
看着合同一点一点被绞碎,金智妮想,金智秀还能忍她?
金智秀半个小时以后才回来。
回来的时候,金小姐正坐在她的座位上,睡觉。
金智秀无奈,但比起昨天看不到人影,这也算是种进步。
“金智妮。”金智秀用指关节敲了敲办公桌。
“下班了吗?”这是金智妮睁开眼后说的第一句话。
“我问你几个问题。”金智秀用手撑在办公桌上,低头问金智妮,“一个月累计迟到多少次,会被公司劝退?”
“不知道。”
“月度总结几号提交?”
“不知道。”
不管金智秀问什么,金小姐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7:00 +0800 CST  
也是,要是金智妮乖乖听话,那就不叫金智妮了。
金智妮拿过那本《员工手册》,笑着朝金智秀说,“我就不信你都知道。”
“你问。”
金智妮还真问起来。
“部门每个月申购办公用品的时间是几号?”
“月底最后三天。”
“迟到六十三分钟,扣多少钱?”金智妮说着,连迟到扣工资都有一套公式,够变态的。
“半天基本工资。”
终于答错了,金智妮算着,“迟到半小时以内,每十分钟扣十元;超过半小时,超过部分每十分钟扣二十元,未满十分钟的一律按十分钟计算。所以,迟到六十三分钟是扣九十元。金总,你自己都不清楚,凭什么要求我背?”
耍小聪明,金智秀笑了笑,“迟到超过一小时,直接按旷工半天处理,小字你没看清。”
金智妮:“……”
“所以,今天你半天工资没了。”
“……”
金智秀毕业第二年就进了明瑞,到现在也有八年了,她是从市场部商务BD做起的,到现在的位置,不知道爬了多少层,公司的基本情况,她了如指掌。
“就算你不喜欢这份工作,但既然来了,就是妥协。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是成年人,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金智妮没回答金智秀,而是从转椅上站起了身。如果她跟金智秀之间没有上下级关系,她是佩服这个女人的。
“你好好想想。”
金智妮的眼神并不友好,“少跟我讲道理。”
现在的金智妮,就像一株仙人掌,浑身带刺,一碰就扎手。
“小姚,那份合同呢?”金智秀很快就发现桌上少了一份文件,刚和客户签的合同,都没来得及扫描存档。“没在桌上吗?”姚秘书走了过来。
“没在,是不是你收走了?”
“记得没收啊,我找找。”
金智妮在一旁若无其事地喝咖啡,解救一下昏昏欲睡的脑袋。
办公桌就那么点大,姚秘书找了好几遍,都快急出汗来了,她是刚调到金智秀身边当秘书,早就听闻过“女魔头”的传闻。
一不小心,可能就饭碗不保。
据说金总的上一任秘书,就是因为金总不满意工作效率,被劝退了。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7:00 +0800 CST  
“这份合同对公司很重要。”
“嗯……”姚秘书仿佛听出了金智秀的潜台词。
十分钟以后,还是无果。
“你仔细想想在哪,如果找不到,就换份工作吧。”金智秀说着,却瞟了金智妮一眼。
金智妮在一旁听得一清二楚。人狠话不多,总算知道金总为什么外号“女魔头”了,倘若她不是关系户,金智秀大概一分钟都忍不了她。
“金总,我真的没拿,不是我弄丢的!”
“你的意思是我弄丢的?”
金智秀一个云淡风轻的反问,快把小秘书吓出哭腔,“不是不是……我再找找……”
“你去人事部一趟。”
“……要做什么吗?”
“领你的离职申请表。”
“金总……”
看小秘书要给自己背锅,金智妮有点坐不下去了,她走到金智秀面前,“你说办公桌上的那叠纸吗?我以为是废纸,扔碎纸机里了。”
姚秘书脸色都变了。
“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关她事。”
金智秀不会这么轻易开掉一个人,这番话她是说给金智妮听的,她就在等着金智妮的承认。
离开办公室之前,金智秀记得那份合同摆在桌上,才不到半小时就不翼而飞,秘书即便粗心也不至于这样,除非合同被其他人动过。而未经她的允许,一般人进不来她的办公室。
所以除了金大小姐,没人会干这种无聊的事。
“没事了,你出去吧。”金智秀平缓语气,对小秘书说道。
“嗯,谢谢金总。”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8:00 +0800 CST  
办公室里,又只剩下她们俩。
金智秀盯着她看,金智妮竟被盯得有些不安。
“你可以把任性当个性,但你的任性连累到别人,那就叫差劲。”
“我承认是我做的,有问题吗?”
金智秀扶了扶额,明懂派安排这样一个人过来,不是让自己考验金智妮,而是让金智妮考验自己。
“你知不知道毁了那份合同,可能会黄了一单生意,会有多少同事拿不到提成?对你来说,不过是少买一个包,但对大部分人来说,那是他们加班加点挣来的血汗钱,是要养家糊口的。你以为简简单单的一句承认,就够了吗?”
她说话时的语气还是平静如水,但却不怒自威。说完,金智秀在心里自嘲着,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金智妮怎么会理解这些。
金智妮不语。
“员工试用期表现不佳的,我可以直接辞退。”
这本来是金智妮求之不得的一句话,可金智秀此时说起时,她并没那么开心,金智妮故作轻松地说到,“好啊,那我明天不用来了,省得给你……”
金智妮的话未说完,没想到金智秀却说:“但你是个例外。”
“……”
“明懂既然把你交给了我,你就是我的人,我会对你负责。”这才是金智秀想说的话,“驯服”这样一个祸害,挺有挑战性的,她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19:00 +0800 CST  
补8楼


楼主 弩炮火箭在弦上  发布于 2020-02-01 21:21:00 +0800 CST  

楼主:弩炮火箭在弦上

字数:368526

发表时间:2020-02-02 05:0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3 12:27:10 +0800 CST

评论数:201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