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200410|改文』挣宠(主双J)【长虐】

文案
她踩她于脚底,蔑视,嘲讽,因为她是高高在上的富家小姐,而她,只是她花钱雇来的保镖,人卑命贱。
四年辗转,再次相遇,她成了默默无闻,衣食拮据的劳动下层,而她曾最瞧不起的那个女人,已然站在了权势巅峰!
小姐,你知道我找你多久?呵呵,整整四年!
你放手!!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0 17:46:00 +0800 CST  
原作者:哈欠兄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0 17:47:00 +0800 CST  
契子

------------------四年前------------------------

懒洋洋的倚在雕刻精美的软椅上,金智秀神色悠然的望着跪在自己面前,垂着脑袋,不断颤抖的女佣。

愤怒?不!为这么一个偷了东西的**佣人动怒,不值!富在穷前尽显高贵,穷在富前自卑自贱,这种富与穷的乐趣,她金智秀得优雅玩弄。

柔和的笑颜漫开,像条温柔的毒蛇,金智秀望着那张惊恐湿润的眼睛,皱着眉,怜声道:“啧啧,真可怜,怎么吓成这样?我这还没惩罚呢。”

“小..小姐,真不是我拿的,我..我打扫完房间就出来了,真没看见您的那根手链,求求您放过我吧....求求您...”女佣再次连磕了几个响头,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唉。”好看的眉毛紧锁着,金智秀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么说的话,你是不打算交出来喽?”

女佣跪在地上,开始一个劲儿的磕头求饶,她知道,若是金智秀将她论为窃贼处理,怕是不会将自己送警,而是直接动用私刑,将自己打残,甚至,打死!


金智秀从椅子上站起,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她?”金智秀突然转身,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望着一直站在自己身后沉默不语,面无表情的人。

“我让你回答我!你聋了吗?!”金智秀脸色微变,声音沉下几分,这个人是她最厌恶的保镖,她总是冷眼看着自己,好像在她眼里,自己连一个佣人都比不过。

女人漆黑如耀的双眸终于微微转动,淡淡的落在金智秀的脸上,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对不起小姐,我只负责您的安全。”

“哦,是吗?那你就不想替她求求情?”金智秀贴近女人,轻声笑道:“我记上次你受伤,还是这个女人替你上的药,她对你,可是好得不得了,人都说保镖最有情义,怎么现在她有难,你连开口替她求情都不愿意?”

金智秀靠女人很近,所以很轻易的捕捉到了女人眼里犹豫的颤动,她就知道,这个人并非冷血!

这个世上,有软肋的人,最容易掌控!最容易,碾压!

“要不这样,你抽她一百耳光。”金智秀的声音很低,透着恶毒的笑意,眯着眼睛,笑望着女人,“不然的话,我会把她关起来,活活饿死她!”

时间静过五秒,沉默的女人选择走到女佣面前,挥起手,对着那张惊恐无辜的脸,用力的打了下去。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0 19:01:00 +0800 CST  
金智秀重新坐回椅子上,仰倚着,白皙骨感的手指嗒嗒的敲在把手上,懒洋洋的欣赏着眼前这一幕,她能感觉到自己这个保镖有多不甘心。
“你可是我爸高薪聘请来的保镖,力气怎么这么小?还是你想维护这个有恩于你的窃贼?”金智秀歪着脑袋,轻笑道:“奥,我想起来了,你母亲重病在床,你除了贴身保护我外,一有空就去医院照顾她,导致你休息时间很少,呵呵,所以现在提不起力气是吗?”

提到自己重病的母亲,女人终于不再是雷打不变的神情,她暗暗咬牙,猛力一掌打下,女佣便被她打昏了过去。
只有这么做,才能真正救她!

“晕了?这么狠啊!”金智秀再次起身,确定是真昏迷后,才让其他佣人将其拖出去。

金智秀一脸无趣的转身,恰好捕捉到自己保镖望向自己时,那类似嫌恨鄙夷的目光,如同望着一块腐臭的烂肉!

她看不透自己这个保镖,看不懂那漆黑的双眸里,到底对自己藏着些什么情绪,她知道有对自己的讨厌,至于其他的,她琢磨不透,当然,也懒得去猜测,毕竟这个人比起自己,人微命贱!

金智秀大步向前,挥起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女人脸上,狞着脸,愤声道:“敢这么望你的主人!”

女人低下头,面无表情的望着地面,没有说话。

女人漠然的态度令金智秀更加愤怒,她厌恨,这个人身上的,那种穷人的,恶心的,骨气!

------------

幻彩的琉璃灯下,一张通体白玉,雕镂精美的餐桌上,五颜六色的佳肴摆满一桌,金智秀慢条斯理的用餐动作优雅的犹如古皇家的贵族。

不知过去多久,金智秀才微微睨了眼,从用餐开始就一直跪在自己旁边的人,那个自己最讨厌的贴身保镖!

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向自己下跪,因为父亲交代不要太过为难她,所以金智秀从不会刻意逼迫这个人像其他佣人一样对自己低三下四。
所以这次下跪,是她自愿的!

“求求您,救救我母亲,她撑不了多久了!”女人失去了以往那份笃定,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双拳紧握,可见对金智秀做出这种下跪乞求的事情,让她有多难堪和不甘!

可她不得不来求金智秀,母亲的手术迫在眉睫,可是手术费却是一笔天额数字,她刚当保镖不久,手上根本没那么多积蓄,加上无亲无友,毫厘难借,只能来求这个唯一和她有点关系的人!即便她有多么不愿意!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0 19:02:00 +0800 CST  
“那个女人能撑多久跟我有什么关系?”金智秀挑着眉,“话说我金智秀凭什么去救一个跟自己毫不相关的女人?难道就因为我有钱?”

“只要您愿意拿钱救我母亲,我愿意无偿为金家做一辈子保镖!”女人说着,再次磕了个响头。
金智秀摸了摸下巴,似乎很认真的思考着,“嗯~听起来的确是挺划算的。”

女人抬头,满怀期待的望着金智秀,“小姐的意思是愿意....”

“不。”金智秀打断女人的话,轻蔑一笑,“我不愿意!没有理由,就是不想帮你!”


看见女人一副恨不得自己死的目光,金智秀笑的更加灿烂,随之俯下身,靠近女人充满戾气的双眼,低声笑道:“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呵呵,人卑命贱的东西就是可笑,总自以为是的认为有钱人就理所当然的该去帮她们,就不知道不相干的个体,根本没义务出手吗?所以,靠人不如靠己!呵呵,自己想法儿去吧。”

金智秀轻笑着说完,女人用一种平静且诡异的目光望着金智秀,最后从地上缓缓站起。

“小姐的意思是,无论我做什么,都不愿意拿出一笔钱救我母亲?”

“是。”金智秀回答的很干脆,一脸无所谓。

女人突然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餐厅,管家刚想叫住女人,结果被金智秀止住。

“她多半是去医院陪她母亲了,不用理会她,去聘请个更优秀的保镖把她给我换了。”
“....是!”

吃了几口,金智秀的视线不自禁的望向了门口,最后指着旁边站着的,前不久刚被她认为窃贼的女佣,不耐烦道:“去,帮我办件事!”

------

入夜,古欧式城堡般的别墅内无比安静,幽暗宽长的走廊上,传来脚步声。
她还没有被正式辞退,所以这栋别墅,她依旧出入自由。

轻轻推开金智秀卧室的大门,女人面无表情的来到金智秀的床边,一声不吭的站着,血丝遍布双眼。

该恨这个人吗?或许不该!正如她所说的,她凭什么自以为是地认为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应该帮自己。

可是,对那个人来说,那笔钱只是一次玩乐消遣的小额开销,如果她愿意,自己的母亲也不用死!

这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不在了,因为她的无能,也因为这个人的绝情!

女人的手缓缓卡上了金智秀白皙的脖颈,并一点点的收紧!眼底漫起的杀气逐渐吞噬着她作为保镖的理性!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0 19:04:00 +0800 CST  
金智秀最终被惊醒,待她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准备活活掐死自己时,立刻剧烈的挣扎起来。

“你..额...好大的...胆子!来人!”金智秀怒吼着,将女人强劲的手掌往外掰。


女人突然俯下身,吻住了金智秀,
金智秀睁大眼睛,难以置信,
房内的声音终于将外面的守卫给引了进来,紧接着,女人被电击,全身虚软的被冲进来的守卫架着。

“你居然敢这么对我!居然敢这么对我!”金智秀连吼几声,对着无还手之力的女人连打带踹,又一脸嫌恶的用手大力的摩擦着嘴唇,恨不得擦下块皮。

母亲的去世对女人打击很大,布满鲜红血丝的双眼逐渐失去光彩,空洞且无神的望着地面,任由金智秀愤怒的拳打脚踢。

“你不过是我金智秀养的一条狗!一条**!居然敢反咬主人一口!活腻了是不是?!” 被打的保镖至始至终一言不发,她接受着金智秀骂出的所有极度难听的话,最后在金智秀下令要将其关进地下室活活饿死时,女人终于抬起头望向金智秀。

那是一张绝美的面容,高傲与倔强藏在眉宇之间,眼底永远有着对弱小者的鄙夷和不屑,她是金智秀,是她金智妮刻在脑子里,化成灰都不会忘记的人!

《契子》完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0 19:04:00 +0800 CST  
第一章 相遇!

从医院出来,已经快凌晨两点,没有公交也打不到出租,金秀只能选择走回去,离明早上班时间剩下不到六小时,今晚姑且可以保持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至少可以保证自己在第二天搬东西时,不打瞌睡。

糜烂缤纷的k市,经过昼夜的洗礼,褪去了白日里的浮躁与喧哗 ,冷清的马路,只有稀稀落落的几辆私家车单调的开过,金秀不急不缓的走到路边,偶尔抬头望望星空,对着那繁星似野的夜空投去不冷不热的笑容。

真好,还是坚持下来了,曾以为自己会在几年如一日的忙碌中疯掉或死掉,可依旧坚强的活到现在,或许是因为享受过金玉洗礼的自己本身就不适合悲观,或许是因为命中的大起大落让自己看清,从生于世的那一刻起,除了命,就没有什么是注定一辈子属于自己的,命是活人打拼的最硬本钱,只要还没失去,就没资格自怨自艾说自己已经被生活逼到绝境!

人的确该在无尽的忙碌中抽出一点时间闲逛在清冷的夜空下,整顿自己那颗麻木而又不甘现状的心,除去脑子里那份被现实逼出的浑浑噩噩的孬怯。

然后,清清爽爽的面对生活!

八十多平米的中档公寓,算是金秀最满意的一件所有物,当初花掉落身上所有的积蓄买下这么个小空间,也是为让自己在这寸金寸土的k市,有个稳实的落脚地。

金秀洗完澡便累的趴在了床上,和她同在夜总会上班的好友关岭突然打来电话,昏昏欲睡的金秀一接通,便不耐烦的嚷道:“你还是让不让我活了,我这才刚躺下啊。”

“靠!你还凶我!我被经理留下加班儿,折腾到现在才结束,正烦着呢!”
“好好好,我不凶,直说什么事吧,我这真是快困死了。”金秀拍着哈欠,一副昏昏欲睡的口气。

“你今晚也别指望睡多久了,经理命令我打电话通知你们,明早大老板来视察工作,所有人提前两小时上班,谁迟到扣谁半月工资。”

“靠!什么破老板?!派头儿那么大。”睡不了好觉,金秀也有些火大,“话说来视察‘星辰’,不至于早上五六点就到吧,用得着这样吗?”

“经理说是为让咱们早点进入工作状态,给老板看到一个好的工作面貌,话说你别脱口就骂什么破老板。”说着,关岭声音低下去很多,神叨叨的说道:“我听说‘星辰’的幕后老板很厉害,k市很多家夜总会和地下赌场都是她的,不过人挺低调的,‘星辰’开张到现在两月,我就没见过她。”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38:00 +0800 CST  
“我知道,‘星辰’工资那么高,我还不至于拿自己饭碗开玩笑!好了,我要睡了,再不睡,明早真要在大老板面前打瞌睡了!”

--------

无论平时有多忙,金秀都会保持每天不低于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身体一旦疲劳,精神也会松懈,这样的话,感性思想往往会战胜理性思维,所以金秀很反感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工作。
作为星辰夜总会的一名后勤人员,金秀每日的工作就是搬运从外面送进仓库的餐果和各种高低档洋酒,每天也就在刚开始的两三个小时里忙碌些,其余时候都和自己的同事在仓库里闲聊。
贵重的洋酒,每箱只有三四瓶,所以并不是很重,金秀还算吃得消,从五点到八点多,送进来的水果和酒水都被搬进了仓库,金秀这才和同事坐下来休息,可屁股还没坐热,关岭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大嚷一声,“快忙起来,经理带老板进来了!”

所有人立刻回到自己岗位上,装模作样的忙着,金秀在码的比人还高的箱子后面,将送进来的水果往一推车上放,准备推进清洗间,对于身后已经进来的老板,没有丁点兴趣。

“仓库空间很大,弄出间地下室,用来放货!”



金秀疑惑的皱起眉,想深思探究为何这声音这么熟悉,想不起来,金秀索性推着放满水果的车转身,走出高码的酒箱后面,一边推着车向仓库外走,一边望向正侧头和下属交代工作的,那个所谓的老板!

看清那张脸的第一秒,金秀略带困意的大脑运作的不算太快,所以只是愣了一下,可就在一到两秒的这一瞬间,金秀恍遭电击,惊讶愕然!难以置信!尴尬难堪!甚至是不甘和懊恼!还有各种说不清的情绪通通冲向大脑。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39:00 +0800 CST  
其实完全可以避开四目交接,然后若无其事的推车离开,但也许真是睡眠不足的原因,金秀在视线里的那个人扫视四周,也看见自己的时候,才迟钝且慌张的低下头。
她应该没看见自己的脸!金秀心想着,即便看见了,也未必一眼认出自己是谁!

其实她不怕她!一点儿也不怕!她只是不想被一个自己曾经瞧不起的人幸灾乐祸的嘲笑!嘲笑她如今落魄至此!

骄傲的资本没了,可骄傲还在!

无论她落魄到何种地步,都轮不得任何人来践踏!

金秀微低着头,推着车若无其事朝着仓库出口走,她发誓,出了仓库的门,她会呆在卫生间里直到这个人离开,哪怕要一整天!

只要这个人没认出自己,她还不至于一时头脑发热的跑去辞职!

只是可惜的是.....

那个人突然挡在了推车前面,金秀被迫停下,她依旧微低着头,紧握着餐车把手,硬着头皮不言不语不动。

“这些水果的种类太少。”“试着多添些种类,然后根据客人的喜好进行取舍。”

松了口气,因为这话显然是对经理说的。

也就是说,她没认出自己!

经理连连道是,但旁边的手下却很疑惑,星辰只是为暗黑交易做掩护才开的夜总会,至于生意上这些琐碎细节,自己的老板从不过问,怎么现在连进什么水果都开始管起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还是很平稳的声线,令人听不出任何异样,女人手心掂着一颗荔枝把玩着,像是随口问问。


“回老板,我叫金秀。”金秀压低声线,低着头,不卑不亢,不慌不忙的回答道。

“金秀?”像是在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字,女人缓慢的声调似乎转了好几个弯。最后,金秀听到了女人嘴角流泄出的,非常细微的,阴笑声。

“我还是觉得金智秀这个名字,更好听些!”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39:00 +0800 CST  
第二章 辞职!

时间诡异的停滞了两三秒,不算长,但足够金智秀将心底滔滔涌起的各种情绪压制在心底。金智秀心中暗笑,笑自己,真是没用!她为什么要逃避?

该来的躲不掉,躲不掉的何必逃?

松开紧攥在推车上的手,金智秀缓缓抬起头,很无畏的一耸肩,不冷不热道:“是吗?我也觉得金智秀比金秀好听多了。”

金智妮没有说话,只是在笑,唇角扬起一抹细微的弧度,望着金智秀那挑衅似的目光,非常平静的笑。

金智秀记得,四年前的她很少敢如此直视自己,那是对主人的不敬。金智秀讨厌金智妮投向自己的任何目光,无论夹杂着何种意味,很多时候,她会一巴掌甩下,让这个人重新低下头。

不知是仓库温度太高的原因,金智秀觉得自己后背在冒着冷汗,她坚信自己对金智妮没有任何恐惧感,只是此刻,对上金智妮的视线,她竟觉得身体发虚,她能感觉到此刻微笑着的金智妮所放出的危险信号,以及那张平静的脸下,涌动着多少寒意!

自信的人,能在与人对视时,轻易操纵着自己与对方之间的气场,金智秀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她被金智妮的目光操纵着,不知不觉中,在这种压抑沉重的气场下,暴露出了心虚的一面,因为,她躲开了金智妮的视线,目光下垂,落在了推车上的水果上。
金智妮放下手中的荔枝,她再次扫视了金智秀一眼,从上至下,完完全全,不过这次,是用强势的,侵略性的目光,只是,金智秀没有看见。

出乎金智秀的意料,金智妮没对自己做什么或再说什么,只是很平静的转身,对旁边的经理淡淡道了一句,“这里差不多了。”说完,走向仓库门口,一群人便也跟了上去。

一出门,跟随了金智妮四年的手下周唯沉不气了,她曾是金家别墅的佣人,所以很清楚刚才那个人是谁,于是急切的提醒道:“boss,那个人就是.....”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0:00 +0800 CST  
“我知道。”金智妮面前表情的打断。

“boss,我不明白,你这四年拼命的找她,怎么刚才见着人了,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金智妮勾起唇角,似乎对周唯的话来了兴趣,“你觉得我该有什么反应?”

“boss应该把她抓起来,让她给你磕头道歉!”周唯一脸愤愤不平的表情,“四年前她怎么对boss你的,咱们就怎么报复在她身上!”

金智妮扬着眉,“就这样?”

“啊?”周唯一愣,摸着脑袋不明所以。
你以为我找她四年,就只为对她做这些?”金智妮阴笑一声,声音森冷了不少,“你刚才看见她望着我的眼神了吗?无畏!甚至是傲慢。呵,她还真是令我惊讶。”

“boss,你能说的直白点吗?我...有些不明白。”

“你会明白的!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

到了办公室,金智妮遣退经理等星辰高层人员,只留下随同自己前来的几个心腹。

“给我调查她,就从四年前她消失在我视线里那一天开始,详细到她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她做过的每一件事,无论大小!”

“是!”

下完命令,所有人离开了办公室,金智妮舒倚在皮质的软椅上,闭着眼睛,脑内全是仓库里,金智秀望向自己时的目光。这让她想起了四年前,金智秀指着她吼道,

你不过是我金智秀养的一条狗!

真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金智妮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突然笑了一声。
这绝对是她金智妮四年里,最觉畅快的一刻!

在仓库里看见她的那一刻,她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那一瞬间,她将万马奔腾般的汹涌情绪掩藏在了平静沉冷的面容之下,身体却犹如蒙尘已久的机器,突然接通电源,霎时电光四闪,扬尘轰鸣!

四年!整整四年!她幻想过无数种与她相见时的场景,却没有想到最终会是如此意外,突然,猝不及防的一眼。

她,那个曾住别墅,食珍味,目空一切的大小姐,如今成了自己手底下,为那可怜的一点薪资而卖命干活的人下人!

你不过是我金智秀养的一条狗!

一条狗!

呵呵!如今这条狗回来了!要将你的一切,包括你!噬咬屠尽!

********

仓库里,自从金智妮走了以后,金智秀就一直坐在仓库角落里,面无表情的望着地面,一言不发。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0:00 +0800 CST  
金智秀还不至于会乐观的以为金智妮会对自己大别慈悲,然后既往不咎,就凭她当年没及时拿出那笔钱救她母亲,就足够金智妮记恨她金智秀一辈子!

只是金智秀不明白,为什么金智妮认出自己了,却还表现的那么平静?难到打算对自己放黑枪?不过想她金智妮现在财高势大,应该也不至于对自己耍阴玩鬼。

难以捉摸她金智妮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怎么了金秀?不就是跟老板对了一句话,脸色怎么难看成这样?”关岭一脸奇怪的望着金智秀,伸手摸了摸金智秀的额头,疑惑道:“也没发烧啊!”

“估计是睡眠不足的原因吧!” 金智秀拨开关岭的手,随口应付一句,然后又一脸无奈的问道:“你知道经理现在在哪吗?”

“刚才去厕所时,好像看到经理从办公室里出来。”关岭想了想,“现在应该在正厅。”

金智秀听完,呼了口气,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又要来货了,你现在去哪?”关岭疑惑的问道。

“找经理。”金智秀头也没回的答道,“然后辞职!”


------------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0:00 +0800 CST  
第三章 高估了你!

想起金智妮望向自己时笑意森诡的危险目光,金智秀心中越发不安,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金智秀清醒的知道自己与金智妮就如蚍蜉与大树,她是不怕金智妮 ,但这不代表她能对付得了她!

聪明的人不会选择用蚍蜉之力去撼大树,她金智秀,不蠢!即便她四两拨不了千斤,可起码可以选择无声无息的躲开!

本想现在就结帐走人,但经理的话令金智秀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

“你既然辞职的态度这么坚决,那我也不留你了,但你辞职的太过突然,我这一时也没人手替你,所以希望你能干完今天再离开,正好今天也是这个月最后一天,干完了,我给你结算一整月的工资。”

金智秀答应经理干完今天再走,可回到仓库就后悔了,敌在明她在暗,下班前的这几个小时,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

金智秀正暗恼着要不要再找经理时,关岭突然从金智秀身后冒出,在金智秀后脑勺毫不客气的拍了一掌,愤愤道:“金秀,你说你好好的辞职干什么啊?就这样把我给丢这了。”关岭坐在金智秀旁边,一脸怨妇样。

“因为点私事。”金智秀随口糊弄道,“对了关岭,你有什么朋友在其他地方工作吗?你帮我问问你朋友,他们那边缺不缺人,累点儿没关系。”

“靠!真搞不明白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咱们又不是什么办公室白领,星辰给咱们的工资已经算很高的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进星辰工作,你居然想往外跑!”

“行了行了!你就说有没有吧?!”

“有有有!“关岭无奈道,“也是夜总会,是做服务生,不是很累,但工资比星辰差点儿。”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待会儿吃午饭的时候你帮我联系一下他,尽可能的让我明早就上班。”金智秀一脸欣悦,心情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果然,最易让人生愁生慌的,是坐以待毙!最快让人重拾斗心的,是再挂云帆!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1:00 +0800 CST  
金智秀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金智妮现在还什么都没做呢,她就开始自己吓自己了,要是金智妮真出手, 她还不得吓死!

“怎么样?我帮你这么大忙,你不请我吃顿饭感谢一下?”关岭搂住金智秀,一脸贼笑。

“这个...要不改天你到我家吃吧。”金智秀一脸认真道,“我厨艺不比外面的差。”

“靠!你也太会过日子啊!请客犒劳朋友的钱也要省?!”

“你就说去不去吧,你要是不想去,我连买菜的钱都省了!”金智秀白了关岭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

“当然得去!好朋友亲自下厨,我哪能不去!”关岭笑的更灿烂了。

---------------

“boss,你猜的果然没错,金智秀真的找经理辞职了!”

“经理是怎么说的?”金智妮握着手机,声线低沉,不急不缓的问道。
“就按boss你之前交代的那样,她果然愿意做完今天再离开。”周唯幸灾乐祸的笑声传来,“按这样发展下去,她很快就能掉进咱们的陷阱里了。”

-----------

关岭和金智秀聊着,大多数都是关岭这个话痨在说话,金智秀本还准备去找经理,然后立刻离开,结果被关岭这么一打岔,给忘了。

两人还没聊完,又来活了,一辆货车上装了不少洋酒,金智秀和关岭以及其余同事小心翼翼的将一箱箱的酒搬进仓库,拿着一小本登记做帐的仓管不忘高声提醒:“这批洋酒很贵,你们搬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

搬到一半,经理突然小跑了进来,嘘声嘘气的提醒道:“大家精神点,老板又过来视察了。”

经理的话音更落,金智秀心里咯噔了一下,她咬着牙,继续若无其事的搬酒。这么多人看着,她就不信金智妮会对自己做什么!

来自侧面不远处的灼灼目光,刺的金智秀浑身不舒服,她觉得金智妮是在笑话自己,看着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自己,如今卖命的替你干活,她心底应该十分痛快!

可恶!真不该答应经理做完今天!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6:00 +0800 CST  
星辰的所有高管,将金智妮当做佛祖一样小心翼翼的伺候着,金智秀甚至能感觉到金智妮周围的人很怕她,那是种出于本能的畏惧。

金智秀突然想起关岭曾对她说过的话,金智妮不是一般的人物!也许是因为太过低调,所以在k市,她并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号!但是k市有大半的夜总会等高级消费场所都是属于她的。
金智秀不觉得金智妮的身份,仅仅是众多夜总会的老板那么简单!也许是因为曾接触过社会上的各种人物,金智秀能清晰的感觉到,金智妮的身上,透着种只有涉黑份子才有的阴戾气息!而且非常强烈!

没有腥风血雨的历练和磨打,没有足够的资本和势力,没有人能如此从容的释放寒意,而且还是在面无表情,甚至是嘴角含笑的情况下!

所以金智妮,绝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快搬结束的时候,金智秀发现金智妮还是一脸平静的站在旁边看着,这让她有些疑惑。

“难道真是我神经过敏了?”金智秀皱着眉,暗暗嘀咕一句,伸手搬下车上一箱酒,转身走向仓库,可就在金智秀刚走出几步,脚下突然被莫名的绊了一下!金智秀整个人失去重心,身体摔向前方,连带着手中的箱子也一起摔在了地上。

呯!很清脆的酒瓶碎裂声,红色香醇的液体从摔裂了的木箱废墟中缓缓流出,金智秀一慌,连忙起身拨开木板,发现四瓶红酒,已然碎了三瓶!

先是惊!再是慌,然后是冷静!

她做事一向很小心,步子踩的很稳,刚才,是有人故意绊了她一脚!至于谁,搬酒的那么多,几人并排而过,她根本没看清!

昂贵的酒被摔碎,所有人都一脸吃惊,特别是星辰的那些高管,几乎面面相觑,毕竟这种失误是在自己老板的眼皮底下发生的!

“金秀,我早就提醒你们要小心点搬!!”仓管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装模作样的指着一直低着头,面无表情的金智秀怒声道,“你看看你做的什么事!你..这....这怎么解释!”

解释?金智秀想笑,怎么解释?慌无措辞的说是某个**伸腿绊了自己一脚?还是一脸恐惧的哭诉自己的无辜?最后让所有人看着自己惊吓之下,痛哭流涕的丑态。

呵!金智妮,我金智秀真是高估了你!你的手段跟你一样,低俗!

“我会赔偿。”金智秀抬起头,很平静的打断仓管的话,但视线望向的却是金智妮,金智秀很轻蔑的声音,带着一丝傲慢的笑意,“金总,您是不是也该说两句了?”


------------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7:00 +0800 CST  
第四章 十二万六!

金智秀微仰着头,她望着同样望向自己的金智妮,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实则也是在跟金智妮打心理战,金智妮那双显得过于平静的黑眸,看得金智秀有些后背发寒。

金智秀笑着说出的话,令所有人大为吃惊,特别是经理,因为他没想到这名员工会连自己老板姓什么都知道,他记得他没有跟任何说过星辰的幕后老板姓金!

从红酒碎在地上开始,金智妮的表情就一直没有变过,她在金智秀说完话后,嘴角才扬起一抹细微的诡笑,并抬起头,不急不缓的走到金智秀面前,并没有去望金智秀,而是很优雅的蹲下身,伸出一根手指,轻蘸了点地上红色的酒液,然后放在鼻尖,闭着眼睛轻轻嗅息。
“零五年的波尔多,一瓶市价四万二,你打碎了三瓶,共计十二万六千。”

话完,金智妮已经站起,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在看到金智秀听自己报完价格,脸色瞬间的僵硬时 ,金智妮就知道,她的目的达到了。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8:00 +0800 CST  
十几万对她金智妮来说,不算什么,她完全可以下手更狠些,制造场意外,让金智秀欠她上百万,这样,以金智秀现在的处境,必然就可被自己一次逼入绝境!

但金智妮不会这么做!四年翻天覆地的寻找,她不能让自己的游戏,结束在这短短几天内!

四年前这个人欠下的,她要让她用一辈子来偿还!至于如何偿还?她金智妮早就在这四年里勾划的清清楚楚。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例如,你不想负全责。”金智妮的声音冷硬的像部机器,保持着公正严明,不参杂任何私人情绪的态度,望着此刻脸色难看的金智秀,又想起之前金智秀说话时的傲慢神态,阴冷的笑容在金智妮心中漫开。

“没有。”金智秀抬起头,与金智妮冷沉的目光相接,很利索的答道:“我愿意负全责,十二万六千,我会一分不少的赔给你!”

“那就随我去办公室,立张字据吧。”金智妮说完,转身离开仓库,望着金智妮的背影,金智秀咬咬牙,抬脚跟了上去。

该来的都来吧!只要你不一刀子要了我的命!你金智妮的招!我金智秀全部接下!

其余人被周唯拦在了办公室外,所以偌大的经理办公室,只有金智秀和金智妮两个人,金智妮倚在皮质的黑色软椅上,而金智秀,与金智妮隔着一张办公桌,站着!

“给我张纸,我这就写欠条。”金智秀冷冷的望着金智妮,声音不冷不热,但还算客气,她是受不了这种像是被金智妮蔑视的感觉,但她还能清醒的认识到,现在的金智妮,她惹不起。
金智妮略显慵懒的舒倚在座椅上,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刻意的表现出冰冷和对金智秀的漠然,此时此刻,她毫不避讳的直视金智秀的脸,并阴笑着。

“我该你叫你什么?金秀?还是金智秀?抑或是....小姐?”声音里阴讽的谑意再明显不过。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9:00 +0800 CST  
“随您高兴,您若是喜欢,叫我‘喂’,我也应着。好了,您不是要我写欠条的吗?不纸笔伺候?”

理性告诉金智秀,她不该再说出任何挑衅金智妮的话,可是嘴与意识似乎分为两个单独个体,金智秀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因为强烈的愤怒,和此刻与金智妮身境相换的巨大落差感!还有,那十二万六!

因为,她赔不起!

“我很奇怪,你现在的自信从何而来?”金智妮眯起眼睛,轻声阴调,“一个自信的人总有些自信的资本,我很想知道你是靠什么资本这么自信且无畏的跟我说话?”

“我该打欠条了,今天的工作还没结束,我还赶着回去呢。”金智秀面无表情道。

金智妮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这种恍如自演自赏的感觉,令金智妮很是不舒服。

不过,她不急!

“这笔钱你什么时候能还清?给我个具体时间。”金智妮冷冷说着,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纸笔推到金智秀面前,继续道:“提醒一句,我耐心很差!”

“半年,这是我能承受的最短时间。”金智秀没有撒谎,她这四年,做过不少工作,可是她并非人流上层的精英白领,拥有过万月薪,如今拿的最高的,也不过是刚做了两个月的,月薪五六千的星辰搬运工。

“半年?”金智妮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的半年只是周而复始的忙碌,而我的半年,是在挥霍中享受,每分每秒值千金!”

其实金智妮不是这样的人,她只是在用这个人曾对自己说过的话去驳击她!

金智秀的脸色果然一变,接下来那句“你根本不缺这十几万”也被生生咽了回去!

“你想要我多久还清?”金智秀清冷的视线垂落在桌面上,一拳紧握在身侧,或许从一开始,金智妮就在计划着这一刻!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49:00 +0800 CST  
“一个月,没有商量,到时间还不清的话.....”

“好!”金智秀打断金智妮即将出口的威胁,清清冷冷的说道,“一个月后,我会来星辰找你,带着你要的十二万六。”

“不,十二万就可以,零头的六千,我就用你这月的工资抵消。”

金智秀脸色铁青,她知道金智妮真正想对自己说的是,你金智秀这月白干了!

金智秀咬牙道了声“没问题。”,打完欠条后刚准备离开,金智妮突然阴测测的开口,那是种掌控一切,笃定却又轻蔑的口气。

“如果你有一天走投无路,可以来求我,我这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

金智秀停住脚,却没有回头,“多谢您的美意,但我怕求助您的门槛太高,进去了,就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说完,金智秀抬脚离开了办公室!

--------------

当天晚上,周唯便交给金智妮一份有关金智秀的调查报告。

“这是金智秀现在大致生活情况的调查,其余的调查,还需要点时间。话说boss,我是真没想到,金浩楠那个老家伙居然还活着。不过活着也是个老**,这四年里躺在医院半死不活的,可把他女儿给拖累死了。”

看着手中的调查报告,金智妮微微扬眉,心中的部分困惑也算是解开了。

她本想用十几万的赔偿来试探金智秀身上到底有多少积蓄,但没想到区区十二万六,会让金智秀报出半年的赔偿时间,这本不应该,四年工作,如果开销合理,金智秀身上不可能连拿出十二万都那么困难!

现在清楚了,金智秀的父亲,那个曾叱咤商界的大亨金浩楠,患上重病,四年在床,每月医药的开销,几乎花去金智秀全部工资。


------------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50:00 +0800 CST  
第五章 重要客人!

金智秀一觉睡醒,已经是早上七点,按照关岭昨晚所交代的,从今晚开始,自己就要去一家新的夜总会上班,下午四点,到第二天凌晨两点,每个月,四千多,但只有一天假期。

比起在星辰一天八小时,六天一休,以及近六千的月薪,新的工作对金智秀来说,简直糟透了!

可至少,她还有工作去做!

上午,金智秀又去了趟医院,因为是新月的第一天,金智秀必须缴齐自己父亲这一月将所需要的全部医药费和住院费,缺一分,医院都不会让金浩楠继续住下去。
经常在医院照顾金浩楠的,是曾在金家做过三十几年的善良老管家,今已六十几了,无儿无女,独身一人,因为伺候了金家半辈子,所以本能性的将金浩楠与金智秀当成自己的主子,在金家没落后,依旧不求回报的追随着金智秀,甚至将金智秀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

交完钱,金智秀给了老管家照顾自己父亲所需的钱,又在医院陪金浩楠呆了会儿,直到中午才离开医院。
从始至终,金智秀都没有跟金浩楠提她见到金智妮,以及自己欠金智妮十几万这件事,她和以往一样,很轻松的告诉金浩楠,她那月薪过万的工作一切顺利,以及自己毫无压力的生活,焕彩一片,虽然无法像以前那样随性挥霍,但在生活上,依旧不会刻意委屈自己。

但在回公寓的路上,金智秀就开始想,金智妮的这十二万,她该如何偿还?以及,即便还清了这笔钱,金智妮还会不会再对自己发难?!

回到公寓,金智秀便开始算起手中的存资,结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

考虑到夜班熬人,所以金智秀在上班前,又小睡了一会儿,什么都不想,闭着眼睛就安静的睡去。

在困境中调整心态,是金智秀这四年里积累到的最大一笔财富,如今,她也只剩下这颗坚强的心脏去抗击金智妮即将施展的手段了。

楼主   发布于 2020-04-11 15:59:00 +0800 CST  

楼主:

字数:548326

发表时间:2020-04-11 01: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23 00:25:47 +0800 CST

评论数:349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