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CP‖160326原创‖作茧自缚(正太 微糖V 中篇 )

1L正太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3-26 01:08:00 +0800 CST  
首发完。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3-26 01:12:00 +0800 CST  
5.
金泰亨远远的就看到自家那层楼了,和往日他回家时候的一样。

灯火紧闭,一片黑暗。

他看看手机里的时间,突兀的笑了一下。

真是,他怎么就以为田柾国会听郑号锡的话,放弃糜烂的夜生活早点回家呢。

开门后的场景让他有些许吃惊, 借助窗户外微弱的灯光,他看见田柾国正闭着眼伏在桌子上,好像是睡着了。
紧了紧手里拎着的零食袋子,金泰亨伸手打开了灯。

突然的光亮让趴着的人皱了皱眉,金泰亨也不在意,低头换起了拖鞋。

因为他知道,田柾国只要睡着了,就不会轻易被吵醒。

只是等他抬头的时候,田柾国已经醒了,只是稍显困顿,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样子像只无害的兔子。

“哥。”

“抱歉,吵醒你了。”

“没事”

金泰亨不再回话,踱步至冰箱前将零食袋里的东西一一的摆放进去。

田柾国一时有些无措,他觉得这样的气氛真是尴尬极了,可他又不甘心失去这独处的机会。

“要我帮忙吗?”

金泰亨摆放东西的手停了一秒,随即又继续动作起来“不用,你去睡吧,明天还要参加比赛。”

“郑...号锡哥说是下午。”

“嗯,所以你是打算下午过去,还是上午和我一起过去?”金泰亨关上冰箱的门,转身对上田柾国的眼睛问。

指尖不自觉的蜷缩在一起,田柾国有些犹豫“想和哥一起去。”

“嗯,那....”

“哥,我饿了。”金泰亨话还没说完,就被田柾国打断了“哥能做面给我吃吗?”

“没吃饭就回来了?”金泰亨皱着眉问。

“........”田柾国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金泰亨看。表情看上去有点委屈。

金泰亨在心里叹了口气“只有拉面。”

“嗯”田柾国弯着眼回答。

目光追至金泰亨进了厨房,田柾国才垮下了笑容。

其实他不饿,他只是想借此和金泰亨多待会。

而不是两个人一回家,就各回各的房间,做最熟悉的陌生人。

金泰亨端着拉面出来的时候,田柾国已经在餐桌旁等着了“辛苦哥了。”

“没事。”

“哥不吃吗?”

“我不饿。”金泰亨边回话,边准备抬脚走回自己的房间。

砰。

筷子和桌面的碰撞。

“哥,你连假装都不行吗?就这么讨厌我吗?”田柾国靠着椅背仰着脑袋,没有看金泰亨,而是直直的看着顶上的白灯,眼里有什么东西闪着光。

“需要假装什么?”金泰亨想了想,拉开椅子,在田柾国的对面坐了下来“你是我弟弟,我不会讨厌你。”

“可你明明知道的。”田柾国伸手覆上自己的双眼,遮住亮晃晃的光线,也遮住眼里的脆弱“我想要做的不是弟弟啊。”

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回答。

田柾国坐正了身体,对上金泰亨的眼睛。

那双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毫无波澜,不带一丝情绪。

甚至连金泰亨的声音都是那样的,冰冷刺骨。

“可你也知道的,你只能是弟弟。”

是啊,我明明知道的,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贱的去听你说这句话呢?

为什么?

特么还不是因为喜欢你啊,金泰亨。

“啊,啊,又是这样的回答,真无趣。“田柾国变得有些急躁可又蓦地扯着嘴角笑了“哥去睡吧,我吃完会收拾好的。”

“嗯。”金泰亨当真就那样毫不犹豫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留田柾国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像个自舔伤口的野兽,孤独哽咽。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3-26 11:08:00 +0800 CST  
和我聊个八毛钱的天好吗。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4-04 00:46:00 +0800 CST  
我回来更文啦,弹爹要回归啦想想就好激动。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01 19:26:00 +0800 CST  
我回来更文啦!!!快来快来和我扯扯!!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10 12:41:00 +0800 CST  
郑号锡的嘴巴可以塞下一个蛋了。

金泰亨好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再不合上,我可往里面塞蛋了。”末了又补了一句“嗯…鹅蛋。”

一旁的田柾国抿唇偷笑着。

“不是,你咋……变了?”郑号锡合上嘴巴,对着田柾国睁大眼睛问。

张扬的紫发变成了柔和顺毛的黑发,原本排列在耳骨处的的耳钉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小小的黑点。这转变,怎么说呢,像是不良少年从良了。

“我这样不好吗?”田柾国先金泰亨倒了杯水,又给自己倒了,然后将壶盏送到了郑号锡面前“哥自己来。”

“嘿……你……不是,我不是说你这样不好,只是你为什么呀?”郑号锡本想呵斥田柾国一顿的,他太不把他当哥了,可又实在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田柾国改了不良少年的形象。

田柾国张了张嘴,眼里有些狡黠“不告诉你。”

郑号锡气结,他拿过金泰亨手里水杯,又拿过他另一只手里的手机“出来吃饭看什么手机呢,不一起培养培养感情。”

金泰亨不予置否“听你说话我头疼。”

“啧,你们这是联合起来欺负我啊?不过你弟怎么一天没见就…嗯…变成了乖乖好学生的模样?你回去训他了?”郑号锡还是很好奇。

金泰亨倾身向前从郑号锡手里抢过自己的手机,滑动着手机界面“不允许?他这样不是很好?”

“很好是很好,只是……我觉得太突然了,说是你威逼利诱了,还是威逼利诱了。”郑号锡眼里有些询问的意味。

“噗…”没忍住的是田柾国,他露着兔牙嘻嘻的笑着“号锡哥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啊,还威逼……其实是利诱啦…”

不得不说,黑发的田柾国就跟个软团子似的,好多可爱就多可爱。

“那你哥诱惑你什么了?”郑号锡好奇的问着。

“嗯…”田柾国无限拖长着尾音,就在郑号锡以为自己等不到回答了,才听到笑意盎然的声音“反正是我很喜欢的。”

“呀…你说了不等于没说吗!勾起我的好奇心又不负责…”

“本来就是你太八卦啊……”

“我这是关心你……”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原本就不怎么安静的饭厅里变的更有些杂吵,本应该出声制止的金泰亨一反常态的任由两个人逗嘴,只是噙着笑意的嘴角在眼睛看到手指停在的手机页面的时候,慢慢消失不见,随即又像没事人一样按了锁屏,彻底脱离了手机的世界。

“你俩怎么一碰面就闹。”

“号锡哥没有做哥的样子。”田柾国弯着兔眼告着状。

“嘿…你也知道我是哥啊,平时怎么就没见你尊重我呢?”郑号锡撇了撇嘴。

郑号锡吃瘪的模样着实让金泰亨有些想笑,事实上他也笑了,只不过是小幅度的,可田柾国还是发现了他哥下垂的眼角以及轻轻颤抖的睫毛,就像羽毛轻轻的滑过一样,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他余光看到郑号锡的注意力并不在他们身上,而是低头点着菜单,便在桌下偷偷伸手握住了金泰亨的,感觉到对方微怔却没有挣脱,他更是开心的握的更紧了,然后十指交叉。

这膨胀的幸福感,快要让他炸裂了。

“你们吃什么?”郑号锡抬头问。

“随便。”金泰亨对吃食的回答好像永远都是随便。

“啊…我想吃辣一点…”田柾国突然说道。

“那就点辣的吧…你看看喜欢吃什么。”郑号锡张着嘴没说话,倒是金泰亨利索的将菜单放在了田柾国的面前。

很奇怪,以前一起吃饭的时候,从来都是他们点什么田柾国吃什么的,他从不会提意见,那现在…田柾国竟然提议要吃辣的…他是不是不知道…

郑号锡看了眼金泰亨,发现对方只是无所谓的撑着脑袋发呆,便也不再说什么。

当沸腾着红色辣椒的大碗锅被端上桌面的时候,郑号锡除了闻到香味外就是震惊了“这看上去很辣。”

“嗯嗯。”田柾国倒是异常的兴奋。

郑号锡皱了皱眉,他想田柾国这个表现是肯定不知道了,而还未等他唤来服务生要重新再点一盘不辣的东西的时候,他看见田柾国从那大碗锅里夹出了一块肉送在了金泰亨的面前吹了吹,一脸喜悦的讨好“哥尝尝,我以前来这里吃过,味道很不错的。”

喂喂,你是他弟吧,你就不怕他掀桌子?

郑号锡诽腹。

可金泰亨却出乎他的意料,向前叼住了那块肉,并且还咀嚼了两三下才咽了下去,整个过程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郑号锡又不得怀疑了,是不是自己搞错了。

田柾国开心的收回筷子,兔子眼一亮一亮的,就像是得了什么荣誉奖一样,郑号锡觉得他不理解这个世界了。不就是金泰亨吃了你筷子上的肉,开心什么,何况还是辣的。

辣的…郑号锡眯了眼睛,也许文章就在这辣的字眼上。

他好像理解了田柾国兴奋的原因了。

不过还没等到他说什么,他们这桌就迎来了别的客人。

“没想到真是你们啊,真巧。”金南俊的笑容意味不明。“刚刚进屋看到柾国的背影我还以为看错了呢。”话是对他们说的,只是金南俊的目光却落在了金泰亨的身上“又再见了啊,不过,这次我可能会给你一个惊喜了。”

田柾国还没琢磨明白惊喜的意思,就听到了熟悉声音。

像喝醉酒了那样,懒洋洋的却不减分毫威慑的声音,是上次有过一面之缘的人。

可他好像并没有看到田柾国,他只是直直的看向金泰亨,嘴角有些笑意。

“你明明不吃辣的。”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14 19:24:00 +0800 CST  
我来啦……wuli糖爷终于出现了。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14 19:25:00 +0800 CST  
有宝宝有这张高清图吗,实力求泰泰太仙了,这张。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15 23:53:00 +0800 CST  
快被正太甜疯了!!!!!!!!!!飞奔!和拥抱。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18 16:19:00 +0800 CST  
在微博发了个小短篇,感兴趣的亲故可以看下啦http://m.weibo.cn/5787270707/3980055959226897?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mid=3980055959226897&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3980055959226897&lfid=2304135787270707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28 14:53:00 +0800 CST  
田柾国咬了唇,他是个没志气的人。“哝。”

“打火机?”

“哝。”田柾国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了样式简单的银制打火机。

这次金泰亨没有伸手去接,田柾国困惑的对上金泰亨的眼。

那里一片澄澈清明。“一天几只?”

田柾国犹豫了一下“偶尔一包。”

金泰亨了然的点了点头“有点多。”然后又笑着问“能做到一天三只?吸烟对身体不好。”

“如果是哥的命令的话,不可能也必须得可能啊。”田柾国又弯了兔子眼。

他大概就是没原则吧,会因为金泰亨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忘记那些恼人的情绪。

金泰亨又看了看时间,还差五分钟十二点整,点燃那十九根蜡烛足够了。

“许愿吧。”金泰亨点燃了最后一根蜡烛。

他的话音刚落,田柾国就已经闭了眼,虔诚的双手合十,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薄薄的嘴唇微张着,露出了小半截兔牙。

他的弟弟其实很可爱。

金泰亨笑着想。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29 18:37:00 +0800 CST  
我来啦,有没有想我呀,嘿嘿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5-29 18:37:00 +0800 CST  
六一快乐。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6-01 14:30:00 +0800 CST  
!!等我!!明天更!!电脑不在身边。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6-25 20:01:00 +0800 CST  
19.

金南俊去找闵允琪的时候,对方正坐在椅子低着头在纸上不知在画些什么。

“你怎么就弃权了?”金南俊在沙发上坐下来,望着面前被涂的花花绿绿的墙壁问道。

“本身也不是冲这个去的。”闵允琪眼都不抬的回道。

金南俊哑然又忽然像想到了什么笑着开了口“那结果呢?你见到金泰亨的结果呢。”

“.......”闵允琪不理。

“你的表情好像在告诉我结果并不好。”金南俊说着便站起身朝面前的墙壁走了过去,细细的一一触摸过那些墙壁上歪歪曲曲的画,最终停在了涂着白色花朵的地方,他弯下腰凑向前仔细盯着那朵花看了之后笑道“我还真看不出这是百合,果然和你画的比起来差远了。”

闵允琪放下手里的笔,朝金南俊看了一眼“你想说什么?”

“没。”金南俊笑着直起身,捏了捏鼻尖,远远的瞥了眼闵允琪指尖下的纸,悠然的绽放了更大的笑容“你还真画不腻啊,可惜....”他意味不明的截断了后话。

闵允琪眯起眼“你很闲?”

“只是对哥的事情比较好奇罢了,哥这样冷淡我会难过的啊。”

“......”

“好吧。”金南俊收起了笑容“我说真的,哥,你打算怎么办?金泰亨看上去并不像念旧的人,他看上去比起恨好像对你更冷漠,这才是最可怕的吧。”

闵允琪刚执起笔的手一顿,复而又继续临摹着那白色的花边。

是谁说的,爱的反面不是恨,是漠然。
连金南俊都懂的道理,我却还是执意的问你要了答案。

“你恨吗?”

恨吗?那些过去,过去的我们,现在的我。

闵允琪还记得当时金泰亨转过来看向自己的时候的眼里的平静如水,让他恍惚的以为自己只是在问他有没有吃饭。

“问这种问题根本没有意思不是吗?”

“.......”他看到金泰亨轻轻的勾起了嘴角“可回答你我也不会少了什么,只是你能承受的住吗?我给你的回答。”

“泰亨。”闵允琪张了张嘴,最终也只唤的出金泰亨的名字。

金泰亨也不在意,他松了松衬衫上扣的有些紧的衣扣,笑着偏过了头,像是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那样“闵允琪,我不恨你。”

“你是我的英雄,一直是。”

“可在你说不要我的那一刻,我们之间便什么都不是了。”

握在手中的笔最终还是因为没有了握紧的力气而抛滚在一边,在白纸上留下杂乱不堪的点点黑墨。

金南俊在愣神的时候,便看到闵玧其挥开了桌上他刚刚在画的所有纸,那些绽放的,未绽放的百合在空中纷纷落下,金南俊还未来的及感慨那些活灵活现的画的时候,目光便透过那些掉落的纸张之间的间隙望见了闵允琪的脸,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最终还是没有说一句话,静静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田柾国是被杯子摔碎的声发音吵醒的,他坐起身皱着眉抓了抓自己糟乱的头发,门外玻璃被扫进簸箕的声音让他从困顿便的清醒,他也顾不得穿上鞋子,下床便开了门跑了出去。

呼~,还好,金泰亨穿了拖鞋。

提着的心落下去的时候,田柾国有些眩晕,他的感冒还没好。“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田柾国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他皱起眉,语气不善的对着朝他微笑的人问你怎么在这。

苏琳琳被这没有意料到的敌意吓到“我...是因为..”

“人家听说你感冒特意来看你的,你怎么这种语气?”金泰亨收拾完地面,听到田柾国的话的时候皱了皱眉。

田柾国语噎,他不喜欢金泰亨为苏琳琳说话,可又不能反驳他泰亨哥的话,他急着清了清嗓子“那你现在看到了,可以会回家了吧。”

苏琳琳顿时面红耳赤,她不懂上次见面还对她隐约示好的人,她还以为自己的到来会受欢迎的,怎么这会就被下了逐客令呢。

“呀...”金泰亨实在看不下去,轻轻的拍了田柾国的脑袋“回房间穿鞋去,是你号锡哥带她一起来的,你怎么让人家独自走?”

“那号锡哥呢?”田柾国揉了揉脑袋,又轻轻弯了眉眼。他不得不承认,金泰亨那微带宠溺的语气让他很是受用。

“唔..说是去买水果了,怎么这会还没回来。”金泰亨看了眼还赤脚停在原地的田柾国催促道“快去穿鞋,想感冒更严重吗?”

田柾国嘿嘿一笑,正准备回房间穿鞋子,又想到他这样回房间了,那客厅里不是就只有他泰亨哥和苏琳琳两个人了嘛...他不开心,于是他果断的坐了一个决定,他蹬蹬跑到沙发上坐着蜷起腿,然后抱着抱枕看着一脸莫名的两个人。

“不是让你去穿鞋?”金泰亨皱了皱眉,不明白田柾国这是何意。

田柾国看了眼金泰亨,又看了眼红着脸的苏琳琳“我等会就去穿。”

“.....”

苏琳琳觉得自己此刻简直就是一个大写尴尬,她张了张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好在金泰亨看出了她窘迫,让她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又转身去厨房给她重新倒了杯水伸在了她面前“你别在意,柾国嗯..可能这是起床气?”

金泰亨歪着头想了会,才想出了借口,毕竟他也不懂为什么田柾国突然就对苏琳琳有了敌意。

“什么起床气啊...”坐在一旁的田柾国被金泰亨这无意识的小动作萌到,又眼尖的瞥到苏琳琳要伸手去接金泰亨手里的水杯,他一边不满着一边先于苏琳琳接过了水杯,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哥举着累吧,那就放到桌上啊。”

“......”金泰亨实在不懂田柾国的意思,苏琳琳的脸也是一阵白一阵红。好在郑号锡及时敲了门,苏琳琳便快了主人公一步说自己去开门。

“你在做什么?”金泰亨趁着这个空档弯身小声的问。

田柾国无辜的眨眨眼“我这是怕哥累啊。”

“........人家是女孩子...”金泰亨瞥了眼帮着郑号锡吃力的拎着水果袋子进来的苏琳琳,叹气道。

‘女孩子怎么啦,女孩子也不能对你有非分之想,你只能是我的。’田柾国暗自诽腹。

金泰亨直起身,又看了眼像是耍着小孩子嘟着嘴的田柾国,抿了抿唇,然后伸手柔和的抚过他的头顶。

“别耍小孩子气了,乖。”

田柾国一边感受着头上温暖的沉重感,一边垂下眼红着耳尖“什么嘛..哥这语气就像是在哄小孩..”

“你不就是?”金泰亨笑着回道“好了,快去穿鞋。”

田柾国站起身,望了眼往厨房送着水果袋和零食袋的郑号锡和苏琳琳,飞快的拉过没有准备的金泰亨,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后,又飞快的放开了他,然后蹬蹬赤裸脚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知道吗,爱你这件事,我可以很成熟也可以很幼稚。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6-26 09:56:00 +0800 CST  
我来啦!!!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6-26 09:56:00 +0800 CST  
20.

“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郑号锡放下手里的零食袋又趁着苏琳琳先一步转身出厨房的时候,拉过金泰亨贴近耳边轻声问。

“嗯?”金泰亨不着痕迹的拉开些距离,郑号锡微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有些不适应。

“苏琳琳脸色怎么那么差?一开始来的时候我看她还容光焕发呢。”郑号锡对着金泰亨朝苏琳琳那个方向努了努嘴。

金泰亨顺着郑号锡的目光望过去,只看到苏琳琳泛白的侧脸,他想起早上见到苏琳琳的情景,明明羞涩的涨的脸通红,却还是装出落落大方的样子问他柾国怎么样了。“也许昨晚没睡好?”

“你知道这不是个好笑话。”郑号锡瞥了金泰亨一眼。

“这本身就不是笑话,只是猜测。””

“.........柾国呢?刚刚还看到他在客厅的,怎么见到当日心仪的对象害羞了?躲房间去做大家闺秀了?”

“我让他去穿鞋了。”

“哦...那我们中午是在家吃还是去外面?”郑号锡又忽然转了话题。

“......外面吧。”金泰亨想了一会回。

田柾国整理完自己出来的时候,苏琳琳和金泰亨正坐在一张沙发上,即使中间留下距离可以再挤得下另外一个人,田柾国还是立马拉了脸,他拉过正兴致勃勃的讲着话的郑号锡,又拉过静静听着的金泰亨,硬是用蛮力将两人换了位置,活像个幼稚的孩子。而目睹这一切的苏琳琳再一次涨红了脸,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尴尬了。

“嘿...你这是什么情况?”郑号锡率先表达了不满,金泰亨顺从的任由田柾国将他拉至他的身旁,在他的身侧坐下。

“我感冒啊,和号锡哥坐的话可能会传染给你吧。”田柾国眨着眼睛解释。

“那你就不怕传染你哥?”

“我哥和我在一个屋檐下那么久了都没传染给他,所以是免疫了吧。”田柾国笑着回道,又侧头看了看金泰亨,发现对方也正在看自己的时候,他眼角笑意更明显“而且,我哥都没异议啊。”

郑号锡哑然。

苏琳琳捏了捏掌心,又望了望似乎全然忘记她的存在在相互交谈着的人,忽然觉得有些委屈“抱歉...既然柾国没什么大碍..那我就先走了。”

不知是不是苏琳琳的错觉,她明显看到在她说柾国这两个字的时候,田柾国明显是皱了眉的。可等她想看仔细的时候,田柾国已经对她微笑了,她不懂他的情绪。

“那我送你...”田柾国的声音明快。

苏琳琳恍悟,田柾国这是在为她要走了高兴,一想到这个,她就止不住泛酸的眼睛,这是什么待遇?“不用了。”

“是吗!那你走好。”苏琳琳以为田柾国最起码还会客套客套的,哪想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话。

“你....”苏琳琳着实发不出火,她对着郑号锡和金泰亨点了点头,就背着包跑着开门走了出去。

“诶...”郑号锡显然是才反应过来,他向着苏琳琳的背影极为有绅士涵养的伸出了尔康手,又很铁不成钢朝着田柾国说道“诶...你这是干嘛?人好心好意来看你。”

“我又不需要。”田柾国头都不抬。

“.....”郑号锡觉得此刻的田柾国完全暴露了不良少年的脾性,他又对着金泰亨说道“你不管管?”

“呀...我哥又....”田柾国说了一半的话被金泰亨打断了。

“你不追上去看看?你带来的人哭着回去可不好。”金泰亨一脸平淡。

“....呀...真是服了你兄弟俩了。”郑号锡狠狠的叹了口气。

目送郑号锡的身影离开,田柾国就立马握住了金泰亨的手“哥刚刚为什么要和她坐那么近?”

“....那是近的话,我们之前的距离算什么?”金泰亨看着距离他只剩一个鼻尖的田柾国问道。


“诶1!那不一样!我和哥的关系足以支撑我们这么近的关系,那个女的就算离哥十公尺也算超出安全范围了!”田柾国跳着反驳,手却紧紧牵着金泰亨的。

金泰亨看着被牵起的手,又看了看田柾国鼓着腮帮子的模样,笑着问“感冒都好了?你现在特别精神。”

田柾国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可怜兮兮的凑近金泰亨“我觉得我的头又有点晕了,好像要昏倒了。”还带着浓重的鼻音。

“那是不是要谁的亲亲才能起来?”金泰亨想起了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便想着拿来调侃一下田柾国。

“!!哥你竟然知道我要说的意思!”田柾国激动的蹲下身,仰着头看着正低头望向自己的金泰亨,眼睛亮闪闪的“所以哥要不要亲亲?”

“....”金泰亨居高临下的望着蹲在地上的田柾国,忍不住笑出了声“蹲着不累吗?”

“有点。”田柾国老实的回答。

“那不坐沙发?”

“很想尝试一下。”

“什么?”金泰亨不解的望着弯着兔子眼的田柾国。

“总觉得这样仰着头看哥,连鼻尖那颗痣都觉得很可爱,然后我也很想尝试一下这样的接吻姿态...”田柾国的声音压的低低的,透着某种不知名魅力,他抬身向前,对着金泰亨刚刚要张开说话的唇瓣吻了上去,轻咬着他的舌,又卷入自己的领地缠绵。

我是如此迫切的,需要用一个吻来证明我们之间的关系。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7-03 10:29:00 +0800 CST  
30.

田柾国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床位已经空了。他环顾了一圈房间,确定到处都没有金泰亨踪影的时候又重重的躺了下来,盯着白色的墙壁看了良久,才泄气似的埋进了被窝里,只露出乱糟糟的发顶和捏紧被子的指尖。

是去吃早饭了吧,又不一定会遇到,紧张什么啊?

黏太紧的话,会被讨厌的吧。

又没人规定恋人一定要一起醒来,形影不离。

可是,为什么还是会难过呢。

田柾国在闷热的被窝里眨了眨眼睛,轻声低喃着不知去了哪里的他的心上人的名字,一边安慰着自己没准下一秒金泰亨就出现他眼前也不一定。

十秒,太快了,他又不是超人怎么赶的回来。

十分钟,从餐厅回来的话....也许他还去饭后散步了,所以,半小时吧....半小时后金泰亨应该会踏着轻快的步伐回来,然后亲昵的拉着他的手告诉他其实旅店的早饭一点都不好吃,但是景色是真的不错。

“噗...什么啊..”田柾国懊恼自己白痴似的幻想,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

可是如果真的能和他想的一样就好了。

金泰亨是被一大早就敲着房门回来的郑号锡吵醒的,他睁开眼的一瞬间就是下意识的看向身侧的田柾国,发现对方并没有被吵醒的迹象的时候才转身朝站在衣柜前找着衣服的郑号锡扔去了枕头“大清早敲门不会小点声啊!”

郑号锡利索的换上刚找的衣服,转头看了看金泰亨目光又扫过还环着金泰亨腰的田柾国的手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怎么,我打扰你们了?”

“你吵到我睡觉了。”金泰亨揉着眉心,情绪不怎么好。

“你不是很早就回来睡了?还那么困?”郑号锡嘟喃着,理着发丝的手有一丝停顿“再说了,我昨晚可是把房间让给你们二人世界了,你就没什么感谢我的啊。”

“自己出去疯了,还说让?”金泰亨捏了捏环在腰间的手然后极轻的挪了开来,看了眼睡的不省人事的田柾国笑着下了床。

一听金泰亨不屑的语气郑号锡就炸毛了“什么叫我出去疯了,我可是在隔壁网吧睡了一夜的椅子啊。”

“那也是你自己要去上网不是。”金泰亨挤着牙膏从浴室见探出头“还有你小声点,柾国还没醒。”

“呦呵。”郑号锡挑眉“昨晚纵欲过度啊,怪不得昨晚柾国让我别回来睡,原来别有所图啊。”

“.........”金泰亨无语的翻了白眼,不过他也至少听出了郑号锡话里的意思“你知道我和柾国在一起了?”

郑号锡一愣“嗯。”

“哦。”金泰亨退回了浴室间,对着镜子刷起了牙。

“就这样?你不该和我说说来龙去脉?”郑号锡追到了浴室间推着金泰亨的肩膀问。

“反正你都知道结果了,要什么过程。”金泰亨吐出一口沫子,微微弯了眼角“不过你没嫌弃我,我很开心。”

郑号锡耸了耸肩“反正又不是第一次知道你喜欢男的。”

金泰亨没回答,静静的透过镜子看着郑号锡,脸上没什么情绪。

“喂,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郑号锡皱了皱眉。

“没什么。”金泰亨拘了把水又松开了手“你不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靠!都是男生干嘛这么..”郑号锡抗议的话被隔绝在了浴室外。

金泰亨转身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愣了一会,外面响起郑号锡低声的抱怨的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要换衣服,触摸到衣角的指尖停在了半空中,他刚刚好像听到郑号锡说是田柾国让他别回来睡的,可是...他记得昨晚田柾国不是这么说的。

被突然靠近的热源吓醒的时候,金泰亨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自己腰,那只骨节纤细的手正紧紧的扣着他的腰。

“为什么你在这里?号锡呢?”他推了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并且睡在他旁边的田柾国。

被他推醒的田柾国似乎有些懵,哼着鼻音喊了声哥,然后大手一伸便将金泰亨压向了他的怀里“我好困啊。”

“......”被搂住的金泰亨感受着来自田柾国胸腔鼓动共鸣微微抬了头“才睡没多久?”

“嗯。”田柾国低低的应着。

“号锡呢?”

“号锡哥说他想出去浪...晚上就不回来睡了。”田柾国低头望向他,眼神朦胧。

“嗯...”

金泰亨刚发了一个音节,田柾国便凑向他,轻啄了一下他的唇,笑嘻嘻的开了口“好梦,泰亨。”

真是...为什么会觉得撒着小谎的弟弟意外的有些可爱啊!

金泰亨还没思索出头绪,刚出浴室间便被郑号锡拽出了房门然后面对面的坐在一楼餐厅的角落里大眼瞪小眼。

“.....点了早餐为什么不吃?”

“.......”郑号锡低头喝了口牛奶。

“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我知道你的好奇心没那么好打发。”金泰亨咬着三明治不在意的开了口。

“你...之前对柾国态度不好是因为他喜欢你?”

“不算,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

“那你知道他之前学不良学生什么的是因为你吗?”

“知道。”

“那你现在是喜欢他了答应和他在一起的吗?”

金泰亨握着杯子的手放了下来“你会和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吗?”

“不会。”郑号锡很快给出了回答“可是这和我的问题不一样。”

“.........”

“我昨晚和柾国聊了聊,他真的挺喜欢你的。”

“我知道。”

“那你知道他知道你和闵玧其的事吗?他昨天听到闵玧其名字的时候,那眼神里的敌意可不是开玩笑的。”

金泰亨垂着眼没什么反应“你想说什么?”

“泰亨,也许你该换一种方式对待你和田柾国的关系,他觉得你现在什么都太顺从他了,就像个溺爱孩子的大人,他很不安。”

远处有人唤了服务生点餐,桌子上热气腾腾的牛奶也不再冒烟。

良久的沉默后,金泰亨终于开了口,看上去有些无奈“他还小。”

郑号锡抽气“小?你也只是比他大两岁,那不是你一味把自己放在这段关系里上位者的理由,你也得向他表达自己的想法,甚至像以前那样,会撒娇,会拒绝,会说自己的看法,会任性,而不是...”

“可你也很清楚我那样做了之后的结果不是吗?那样会累...”

郑号锡被堵的说不出话。

“算了,吃饭吧,估计柾国一会就醒了。”

“那....最后一个问题。”

“什么?”

“你如果在这里遇见了闵玧其,你要怎么做,他在这家旅店里,你知道相遇的机会总是很大的。”

“....那就避免遇见好了。”金泰亨擦了擦嘴角的碎屑“我先回去了。”

郑号锡瞪大眼睛还未来得及抱怨为什么不等他,金泰亨又回过头朝他眨了眨眼“你的话很对,也许我该和柾国谈谈了。”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09-10 18:50:00 +0800 CST  

32

“诶,金泰亨你是和你弟吵架了啊?这阴沉的气氛怪吓人的。”对面的人一边往嘴里塞着意面一边调侃着“之前不是还 ‘哇,心空来着’?”

田柾国听着不自觉的僵直了身子,低着头想着应该做些什么表明自己和金泰亨之前一切正常呢,他挺讨厌这种感觉的,一方面想自己难过的情绪能被发现告诉大家其实他很不开心,一方面又不想自己的情绪毁了大家的心情。

哎..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想金泰亨能再此刻和他说说话,安抚安抚他,可从在房间里两个人闹完不愉快之后金泰亨就再没和他说过话了,垂着眼睑看不清情绪。

其实也挺怕那时候金泰亨开口的,怕他又回到以前那副什么都不在意的冰冷模样,低笑着问他“所以呢?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

想到这里田柾国又有些庆幸了,金泰亨此刻还在他身侧坐着,拿着筷子却什么都没夹似乎是在纠结吃什么好。

也许他是在给我一个给他夹菜和好的机会?

郑号锡内心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他真想给他身侧的同学一记爆栗,你以为他们气氛阴沉别人看不出来啊,如果他俩是直男式的吵架我特么早上去凑一起了好吗?还有你!金泰亨早上还和我说好好谈谈的,现在好了你特么都谈了些什么?田柾国小心翼翼的偷瞄着你难道你就感觉不到?还有田柾国拿出你昨晚和我聊天的时候一脸视死如归的气势好吗!!!!!!!!!

郑号锡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他深吸了口气正准备说些什么来缓解缓解气氛的时候,金泰亨就笑着开了口“我这么可爱的弟弟估计也就只有你能想着我会和他吵架了。”


“...........说什么呢你?”对面坐的同学忽然懵住了,他实在没反应过来金泰亨这话的意思。

一旁的田柾国原本很惊讶金泰亨的突然开口,可又在明白金泰亨话里的意思的时候瘪了嘴。

明明就是争执了啊,自己还深情表白了呢,现在是想连这个都想当做没发生过吗?

田柾国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努力迎合着笑着说是啊,我们才没吵架呢。还是应该愤然的拍着桌子指责金泰亨为什么要说谎,明明就吵架了,明明从刚刚开始一句话都没说了。

还没等他纠结出个结论,垂在身侧撑在椅子上的右手小指就被温柔的牵住了,然后他听到金泰亨低沉的声音循环的在他耳边响起。

“我不想吵架,我也不舍得和柾国吵架。”

难以抑制住突然涌上的酸涩感,他甚至不敢抬头,怕这幅失态的模样被他人笑话。

指尖被缠绕的更紧了。

左手不自己觉得握成拳,田柾国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心里疯狂的叫嚣着别顺了金泰亨的意,凭什么都一切都被掌握在金泰亨手中,他突然很想就任性一下,甩开被抓住的手,然后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笑着拆穿金泰亨,想看看他突然被背叛到手足无措的样子。

“哥说谎了呢。”田柾国抬起头笑着,相比于金泰亨的微怔,郑号锡的反应更大,他瞬间就拉下了脸“柾国,你说什么呢?”

“明明是...”田柾国侧头对上金泰亨的视线,看他目光里若有似无的笑意,歪着头无奈的开了口“我不舍的和哥吵架才对吧,我最喜欢哥了啊。”

一点险都不想冒。

即使再想任性,也不舍得做出一点违背金泰亨意愿的事。

因为喜欢的快要疯了。

“呼..田柾国你说话能不喘大气吗?”郑号锡长呼了一口气狠狠的往嘴里灌着可乐,一旁的同学完全是云里雾里的状况,不懂明明是像玩笑一样的话怎么就在这两个人身上看起来如此沉重呢。

“你紧张成那样干嘛?”田柾国拿过远处的可乐罐,犹豫了会送到了身旁人的面前,金泰亨已经松开了他的手,指尖却还是残留着那股温柔的触感,暖的他鼻头有些泛酸“哥..可乐...”

金泰亨并没有急着接过那灌可乐,而是盯着田柾国看了好一会才弯着眼笑了,然后上前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了一下田柾国“谢谢了,柾国。”又磨蹭下耳垂。

田柾国因为这个突然的动作愣在了那里,即使金泰亨已经放开他拿着可乐罐喝了起来,他还是睁大眼睛回不了神。

像是春暖花开,微风给他带来天籁。


“我也喜欢你。”

楼主 歇斯底里的暖阳  发布于 2016-12-03 22:33:00 +0800 CST  

楼主:歇斯底里的暖阳

字数:15954

发表时间:2016-03-26 09: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2 18:27:20 +0800 CST

评论数:4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