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CP‖170311改编‖我不难过(糖果 副泰正 甜虐)

这是楼楼第一次开坑,虽然不是自己写的,但也希望大家多支持~😊😊😊😊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19:00 +0800 CST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21:00 +0800 CST  
【文案】
他坐在那个小小的屋子里,空洞的双眼望着窗外的蓝天,尽是茫然。
待听到门口的脚步,他才缓缓的开口:“眼角膜,肾。你为了我哥哥,已经拿走了我身上的这么多。现在还要什么呢?”
那人冷酷的语调却有丝丝颤抖:“他……心功能开始衰竭了……”
他笑了:“我那颗心早就给了你,你不知道吗?”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22:00 +0800 CST  
1.
田柾国缓缓起了身,阳光透过玻璃照耀着病房里的一切物品,一切看起来都生机勃勃,除了他,田柾国。
他是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像街边臭水沟里的老鼠,卑微地活着,卑微地爱着,爱着那个从来没有爱过他的人。
“闵玧其……”他喊着他的名字。
田柾国抚摸着玻璃,好像对待着自己所爱的人,浑浊的眼睛无神,不知该落在何处,触手的冰凉,确实很冷呢,冷透了心。
“田柾国!田柾国!”闵玧其突然冲进病房,一向稳重的他却如此地失态。
闵玧其抓住苏浊的手:“田柾国,小清的肾出现衰竭了,快走。”
田柾国头本来有些昏,又看不见,被闵玧其几乎是扯到了苏清的病房外。
“医生,他的肾可以用。”闵玧其一下松开田柾国的领子,田柾国虚弱地就快倒在地上。
医生看了看瘦成骨架的田柾国,皱了皱眉:“田柾国啊,上次给小清捐眼角膜的那个,他虚弱成这个样子,估计不太适合做手术。”
田柾国想说些什么,闵玧其却先他一步:“没事的医生,他可以的,只要小清能好起来。”
医生轻轻点头:“先去做个检查吧。”
这时田柾国才有机会开口:“怎么了?”
闵玧其好不容易恢复成了以前那样平静的样子,望着田柾国那喂喂诺诺的样子,不禁心里一烦。
“你只要把肾捐给小清就好了,别管那么多,你快去做检查。”闵玧其没有再多和他说话,而是走进了病房。
田柾国迷茫地站在门外,他不太熟悉这里的路,他摸索着,弯着背,像个嶙峋的老人,好像就快灯枯油竭了一样。阳光还是照耀着,苏浊活在影子里,他一直活在田穆清的影子里。
等到全部检查完后都已经是傍晚了,田柾国慢慢走到田穆清的病房外,他看不见,只能听到闵玧其和田穆清的声音,闵玧其大概在讲笑话吧,田穆清笑的很开心。
田柾国睁开眼睛想看看他的闵玧其,什么也看不见,一片漆黑。
“田柾国?”是叶筱然。
田柾国转过去,虽然看不见,却仍然感受到她厌恶的眼神。
田柾国低下头:“叶姨。”
叶筱然皱了皱眉:“你来干嘛?”
“……路过”田柾国站的挺直,手揪着衣角,像是犯了错的小孩。
叶筱然推开田柾国,想走进病房,又像是想起什么,回头对田柾国说。
“别来烦小清了。”叶筱然又笑笑,“我倒是忘了,你怎么会烦小清呢,你就是想爬上闵玧其的床,跟你那下贱的妈妈一样。”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30:00 +0800 CST  
叶筱然轻笑走进病房,田柾国还是那个样子,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他是田家的耻辱,父亲田振杨上了妓女,生下他,那个妓女缠着田振杨要钱,名门贵族的田家怕丢脸,只好给了钱,妓女丢了孩子就跑,孩子是留下了,但叶筱然和田振杨的和谐家庭却没了。
田柾国的出生是使人厌恶的,从小就没有朋友,田家人就像当他不存在一样,他一直跟下人生活在一起,他尽力地不发出任何声音,不做出任何动作,不让他们感觉到他的存在,因为他怕他们会投来那种厌恶的眼神。
当他十七时,他偷偷跑出去酒吧做侍应生,却碰上了闵玧其。
他一个只拥有寒冷的人却感受到了阳光,是闵玧其给他的,闵玧其温柔地和他做了,尽管他已经很小心,可田柾国还是疼的要命,事后闵玧其还讨好似的给他买了小礼物,当时田柾国看着那个精致的手链,差点没哭出来,他只是一直低着头,闵玧其从他身后环抱住他,田柾国觉得那是他这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候。
当然也只是那个时候,当闵玧其知道自己是田穆清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时候,他愤怒地推开他,去追冲出门外的田穆清,田柾国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屋子里,他突然觉得心里像空了一个洞似的,抽抽地疼。
他们所有人都在嘲笑田柾国,田柾国以为总有一天闵玧其会发现自己的好的,可是现在田柾国都不知道自己哪里能配得上闵玧其。
田穆清出了车祸,田柾国给了他眼角膜,现在呢,又要他的肾了,他不在意。他只是很害怕,再这样下去,他怕自己就对闵玧其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他怕闵玧其会不要自己。

田柾国一个人站在那里很久,闵玧其出来了,他看见田柾国还在那里有些惊讶,有些不知名的愤怒。
“你干嘛,怎么还在这儿?”闵玧其皱了皱眉。
田柾国突然有些庆幸自己看不见,看不见他厌烦的眼神,让自己不那么地痛。
“我,等你,我们,”田柾国鼓励说话说得慢慢吞吞,也小心翼翼,“我们一起走回去……”
“不用了。”闵玧其转身就离开了。
又剩下田柾国一个人,他可曾想过,田柾国认得回来的路吗?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38:00 +0800 CST  
哎!没人啊!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39:00 +0800 CST  
谢谢!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42:00 +0800 CST  
明显地感受到闵玧其最近频繁地来医院,当然不是来看他,只是他经常来的时候,自己那个年轻的女护工就会眼冒桃心。
“哎呀,那个帅哥又来了,又来看五楼那个小受啦,两个人还真是恩爱啊……”女护工连给田柾国擦手臂的力都不小心大了起来,惹得田柾国皱皱眉。
田柾国就知道,闵玧其又来了,可惜啊,他看不到,看不到闵玧其,田柾国叹了叹气,房间的门却少见地响起了声音。
“你先出去吧。”是闵玧其的声音。
女护工叽叽喳喳的嘴终于停了会儿,有些谨慎地退了出去。
田柾国十分激动,他跌跌撞撞地想下床,却不小心摔了一跤,他以为自己会摔在地上,闵玧其却抱住了他。
闵玧其皱了皱眉,身上的这个人,怎么这么轻,身上的骨头也那么硌人,怎么那么瘦了……
“闵玧其……”田柾国挣扎着想起来,他怕下一秒就是闵玧其无情地将他推开。
闵玧其看着反应那么激烈的田柾国,更是不满,也放开了手:“小心点。”
“嗯。”田柾国也小心翼翼地坐在床沿边。
田柾国心里十分地不平静,好久都没有看见闵玧其了,哦不,应该说是好久都没有听见闵玧其的声音了。对啊,他已经瞎了。
田柾国低下头,本来就不明亮的眸子又暗了几分,这是他骨子里的卑微。
“最近身体还好吗?”闵玧其开了口。
田柾国依旧规规矩矩地坐着:“还好。”
闵玧其不禁又是一阵心烦:“我去拿你的身体检查报告了,不合格。”
“啊?不合格啊……”田柾国的声音渐渐变小。
“嗯,”闵玧其烦躁地抽了一根烟,“不知道你怎么回事,低血糖啊这些小病乱七八糟的。但是,我和医生讨论了一下,他说其实就你这副身体,换肾还是可以的,风险也不是特别大,小清的血型不好找,也幸亏他有……”
闵玧其的又突然停了下来,觉得这句话仿佛不对,到底也只是抖了抖烟灰,没再说什么。
田柾国只好尴尬地全身僵硬坐在那里,两人的气氛有些尴尬,或许也只是田柾国这样觉得。
“好好地养身体吧,一周后就做手术。”闵玧其走开了。
郑号锡在闵玧其走后就进来了,他是闵玧其的助理。
“田先生。”
田柾国听出是他的声音,礼貌性地笑了笑:“郑号锡?”
郑号锡也就坐下了:“是我,这次我来是闵玧其让我来办你的手续,关于活体捐赠是非常麻烦的,所以他让我来处理你的手续。”
“嗯。”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0:50:00 +0800 CST  
郑号锡见他这么乖巧,其实也觉得这孩子挺可怜的,没了眼睛,现在连一边的肾也快没有了,这身体也算是毁了,重点是人家还不领情,一心只把田穆清当成手心的宝,而他也只是心甘情愿地被利用。
“田柾国,作为闵玧其先生的助理,我知道我有些事不该说,可是我觉得,离开对你,你们来说都是最好的。”
“郑先生,我……”田柾国绞着手指头,低着头什么也没说。
郑号锡知道他误解了,觉得他也认为自己多余。
“田柾国,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
再次陷入沉默,郑号锡也不再多嘴,临走时有回头看了眼田柾国,他正慢慢摸索着上床,从他几天都没有换过的衣服上可以看出,护工对他很不好,他却什么都打碎牙往肚里吞,他总是很安静地站在一旁,可怜的孩子,郑号锡也走开了,他到底没有那个能力去干涉他们的事情。
两三天后,田柾国没想到麻烦来的那么快,医生很风风火火地就跑了过来。
“田柾国,我看了你的身体报表,是,你是可以做闵玧其先生给你安排的比较隐秘的手术,可是,你的肾,很有可能让田穆清先生的身体有较大的反应,这样可能会很不利。”医生噼里啪啦给田柾国讲了一大堆。
田柾国也听出来了,也就是他的肾,用不得,可是不是只能用他的肾吗。
“那怎么办?”田柾国当然很着急地问。
医生欲言又止,田柾国急忙拉住医生的衣袖:“求你了,告诉我,我不能让……”
不能让闵玧其心爱的他死去。
医生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可惜田柾国什么也看不见。
“这样好了,你先签一下这份同意书,我们就立刻调整方案,尽力将排斥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医生递上一张纸。
这个手术本来就有风险,都到这个时候了,他当然要让田穆清做手术了,当然要从他们身上狠狠捞一笔,可是替罪羊,也只能由田柾国来来当了。医生很满意地看着田柾国签了字,他不是本来就这么一肚子的坏水,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人善,总是要被欺的。
田柾国也没有想到,也是这张薄薄的纸,让他后来那样的痛苦。

一周之后的手术如约而至,当田柾国自己一个人慢慢走来时,田穆清却是被田家的保姆推来,叶筱然和田振杨都在,还有闵玧其,闵玧其也在,他在听,他们都在对田穆清嘘寒问暖,可是田穆清却不领情,像发小孩子脾气一样,闵玧其无奈地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眼间手尖都是宠溺疼爱。
“别闹,好好做手术,别怕啊。”
“我才不怕呢!”
“好好好,你不怕。”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1:37:00 +0800 CST  
有人吗?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1:42:00 +0800 CST  
田柾国又是自嘲地笑笑,为什么他的耳朵还能听见声音呢,就让他聋了瞎了,什么都不知道,也比现在幸福一万倍。田穆清有那么多人爱他,他总是恃宠而娇,不像他,连别人随便的一句漫不经心的关心,自己都受宠若惊。没办法,因为他总是被忽略啊,总是被讨厌,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做他们才会爱他。
在墙角的田柾国还是像以前一样,躲在黑暗里,那里有阳光,所以那里没有他。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1:46:00 +0800 CST  
3.
被推进病房的田柾国什么也没有多想,其实他很害怕,他当然不是没有害怕过,他害怕自己就这样死在病床上再也醒不来了,他害怕没有人再会知道,他曾经来过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是那样的美好,有阳光空气,和他爱的人。
眼角不自觉流下了泪,却再也没有力气去擦拭干净,他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在昏迷前都死死地抓住被单,他曾经想努力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小清……”闵玧其皱了皱眉头,心里的担心都显在了脸上。
田振杨拍拍他的肩膀:“玧其啊,你先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有我和你叶阿姨就行了。”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1:50:00 +0800 CST  
闵玧其勉强笑笑地笑笑:“我就是放心不下他,我没事的……”
“小清会好的。”
病房外的人,似乎都忘了那个跟田穆清一起推进去的人。

是田柾国先被退出来的,闵玧其淡淡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继续看向手术室,里面的人,才是他爱的人。
在路过闵玧其后,田柾国的眼睛就睁开了。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1:52:00 +0800 CST  
“先生,您……”护士有些惊讶。
田柾国笑了笑:“没事,就是这药效过的有些快。”
护士依旧满眼的担心:“药效这么早散去,会很疼的吧。”
“也没有……”田柾国突然咳了两声,感觉自己的肺部连带伤口都一起疼了起来。
“先生……”
“我没事。”
“闵先生,病人有很强烈的排斥!”医生从病房里出来,对闵玧其说。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1:55:00 +0800 CST  
叶筱然立马就哭了出来:“怎么可能,我们家小清是遭了什么罪啊……”
“你给我安静点!”田振杨黑着脸。
闵玧其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不是让你们确保万无一失吗?!”
医生赔笑:“这,这是,田柾国先生担保的。”
“田柾国!就是他,就是他想伤了小清,都是他的错。”叶筱然大吼。
闵玧其却突然笑了,田柾国,我希望你别后悔……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1:57:00 +0800 CST  
最后田穆清只是被送去了重病房,医生说还要观察一段时间,可是所有人心里都没有底,田穆清到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就这样过去了整整一天。
闵玧其从最开始的暴躁,变成了现在的安静,自己一个人在座位上抽着烟,护士过来提醒他,闵玧其笑笑,把烟掐了,起身。
“玧其?”田振杨有些疑惑。
闵玧其依旧笑着:“叔叔,我先离开一下。”
田振杨目光复杂地看着闵玧其离去的背影,那方向,明明就是田柾国的病房。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2:00:00 +0800 CST  
闵玧其打开门时,田柾国正在病床上吃晚饭。
“谁?”眼睛瞎后,他总是十分敏感。
闵玧其的声音很冷:“我。”
“闵玧其……哥哥出了什么事吗?”田柾国问他。
闵玧其却笑了,田柾国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闵玧其……”
“田柾国你他妈是不是有病啊,小清哪里惹到你了,你这样对他,你还当他是你的亲哥哥了吗?!”闵玧其再也控制不住,撕开了冷静的外表。
田柾国两眼无神地望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哥哥他,真的有事吗?”
“当然啊,你做的好事。你还不知道吗,田柾国,你可以不要这么虚伪吗?”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2:03:00 +0800 CST  
“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对苏清不好的事,我,我怎么可能对他做那样的事呢?”苏浊极力想和他解释。
闵玧其却直接把一叠纸扔在他脸上:“你怎么不可能,我倒是一直忘了,忘了你是什么样的身份,怀揣着什么样的龌龊的心思!”
“你,真的不相信我吗?”
“白纸黑字你同意冒风险让小清做手术,你要我怎么相信你!”闵玧其冲他吼叫。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2:06:00 +0800 CST  
虽然人很少,但楼楼会坚持更文的。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2:06:00 +0800 CST  
田柾国双手死死抓住被单,却突然松开。
田柾国突然笑了笑:“是啊,就是我,我肮脏,我龌龊,怎么田穆清还不死啊,我就可以一个人占有你了。”
“田柾国!”闵玧其揪起他的领子。
田柾国无神的眼睛对上他充满怒气的目光,闵玧其却突然觉得心里很不安。
病房里突然很安静。
“闵玧其,我没有啊……”

楼主 顾厌酒  发布于 2017-03-11 22:10:00 +0800 CST  

楼主:顾厌酒

字数:62771

发表时间:2017-03-12 04:1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6 23:20:15 +0800 CST

评论数:3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