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CP‖170126原创‖冷水鱼(国旻 伪现背 中篇)

再一次重开,我真是要自我放弃了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18:46:00 +0800 CST  
BTS曾是朴智旻的整个世界。
ARMY是朴智旻为之奋斗的信念。
PTSD是朴智旻未曾开口的隐疾。
医生说,创伤后应激障碍,如果痊愈不了,自杀未尝不是解脱。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18:47:00 +0800 CST  
对于idol来说,结束一天的行程无疑是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候。而对于BTS,这个出身普通却在短短三年只内位列一线的组合来说,却不是这样。换了宿舍之后,经纪人很少来住了,送了他们就早早走了。
金硕珍,金泰亨和田柾国坐在一楼的地毯上,谁也不说话。闵玧其和金南俊已经几天在作曲室里不回来了,而郑号锡被安排了特别舞台留在了公司。
而楼上隐隐传来嘶吼和凳子倒地的声音,是朴智旻的房间里传出来的。金泰亨看着面色阴沉,一言不发的金硕珍,用力地绞着衣角不敢说话。金硕珍也仿佛发觉了弟弟的小心翼翼,只好叹了口气说,“我出去透透气。”说完,一刻都没做停留,站起身拉开大门走了出去。他并没走远,漆黑的院落,漆黑的夜幕,大地星光都被沉沉的暮色吞没,金硕珍觉得透不过气,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到什么时候是个头,楼上布料被撕扯开的声音刺激着他脆弱不堪的神经。金硕珍蹲下来,捂上了耳朵。
房间里只剩下金泰亨和田柾国了。田柾国闭着的眼睛被楼上一声重物倒地的声响惊得猛地睁开,金泰亨急急站起来就要往楼上去,田柾国却出声叫住了他。
“还是我去吧,哥把硕珍哥叫回来休息吧。”说罢,就拿起药箱向上走去。

而那个禁闭的房门没有像往常一样被钥匙打开,田柾国突然意识到,朴智旻从里面反锁了房门。他平常不会这样的,他平常只会发泄到脱力晕倒,而不会锁门。田柾国扔下药箱,三步并两步的跑到楼下,监控器上是一片模糊,朴智旻没有开灯,但还是隐隐看见朴智旻就倒在地上。田柾国呼吸有点急促,边往回跑边喊。
“泰亨哥,快出来!”
田柾国抓住门锁用力活动了一下,一边拍门,“朴智旻,朴智旻,你醒醒,千万别睡!朴智旻!”
一声比一声大。
嘭!他向门锁踹去。纹丝未动。
紧接着又是一脚。

金泰亨猛地拉住他,“田柾国,你疯了是不是?这种门踹不开的,你脚伤还想不想好了?硕珍哥已经去叫人了。”
田柾国甩开金泰亨的手,说,“躲开。来不及了!”
没错,脚腕传来了隐隐的刺痛,好像已经不允许他再用血肉之躯去对抗这道门了。
可是,里面是朴智旻。
是朴智旻。

田柾国换了一个姿势,开始用肩膀撞门。不似年幼出道时稚嫩的身体,这些年他疯狂的运动,肌肉慢慢变得坚硬,面容慢慢变得有棱角,他不想再把年幼当做借口,当做别人理所应当为他牺牲的借口。
金泰亨看不过只得帮他一起撞门,田柾国的力气显然要大许多,门板和肉躯撞击的声音嗡嗡作响。没有几下金属的锁芯撞断了木制的锁扣,房门霍地敞开,田柾国一个重心不稳就摔进了屋内,此刻他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打开灯去看朴智旻。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朴智旻,眼睛空洞,瞳孔无神。
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来晚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他以为朴智旻丢下他一个人走了。他连伸手探一下鼻息的勇气都没有。
然而一颗豆大的眼泪从朴智旻张大的眼角流了出来,顺着鼻梁滴到了地毯上。
田柾国回头对金泰亨说,“他没事,今天,我在这儿。”

田柾国跪下来,摸着朴智旻的发丝。
“哥?你怎么了?别哭,你说,告诉我。”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然而躺在地上的朴智旻丝毫没有反应,只是过了很久又有一滴泪滴了下来。这么久以来朴智旻每一次发病都是充满戾气,天翻地覆,也时常拿陪在一边的田柾国出气。经纪人当然知道田柾国那些大大小小的淤伤是哪来的,只是他们没法怪罪朴智旻。
朴智旻更像是他们的债主,昔日欠下的,他正一笔一笔地讨回来。而这样虚弱的样子,从没有过。
“哥~哥?你怎么了,你说话,你看我啊,我是柾国啊,哥?”
田柾国不知疲倦的叫了很久,朴智旻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光彩。
“柾国?我……”朴智旻轻轻地开口。
柾国,这两个字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在离开镜头的朴智旻嘴里了。
田柾国眼睛发酸,“是我,哥。”
突然袭来的头疼让朴智旻干呕了起来,田柾国连忙扶住朴智旻想搀他去卫生间,朴智旻却一把甩开田柾国的手,沉重的喘着粗气。朴智旻掐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缓解疼痛,但是于事无补。田柾国看着不让自己接近的朴智旻被痛楚折磨,却束手无策。
头疼来得很急,去的也快,没过一阵朴智旻的眼眸恢复了清冷。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出去。”
田柾国连苦笑都扯不出,“哥,你感觉好点没有。”
“你出去。”
“哥…….”
“田柾国,你不挨打皮痒是不是?!我让你出去!滚!听到没有。”朴智旻像是用光了所有的耐心,反手就向着田柾国站的方向甩了一个水杯。田柾国没有躲,杯子直直砸在田柾国的肩上,那边撞门的肩膀。幸而因为朴智旻的自杀和暴力倾向,公司收走了他屋子里所有的利器,杯子只是不锈钢的没什么分量,却也砸的田柾国生疼,心疼。
“嗯,哥,我去拿药给你。”
“不用。”声音里满满是拒绝。“你巴不得我死了呢。”朴智旻又在结尾附上邪魅的一笑。
“对不起。”田柾国低着头。
“田柾国,我朴智旻是个烂人,学不会原谅。所以,你给我滚出去。”

“吴医生,智旻哥他好像出现你说的精神分裂的前兆了。”田柾国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无奈,他磕了一下烟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眼睛里仿佛都噙满了烟雾,粘稠的让人看不清。
“柾国啊,你觉得朴智旻的病还能瞒多久?你们的粉丝迟早会发现的,别犟了,让他走吧。”
眼泪晶莹透明,就那么直直的从田柾国的眼眶落下来,打湿了地上的烟灰。
“我想啊,可是吴医生,如果连我都放弃他了,那就真的没有一个人坚持了。”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18:48:00 +0800 CST  
离三周年没剩多久了,公司一边忙着日巡一边安排着三周年的日程。
日巡场地比平时大了不少,彩排似乎也不太顺利,导演只得暂时安排播放影像做屏幕的测试。
几个成员就势坐在台上休息。田柾国活动了一下肩膀,抽痛不禁使他眯了一下眼睛,经过一晚上的发酵,现在整个肩上都是青紫的淤伤,每活动一下都牵动筋骨的疼痛。田柾国看看两边并没人注意他,于是站起来向后台走去,他在背包里带了药膏。拿了药膏,躲进厕所,上衣脱下来的时候,田柾国从镜子里看着自己。黑紫的淤血从肩膀蔓延到锁骨直到心口,像是一片图腾,在蜜色的皮肤上格外醒目。

伤都会好的。
会好的。
一切都会好的。
他告诉自己。

手心的药膏在体温的加热下,散出一股浓重的中药味。
其实对气味敏感的他挺讨厌这个味道的,以前小嗑小碰的他都不在意,年轻嘛,不算什么,似乎每个练习生都是这样,除了朴智旻。田柾国打小就不赖人,离开家更是独来独往惯了,男孩子,哪来那么多矫情的情绪。只有朴智旻拿他当个宝似的,宝贝的不得了。有好吃的想着他,有零花钱了给他花,听说他确定出道了两只眼睛都开心的眯成一条缝了。
那个时候,田柾国想,傻不傻呀你,你还没固定呢。

练习本来就容易受伤,特别是朴智旻田柾国这种经常做难度动作的孩子。朴智旻是艺高出身,大伤小伤都有经验了,当然知道怎么处理。不想田柾国这个皮实的孩子,摔了之后也是拍拍屁股就走了,实在疼了也就是呲着一对兔牙揉一揉,让朴智旻又心疼又无奈。
从那以后,朴智旻总是自己用药膏帮田柾国处理摔伤。看着朴智旻肉唧唧的小手沾满了药膏帮自己揉开淤血的样子,田柾国好像也不那么烦这个撞鼻子的草药味了。每次上完药,田柾国都会呲开兔牙冲着他的小哥哥甜甜的笑一个。

后来田柾国学会自己处理这些伤了,甚至还学会了按摩。这种药膏他买了很多,万一停产了呢,他就不得不换掉这个熟悉的味道了,他不恋旧,就是不想而已。
因为朴智旻再也不会这样对他了。
被逼着长大,被逼着自力更生,其实并不好过。
田柾国叹了口气,这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还是忍不住来拿这些个回忆来凌迟自己。

回过神的田柾国手上力道也加重了几分,最近行程太紧张,他必须好起来。
“哥,后背我够不着了呢~你什么时候能再帮帮我。”田柾国喃喃自语。
系好扣子,他又走回了前台。
屏幕上正在播防弹的记录视频,成员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变幻的灯光映在朴智旻的脸上,田柾国借着屏幕的微亮远远地看着朴智旻,圆圆的鼻头、唇线、耳廓,素颜安静没有棱角,额前的发梢被汗水打湿,被朴智旻撩到了一边,他仰着头看着屏幕,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田柾国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放到朴智旻过生日的那一段,朴智旻笑眯眯的抱着蛋糕,脸颊不知被谁抹了一块奶油,而田柾国还是少年的模样,他抱着朴智旻的肩,用脸颊贴着他,不小心也蹭上了蛋糕。
下一个画面已经是朴智旻因为田柾国在镜头前对他说了一句平语而追着他满屋子跑了。看着看着田柾国也勾起了嘴角,那个时候,自己是喜欢他的吧。
喜欢的吧。
不然为什么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觉得甜蜜呢?
那个时候的他,那个时候的朴智旻,那个时候的防弹。
都已经定格在那个时候了。

田柾国从屏幕上移开视线再去看朴智旻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地上闭着眼了。
导演喊了一声,“好了好了,歇够了开始彩排No more dream吧。”
田柾国面色一紧,肩膀伤成这样,托举怎么办,算了,硬着头皮上吧。
朴智旻分量不重,但是压住他肩上的一瞬间还是让他疼的发出了一声呻吟。耳麦没开,导演自然是没听见,朴智旻皱了一下眉头,移开重心在地上站定,不悦的看了一眼田柾国。
“导演,我腰疼,托举做不了了,这首歌取了吧。”
导演无奈的摆摆手表示知道了。

“谢谢哥。”田柾国小心翼翼的说。
“别自作多情,我是怕你摔了我。”朴智旻眯缝着眼睛。
“怎么可能呢。”
“你怎么又伤了?你长眼睛是干嘛用的?!”
“哥不记得吗?”
“你怎么受的伤,我为什么要知道。”说罢,朴智旻走到一边站在了下一个舞台的走位上。

自从防弹火了起来,公司也不再吝啬,每次出门都给他们订单间住。田柾国洗完澡又给自己上了一遍药,换了便服准备直播vapp,尽管他已经很累了,公司的安排还是不得不听。
还没等他把头发吹干,隔壁屋却毫无预兆的传来了女人的笑声。日本建筑为了抗震都是轻材料建的,所以那带着日本女人特有的做作的笑声就这么传进田柾国的耳朵。
田柾国把毛巾甩到一边,拿起公司给他的直播用的手机交代给对面住的金泰亨就去推旁边的门,居然没锁。
日本女人的笑声里,竟也掺杂着朴智旻的笑声。
朴智旻,你也真是故意。

其实酒店援交在日本也是见怪不怪,不过田柾国没想到朴智旻玩儿的这么出格,怎么也算是个公众人物呢。
田柾国推开门,女人坐在朴智旻腿上,朴智旻的浴袍敞的很大,雪白的皮肤泛着冷光,那女人的手已经伸进浴袍里,脸就在朴智旻一低头就能吻到的地方。女人听见声音停住了动作。
田柾国用日语说了一句,“出去。”
女人看看朴智旻的脸色,发现对方神色玩味并没有制止,于是兴致缺缺的站起来,拿了自己的衣服向外走去。
田柾国给了她一叠小费,“别乱说话。”
女人也懂规矩,点点头便出去了。
朴智旻还坐在沙发上,抱着手臂,姿势都没换一个。

“朴智旻,你作够了没有?!”田柾国一直对朴智旻小心翼翼,此刻怒意上涌怎么也压不住。
朴智旻盈盈一笑站起来向田柾国走过去,“我的好兴致你也扰了,现在可以滚了吧。”
“兴致?”这两个字像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怎么?男人找女人,很奇怪吗?”
田柾国逼近朴智旻,朴智旻靠着墙退无可退,索性也挑衅似的看着田柾国。
朴智旻的浴袍松松的搭着一条带子,田柾国一拽整件浴袍都滑了下来,田柾国越靠越近,最后停在朴智旻耳侧说了一句,“哥,你别骗我了,你对女人,硬不起来的。”说罢手还在朴智旻的下面摩挲了一下,辗转到腰侧,田柾国在朴智旻的颈窝用力嗅了一下,很好,没有讨厌的女香。

“差不多得了,我是太给你脸了么?”朴智旻说。
“智旻,是怕对我硬了吗?”
朴智旻冷笑了一声,“田柾国,你真是我的好弟弟。你贱不贱?就这么喜欢我?”
“嗯。”
朴智旻抬手捏住田柾国的下巴甩到一边,两手一推跟田柾国拉开了距离。
田柾国肩膀吃痛,面色一白。
“呵,可我不稀罕。”朴智旻转身进屋。
“还有,你别那么叫我,听着真他妈反胃。”朴智旻又说。

田柾国出了朴智旻的房间靠在门板上,肩上的疼痛感让他有点微微发冷汗。
不一会,屋子里传出朴智旻剧烈的呕吐声。
田柾国焦急的想进去看一眼,最终还是面色颓然的回了屋。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18:49:00 +0800 CST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18:50:00 +0800 CST  
朴智旻的病一直靠服药抑制,从没出过什么大问题,至少在人前是这样。
不想意外偏偏赶上演唱会,游戏环节时朴智旻刚屏住呼吸就感觉到天旋地转,剧烈的头痛袭来,视力也跟着模糊起来。朴智旻无可奈何,眼睛一闭向台下倒去。
总不能,让发现吧。

田柾国一阵心发慌,药明明吃过的,为什么会这样?
只是皮肉伤而已,为什么还不醒?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床上的人动了一下,慢慢转醒。

朴智旻大概也不想一睁眼就看见自己吧。田柾国苦笑了一下,准备在朴智旻彻底清醒之前出去。
身后一声“柾国?”让他动弹不得。
田柾国蓦的怔住,转过身子,看着朴智旻。
“你叫我什么?”
“柾国啊。”
“再说一遍。”
“柾国。”
“嗯。”连田柾国自己都听得出自己的声音有多颤抖。
“哎,你哭什么啊??!!”朴智旻忙拉出袖子帮田柾国擦眼泪。
田柾国深深的看了一眼朴智旻,朴智旻眸子清亮,隐隐透着担心。
田柾国突然问,“你是谁?”
“我是鸡米啊。”
田柾国顿了一下,“我们...我们以前认识吗?”
“当…当然了,你是我喜欢的人呀。”
田柾国看着那干净的瞳仁,泛红的脸颊,手臂一收拥紧了眼前的人。眼泪一颗一颗滚进朴智旻的衣服里。
“我也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
鸡米也环住了田柾国的腰。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19:14:00 +0800 CST  
田柾国第一次见到朴智旻的时候只有十五岁。说起初印象,其实根本不记得,隔几天就来新人隔几天又送走的情况实在见怪不怪,田柾国觉得没必要浪费时间在没用的交际上。
真正让田柾国记住朴智旻这个人还是在月评上,朴智旻的一支popping引起了田柾国的注意,他练了很久的翻转,这个个头不高的孩子居然会。

像田柾国这种已经进入出道预备班的练习生,其实担心的问题不过是什么时候出道而已,而不是会不会出道,他从老师期许的眼神里几乎可以肯定,他田柾国一定会站在舞台上,而且是最耀眼的那个位置。

没想到这个让田柾国没什么印象的popping boy居然在月评第二天就直接空降出道预备班了。不过田柾国没什么不满,因为他并没有关心闲事儿的闲心,话少自然也是少是非的。田柾国虽说性子冷了些,基本礼貌还是有的,那孩子看着跟自己也差不多或者更小些,作为前辈他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那孩子也是性子极好,对谁都是维持着小心翼翼的态度,从不讲平语。几日过去,预备班的哥哥们似乎都接纳了这个软软的好脾气的弟弟
从老师的嘴里,田柾国第一次知道了他的名字。
朴智旻,真没什么特别的名字,重名都能重到女孩儿身上。

朴智旻舞蹈确实让人不得不服,可说起唱功差的真不是一点半点。从前也没接受过系统的声乐训练,练习生也是第一次做。方PD听着眼前这个孩子嗓音里浓重的奶音,rapper肯定是不行了,于是大手一挥朴智旻就进了vocal的训练班。

朴智旻基础落下很多,不得不接受单独指导,从基础的发声开始学起。老板爱惜朴智旻是个跳舞的天才,将来站在台上肯定也是不一般,方PD的意思是,唱功赶紧练起来,声乐老师也是急了眼,加训的时间一天比一天长,朴智旻的嗓子也是一天比一天哑。
朴智旻觉得自己真是笨,不是没天赋,干脆就是笨。拍子掐不准,音准找不到。其实起初练舞也是身心俱疲的,他知道自己需要时间,可他怕啊,怕他哪天就被社长一句话送回釜山,前功尽弃。他很少有这么无助的时候,从前妈妈都会陪在身边的,再不济他旁边也会有个弟弟。
可是现在呢,只有老师的指责。一点点的蚕食着他的自尊心。

十二点,朴智旻结束了加训,嗓子好似要冒烟。
回到练习室已经没人了,朴智旻拿起随手丢在地上的包,钱包掉了出来,里面的照片露了出来。
爸爸妈妈弟弟,还有他。
很久没有听过母亲带着釜山乡音的唠叨,很久没有吃过父亲准备的冒着热气的饭菜,也很久没有欺负过他那个调皮的弟弟。
朴智旻蹲下来,摩挲着手里的照片,眼泪滴成了一小圈。
田柾国一推门就看见了缩成一小团的朴智旻,一抽一抽的眼泪掉个不停。他知道那种难过的感觉还需要时间取稀释,这种时候更不想被人看见这样狼狈的样子。于是他打开音乐,继续练那个翻转。

朴智旻擦干眼泪抬头看着镜子里的田柾国,田柾国练得很专注,只是似乎方法不对,所以翻转的角度始终都不够大。朴智旻站起来走到田柾国旁边,拉住田柾国的手臂。
“哥做一次你看好。”
“哥?你比我大么?”
“对啊,我95。”朴智旻眼睛还有些发红,肿肿的显得更小了。
田柾国噗嗤一声笑了,“看不出来啊。”

朴智旻示范了一次翻转,很完美的落了地。
“你的腰太用力了,越用力越僵,所以翻转的角度不够大。”
“这样啊。”
田柾国又试了一次,还是不理想,摔得有点疼。躺在地上喘了一会粗气又站起来。
“再来。”
朴智旻扶住田柾国的胯,“这里摆正啊。”
不知是第几次终于成功了。
朴智旻笑了,“看吧,跳舞有时候不能靠蛮力的。”
“哥在练这个翻转的时候摔过多少次?”
“不知道,数不清。”
“可是你还是坚持练下来了,不是吗?”
“……”
“你在唱歌的时候遇到的失败远没有在练舞的时候摔倒的多吧,所以委屈完了还是要咬牙坚持下去的不是吗。”田柾国脸上还挂着汗,眼神却那么真诚。
朴智旻也是第一次发现,这孩子的眼睛生的这么好看,目光亮晶晶的,似乎照进了他心里。
田柾国拉过朴智旻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喉咙上,“闭上眼。”
朴智旻不知道田柾国要干什么,只是听话的闭上眼睛,田柾国的脖颈被汗濡湿触感微凉,喉结突出,朴智旻甚至能感觉到田柾国颈侧的动脉有力的跳动。
“闭上眼睛是不是觉得其他感官都变灵敏了?”
朴智旻点点头。
“我唱一次,记住我的声带是怎么震动的,然后跟我唱,知道吗?”
“嗯。”
“do----”
“do----”
“ra----”
“ra----”

第二次月评,朴智旻唱出了让方PD都惊艳了的高音。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19:14:00 +0800 CST  
再更一点吧∩ω∩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21:27:00 +0800 CST  
鸡米就这样被田柾国抱在怀里不知多久沉沉睡去。
醒来还是那双清冷的眸子。
朴智旻觉得有什么在他脑海里作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他被困住了很久,透不过气。
田柾国坐在很远的椅子上。
“哥,社长让你回国以后再去找吴医生复诊。”
“知道了。”朴智旻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头。

朴智旻的睡颜很是恬淡,催眠的过程持续了两个小时,吴医生才从诊室里出来。
田柾国焦急的问。“医生。他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会这样?”
“他的创伤后应激障碍断断续续也治了快两年了吧,现在已经演变成人格分裂了。”吴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柾国啊,再这样下去,我们没法保守治疗了,你们社长说,如果继续恶化下去,只能暂停他的活动了。”
田柾国呼吸一滞,“所以人格分裂没办法治愈吗?”
“也不是,但是朴智旻属于PTSD诱发人格分裂,如果想阻止人格分裂必须从根源开始治。”吴医生看了田柾国一眼继续说,“所以,如果没办法知道他当年自杀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没办法进行心理引导的啊,药物的抗郁效果在他身上已经越来越不明显了。”
“如果,继续发展呢?”
“柾国你也见过他的第二人格,虽然现在没有成熟,但是显然不是什么有攻击性的副人格。这样的情况任其发展,乐观的话可以撑到三到五年,之后他可能会迷失心智,会疯会傻都有可能。”

田柾国艰难的眨了眨眼睛,“那天晚上智旻哥他。。。。”田柾国说着说着就没了声音。
“柾国啊,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原因谁会无缘无故的想死呢?我几次催眠他都问不出原因,你们是艺人身份特殊我知道,可是我也是医生啊,这么多年了,你还信不过我吗?”
“不是不能说,而是我不知道。。。”
“你不能跟他谈吗?”
田柾国叹了一口气说,“医生,如果问了,他会死的。我只知道,那天晚上他有可能被侵犯过,甚至虐待过,当时公司急于压下他自杀的消息,所以入院的时候并没有安排过相关的检查,所以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谁都不知道。”
“性侵犯吗?”
“…嗯。”田柾国声音有些颤抖。
“男人?”
“是。”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6 21:28:00 +0800 CST  
过年好!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7 08:47:00 +0800 CST  
朴智旻一届艺术生究竟为什么下了决心参加了试镜呢?
其实他是心气儿高的,从没想过做什么idol,什么年代了,还想着做个遍地都是的idol一夜成名吗?他是想做舞者没错,歌手?想都没想过。
艺高里的好苗子向来都是各大经纪公司的重点关注对象,何况是朴智旻这种首席的孩子,星探盯他不是一天两天了,老师问了他几遍想不想参加试镜他都拒绝了。
他这股子清高劲儿自然是入不得跟他不熟的几个学生的眼了。艺术生向来散漫惯了,里面鱼龙混杂的人自然不少,毕竟真正有天赋又肯下辛苦的,满学校能挑出几个?朴智旻这一类出挑的学生也算是够惹眼了,枪打出头鸟儿,敢挑事儿还不就是那几个家境不错又不学无术的。赶上硬茬子他们哪敢放肆,可偏偏朴智旻性子软的像团棉花,平素不爱惹是生非也罢了,挨了欺负也只知道忍气吞声。

抢钱这种没溜儿的事他们也不稀罕,使唤个跑腿儿打扫卫生什么的都成了家常便饭,赶上哪个心情不好了,还少不了挨顿骂。老师自然是知道的,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毕竟不是自己的儿子不是,犯不着去为着个朴智旻去惹那些二世祖。时间一长,大家竟也是习以为常了。
艺高的学费自然是比普高要贵出不少,朴智旻虽说家境可以,但怎么也是养着俩儿子的,日子不松不紧,饿不着但也经不起挥霍那种。偏偏赶上朴爸放贷的一笔钱卡在了那里追不回来,家里一下犯了难,弟弟小他两岁还是个初中生,这种事情父母自然不会跟他说。见着母亲犯难的脸色,朴智旻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打工?申请补助?

到底还是朴妈妈开了口,“智旻,不行你就去那几个经纪公司看看,在哪儿练舞不是练啊。等爸妈周转开我们再商量,行吗?”到底还是觉得对不住儿子,朴妈妈又说,“你要是实在不行去也没关系,我跟你爸再想办法。”

“行啊。我没关系的。”朴智旻从来就是个懂事的孩子,连个拒绝都不懂。
可说到底,他心里还是不痛快。

老师听了朴智旻的来意犯了难。现在这行情,idol更新换代那么快,哪个经纪公司不开眼的会等着吊死在这么几个孩子身上,你不愿意,愿意的人能排到南山塔上!不过釜山艺高还是小有名气的,经纪公司还是不会忘了在试镜的名单里留出那么几个名额分给釜山艺高的。问题是,这就是等于给学校一块肥肉啊,那几个说的过去的经纪公司给的名额一早就让几个家境好的学生明码标价的买走了,剩下的公司,老师一想,还真有点舍不得朴智旻。
可是,这些话又不能跟他一个孩子明讲,道理是这么个道理,最多也就能说个,老师帮你问问了。
当然,这些事少不了又是被冷嘲热讽。
习惯习惯就好了,朴智旻想。

最后等来的公司是bighit,朴智旻一愣,他倒是没期望是多好的公司,但这个完全没听说过的公司还是超出了朴智旻的预料。老师忙给他解释,这个公司是方时赫开的,刚从JYP独立正是缺人的时候,搞不好朴智旻能赶上第一波出道。老师一是心虚,二是方PD在业界也是有口碑的,毕竟是手把手带出来的学生,怎么也舍不得塞进个烂公司练到天荒地老。朴智旻还是笑得甜甜的,给老师鞠了一躬忙说谢谢。
最后走的那天,朴智旻眼睛红红的,给老师行了个大礼,说谢谢他的照顾。
老师眼里也是泛了酸,心说,傻孩子,我照顾你什么了呀。

朴智旻看着软弱,其实比谁都坚强,看他练舞那个狠劲儿就知道,他想给自己争口气的。

“去了首尔别跟别的孩子闹矛盾,首尔的孩子娇气,千万别跟人家惹事。首尔话多学着点,别叫人家看不起了。抽烟喝酒这种臭毛病你可不许沾,小心我让你爸打你。出去了不比在家,跟哥哥弟弟搞好关系,去哪儿可没人顺着你了。听说练习生都勾心斗角的,受了委屈就跟妈说,别不吭声儿,不行咱就回来啊。。。”嘱咐到后来朴妈妈自己倒是把自己说哭了。还是朴智旻抱了抱妈妈,拎上包就上了KTX。那么瘦弱俩肩膀,背着那么大个包。

从釜山到首尔,朴智旻没说过一个不愿意。
其实,他不愿意。

朴智旻很认生,初到公司也是跟着staff瞎走,他很少说话,听说首尔人很排外的,而他带着浓重的乡音。
试镜很顺利,当一纸合约真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犯了难。
他这是要做歌手了吗?
尽管方PD说他喜欢跳舞可以让他侧重跳舞的,可是他还是觉得心里塌了一小角,说不难过是假的。方PD也没有逼着他赶紧签,毕竟是个孩子,可能影响他一生的决定还是给他点时间的好,于是让他自己在公司里随便转转。

老板比想象中的亲切这让朴智旻放松了不少。

公司成立并没有多久,好几个练习室还是空的。作曲室里有一个很高大的男生和一个皮肤很白的男生在讨论。练习室里一个大男孩在吃东西,两个在打打闹闹,一个说的是自己熟悉的乡音,另一个听着像大邱的口音,剩下的那个在对着镜子随意的练着舞步。
窗外的朴智旻看了一会,没人发现他。
签吧朴智旻,你不是一直想要出人头地的吗?也许没你想的那么差。一个声音说。
好,签吧。一个声音答。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7 09:06:00 +0800 CST  
大家在不在呀~难道在看春晚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7 22:12:00 +0800 CST  
晚上来更?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8 17:10:00 +0800 CST  
几个月练下来,朴智旻渐渐适应了练习生的生活节奏,唱歌也进步很大。哥哥对他很照顾,同龄的亲故虽然喜欢恶作剧,但是对他也是打心眼里的好,唯一一个弟弟又教他唱歌又跟他切磋舞蹈。几个孩子都是地方来的,没那么多矫情的情绪,相处的相当融洽。朴智旻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笑声也是越来越多了。

方PD原来在JYP,所以不定期也会让自己的练习生去切磋一下,到底是大公司,知道差距才知道怎么进步。朴智旻第一次去,竟然有点兴奋,可让朴智旻没想到的是,里面竟然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呦,这不是我们朴首席么,这是去了哪个公司啊,我记得YG的练习生刚刚走了吧。”

朴智旻咬咬嘴唇没说话。

“嗬,这当了练习生就是不一样啊,以前的老同学都不理了。”

JYP的练习生里走过来几个资历比较老的,见是他们来了,揽过郑号锡和田柾国的肩膀就去一边说话了。本来他们一起练过很久,早就熟了,自然也是不见外。只是朴智旻一个人站在原地进退不得。

另一个男生又说,“怎么?和同期处的不好啊?我看也没什么人搭理你么,也是我们朴首席心高气傲的,哪看得上练习生啊,是不是?怎么也是老同学对你好吧?我们这不是还来跟你搭话么。”男生眼里闪过一道戏谑的光,又接着说,“郑泽,记得吧?去SM了呢,郑少爷高兴,下周在首尔聚聚,你看不上我们这些个同学,就算是为了同乡也得去吧?也让大家知道知道我们朴首席混的不错。”

郑泽。。。。怎么走哪儿都躲不开。
朴智旻强压着泛酸的眼睛,不知如何开口拒绝。

“既然是同乡,带我一个也行吧?我也是釜山来的呢。”田柾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朴智旻身边,右手随意的搭在朴智旻的左肩上。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8 20:41:00 +0800 CST  
-tbc-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8 20:45:00 +0800 CST  
田柾国在练习生里小有名气,给不少前辈都做过伴舞,方PD钦点的ACE。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看着跟朴智旻也不怎么亲近的样子,很爽快的就应下来。

经纪公司虽然管得严,但也不是不近人情,老乡聚一聚也不至于不放人。
朴智旻走的慢吞吞的,本就性子慢,加上不愿意去,低着头走的很慢。

“柾国,我们还是别去了。他们以前……”朴智旻用脚搓了搓地上的土,不知如何开口。

“朴智旻,我知道。可是你想这么躲一辈子吗?你将来是要上台的人,别这么怂。”田柾国接过朴智旻没说下去的话,带头加快了脚步。

“叫哥啊,臭小子!你别走那么快啊~”

“短腿!”

“你欠打啊?!站住!”

走前前面的男孩已经跑了起来,后面的男孩也很快就跟上了。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9 16:48:00 +0800 CST  
-tbc-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9 16:53:00 +0800 CST  
晚上还要吗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9 16:54:00 +0800 CST  
说是聚聚,其实都是一群看朴智旻不顺眼的。方PD公司不大,到底是名声摆在那里,方PD看重朴智旻?开什么玩笑?!个个都是摆明了要给朴智旻难堪的架势。
一桌子没一个成年的,却要了一打啤酒,成年才能喝酒?谁会守那么无趣的规矩,个个装模作样的拿着瓶啤酒喝。

郑泽站起来,拿着酒瓶,“朴智旻,听说你混的不错啊,怎么?这么久没见,敬你一个?”

朴智旻没拒绝,举着杯子干了一杯。
周围人一见这架势,心说,好,朴智旻这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劲儿又上来了。于是个个找理由跟他干。
朴智旻貌似酒量并没有想象中的小,一来二去也喝了几杯了。

郑泽组的饭局自然也是没少喝,素来就爱装的人,喝起来没个深浅,一会就有点蒙,突然站起来,手里还拿着慢慢一瓶啤酒,开口,“朴智旻,你是不是觉得你特清高啊,怎么方PD高看你一眼你就牛逼的不得了了?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牛逼了?旁边那小孩,你说说朴智旻怎么牛逼了?”

朴智旻怕郑泽盯上田柾国。

“郑泽,你别阴阳怪气的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说吧。”喝了点酒的朴智旻胆子也比平时大了起来。

“我想干什么?”

郑泽靠近朴智旻。举起手里的酒瓶子,缓缓的开始倾斜。
朴智旻心一横,一闭眼。

金黄的酒液从头顶洒下来,却没洒到他身上,朴智旻睁开眼。
田柾国挡在他前面,啤酒带着泡沫从头顶倾倒下来,顺着额前的刘海流到田柾国的脸上,白色的衬衣被酒液打湿紧紧的贴在田柾国的皮肤上,衬衣变成半透明,隐隐可以看到少年略有肌肉的身形,甚至到最后连裤子都打湿了。酒倒得很慢,似乎倾倒的人很享受这个过程,而田柾国全程没有躲一下,也没有眨一下眼睛,就那么平静的盯着郑泽的嘴脸。

朴智旻动弹不得,田柾国攥住了他的手腕。
整整一瓶酒,倒了田柾国满身满脸。田柾国就用这样简单直接的方式保住了朴智旻最后一点自尊心。

田柾国抬手抹了一把脸,说,“郑泽是吧?你真让我看不起。你记住,今天这瓶酒我会原封不动倒回去的。我叫田柾国,很高兴认识你。”说罢还伸出手。

郑泽冷哼一声,“好小子,我等着。”

两只手接触的一瞬,田柾国手腕发力拧住了郑泽的手臂甩到一边,郑泽没想到田柾国跟他动手,向旁边踉跄了一下。

田柾国笑了一下,“对不起啊,你挡我路了。”说罢拉起还在愣神的朴智旻的手腕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走到室外以后田柾国的头发还有酒液滴下来,所幸太阳很大不会冷。

朴智旻站定,看着田柾国,说,“柾国,你蹚这趟浑水有没有想过到底值不值得?”

田柾国一愣,顿了很久,他说,“没想过,但是值!”

很少讲脏话的朴智旻突然低声骂了一句,“操!”闷头向前走去。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9 20:06:00 +0800 CST  
-tbc-

楼主 wwlzdwljzy  发布于 2017-01-29 20:22:00 +0800 CST  

楼主:wwlzdwljzy

字数:66484

发表时间:2017-01-27 02: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9 00:15:19 +0800 CST

评论数:12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