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ther细节研究报告系列 02话 Blueprint思惑(上)

吾本在一年一度的佳节之日写此文,以表吾于鸣神之心意,同以告慰诸位A友。怎奈度娘锁帖,吾悲痛万分。。。。。吾念起,数年之前之贴,度娘尽数删之。其中无数珍贵之物,毁于一旦。此等做法吾甚是悲愤,A吧数年基业,寸土不留,如今之贴如空中楼阁一般,有头无尾,甚是悲凉。无奈,吾曾经立誓,此系列还将完结,今日补档于此。若非一日,吾之研究报告亦如前辈之心血,度娘一挥,皆为云烟?呜呼哀哉,还请各位先看此贴吧。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0:57:00 +0800 CST  
02话的开始,此处为夜间北中学的荷花池,位于夜间北中学几栋教学楼的中间,设定集中将此处称为0号楼的中庭及外走廊部分。远景视角是自西向东观察,所以看见的是A栋楼的背后,所以按照大楼入口方向的原因此处为0号楼的中庭。此处也就是夜间北七大怪谈之中提到会有血手从中伸出的那个池子,不过根据恒一的观察和作者通过其他角色的叙述口吻来看,此事为无中生有的无稽之谈的可能性较大。关于七大怪谈会在之后的研究报告中详细研究。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0:00 +0800 CST  
从特有的墙体颜色可以看出,此时见崎鸣坐在0号教学楼的前面。结合夜见山的平面图,接下来见崎鸣和恒一的会面发生在红圈标出的位置。因为根据严格的对比发现,动漫、小说以及漫画中夜见北中学的建筑布局的描述都是不同的,动漫相比于小说对学校楼栋的位置和数量都发生了更改,因此对剧情产生了细微的影响,虽然几乎可以忽略但是依然值得关注。所以关于夜见北中学的建筑布局以及相关研究将会在之后的研究报告中以专题的形式专门拿出来进行研究。这里只用动漫套用的中夜间山北中学的布局情况来讨论。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0:00 +0800 CST  


根据小说中的记载,这里的花都是黄蔷薇。02话发生在OP前的这部分内容,及见崎鸣和恒一这次在强风吹拂的蔷薇花瓣之中的邂逅这一段剧情的发生时间在动漫中发生了变化,在小说和漫画中这段剧情是在时间和内容上完全一致的,唯独动漫方面做出了改变。主要的不同在两个方面,首先是发生时间的不同。小说中本次两人的会面发生在5月6日,也就是恒一第一次到班上报道的当天中午午休的时候。当时恒一和赖使河源以及风见正在带领恒一熟悉校园环境,恒一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快步接近见崎鸣发生了交谈。而交谈发生之后,就是下午的体育课。动漫不同的地方在于它并没有按照这一时间线叙述。两人要带恒一熟悉校园这件事的确在第一话提及了,散步过程中两人一直在旁敲侧击恒一对诅咒了解了多少,没有太过重要的剧情,但是三人散步的过程被动漫完全省略了,自然也没有在第一话中描述这次会面,而是上午的恒一入班仪式之后直接跳到了下午的体育课
。但是这段会面却单独出现在了第二话的OP前,值得注意的是,从这里我们看不出会面的具体时间,因为没有看见风见和赖使河源两人的身影,所以存在以下两种可能:
1, 这次会面依然发生在5月6日,动漫和小说是一样的,只是单纯的把精彩的部分拿出来,放在了OP前,烘托恐怖气氛。以恒一的视角是如下的时间线:
(5月6日)早上来到学校报到 → 中午三人一起熟悉校园 →在0号馆前遇见见崎鸣→ 下午体育课 → 在C栋楼顶遇见见崎鸣 → 放学路上在车里看见见崎鸣(5月7日)下午美术课 → 在第二图书室和见崎鸣交谈

2, 这次会面发生在5月7日,美术课之前,是严格按照动漫自己的时间线来的,因为之后的剧情是从5月7号的美术课开始的,所以这次会面有可能发生的时间和原著是不同的。同样以恒一的视角来看:
(5月6日)早上来到学校报到 → 中午三人一起熟悉校园 →下午体育课 → 在C栋楼顶遇见见崎鸣 → 放学路上在车里看见见崎鸣(5月7日)在0号馆前遇见见崎鸣→下午美术课 → 在第二图书室和见崎鸣交谈
无论哪边都找不出确切的证据证明究竟哪条时间线是对的,看似这件事去无论在时间上发生在哪里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接触(在楼顶和0号馆前的两次和见崎鸣的交谈)是最早的两次恒一和不存在之人的交谈。而两条不同的时间线,两件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发生了位置交换,结合之前在专题——Misaki没有死中提出的4月可能没有出现牺牲者,不存在之人对策依然有效的情况来看。我们很难确定这两次交谈是否对对策产生了破坏和影响,而正因为这种不确定性,所以两次会面时间的改变是有可能影响对策的。虽然两次会面必定至少有一个发生在5月6日,藤冈未咲能活到那个时间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具体两次会面对不存在之人对策本身造成的影响有什么差别我们无从得知。因为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会面时间的改变到底有什么影响,所以这仅仅只作为一种可能性在这里提出,在制作组创造的许多原创和改编部分之中,这可能是其中的一环。因为如果藤冈未咲的确不死于4月27日,那么不存在之人对策失效的具体时间就变得尤为重要,而最有可能影响对策的两次会面的时间被制作组动了手脚,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这很可能也是“改编内容“这个整体的一部分。
今年三年三班的不存在之人对策的开始时间是在5月1日,因为藤冈未咲的死亡这一信息没有被三班人获知,所以这次的对策完全是恒一转来以后的一次亡羊补牢,因为三班人意识到恒一的到来会让班级人数进入多一人的情况,为了保险起见才实行了本次对策。假设藤冈未咲并不死于4月27日,唯一能解释她假死这一设定的目的,那就是她存活到了5月,具体方法我们未知,并且可能性很渺茫,但在之后的剧集中并非没有类似的暗示,而且这是解释这一剧情设定的唯一方法,不然藤冈未咲依然死在四月份作为4月死者出现的话,剧情上就不会有任何的不同,这就真的只是一个不改变本质的小细节了。虽然这部分是制作组原创的内容,必定不是小说作者绫辻行人的本意,但是another从本质上来说是一部彻彻底底的悬疑解谜推理动漫,如果存在这种可有可无的细节未免违背了推理的初衷。但我们同时也要解决另外一个问题,首先今年为有的一年,那么4月在没有任何对策的情况下,理应出现牺牲者,假设藤冈未咲不属于4月牺牲者的话,那么4月就无伤亡情况这明显和诅咒的基本性质不符合。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那就是4月必定也是存在不存在之人的,这让我想起了前辈留下的一种理论,那就是恒一有可能无意之中担当了这个角色。历年三班选择不存在之人的时间是在开学之前由对策委员进行候选,之后在开学的时候就开始实施,但今年情况很特殊因为有恒一这一个界定很模糊的人存在。恒一究竟什么时候起算作是三班的一员是一个很难查证的问题,根据小说插叙二的描述,三班的一般人员是在接近四月底才知道有恒一这个转校生存在的,但是恒一确确实实出现在三班作为学生来上学就是5月份的事情了,而之前班干部代表三班在4月27日就已经去医院看望过他了,并且我们不知道班主任和对策组人员有没有可能提前知道恒一的存在。总之,如果将正式到三班报道之后才能算作三班成员的话,那么恒一在4月份的确有条件被称作不存在之人。因为他一直没有在班级内部和三班人员进行任何的接触,唯一的接触也是在夜见山医院,不存在之人对策明确提出过,在校外是可以和不存在之人接触的,只是保险起见基本历年三班人员在校外也是不会去接触不存在之人的,但是千曳老师明确说过对策其实只是适用于在校内的。这使得恒一在4月充当不存在之人成为了可能,但是这个理论也有很大的漏洞。因为三班人必定在4月底是会知晓恒一的存在,甚至会在校讨论这件事,这样是不符合不存在之人对策的程序的,恒一无意之中成为不存在之人的情况是需要很多的巧合的,而且必须三班人在4月得知他转来时从心里并不把他当做三班的一员才有可能实现,及诅咒认定其为三班人而三班人本身不认为其为三班人而阴差阳错形成的一种不存在之人对策。所以理论本身还是有些过于勉强,需要更多的证据支持,我本人并不太赞同这种看法,仅仅作为一种前人提出的可能性在此探讨。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5:00 +0800 CST  
而第二个不同的地方在于,动漫中这次会面的谈话有了一点变化。当见崎鸣发出“你这样没关系吗?”这样的发问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阻止了恒一的发问,这是和小说原著不同的地方。小说中这阵风完全是环境描写,而且是在恒一快步走去和见崎鸣交谈事刮起的,当时两人还没有开始交谈,书中写到“一阵风刮过,吹得周围花摇叶晃。顿时,阵阵甘甜的蔷薇花香扑面而来”这完全就是一段气氛渲染,没有任何深层次含义。而动漫中,这阵风却刮的晚一些,打断了恒一想说的话,本来小说中是见崎鸣完全不顾恒一的感受直接没有回答恒一的问题说完了话就离开了,而这里不同在于恒一没有发问,突如其来的风让他犹豫了一下,丧失了开口的机会。这里的修改首先对见崎鸣的人物塑造产生了一定的改变,动漫中的见崎鸣并没有小说中的那么高冷,这个形象的变化就是在这种小细节之中产生的,小说中此时的见崎鸣明显得让人感受到一种冷酷而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动漫则好了很多。而另外一点,这也突出了诅咒的一种特性,那就是毫无道理可言的现象,就如同这阵突如其来的风一样,打断恒一急于想问出的话,破坏了事物本来的规律,这种感受通过这种优秀的气氛渲染表达了出来。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5:00 +0800 CST  
接下来是三班的美术课,这节课的主题是静态物品的绘画。前桌四人为樱木,望月,绫野彩,和久进,后桌四人为多多良,渡边珊,高林,以及现在被三神挡住了的恒一。
可以看见大家都照着桌上的东西写实的作画,唯独只有望月画出了风格很抽象的画作,所以引起了三神老师的关注。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6:00 +0800 CST  
这里恒一之所以问望月“你喜欢蒙克吗?”是因为望月作画的风格很明显的和蒙克的风格十分的相似,两人下课之后也讨论了蒙克的世界名画《呐喊》抒发了自己关于这幅画的不同见解。“对所有的事情不安却无能为力,那副画能把人的这种情感挖掘出来”“就算装作看不见也无济于事,大家。。。。一定也是这样”很明显,望月的这些语言其实不单单的在谈论这幅画,更多的是对三班的诅咒这种现象的一种阐述,形象的描绘出了三班的现状,大家都很不安心,觉得可怕的事情就在身边,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无奈的压抑感笼罩在三班人的心里。如同望月在小说这段描述中所说的一样,“蒙克的那副画总是被人误解,其实呐喊的并不是那个男人,而是周遭的世界,那个男人只是害怕的捂住了耳朵”三班的人此刻就处在这种情况之下,恐惧的来源并不是自己的内心,而是来自周围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压迫感不言而喻。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7:00 +0800 CST  
这里望月仅仅提了一下的这句话,其实是很重要的线索,美术社的社团活动是从今年重新开始的,为何是“重新开始”呢?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担任美术社指导的三神老师,不幸在当年的三班诅咒之中丧生,社团活动当然也就停止了下来。而今年重新开始,当然也是因为三神老师作为死者复活到三班,所以社团重新开始了活动。这一情况看上去过于的诡异,首要的疑问就是美术部的人是如何接受死去的老师复活来继续社团活动这件事的。这也就是诅咒对人行为和记忆的可怕干涉的体现,小说和动漫中对于这一块都没有具体的解释,相比于动漫,小说中多了很多对于这件事的提及,恒一也曾经问过为什么社团活动停止了,得到的回答是出现了某些事,而某些事具体指什么完全没有解释,如今来看河源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肯定记忆是被修改了的,至于具体是被修改成了什么样子我们是无法得知的。但是这就是诅咒的特性,河源、风见、望月,谈论到社团活动停止这件事的时候,都自认为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完全没有任何的怀疑,由此可见诅咒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干涉,因为物理世界是没有发生可以合理解释这件事的方法的。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8:00 +0800 CST  
这里可以看出,大家都认为恒一加入美术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理由现在看起来很简单,因为指导美术社团活动的就是恒一的小姨,也就是三神老师。恒一来上自己小姨的课是很自然的事情,所以大家才都会在说一声“因为你看。。。。”之后一齐看向三神老师。初次看时,大家都觉得这里可能大家都认为三神老师是一个温柔又美丽的老师,大家喜欢上她的课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能理解其中的深层次含义。并且之前望月就已经表露出了对三神老师有好感这件事了,这一点是望月因为长期和大自己好几岁的姐姐望月知香生活在一起,所以比较喜欢比自己年长的女性这件事。第一次看时更多的只能理解到这种层次,并不知道其中其实有更深的意思。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9:00 +0800 CST  
这里我们放大仔细看一看恒一的画,果然是一张标准的制作组为了偷懒而放上去的贴图,但也符合了这节课的主题“静态写生”。结合之前的问答,恒一的对于绘画方面其实还是有一些功底的,这也让人联想到了之后关于和见崎鸣一起去东京看美术展的事情。在动漫的制作中,我们会发现这些细节another的制作组一般都会给出,但相比于其他细节并没有那么精确,但以12年的眼光来看已经非常优秀了。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09:00 +0800 CST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当赖使河源的名字被三神老师叫到的时候,绫野彩很明显的露出了讶异的表情,并看向了那边,有理由相信这其实是一种关心。这让我们不得不推测绫野彩是否对赖使河源有不同于一般同学的情感,因为这个反应的确有异于常人,对比周围人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大了,但不排除是因为绫野彩生性活泼的原因。因为绫野彩是动漫的原创人物,在小说和漫画中都没有此人物,并且之后绫野彩不幸遭遇车祸去世,对于这个人物的展开并不算特别多,并且没有再描写任何她和赖使河源的事情,我们除了知道她和小椋由美是好友以外并不知道她的其他人际关系,设定集对于她的介绍也没有关于其它部分的描述,所以这只是一段没有下文的猜测。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0:00 +0800 CST  
这时望月问及了恒一对于三神老师的看法,初次看到这里我们会觉得望月问的是关于学生对于老师的看法,恒一的回答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有给出什么特别评价。但我们知道原委之后就会意识到,望月问的是恒一身为三神老师身边亲人对于她的看法,更多的是一种类似于旁敲侧击的询问,因为我们之后也知道,望月对于三神老师是抱有很明显的好感的。这一点在小说和漫画的恒一的心理活动中都被恒一吐槽过,而且此时望月的脸上可以看见有一些红晕,因为这个问题其实对他来说其实是一种青春期的特有问题,当然有些难以为情。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0:00 +0800 CST  
恒一为了寻找见崎鸣的身影扫了一眼全班的人的位置,我们可以发现基本是关系比较要好的人坐在一起。关于三班同学之间的关系,之后会在三班人员的专题中详细讨论,这里不再赘述。这里恒一发现了见崎鸣并没有来上美术课。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1:00 +0800 CST  
这里又出现了夜见的黄昏下人偶店的人偶充当的分镜,之前说过这种现象到第三集之后就消失了,这里依然无法解释其具体含义。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1:00 +0800 CST  


这里是下课后恒一和望月在0号馆走廊走出教室时的情景,可以看见同班的有田松子正好走出了0号馆的大门,就是最后12话穿着黄色内衣一脸淡定的被爆炸炸飞的那位。之后就发生了望月和恒一关于蒙克画作所产生的讨论,而讨论途中河源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注意此时赖使河源已经用小榊来称呼恒一了,小说中恒一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及赖使河源直哉已经开始用昵称称呼他了,这是因他自来熟的个性,三班的人员中和望月有一些交情的人都知道望月对于三神老师颇有好感,再加上刚上完么美术课,所以他很自然的会以为恒一和望月在讨论三神老师。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2:00 +0800 CST  
之后得知恒一和望月在聊有关阴暗的话题的时候,赖使河源明显的有些讶异,因为他马上就联想到了此刻自己正身处在的诅咒,所以有些谨慎的问他们具体在说什么。当得知是关于不安而不是诅咒的时候,因为松了一口气而笑了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一下的放松大意所以当被恒一问及有什么不安的时候,赖使河源口无遮拦的说出了被诅咒的三班这个词语,这是恒一第一次得知这个词语,直哉和望月也马上意识到了说漏了嘴,所以两人的神情一下子就凝重了下来。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2:00 +0800 CST  
赖使河源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之后,打算干脆一次性向恒一坦白,但是被望月制止了。因为这件事目前有没有危险性是未知的,因为泉美昨天请假在家,所以对策组目前并没有怎么对于恒一说明的计划,在没有经过任何对策组和班级成员的商讨的情况下直接坦白未免太过冒失。而恒一本来打算追问两人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时候,透过门之间的间隙,看见了见崎鸣,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见崎鸣究竟是怎么回事才是真正谜一样的存在,所以他马上忘记了被诅咒的三班究竟是什么这个疑问,而是进入第二图书室急于弄清楚更多有关见崎鸣的情况。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3:00 +0800 CST  
门外的两人在略微向前几步之后发现恒一是被见崎鸣吸引过去了,所以大惊失色的两人本能的想要阻止恒一去接触见崎鸣,但是一时间无法和恒一解释清楚,所以还是无法拿出有效的办法来制止恒一。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4:00 +0800 CST  
见崎鸣没有搭理恒一的打招呼,看了一眼之后继续作画,见崎鸣此时已经对对策半信半疑了,所以并不特别严格的遵守不存在之人对策。不同于第一图书室,第二图书室主要收藏的是一些地方的文献以及校友捐赠的一些比较珍贵的书籍,所以相比于图书室它其实更像是一个藏书馆,并没有一般学习生活中用得到的一些书籍,再加上位于二楼以及废弃了的0号馆,位置偏远所以基本不会有人来。小说中有交代恒一曾扫视过第二图书一眼,并没有发现千曳老师,因此也好奇这里为什么没有管理老师。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4:00 +0800 CST  
“我想给这个孩子在最后添一对大翅膀”这句话来自小说原文,见崎鸣之后没有再把这幅画拿给恒一看,我们无从得知这幅画最后成了什么样,最后是否有翅膀也就无法得知了。关于她是否是天使的发问,见崎鸣回答说自己也不知道,小说中恒一觉得见崎鸣说不定会回答她是魔鬼。关于这幅画,恒一在小说中描述说从画的形体可以看出画的是一位美少女,而奇怪的是画的关节部分,是采用球关节人偶的样貌画的,所以恒一第一反应是这画的其实是一具人偶。



楼主 苍之瞳X  发布于 2019-10-18 01:15:00 +0800 CST  

楼主:苍之瞳X

字数:8110

发表时间:2019-10-18 08:5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2-01 08:19:03 +0800 CST

评论数:4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