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归于永夜(10027)

其实我想叫它一个黑化的我怎么拯救一个弃治的你

平行世界归来梗
黑化纲轻松向(?)
灵感来源于对替身梗无语凝噎的报社后续
替替替替你三舅姥爷
脑洞奇大,私设巨多
时间线从未来战开始,前期走剧情后期放飞自我
记住,这其实只是个恋爱脑文


无存稿裸奔状态,发出来的原因是有人看有人催有动力写才不会坑
官图镇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13:00 +0800 CST  
自古二楼放简介:
所有布置已经埋下,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一切只静待来自十年前的年轻访客。
……等来的却是一个身上没有彭格列指环,不认识Reborn,没见过狱寺隼人,跟山本武云雀完全不熟,除了随时闭着眼睛不肯睁开,其他看起来根本只是个普通国中生的……吐槽系颓废面瘫。
……十年火箭炮打错人了吧你们!
十四岁的沢田纲吉少年:“啊,完全不想去拯救世界。”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15:00 +0800 CST  
.
在棺材中醒来时一种怎样的体验?
沢田纲吉面无表情地掀翻了自己的棺材盖。
记忆里还残留着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场景。
红发少年慌慌张张的脸,朝脸射来的火箭炮,呛死人的粉红色烟雾,还有莫名其妙无法动弹的身体。
简直头疼。
少年人看起来简直像发育不良的矮小身材在纹饰精美的棺材中坐了起来,然后发现棺材里全是铺满的百合花。
……槽点太多无从吐起。
完全不想动弹,十四岁的沢田少年在棺材里盘起双腿,扶着额头只想脑失意体前屈。
……好饿。
明明只是好端端地走在回家吃饭的路上而已,结果只是被个奇怪的火箭炮打中了就被莫名其妙扔到这个什么也没有的森林里,被关进棺材里这种完全不吉利的事情就算了,早上出门前奈奈妈妈说好的大餐也明显泡汤了。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15:00 +0800 CST  
——“谁?!”
陌生人的声音突然出现,林中阴影中有脚步在接近。
沢田纲吉抬起头,下一秒就被狠狠地捏住了肩膀。
“……十代目!”
面前的男人,明明看起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表情却简直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男人猛地跪了下来,动作简直像是膝盖砸在了地上。
过了十四年废材生活的沢田少年感觉肩膀上传来的简直是一阵剧痛,男人的手指简直用力到像是想要捏碎那里的骨头。
……感觉完全没有办法跟这个只会跪在自己面前道歉的家伙正常交流。
“那个,拜托可以放开我吗?”
从始至终一直闭着眼睛的少年面无表情地开口。
“真的好痛。”
——“对不起!”银发的男人猛然惊醒,终于放开了少年的肩膀,“十代目,——为什么您不睁开眼?不管了——十代目,不管您是以什么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我——”
粉红色的烟雾突然腾起。
几秒之后,还坐在棺材里的沢田少年与提着汉堡的银发少年(单方面地)面面相觑。
“那个,早就想说了,”沢田·耐心被用光·饿得暴躁·纲吉率先开口打破了寂静:
——“你们谁啊?”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16:00 +0800 CST  
“这种话应该我来问吧。”不论是表情打扮都像个不良少年的银发少年猛地站了起来,手指间已经出现了炸药管,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这是袭击吗……不管了,炸掉你就唔——”
闭着眼睛的棕发少年面无表情地一拳把他揍翻在地。
“你这**!”捂着脸不可置信得跳起来的银发少年看起来愤怒已经燃烧到了极致,伴随着他的怒吼,他的手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炸弹:“炸翻你!三倍炸唔——”
还没来得及引燃炸弹管,他就被一个毫无花哨的上勾拳打倒在地。
“啊!”狠狠摔倒在地的银发少年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他看到了如暴雨一般的拳头落了下来。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16:00 +0800 CST  
半响之后,已经鼻青脸肿的银发青年欲哭无泪地坐在一边看着那个恶霸一边吃他的汉堡一边口齿不清地问他问题。
“是这样吗,狱寺君也是突然就被莫名其妙的火箭筒击中啊,”沢田少年一边大口咬着还很温热的汉堡一边含混地说,“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了咯?”
“我确实是不知道没错……”完全已经被揍出心理阴影的银发少年有气无力地应答到,“话说你这家伙,明明一直没有睁眼为什么打人简直又准又痛啊,我是被一个盲人打败了吗……”
“随便说别人是盲人真是没礼貌啊狱寺君。”棕发少年面无表情,吃掉了最后一点汉堡。“我吃饱了,多谢狱寺君的款待。”
“不……我完全不是自愿把食物给……”同样饥肠辘辘的银发少年刚想反驳,那个简直让人噩梦的棕发家伙就抬起了紧闭双眼的脸望向了他。
“……你高兴就好。”
“说起来,这个是什么?”本能地绕过了这个话题,银发少年,原本在意大利街头闲逛,被称为炸弹人的狱寺隼人,天生旺盛的好奇心让他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堆满了鲜花的大盒子。
“是棺材吧。”棕发少年心不在焉地回答到,“穿越到棺材里,总感觉很不吉利呢狱寺君。”
“棺材?”
年轻的狱寺隼人惊讶的目光投向了那个棺材,“你把这个叫作穿越吗……对的,突然被传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果然是穿越……”
他迫不及待地凑上去仔细研究着棺材上的花纹,还试图把棺材翻过去,“说起来我们两个都是穿越到这个棺材附近呢,说不定这个棺材是个传送装置也说不定……啊?”
他呆呆地看着被翻过来的棺材盖子上的硕大家徽:“这个徽章……看起来像是那个彭格列呢……”
“那个是什么?”
“就是彭格列啊!世界最强的黑手党家族彭格列,充满了荣耀,黑手党世界规则的制定者,传到现在已经九代的古老的家族啊!”银发少年激动道。
“……你很向往这个什么彭列格家族嘛狱寺君。”棕发少年偏了偏头,就算是根本没有睁开双眼,狱寺隼人也能感到他有如实质的目光投在自己身上。
“是彭格列不是彭列格啊!”他激动地说,“成为像彭格列这样强大的家族的家族成员是绝大多数黑手党的毕生心愿吧!难道你不这样想吗?!”
然而棕发少年已经把脸转了过去。
静默了几秒之后,他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声音低低地传了过来。
——“完全不想。”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17:00 +0800 CST  
“毕竟,我只是个普通国中生而已。”棕发少年歪过头补充了一句。
不,完全不……普通国中生是不会能把我打倒在地的……也完全不会明明没瞎却一直不肯睁开眼睛非要假装自己是一个盲人……
狱寺隼人简直有满肚子的槽要吐,制止了他这个说出来肯定就又会被棕发少年揍的作死举动的是一道突然响起的人声。
——“果然如此。”
“谁?!”狱寺隼人警觉地回头,愕然发现一个被厚重披风遮盖全身的奇怪人影出现在林间阴影处。
“初次见面,”对方的手从披风中伸了出来,细小的锁链从手上戒指脱落,“然后,再见。”
“什么啊你这**!”狱寺的怒火完全燃烧了起来,刚被揍了一顿的他现在急需重新树立自己的自信心,手中炸弹接连出现,全部引燃后他奋力地投掷了出去。
……然后被绚烂的浅紫激光轻松剿灭,多余的光束落到了他的脚下,巨大的爆炸把他瞬间炸飞了出去。
好好地坐在另一边的沢田少年:……
“居然这么弱吗。”袭击者简直是叹息的声音响了起来。
“完全无法想象这是曾经打败过Varia的岚守呢,如果只有这种程度,那么死在这里或许是最幸福的选择呢。”来人收回了手上的臂铠,缓缓走近,“还有你呢,沢田纲吉……居然已经吓呆了吗,眼睛都不敢睁开看着同伴被杀死吗,这真的是被Reborn教导过的——”
“那个,”棕发少年站了起来,歪了歪头,“虽然这么说很冒昧,但是,”
“——Reborn是谁?”
“嗯?嗯?!”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17:00 +0800 CST  
——————————————TBC——————————————————
开文了。
上一次贴吧发文是好几年前了,那时候还在念高中,为全职写了些不知所谓完全不通顺的东西,此后一直处于装死状态……最近重温家教反而又重新有了开文的动力。
大概是重温了被27小天使支配的恐惧……
本文CP白纲,隐all27不重要反正我也不打算写,出现也是单箭头吧,恋爱文,拿来祭奠我所剩无几的少女心。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18 01:22:00 +0800 CST  
2.
“总之,就是这样。”简短地概括了一下情况,沢田少年歪头,“我只是个普通国中生啊。”
拉尔·米尔奇已经完全混乱了。
“我早知道……这些都根本不靠谱。”她喃喃道。
一切都乱套了,来自十年前的沢田纲吉根本就还没来得及接触黑手党的世界,甚至身上根本就没有彭格列指环,最后的希望破灭了。拉尔不得不承认,虽然她本身便没有抱太大希望,可是在知道这残酷的现实之后,巨大的失望简直让她感到眩晕。
“所以,我可以走了吗。”棕发少年站了起来。
“不可以!”拉尔本能地厉声道。“就算你是还没接触彭格列的沢田又如何,承担这些是你宿命中的责任,我的任务就是将你们带回基地,你们必须跟我走!”
“什么宿命啊责任啊。”瘦小的沢田少年仰起了脸,没有睁开的双眼仰望这头顶的碧空,面瘫着吐槽,“简直是强买强卖嘛。”
“完全不在乎本人的感受吗。”他说,“我可是完全不想跟那个什么彭格列扯上关系啊。”
拉尔枣红色的眼睛中燃烧起了怒火。
指环再一次地解封,臂铠上的手炮已经燃起了雾属性的火炎,咔嚓一声,抵住了棕发少年的脑袋。
“你去,还是不去?”拉尔一字一顿。
顿时一片死寂。
流年不利今天又被揍又被炸的狱寺隼人张口,欲言又止。
算了,劝谁都感觉会被揍……
许久之后,棕发少年偏头躲开了抵住额头的臂铠,有气无力地问:“那彭格列基地有饭吃吗?”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1 18:16:00 +0800 CST  

天色将晚的时候,他们与所谓“基地”派出的援军会和了。
对方是个高大的黑发男人,言谈非常爽朗,下巴上却带着刀痕。
“雨守山本武,”拉尔低声道,声音里面有压抑不住的怒火,“我这边出了大状况——”
“10年前的人传送过来的时间不对吗,”山本武挠了挠头,有些无奈,“先一步传送过来的Reborn先生已经告诉我们了,云雀已经回到基地了,我被紧急派出来接你们。”

回基地的路上那个黑发男人落后了几步,和两个来自10年前的少年走在了一起。
“所以说来的是还没有互相认识的时候的狱寺和纲吗?”他微笑着这么说,即使是面对着如此可怕的情况,他看起来似乎仍然很乐观,“感觉很有趣呢,哈哈哈没有打起来吗,我记得刚见面的时候狱寺可是很凶的呢。”
“完全没有。”棕发少年毫无内疚之心地回答,“相反,狱寺君非常和善礼貌,一见面就请我吃汉堡。”
狱寺隼人:完全不想坦白自己并不和善并被揍了一顿抢走了午饭。
“哈哈,是这样吗,真是难得呢,”山本武爽朗大笑,“话说纲的话,为什么一直都闭着眼睛呢,也不笑不说话,眼睛不舒服吗?”
“没有的事,”沢田少年依旧面无表情,“只是个人爱好而已。”
“闭着眼睛不会看不到路吗哈哈。”
“完全不会,”棕发少年歪头,“看得很清楚呢,就像是超能力一样。”
山本武是真的有些惊讶了:“是吗?纲从前有过这样的超能力吗?完全没有印象了呢。”
“趁夜赶路吗,对于这两个小鬼实在是太危险了吧,基地应该还要至少半年的路程才对。”拉尔看了看电子地图,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啊,不是的哦。”山本武暂且忽略了两个10年前朋友身上的违和感,跨步上前掏出了匣子,“虽然这么说很好不好意思,但是拉尔得到的基地情报应该是错误的吧,基地就在前面了,请跟紧我啊。”
蓝色的雨之火炎在山本武指间燃起,随着雨匣的打开,暴雨随之而倾盆。
“只是障眼法而已。”山本武笑眯眯地道。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1 18:17:00 +0800 CST  
在暴雨的掩护下,山本带他们找到了基地大门。
经过了层层电子门,健谈的山本武一直在向两个少年介绍着这座雄伟的基地,然而出乎雨守意料的是,记忆中少年时代性格还很活泼的首领却始终兴趣缺缺,更不用提即使进入了基地,他的眼睛始终都没有睁开,倒是从少年时代就擅长理工科的少年岚守,一直兴奋地追问着详情。
经过了新加的防射线光门,拉尔几乎是离开失去了意识,山本武猜她可能是身体受不了环境剧烈变化所带来的刺激,只能抱着她进入基地内层。
“就是前面了,纲。”山本武带他们走过一个拐角,打开了大厅的门,“Reborn先生就在里面呢。”
“哈哈,虽然纲现在还没有遇到过Reborn先生,但是我觉得,之后Reborn先生对于纲来说完全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人呢。”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1 18:17:00 +0800 CST  
——————————————————TBC——————————————
好像没人看……发着当备份吧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1 18:18:00 +0800 CST  
3.
“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小婴儿嘛。”面对沙发椅上的西装小婴儿,沢田纲吉这句吐槽简直发自内心。
成年的山本武去安置拉尔和年轻的狱寺隼人了,硕大的客厅也就只有Reborn和完全状况外的沢田少年而已。
“按照历史的轨迹,”豆豆眼的黑西装Reborn古怪地盯着看着眼前这个跟情报完全不符的棕发少年,“我本该在半年就前往日本,成为你的家庭教师,教授你成为一个合格的黑手党老大。”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3 18:55:00 +0800 CST  
“听起来简直糟糕透了。”棕发少年面无表情地吐槽。
“事实上半年前我也已经收到了九代目的委托书了没错。”Reborn手中的变色龙列恩已经变成了枪,咔嚓一声,对准了棕发少年的脑袋,黑发小婴儿微笑了一下:“但是最近的情报与在这边得到的消息完全不对应呢,并盛的废材纲,做什么都不行的究极**,却在半年前突然失踪,三个月前突然又重新回到家中,却再也不愿意睁开双眼,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Reborn微笑着总结道:“所以,你是谁?”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3 18:56:00 +0800 CST  
“……我就是沢田纲吉啊。”棕发少年的眉微微蹙起,“总不能只是跟你们想象的不一样就连名字都要从我头上夺走吧。”他面无表情的脸似乎也隐隐带了些哀怨,“即使是黑手党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吧,我只是个普通国中生——”
枪声突然响起。
沢田纲吉本能地一偏头,子弹从他脸侧呼啸而过,在他背面的墙上炸出一个小洞。
“普通人是不能躲开子弹的哦,纲君。”黑发小婴儿还是那样微笑着,但是沢田少年现在已经完全不觉得他可爱了。
“……我讨厌别人拿枪对着我。”沉默半晌之后,棕发少年喃喃道,“……再说,小孩子玩枪的话,难道不怕走火然后啪的一声炸掉自己的脑袋吗。”
“那不重要哦。”黑发小婴儿轻松地跳了起来,落到了沢田纲吉的肩上,“嘛,不管怎么样,虽然时间推迟了一点,但是我已经接受了九代目的委托,那么我现在就是你的家庭教师了,那么,从现在开始,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黑手党首领而努力吧,请多关照。。”
“……完全不想——”侧脸躲开黑发小婴儿的侧踢,棕发少年完全没干劲地絮絮吐槽,“什么黑手党啊家庭教师啊什么的,简直太荒谬了嘛,什么家族毁灭啊什么的,怎么看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嘛。”
“即使是彭格列毁灭你也会死也没关系吗?那么果然你还是现在就去死吧。”Reborn小脸上的微笑未曾变化,手中的列恩牌手枪已经连射多弹。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3 18:56:00 +0800 CST  
反身跳出扫射范围的沢田少年简直胃疼,“那样的未来很明显不是我的啊,什么打败Varia啊什么继承彭格列什么的,要我拯救自己的命运什么的,不是明显让我回到过去找到那个白啊兰啊什么的杀掉比较快吗?”
“意料之外地身手呢纲,”Reborn收回枪,歪着头看他,“说起杀人什么的意外地轻松呢,对于普通国中生来说,杀人是那么轻松的事吗?”
“如果是像你们说的那样杀人如麻的恶棍的话,那不是死一个少一个最好吗?”棕发少年面无表情地说完,把运动衫的连帽拉上来遮住了头:“好饿……你们说好的晚餐呢。”
“那么,就吃完再来讨论成为彭格列十代目的培养计划吧。”Reborn重新跳上沢田纲吉的肩头,伸手压低了下帽檐,遮住了神色,“至少这样的身手在这样的情况下总比真正的废材强呢,那么从明天开始就来接受这个时代的战斗训练吧。”
“……喂,我还没有答应去拯救什么家族。”沢田纲吉感觉已经压制不住自己的吐槽之魂了。
“说什么傻话呢纲,就算你要回去的话不是也必须要先去打倒密鲁菲奥雷的入江正一吗。”Reborn稚嫩的童声响起,“就算身手足够闪开子弹,在十年后的世界里,长了一副彭格列BOSS的脸出门就会被敌人用匣子杀掉吧。”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3 18:57:00 +0800 CST  
“那也比莫名其妙多了一个黑西装小婴儿当家庭教师强吧。”沢田纲吉面瘫着脸吐槽。
“不可以哦,作为世界第一杀手的我接受的委托一旦开始没有完成前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如果不接受的话,我就只能遗憾地杀掉你终止委托了哦。”Reborn说道,“这可是杀手的职业道德。”
“那就是只能接受了吗?”沢田纲吉歪头让小婴儿坐得更近一点,说:“感觉前路完全看不到希望呢。”
“不要用那样没有起伏的平淡语气对你的家庭教师说那样哀怨地话。”Reborn微笑着威胁道,“作为目前这个基地内职务最高的人,我可以有权力取消掉你的晚饭哦。”
“还有,你根本没有睁开眼睛,就不要提看见前路这样荒唐的话了。”Reborn还是终于忍不住吐了个槽,“不睁开眼睛你是在COS盲人吗?”
“啊,好凶,”面瘫脸的棕发少年吐槽,“可是我睁开眼睛才是什么都看不清呢——餐厅哪边走?”
“往右,你是重度近视吗?”
“……不,完全不。”
少年单薄的身影和肩上的婴儿一同消失在电梯中。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3 18:57:00 +0800 CST  
——————————————————TBC—————————————————————
本文开挂有按照基本法。
基本就是原著某方面能力强化而已。
面瘫吐槽脸身手敏捷纲。
不知道在我写出来原因前有没有人能猜出来。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3 19:00:00 +0800 CST  
4.
然而餐桌上并没有应该有的那个人的身影。
讨厌群聚的成年云守说是已经回来,但是在他们到达之前就又已经出发不知道去做了什么,草壁倒是过来带来了歉意的口信,表示明天云雀才会回来。
而晚餐是意大利面,味道还行。
厨师是个油光满面的矮胖子,自称将尼二。
就是吃东西的时候总觉得有好几道视线一直在注视他,强烈到简直像是要穿透身体。
成年山本武一直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就算了,为什么年轻的狱寺隼人也一直那样看着他?沢田纲吉微微蹙眉。他的表情一直都很淡,因此就算是细微的波动也显得起眼起来。“有什么问题吗狱寺君,一直盯着我看。”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4 17:43:00 +0800 CST  
“……谁看你了**!”银发少年表现得简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被偷偷注视着的人戳穿了自己偷窥的行径,他的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恼还是羞恼。“只是,只是这里的人说未来是彭格列的十代目而已——喂,连你这种人都可以当上彭格列十代目的话,也怪不得彭格列会毁灭吧,那还不如我来当——”
“那给你当好了狱寺君。”沢田纲吉立刻回答道,“请千万不要客气。”

楼主 诶你够了  发布于 2017-08-24 17:43:00 +0800 CST  

楼主:诶你够了

字数:145293

发表时间:2017-08-18 09: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08 10:20:46 +0800 CST

评论数:24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