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2【141023文文】原创·十年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3 23:35:00 +0800 CST  
睡前突然的有了个想法,然后无限想象,扩充就有了这篇文。应该会是个短篇,最开始的时候会以直树的孩子为第一人称来写。现在没有大纲,完全是随想随写,可能会有小雷小俗。嗯,先说到这,谢谢大家。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3 23:35:00 +0800 CST  
是的,习惯。

习惯了对她冷淡,即使知道了她的无辜,态度却在不好热络起来了。她对此很习惯,还是一如既往的成天傻笑嘻嘻的。

习惯了她每天叫起床,于是在她留在医院陪生病的外公的时候,自己和父亲全都睡过了头。

习惯了她独特的料理口味,习惯了在屋子里看到她这忙那忙却不知道到底在忙什么的身影。

父亲和母亲刚刚离婚的时候,母亲原来2,3天来看他一次,后来一周来看他一次。母亲再婚很快,慢慢的一个月来看他一次。父亲和琴子结婚几年后,母亲的新家庭要举家移民到国外,那之后一年能见上2回算是不错,近些年则是几年才见上一回了。

而我则是从每次见面的痛哭流涕到现在的心平气和,似是和很久不见的还不是很熟悉的人见面,最后都不知道除了每次的相同话题再说些什么。都是高档的饭店,精致的餐点,送当季的新款名牌衣服,这样无聊的吃饭环境,还不如回家听她讲讲当天的工作趣事,可能只是习惯了“嘈杂”的环境,猛然的一换,耳朵不太适应。

我不是个多话的人,父亲不是,母亲不是,只有她才是。她是个热闹的人。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3 23:41:00 +0800 CST  
第一次见面就让我深深的认识到的。

不算她没嫁进入江家前的见面,只算她嫁入入江家后的。那是我们之间隔了一道门。奶奶以为我睡着了,和已经成为如江太太的她兴奋的谈论着,其实就她们的音量,让人想不听到都难。

她们聊了很多,奶奶很兴奋的,
琴子琴子,你和直树一定要生个可爱的女儿,然后还可以再生个可爱的女儿,然后我们一起带着她们拍照,买衣服,过家家,照片放满无数个个相册··

奶奶激动地,她也激动的。而他躺在床上听了很久,都没有提到他,只有奶奶的那么一句话,你们新婚蜜月要是清朗这个电灯泡在不好吧,我回来跟直树说让他把晴朗的东西搬到我这来,我来照看他。你们就开开心心的···
后面的话他没听见,哭得伤心,心里害怕,要被人抛弃了么?妈妈不要他,爸爸也不要他了。再有了新的小宝宝,奶奶也不要他了吧。他知道奶奶一直喜欢女孩子的。

于是,在她正式结婚的那天晚上,奶奶想要把他接走的时候,终于不可抑制的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父亲冷着脸说他,其实平时最怕父亲更别说他还沉着脸,但是那时候父亲越说他他越哭得伤心,最后是她蹲下来抱着他,拍着他的背哄他,
好宝宝不哭了,今天晚上咱们一起睡好不好?

我借着机会讨价还价,我不要搬走!要一直在这!

她一叠声的安慰我,好的好的,不搬走的,一直在这。

人似乎就是这样,越顺着越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我终于把心里的最想说的吼了出来,

我最讨厌小孩子了!最讨厌了!不喜欢他们!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

其实我是想让她答应我说以后都不会再有小孩子。但是我高估了她的智商,她听到后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紧紧的抱住我像是急于澄清什么似的说,

没事的,没事的,清朗我可喜欢你了!一点都不讨厌你!

又像证明似的,亲了我的脸袋一下,留了个红红的口红印。

那个时候,哭的鼻孔堵塞的我不记得有什么气味,只觉得她的怀抱很温暖。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3 23:44:00 +0800 CST  
第一次发小说,未完待续呢~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3 23:45:00 +0800 CST  
先谢谢大家的支持,阿泽是大四的学生,今年还想考研来的,不会天天更新毕竟要学习的嘛~大概3-4天更新一次,更新的篇幅和第一次差不多,每次三小段,目前还没有想到结局···
这是我第一次把自己写的小说发上来,会好好的,用心的把它写下去。欢迎个位看官给我留言,有贴必回~再次谢谢大家~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4 10:34:00 +0800 CST  
看大家回复好激动,那就再来更新一下吧,么么哒~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4 13:09:00 +0800 CST  
就这样的,入江琴子进入了我的生活。

她是名护士,我在知道她的职业后曾冷嘲道

幸亏你当的是护士,要是医生,家里的钱都要赔到医疗事故里去了。

她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思索了下然后肯定的对我说,

宝宝你说的对哎,我确实当不来医生的,嗯嗯。

一脸认真的样子把我一肚子想回顶她的话全都憋回去了,真是。

其实她完全不用出去工作的,当社长的爸爸来养活她一点都不成问题。

她的工作,尤其是到换季的时候特别忙。感觉一天都见不到她多长时间,他没睡醒的时候她已经出了门,而晚上等他睡下了她却还没有回来。

终于,在一天早上好不容易全家一起出门的时候,自己忍不住问了她。

像奶奶一样在家轻松地不好么?天天这么累的。

那时候正值流感盛行,她忙得眼圈都有些泛青了。

那时她正蹲着在给他换鞋子,听到他的话,抬起头看着他

宝宝,这是我许下的无数个最想实现的梦想中,排名第二实现的呢,我非常珍惜它。我觉得这样很快乐呢~宝宝你是在担心我么?

眉眼弯弯的。

我自动忽略了她的问题,接着问

那你排名第一的已经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她没有立刻回答,却转过身朝爸爸贼兮兮的笑了笑,然后看着我,

这个是秘密哦~

真是无聊。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4 13:11:00 +0800 CST  
日子每天过着,他们去上班,我去上幼儿园。然后周末两天去爷爷家,外公家。

外公家是开日本料理店的。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做得一手好菜的外公他女儿的手艺怎会如此··嗯,用句俚语来形容,那就是猫都嫌弃的鱼,难吃到家了。

好吧,这个我可以忍。做菜难吃不是你的错,每个人都有他不擅长的地方,但是!破坏厨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他们刚刚结婚的时候,她每天都早早的回家,美名道给我和父亲准备爱心饭饭。而事实则是,那简直是最后的晚宴。吃了这顿就没命吃下顿了。

我真的被吓到了,父亲到还是平时的样子。低声地嘟囔了句

还是老样子,一点长进都没有。

厨房里的烟很浓,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父亲那时低头的轻轻一笑。

厨房都冒烟了还笑!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4 13:15:00 +0800 CST  
如果你在厨房做饭一天厨房冒烟,你可以说是不熟悉环境。两天冒烟,你可以推卸忘记了关火。三天冒烟,你可以再蒙家电不好使唤。那么连续一周都在冒烟呢?这也是个奇迹了。

我真是担心,冒烟还好,要是失火了,可怎么办呀。不要误会我担心的不是她,是我家的房子。

终于,我和父亲联名表决,谢谢她的好意,不用在晚上做爱心晚餐了。父亲每天提前下班回来做晚饭,她洗碗。

经历了一周的折磨,再看到父亲做的饭,我顿时觉得,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每天能正常的吃饭。哎,标准都降低了。

这样的习惯就一直持续了很多年。

父亲曾说,你妈妈也就煮咖啡还能拿的出手,

但那时候的我已经能再加一句,做的三丁也不错。

是的,我最喜欢吃那个。

材料很简单,不过是土豆,青椒和猪肉。切成小小的丁,搁调料来炒。很香,若是她做了这道菜,还没到家就能闻到那个味道。连父亲都做不出来。虽然卖相不好,看起来黑乎乎的一坨,但是真的好吃。

为此她得意了好一阵子,更加激发了她对料理的热情,无论我怎么打压都灭不下去。

其实那么多年以来,她的料理水平仍是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慢慢增长着。到底是有些进步,不至于次次都冒烟了。
想想,我和父亲还是蛮欣慰的。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4 13:18:00 +0800 CST  
哎,我还有好多想写了,是不是太啰嗦了,估计照这个态势,要成中篇了。··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4 13:20:00 +0800 CST  
琴子和父亲结婚后,家里的东西似乎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她喜欢买各种小摆件,然后放到家里的各个地方。用她的话来说是增加生活情趣。
她在厨房摆着扎着围裙看菜谱的小熊,在卧室放着睡娃娃,在他的房间放着男孩子都喜欢的变形模型。
我得承认,虽然她不擅长的东西有很多,但她确实是个懂生活的人。
父亲在一次洗澡的时候问她,
琴子,你把浴室的浴花放哪了?置物架上怎么没有了?
她先是疑惑,然后猛拍下脑门,冲着浴室方向喊
啊啊!直树我忘了跟你说,那个带游泳圈的胖鸭子是我新买的浴花,很可爱的吧!嗯··你要是不喜欢,也可以用那个小海狮的,小兔子的那个是给清朗的。
说完,又开开心心的去收拾家务。
我先愣了一下,然后走过去问她
你给爸爸买了胖鸭子的浴花?
是的哟,宝宝~我还买了小海狮和小兔子的,这是最新推出的,超~可爱!你一会去洗澡可以看看选个你喜欢的~
其实后面的话我都没有怎么仔细听清,脑子里只剩下
爸爸拿着胖鸭子在洗澡···
真是不能想象。
父亲从浴室出来,瞥了她一眼,就冷着脸进了书房。她却无所谓的耸耸肩。
我进到浴室里,一眼就看到了放在置物架上的新浴花。挨个摸了摸,都是干的。果然父亲没有用。
转天,在浴室里又出现了一个正常的蓬蓬花,但是在晚上就悄悄地消失了。
第三天,又出现了一个正常的蓬蓬花,但是在晚上又悄悄地消失了。
第四天,又出现了一个正常的蓬蓬花,但是在晚上还是悄悄地消失了。
······
终于,今天的晚饭上,父亲低头了。
琴子,我不会买浴花了。
她却跟父亲装傻,
直树,你在说什么呀?家里不一直有浴花的么?又高兴地重新添了一碗饭。
那时候我好像才有那么一点点了解她,那么执着的一个人。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6 11:12:00 +0800 CST  
和她刚刚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我只觉得怎么会有那么没心没肺的人。好像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
一点点好的事情,都能把喜悦无限的放大。再怎么不好的事情,顶多沮丧10分钟,再来任何一件事立刻就能把她从坏情绪里拉出来。
但是她真的是什么都没放在心上么?
那是她结婚后他们第一次去爷爷家,她和奶奶在料理台前做晚餐,他听见奶奶说
琴子,咱们今晚做火锅吧,放你最喜欢的笋和山药···
那正是他最不喜欢她的时候
于是,在晚饭上,东西刚刚端上来,他就大声地说
怎么有笋和山药?!我最讨厌这个了!我不要吃这个!
餐桌上一时安静。
奶奶最先开始说话,
朗朗啊,你先尝尝,很好吃的,真的!
说着夹了一块,往我嘴边递。
当时也不知道哪有那么大的力气,一把就推开了奶奶的手,山药带筷子一起掉在了地上,清脆的落地声。
清朗,你在干什么?
是父亲。父亲一直都是清清冷冷的样子,我一直是怕他的。顿时底气也没有那么足了。
我不喜欢吃山药和笋。
父亲站在我旁边,只是淡淡地说
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山药扔掉,筷子送到洗碗盆,然后洗手,过来吃饭。听到了么?
说完也没有看他,就招呼爷爷奶奶和她去吃饭。
而我在回答 听到了,从椅子上下来之后泪就掉了下来。
无限的委屈。
她看到立刻走过来,
没事没事,我来就好,清朗快去吃饭吧。
说着,抬手想要擦我脸上的泪。
我猛地避开了,跟她说,不用你管。
然后快速的捡起地上的东西,跑开了。
他还是听见父亲说,琴子,你不用管他。
其实现在想想,当时我只是真的单纯的想让她难堪而已,她那种个性肯定不过一天就忘记了。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6 11:13:00 +0800 CST  
但是

自那之后,家里无论做什么菜都再也没有出现过笋和山药。

他意识到这件事还是很长时间后,一次外公打电话给他让他放学后顺道去店里拿东西。是新鲜的山笋,还带着泥土,满满的一袋子。

笑呵呵的递给他

朗朗,这是山笋,这么新鲜的可是不好买到啦~好不容易有人送了一袋子,你拿回去让你爸爸给你们清炒或是做汤,非常鲜的哦。尤其是做汤,琴子最喜欢了。冬天的时候天天喝,也不觉得腻。

外公说的话带着宠溺。而他这才想起来,那场家宴,以及餐桌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的笋和山药。

到家时,父亲已经回来了,在料理台前准备晚饭。

他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爸爸,这是外公给的山笋,说是很新鲜的。嗯,做汤特别好喝。今天就做吧。

父亲抬眼看他,不知怎么的自己竟然很心虚,立刻补充

要不就不好吃了,外公说的。

说完逃似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最近琴子回来的很晚,菜几乎都是要在热二遍的时候才到家。但我跟父亲谁也不先动筷子,都是等她回来一起的。

今天很赶巧,汤刚刚端上来,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不知怎么的,他突然紧张了起来。

直树,宝宝,我回来喽~咦?直树你今天做了什么菜好香哦。

她踩着毛茸茸的拖鞋进屋,先看了看桌上的汤,又看看坐在椅子上的我,然后急忙把父亲拉走了,连衣服都没有换。

她压低着声音,

直树,你怎么做了笋汤?你不知道朗朗最不喜欢笋和山药的嘛?我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吧。哎?我脑子不太好,难道我没告诉过你?

父亲先帮她脱下了外套,

笋是清朗从爸爸那拿回来的,汤也是他让做的。

哎???

他能感到她的目光向他看来,她朝他走来了!在他旁边

宝宝,你不是不喜欢吃笋的么?

她那样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让人不敢直视。

我··我突然觉得笋也挺好吃的,我··我现在就爱吃了。

说着擓了一勺就往嘴里送,汤是刚出锅的,一下子就烫了舌头,什么味道都没尝出来。

她急了,捧着我的脸

宝宝,疼不疼?!张嘴让我看看!

我摇摇头,只是舌尖,并不严重,缓一会就好。但她却不依不饶的。

还是父亲走过来,对她说

没有多大的事,你先去换衣服吧。要不一会饭又要凉了。

她这才不放心的离开,进了房间关上门,却好一会没有出来。

父亲嘱咐他先吃,进去找她,开门的瞬间,他听到有哭声。

听到父亲无奈的声音,怎么又哭了呢?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说的不多,但他却清楚的听到,我只是太感动了,我一直知道宝宝是好孩子的,他那么好,我果然还是不太了解他的,我不是个合格的妈妈。怎么办直树?

其实他在想,这到底是哪跟哪的事?显然父亲也不太理解情况,不知道怎么来安慰。

他从这看到父亲的背影,听着父亲说

清朗现在还小,你还有很多的时间去了解他,他知道你的好的。

又顿了顿。

先别哭了,擦擦脸去吃饭吧,清朗还在等呢。

他们出来的时候,她的眼,鼻子还是红红的,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后来因为我她还哭过很多次。但是就是自那次以后我就再也不想当那个惹她伤心的人了。

父亲说的对,他是知道她的好的,很早就知道了。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6 11:16:00 +0800 CST  
先更新一小段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9 12:38:00 +0800 CST  
她第二次哭,是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

那时,家里人选了两所小学做入学打算。一所是公立的,一所是私立的,都是教学严谨升学分高的学校。

不过论师资和硬件设备的话私立的小学更胜一筹,入学时候也有据说很难的分班考试,从一年级就按成绩排班,现在想想还真是个残酷的地方。而且这所私立小学实行寄宿制管理,学生只允许在周末回家,家长还不得探望。这么苛刻的条件,想来报名的人应该很少才对。

但事实刚好相反,每年报名的人都趋之若鹜,吸引他们的甜头则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都会得到一个免初试的重点中学推荐名额,虽说最后的考试还是要靠自己,但是无疑比其他人多了一次机会。学费虽贵,但是和真正的贵族学校相比又便宜不少,为了孩子的教育,大多数家庭还是愿意把孩子送到这里的。

那时的我很有表现欲,在幼儿园的时候就是最好的,那么在小学里仍然要在最好的地方当最好的学生。

父亲对此表示支持,称锻炼下也好。

家里的老人们持中立态度,无论去哪个他们都没有意见。

只有她,那么明确的说,我不同意的!

宝宝才七岁呀!他还小呢,学校的生活在怎么好也不如家里,他现在只是对寄宿生活好奇而已···

她噼里啪啦的说的不停,不管谁来反驳,她都一句一句的给顶回去了,脸红扑扑的。

父亲被缠的没有办法,最后只得找了个折中

琴子,那所学校的入学考试很难,先让清朗去考看看,没准他自己想,学校还不收他呢。

她虽无奈但也只得同意了。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9 12:40:00 +0800 CST  
而事实证明,有良好基因的天才的儿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当他拿着试卷外加附加题都满分的卷子和入学通知单放到他们面前的时候,得到了爷爷奶奶外公的表扬,父亲的微笑,她则炸毛了。

那是记忆中第一次她和父亲吵架。其实他们在一起生活的那么多年吵架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的,也许是小时候的事,自己对这次吵架记忆犹新。

入江直树!我真是信错你了!你!骗我!不对,我就不该信你的!

她双手叉腰,把父亲堵在置屋间里。

我真是傻,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朗朗能考上的!我也是笨,你当初学习就那么好,朗朗怎么可能学习不好!你全国模考都能考满分,这小小的小学入学考试能有全国模考难嘛!你说!

不能。父亲诚实的回答。

你还狡辩!!!她激动地要跳起来了

父亲无奈扶额,琴子,你不要不讲道理。

哈!我不讲道理!入江直树,我不讲道理!你去过寄宿学校么?!你打听过么?!嗯?万一伙食不好呢?万一寝室条件不好呢?万一朗朗被别人欺负了呢?到时候怎么办,你过得去么?!··

她的话像连珠炮似的,一股脑的向父亲砸去

哦。那琴子,你住过寄宿学校么?

啊?我!我··,我没住过。

你没住过,你怎么知道那里只有不好呢?父亲笑着看她红着脸词穷。

我,我,我,···她急的紧,却说不出话来。

好啦琴子,这是清朗自己选的,让他换个新环境学习也是不错的。要是真的不好,他又不傻,总会跟咱们说的。

是啊,你们都聪明,就我傻!

她沉着脸,躲开了父亲想要摸她头发的手。

这几天,我要在屋子里先收拾下给宝宝带的东西,你睡书房。

她说完,然后走到他身边。

宝宝,你先去洗澡吧,这几天早早休息,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我来帮你准备。对了,有什么想吃的也告诉我,我带你出去吃。

说完,就走到屋子里,看都没看父亲一眼。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9 20:57:00 +0800 CST  
他洗完澡,也在自己的屋子里收拾些东西,还有2天就要开学了。

期间,他听到父亲在浴室喊

琴子,琴子?你递我一下新的睡衣。

一连喊了三遍,都没有人搭理。

自己终于忍不住到浴室去,问问需不需要帮忙,答案是肯定的。

任务是到主卧去拿父亲的睡衣,但是失败了。

爸爸,卧室门从里面反锁了,钥匙也不在门上了。

父亲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终于还是穿着之前的睡衣出来。到卧室门前敲门

琴子,就算我睡书房,好歹也要给我个枕头和被子的吧。

琴子?
琴子,你开门,我拿了被子和枕头就走。

但是他知道,只要琴子开了门,父亲就走不了了。

显然这次她没有辜负他的心意,难得聪明了一回。隔着门冲父亲喊

朗朗的房间里有替换被子枕头,你去找朗朗吧,他给你开门。

那是记忆中第一次父亲陪我睡觉。也是第一次看到父亲笨手笨脚的一面。琴子最近新洗了床单被罩,要换的摆
在床头。今天的架势,让她来是不可能的了,只得求助于父亲。

爸爸,你帮我套下被罩吧,还有琴子说要铺上被单才能上床去睡觉。

他是见过琴子做这种事的,轻轻松松用不到几分钟时间,本以为很容易的,到了父亲这里这么就这么复杂?

父亲坐在地上,已经微微出汗,但是被子罩子还是一团糟。最终父亲选择了一种最为简洁明了的方式,

清朗,去,给我找把剪刀来

一剪子豁开了被套的口子,才套进去的。

父亲有些生气的自言自语

下回买东西我一定要跟着,买被罩还不买全开口的,只有她才会买用着都这么费事的东西。

后来的某一天我突然想起这件事说给她听,她听后哈哈大笑着跑去找父亲打赌,说父亲绝对买不到全开口的被罩。父亲坚定信念的下场是十分悲惨的。他陪着琴子看了一部足足有68集的泡沫连续剧,并被要求每次看完后以自身男性的立场对女主加以评定。

她听得津津有味,经常会说,原来直树你是这么认为的呀,我要是早知道多好,当初能少走不少弯路···

父亲笑着打趣她。现在知道也不晚。
接着又像感叹什么似的,虽是弯路,但我真庆幸你能走回来。
她那时去拿水果什么也没听到。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9 21:01:00 +0800 CST  
因为网时不够了,所以再次更新要等到11月初了哦。欢迎大家留言给我,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悲剧的结局,连结尾怎么写都想好了···,大家要不要悲剧?嗯,大家可以把自己的意见写下来,我参考看看~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0-29 21:04:00 +0800 CST  
晚上,父亲躺在他旁边,两个人谁都没有话。其实他有些话想说,但是父亲全身散发着请勿打扰的气息,自己也是不敢往枪口上撞的。
他打小就怕他,不止他,父亲公司的员工们也是。父母刚刚离婚的时候,父亲有一段时间天天带他到公司去,他不止一次的听别人说过,社长一看我我就紧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纰漏···

我认为这是父亲独有的一种气势,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当初知道父亲要再婚的时候,想着他的继母也应该会是向母亲那样高贵优雅的名媛,可没想到··那人性格如此的跳脱。

转天早上父亲走得格外的早,琴子是休息的,答应陪我去买些东西。她的好心情截止于看到被父亲划开的被罩。先是哀叹着,这是我最喜欢的被罩啊·然后火力全开,噼哩嗙啷的翻着找到一张卡,跟我说,宝宝为了庆祝你成为小学生,今天想买什么都可以哦~拉着我出了门。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女人购物的恐怖。然而结局出乎意料的琴子自己也哭得十分凄惨,悔不当初。因为她错拿了自己的银行卡。╮(╯▽╰)╭【冲动是魔鬼】名言之所以叫名言总是有它的道理。

和琴子一直逛到太阳下山她都没有要回家的意思,我忍不住提醒她

那个,爸爸该做好饭了,咱们回家吧。

她先是哦哈哈的笑了几声,然后对我说

宝宝,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吃海鲜料理么?我今天就带你去吃,怎么样?

我承认这确实是个很有诱惑力的提议,但是想到父亲的脸我犹豫了

可是,爸爸都做好饭了··

哦,宝宝~她蹲下来看着我

咱们没回去,他肯定自己就先吃了,你爸爸又不傻?我还可以送你最新出的变型模型哦~

诱惑值100%,再不答应我就是傻子啦。成交!

于是我们愉快的把父亲抛在脑后,很晚才回家。

但是到家里看到坐在餐桌前一脸冷色的父亲的时候,我终于后悔了。

楼主 铭千泽  发布于 2014-11-05 23:18:00 +0800 CST  

楼主:铭千泽

字数:18051

发表时间:2014-10-24 07: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9-12 08:52:17 +0800 CST

评论数:78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