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okmin※[180620改编] 尴尬(副糖锡)

※kookmin※[180620改编] 尴尬(副糖锡)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3:39:00 +0800 CST  
二楼授权,微博@圆屋顶顶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3:46:00 +0800 CST  
闵玧其看着他,黑沉沉的丹凤眼中没什么感情,“随你怎么想,这栋别墅郑号锡很喜欢,你出个价吧,我会买下来。”“不了,既然他喜欢,送给他好了。”朴智旻麻木道。闵玧其瞥他一眼,“不用,稍后按照市场价的两倍打到你账上。”朴智旻垂下眼睫,狭长的双眸被烟熏的半眯了起来,伸手将那张卡塞进了对方的衬衣口袋里。“随你,不过这一个亿就罢了,你想我走而已,不必用这种恶心人的方式。”闵玧其冷冷看着他,“你确定你不会死缠烂打?”朴智旻笑了,丢掉烟蒂狠狠地踩了下,“适可而止吧晏琛,八年了,我累了。”闵玧其面无表情,“最好是这样。”朴智旻低头没作声,离开了。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06:00 +0800 CST  
第2章
“他走了么?”郑号锡拿着白色的浴巾擦着头发从里屋出来,柔软黑亮的额发湿淋淋地粘在额头鬓角,衬着那张白皙的脸孔显得特别的清俊。闵玧其没回答,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深邃的眼眸带了些许的温柔,“吹干了再出来,不然该着凉了。”
郑号锡偏了下头,抬眸平静地看着他,“朴智旻跟你那么久,陪你撑过了那么多苦日子,这么对他,你就没有什么感觉么?”
闵玧其面上表情转冷,“一直以来都是他一厢情愿,我只是出于同情与怜悯才答应跟他同居。你得知道,这几年我早就已经厌烦恶心透了他。”
郑号锡看着他,眉梢微挑,“就没有其他的感情么,比如….”
闵玧其漠然嗤笑了下,打断他道:“比如什么,爱么?这个玩笑并不怎么样号锡,你该知道的,从始至终我都只喜欢你一个,当年要不是你任性出国,我们还会是以前的那个样子,不会有朴智旻这种不入眼的倒贴货出现。”
郑号锡垂眸,沉默不作声。闵玧其定定看他片刻,“你现在是在为他打抱不平么?”
郑号锡摇了下头,缓缓道:“不,我只是在想该怎么弥补我们这八年来的空白期。”
闵玧其轻轻摩挲他的脸颊,走过去拥他入怀,嗓音磁性,“别想太多。”
黑色毛衣的独特质感以及男性胸膛间的温热触感让人的不安情绪渐渐被抚平,郑号锡不自觉点了下头。闵玧其微微抿了下唇,搂住他,在他柔顺的发间落下深情的一吻。郑号锡默默闭上眼,在那一刻觉得时间并没有将一切都冲淡,闵玧其仍然深爱着自己。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16:00 +0800 CST  
朴智旻在隔天一早便去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人事部的总监许阳在看到他的辞职信时显得有些意外。“怎么这么突然?不是刚接了个很重要的业务么?”
朴智旻低着眼没看他,声音无起伏道:“没什么,就是累了。”
许阳耸了耸肩膀,“如果是这样,我可以向闵玧其申请放你个年假,凭你们两的交情,放个十天半个月不是问题。”
朴智旻沉默了会儿,动了动唇,语气平静而从容,“不用了,就是他让我走的。”
许阳顿了下,短短几秒的功夫已经将事情的原委猜了个大半,忍不住苦口婆心的劝解,“情侣之间有时候就是这样,容易吵吵闹闹的,总是意气用事。这辞职申请你要不先收回,等你们双方都冷静下来再处理你觉得怎么样?”
朴智旻一动不动,“我们都很冷静。”
许阳作为人事总监,一直很注重员工的工作能力,像朴智旻这么个出色的人才他是真不想放过,“其实你还可以再考虑考虑。”
朴智旻看出他想挽留的想法,将那张申请表往他那儿推了推,“我很忙。”意思是趁早签了吧。许阳也不再勉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为他办了离职。朴智旻在公司的人缘并不是很好,走的时候并没有人为他送行。许阳看他孤零有点可怜,一路送他到了公司的门口。
朴智旻说了声谢谢,走进了电梯。随着自动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在许阳眼中看到了怜悯。是的,公司内部的员工都知道他跟闵玧其的关系,许阳这么聪明,应是猜到了。他被闵玧其甩了。而且甩的很难看,不留一丝情面。
“叮咚”电梯在一楼缓缓打开,朴智旻抬眸,看见了闵玧其。闵玧其也看到了他,依旧是以前的那张面瘫脸,冷漠的不能再冷漠。朴智旻看着他,没说话。闵玧其没停留,直接与其擦肩而过,走进了电梯,俨如一个陌生人。
朴智旻苦笑,抱着纸箱走了出去。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他点了根烟。换了个牌子的烟有点冲,朴智旻没抽几口就被呛的不行,止不住一阵咳嗽。嗓子里有一阵撕裂的疼痛,可他却浑然不觉,继续闷声不停的抽。烟蒂一个接着一个,堆成了一座小山。天色渐渐暗下来,朴智旻起身抹了抹自己的脸,心中抑郁难忍。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16:00 +0800 CST  
当年闵玧其遭遇情感与事业的双重打击一度患上严重的抑郁症,是他不日不夜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是他暗中安排人为闵玧其的公司投资资金,也是他一年一年地利用自己的人脉为闵玧其的公司拉着生意。外界的人听到LOTTO公司的大名,只知道闵玧其是如何如何的出色与能干,却从不知其实朴智旻才是那个幕后的最终操盘手。这么多年来,为了闵玧其,他隐藏了自己的所有锋芒,低调的不能再低调,过的卑微如蝼蚁,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什么回报,但今时今日闵玧其的做法实在太过人渣,太过令人发指。灰蒙蒙的天空蓦地下起了磅礴大雨,朴智旻疲惫地瘫坐在了椅子上,觉的自己这几年来真的养了只白眼狼。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19:00 +0800 CST  
第3章
今年的冬天特别的冷,迫于经济上的压力,朴智旻并没有给自己太多的时间缓冲,在一个月后就去了一家媒体公司应聘。这是一家新成立的外资企业,老板名叫田柾国,是一个刚刚从美国回来的小年轻,处于自己创业摸索的状态。朴智旻在网上看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并没有多想,完全是冲着高薪与福利去的,到了那儿才知道这家公司的规模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大。经过一轮又一轮的人事筛选,在会议室等了近一个多钟头后,他见到了这家公司的老板,田柾国。
田柾国比他想象中还要年轻,大概才二十岁的样子,穿着件干净的白衬衫,身材修长矫健,英俊的面孔有着介于男人和男孩儿间的青涩,气质倨傲,让人印象深刻。“简述一下来PHIONA的理由。”
坐在朴智旻对面,他黑眸沉静,开场白简单干练的很。朴智旻没讲多余的,薄唇微启,“薪资高。”
田柾国狭长的眼眸半眯,抬头打量了下朴智旻“除此以外呢?”
朴智旻看着他,淡道:“福利好。”
田柾国几不可见地微微一蹙眉,低头看了一下他的简历,“在LOTTO做的很好,为什么辞职?”
朴智旻看着他沉默了会儿,开口道:“想换个环境。”
田柾国嗤笑了下,睥睨着他,“怎么迂回起来了,刚刚不是一直很坦诚么?”
朴智旻微微垂下眼睑,没回话。田柾国没勉强,不咸不淡地扫了他一眼,问道:“会应酬么?”
朴智旻道,“还可以。”
田柾国嗯了声,在白纸上勾勒下一个华丽的签名,声音低沉道:“试用期三个月,明天过来报道。”
朴智旻并不感到意外,起身礼貌说了声谢谢,打开会议的门走了出去田柾国支着下巴看着他的背影一直到消失,眉梢微挑, “你确定这个人有足够的业务能力?”
这话显然是对旁边一直站着的秘书刘怡说的。刘怡听罢,恭敬地朝他鞠了一躬,语气中带着肯定,“田总,你放心,我里里外外调查的很详细,朴智旻不管是人脉还是办事能力都出类拔萃,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25:00 +0800 CST  
田柾国半眯起眼,挑剔道:“不管怎么样,太木纳了。”
刘怡毕恭毕敬,“最近他情感上出现了些问题,所以有可能不在状态。”
田柾国唇角勾起一抹讽刺,“怎么,被女人甩了?”
刘怡没回,眼神有些不自然。田柾国用余光瞥了她一眼,“有话直说。”
刘怡咳嗽了下,“是…被男人甩了。”
田柾国啧了声,黑眸中有嫌弃,“你知道我最讨厌基佬。”
刘怡有些惶恐,迟疑道:“要是您不喜欢,可以趁现在…”
田柾国打断了他,“算了,说都说了,过了三个月试用期之后便辞退吧。”
“是,陈总。”
朴智旻并不知道那么多,面试完路过超市的时候买了点菜,回家给自己准备了一顿不错的晚餐。等到要开动的时候,他却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直至现在,他发现自己仍会不自觉做闵玧其爱吃的菜。
站起身,他麻木地将菜都倒进了垃圾桶,佝偻着背坐在沙发里又开始闷头抽起烟来。最近一段日子,他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老烟枪。天空渐渐暗了下来,房间里乌漆嘛黑,但他却没开灯,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一片寂静中,发黑的手机屏幕突然闪烁了起来。朴智旻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怔住了,来电显示人“闵玧其”。
分手那么多天以来,两个人从没联系过。不知道为什么这通电话让他有些莫名的惊慌失措,连带着心脏也狂跳了起来。他满口的逞强,说自己累了不爱了,可在接到这个电话的同时,他便知道谎言被拆穿了。他仍旧喜欢这个男人,不管何时何地,都等待着期盼着他的消息,希望自己可以被他想起。***犯贱!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29:00 +0800 CST  
——tbc——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36:00 +0800 CST  
晚上再更。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4:37:00 +0800 CST  
今天晚上更两章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17:19:00 +0800 CST  
来,放文了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1:00 +0800 CST  
第4章
自此一役,朴智旻将自己的重心转移到了工作上。几乎是**式的,他每天每夜地将自己埋在一大堆的资料中,拼命似地赶着业务,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闵玧其。
有时候,他甚至有些分不清白天黑夜,累了就睡,睡起了再干,循环反复。周围的同事不知道他失恋,只是被他发疯似的加班节奏吓了一跳,觉得从来就没见过这么不要命工作的人。
到第三个月的时候,田柾国翻看了一下朴智旻的业绩,不由挑眉。刘怡仔细观察着他的脸色,开口道:“田总,朴智旻的工作效率非常高。”
田柾国扯了扯嘴角,话里带刺,“效率是不错,可这么个工作法公司保不得得赔些什么意外死亡险,最后反而得不偿失。”
刘怡有些摸不透自己老板的想法,迟疑了许久,“所以….您还是决定辞退朴智旻?”
田柾国漫不经心地合上文件夹,拐弯抹角道:“正好最近有个陪饭局的项目,你交给他去做,也算让他喘口气。”
刘怡应变能力不错,随即跟上了他的脑回路,毕恭毕敬应了声,出了办公室便将上级交待的差事以邮件的形式发了出去。
朴智旻忙的昏天暗地,在第二天傍晚才注意到那封邮件,当时距离饭局开始仅剩一个小时,他来不及做周全的准备,只拿了些基本的项目资料就赶去了。
本来以为是个小项目,可打开文件夹细看朴智旻才发现这个合同的金额有三个亿多。在服务员打开酒店的包间大门前他特意整了下褶皱的衬领。让他没想到的是,除了几个穿着阔绰的中年富商外,包厢里坐着的还有闵玧其。
闵玧其剃了新发型,比以前更加英俊干练,棱角深刻的脸庞在灯光的映照下充满了男性魅力,在看见朴智旻的时候他表情有点冷,目光疏淡又厌嫌。
朴智旻被其他人招呼着坐了下来,本来就话不多的他,进了包厢便变的更加的沉默寡言起来。这几个项目商有一个是从云南来的,尤其爱喝酒,本来想拉着闵玧其跟他一起喝,可闵玧其气质稍显冷冽,让他有些不好下手,于是就把目标转移到了朴智旻的身上。
朴智旻生来不太会拒绝,那人倒一杯他就喝一杯,你来我往地竟被灌下了两三瓶白酒。
他的脑子有点晕,但坚持着一直重复着拿起酒杯又放下酒杯的动作。闵玧其看着他,狭长的眼眸暗沉一片,“别醉了。”
朴智旻心里咯噔一下,被他这不期而至的一句打的有些措手不及。他以为这么段时间的拼命工作已经让自己忘的差不多了,可当对方只是简简单单跟他说句话时,他才发现自己怕的不行。
是的,他在怕,怕闵玧其知道自己还爱着他。有些感情,并不能随着时间而冲淡,反而会因为思念变得更加汹涌。
朴智旻喝的更凶了,恨自己酒量太好,恨自己不能一下子就醉倒。那个云南大商见他如此能喝,大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撩起膀子又叫了几打酒上来,跟他拼了起来。其余的几个人瞎起哄,看他们喝一杯就呐喊一声,整个包厢里热闹的不行。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3:00 +0800 CST  
闵玧其在一旁,眉头深深皱起。……
醒来的时候,朴智旻已经被扒光躺在了自家的床上,浑身上下都疼的不行。闵玧其在完事过后便半躺在床上惬意地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朴智旻在旁边沉默着一直没说话,一双丹凤眼暗淡无光,只是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夜,特别静,只余袅袅的烟雾在空气中缭绕。
“叮~”
闵玧其的手机闹钟按时突然响了起来。
已近晚上十点。
朴智旻瞥了眼。
这是郑号锡下班回家的时间。
闵玧其注意到了,掐掉了闹钟,起身去了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
朴智旻看着他走到门口,眼神麻木。
闵玧其走过去附身吻了吻他,侧轮廓俊毅。
朴智旻偏头避开了,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燃着的火光,缓缓吐字道:“这是最后一次。”
闵玧其嗤笑了下,表情有点冷,“怎么,刚浪完就急着跟我撇清关系?”
朴智旻疲惫地很,擦了把脸,“我们早就没什么关系了,滚吧。”
闵玧其讽刺勾唇,英俊的脸孔冷漠的很,“可以,到时候别再又来犯贱找我上你。”
朴智旻别过脸去,没睬他。
闵玧其鄙夷看他一眼,眸里有着厌烦与嫌弃,“砰”地踹掉一个热水壶,走了。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4:00 +0800 CST  
第5章
朴智旻疲惫地躺在了床上,听着屋外远去的脚步声,觉得身上的好几个地方,都越来越疼。
不止身体,连着心脏都似乎在被什么东西血淋淋地切割着,噬骨般的痛。
指间的烟还在燃着,火光若隐若现。
他低垂着眸,木讷地将滚烫的烟蒂摁在了自己的手上。
呲啦的响声轻轻响起,随之传出肌肤被火烤焦的味道。
朴智旻却浑然不觉,只是低头一动不动。
他想,真该结束了。
第二天,刚上班没多久,朴智旻把辞职报告递给了刘怡.他决定离开,去一个没有闵玧其的地方。刘怡有点意外,“刚转正就要走,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朴智旻摇头,“想去远点的地方。”
刘怡看着他,“只是这样?”
朴智旻木然,“只是这样。”
刘怡低头,像是想到了什么,“老板最近正好想在乌鲁克那里搞一个基金项目,如果你不嫌远,跟去协助怎么样?”
田柾国今天早上交代她要找个人陪他去出差,但公司里的业务员一听到是去乌鲁克的就都拒绝了,她正头疼呢,要是朴智旻同意的话那就最好不过。
朴智旻本想拒绝,但看着刘怡带点祈求意味的眼神时有些心软,“会去多久?”
刘怡看有希望,立即道:“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
朴智旻想了想,同意了。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5:00 +0800 CST  
田柾国今天一直很忙,接到女友来电的时候他正手指啪啪啪地打着一份重要文件,没怎么仔细听。
女友后来很生气,迫不得已大吼了一句,“田柾国!”
田柾国耳鸣了下,吝啬的将注意力分给了她一点,不咸不淡对着话筒道:“在。”
“我说的话你刚刚听见了没有!?”
电话那头又分贝响亮的喝了句。
田柾国蹙了下眉,一脸漠然,“你说了什么?”
“我说、我要跟你分手!”
像是怕对方听不见,她又重复了一遍。
田柾国啧了声,烦道:“我很忙,没空陪你闹。”
女友也烦,“我没闹,我真想跟你分手。”
田柾国听着对方认真的语气,难得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有什么话好好说。”
女友冷哼了下,“我倒是想好好说话啊,你听么。”
田柾国不卑不亢,“我听着,你说。”
女友脸色稍缓,但话题依旧,只是语气认真了许多,“田柾国,我不想继续了。”
田柾国敛眸,“原因是什么。”
女友说,“你最近总是冷落我。”
田柾国没反驳,嗓音磁性,“过了这段时间就好,听话。”
女友以前很吃他这套,但这次却有些不管用,“你上次也这么说,我有多少时间跟你磨?”
田柾国这个女友交往了一年多,是迄今为止最持久的一个,也是他最上心的一个,除了这段时间没顾到之外其他时候真的是嘘寒问暖无微不至的。说老实话,他真不想分。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交往到现在不容易。”
田柾国不太会哄女人,但这次已经把耐心放到了极致。
“是不容易。”
女友听罢回想着这一年也有些感叹。
田柾国想挽留,“有缺点我以后改就是。”
女友听罢,沉默了挺久,冷不丁道:“我跟吴泽成在一起了。”
“谁?”
“吴泽成。”
女友吐字清晰道。
田柾国怀疑自己错听了,吴泽成是他一哥们儿,长的没他高没他帅没他有钱,同校的时候就只有给他提鞋的份儿,现在他女人竟然为了这么个怂包想甩他?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5:00 +0800 CST  
“你确定自己现在脑子清醒?”
田柾国一脸难以置信。
女友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道:“我很清醒。”
田柾国不想再忍了,当即冷笑下,换上了以前的刻薄嘴脸,“你倒是说说我有哪里比不上他?”
女友最受不了他这副倨傲样,“实话告诉你吧田柾国,你什么都好,就是……”
她说到一半想想还是没说下去。
田柾国寒气森森,“就是什么?”
女友支吾了会儿,“你明白的。”
田柾国没心思跟她打哑谜,“我不明白。”
“你非得让我说出来么?”
“对,今天你非说不可。”
田柾国天生也是个胜负欲强的,在这个时候比起跟女友分手,他更关心自己到底哪方面比不上吴泽成。
女友迫于无奈,只能说真话,尴尬道:“田柾国你那方面不行。”
田柾国半眯着一双黑眸,“哪方面?”
女友一脸无语,“还能是哪方面?”
田柾国蹙眉,反应过来后嘴角微扯了扯。
女友怕伤他自尊,说完就没再继续,给了他点时间缓冲。
田柾国一脸臭脸,咬牙切齿,僵硬了几十秒,嘴角的弧度透着戾气,“所以***就为了床上那些事要甩了我?”
前女友不想再拐弯抹角,“虽然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但这是事实。
田柾国不甘心,刨根问底,“你倒是说说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不行的?”
女友耸了耸肩,“很多啊,比如长度啊,粗细啊,还有时间的长短……”
田柾国越听越憋气,忍不住“操”了声,对方话还没说完便猛地掐断了电话,直接把手机给抡到地上砸了个粉粉碎。
刘怡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田总,您早上交代我的事我已经办好了。”
田柾国为刚刚那事脸臭的不能再臭,“找了谁?”
刘怡看了他一眼,答道:“朴智旻。”
田柾国彻底爆发了,“***故意的是不是,找个死基佬陪我去出差!”
刘怡不慌不忙,“乌鲁克最近爆发内战,硝烟弥漫,没人愿意跟去,只有朴智旻肯。”
田柾国恨恨磨牙,吐字清晰道:“换人!”
刘怡为这事折腾了一上午,现在也不高兴了,跟田柾国怼了起来,“没人可换。”
田柾国气的不行,“谁知道哪些gay脑子里想些什么,要是***弯了***负全责么?”
刘怡抬了抬眼镜框,往他那里小心地瞥了眼,客观评价了下,“田总,听说gay都喜欢找那方面比较好的。”
田柾国一张俊脸抽搐地不行,沉默了很久,手指发颤指着门口,对着刘怡恶狠狠啐了一句,“滚出去!”
刘怡挺识相,立马溜了。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6:00 +0800 CST  
————6.20TBC————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7:00 +0800 CST  
慢慢看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0 21:08:00 +0800 CST  
乌鲁克的人选到后来也没有变。
刘怡告诉朴智旻,他们三天之后就出发。
朴智旻点头,回自己办公桌的时候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那边最近相关的新闻。
看到一半的时候,有一条陌生短信发了进来。
内容是很简练的几个字。
——现在住哪?
朴智旻瞥了眼发件人的手机号,眸光闪了下。
事实证明,他之前删除闵玧其的联系方式根本就是自欺欺人,就算是删一万遍,他都能把这个号码倒背如流。
朴智旻盯着那条短信看了很久,尔后,缓缓的,以极其慢的速度,把它拖进了垃圾箱,并将这个手机号拉进了黑名单。
做完这个动作后,他沉重的呼吸缓和了点。
这是他八年来第一次,懂得拒绝。
是的,早在那一晚,他就决定结束了。
现在更不该有什么留恋。这八年来犯的贱真的已经够了。
他不想再重蹈覆辙。闵玧其发完那条短信后便没往心里去,被公司的几件事一忙便抛到了脑后。下班后发现对方没回他短信,有些不爽,当即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可是依旧无人接听。
皱了皱眉,挂了电话,他觉得很烦。
欲擒故纵的把戏朴智旻上次已经玩过一次了,这次就根本一点都没意思。
朴智旻晚上回家的时候,闵玧其等在了自己家门前。
他背靠在门栏上,俊美而冷峻的脸庞在灯光的映照下轮廓清晰完美,黑色的毛衣为他平添了一分内敛而冷冽的男性魅力。看到朴智旻回家,他表情冷漠且锋利,“你闹够了没有?”

楼主 qiweilo  发布于 2018-06-21 15:37:00 +0800 CST  

楼主:qiweilo

字数:226340

发表时间:2018-06-20 21: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6-09 01:22:49 +0800 CST

评论数:9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