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见花 唯爱她】谁是谁的最爱(相当虐~~~~~)

想了好久,还是改这篇


咱吧里喜欢看虐文的花兔还挺多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19:13:00 +0800 CST  
话说要耐心看前十几篇,才能进入状态


越后越虐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19:21:00 +0800 CST  
   『1』楔子


     我是一个善于写故事的人。很多人,问我你写的故事,到底是真还是假。我笑,记得曾经有一个写手这样说“情节是假的,情感却是真的”。不写故事的人,可能无法理解。她的意思是故事的情感,来自作者的情感,而情节却加了想象进行虚构,更加渲染了这份情。
     而今天我要写一个故事,是真实的。情,是真的;情节,也是真的。也许有些琐碎,然而,就是生活的这些细碎,成就了这一段真挚的情。借此,纪念逝去的情和情人。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19:47:00 +0800 CST  
第一卷第三章 死水微澜

     然而,第二天,她的家里出现了一个男人。她介绍是她的男朋友,是一个英俊的男人。男人,紧紧地拥抱她。她把男人安排到书房里上网。而我和她在房间里。

     她点上烟,我也要一支。

     她猛抽了几口,说:我大学的时候就跟他在一起了,已经5年了。前段时间分手了,只是他又回来找我。我拒绝不了……我很习惯爱他……

     她不抬头。而我,却木然地望着那一张宽大的双人床。原来,从来不属于我。我摇头,说:没事。我也是有男友的。

     她说:我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可是他从来没有带我去见过他的亲人,他的朋友,我知道我就好象是他的旅店。其实,我很想和他好好地结婚,然后生活。

     她不知道他说的每个字都深深地伤害着我。而我只有故作轻松地说:明知如此,为什么不早早地放手?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好好地过日子吧。

     她,笑,说:谈何容易?我,太爱他了。

     她说着,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叫我对你说什么才好呢?此刻,除了你要安慰,我想我也是那个很无辜的人。你的爱情,很不如意,为什么偏偏把我扯进来?为什么不去扯个男人?你不知道感情往往会要了女人的命吗?

     就在这时,我们忽然听到隔壁书房了,他一声尖锐的大叫,如此惊天动地的男人!他,突然闯进来,对着我吼叫:“你个同性恋,为什么要搞我的女人?!”

     我有多委屈啊?!真正吼叫的人,该是我,而不是这个男人!伊伊拦住他,我又点上一支烟,无比镇定地说:你要问你自己!你是怎么对她的?你有想过要娶她吗?你是真心爱她吗?

     他突然愣了一愣,然后抓住伊伊的肩膀,拼命地摇晃,说:我是怎么对你的?我把什么都给你了。而你呢?你和哪个男人一起出去玩,我有管过你吗?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和哪个女人……

     我实在听不下去。我觉得我是这场闹剧里最无辜的一个。伊伊在拖着他回书房的时候,我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我要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场爱恨,本来就与我无关。良久,伊伊再来,说“抱歉”。而我,听见那个男人,拿起他的包,冲出了家门。而她,却木然地站在那里。我知道最该走的人,是我。然而,此刻她却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我上前拥抱她。她,终于落泪。

     我说:如果他真的不能给你幸福,就找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吧。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她默不作声。

     门铃突然响起来,她去开门。是他。他一把抱住她,是紧紧的。而我只有退场。

     当她送我到楼下,到街头,帮我拦下出租车,说:对不起……

     我笑,说:没事。你自己要好好的。我很幸福,你也会的。

     车走,我没有回头。我想我再也再也不会与她相见,再也再也不会和一个女人这样纠缠。让她成为噩梦一场吧!

     回到家,我第一次去便利店里买一包烟还有一只火机。今天,我需要这些。打开电脑,然后把她的Q彻底地黑了。而她的电话,在我走出她家门的那一刻,已经删除了。我想我不该对一个女人有任何的幻想。

     然而,就是这个女人,改变了我的性取向,进而改变了我的一生。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0:11:00 +0800 CST  
主角登场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0:14:00 +0800 CST  
伊伊只是个引子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0:27:00 +0800 CST  
潘虹樾说:姐姐,你怎么不问我怎么知道你的工作单位?

     我笑,说:这个不重要。只是以后记得多穿一点。

     她拿我的名片,说:我打扫你家的时候,发现的。

     这个女孩,真的是上帝赐给我的圣诞礼物吗?为什么这样令我心疼?我紧紧地拽住她的手,不想松开。而她,把头靠在我的肩上。

     可唯突然笑,说:你们俩,别恶心了。我会以为你们俩同性恋的。

     我正想说什么来掩饰。潘虹樾笑道:我就是要和我姐同性恋。我就爱我姐姐。

     那一刻,我心里七上八下,只能用笑来掩饰。

     可唯只有摇头。

     我们在西街的伯顿西餐门口下车,然后去烛光晚餐。这是潘虹樾的主意。

     灯光暧昧,音乐轻柔,我们手持红酒。

     潘虹樾说:姐姐,这是我23年来最好的圣诞礼物。

     我又何尝不是?然而,我不会这样告诉她。

     让我也送姐姐一个礼物。她说着起身,走到钢琴边,弹一曲《少女的祈祷》。她深深地陶醉,那一定是一个美好的祈祷。

     这是一个美丽的夜。

     饭后,我把她的手,放进我宽大的口袋里。紧紧的,十指相扣,缓缓地走在清冷的大街上。

     潘虹樾说:其实,我有两个爸爸和两个妈妈。可是……为什么还是缺乏温暖?

     关于她的身世,她说了许多。她,生下来便被爸爸妈妈抛弃了。被第一对父母领养到了5岁,结果他们离婚了。于是,把她送人了。而现在领养她的爸爸妈妈有了自己的孩子,于是她18岁的时候,就开始逃学……

     那么,怎么养活自己?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0:43:00 +0800 CST  
回复26:你终于不是手机党了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0:43:00 +0800 CST  
三年前……的确,是一个小女孩子用生疏的手法,给我做了一个不是特别好的造型。然而,因为我自己也是单位的新人,所以并不计较太多。只是,没有想到她一直都放在心上。我些许的感动,为这样懂得感恩的女孩。

     懂得感恩的人,通常都不会坏到哪里去。

     我伸手把她的手握在掌心里,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就在这个时候,伊伊突然打来电话。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0:49:00 +0800 CST  
虐~~~情节很曲折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0:50:00 +0800 CST  
回复41:我米有见过,那你找找,看看是不是啊

     那句话在好多文里都有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01:00 +0800 CST  
这~~~~~~~~~怎么办,改还是不改


那楼主弃楼了米????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08:00 +0800 CST  
回复49,shi啥子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13:00 +0800 CST  
回复53:哪里不信你了,

      就是觉得你米有说明白么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18:00 +0800 CST  
第一卷第十二章   水或者酒

     和潘虹樾,第一次闹别扭,是在那个我陪可唯去喝酒的夜晚。

     回来已经2点,潘虹樾还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电视机的遥控板。我上前,想要拥抱她,却被她狠狠地推开。

     她说:你舍得回来了吗?

     我不会和比我小的女孩子计较。她,需要我的疼惜。因此,我说:老早就想回来了。只是可唯心情很不好。我不放心她。

     她瞟我一眼,说:你每天都在我面前,提她,提她。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沉默,然后说:可唯,是好朋友。她有她爱的男人。她,一个人,很孤独。

     她望着我,说:如果她没有爱的男人呢?你是不是会喜欢她?

     我哑然。

     是啊,假如可唯没有她爱的男人,我会不会爱她?可唯的脸,突然在眼前闪现。我笑,然后说:怎么会?我不喜欢那样类型的。我只是喜欢清纯的,像水一般的。而可唯,是酒……

     她终于软下阵来,望着我,说:是真的吗?

     我伸手揽住她的头,放在胸口,说:是的。

     是的。可唯,是酒;潘虹樾,是水。

     水,太单薄;而酒,总是令人迷醉。

     那晚,哄她睡了。

     我起身,打开电脑写一段文字。回到房间,看见如此清丽的她,还是一个处女,是我从来不敢深入的荒凉地。我突然害怕如果深入,留下过深的痕迹。一旦离开我,她将怎样继续她的生活?

     对于潘虹樾,我突然望而却步。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20:00 +0800 CST  
这是可唯在昨天晚上的酒吧里,一一告诉我的。她说的时候,好象在叙述别人的故事,说完了对着我微微一笑,然后说:我想我老的时候,不会为收下那天的钱而后悔。

     关于钱,到底该不该要,我真的说不清楚。换作是我,我未必也可以把支票断然撕去。毕竟,没有了男人和爱情,至少还有钱。这是我们唯一告慰自己的战利品。

     或者,她也的确不是特别特别地爱他吧。至少没有爱情,钱也还能给她一些安慰。

     所以,今天的她,看上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糟糕。

     她化了清雅的妆,穿银灰的风衣,风衣的腰带上还有一个硕大的蝴蝶结。她不断地把弄蝴蝶结,然后说:映蓉,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旅行?

     她说完,看了我一眼。我低头喝粥,然后说:这段时间,潘虹樾的店开业没多久,我要帮她写些宣传的文字。过段时间,大家都比较空闲的时候吧。

     她说好。然后起身离开。送她出门的时候,我有些抱歉,为自己的拒绝,却只说:谢谢你,为我送来的粥。

     她笑,说:谢谢你昨天这样陪我!

     说完,她便走。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22:00 +0800 CST  
第一卷第十三章 她,还是个孩子.

     潘虹樾回来的时候,就说:家里是不是来过人了?

     我说:没有。

     是担心她多想。其实,我和可唯真的没有任何的事,我只是怕她无理取闹而已。

     她莞尔一笑,紧紧地拽住我的手,说:姐姐,你要知道你是我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

     我望着她,突然感到这句话的压力,好象一座大山要牢牢地将我压住。除了感动,更多的还是担心。我只有紧紧地拽住她的手指。

     不久潘虹樾买了车,是红色的mini。适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张扬地在这个小城里穿梭自如。自从有了车,她开始每天接送我上下班。

     有时候,望着她的车急驰而去,我会感动得眼睛潮湿。然而,可唯却告诉我:映蓉,你们还是低调一些吧。这些事情,没有必要弄得路人皆知。是不是?

     的确,很多人会问:那是你男朋友吗?

     起先,我会说:不是。只是好朋友。

     渐渐的,次数多了。有的人,就开始用异样地眼光望着我,质疑我的说法。在某个早晨醒来,我对潘虹樾说:虹樾,你还是多睡一下。我还是搭公车上班吧。

     她睡眼朦胧地望了我一眼,翻身过去。好象特别地累,便说:恩!我晚上来接你……

     我说好。然而到了下午我发消息给她,说晚上领导带我们去饭局,所以要晚些回家。不用来接我。

     下了班,我便到KFC里随意地吃一点,再拿一本书,小坐一会,到8点左右,再回家。隔三差五地这样,倒没有引起她的疑心。

     有一天,我正在KFC里喝一杯雪顶咖啡时,潘虹樾突然坐到了我面前,然后直直地望着我。我咬住了勺子,看着她,看着她眼睛里全是泪水,委屈的样子,令人心疼。

     对不起。我说。

     为什么骗我?我最讨厌你骗我?她说。

     单位里有很多人问起你。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只是不想让人知道。我说。

     她看着我,眼泪落下来。我知道她误会了我的意思。她说:爱情,有错吗?为什么不要别人知道?我们只是爱上了对方,与别人无关。

     没有你想象的那样简单,虹樾。没有人原谅别人和自己活得不一样。我不希望我们彼此受到伤害。我说。

     她鄙夷地望了我一眼,说:胆小鬼!

     我沉默……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望着她,然后望着我。我站起来,拖起她的手,要走出KFC。她却死死站在那里,不肯离开。我感到所有的人们,都朝我们看过来的时候,我松开了她的手。我央求她,说:回家说。

     她却说:你要在这里说爱我。我才肯离开!

     天!我不知道她竟然这样蛮不讲理!我是怎么都不会说出那句话的。我说:回家,我说一万次,都可以。

     她变本加厉,说:还要亲我一下。

     我们久久地对望。然后,我收拾我的书,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我听见她在后面大叫:江映蓉,你这个胆小鬼!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24:00 +0800 CST  
回复63,那你就不来看文了???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26:00 +0800 CST  
第一卷第十四章 她给的伤痛,措手不及

     潘虹樾一直没有出现。

     直到四天后的周末,电台台长邀请我去饭的时候,我才在饭桌上看到了潘虹樾,还有……另一个男人。

     潘虹樾介绍的时候,说:这是我的男朋友。这是我姐。

     我望着她,仿佛万箭穿心。她,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

     我不知道那餐饭是怎么样吃完的,然而我知道我和她再也不可能了。我上厕所,给可唯发SMS,请她救我出这个怪圈。我回到饭桌上,30分钟后接到可唯的电话。我借口她找我有急事,然后匆忙窜逃。不料,潘虹樾却说:我送送我姐。

     我们来到走廊,站在宽大的咖啡色的玻璃镜前。镜子的两张脸,那么僵硬和陌生。

     我努力地笑,说:虹樾,希望他能给你幸福。

     她,难堪地笑,说:你知道被骗的滋味了吗?

     我知道。潘虹樾,你知道吗?你这样的做法,让我觉得心痛!你是一步一步地把自己从我的爱情里拉出去。对不起,我不可以原谅自己爱上一个这样的女人!

     我低头,然后朝前,离开。

     我看见镜子里,那个清澈的女孩,直直地望着我,望着我。我看不清她的眼睛,就像她也看不清我的眼睛一样。我只是希望她能得到幸福,是一个女人所不能给她的幸福,那就是——正大光明。

     我到楼下,一个人走在城市昏暗的道路上。路上驰骋的车,呼啸着从身边开过。我不知道自己是走在哪条道路上。清冽的寒冷,吹得我发抖。

     LES的爱情,竟然这样脆弱,承受不起一点点的怀疑。

     可唯的电话,突然来到。电话一直响着,响着。我没有力气去接。我是怕听到她的声音,我就会哭出来。我不要别人看见我的眼泪,任何人都不可以。

     然而,可唯的车,却在我的身边渐渐地停下来。她下车来,拖我上车。然后,把我带回她的家。我木然地盯着她家的天花板。她为我泡一杯暖茶,然后给我盖一条暖被。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我真的会哭。

     她,紧紧地握我的手,良久。

     她,说:一切都会过去……时间,会带走一切……美好与伤痛。相信我!

     我望着她,说:可唯,你说像我这样的人会幸福吗?

     她,低头,黯然神伤。

     如果坚持已经摇摇欲坠,不如放手来得干脆!

     可唯,连你也是不知道我不是为了一个人的离去,而是因为LES的爱情,终究不会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祝福与幸福。因此,我想我注定是不会幸福的。

     映蓉,会的。我们都会幸福的。可唯望着我说,如此坚定。

     我望着她,才受了伤的她,此刻如此坚强!

     我伸手,抱紧她,说:谢谢你!

     可唯笑,说:傻瓜,我们是好朋友嘛!

     是的,只有友谊,永远不会变。因此,可唯,我们也永远不会变。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28:00 +0800 CST  
三千确实不HD

楼主 郁的木脑壳  发布于 2010-02-16 21:29:00 +0800 CST  

楼主:郁的木脑壳

字数:262721

发表时间:2010-02-17 03:1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7-13 07:58:50 +0800 CST

评论数:17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