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铃同人】再嫁给我一次——宫闱版

来发表处女作,可能更文较慢,见谅~

一定努力写完,不弃坑!

文中铃是转世后的铃......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08:31:00 +0800 CST  


        潮湿炎热的夏天,草木却十分茂盛,放眼望去,山清水秀,处处皆成美景。

       在松浦村唯一的小河边,有几排矮矮的民房,那是穷人自己搭盖的木棚。此刻其中的一个木棚中的一家人正愁容满面的聚在一起,与屋外天然的美景格格不入。

        屋外火炉上正煎煮着中药,屋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铃轻拍着母亲的背,清秀的小脸透出担忧的神色。但她努力不让母亲觉察,当父母望向她时,她总是露出她特有的灿烂笑容。

        许久,坐在门口一直沉默的父亲忍不住开口了。

       “亲戚和朋友都借遍了,再也借不到钱。城主大人的债眼看要到期了,我们拿什么还债!”

        铃的母亲抽泣起来,又夹杂着咳嗽,使得哭声听起来上气不接下气。铃慌忙加大点力气给母亲拍背,一边安慰母亲道:“母亲,会有办法的,您别急。石川君会有办法的。”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石川壮实的身影出现在屋棚的门口。铃与父亲同时站起身,三人同声问到:“怎么样,石川(君)?”只见石川挠了下头,憨憨的笑笑,说:“伯母,您先躺着。我和伯父有话说。”又对铃说:“铃,你先陪着母亲。”铃点点头,心中不禁有些忧疑。目送父亲和石川离开,铃的母亲又抽泣起来,“都是我的病,害家里欠下这一大笔债。我怎么不早点死。。。”“母亲,您别这么说。如果母亲死了,我也不活了。”铃终于也没忍住泪水,但她马上擦干眼泪,说:“如果伊藤大人不肯我们缓些日子还债,那铃就卖了自己。。。”“不可以。从你哥走后,父母只有你这一个亲骨肉,让母亲怎么舍得你!如果你去妓院,母亲我立刻死在你面前。”母女俩相对垂泪。

        一会儿铃的父亲和石川回来了,父亲将铃叫到门外小声说道:“铃,石川说要卖了他家祖屋,先还上一半债,求伊藤大人的大管家宽限几天。可是大管家不让,说是债拖得太久,五天后必须还清。”

       “石川君,为了我母亲的病,你付出太多了,这次还要卖了祖屋。。。就算日后铃嫁过去,也报答不了你的大恩!”

        “铃,你别这么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吧。另外一半的债,我再去求求表哥。时间紧,我马上动身去表哥家。”石川挠着后脑勺对铃说:“卖屋之事,我已经说好了买家,你不必担心。”

        “石川君。。。”铃的感激之情已无法用言语表达了。

      

       卖屋之事自然瞒着铃的母亲,也是怕铃的母亲操心。石川告别了铃的一家,上路了。这一去,就是三天。铃天天在村口等,却没有等到石川的踪影。铃的心中如十五个吊桶打水般——七上八下的。因为石川之前也有去求过他的表哥,却一贯钱也没借到。石川是一个老实憨厚的人,铃担心他借不到银子,又在他表哥那里受气。父亲这几日也去找远房亲戚求借,可是也没有借到一贯,每日里总是偷偷叹气。铃自己也无计可施,虽然兼了好几份工,可微薄的收入却勉强只够糊口,哪有钱还债。铃不自觉的叹了口气,这债若不是拖了两年,也不会利滚利,利还利的变成一百贯。如果时间能够倒流,那么两年前的那天,不管一郎怎么邀请,自己拼了命也要阻止唯一的哥哥和一郎去游泳。如果哥哥没去,那么哥哥就不会被水淹死,母亲也不会因为悲伤过度,病得越来越严重。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如果有如果,那该多好。。。

       铃骂了一声自己傻,一边手脚麻利的做着针线活,一边又不时的张望一眼村口。昨天城里妓院的老鸨来找过铃,想用一百贯买她。铃真想答应她。铃并不是水性扬花之人,相反她的心性高洁,从不把这些这些红尘浊事看在眼里,更别提与之有什么沾染。要不是老鸨正巧被父亲撞见,被暴怒的父亲赶走,铃已经拿到钱了。铃真正是体会到“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心酸。

       晚上,铃正在做针线,石川忽然来了。

       “石川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铃惊疑的看着满脸急切慌乱的石川。

      “铃,我们跑吧,跑得远远的,让伊藤大人找不到我们!”

       铃闻言心中已明白了怎么回事,说:“石川君,你没借到钱是吗?”

       石川抱着头,颓然蹲在地上,说:“我苦苦哀求,表哥也不肯借我钱,我没办法。。。”突然又站起,双手抓住铃的肩,说:“逃走吧,我们快逃,不然就麻烦了。。。”

       铃推开石川,说:“我逃了,父母怎么办?我母亲根本就寸步难行,父亲也年事已高,又能逃到哪?”石川垂着头,说不出话。

       “我不能走,不能对不起父母!不管伊藤大人要怎样,我都任凭他们处置,只要他们能放过我的父母,我就是死也没有怨言了。”铃努力强忍着眼泪,却看见父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外,已是老泪纵横。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08:32:00 +0800 CST  
   二

        今天是还债的日子,铃的一家和石川一家一齐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左邻右舍的村姑闲汉,也围在铃的屋棚前,准备凑个热闹。

        临近午时,依藤大人的大管家骑着高头大马,率领十来个保镖家仆神气活现的向铃的家走来。铃的父亲见状,连忙迎上去行礼。只见大管家带着轻蔑的神情将肥胖的身躯从马上挪到地下,摸摸两撇八字胡,斜着眼说:“老头,银子准备好了吗?再不还钱,可别怪依藤大人不客气。哼!”

        铃的父亲听了这话,慌忙跪下,身后石川.铃和母亲也跟着跪倒在地。铃的父亲颤抖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打开,那是石川卖屋的五十贯。

       大管家一见到钱,眼睛一亮,但随即脸色又阴沉下来,“怎么只有一半,还有的呢!”声音十分不悦。

      “请大管家开恩,再宽限几天,一定还上欠下的钱。请开开恩。。。”一家人不停的磕头。

       “老头子,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再不还钱,我们城主抓你去做苦役!”大管家喝道。

        铃听了这话,连忙放开一直搀扶着的母亲,站起身,跑向父亲身前跪下,说:“管家大人,要怎样发落随您的意,只是我父亲年老,让我代替父亲去。”石川也冲上前,拦住铃,说:“要去也是我去。”

        大管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们演戏给谁看呀。不还钱,把你们统统关进大牢。”

        “大管家,请再宽限几天,求求您高抬贵手!”

       这时,一个家仆凑到大管家的耳边,悄声说:“这家的女儿还不错,不如。。。”大管家听得直点头,他弯下肥胖的身子,用马鞭挑起铃的脸,认真看了看,“哼,还算凑合。”

        “老头,还不了债,只能用你的女儿来顶债了!来人,带上这小丫头。”

        保镖正要上前去扯铃,石川和铃的父亲慌忙拦在铃的身前,而铃的母亲连忙把女儿护在怀中。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怎么乱抓人。。。”石川说道。

        “你们这帮穷鬼,家里值钱的东西也就只有这个小丫头了。就用她来顶剩下的钱。”大管家冷笑道,“老头,我是抬举你女儿。到我们大人家当使女,吃穿不愁,如果被我们少爷看上,生个一男半女,你们家就发啦!”

        “呸,谁希罕去你们家当下人。。。”石川话未说完,却被铃止住,“我答应,我可以去抵债!”

       “不可以!”铃的父母以及石川异口同声的反对。

       “ 不还债,是我们理亏,我不想看全家被关进大牢。这样也好,我去伊藤家为奴,我们欠的债就清了。”铃瞬间下定决心。

       “哼,算你识相。带走!”两个壮汉扭住铃的手臂。

       “铃呀,你不能去,你这是往火坑里跳呀!”母亲死死抱住铃。

       “铃,你别去,我替你去伊藤家终生为奴。”石川试图从保镖手中将铃夺过来。

       “伊藤家就要这丫头,不要家仆。你省省吧!”大管家推开石川,转向铃说:“丫头,你总不见得让你父母去坐牢,而且去伊藤家也比你去卖身强。是不是?”

       “铃,伊藤家怎么样你是知道的,不但不把人命放在眼里,那个少城主更是好色之徒,被他害的女子不知多少。。。”

       “放肆,”大管家的鞭子象下雨似的落在石川身上,“竟敢污蔑伊藤家,污蔑少城主,你想找死!”

        “你们少城主有十几房妻妾,家中侍妾丫环无数,还要到处寻花问柳,谁不知道!”

       “别打了,我去。”铃用自己的身体挡在石川前面。

       石川,铃的父母紧紧的拉住铃,不肯放手。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铃却挣脱开石川的手,说:“石川君,铃对不起你,你的大恩大德铃只能下辈子报答你。”又对父母说:“父亲母亲,女儿不能再伺候父母,请父母保重。。。”

       “铃呀,你不能去。。。”铃的母亲哭喊着,死死抱着铃不肯松手。

       “滚开,老太婆!”大管家把玲的母亲推倒在地上,又一脚踹在铃母亲的心口上,命手下带着铃回府。

       铃的母亲乃久病之人,被一脚踹在心口,咳了几声便吐出一口鲜血。铃见状,哭喊着要扑向母亲,却被绑住手,扔到马上,带走了。。。

                                                                          三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08:33:00 +0800 CST  
审核!审核!审核吧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08:40:00 +0800 CST  
回复:5楼
你也在这儿呀,这儿我比较少来~
发文真麻烦,老要审核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0:41:00 +0800 CST  


       铃被带到象宫殿一样华丽的伊藤家,其中亭台楼阁之多令人眼花缭乱,丫环仆从按部就班,令整个伊藤家看来有条不紊。庭院深深,铃被押送到一个单独的大院中,里面似乎住着很多丫环。

       大管家与一个满脸横肉,颊上有一颗圆黑痣的半老女人耳语了几句,又恶狠狠的对铃说:“这是管理丫环的三姑,如果你敢添乱,三姑可以代老爷夫人惩罚你,哼!”

       “你先放我回去,我要去看我娘。如果我娘有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铃挣扎着想脱身,无奈被两个大汉牢牢抓着双臂。

       “三姑,你看好她。这刚来的不懂规矩,你要好好调教。。。”大管家故意拉长加重“调教”二字。三姑冷笑一声,心照不宣的说:“管家大人尽管放心,我会好好调教的!”

       大管家满意的点点头,命手下放开铃,摇着肥胖的身子离开了。

       铃的双臂立刻又被两个强壮的丫环抓住,三姑命令把铃先关进黑屋,明天再来调教她。

       铃一边挣扎一边大喊要回家,最后甚至变为哀求,可是三姑的心肠却似铁打的,一点也不为所动。铃最后还是被推搡着关进了黑屋,屋门从外面落了锁。

       铃看着这间脏乱的屋子,空荡荡的没桌没床,只有角落的地上有一堆烂草。破败的墙上只有北墙有一个极小的窗户,窗户从外面横七竖八的钉着许多木条。“母亲到底怎样了?我不能呆在这里,我必须回去看母亲。”铃用力摇着窗上的木条。可是窗上的木条比想象中的还牢固,没有工具根本无法把木条拆下来。从窗户的细缝往外看,外面有四个把守的家仆,正来回的巡逻。看看前门,有几个丫环来来去去,更多的则是在屋中或廊前做缝纫。无奈的铃能做的只有哭了。。。

       傍晚时分,两个丫环打开屋门,将饭放在铃的面前。铃忙跪倒在地,紧紧拉住其中一个的衣服,哀求她放了自己,并说只要安顿好母亲,自己便会自动回来低债。

       两个丫环面露同情之色,其中一个说:“青,我总觉得她好象莲。”另一个说:“可是放走她,我们会被打死的。”闻言铃哭得红肿的双眼又流下两行清泪,说:“铃的母亲被马管家踢中胸口,她是久病的身体,口吐鲜血,铃一定要回去看看。铃不是想逃,如果想逃铃早在马管家来讨债之前就逃走了。铃只是想去看望母亲,如果母亲没事最好,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铃也可以见母亲最后一面,以尽为人子女的最后一点孝心。。。”

       两个丫环见她说得有理,互望一眼,一个说:“青,我们帮帮她吧,我不想再看到她象莲那样。。。”叫青的说:“我有一个办法。。。”铃忙给她们磕头,两个丫环制止她,青小声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便和另一个丫环红装模做样的训斥了铃一番,才离开。

                                                              

      夜晚,安静的街道被皎洁的月光铺满,而月光照不到的阴暗处,仿佛潜藏着什么神秘莫测的事物,令人心生恐惧。这时,街道的一头有一队巡夜的卫兵“嚓嚓”的经过伊藤家往街道另一头走去。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1:13:00 +0800 CST  
回复:7楼
回复:12楼
回复:14楼
谢谢你们,熊抱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2:00 +0800 CST  

       无尘沉下脸,一言不发,似乎在想什么。大家不解的互相望望。

       “妖怪已经走了。。。”无尘转身往回走。

       “难道,法师怀疑我的儿子是妖怪吗!”依藤老爷一脸不高兴的神情。

       “也许是被妖怪附身。。。”小徒弟清在一旁说。

       夫人怕这些话被下人听见,说:“请法师到偏厅中细谈。”

       于是一群人又返回偏厅。

       城主和夫人摒退下人,急着追问无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无尘法师面色凝重,说:“此妖妖气之强,世间罕见。城主与夫人最近可有发觉墨少爷有什么变化,城中有发生什么怪事没有。”

       城主望望夫人,说:“城中,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至于墨的变化,夫人应该最清楚。”

       无尘法师和小徒弟清一齐望向夫人,却见夫人面露尴尬之色,欲言又止。

       “夫人似有什么难言之隐,放心,出家之人不敢泄露秘密。请您直言。”

       “既然法师这样说了,夫人就说吧。”城主道。

       夫人面露窘色,说:“那个,墨自从上次狩猎坠马,性情大变,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哦?”无尘鹰一样锐利的眼睛瞬间闪过一道精光,“请夫人说得明白些。”

       夫人想了想,说:“是这样的,墨坠马受伤前有十几房妻妾,与她们感情都很好。可是伤好之后,象换了一个人,对妻妾们不理不睬,冷淡得象陌生人一样。”夫人顿了顿,说:“我们只有墨一个儿子,当然希望他早日传宗接代。所以我自做主张的又给他连娶了几房小妾,可是墨连看都不看她们一眼。”

       无尘心中暗想:传闻墨少城主乃好色之徒,怎么会对新娶的夫人看都不看一眼呢?

       “墨少爷坠马受的伤在哪里?”无尘道。清在旁边暗想:师傅问这个,莫非是怀疑少城主伤了那种地方?心中暗暗好笑。

       “在头上。当时昏迷不醒了两天,请了城里最好的大夫也没办法医治。后来来了一个俊俏的年轻人,叫紫同的,还带着一个侏儒跟班邪见,说他能治。后来伤果然被他治好了,从那时起,他们三个人就形影不离的,经常出城去玩,有时好几天才回家一趟。”

       “紫同,邪见?”无尘喃喃道,陷入沉思。“邪见”这名字倒是很象北方山中的一种小绿妖的首领名字,但那种小绿妖的妖力极弱,长久以来与人类也相安无事,不可能。。。

       “大师想到了什么?”城主问道。

       无尘从怀中取出一只法器,说:“把法器供放在墨少爷的房中,普通的妖怪是不敢靠近院子半步的。”

       城主恭敬的接过,认真打量这长约一尺,两头尖尖的金光灿灿的法器。

       “我们师徒要在城中借住几日,等墨少爷回来见分晓。”无尘道,“城主不可走漏消息,只说我们师徒是来给伊藤城祈福的。”

       “一定照办,请大师宽住。”城主立刻吩咐准备脂香院邻院的干净客房,安顿无尘师徒住下。

     

       无尘师徒走后,城主夫妻猜疑了一番,但又觉得无尘大师不会无端的怀疑。城主埋怨夫人没把儿子的情况和自己说。而夫人则说墨只是不近女色,其它和平常一样。所以才想是不是坠马后还没从惊吓中回复过来,才自己做主给儿子娶了几房小妾,是希望儿子早点恢复而已。。。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3:00 +0800 CST  


       在一片枯木林里,杀生丸和紫同,邪见正在与地鬼缠斗。

       “地鬼,你休想逃!”杀生丸冷酷的声音里夹着丝丝寒意。

       “咕咕咕,你们这些烦人的妖怪!我不是说过不会放走一个灵魂的吗,我还要靠他们替我采集草木精华。”地鬼全身黑峻峻的,暴眼突嘴,头上长着两个硕大的牛角,手中挥舞着一根大狼牙棒。

       “你这个丑鬼,想跟我们永远这样耗着吗!”杀生丸冷笑道。

       “咕咕咕,没有这些灵魂,我岂不是要饿死。”

       “你应该乖乖呆在地府,为什么要到人间游荡,还逼灵魂们帮你采集草木精华!”紫同用手中的剑挡住地鬼的大棒,防止他从反方向逃走。

       “小心我把你烧成灰,快把铃的灵魂放出来!”邪见高举着会喷火的人头杖。

       “你们真是蠢,不明白能采集草木精华的灵魂不多吗。每年我都会被你们打扰,丢失好几个灵魂,这样下去我岂不是要饿死!所以我绝不会放走任何一个灵魂!”

       “你把铃的灵魂放出来,我们保证不会再缠着你。”紫同说。

       “咕咕,你想骗我放出灵魂,好杀了我。我才没那么蠢。”

       “天生牙!”

       就在杀生丸挥刀的瞬间,地鬼化作一道烟雾,钻进地里不见了。

       “再逼我,我就先灭了这些灵魂!”地鬼还不忘抛下一句狠话。

       “又来这一套,可恶!”邪见咕哝了一句。

       “算了,只要知道他出来采食的规律,每次一定让他丢失几个灵魂。只要有耐心,一定能释放全部灵魂。也许铃的灵魂早被释放了。。。”紫同收起剑。

       “找了地鬼两天,累死了。杀生丸大人,我们回伊藤城休息一下吧。”邪见说。

       杀生丸没有回答邪见的话,只是默默收剑。铃,你在哪里?

       望着杀生丸眼神中透出的淡淡忧伤,紫同和邪见互望一眼,眼神中交流会意“他想铃了”。

       杀生丸的精美裘皮,分为几股,瞬时腾空而起。邪见见状大叫:“等等我,杀生丸大人。”扑过去抱住一股裘皮,随之腾空。紫同笑着,骑上双头龙阿哞,随后跟上。

      

      

        第二天早上,大管家匆匆求见夫人,说逃走的丫头在家中被抓住了,请夫人发落。夫人听说,便和管家过来伊藤城里的私刑房看看。

       城中管丫环的三姑一边用鞭子抽打绑在木桩上的铃,一边大声骂:“不知死活的臭丫头,你还敢跑,还敢跑!是谁放你跑的,说不说!”

       玲只觉得鞭子落在身上火辣辣的,虽然咬着牙不想哭,可是泪水却止不住的溢出眼眶。    这种惩罚虽然在预料之中,可是滋味却十分难熬。可是不管是怎样的折磨,她也不会透露出是谁救她的,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夫人驾到!”外面的守卫通传。

       三姑连忙放下手中的皮鞭,恭敬的退到一边,鞠躬行礼。伊藤夫人看了看绑在木桩上的人,又皱了皱鼻子,那是因为刑房里的各种怪味令人十分不舒服。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4:00 +0800 CST  

       伊藤夫人走近铃,用手中的折扇挑起铃的下巴仔细看了看。虽然少女的脸上泪痕血痕汗水交织在一起,头发乱蓬蓬的,可是仍可以看出五官清秀,发如乌丝,尤其那对眼睛,纯净得象一塘泉水。伊藤夫人又退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少女的身形有点瘦,但匀称柔美,心中暗想:居然还有几分姿色。

       “为什么要逃走?”伊藤夫人说。

       “我的母亲病的很重,我必须回去,可是三姑不肯。。。”铃忍着痛说。

       “放肆的丫头,”三姑颊上的黑痣抖了两抖,喝道:“伊藤城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伊藤夫人用手势制止了三姑。

       “求求你夫人,让我回去照顾母亲。大管家踢伤了我母亲,她原本就有病,现在越来越严重了。。。”

       “你,你含血喷人!”大管家喝道。

       “你需要钱吧?”伊藤夫人制止了管家,颇有深意的对铃说。

       “是。”铃忍不住掉下泪来,她的确非常需要钱。

       “是想给母亲治病吧。我可以给你钱,不过。。。”夫人看着铃,意有所指。

       “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夫人!”铃急急说。

       “看你还略有姿色,就给少城主当侍妾吧,我会给你一笔钱做嫁妆。。。”伊藤夫人故意停顿了一下,用眼角注意铃的表情。少女的眼神从听到“钱”字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果然这一招十分管用。她暗自得意。“我不会逼你,你可以选择同意或不同意,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伊藤夫人慢条斯理的接着说。

       “不用考虑,我同意。”铃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心中暗想:既然进了伊藤城,被那个好色的少城主糟蹋是迟早的事,还不如主动答应,而且还能得到一笔救命的钱。虽然无法在母亲身边尽孝,但母亲有钱治病总是令人安心一些。

       “恩,”夫人笑起来,“很干脆,我喜欢。”

       “三姑,派人给她疗伤再给她钱,送她回去安置好母亲再来。”三姑满口称是。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4:00 +0800 CST  

       铃紧握着五十贯钱,衣着华丽的坐着马车回到了自己家。若不是身体上鞭伤的疼痛,她会觉得自己可能是做梦。想到母亲有钱治病,她不禁喜上眉梢。可是想到石川,她又揪心的疼痛。

       马车在日思夜想的家门前停下时,铃急切的不等旁边的侍从扶她,便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侍从在一边提醒:“铃大人,请您注意自己的举止!”铃怔了一下,还是头也不回的奔进了家中。要顾及伊藤家的体面吗,铃根本无暇顾及了。

       母亲断断续续在咳血,伊藤夫人派了城中最好的大夫来给母亲治病。并不是伊藤夫人是什么大善人,只是希望铃断了家中牵挂,好好服侍自己的儿子而已。

       大夫在诊治的时候,石川和父亲问铃是怎么回事,城主夫人不可能这么好心。铃只能实言相告,说自己答应夫人当少城主的侍妾,那五十贯是聘金。铃又说:“既然已入虎穴,当不当侍妾又有什么区别。”父亲摇头叹气:“你何苦走这一步。”偷偷抹一把老泪。。。而石川犹如五雷轰顶,最后和铃在一起的希望也破灭了。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可是在现实面前却无情的消散了。而且是铃主动答应给那个龌龊的墨少爷当侍妾,这更令他无法接受。石川虽然知道铃是无奈,但还是心痛得要失去理智。他疯狂的摇着铃的肩,吼道:“你在胡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

       铃流着泪对石川跪下,行大礼,说:“房子和地,夫人已派人赎回今日之内会还给你。我对不起你,只能祝愿你找到比铃更好的女孩结婚。铃就放心了。”

       石川心痛的说:“我不要房子和地,不要什么更好的女孩,我只要你!你快回来,快回来。。。”

       “对不起, 石川君,对不起。。。”铃哭得说不下去。而石川也深知覆水难收,单凭他,怎么是城主的对手。就是他有什么轻举妄动,身在城中的铃恐怕也难逃干系。

       “是我对不起你,让你独自受这种苦。我——没有保护好你。。。”石川哽咽着说。

       两人相对流泪。。。红线已断,唯余空叹。

       一会儿,大夫们出来了交给铃的父亲一张药方,说:“此方连服六日,若咳血有减轻,可请我们再来医治;若无减轻,就准备后事吧。”大夫们面无表情的挨个登上马车。

       侍从在一边提醒:“铃大人,请回。”铃无奈,只好与父母以及石川一一作别,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登上马车。身上痛,心更痛,泪水模糊了视线。。。

      

       杀生丸,紫同,邪见以及妖骑阿哞照例在伊藤城附近的树林秘密降落,变成人类模样,骑马回城。

       出了树林, 紫同说道:“城堡上有结界。”

       “好,好强的结界!”邪见冷汗直流,心想:我会被净化的。

       “看来,我们要换个地方落脚了。” 紫同说。

        杀生丸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雕虫小技!”,继续往伊藤城方向走去。

       “打探铃的消息的侍从快回来了吧。” 紫同戏弄的笑着说,“要不是为了铃,你怎么会变化成人类的模样还和人类住在一起。为了能留在这里,你还要和那个设结界的高强的法师教量吗?”这一切,当然都是为了得到铃的哪怕任何一点消息。因为不能离开这里,所以和法师教量也是必不可少的了。“果然象伯母说的,为了这个铃,不止一次的兴师动众,呵呵!”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6:00 +0800 CST  

         杀生丸对紫同的调侃不理不睬,可是邪见却发话了。

       “你别老是用这种口气和杀生丸大人说话,再这样我邪见对你不客气了!”邪见嘴上叫嚣着,心里却在担心进入这个结界的后果。

         紫同不回答邪见,却用衣袖掩住嘴笑。那姿态竟有些女子的媚态。

       三人走到城堡外,左右突然小跑出五六个侍从,拉住缰绳。

       “墨少爷,您回来啦!”

       从城堡中又走出两个法师迎上来,一老一少,象是师徒。前面走的老法师步态沉稳,眼光锐利,周身散发着道行很深的法师特有的灵力。杀生丸冷眼盯着这师徒,说:“这两位法师是城中的客人吗?”

       侍从们答是,无尘和清这边也向杀生丸行礼,说:“我们师徒奉命为伊藤城驱邪祈福,只差墨少爷的院子没做法事。少爷回来,正好容我们做完法事,早些赶路。”

       杀生丸心中暗想:看来这个结界是这法师布下的,这法师的法力果然高强。这种结界,我和紫同是没事,可是邪见。。。他微微侧眼看看邪见,见邪见吓得脸都要绿了(现出原形)。

       “邪见,我们有东西忘在师傅那里了。” 杀生丸镇定自如的说。

       “我们一起去取回吧!”紫同突然说道,因为他隐隐感到结界在不断加强,似乎里面有什么对自己十分不利的东西。

       “东西派下人去取就好了,何必要少爷亲自跑一趟!难道少爷不想回城。。。”无尘的话尾音拖的很长,弦外之音双方心里都明白。

       “邪见,”杀生丸淡然的说道,“你去取。”说完,便对紫同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下马向城中走去。杀生丸在心中“哼”了一声,看来这老法师是特意来等我们,引我们进结界的。

       而邪见心里除了对主人的担心之外,又大大的感动了一番,庆幸自己果然没有跟错主人。

       此时无尘心中暗暗猜疑,这三人身上不但感觉不到任何妖气,而且对自己设下的这强力的结界没有任何惧色。如果是妖怪,再怎么强也会对这样的结界有所顾忌才是。难道他们只是人类?

       而紫同有些担心的看看杀生丸,因为他感到离脂香院越近,结界的净化力就越强。脂香院中一定有着什么。可是杀生丸几乎是面无表情,或者可以说是镇定自若的往前走着,象平时一样没有二话。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6:00 +0800 CST  
七     

       一行人各怀心事,来到了脂香院。杀生丸还显得游刃有余,可是偷看一眼紫同,正暗暗的皱着眉头。杀生丸心中暗想:时间长了,紫同可能会露馅,先解除结界要紧。

       来到书房前,负责书房部的侍女们全体伏地在廊前迎接,杀生丸挥手让她们离开。他也感到四周结界越来越强,象是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包裹住全身,要逼迫自己窒息一样。可是结界的压力虽然很强,比白灵山上的那个结界还是稍逊一筹,所以杀生丸还能应付自如。他暗想,这老秃驴,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墨少爷,近来城堡上似乎有妖气盘绕,象是从脂香院方向来的。所以老纳请城主把法器供在少爷书房中,定能消除妖邪!”无尘说这话时,鹰一样锐利的眼睛观察着墨和紫同的表情变化。

        看来是这个法器张开的结界,杀生丸和紫同立刻明白了结界的来源。

        “脂香院怎么会有妖邪,”墨少爷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快把法器拿走。”

       “少爷的书房,我们不便进去,烦请少爷拿出来给老纳。”

       紫同一听,便明白这老法师是在试探他们。身为妖怪,用身体接触法器,无论如何都是很危险的。他知道杀生丸也一定明白这个道理,不由的暗暗为杀生丸捏了一把汗。

       正当紫同的大脑高速旋转,想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帮杀生丸拒绝时,却见杀生丸已经走进书房。他不由的用袖掩嘴轻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不安。再看看无尘,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杀生丸的一举一动,没注意到自己的不安。

       杀生丸稳步走进书房,一眼看到供在书桌上金光闪闪的法器。那光芒对人类来说,也许只是一种常见的颜色,可是对于妖怪来说,那金光中,蕴含着对妖怪邪恶本性的强力的净化作用,即使是杀生丸这样的大妖怪,能在结界中自如活动,也不由本能的震慑于它的威力。 杀生丸的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冷笑,心想:当我是末流妖怪吗!他伸出左手,毫不费力的拿起法器,走出书房。这只重生的手臂,不但可以拿起救助人类的那把铁碎牙,也不会排斥为救人类而设下结界的神圣法器。

       结界,在瞬间消失了。。。

       望着墨少爷拿着法器向自己走来,无尘惊得说不出话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没有一点事发生?哪怕是再强的妖怪,也应该被净化,被烧灼的化为一阵轻烟才对。可是什么也没发生,难道他们真的只是人类,是自己的判断出了差错?不,不对!无尘接过法器时,注意到墨少爷腰间的那两把剑,虽然没有妖气,但毫无疑问是两把妖刀。而使用妖刀,绝不是人能够做到的事!这个墨少爷一定是妖怪,一个连法器都不怕的妖怪,这将是他毕生遇见的最强劲的对手!

       “等等,墨少爷,老纳有一事不明白!”

        杀生丸轻挑了一下剑眉,心中暗想:这老秃驴又想耍什么花招。

       “少爷的佩剑,是两把妖刀吧!”无尘紧盯着“墨少爷”的脸说,“人类使用妖刀,多有不便。难道你不怕被刀的邪气操控,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吗?”

       “这两把佩剑,是师傅所赐。师傅将它们的邪气消除了才赐给墨师弟,所以法师多虑了!”紫同接过话茬。

       “原来如此,你们的师傅真是高人,老纳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能消除剑上的邪气。”无尘干笑两声。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7:00 +0800 CST  

       “法师不信也难怪,我们的师傅是隐居的仙人,平常人是看不见他老人家的。”

       无尘微微一笑,对紫同话中的小小冒犯并不介意。心中却想:他的话现在没有对证,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既然这样,” 无尘从袖中掏出一叠灵符,说:“老纳就开始给脂香院做驱邪的法事了!”

       “脂香院哪有什么邪,法事就免了吧!”紫同说。

       杀生丸暗想:紫同是怕做了法事会影响到邪见,这些符上都附有这个法师的灵力,不比寻常。

       “还是小心一点,有备无患为上策。”说着,无尘就要开始做法事。

       紫同旋身挡在无尘前面,正要说话,却被杀生丸一个眼神制止,紫同只好乖乖退开。突然无尘象是被紫同的脚绊了一下,一个趔趄站不稳,手中的一叠灵符象天女散花一样漫天飞舞,兜头盖脸的罩住了杀生丸。杀生丸本想闪躲开灵符阵,又暗想这样岂不是被无尘看出自己对灵符的忌讳,而猜测到自己的身份。于是暗暗甩了一下衣袖,一阵风从地上盘旋而起,卷走了空中的灵符。紫同见状,不由松了口气。

       在一边一直观战的小徒弟清见师父没有得手,有些急了,暗暗从怀中掏出两个设结界用的小铃铛,与一张灵符包在一起,乘紫同专注于天上的灵符时候,突然扔向了紫同。灵符与铃铛触到紫同的衣服,象碰到了烈火,瞬间被烧得焦黑,只余一点灰烬掉落在地。

       “妖怪,受死吧!”无尘见状大喝一声,同时手中的法器也向紫同抛去。

       “啊,被发现了!”紫同妖媚一笑,身体早已飘向半空。而在他身体的下方,法器砸到的地面炸开了一个大洞,余烟袅袅。“不奉陪了,呵呵。”紫同的身影消失在半空中。

       “师父,怎么办?”清急急忙忙的说。

       “让他走吧。”无尘说着,却目光炯炯的盯着站在一边的墨少爷。

       “法师是想问我知道不知道紫同是妖怪的事吧,我当然知道。跟着仙人一起修行,同门中有妖怪也没什么奇怪的。何况紫同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想庇护他也是人之常情。”

       “就算有救命之恩,人类与妖怪混迹在一起,也是很危险的吧。”

       “紫同是不会伤人的妖怪,不需要防备。所以法师不必再费力做什么法事,因为这里不需要。”

       “只怕这妖怪有一天原形毕露,少爷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望少爷好自为之!”

       “法师的话,我记下了。” 墨少爷转头吩咐廊下的侍从送客。

      

        师徒二人出了伊藤城,清说道:“师傅,原来那个紫同是妖怪,墨少爷不是。”

       “傻徒弟,那个墨少爷恐怕是比紫同更加危险的妖怪。。。。。。”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7:00 +0800 CST  
要是吧主能把多余的删掉就好了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8:00 +0800 CST  


       送走了无尘师徒,城主和夫人传人去叫儿子来见。

       只见墨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走进客厅。见了父母,也不行礼,仰面八叉的往塌塌米上一躺,不耐烦的拖长音调说:“又有什么事。。。真是的!”

       城主一看到儿子的这副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咆哮道:“这是对父母应有的态度吗!你还有少城主的样子吗!” 城主四下张望,只见墙角倚着一根棍子,便冲过去,抓起棍子要打儿子。城主夫人担心宝贝儿子被打,连忙用身体挡在墨的身前,大声说:“夫君,看在伊藤家只有这一个儿子的分上,手下留情吧!”

       “这混账东西,今天我非教训他不可!”

       于是,伊藤家又上演了经常上演的闹剧——老子追着儿子打,儿子象猴子一样灵活的在母亲身后左躲右闪,母亲为保护儿子挨了好几棍子。

       “夫君,你要打死儿子,就先打死我吧!”城主夫人终于使出了杀手裥,城主才气喘吁吁的停下,瞪着老婆儿子。只见墨连粗气都不喘一口,而城主夫人鬓发歪斜,衣衫凌乱,气喘如牛。“这混账都是你给宠溺坏的!”城主又握紧棍子,准备开打。城主夫人呜呜的哭,说:“谁让伊藤家只有这一个儿子。如果其他夫人也生儿子,我就不会这样护着他,任凭夫君打死他好了!”

       听夫人这样说,城主才慢慢放下手中的棍子。一侧眼,看见廊下其中的一个侍女正捂着嘴偷笑,怒火再次窜起,大喝道:“竟敢嘲笑堂堂的伊藤城城主,拖下去打二十棍!” 侍女连喊饶命,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城主把没有打到儿子的愤怒全发泄在不懂事的侍女身上了。看其他侍女都老实了,城主用力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他甩开棍子,恶狠狠的瞪着儿子:“你说,这段时间,你又去哪里花天酒地了!”

       城主夫人看儿子耷拉着头没回答,连忙扯扯儿子的衣襟,使眼色让他快说。

       “我在跟师父学仙术,没有花天酒地!”

       “学了什么,会捉妖降魔还是会变化飞天,哼!” 城主重重的坐下。

       “师父说,再学半年,就能点石成金。”

        城主和夫人惊异的对望一眼,半信半疑。

       “胡说的吧。” 城主夫人说。

       “我亲眼看见过师父把石块变成了金块。”墨看看城主夫妻,继续说:“我们城里的黄金多的是,我学不学无所谓。。。”

       “胡说,怎么无所谓!”城主一见说漏嘴了,忙干咳一声,说:“你说下去。”

       “我想跟师父学长生不老之术,不过师父说我修练的还不够。。。”

       “学东西父母不反对,可是你也别忘了家里。” 城主夫人插嘴。看儿子没明白过来, 城主夫人又说:“新娶的三个小妾,天天盼你去,你怎么可以冷淡人家。”

       “师父说学仙术要专心,不然前功尽弃。”

       “学仙术就不能近女色了吗?那还学什么仙术!”城主夫人说。

       “点金术学学也不错,免得连年战乱削弱了伊藤城的财力。。。”

       城主夫人瞪了丈夫一眼,但没说什么。

       “我太累了,以后再说。”墨大咧咧的伸了个懒腰要离开,却被城主夫人一把拉住,“站住,今晚去新娶的如子夫人那里,如子美艳动人,连女人看了都会动心。你别冷落了人家。。。”

       “我要练功, 要去你去!”

       “你,你,你。。。”

       城主夫人看着墨大摇大摆的走出视线,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城主则慢慢走到夫人身边,说:“一样,长相一样,说话,举止,形神都一样,可是对妻妾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城主喃喃的陷入了沉思。

       “夫君,你相信那法师的话,也怀疑自己的儿子是妖怪?”见城主不回答,夫人又道:“我们先试试再说,可以这样。。。”她俯在丈夫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如果他真的不近女色,再怀疑不迟。”

         城主点点头,说:“试试看吧!”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9:00 +0800 CST  
   九

       杀生丸一走出城主夫妻的视线以外,立刻变得收敛,因为墨的形象跟自己简直是完全相反。为了假扮墨,他居然也学会了演戏。他自嘲的发出一声苦笑,要不是为了铃。。。

       回到书房,看见邪见已经回来了。邪见一看见他万分敬重的主人,立刻必恭必敬的伏地行礼,问候主人是否打败了那两个法师。杀生丸还是那样冷若冰霜,懒的回答他的话,只是说:“去叫公来。”不一会儿,邪见带着一个侍卫进来,自己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吗?”杀生丸问。

       “已经回来了,少城主。不过还没有打听到手中握玉出生的女孩。”公用力的弯身鞠个躬,说:“请再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会一遍遍的找的!”

         杀生丸挥手让公退下,不由闷闷的想,派出的人虽多,可是却一直没有铃的消息。一种直觉,铃要是转世,应该在离这不远处。     如果铃幸运的转世的话,应该有十七岁了。当然这只是最好的假设,也可能铃根本就还在地鬼的安魂袋里,永远无法转世。。。    

         邪见看杀生丸一声不吭的想心事,不由得暗叹:唉,真是个闷葫芦,又不说话了。肯定是在想铃,我要转移他的注意力。

       “ 杀生丸大人,”邪见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大错,吓的连忙伏地磕头,“小的错了,请墨少爷饶恕小人!”

       “邪见,你去找紫同,叫他暂时不要来城堡。”杀生丸没有追究邪见犯的错。

       “是,小的马上就去。”邪见磕个头慌慌张张的出去了。

        杀生丸微仰着头,凝神望着天空中的那抹新月,神情虽无变化,但金色的眼眸中却透出了深深的哀伤,深深的思念。

         新月如钩,银辉满地,可是想要的那个陪伴自己赏月的人——在哪里?


        

         下午,菊总管带着小青小红两个侍女来到铃的住处。铃暂时住在三姑管的侍女住的专门的大院里,离杀生丸的书房极远。否则,以犬妖的灵敏的嗅觉,早就发现铃的存在了。

          菊总管刚刚听三姑说铃的鞭伤已经好了,鱼泡眼笑成了一条缝。她挥手让小青小红两个侍女递上托盘,盘中是华丽的和服和精致的装饰物。对小青小红说:“好好的装扮铃,今晚送到少城主的书房。但是这件事不能对少城主透露半个字!”再上下的打量铃,笑眯眯的说:“说不定少城主看腻了大美人,看看你这小家碧玉倒是喜欢上了!”铃只觉得一阵恶心,但她不敢表露,只是温顺的底头说“是”。 菊总管又说道:“今晚好好的服侍少城主,如果少城主喜欢你,你可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菊总管和三姑离开后,铃的眼泪不由的滑落下来,心里有千万个不甘心!侍寝?她差点忘了这件事!因为完全没有心思。一直让她最担心的是母亲的病情到底怎样,吃了大夫的药有无起色,这种担心让她在伊藤城每天都度日如年。而那个好色之徒墨少爷从未见过面,与他做侍妾。。。铃的全身不由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做新娘会喜级而泣吧,可是她的泪却丝毫没有喜悦之情。可是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铃,别哭了。”小红用丝帕给铃拭泪。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9:00 +0800 CST  

       “把眼睛哭肿就最好了,说不定墨少爷嫌你丑,一脚把你踹出来。”小青说。

       铃听了小青的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说:“真的?”

       “少听她胡说。”小红开始用木梳梳理铃满头黑亮的长发。

       “不管怎样,小青、小红,你们上次帮助我的大恩,我还是要好好感谢你们。”铃转身慎重的给小青小红行礼,却被小红拦住,小青则赶紧捂着铃的嘴。小红起身紧张的到屋外四下看了一番,回屋说:“没人。”小青才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永远别再提了,”小青低声说,“要是被人听见,我们都要吃苦头。记住了!”看铃用力的点点头,小青才松开手。

         “其实,你不用太担心今晚。”小青说。望着铃疑惑的眼神,小青继续说:“因为自从少爷坠马受伤后,象是变了一个人,根本就不近女色。所以急得城主夫人给他连娶了三房小妾,个个貌美如花,可他连看也不看。城主夫人急得要命。”

         “真的吗?”铃的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惊喜。对于小青小红,她有一种很自然的信任。

         “真的,每个小妾送到他房里,都被他以各种理由赶出来了,真是奇怪!以前别说亲自送到他房里,每次新娶的小妾,他都要亲自去小妾的房中的,迫不及待的象饿虎扑食。”

         “听说是要练长生不老的法术。”小红说。

         “嘻嘻,哪是那样。”小青捂着嘴笑。

         “死丫头,你又听到什么了?快说,不然挠你痒痒!”小红说着就要动手。

         “我说我说,”小青抓牢小红的手,不让她挠自己的痒痒,又刻意压低声音,“听说,少爷他现在喜好男色了。”

         “啊!”

         “嘘,你们不知道,他和那个俊俏的紫同整天形影不离的,八成有问题!这是二门上的侍卫说的。嘻嘻。。。。。。”

         “死丫头,净胡扯。”小红笑着打了小青一下。

         “不过,这次夫人让我们悄悄把你送过去,事先不让少爷知道。”青说,“夫人肯定是担心你又被赶出来。”

         “赶出来就要谢天谢地了。夫人这一招真让我有点害怕。”铃说。

         “别担心,说句实话,你虽然是个美人,但是敌不过十夫人和少夫人,她们都是大美人。可惜现在也一样被少爷冷淡!少爷把所有女人都拒之门外了!”青说。

          “你这张嘴!”红去拧青的嘴。铃看她们打闹,也不禁笑起来。听小青这么说,她的心也放下不少。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4:59:00 +0800 CST  
   十

         入夜,紫同变换了另一副面孔,大模大样的来到伊藤城,自称“左卫门”,是墨少爷的朋友。杀生丸一看就明白紫同的伎俩,只是邪见傻乎乎的,什么也不明白。邪见耀武扬威的对新来的“左卫门”说教,要他遵守伊藤城的规矩时,头上忽然挨了“左卫门”一记老拳,顿时有种亲切感,才终于明白“左卫门”就是紫同。

         三人在一处僻静的花园闲步。

         “那老和尚不会再来了吧!”邪见说出自己的担忧。

         “恐怕没那么简单。”紫同或“左卫门”说。

         杀生丸仍象平时一样一言不发,不疾不徐的在前面走着。

         “哎!”邪见低头发出一声叹息,如果这老和尚再和他们纠缠,倒是很烦人。并不是怕他的法力有多强,而是杀生丸大人最烦做这种无谓的事。忽然邪见“嘭”的撞上前面杀生丸的腿,原来杀生丸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个味道,杀生丸呆立片刻,便拔脚向脂香院的方向奔去。

         紫同也闻到了,在脂香院浓郁的脂粉香气中,隐隐约约夹杂着——铃的气味,那个杀生丸寻觅了多年的铃。

         铃,难道是铃?铃转世了?怎么会,在这里?

         一堆的疑问,连带意外的惊喜,哪怕是杀生丸,也难以抑制此刻兴奋的心情,心,似乎要蹦出胸口。

       “墨少爷,左卫门大人,等等小人!”邪见杀猪似的叫着,急急迈开短小的腿追赶,很不幸的又跌倒了。

         杀生丸和紫同一前一后的循气味冲到了书房门外, 杀生丸却忽然停下脚步。紫同也不解的停下,看着杀生丸。

         此时,杀生丸的心象是打翻了五味瓶。日思夜想的人在里面最好,可是如果不是铃(因为铃的气味与从前似乎有细微的区别,犬妖的鼻子十分灵敏),那么就是双重的失望!

         见到墨少爷,书房外的门廊上齐齐跪倒十来个丫头、婆子,她们例行迎接主人的仪式。

         “谁。。。在里面?”杀生丸问菊总管,一贯冷静的声音几乎带上颤音。

         “是城主夫人给您新选的侍妾,今晚来服侍少爷。”

         侍妾?杀生丸心想,是铃吗?杀生丸用微颤的手“哗啦”一声拉开了书房卧室的纸门,而紫同也不由自主的跟了进去。

         “墨少爷,您忘了脱鞋!左卫门大人,请您留步!”

         没人理会菊总管的大呼小叫。

         随着拉开的纸门,杀生丸和紫同看到了卧室中伏在地上行礼的三个女孩。左右的是小红和小青,他们认识。而中间那个,不用抬头,光凭气味,他就已经确定——那就是铃!

         三个女孩同时抬起头,望着神情紧张的墨少爷走进门,接着是左卫门,最后是气喘吁吁的邪见。

         “铃!”杀生丸不由自主的脱口叫道,捉住了中间那个盛妆的少女的小小双肩——心型的脸,洁白的皮肤,圆圆的象有水波流动的大眼睛,小巧的鼻,红润润的轮廓优美的小嘴,身躯小巧,活脱脱是前世铃的翻版。只是气味——认真闻起来会有细微的差别。

         此时的铃则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的看着叫出自己名字的男子,又看看小红和小青。她们点点头。她明白那意思是说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就是墨少爷。可是不是事先说好不让少爷知道侍寝的事吗,为什么墨少爷会连自己的名字都知道了?而且潜藏的,隐蔽在眼睛里的欣喜,象久别重逢似的。怎么回事?应该是初次见面才对?

        “铃,你是铃吗?”杀生丸定定的望着莫名其妙的铃。

        “是的,墨少爷。。。”铃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应对墨的急切。

          紫同暗暗惊叹,这难道就是缘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不可思议!他能体会此刻杀生丸的内心是怎样的狂喜。他对下巴快脱臼的小红和小青使个眼色,两个丫头会意的退出卧室。 紫同也随后出门,顺手夹走呆楞的邪见。

        杀生丸的手自然的轻抚上了铃的面颊(这是以前常常做的动作),可是铃羞红的脸蛋却退缩了一下。 杀生丸猛然想起,这个铃,并不完全是以前的那个铃。对于前世,她已经没有任何记忆了。

         铃觉得墨少爷的盯视象一个世纪那么久,她很想跑开,不过她知道不能那么做。她在心底暗想,不是听说墨少爷不再喜好女色了吗?可是看他看自己的眼神,应该还是比较喜欢女色才对。铃只觉得后背冒出一片冷汗。

         “墨少爷,奴婢为您更衣吧。”铃硬着头皮说着,向后退一点点,要站起来去取墨的睡衣。

         “不用了。”

         铃闻言着实吃了一惊,奇怪的看着墨,不更衣?那是什么用意??

        杀生丸定定的看着铃,真的是铃吗?要确定还有一件事要问,“雪玉石”在她身上吗?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5:00:00 +0800 CST  
今天先到这里,希望大家喜欢

楼主 雨雾红妆  发布于 2010-05-21 15:02:00 +0800 CST  

楼主:雨雾红妆

字数:203761

发表时间:2010-05-21 16: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1-06 20:06:20 +0800 CST

评论数:58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