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偕老】羁绊

殊凰镇楼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0 19:20:00 +0800 CST  
自金陵城外一遇,已过三日。梅长苏怎么也没想过,再遇故人,会是这样一种形式。

宁国侯府,雪庐
“我们家飞流脾气很好的。”苏兄端起白玉茶杯,轻啄一口。“……”景睿和豫津对视一眼,豫津犹豫着开口:“苏~兄啊,你确定,飞流的脾气…很好?!”梅长苏的眼睛瞪的圆了些:“嗯!”回答的很是肯定。结果,下一秒……

“飞流,住手!!”和蒙挚大眼瞪小眼的飞流不甘心的松了手,左脚狠狠地跺了一下地,剜了蒙挚一眼,隐身于梅长苏身后。“抱歉,侯爷。这是我的护卫……”

息事宁人后的飞流一脸闷闷不乐,头抵着柱子,谁也不理会。

“我一直都知道飞流武功很高,想不到居然这么高啊!”豫津喝干一杯茶,把茶杯往景睿手里一塞:“苏兄,你可知那是谁啊!那是我们大梁第一高手,禁卫军统领蒙挚啊!”“飞流武功如此之高,却从未见其出现于琅琊榜之上,想来苏兄定是操了不少心吧!”景睿收拾好杯具,也加入了谈话。“琅琊榜只排名江湖中人表现出来的实力,我们家飞流以前从不出门,自然上不了榜,不过……明年就有了吧!”苏兄笑着冲一脸不开心的飞流招招手,扔给他一条宝蓝色的发带:“等一下苏哥哥带你去看比武好不好?”“好!!”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0 19:33:00 +0800 CST  
“慢着慢着!!”豫津伸手拦着梅长苏:“苏兄,你的护卫都惊动了蒙大统领,那你……”“我梅长苏来金陵,不过是养病,化名苏哲只不过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京兆尹总不会因为这个拘捕我吧!”梅长苏笑得一脸轻松,可躲在雪庐外柱子后面的谢弼,脸色可就不大正常咯!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0 19:37:00 +0800 CST  
谢府下人准备好出门的交通工具,恭恭敬敬立于一旁等着自家公子。

迎风楼下

梅长苏仰头看着匾额上烫金的“迎风楼”三个大字,没有动作,眼神有些散漫,思绪早就不知飘到了何处。

————回忆————

那年,赤焰还是大梁最精锐最强大的军队,林殊,是大梁最年轻的二品骠骑大将军,是全金陵最耀眼的男子。十七岁的林殊,也是站在这里,握住了自己这一生最珍贵的小女孩的手。他还记得,自己的手心积满了多少汗,哪怕,是十三岁时第一次上战场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

“苏兄?”景睿的声音拉回了梅长苏的思绪。“哦,怎么了?”梅长苏眨眨眼,掩饰住自己的情绪。“我们进去吧。”“哎呀!别磨蹭了,快走吧!”豫津像赶鸭子似的赶着两人进了迎风楼。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0 21:46:00 +0800 CST  
“草民苏哲,叩见太皇太后。”梅长苏行跪拜之礼,身后的小飞流也是照葫芦画瓢,跟着做。

“来来来,小殊啊!过来过来。”太皇太后慈爱的冲梅长苏招手。

莫说梅长苏,霓凰在听到“小殊”二字之时,眉头下意识的皱紧,但紧紧一秒,松开,恢复如常。

“太皇太后您也真是,第一次见到人家苏先生就唤人家小苏,难怪苏先生愣住了。”越贵妃笑着看向那位麒麟才子。梅长苏弓着身子,一步一步缓缓走向太皇太后,这个自林殊出生,就对他宠爱有加的太奶奶。“来来来,小殊啊!你瘦了。”站的偏远的皇后贵妃之流听不清,候于太皇太后身旁的霓凰却是又一次真真切切听到了“小殊”二字。“来来来,你最喜欢吃的。”太师糕……梅长苏看着自己的太奶奶,没有动弹。一旁的霓凰,思绪飞回了十二年前。。。

“好孩子,你也来,来来来。”太皇太后冲霓凰招招手,霓凰跪在太皇太后面前,梅长苏的左侧。“你们两个孩子啊!什么时候给小穆安添一个弟弟啊……”说着,还把梅长苏的手覆在了霓凰的手背之上。

霓凰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太皇太后是真的把这人当做了林殊哥哥……

“唉,看来是我们把太皇太后弄糊涂了。”莅阳长公主笑道。“我。。。糊涂了??”“是啊!太皇太后。霓凰郡主是在招亲,可不是您面前这个孩子。”“。。。不是?…你们之前,不是成了亲吗?”听到太皇太后这么问,霓凰便想抽回自己的手。才撤回一半,身旁那人却突然发力,握住自己的指节。一会,一会就好,让我可以抓住我的小女孩。梅长苏的呼吸,有些不稳。霓凰斜眼瞥了这位麒麟才子一眼。

“苏兄?!苏兄!!”梅长苏体内林殊的意识睡了过去,松开了霓凰的手。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1 12:04:00 +0800 CST  
“迎凤楼到底非我久留之地,郡主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还是到下面锦棚里去的好。”站在长廊吹了会穿堂风,梅长苏温言道,“再说总是不回去,也未必躲的过去?”
“说的也是,早见早好。”霓凰郡主也点头微笑,“那就不耽搁先生了,请便吧。”
梅长苏拱手却步,行了一个告退之礼,而一向连公卿王侯都不太放在眼里的南境女帅竟敛衣躬身,向他回了全礼。两人分手之后,一个回到暖阁,另一个直接下了楼梯。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1 22:22:00 +0800 CST  
对于大家之前问的一些问题,我在这层楼统一回答一下。

1.为何梅长苏不知穆安的存在。

穆安出生之时,林殊获救还在碎骨疗毒,不能言语,要卧床一年修养,没有人手派出去,自然无法得知云南穆王府的情况。而穆深自然不会把孩子的事到处宣扬,皇帝更不会。
待梅长苏改头换面之后,穆深已死,霓凰领兵,自然清楚这个孩子会是梁帝心里的一根刺,更加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梁帝穆安的身份。而梁帝,因为此时南境需要霓凰镇守,自然不会动穆安,只会示好。
所以,除了当初的金陵旧人,如夏东,言侯府,宁国侯府等。
待梅长苏派人渗入云南穆王府,王府御下极严,府内老人断然不会拿穆安的事情嚼舌。
两年前卫铮助霓凰水战,穆安没去,自然没见到。
外人只知道云南穆府有一个穆安,却不知她的真实身份。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2 14:22:00 +0800 CST  
揪着梅长苏不放的穆青把他请到了穆王府的锦棚,观看第一天的挑战赛。
景睿豫津才到达迎风楼,刚下马,整理好衣衫的景睿一抬头,就隐约看到一个暗蓝色的身影从眼前擦过。“景睿,怎么了?”松了缰绳,豫津凑过来。晃晃头,把不该有的想法晃出脑袋。萧景睿,别胡思乱想了。如今这种情形,她怎么会出现。心里这样默念三遍,景睿笑着拍着豫津的肩:“无碍,我们进去吧。”
锦棚
“小,小王、王爷……”“什么事?”魏洗马在抖,浑身在抖,而且似乎抖的不大正常。“老魏,你怎么了?”“小,,小王爷,小帅她,她…她来了…”“你说什么??!!”穆青惊的掀翻了面前的小桌子。“穆王爷?”梅长苏见穆青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关切的问了一句:“可是,出了什么事?”“……没事,没事,没,没事儿。。。”穆青呆愣着重复着“没事”,看都没看梅长苏一眼。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2 22:17:00 +0800 CST  
魏洗马口中的那位,吓得穆小王爷“花容失色”的“小帅”,正是堂堂南境十万军马的女帅,霓凰郡主之女,穆安。
十二年前,穆安出生,穆深击退南楚骑兵,获人生最后一场大捷。
十年前,穆安两岁,穆深战死,穆青仅八岁,霓凰戴孝替幼弟执掌云南军队,兵发南楚。
七年前,穆安五岁,偷偷跟着霓凰的亲军长孙将军出征。这一年,霓凰顺利逼退南楚十三万步兵过国境二十里。
年节,奉皇命带穆安回京述职。闻得穆安仅五岁便随军出战,梁帝大悦,赐“小帅”之称于穆安,赞其实乃“将门之后”。
两年前,穆安十岁,南楚再兴波浪,集七万水军,兵临城下。但是~~——穆安晕船,不得已,被滞留于府。。。-_-||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2 22:19:00 +0800 CST  
“吖,她人呢?”结束复读机的状态,穆青四下张望。“不,不知道。。。”“你说什么——?!”也顾不上一旁的梅长苏,穆青爬起来,揪着魏洗马的衣领子,脸都快贴上去了。“小王爷,属下只是刚才去茅房,回来的时候只是看见了小帅的背影……”“……哎呀!罢了罢了,就算你见着她,也不能怎么样。”穆青放过魏洗马,示意他下去。
“穆王爷可是遇着什么难事?”“啊?噢,没有没有。烦劳苏先生忧心了。”穆青很快恢复如常,只是游离的眼神表明他无心关注下面的比试。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3 09:25:00 +0800 CST  
好担心自己的描写功力不够,让大家失望。发完这段顶锅盖逃走,拜拜~~~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3 09:48:00 +0800 CST  
.养居殿
“陛下,穆府穆安请旨见驾。”高湛半弯着身子立于梁帝身旁。“嗯?小穆安来了啊!宣。”“是。”高湛退下台阶:“宣,穆府穆安觐见。”“臣,穆安,叩见陛下。”“好了好了,快起来,起来吧。”梁帝摆摆手,没让穆安行完跪拜礼。“哎呀!!”行礼之时未注意自己的脚踩到了自己的下摆,穆安在起身时,没站稳,直接整个人摔趴在大殿之上,给梁帝行了个五体投地礼。“哈哈哈哈哈!你这孩子,好好的,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梁帝笑的褶子又多了两条:“高湛,赐座。”“是。”“来,乖孩子啊!告诉朕,怎么今天来了啊!”“回陛下,本来穆安是要和母亲还有小舅舅一起来的。可是临出发前一天,打碎了外祖父留下的花瓶,被母亲勒令留家抄写完《孙子兵法》交给公孙先生才可以来。”穆安一边揉揉膝盖,一边回答。“哎!这霓凰也是,你才多大啊,这么严苛做什么。”梁帝的语气里满是疼惜:“小穆安啊!明日,记得去给你太祖奶奶请安,你娘亲怎么教训你的,都到你太祖奶奶那儿告状去。”“好!!”穆安的眼睛“噌”一下亮了:“穆安明日就去!!”“好了好了,回家去吧。”梁帝示意高湛领她下去:“记得让蒙挚亲自送她回府,可别又迷路了。”“是。”
“烦劳蒙大统领送小女回府。”霓凰站在府门口,接过蒙挚马背上的穆安:“安儿。”“多谢蒙统领送我回来。”穆安很懂礼貌的道谢。“嗯,小穆安要乖哦!”蒙挚看着穆安的眼睛,想起不久前见过的梅长苏,歪出大半个身子,拍拍穆安的头:“郡主,告辞。”“不送。”蒙挚驾着马走远,穆安脸上的笑容散的比乌云还快,撅着嘴,整个人“瘫”在霓凰怀里:“一点都不好玩。”霓凰拍拍穆安的后脑:“乖啦!”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3 13:20:00 +0800 CST  
入夜,蒙挚夜访故人。
“忠义在心,不在名。”蒙挚拍拍胸口:“虽说我在赤焰军中只呆了一年,但我相信林帅还有祈王的为人。……小殊,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梅长苏没有应话,而是转移了话题:“蒙大哥,说起来,你一直没告诉过我,霓凰她,有了孩子。”“……你不知道啊?!”蒙挚抿抿嘴:“当年穆深穆王爷率百名家将入京跪求金銮殿,才保出了当时在林府的郡主。后来云南传来郡主有孕的消息,太皇太后赤足闯入大殿,要求陛下不得动云南穆府,这才……”“……霓凰……咳咳咳咳咳,咳……”梅长苏心里想说的千言万语,终究,只吐出了这二字。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3 15:26:00 +0800 CST  
一大早,蒙挚奉命,去穆王府接穆青穆小王爷和穆安穆小帅去长乐殿向太皇太后请安。“穆安给太祖奶奶请安~~”今天的穆安没有穿的和昨日那样深沉的暗色系,而是一套浅鹅黄色的锦缎衣服,发饰不变,也没有佩剑。“小穆安来了啊!过来过来!”太皇太后年龄大了,孙子辈,重孙子辈,还有重重孙子辈的孩子都记得不清楚了,可偏偏对穆家的这个小包子记得很是清楚:“太祖奶奶这儿啊,有最新的点心哦!……呃,你是谁家的孩子啊??”。。。。。。→_→自进了长乐殿就一直站着充当背景的穆青表示,自己受到了破万点的伤害。
“唉唉唉!不行不行!!”太皇太后拍走了穆安伸过来的手:“这个啊!你不能吃的!”穆安嘴里塞得满满的,不解:“我没吃过。。。@&*[#$%^……”话说的不清楚,嘴里的点心还喷出来一些。“你爹小殊啊,小时候一吃这个就浑身起红疹,非得用药催吐吐出来才好,所以呀!你也不准吃,听见没有?!”。。。这是穆安第一次从别人口里听到自己的父亲。在穆府,林殊这个名字,就是一个禁忌,且不说娘亲和魏洗马那些将士,就连小舅舅这个嘴上从没有上过锁的人,也是闭口不谈他。思及至此,穆安垂下眼睑,沉默了。
“启禀太皇太后,陛下有旨,请穆王爷和穆小帅殿前见驾。”
当二人到达殿前,平民苏哲已经见驾。
“臣穆青/穆安,叩见陛下。”
听到穆安两个字,梅长苏的目光沉了沉,投向殿前那个小小的身影。虽说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但穆安的精气神绝不是金陵寻常人家的同龄孩子可比的。今日和霓凰相似的浅鹅黄色的衣服,举手投足之间,梅长苏依稀见到了霓凰的影子。
“想必这位,就是穆家的穆小帅了吧!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北燕使臣笑着站起来客套。虽说他们查不到穆安的身份,但对于霓凰,乃至整个云南穆府对她的重视,不难推测出她的身份。
闻言,还未落座的穆安挑挑眉,和在自己上座的霓凰目光交汇,飞快的眨了眨眼,尔后,连瞥都没瞥那使臣一眼,轻哼一声,落座。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3 16:49:00 +0800 CST  
穆安的话,也让靖王思索了好一阵,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梅长苏是两日之前,自己前去探望庭生之时,他才表明要扶持自己的意思,穆安是如何如此迅速得知的,还有,她那句话,又是何意……
“战英,备马。”
不劳烦谢弼带路,靖王独自一人去了雪庐。“咳咳咳咳!!咳咳!!!”“苏哥哥!!”“咳咳咳!没事,飞流啊!苏哥哥没事。你快去前厅,咳咳咳咳咳,前厅,,候着景睿回来,看郡主是否咳咳咳咳咳是否安好。”“苏……谁?!”靖王只感觉吹来一阵寒风,那个冷若冰霜的少年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飞流!!嘿哈……咳咳咳咳,不,不得,不得无礼!!”看着如此的梅长苏,靖王瞬间就明白穆安的意思了,既然自己选择了他做自己的谋士,又为何对他处处提防。
“冒昧来访,还请见谅。”靖王由飞流领着进屋。“殿下来此,可是有何事苏某可以效劳?”“今日昭仁宫一事,郡主和小帅都无恙,只是,小帅脸上受了一道剑伤。”靖王坐下:“郡主托我向先生表达谢意。”“咳咳咳咳……殿下这话可真是折煞我了。”梅长苏拢了拢貂皮毯子:“因为苏某的判断失误,害的郡主险些名誉不保,小帅受伤,这个谢字,受之有愧啊!”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4 11:37:00 +0800 CST  
“宗主。”天刚黑,黎纲照例,自外墙而入,向梅长苏报告今日搜集的情报:“据穆王府线报,今日下午未时三刻,誉王府派人送去珍珠粉给穆安(梅长苏忽的抬起头看向他,黎纲才意识到,那个一直查不到真实身份的孩子,是宗主家的,于是急忙改口)…穆、穆小帅,穆府管家也收了,由穆小王爷交给了穆小帅。”“嗯,…你去,把蔺晨准备的那瓶金创药以…算了,你去取来给我。”“是,宗主。”“对了,兰园那里,准备的如何?”“回宗主,一切就绪。”“嗯。”

东宫
太子被罚禁足,谢玉连夜前来探望。
“我总感觉,誉王可以那么巧的碰上所有事……背后,定是……”“臣明白了,”谢玉不用太子说完,就意会:“既然得不到麒麟才子,那,就只有毁掉了。”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4 12:20:00 +0800 CST  
“什么?!出手的是穆青??”梁帝放下奏折,看着蒙挚。“回陛下,依照穆小王爷所说,穆小帅伤口感染,发烧卧床,霓凰郡主内息损耗,均不宜出府。所以……”“那那九人,全部落败?!”“回陛下,全部落败。”“……罢了罢了,你下去吧!”梁帝倚在塌上:“……嗯?慢着!……你,你去太医院,找温太医拿些补品,给穆王府送去。”“臣领旨。”

郊外
得知梅长苏要搬走,景睿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我说,你这哭丧着脸做什么?”豫津拉住景睿的马缰:“心不在焉的,都快骑河里去了。”“豫津,你说苏兄为何……”“你还不明白?!”豫津一脸恨铁不成钢:“越氏降位一事虽不明原因但可谓闹得沸沸扬扬,太子被禁足,获利最大的莫过于誉王。更何况,你那弟弟谢弼可是誉王殿下的人,苏兄住在你那儿,能合适么?!”“可……”“哎呀!你就别可是可是的了!”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4 19:42:00 +0800 CST  
商行很有效率,很快给梅长苏推荐了一栋屋子。
“苏~兄啊!”豫津看着破乱的屋子,再遥望远处半山腰的道观:“要不是看到了我爹那个道观,我可真不敢说这儿是金陵啊!”“苏兄,你真的要搬到这里来么?这也……”“啪嗒——”景睿后退一步,结果,踩碎了倒下的一根主柱。“这哪个商行推荐的,还好意思说是极好的?!……苏兄,你到底看没看啊!就买了……”“飞流来看了,也说极好的。”看着飞高飞低的飞流,豫津点点头:“……啊!看得出来,飞流是挺喜欢的。”“其实,这里收拾收拾,也不错的。”。。。

蒙挚奉命来送补品时,霓凰在给穆安清洗伤口。可能是伤在了脸上,穆安又鲜有安分的时候,伤口总是无法愈合。昨夜睡觉,还弄脏了穆安最喜欢的一个枕头,忧伤了一个上午。
“这个东西管什么用啊!”穆安气的把誉王送来的木檀盒子扔飞出去。“啪——”被蒙挚一把接住。“蒙大统领。”“穆小帅这是怎么了啊!发这么大火?”蒙挚把带来的补品堆在桌子上:“这伤口怎么还在……”“没什么。”霓凰示意女婢看茶:“不知大统领今日来,所谓何事?”“哦,陛下听闻郡主和小帅身体不适,特命我送来补品。”
穆安完全没有心思听蒙挚说什么,掂了掂昨夜梅长苏送来的药瓶,嘟着个嘴,取了点药膏,往脸上抹。要是这个伤好不了,且不说自己遭殃的枕头,自己还可能以后都不能再笑了!!!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4 19:43:00 +0800 CST  
京兆尹府接管了兰园藏尸一案,梅长苏的第一次看房之旅告终。

东宫
还在头疼怎么重获父皇的宠爱的太子,户部尚书楼之敬又给送来个烂摊子。
“我说你啊!怎么就……”太子气的胡子都在颤啊颤的。“殿下,这……”“宁国公你怎么看?”“回殿下,依臣之见,那个张晋已死,也没什么可以担心的了。”“……那个,,其实…还有本名册。。。”楼之敬弱弱的添了句。←_←太子已经无话可说了,整个头磕在了桌子上:“宁国公,这件事,你来解决。”“臣遵旨。”
楼之敬退下。
“你说,这个梅长苏,怎么就这么巧,买下那个兰园,又恰好发现那口枯井??!!”太子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他是可以知晓过去吗?!”“殿下,看来,麒麟是择主了。”谢玉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我们可不能手软了。”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4 22:29:00 +0800 CST  
婉拒了蒙挚送自己回雪庐,梅长苏和飞流一步一晃的走回了宁国侯府。却在雪庐入口遭遇劫杀。
“何人胆敢夜闯我宁国侯府?!”景睿在回房的路上发现一群黑衣人,追踪直至雪庐,发现,就连飞流都陷入了苦战。别误会,只是因为人太多,一时绊住了手脚,无法贴身保护梅长苏。
“苏哥哥!!”一黑衣人顺利冲破重重阻碍,进了梅长苏的房间。
“苏兄!”嘶着嗓子大喊了一声,萧景睿冲上台阶,踏着已碎了一地的门板木屑,进入了黑沉沉的室内。血腥气扑面而来,凭着他惊人的夜间视力,也只看到一个人影影绰绰地站在中间。在脑部还没有下一个反应之前,眼前火光一闪,桌上的灯被盈盈点亮,弥满室内的润黄光线中,梅长苏披着一件毛皮长氅,手扶桌面飘飘站立,灯影摇曳在他清素的容颜上,更显得有几分肃杀。一中年男子立于身旁,手上握着一把小型弓弩。朱弓墨弦,白玉拉扣,弩身的花纹,滴滴如泪。
“画不成?”
“是,这就是班家所制的劲弩‘画不成’,”梅长苏淡淡道,“金陵果然不同于他处,竟能逼我用到它。”
萧景睿低下头,那刺客首领的尸身就躺在脚下不远的地方,一柄精巧的小箭端端正正插在他喉结正中,伤口更是由于箭势凌厉,刺激得死者肌肉紧缩,别无血迹溅出,可以想象当时端坐在黑暗之中的发箭人眼有多利,手有多稳。
“你最好别看,”见萧景睿似乎试图要掀开死者面上蒙的黑巾,梅长苏低声拦阻止。
他并不是谢弼,他自幼就接触江湖,了解江湖,他也曾亲手杀过人,也曾看过尸横满地的江湖仇杀现场,他并不怕尸体,无论那人死得有多么的难看,也不至于会将琅琊公子榜上排名次席的萧公子吓倒。
可是苏兄却说……“你最好别看”……
这位刺客就躺在面前,他的容貌被遮在黑巾之下,无论看与不看,都是同样的一张脸。就如同某些真相一样,无论自己明白还是不明白,那些事实都是永远存在的,并不会随之而改变。
萧景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揭开了那张轻薄如无物,却又沉重如千斤的面巾。
只一眼,目光便是一跳。手指慢慢用力握成拳头,面颊上的肌肉因紧张而闪过一丝痉挛。
那是一张似乎陌生,又似乎熟悉的脸。
说他陌生,是因为从未打过招呼,说过话,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职位。
说他熟悉,是因为常常见,就在父亲的身边,常看见他跟随着,听从并执行一些琐碎的指令。
如果这样一张脸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的话,那此刻周边的静寂则更象一张慢慢收紧的网,一寸寸地绞紧了萧景睿的心脏。
越是纯粹的静寂,越是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交杂其中。夜风吹拂的声音,飞雪飘落的声音,砰砰心跳的声音,起落呼吸的声音……不该听到的声音都听到了,可是该听到的声音却一丝也没有。
“堂堂宁国侯府,静夜被袭,杀声喊声兵刃声早就足以撕碎夜空,可是却有如一粒石子落入古井,微漪过后,便毫无反应。”黎纲扫视着四周,立于梅长苏身后,道。
院外的飞流早已收拾完所有的对手,却没有进来,不知在做什么。弥散的血气在夜风中越来越淡,淡到可以忽视。
没有人来支援,甚至没有人来查看,整个谢府象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安静地沉睡着,等待第二天黎明的到来。
“景睿,”梅长苏的声音稳稳响起,仿佛无视于面前年轻人怔忡的神情,语调平谈,“我今天出门看房子,是蒙大统领推荐的,在长郅坊那边。屋子很洁净结实,一应家俱用器都是全的,园中景致差些,刚好可以让我彻底翻建一番。所以……我也该搬走了……”
“搬走……”萧景睿的视线仍是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尸首,喃喃道,“是啊,是该搬走,这雪庐,确实住不得了……”
“景睿,你听我说,”梅长苏将手掌压在年轻人的肩上,微微用力,“现在回自己房里去,就当今晚没有来过雪庐,你所看到的事,不过是一场幻梦。明天约豫津出门游玩一下,放松放松心情,一切就还是原来那样。你不要胡思乱想,让你母亲担心……”
“一切……真的可能还是原来那样吗?”萧景睿站起身,回头凝望着梅长苏的眼睛,“我不想知道父亲为什么要杀你,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卷进金陵城这个旋涡中来?你本是我最羡慕的那类江湖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梅长苏惨然一笑,看着桌上一灯如豆,“你错了,世上本没有自由自在的人,只要一个人有感情,有欲望,他就永远不可能是自由自在的。”
“可是你明明可以避开……”
“景睿,”梅长苏抬起双眸,神色微见凛冽,“你并不是我,不要替我做判断。你回去吧,我明日一早就走。在雪庐这些日子,承蒙你的照顾了。等我安下新居,你若愿意,随时欢迎来做客。”
萧景睿怔怔地看着他,问道:“日后,我们还可以来往?”
梅长苏展颜一笑,“有何不可?只怕你日后不愿意来了,也未可知。”
。。。
忽的,一阵风雪从被撞开的门洞中卷入,带来阵阵寒气与一条人影。飞流伸手拖起地上的尸首,轻松地拉了出去。萧景睿跟到门边一看,只见他随手一扔,就扔到了墙外,再看院中地上,已是干干净净,早没了

楼主 飞刃玄火  发布于 2015-10-25 18:32:00 +0800 CST  

楼主:飞刃玄火

字数:165287

发表时间:2015-10-21 03: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4-06 18:03:14 +0800 CST

评论数:40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