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30 【原创】道是无情却有情

心血来潮想把之前在另一个贴吧发的文更完,才发现时隔多年那个吧已经不存在了。几经周折才被推荐到这里,希望可以在这完成全文。先打个招呼~如有格式不对或其他问题,欢迎及时指正,立即调整。感谢~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1-30 18:30:00 +0800 CST  
1.车水马龙的城市,华灯初上。站在22层的玻璃窗前,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似乎看着楼下的车河入了神。看他的背影,英挺下掩饰着淡淡的落寞,而若走近了便会发现,他看似平静的俊脸,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紧绷感--他在紧张。顾怀恩,你的淡定去哪了?助手慢慢走近,靠近他耳语,“先生,夕颜小姐已经带到。”男子听闻,紧绷的脸上线条缓和了些。听着身后悉悉簌簌的脚步声,他缓缓转身,眼睛在看到面前的女子后便如同定住一般,再看不到其它。
沈夕颜,一个刻在他心上的名字。十九岁第一次见到她时,他便知晓自己已落入了万劫不复。他爱她,爱的没有缘由,爱的毫无底线。今天的她,不似多年前初次见面那样明媚阳光,只着一身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衣服,一头长发也是随意的松散着。然而却依旧遮不住她的美,那是一种未被尘世喧嚣污染的脱尘之美,干净、清新、一尘不染。他仿佛能回忆起,那些她在自己身旁幸福的岁月,她总是笑意盈盈地喊自己:怀恩哥哥。只是三年未见,她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眼睛里却没有了笑意,眼神亦不再清明,仿佛蒙上了一层薄雾,惊惧、悲伤、仇恨,让人看不真切。男子的心不禁狠狠抽痛,他一心想要呵护的女子,他视若珍宝的小公主,终究还是受到了伤害。平静了一下,他尽量让声音听起来平静舒缓,“颜颜。”清凉低沉的嗓音,前所未有的温柔。沈夕颜却只是站在原地,眼神因他唤出的两个字有了些微闪烁,却仍旧没有回应。见她不语,顾怀恩不禁向前走了几步一个伸手将她拉进怀里,“颜颜。”语气里有眷恋,有欣喜,还有淡淡的叹息。沈夕颜却好似木偶一般一动不动,全然没有回应。原本应该感人肺腑的一幕久别重逢,却因为女主角的不配合,带了一点残缺。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1-30 18:33:00 +0800 CST  
2.顾怀恩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子,不舍得撒手。下一秒却听到胸前传来凉凉的声音,“顾先生,是不是我嫁给了你,你就会愿意救我的弟弟了?”语气波澜不惊,不,是静如死水。顾怀恩僵硬地松开手臂,低头想要将她看个真切,她的语气让他心惊。他知道,这三年她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母意外双亡,家族的产业被尽数摧毁,留下她和弟弟两个人相依为命。他当时人在国外,得知消息回国之后却是再也寻她不到。
所以,她以为父母和弟弟的灾难都是他造成的?呵呵,顾怀恩突然想要仰天大笑。当年因她父亲反对他们恋爱,他负气离去想要挣得一片天下。后来他终于打下自己的商业帝国,却再也找不到心爱之人。记起临走前赌气之下说出的话,如今竟一语成谶。也难怪她会那么想。所以,她以为今天自己是要谈条件报复她?顾怀恩不禁心内一片凄凉。眼前的人早已不再是当年一心信任他的姑娘了,她恨他、怨他、怪他,而他却无力反驳。当年年轻气盛的他走的那样决绝,不顾她的眼泪,只因相信自己终有一日会回来给她幸福安定。却不想天意难测。那样天塌地陷的时刻他不在她身边,她孤独无助的时候他不在她的身边,她唯一最亲的弟弟命在旦夕他依然不在她的身边。如今,又有什么可解释的呢?也罢,如果恨他可以让她舒服一点,顾怀恩一点也不介意被她恨着。反正从今以后的岁月,他有的是时间用爱来弥补她、感动她。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1-30 18:34:00 +0800 CST  
先把之前存的发一发~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1-30 18:34:00 +0800 CST  
3.想清楚这些,顾怀恩的心稍稍放定了一些。他松开怀抱着沈夕颜的手臂,与她面对面站定,“如果我说是,你会嫁给我么?”仿佛转瞬间已换上了一副商人的奸诈嘴脸。沈夕颜看着眼前的男人,三年未见,他成熟了、稳重了,似乎也更挺拔了些。只是脸上的表情淡淡,似乎这世上的一切都不屑于看在眼里。那她沈夕颜呢?恐怕也一样吧,不过是他尚未征服的一个过去,如同他兼并的每一个财团一样,等着他插上胜利的战旗,然后弃如敝履。沈夕颜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却在他此时无所谓的眼神下,再一次感到了心痛。她的怀恩哥哥,真的只能停留在三年前那个夏天的回忆里了。顾怀恩看着沈夕颜神情的哀伤悲痛,下意识地又要拥她入怀,刚抬起手,便听到她更加清冷的声音,“好,我答应你。”五个字,却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气力。顾怀恩的心情也没有好到哪去,曾经试想过无数个与她喜结连理的画面,却没有一种是现在这样。他在她眼里看不到丝毫喜悦,只有绝望,深深的绝望。仿佛怕她反悔一般,顾怀恩回头利落地吩咐,“通知各大媒体,后天我要召开发布会宣布结婚的消息。另外,安排一下,下周举行婚礼。”沈夕颜静静地看着他安排一切,一气呵成、干脆利落,仿佛他刚刚讲的事情不是结婚,而仅仅是一个例行会议,公式化、模式化的口吻,完美的展现了他的丝毫不在意。助手微微点头便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她,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良久,他终于沉沉开口,“走吧,今天起住到我那里。”沈夕颜却犹豫着没有动身的意思。顾怀恩看着她的样子,在心底重重地叹息,再一次开口,“我可不希望别人发现,我3天后宣布的新婚妻子,正在试图跟我闹分居。”说罢,拉起沈夕颜的手大步走了出去。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1-30 18:40:00 +0800 CST  
4.一路被他牵着手,沈夕颜被动地跟随着他的脚步,看着他的背影却有些失神。他那么挺拔、英俊,连背影也带着英气,她是那样的迷恋他、爱慕他,一直都是。可是一切,都在自己看到父母尸首的那一天戛然而止。她回忆起他曾经高傲冰冷地站在父母面前,告诉他们他会证明自己,亦会让今天看不起他的人万劫不复。呵呵,好一个万劫不复。如今却是真的万劫不复了。
一路无语,连坐进车里的时候两个人都毫无交流。顾怀恩开着车,脸上的线条紧紧绷着,透露着他的不悦和懊恼。期待了这么多日子的久别重逢,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冷场。她就这么讨厌自己么?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跟自己说?还记得从前的她,总是在他面前喋喋不休,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如今这样的沉默,顾怀恩实在无法接受。他恨不得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去狠狠地摇她,摇醒她!
伴随着两人之间的低气压,车子终于缓缓驶入了车库。停好车,顾怀恩下意识地去帮她解开安全带,而沈夕颜的手也已经放在安全带上,两个人这样不期然地触碰,反而擦出一丝暧昧。时间仿佛停顿住了,顾怀恩没有松开握着沈夕颜的手,就这样静静看着她。沈夕颜被他看的有些不知所措,刚想挣脱,他突然靠近吻住了她的唇。沈夕颜惊得瞪大了眼睛,却不忍也不舍推开他。顾怀恩紧闭双眼专注地吻着她,她也终于缓缓闭上眼开始享受着他的吻…而顾怀恩像是得到了许可一般,开始更进一步,他伸出舌头撬开了她的唇…沈夕颜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她的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衣服。良久,顾怀恩终于离开了她的唇,两个人都微微有些喘。他捧着她的脸,沈夕颜在他眼睛里看到了真诚,一如当年的样子,他凝视着她,一字一句:“颜颜,我好想你。”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02 00:13:00 +0800 CST  
唔…鉴定完毕,没人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02 23:08:00 +0800 CST  
6.三天后,顾怀恩果然按照之前说的召开了正式的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己即将结婚,对象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初恋。一时之间这条新闻迅速占据了各大媒体、微博、视频网站的头条,各种讨论热度及祝福留言铺天盖地而来。而事件的男主角却毫不在意,发布会一结束,顾怀恩就在助理的陪同下,来到医院接受骨髓配型检查。正式检查前,顾怀恩还是先去病房看望了沈夕颜的弟弟--此时的沈夕宸早已被转到了单独的VIP病房。礼貌性地敲了敲门,轻推开,沈夕颜果然已经在里面。接过助理手中的鲜花和水果,沈夕颜默默站在了窗口逆光的位置。见到他来,病床上的沈夕宸倒是很大方热情的打招呼,“怀恩哥,好久不见!”顾怀恩看着眼前的少年,三年不见已经长成了大小伙子,面对如此热络的问候他只是微微颔首,没什么表情,三年的时光他早已习惯了冷淡,“住得还惯么?请来的阿姨照顾得怎么样?”沈夕宸倒是没太在意他的冷淡,“都好都好,怀恩哥,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我住哪都一样。”这话姐弟俩倒是如出一辙。顾怀恩转头和一旁的阿姨细细交代,“尽快熟悉宸少爷的喜好和习惯,照顾好他。”阿姨点头称是,顾怀恩和沈夕宸又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病房。沈夕颜追出来,“顾怀恩…”本来已经迈开步子的顾怀恩停止了脚步,回头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顾怀恩抚了抚她的头,“我先去做配型检查,你好好陪他。一会我回来找你,我们一起回家。”“…好,一起回家。”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04 23:48:00 +0800 CST  
7.沈夕颜回到病房,阿姨早已识趣地退了出去。拿起刚刚顾怀恩带来的鲜花,沈夕颜拆掉外面的包装纸,将花一支一支插进了花瓶里,神情认真且专注的摆弄着。安静的房间,良久的沉默,最终还是沈夕宸先开了口,“姐…”“嗯?”沈夕颜一脸懵懂地抬头,等着弟弟的下文。“我今天看到新闻了,你和怀恩哥…你们…我是说你和他…是不是因为我?”沈夕颜看着弟弟欲言又止的样子,大概猜出了他的意思,放下手中的花,她坐到了床边,“小宸,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她的眼睛清澈而明亮,没有丝毫的心虚。沈夕宸也便坦然起来,“姐…我是想问,你答应和怀恩哥结婚,是不是为了救我?”听到这个问题,沈夕颜征愣了一下,眼神随即转向了一旁,似乎陷入了思考。沈夕宸见她不答话,继续说着,“姐…这些年你为了我已经够操心劳累的了,我只是不希望你为了我连自己的婚姻和幸福都牺牲掉。如果是那样,即使活下来,我也会一辈子良心不安。”“小宸…”沈夕颜终于回眸对上了沈夕宸的视线,“我承认,姐姐确实非常非常想救你。哪怕万分之一的机会,只要能让你康复,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此时刚到门外的顾怀恩,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指忽而收紧--是的,他刚刚回来就听到屋里传来姐弟俩的对话,于是他静静地在门外站定,并没有贸然进去打断。沈夕颜全然不知她的话被一字不落的听进了顾怀恩的耳朵里,她自顾自地继续说着,“但是顾怀恩,嫁给他对于我来说从来不是牺牲。我当然很希望他的骨髓可以配型成功,能够救你。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和他重逢的那一刻,我心里的激动和欣喜。这么多年,我根本忘不了他。我是…”微微停顿,门里和门外的人同时呼吸一滞,沈夕颜眼里的光逐渐明亮起来,“我是…真的很爱他。”如此明白的坦诚自己的心意,连带着心情也变得轻松和愉悦起来。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05 23:00:00 +0800 CST  
8.门外的顾怀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时隔三年后,他居然亲耳听到了她说爱他,并且是在他们重逢不过三天的时间里。心跳不自觉地加速,扑通扑通捶打着胸腔,顾怀恩下意识地捂住胸口,助理立马跟上前来扶住他,“先生,不舒服么?”“没事。”稍稍平复心绪,顾怀恩依然礼貌地敲了敲门,随后推开走了进去。沈夕颜回头看到他回来,刚刚自顾自表白完的少女,仿佛心事被看穿一般,腾地红了脸。偷偷打量了顾怀恩一番,来的时候一身笔挺的西装,此刻被他随意的搭在臂弯,衬衫袖子也卷上去了一些,不同于平日的一丝不苟,此刻却平添了一丝不羁的魅力。沈夕颜迎上去,心虚地不敢抬头看他,“回来了…”“嗯…”“那…我们回家?”“好…”沈夕颜抬头打算跟弟弟告别,却迎面撞上弟弟盛满笑意和八卦的眼睛,沈夕宸看着姐姐这娇羞的模样,想必她是真的很爱面前的那个男人,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沈夕颜嗔怪地瞪了弟弟一眼,“小宸,我们先走,姐姐明天再来看你。”说罢,便同顾怀恩往外走去。“姐…”沈夕宸叫住了他们,两人一同回头,“姐…还有…姐夫,祝你们新婚快乐。”顾怀恩看着突然改口的沈夕宸,心中了然,这个小时候总是抱着他大腿不撒手的小弟弟,是真正接受了自己娶他的姐姐。微微一笑冲他点了点头,顾怀恩并未多言。一旁的沈夕颜却是再次涨红了脸,“小孩子,不许乱说话。”说着再次推着顾怀恩,快速离开了病房。看着并肩离去的一双人,沈夕宸咧开嘴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
医院的走廊里,顾怀恩毕竟是刚被抽了骨髓,虽然依旧保持着挺拔的身姿,到底走路还是比平时迟缓了些。沈夕颜见状,自然地挽上了他的手臂,“很疼么?”“…还好。”倒是顾怀恩有些不适应她突然的亲昵动作,不过还是由着她搀扶自己走到了车库。助理早已发动好车子等着他们,恭敬地打开车门,“嘶…”顾怀恩弯腰坐进去的时候,没忍住倒吸了一口气,还真是疼啊。回家的路上,两人并排坐在后座,十指紧扣,前面坐着助理,沈夕颜多少有些拘谨,一路倒是并未多话。送到家门口,助理下车拉开车门,到底是没有忍住,不放心的叮嘱:“先生,注意身体。”顾怀恩微微点头,助理便上了车快速驶离了别墅。回到家里,沈夕颜贴心地扶着顾怀恩上了楼,一直送进房间,“顾怀恩,今天谢谢你。”“颜颜…”顾怀恩看着眼前一脸真诚向他道谢的小女人,微微贴近抵住她的额头,“是我该谢谢你。”沈夕颜感觉这个男人有毒,他的一举一动自己都完全无法抗拒的沉溺其中。于是她甩下一句话落荒而逃,“你换身衣服,好好休息。”身后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06 11:16:00 +0800 CST  
9.沈夕颜来到楼下却是进了厨房,刚刚看着顾怀恩的脸色还有些苍白,这几天相处下来看他饭量也很小,想着今晚给他煲个汤补一补。熟练地清洗食材、切好配料备用,炉灶上摆放好砂锅烧着热水,慢慢有热气袅袅升起。沈夕颜专注地按照步骤陆续将食材放进锅里--顾怀恩换完衣服下来,看到的就是厨房里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倚在门边,顾怀恩看着厨房里忙碌着的身影,不禁有些感慨,从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这副温婉居家的模样。他感叹她的成长蜕变,更沉溺于她为这个家中带来的烟火气,那是他许久不曾感受过的家的气息。于是,他控制不住自己走到了她的身后,轻轻环上了她的腰,将头埋在她的颈窝,贪恋着她身上的气息。沈夕颜被她突然从身后一抱,不由愣住,抬手抚上他坚实的手臂,声音不由更加温柔几分,“怎么下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顾怀恩却没有松手,只是在她脖颈处磨蹭,“颜颜…让我抱抱。”沈夕颜干脆放下了手里的东西,静静站着任由他抱着,这样的顾怀恩让她莫名的心疼,她总觉得他充满了不安全感。顾怀恩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絮语,有清新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耳周的肌肤上,“颜颜…谢谢你回到我的身边。”说着,他吻上了她的脖颈,轻轻地吮吸着。沈夕颜感受着脖颈处酥麻的感觉,呼吸不由急促起来,身体有些发软,背靠着跌进了顾怀恩的怀里,微微偏头对上了他的唇。两人就这样忘情地接起吻来,砂锅里的汤咕嘟嘟地翻滚着,厨房里的气氛暧昧到了极点。突然,沈夕颜感觉有什么东西抵住了自己的后腰,顾怀恩的手向上移动,握住了她胸前的柔软,“唔…”沈夕颜忙不迭地推开他,两人都微微带喘,“不要…不要在这里好不好…”被推开的顾怀恩一点也不恼,反而坏笑地看着小女人,“不要在这里?那颜颜想在哪里?”“顾怀恩!”沈夕颜恼羞成怒,胸口因刚才的暧昧还在夸张的起伏,顾怀恩抱住她,把她的脑袋按在胸口安慰,“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放心,没有你的允许,我绝不会欺负你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沈夕颜怕他误会自己不愿意,慌忙解释道,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立马感受到了头顶男人低低的笑声,“哦?那颜颜的意思是…?”说多错多,沈夕颜干脆把脸又往他胸口埋了埋,不再做声。男人收起了笑声,把她的脑袋从胸前挪开,捧着她的脸,神情认真,“颜颜,把下午在医院里的话再说一遍好不好?”“什么话?”沈夕颜装傻一般眨了眨眼。“嗯…不记得了?那算了…”不想逼她太紧,顾怀恩没有过多纠结,松开她往厨房外走去,反正已经吻到了,自己此刻心满意足。走了两步却突然被人从后面紧紧抱住,沈夕颜的脸贴着他的背,声音几乎是透过心脏传来,“顾怀恩,我爱你。一直爱着你。”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06 11:17:00 +0800 CST  
10.顾怀恩从厨房走出来,抬手轻轻扶着后腰缓解伤口刚刚被沈夕颜撞击后的疼痛,脑海里却一直回味着那个绵长又暧昧的吻以及沈夕颜突如其来的告白。面部的线条不由地柔和了几分,他走到一侧的沙发坐下,这里刚好可以隐约看到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或许是做完检查真的有些疲惫,又或许是许久未曾有的放松,顾怀恩居然靠着沙发睡着了。沈夕颜做好饭菜端出来,看到的就是男人靠在客厅的沙发里睡得正沉,她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不由地端详起男人的睡颜。他的睡相极好,熟睡中的他呼吸均匀,却似乎是累极了,眉头微微蹙着,好像即便在睡梦中也依旧不大安稳。沈夕颜不禁伸出手,想替他抚平蹙在眉间的愁绪。然而手指还没碰到他,熟睡中的男人却倏然睁开了眼,猛地拍掉了她的手,迷蒙的睡眼中全是防备和敌意。沈夕颜被他突然的举动和骇人的眼神吓得愣在原地,顾怀恩清醒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忙坐直了身体,拉过沈夕颜的手,“对不起颜颜…有没有伤到你?”沈夕颜微微摇头,没有挣脱只是挨着他坐下,“顾怀恩,我们分开的这几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顾怀恩实在不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又该从哪开始回答,一时之间竟陷入了沉默。沈夕颜看他似乎不愿意开口的样子,想着往后日子还长,也不急于这一时,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他总会有敞开心扉的一天。于是便拍了拍他的手背,“没关系,等你想说了再说。先吃饭吧。”两人牵着手刚到餐桌旁坐下,大门却突然响起了铃声。沈夕颜一脸疑惑地看向顾怀恩,他也在疑惑这个时间谁会来,刚准备起身去开门,却被沈夕颜按回了椅子,“我去吧。”打开门,门外的人居然和顾怀恩长得有七分相似,沈夕颜微微愣住,倒是门外的人先开了口,“Hi~你就是嫂子吧?”这人一开口,沈夕颜便看出了他和顾怀恩的区别--顾怀恩总是一副生人勿近、清冷又淡漠的模样,而眼前这位却像是个小太阳,热情洋溢又充满活力和朝气。看出她的疑惑,那人向她大方地伸出手自我介绍,“嫂子你好~我是顾念恩,顾怀恩是我哥!”礼貌地回握了下他的手,沈夕颜侧身让开了门,“你好,请进吧。”得到了许可,顾念恩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哥!”顾怀恩乖乖叫人,看到餐桌上摆着刚做好的饭菜,他也不客气,坐下就准备下手开动。“没规矩。”顾怀恩打在他的手背上,他对自己这个弟弟是见怪不怪的,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宠的,他总觉得弟弟的随性洒脱是自己向往却无法成为的样子,所以回到顾家之后他一直极力维护着弟弟这份轻松。嘴上虽然说着他,顾怀恩还是把自己的碗筷推了过去,“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来见见我的新嫂子啊!嘿嘿~”顾念恩看着拿来一副新碗筷坐在顾怀恩身侧的沈夕颜笑得一脸殷勤,“哥,我饿死了,到底能不能吃了啊?”因着顾念恩的到来,晚餐的气氛出奇的愉快。顾怀恩话少,但是顾念恩却是个喋喋不休的主儿,逗的沈夕颜频频大笑,顾怀恩看着两人相处融洽,便也跟着在脸上沾染了笑意。“嫂子”顾念恩端起手里的汤碗,“我以汤代酒敬你一碗~”他假正经的模样又一次逗笑了沈夕颜,也学着他的样子端起了碗,两人轻碰了一下,顾念恩仰起头一饮而尽。“汤真好喝啊~有了嫂子,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我哥了~他的身体…”话没说完,就被顾怀恩甩过来的眼刀给制止了,顾念恩立刻噤了声。沈夕颜疑惑又担忧的好奇他没说完的话,顾念恩却已经转移了话题,只有顾怀恩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自顾自喝着碗里的汤,“食不言。”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13 00:15:00 +0800 CST  
11.晚饭后,沈夕颜主动承担起收拾碗筷的工作,顾怀恩见状也没有过分制止,带着顾念恩去了二楼书房。进了书房,顾怀恩开门见山,“说吧,今天过来到底什么事?”顾念恩也收起了刚才的嬉皮笑脸,正色道,“哥,你今天去医院了?”“嗯…去做了个配型检查。你消息倒是灵通。”顾念恩看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医院又是咱家的产业,你去了我能不知道么!你还真打算捐骨髓救人啊?!”“不然呢?”顾念恩真的要被气死了,“你疯啦!你自己身体什么样你不知道啊!你还救人?万一出了什么事谁来救你啊!到时候我可不会管你!”顾念恩近乎抓狂地咆哮,顾怀恩知道弟弟是担心自己,语气放软了些,“好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别大呼小叫的,让她听见不好。”顾念恩气得扭过头去不理他,顾怀恩继续问:“你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数落我过来的吧?还有什么事,说吧。”“哼…”顾念恩气得哼出声,“你宣布结婚的新闻现在搞得满天飞,把爷爷都惊动了。他让你周末带嫂子回家。”“…知道了。”
沈夕颜刚从厨房出来,就看见那兄弟俩一前一后从楼梯上走下来,顾念恩笑嘻嘻地打招呼,“嫂子,我先走了,谢谢你的晚餐!”沈夕颜也笑着走过去,陪在顾怀恩身边送他出了门。关上门,沈夕颜转头看向顾怀恩,似乎在等他解释。顾怀恩自然知晓她的心思,搂着她的肩,两人走到沙发坐下,“咳…”他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念恩,是我同父同母的双胞胎弟弟。”这下换沈夕颜惊讶了,以前两人刚在一起时只听他说过父母早逝,从未听他提起过有什么兄弟姐妹,现在不仅有,居然还是双胞胎?顾怀恩看出她的诧异,继续说道,“以前不提,是因为我们当时分隔两地,我也不知道是否还有重逢之期。你也知道,我的父母很早就因为意外离世了,父亲是家中独子,当时为了保护我和弟弟不要也遭受横祸,家中便安排把我们分别送往了两地交由普通人家抚养。我和念恩的名字,合在一起就是'怀念'。你看,多么直白的寄托和思念。”顾怀恩的语气几乎没有什么起伏,仿佛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沈夕颜听他平静地叙述着自己曲折跌宕的年幼经历,不由握住了他的手,想传递给他些许温暖。顾怀恩感受着来自她手心的温度,继续说着,“当年从你家离开之后,我一心努力奋斗,想尽快出人头地回到你的身边,让你父母能放心把你交给我。”提起这段往事,沈夕颜微微垂了眸,这是她最不想回忆的部分,顾怀恩反握住她的手,“没想到事业刚刚有些起色,一次'偶然'的机会居然遇到了念恩,这一下不光和弟弟相认了,还认祖归宗回到了顾家。”“顾家?”沈夕颜听到了这里更加疑惑,父母已逝,哪里来的顾家?“嗯…是爷爷。那时候念恩早已被爷爷接回了顾家,这么多年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我。”说到这里,顾怀恩想起了顾念恩刚刚在书房里提起的事,“颜颜,周末跟我一起回趟老宅。爷爷想见你。”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17 00:44:00 +0800 CST  
12.回到房间,沈夕颜靠在床头久久不能平静,经过刚刚的促膝长谈,似乎对顾怀恩的身世以及这三年的经历有了些许了解,但又仿佛还是笼罩着一层薄纱,总有些看不真切,总觉得顾怀恩刻意抹掉了许多重要的事情没有讲。捋不出头绪,沈夕颜索性不再费力思考。转念又想到顾怀恩刚刚说的话,他的爷爷居然是顾离墨,那位只能在新闻和军政时报上见到照片的老将军。不禁有些失笑,自己的父母若还活着,知道他们当年瞧不起的穷小子如今能有这番作为,并且是顾老将军的嫡亲长孙,不知道会不会感到后悔?想起父母,沈夕颜眼眶又有些湿润,不管怎样,从小到大他们对自己是真心的疼爱,让她如何能责怪?再想到自己好歹从小是被父母呵护着长大,而顾怀恩却小小年纪就要面对父母双亡、与亲人分离的境况,自己居然还曾经怀疑父母的死与他有关,愧疚连带着心疼,不由得想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沈夕颜被纷乱的思绪搞得一脑袋浆糊,烦躁的躺下拉起被子盖住了脸,半分钟后又猛地掀开坐了起来,那个…好像…顾怀恩刚刚说了周末要回顾家老宅?!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19 02:26:00 +0800 CST  
一直没人…

楼主 music35  发布于 2021-12-25 00:40:00 +0800 CST  

楼主:music35

字数:9025

发表时间:2021-12-01 02: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2-26 04:06:14 +0800 CST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