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黑暗风】魁拔之最后纪年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49:00 +0800 CST  
同人小说
魁拔之最后纪年·前言
俗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由于手贱,失手删了本有860多回帖的同人文,欲哭无泪。这可能就是对我以前三天一更的惩罚吧。但是,文还得继续,回复破千的愿望没有消失,还得从头再来。这次我特意制作了同人文标题(希望不要有侵犯版权之意),目的一来宣传魁拔。而来也是为魁拔拉更多的人气,希望为魁拔做出一点贡献。
为了重生,我这次不光准备了标题,还会在正文之间穿插人物介绍,原著的人物会出来,而本文的原创人物以后会放出自己画的图和介绍(如果我有时间画的话)。
本文故事设定在涡流岛战役的六年后,也就是蛮吉十四岁的时候,不同于其他吧友续写文,本文对电影版的后续不会过多的提及,一来是避免和以后上映的电影有过多的冲撞,二来也是本人一个酝酿许久的故事。对于担心本文会乱扯的看官来说,不用担心,本文绝对不会过多地涉及魁拔地界各个国家的制度风俗等,侧重点在于蛮吉是怎样逐步接受自己的命运和面对世界的。
本文原创人物不多,总共不超过十个,整体不会太混杂,应该是容易看懂的。
另外这篇同人文究竟再讲什么呢?不是蛮吉如何带领军队推翻纹耀,也不是蛮吉到处游历地界,而是一个男孩如何在魁拔的阴影中承认自己,走出迷茫,并在一个迷局中探索并最终打破轮回的故事。
希望你们喜欢。当然,不喜欢本文逼格的和想看蛮吉带人踢馆的,可以出门右转。
谢谢看这段唠叨~~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0:00 +0800 CST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0:00 +0800 CST  
先放点福利~~~~~
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355915836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1:00 +0800 CST  
蛮吉被震地连退几步,青云松身下脚步突然一变,疾抽长剑,左手脉门一震,随即一道扑面而来!
“可恶……”
蛮吉向一旁狼狈地一闪,对手的脉冲几乎擦着蛮吉的发尖而过!蛮吉甚至感到了那股决绝的杀意!
“扑通!”
蛮吉一个迾趄,摔倒在地。
机会!!
青云松高高跃起,改为双手持剑,“嗙嗙嗙嗙嗙!!”五个脉门在空中呼啸!!他的长剑表面也覆盖上了一层黄色的电光!
是脉附!!
“嗡————”利刃撕裂空气,以猛虎下山之势直逼蛮吉面门!
“当——————”
电光火石之间,就在青云松的脉附长剑与蛮吉的武器相撞的那一刻,他的长剑居然生生断成两截!!
“什么……”青云松自以为刚刚那一击足以重创魁拔。
但是他错了。
因为他的攻击不管多快多猛,手中的武器不管多么锋利,也绝无可能斩断地界铸剑大师的第二名作——霸钢刃。
蛮吉单手反持霸钢刃,左手脉门一震,“狼山吹雪!!”
一束白色脉冲击中了毫无防御的青云松,他被击倒在地,身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这是司令官大人的招式。”
蛮吉说道,却并未乘胜追击,而是等待青云松站起来。
辉妖族虽然剑术高超,但他们身体的抗击打能力却远远落后于龙族和兽族,再加上蛮吉刚刚的一招也使出了大力气,青云松受了不小的伤害。
青云松艰难地站起来,喘着粗气,他刚才的一系列攻击是孤注一掷的,妄图一招定胜负。但结果显而易见,他太着急了。
“为什么……”青云松问,“不杀了我?”
“杀你?”
蛮吉笑着摇了摇头,道,“蛮大人说过妖侠决斗,两厢情愿,伤亡无怨。不过蛮大人却从来没有杀过人,从来都是点到即止的。”
“……”
青云松无言以对:这个人……真的是魁拔?
“还要来么?”
蛮吉话音刚落,自己脚下的地面突然隆起,他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而就在自己身后的丛林中冲出了三个人。
青云松一愣,还未发话,那三个人对蛮吉同时发动攻击!!
六道脉冲轰向蛮吉,蛮吉躲闪不及,将霸钢刃横在身前,阻挡攻击。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之中三个人落地。
青云松急问:“您们为什么要三打一?不是说好我来对付他,你们去通知联军么?”
“放轻松。”一个兽族模样的人开口,“你以为等神圣联盟的人来了我们还可以向上头申请功劳么?还不如在这里一次解决他,那功劳就都是我们的了。”
其余两个人点头。
“你们……”青云松无奈,他只得看向烟幕弥漫的方向,“魁拔……”
不出所料,烟幕渐渐散去,蛮吉手杵着霸钢刃站立在地上,尽管霸钢刃抵挡了大部分攻击,但他的身体也承载了大负荷,嘴角流出了鲜血。
“你们……就不会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妖侠决斗么!?”蛮吉大吼。
“对待不是妖侠的魁拔,我们懒得用那一套。”对方讽刺。
“不要多说废话,我们一起上干掉他!!”另一个格勒莫赫人说道,刚才的地动攻击估计就是他发动的。
说罢,三个人一起冲向蛮吉,蛮吉挥动霸钢刃,迎面冲了上去,毫不畏惧。
与此同时,蛮吉的身上爆出了四个脉门。
“霸王冲!!!!”
未完待续
下回登场人物:蛮吉,镜心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2:00 +0800 CST  
第二回 重逢(上)
落枫城与光之森林的交界处,三小群人围在一起,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些人大都都是落枫城里的中产阶级,家境并不富裕,对商机嗅觉灵敏的拓默人发觉了这一点,特意不将货物运进城,而是在城外摆摊,这样做既可以省去进城要缴的商税,又可以靠较低的价格吸引顾客。
这种摊位一般都有固定规律,大多为五天一次,落枫城人就称之为“赶集”。
虽然有魁拔来到落枫城附近的传闻,但出于为落枫城人的生活考虑,还是开放了出入城的许可,所有的一切都处在联军的监视下,一旦有所异常就会出动。
“难道就不能便宜一点么?”
一个衣着朴素的戴着头巾的少女,站在一个摊位前,和一个矮小的拓默人老板交谈,边说边手指着一枚闪耀着暗红色光芒的石头。
精明的拓默人老板无奈:“这位小姐啊!这可是我从鬼方千辛万苦带回来的上等血石,这个价格我已经是大放血了。换在别的摊位可不会有这个价位……要不你买下,我在送你一条从龙国进口的头巾?很适合你的发色哦……哎哎哎!!别走啊!”
少女转身离去,她对这种拓默人老板本来就没有任何好感,更懒得听他多说一句废话了。
不过转念一想,刚才的血石确实是一块难得的上等材料,自己的脉术枪的能量快没了,要是再不找一个好的替代品恐怕自己又得苦练自己那差得要死的脉术了……
少女想到这里,刚要转身回去再砍一点价格。
“扑通!”
不远处的小树林中传来一声奇怪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倒地了。
听觉敏锐的少女警觉地望去,同时右手伸向自己的后腰,握住了那把脉术枪。
一个红发少年倒在地上。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2:00 +0800 CST  
第三回 前夜(上)
镜心简单地装扮一下就出了门。
她反倒不担心蛮吉会乘机逃走,凭他现在的状态,连路都走不了更何况逃出这座布下层层罗网的落枫城?
带上脉术枪和一些钱,朝集市走去。
看来落枫城内的搜查才刚刚开始,魁拔混入落枫城的消息还未扩散开来,仅仅是一些传闻罢了。
镜心暗暗松了一口气,这种情况对于即将实施的逃亡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而且在她推测看来,落枫城政府也并未明确魁拔进城的消息,大部分的兵力依旧布在城外搜查,能够抽出来搜索城内的兵力少的可怜。但尽管如此她也不能松懈,否则再过几天联军的增援就会到达,到时候再想逃出去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此时此刻,落枫城治安局审问房。
一对青年男女坐在一名辉妖少年前。
男审问员长着兽族的外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银白色的头发遮住半边脸,身着打扮为典型的北方民族。
他用略显慵懒的眼睛看着少年,问:“那么,青云松,你最后一次看到魁拔是什么时候?”
青云松回答:“昨天午后,大概是午后一刻,我发现他在睡觉。”
“那么你攻击他了么?”
“嗯。”青云松点了点头,回答,“我发动了两轮攻击但都被他挡了下来。”
“是么……”男审问员的表情有些奇怪,而一旁的女审问员——看样子是一个粼妖,长得出乎地可爱,介乎女孩儿和少女之间。那双粼妖特有的深蓝色眼眸盯着手中转动的笔,从审问开始她就没记下一个字。
这算哪门子审问?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男审问员问。
青云松连忙把注意力从漂亮姐姐的身上转移过来,回答:“后来又有三个妖侠出现并和魁拔发生了战斗,而我因为受了伤,剑也折断了,就没有参与……”
“那魁拔怎么样?”
“他……他好像失控了……”
“失控!?”男审问员提高了音调,有些慵懒的眼神闪过一丝惊讶。
青云松一惊:“是……是的。他失控了以后就像一个疯子,他们三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之后魁拔逃走了。不过好像受了伤。”
“那你抓捕魁拔的目的是什么?”一直沉默不语,只顾玩笔的漂亮姐姐开口问。语气悦耳动听,却透露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杀气。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3:00 +0800 CST  
第三回 前夜(中)
青云松并未意识到空气中弥散开来的危机,在他听到为何要抓捕魁拔的时候,他挺直了腰杆,脸上无比的自豪。
男审问员的左手悄悄变出了一张暗金色的牌,上面流动着诡异的流光。
“为了家族的复兴!”
“哦?”
男审问员暗暗收回了手心的牌,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不到十八岁的辉妖少年。
青云松点了点头:“因为只要抓到了魁拔,就会得到神圣联盟的重视和奖励,我就可以借此复兴家族在落枫城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从而改变现在这种被别人看不起的局面!”说话间,青云松的眼眸中闪烁着光芒,似乎家族的复兴就在不远的将来。
“那你和魁拔战斗的时候,害怕么?”
漂亮姐姐发问。
“……”青云松想了想,回答,“害怕。不过当我看到传说中的魁拔和我差不多大的时候,我就不害怕了。其实魁拔和我们一样,都是从小孩子成长为大人的!”
男审问员问:“那你是如何看待魁拔和我们这些……普通人的呢?”
漂亮姐姐的眼角余光瞄了他一眼。
“我是他的敌人。”青云松十七岁的眼中闪耀着决绝,“即使他很强大,但我还是要表达一个态度!我是他的敌人!!”
男审问员不再发问,他和漂亮姐姐站了起来,道:“好了,你回答地非常好,可以走了。不过记住,今天的事情不可以和别人说。知道么?”

“你相信他的话?”
“嗯。作为一个赌徒,我可以分辨出一个人是否撒谎。对方还是一个被所谓家族荣幸左右的孩子。没有任何的必要欺骗我们。”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4:00 +0800 CST  
第二回 前夜(下)
买完最后一件物品,手里面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要是换做平常,镜心可不会那么大手笔地花钱,本来钱就挣地很辛苦。如今即将离开这个生活了六年的城市,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女的心中居然产生了一丝不舍。
这就是所谓的留恋过去么?
镜心很快排除脑海中的杂念,准备在一家街边茶摊稍作休息,却听到了邻近茶座的谈话。
“青云松,你小子可以啊!还真出城打魁拔啦?”说话人的语气透着质疑和不屑。
魁拔?
镜心的心一动,用眼角瞥了那个叫青云松的人一眼,对方居然和蛮吉差不多大。
青云松回答:“那当然!难道你还不相信?”
“得了吧!”对方笑着打了青云松的背一下,“就你那些不入流的脉术还敢打魁拔?且不说你有没有遇上魁拔,就算遇上了,你没死就不错了!”
“难道在你们看来魁拔就这么不可战胜么?”青云松甩开对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道,“魁拔也是有弱点的!而且联军的审问员也来找过我了!”
镜心不想再听下去了,她马上起身,朝家的方向走去,而脑海中一个不好的念头生成。
联军大概已经知道魁拔进城了!
现如今一分钟都不能耽搁了,她和蛮吉必须马上动身,离开这里!
不料镜心一转身,就就撞到了人。
对方纹丝未动,镜心但是摔了个朝天,买的东西散了一地。
“没事吧?小姐。”对方语气温和,弯腰一一拣起散落的东西,并把他们重新装进包里,之后轻轻地拉起镜心。
镜心抬头方才看清对方的容貌。
那一头夺目的金色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样貌出众,估计是龙族人。
即使是镜心,也被对方的帅气弄得一愣一愣的。
“对不起。”对方礼貌而不失风度地问道。
“没事……”
对方露出一个简单的微笑,提着剑与包袱,走过镜心。
就在擦肩的那一刻,镜心被震惊了。
即使镜心在天界呆了那么久,认识许多脉术高强的人,而刚刚过去的那个人身上所散发的气场却不同凡响。再加上镜心在地界呆了六年对形脉的熟悉,对方所隐藏的脉门数量起码在七个以上!
她回头一看,那个人去的方向正是镜心最不愿意去想的地方:
征兵处。
现在的状况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4:00 +0800 CST  
第三回 故友(上)
镜心呆呆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和地上散落的带血的绷带,终于,最让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蛮吉,魁拔,逃走了。
在赶回家的路上镜心的心中便有这种预告,经管她努力告诉自己蛮吉是不会逃的。
可她又一次错了。
蛮吉的手被走在面前的女孩儿紧紧拉住,穿梭在如同迷宫般的小巷子中,其中回荡着两个人的脚步声。
就在镜心出门不到十分钟,这个小女孩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打开了反锁的门,并用一种奇异的脉术治愈了自己大部分的伤口,之后一句话没说就拉着自己朝外走去。
蛮吉想挣脱,但他感觉到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不管蛮吉如何努力也无法放开女孩儿的手。
“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么?”蛮吉压低声音问道,而且他也很着急,此时镜心应该已经回来了,让她看到自己不在估计会误解成自己跑路了。
可女孩并没有直接回答蛮吉的问题,反而说一堆让蛮吉云里雾里的话:“我们在等你。跟我来。不要回头。”
小女孩长地可爱乖巧,浅绿色的头发调皮地随着她的步调左右摇晃。但她的语气却与她这六七岁的身体格格不入,虽然语调稚嫩,但却仿佛经历了万古沧桑一般,沉稳与老练都可以用来形容。
一个可以当自己妹妹的小女孩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再加上蛮吉现在根本无法逃脱,只得随着她去了。
七拐八拐,迷宫似乎永远没有尽头,蛮吉觉得自己的头快晕了。
终于,小女孩带着蛮吉来到了迷宫的终点站——一扇再普通不过的门。
“我们到了。”小女孩说着,用一只小手推开门,带着蛮吉走了进入。
里面就是一个房间,陈设十分简陋,只有一张桌子,一堆堆放在角落的杂物,以及一个坐在墙角静静看书的小男孩。
小男孩发现了有人进来了,可他的视线仅仅抬起不到一秒,便又转回手中的书上。
小女孩也没有和他打招呼,她送来蛮吉的手,转身,正视蛮吉,开口:“我的名字,卡拉肖克·玲。魁拔,我们一直在等你。”
“卡拉肖克·玲?”
这个陌生的名字突然在脑海中闪过,但转瞬即逝。
“一直……一直……”玲自言自语,但又像对蛮吉说话,“一直。”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4:00 +0800 CST  
第二回 故友(中)
这个联军军官先是用鄙夷的眼光看了看站在面前的龙族男人,之后瞟了一眼对方递过来的纹耀——一枚极其普通的平民纹耀。
对方说明了自己前来的目的——追捕魁拔。
“卡拉肖克?”军官一看到对方简历上的姓氏,眉头皱了皱,“那个被驱逐的没落龙国家族?”
“卡拉肖克家的荣光永不熄灭。”对方淡淡地反驳。
“好吧,随你怎么说。”联军军官一脸的无所谓,耸了耸肩,说道,“不过,卡拉肖克,就你这纹耀等级住旅店是够了,了要参加征讨魁拔的联军还不够格啊!”
“对啊对啊!就算你们龙族是曾经的联军主力也不能随便给一个龙族人参军的资格啊!”一边的军官附和。
“请你回去乖乖地当脉术老师吧!卡拉肖克……潘,哈哈哈哈哈………”
在哄笑声中,卡拉肖克·潘默默地拿回纹耀和简历,握着手里的剑和包袱,转身离开。
握剑的右手紧了一下。
“我们是守护你的人,人称十二妖。”玲说道,“其他人不在这里。”
蛮吉挠了挠后脑勺,被这些话彻底弄晕了头,什么十二妖、等待的,根本听不懂啊!
“你们找我干什么?”蛮吉好不容易才回想起自己要问的最重要的问题。
玲平静地回答:“一起创造世界”。
“一个人人梦想的没有纹耀,没有等级,没有隔阂的世界。那是你曾经的梦想。也是我们所追随的。”
“为什么我不记得?”
“因为你不是那个带领我们的人。你是他生命的重生和延续。”玲说话间,眼睛中满是崇敬。
“我们原本守护在涡流岛。后来那些人大举入侵,我们被迫转移……启动了爷爷的装置,我们逃了出来。”
涡流岛……
蛮吉眼前满是空中飞舞的鲜血和震天嘶吼。
那一夜,悲伤席卷了涡流岛,也撕毁了蛮吉的一切。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5:00 +0800 CST  
第三回 故友(下)
“我做不到。”蛮吉的目光无力地垂了下来,语气低如蝇蚊。
玲一愣:“为什么?”
“我不想去做这些事。”蛮吉回答。
“啪!”
一声书本合上的声音,那个安静读书的小男孩站了起来,直视蛮吉的眼睛,问:“你从涡流岛逃出来后的六年在干什么?”语气虽不轻不重,但却只击蛮吉内心。
“……”蛮吉许久没有回答。
他不想回答,这充斥着逃亡和噩梦的六年,独自一人。每当他在夜中惊醒,悬浮在眼前的永远都是那个男人倒在自己面前的情景。
蛮吉一转身。
“我要走了。”
玲却并未上前阻止,而是面无表情地问:“去哪里?”
“我……我不知道……”蛮吉垂着头。
“那你去干什么?”
“回去见一个人。”
“之后呢?”玲不依不挠地追问道。
“我……我……”蛮吉痛苦地双手抱头蹲了下来,满脸的痛苦,“我不知道!!”
小男孩开口:“那就跟我们来吧!你将那个梦想交付给了我们,你曾经领导着我们。现在让我们来指引你回到原来的地方。”
蛮吉……你在哪里?
镜心站在这迷宫一般的小巷之中,一时不知所措。
她已经觉察到了这个看似普通的小巷的诡异之处:每当她来到尽头时,就会有两条岔路出现在她面前。
这是某种脉阵在作怪。
不出镜心的意料的话,这种脉阵可以扭曲空间中的脉,从而造成空间的部分扭曲。
可恶……本想去找回蛮吉,却陷入了这种境地!!
“呼……呼……呼……”
一阵均匀的呼吸声引起了镜心的注意,镜心一把掏出脉术枪,警惕地看向四周,同时打开自己的四个脉门,借此感知空气中形脉脉频的变化。
怎么回事?
这个脉频的感觉……为何那么熟悉!?
“嗙嗙嗙嗙嗙嗙!!!!”
六声脉门共鸣,敌人来了!
“有人入侵了我的脉阵。”小男孩表情一动,“两个人。一个意脉,一个形脉。”
“天神?”玲没有看小男孩,“为什么只有一个?”
天神?
镜心?
玲走到蛮吉的身边,将小手放在蛮吉的肩头,轻声说道:“时间不多了。来吧!跟着我们来吧!我们去找回你失去的东西。”
“不。”
蛮吉一口回绝玲,他站了起来,双拳如石:“我知道我现在要去干什么了。”
眼中的迷茫暂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决。
“啊!!!”
镜心的身体狠狠地摔在地上,手中的脉术枪也掉落在一边。
敌人身披黑色的斗篷,头被黑色的布包裹,看不出来容貌,但他手中的武器,镜心却一眼看了出来。
“冲天槊!!??”
镜心大喊:“你到底是谁!!!?”
“天神……”对方的声音低沉地可怕,就如阎罗索命,“必须死!!”
“嗙嗙嗙嗙嗙嗙!!!!”
冲天槊爆发出六面脉门。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5:00 +0800 CST  
第四回 对不起(上)
“不要离开我们。”
玲抢先一步上前一把拉住蛮吉的衣角,抬着头直视蛮吉的眼睛。
“我们才应该在一起。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原本属于你自己的家,而非得去找别人呢?难道是因为那个天神?”
蛮吉并没有马上回答。
他陷入了沉默。
对啊……他为什么那么坚持在这个与他为敌的世界里游荡?
此时,镜心这边。
镜心连续扣动扳机,手中的脉术枪发出三发蓝色脉冲,但都被对方一一挡下,不费吹灰之力,而他也一步步靠近镜心。
可恶……为什么不起作用?!
镜心急得满头大汗,对形脉的过度提取让原本不擅长脉术的镜心体力几乎透支,但却无法阻止对方哪怕一分一毫。
仿佛自己面对的是一座不动山,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撼动不了磐石般的根基。
“你到底是谁?”镜心大喊,“为什么冲天槊会在你手里?”
她在拖延时间,目的是搞清楚这周围脉阵的变化规律,也努力找出对方的弱点。
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也不奢望谁会来救她,但看现在的情形,她只能从这一点进行突破了。
拜托不要突破发动攻击……
镜心暗暗祈祷。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生。以魁拔的身份。”蛮吉回答,“我也从来没有过自己的目标。从来……从来……从来都是蛮大人在带领着我,指引我去做他和我认为正确的事情……”
泪水和那一幕充斥着眼眶。
血与花纷飞的夜晚。
“他教会我什么是乐观,什么是永不放弃,什么是一个妖侠的风度,什么是独行族,什么是第一条规定……他……教会了我几乎一切。可面对他的死亡,我却一点也做不了……魁拔……我恨这个名字!!”
“……”
“……”
玲与小男孩静静地听着蛮吉的诉说。
“蛮大人……爸爸……他……”蛮吉的泪顺着脸庞滑落,滴打在地板上,化为一朵朵花儿,“是世间最伟大的妖侠!!”
哭泣的男孩用力地擦了一把泪,眼中闪耀着无比的坚韧:“我要尽一切努力去守护我拥有的一切!保护女神,是我的使命!”
说完最后一个字,蛮吉打开门,大踏步,离开。
那一刻,玲仿佛看见了那个传奇男人面对千军万马,一往直前,无所畏惧。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5:00 +0800 CST  
第四回 对不起(中)
镜心的身体再一次重重地摔在地上,手中的脉术枪被远远地甩了出去。
她只感觉一块巨石几次轰击着她的胸口,幸好她移动地够快,缓冲了大部分的冲击,但尽管如此,她薄弱的躯体也实在撑不住了。
肺似乎是破裂了,她的嘴角渗出丝丝鲜血。
“……为什么……”
镜心虚弱地看着朝自己一步一步走来的神秘人,有气无力地问。
“为什么……你知道我是天神……”
天神这个身份镜心隐瞒地非常深,至今恐怕除了那个呆头呆脑的魁拔蛮吉,不会有第二个地界生物知道。可面前这个人居然一口道破。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的是。别以为你们天神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神秘人将手中的冲天槊指着镜心的头,语气冰冷如霜。
“……”镜心低下头,低声,“我早已不是天神了……”
“我管你?!”神秘人双手握住冲天槊,吼道,“只要是构成障碍的人,不管是天神还是妖怪,都得死!!”
镜心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类似绝望的东西。
“……在杀我之前可以告诉你是谁么?”
“我是魁拔!!”
冲天槊的六个脉门与神秘人的六个脉门产生共鸣,场景诡异地让人误以为冲天槊是一件活物。
“唰!!!!”
带着无比的霸气和强烈的脉冲,冲天槊用力抡向镜心的身体。
在那一刻,镜心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眼前浮现的第一个人,竟不是妈妈或爸爸。
蛮吉……你在哪?
“啪!!!!!”
一道疾影冲到镜心和冲天槊之间,双手一出,冲天槊被生生抓住!!
神秘人先是一愣,脸上掺杂着意外和惊喜,但更多的是杀戮的渴望。
“你终于出现了。”神秘人斗篷下的那双血红色瞳孔如伺机待发的猎豹一般死死地盯住蛮吉,“蛮吉。”
蛮吉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但双手却牢牢地抓住冲天槊,努力地不让他移动分毫。
“欺负一个女孩子,你觉得好意思么?”蛮吉问道。
镜心呆呆地看着这个突破出现的男孩,惊地说不出话来,嘴巴流出了血也浑然不知。
“为什么……”
“对不起。”蛮吉说道,“让你出来找我。我回来了。”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5:00 +0800 CST  
我丧心病狂的来插楼ww

楼主 起点—故爱  发布于 2014-08-04 18:56:00 +0800 CST  

楼主:起点—故爱

字数:275360

发表时间:2014-08-05 02: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1-25 11:31:41 +0800 CST

评论数:71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