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瓶邪】万古如斯(接盗8,努力原著风)

1楼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8:17:00 +0800 CST  
写在前面:
1.看了盗8各种忧伤,想写个文弥补一下看文的遗憾T.T
2.新人写文,各种忐忑,努力靠近原著风,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3.已经很久没有动笔写文了,尤其是很久没有写长篇了,手生,但是会认真仔细的写。
4.一定会写完,尽量写的很快。。
5.写的不好,提前先顶个锅盖。。。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8:22:00 +0800 CST  

1.

今天是八月十五,月亮在天上明晃晃的亮着,我一个人坐在铺子里,桌子上是几道小菜和两瓶啤酒,只可惜我半点也不想吃。
王盟回家了,他几个月前刚刚结婚,在杭州安了家,和他老婆一起贷款买了个二居的小房,日子过的倒也顺心幸福。家里一直打电话让我回去,本来已经买好回长沙的机票了,没想到今天突然有个大生意上门,等到谈完之后已经到了下午了,我只好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过年再回去吧。不出所料,挨了老妈一顿臭骂,放下电话后,我一个人弄了点吃的喝的,就这么静静地坐在铺子里出神。
一年之前的秋天,闷油瓶千里迢迢的来到了杭州和我道别,然后我追着他到了长白山,他给我一个鬼玺,让我十年后去找他,接着就把我打晕,自己进了青铜门里面。这一年里,我没有一刻不在想着他,想着胖子,想着当初一起进入这个局里的所有人。这一年我的性情变了很多,不但别人感觉的到,我自己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变了。
我想,我再也不是当年胖子口中的天真无邪了,在这一年的很长时间里,支撑着我走下去的动力都是闷油瓶的那句话。十年,我还有一个十年要走。这一年我不怎么见生人,几乎把自己封闭起来,只是不停地忙着,管理着三叔的产业和自己的铺子,似乎只有在忙起来的时候,我才可以不去想曾经的那些事情。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为自己点上一根烟,靠在窗边静静地抽着。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觉得自己特别孤单。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没换过烟的牌子,一直都抽着黄鹤楼,不是我有多喜欢,而是闷油瓶曾经问我要了根烟,我当时给他的就是黄鹤楼,他抽着烟的样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沉默着,疏离着,也许还有一丝悲伤。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抽别的烟了,无论我挣了多少钱,无论别人送给我什么样的高档烟,我都抽不下去。所以想想这一年来,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好像就只有这名叫黄鹤楼的烟了。
我给胖子打了个电话,他没有接。这一年和胖子的联络很少,通常都是打给阿贵,问问胖子的情况,偶尔他在旁边,也会接过电话来和我说几句,只说他挺好的,想就这么留在巴乃过完这辈子,他说现在只有那种平静的环境才能让他活的快乐。我听着电话一声声响完,阿贵和胖子都没有接,我叹了口气,慢慢地放下电话。
我又给小花打了电话,说不上为什么,我现在很想找到一个当年一起经历过那件事的朋友,听听他的声音,哪怕一句也好,我就想听到他们的声音,否则这一刻我真觉得自己会孤单的受不了。第一遍时小花没有接,我没有放弃,又打了一遍,就在最后一声的时候,那边终于接起了电话,小花的声音透着一点疲惫,背景声音很乱,似乎他还没有忙完的样子,我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他在那边说,“吴邪,中秋快乐。”
一瞬间我的鼻子酸楚的不行,我拼命忍住情绪,“小花,中秋快乐,你还好么?”
他叹了口气,“还好,只是很累,不过已经很好了,你别担心我。”
“嗯,别忘记吃个月饼。”我觉得安下心来,“秀秀也好么?”
“放心吧,其实最让人担心的是你吧。吴邪,有些事能放下最好,放不下也要学会去放下。”
“小花……”我隐隐觉得小花好像知道了什么。
“吴邪,你仍然在查那件事,对么。”小花用的是陈述语气,说明他很清楚我都做过什么。
我顿了一下,没有说话,这时他又说,“吴邪,我希望你真的能好好过下去,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东西了,就这样安心的做你的小老板不好么,你已经知道的够多了,也受了不少罪了,你这是何苦呢。”
我叹了口气,“小花,不瞒你说,我确实还在查那件事,很多事情我还不知道最终的答案,但我不是为了别的,我对你说实话,我之所以还没有放弃,只为了一个原因。”
“是为了张起灵吧。”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嗯”了一声,小花似乎苦笑了一下,“吴邪,你就是这么个脾气,认准了的事就不回头,我知道自己也劝不住你。”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8:24:00 +0800 CST  
“不是,我也会有很多妥协,只是这件事,我从来就没想过放弃。”
“我知道,那你无论做什么都小心点,需要我帮忙的也别客气,虽然我这个人现在已经蜕化成一个不折不扣的商人,但是你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解总你真是个大好人。”我笑了,和他开起了玩笑。
“吴邪你别这么叫我,听得我膈应得慌。”小花也笑着说,“有时间聚聚吧,我挺想你的。”
“好。”

挂断电话后,我打开一瓶啤酒,安安静静地喝着,我想,那个挨千刀的闷油瓶在那个破门里一定没法过节,可问题是即便不在那个门里,他也一定没有中秋节的概念吧,就算他知道什么时间是什么节日,每一次也他都是自己一个人过节的吧。他这样的人,从出生起就背负着宿命和责任,好像幸福和快乐是和他无缘的。我不敢想象如果我是他我会不会崩溃,也许早就疯掉了吧。
我拿着酒瓶朝着虚空的远方一举,“张起灵,中秋节快乐,不知道你在那里吃什么喝什么,但是我知道你没有饿死,你还活着。别问我为什么,我就是知道。等我把你救出来,我一定带你去吃好的喝好的,给你买一打贵的衣服,你本来就人模狗样的,人靠衣服马靠鞍,穿上好衣服就更帅了,保准迷死那些小姑娘。”
我就这样一气把整瓶啤酒喝了下去,喝下去才觉得心里痛快了些,迷迷糊糊里我就这么倚着墙坐在地上睡着了。睡梦里我似乎见到了闷油瓶,他站在雪山之巅静静地看着我,很久,却一句话都不说。我像疯了一样往他身边跑去,可无论如何都无法离他更近一点。我就这么一直朝着他跑,跑累了就走,一步一个雪坑,我甚至都能听到自己气喘吁吁的声音,可是我还是跑不过去。我扶着膝盖大口喘气,抬头看他,发现他的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悲伤,然后我听到他说,“吴邪,再见。”
那一瞬间我的心脏抽痛的厉害,我只觉得大颗大颗的泪水从我眼睛里涌出来,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想喊他的名字,可是嗓子好像坏掉了一样,我发不出声音,只好任凭他慢慢的消失于我的视线,只有那一声“再见”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在我的耳边,几乎让我疯掉。
就在我要崩溃的时候,突然间,一阵铃声响了起来,一下子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我竟然就这么坐在地上睡了一晚上。
我忍着已经麻掉的双腿站起来,颤悠悠地跑过去拿起手机,我看到来电显示上赫然跳出胖子的名字,赶紧接了起来。
“吴邪。”胖子的声音带着疲倦,我听着,觉得一阵伤感。
“胖子,中秋节快乐,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也没接。”我坐在椅子上,伸了伸仍旧酸麻的双腿。
“吴邪,你听我说。”胖子的语气听起来非常严肃,我的心里不禁一惊,“怎么了?”我很怕听到不好的消息,很怕。
“吴邪,小哥让你十年后去找他,对么?”
“嗯。”直觉告诉我是和闷油瓶有关,果不其然。
“他是骗你的,小哥他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TBC——————————————————————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8:24:00 +0800 CST  

2.

这一刻我整个人都被胖子的那句话定住了,无法呼吸,无法思考,甚至说不出一个字来,直到胖子在那边喊了我好几次,我才回过神来。
“你发现了什么?”我强忍着心中的不安问他。
其实我心中一直都有预感,闷油瓶当时告诉我的话,可能不是真的,他为了不让我进入那座青铜门,为了不让我走进危险之中,才用那个谎话先稳住我。我一直都害怕自己这样想,可又控制不住自己这样想,直到现在胖子直白地告诉我,我一下子觉得自己一直坚持着的东西碎掉了,仿佛我的自欺欺人被人看透了一样。
我知道,之前都是我在骗自己,骗自己闷油瓶还会回来,他告诉我十年后让我去替他,他就一定会回来。我的声音都在发抖,“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小哥……他……死了么?”
“吴邪,你听我说,平静点,我没有说小哥死了,你听我跟你说。”胖子显然听出了我的情绪不对,于是安抚了我一下,慢慢地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诉了我。
原来胖子昨天晚上又跑到发现云彩尸体的那条溪流边,昨天是中秋节,他想去那里和云彩说说话,也许在那里能感受到云彩的气息吧。
然后他就发现了那个鬼影人,那人正拿着一个水囊在溪流的那头打水,这个季节巴乃的雨水并不丰沛,山里很多的泉水溪涧都断了流,而这条溪流水量最多,也许这鬼影人确实被逼急了,才趁着天黑跑到这里来打水。
胖子悄无声息的靠近他,一下子把他扑倒在地,他们就这样厮打起来。也许胖子本来并没有这个鬼影人能打,但是仇恨使他充满了力量。因为我在回到杭州之后,还是把我对云彩之死的猜想告诉了他,当时胖子就像疯了一样的摔了电话,我知道他一定是去满山遍野的找那个鬼影人了,不过这一年一直也没听他说找到过那个人。
他们扭打了很久,终于,那个鬼影人在被胖子揪起来往大石头上撞了十几下之后吐了血,胖子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朝他吐了口唾沫,问他,云彩是不是他杀死的。
没想到那个鬼影人很痛快的承认了,但是对于胖子追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却怎样也不回答,哪怕胖子又狠狠地朝他身上踹了十几下也依然没有说,最后胖子拿出随身带的匕龘首准备给他一刀的时候,那个鬼影人突然笑了,从他那几乎没有五官的脸上咧出一个慑人的笑容,他对胖子说,“死又算得了什么,只是我死了,你就不会知道一些有用的东西了。”
胖子就停下来看着他,鬼影人又说,“我知道终极的秘密,可我不会告诉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你一定想知道的事。这个秘密,每十年就要有一个人进去守着,而那个人,就再也出不来了,他会变成不生不死的状态,人不人鬼不鬼的,永远这样下去。”
鬼影人的笑声可怖极了,可是无论胖子怎样揍他,他都没有再说下去,直到他被揍到奄奄一息,胖子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开口了。
最后,胖子到底没有杀了他,但是那个鬼影人也只剩下半条命了,胖子失魂落魄的回到房子里,给我打了这个电话。
“吴邪,我觉得那个鬼影说的话是真的,小哥进去就不会再出来了。十年,你想想看,别说十年了,几个月就饿死了,那里面总不会有超市吧。”
我潜意识里知道胖子说的可能是真的,可是我还是倔强地说,“为什么出不来?小哥第一次进青铜门的时候可就出来了!健健康康的!”
“可是这一次你也知道,不一样了,这一次他的行为压根就表明了他是自己去寻死!你心里也明白的,为什么就是不敢承认呢!”胖子在那边也朝我吼起来,“吴邪,我知道你看重小哥,可是你也要接受现实!”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能闷闷的沉默着,胖子可能也觉得自己语气太重,便放低声音对我说,“天真,我不是朝你吼,我是急,我猜你还没有放弃追查这件事,这个十年之约你肯定会去赴,我怕你出事,你理智的想想就知道,小哥肯定不会再出来了!”
我忽然平静下来,听完了胖子在那边所有苦口婆心的规劝,他的道理我都明白,在此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些,只是很多事情不是理智就可以化解的,这种感觉大家都明白。
胖子很久没有说这么多的话了吧,我们一年加起来的话也没这个电话讲的多,我知道他还是关心我的,可是这一次我没有办法听他的。
我轻轻地笑了,认真的对他说,“胖子,我知道你说的每个字都是对我好,可是你也已经很了解我了,如果这样就放弃,那我就不是吴邪了。有的事可以放弃,可是有的事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弃,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哪怕这些代价换来的只是一场空,我都不会后悔。”
胖子沉默了很久,才苦笑一声,“天真,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不能再傻乎乎的等上十年了,我一天也不会再等!我要见到张起灵,我一定要找到他!那扇破门要是能用他留给我的鬼玺打开,我现在就进去把他给抓出来,要是那门打不开,我就去找东西撬开,或者炸开!如果还是打不开,那我就用别的办法。什么不生不死,什么十年守护,我统统都不想管,我就是要把他给抓出来!大不了就一起死!”
这一刹我几乎癫狂了,一年来的委屈在此刻喷薄而出,我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颤抖的声音,那声音几乎把我淹没,让我灭顶。
胖子长叹一口气,“那你有没有想过,小哥可能早就死了?”
我笑了,狠狠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流着眼泪,这笑声听起来极其诡异,我一字一句地对胖子说,“死?不可能,张起灵他不会死的,”我狠命的捂着心脏跳动的地方,那里疼得像碎掉一样,“胖子,你信么,他没有死,我感觉得到。我还在这里,他怎么会死呢?”

————————————TBC——————————————————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8:33:00 +0800 CST  

3.

那边胖子静默了很久,终于又叹了口气,“我知道我拦不住你,所以我只能支持你。天真,告诉我你往后的打算是什么。”
我胡乱抹掉脸上的泪,笑了几声,“胖子,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己会搞定。你就安心在那里生活吧,对于你来说,那样恬淡的日子更幸福一点。”
“你搞定?就凭你那竹竿身材?胖爷我不用看就知道你这一年肯定更瘦了!天真你别给我逞强了!”胖子在那边大喊着,我一瞬间觉得一年之前那个活蹦乱跳插科打诨的王胖子又回来了,心里高兴了许多。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胖子,今天别忘了吃月饼。”我把电话挂掉,然后关机,我知道胖子一定会不断的给我打电话,所以干脆关机。
我心里已经有了计划,本来已经逐渐沧桑下来的心又再一次被点燃了。我不能再等下去,十年,十年之后我都四十岁了,那时我还爬得动雪山么!我知道那个闷油瓶是骗我的,所以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张起灵,曾经我答应过你,如果你消失,我会发现。我还有一句话没有告诉你,那就是我不能允许你消失。你说过,我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联系,那你听好了,我吴邪是不会允许你淡出我的生活的,你TMD死了那条心吧!
我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情,我派了几个得力的伙计为我去准备装备,这一次我一个人去,所以装备要少而精。我列出了一个清单,上面全都是最精良的装备,从匕龘首到枪,从食物到衣服,全都是目前我购买能力范围内最贵的,而炸龘药,我让伙计为我准备的是C4,这种一斤就足以炸毁一幢二十层大楼的炸龘药十分罕见,千金难求,伙计好不容易才在黑市上高价买到。就这份装备便花去我十万块钱。可是我一点也不心疼。这一年我挣了不少钱,虽然和富豪什么的没法比,可是也足够让我对这十万块钱连眼都不眨一下。我甚至觉得自己哪怕把这份家业都败了也愿意,只要让我找到他。
期间胖子终于打通我的电话,我想他这几天在那个深山老林里一定是啥也没干光给我打电话了。
“吴邪,你TMD告诉胖爷,你到底要去做什么?”一接通便是胖子震天响的声音,我不禁掏了掏耳朵。
“胖子,这件事你别管。”我淡淡地说,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语气怎么那么像那个闷油瓶。
“我TMD不管你谁还能管你?咱们那些人一个个死的死,没的没,我怎么能看着你再去送死!”
“胖子,你听我说,我是有点天真,但是我不傻,这一年我变了很多,想了很多,但是我向你保证,我想了那么多事,就是没想过死!所以你相信我,我知道自己要做的是什么。”
“好,我相信你说的,但是你告诉我,你到底要去哪里,要做什么!”胖子安静下来,然后严肃地问我。
我愣了愣,终于对他说,“胖子,等我这次回来,我就告诉你我要做什么。如果那时你愿意帮我,你再跟我一起去。”说完,我就把电话挂断了,胖子再打过来我没有接,一直到手机安静下来,我才把它揣到兜里。
我把王盟叫来,略带歉意的跟他说,我要出去一趟,不会很久,如果没有意外,两个星期左右就会回来。王盟这一年已经更加成熟,有的时候看着他越来越沉稳,我反而怀念起当年那个囧囧有神的他。
“老板,你……又要下斗么?”他的声音有点忐忑。
“这次不是下斗,我要去一个地方,很重要的地方。”我望着虚空的远处,轻轻的说。
“老板,注意安全。”王盟没有像以前那样,每次我要出去他总是大呼小叫的问东问西,让我恨不得把他的工资全都扣光。
我笑笑,“我会的,这段时间,你辛苦点,铺子里的事,还有三叔那边的事,你都照看着点,如果真的碰上不知道该做什么决定的,能拖就拖到我回来,不能的话你就打电话问花儿爷,但是不许问二爷,你懂么?”
王盟应下来,我挥挥手让他出去,一个人把所有的装备都打好包,试了试重量,不算太重,看来一分钱一分货,这钱没白花,贵的东西就是又轻便又好用。
天已经黑下来,月亮果然是十六的更圆,我想起了那句词,“何事长向别时圆”,忽然就觉得很寂寞。我的心在有力地跳动着,却突然有一种缠缠绵绵的疼痛,我捂住胸口,有点难过。
我看了看桌子上还有伙计们给我准备的月饼,其实我一直都不爱吃月饼,小时候每到中秋节都被我老妈强迫着吃上一个,说是要取个好彩头,到长大之后我就根本连碰都不碰了。但是此刻,我却很想吃一个圆圆的月饼。
我拿起一个,轻轻地咬了一口,不是很甜腻,馅是红豆沙的,还算好吃。我一口一口地把这个月饼吃掉,好像把团圆和希望吃到了肚子里头,这让我安心不少。
我看着明月当空,想着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又想着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我喃喃地说,“小哥,那门里都看不到月亮吧,也吃不到月饼,你何必呢,等我找到你,你可得跟我出来。”
那天晚上,我睡的很安稳,没有梦到血尸和禁婆,没有梦到死去的潘子和云彩,没有梦到那些奇怪的或者危险的斗,也没有梦到闷油瓶。
我想,我已经近一年多没有这样安静的睡着了,也许我早就该去找他了,虽然我知道,如果我真的见到他,他也许还是会那样冷淡的说些什么,无非是“你不该来”“你怎么来了”之类的,但是那都不要紧,我只需要把他找到,带他回来,如果他不回来,我就和他一起留在那里。
无论是怎样的结果,我都不会放弃。如果问我这人生长河中的前三十年最坚定的决定是哪一个,我想一定就是这一个,没有之一。

————————————TBC——————————————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8:43:00 +0800 CST  


5.

第二天凌晨,车到了二道白河,我找了个小饭馆,吃了碗热乎乎的馄饨,又休息了一会儿,看了看表,七点了。
我背起背包,朝着雪山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依然遇到很多进山的游客,雪山总是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我一到这里,也不自觉的有一种虔诚的想要跪拜的欲望。这是几千几万年不变的巍峨雪山,每个人来到它的脚下,都会发觉自己的渺小。
这时有一对情侣拍怕我的肩膀,请我帮他们拍一张合照,我看着镜头里笑得幸福的两个人,也被他们感染了。
人世间最美的笑容,也许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可以在一起时的笑容,那种美好,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能够陶醉整个世界。
我戴上早已准备好的墨镜,开始往山上攀登,我的眼睛虽然已经好了,但是上一次的雪盲给我了不少的教训,这一次从山脚下我就戴好了墨镜。
越往山上走就越冷越难,下午的时候我到了上一次的那个小客栈,没想到老板娘还记得我,竟然很热情的跟我打招呼。
“小老板你自己一个人来的?上年那小哥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我苦笑,“他有点事,我自己一个人来的。”
“呀,你每年都要来山上的么?你们俩我记得呢,都是可俊可俊的小伙子,让人不记得也难啊。”
我心想,这老板娘大概是一直念念不忘闷油瓶的皮相吧,论长相我可不敢和他相提并论,他那种好看真真是千里挑一。与小花的不同,小花是一种柔软的好看,可能与他学戏有关,眼角眉梢都带着不一样的风情;但闷油瓶的好看是那种英俊的好看,加上他那种疏离而清朗的气质,我相信他对于任何岁数的女人都能一下子就把她们秒杀。
我简单在小客栈吃了点东西就到房间里躺下休息,明天太重要了,我必须保存好体力。小客栈里生着炉子,很旺很暖,我有一种感觉,很清晰的感觉,越往上走,我就越能感觉到心脏跳得更加平稳,我离他越来越近,我觉得很欣喜。
我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对闷油瓶如此看重,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很久以前就开始了。我是个挺懒散的人,虽然这几年锻炼的不错了,可还是抹不去骨子里的劣根性,所以我不想去想暂时还不重要的事情,比如我为什么可以通过心脏来感应到闷油瓶,又比如为什么我会如此执着于他的生死。
我只需要知道,我要把他从这里带走,就是这样,就可以了。

第二天我继续往前走,今年的气温有些异于往年,大部分地区入秋了也还是热的要命,以至于连带着雪山上也冷得比往年轻,我倒是少受了不少罪。我就一直往前走,晚上就搭起帐篷,或者直接挖个雪窝子就凑合着睡了。一直到我找到那个缝隙之前,我竟然都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困难。我想,除了因为今年天气热,长白山的风雪还没有到,也是因为我这一年一直都在坚持进行体能训练的原因,从上年我回到杭州之后,只有一有时间我就去锻炼,也许从那时起我就在潜意识里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了吧。
上一年我被闷油瓶打晕之后发现从这里通向青铜门的路已经被封死了,我猜测是闷油瓶偷偷启动了什么机关,这一次我还从这条路走,也早就已经想到,很有可能就算我到了这里也依然找不到进去的路,但我还是决定从这里走,因为如果我一个人要绕过整个云顶天宫是不太可能的,太危险,变数太多,既然这里有机关,那么,破解一个机关总比探险整个云顶天宫要容易的多吧,如果找不出来,我就炸毁它,我的决定就是这样的。
我从缝隙里爬进去,一下子就觉得温暖起来,这一路虽然没遭什么大罪,小的折磨也是不断。从山脚下到这里我一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快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都没暖和过来,一直处在冰天雪地里,这下终于来到这个温泉,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就想用热水洗洗脸洗洗脚,然后吃点热乎饭。
我先生上火,架起小汤锅,把带来的真空包装的汤料煮上,很快香味就弥漫起来,我把一路上都没怎么舍得吃的牛肉罐头放进汤里,香味更浓了。
我让汤在锅里煮着,跑到温泉边洗脸洗脚,哪知道越洗越舒服,最后我直接脱了衣服进去洗了个热水澡,洗完之后顿觉神清气爽,再把那锅肉汤一口气喝下去,我觉得自己好像重生了一样。
吃饱喝足又泡了热水澡之后,一股倦意袭上来,我觉得浑身热乎乎的,实在扛不住这睡意,就这么枕着衣服睡过去了。
意识模糊中,我觉得自己像飞起来一样,晕乎乎的,倒蛮舒服的,接着有个身影撞进我的视线里,只看着他的轮廓和背影,我就知道那个人是闷油瓶!我立刻大喊他的名字,这一次他很快就转身望着我,眼睛里不再是淡如春水的平静,反而带着一股火热的光彩。我看着他一步步来到我身边,静静地喊我“吴邪”,这声音对我来说简直如同魔咒一般,我深深地盯着他的眼睛,几乎像醉了一样。
他站在我面前,伸出手来扶住我的肩膀,那么温柔,我的心里软成一团,“小哥……我太想你了……”
他点点头,“我知道。”接下来的事出乎我的意料,闷油瓶一下子就吻住了我,那么深的吻着,我的心脏像炸了一样,脑子一瞬间的感觉是被雷劈了似的,但接着,我就发现自己开始自然的回应起闷油瓶的这个吻,回应的如此深情。
我愣了,好像碰触到自己的一个秘密,也许这是我心里期待的吧,我可以离他这么近,而曾经的他一直是我思慕却不可得的,现在他就站在我面前,这样认真的吻住我……
一切都好像顺其自然,他吻着我,抚摸着我,抱着我的腰紧紧的贴住我,然后他的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我甚至被他冰冷的体温冻的颤抖了一下。
“小哥……”我呢喃着,抬起手来想要抱住他,很久不见他了,我真是太想他了。
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我“忽”地坐了起来,回过神来才意识到那阵声音是外面呼呼的风声,我想,这长白山今年的第一场风雪到了,万幸我在此之前已经进来了。
然后我就发现,我的眼前没有闷油瓶,没有任何人,只有我自己。我的一只手还撩在我的外套上,皮肤都露出来了,浑身发热,下身更是硬得一塌糊涂。
转念之间,我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望着那潭温泉,里面一定有些催情的化学物质。我看着自己下身支起的帐篷,想起刚才梦中的人,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把头埋在膝里,我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TBC——————————————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9:09:00 +0800 CST  
@水蓝岚= =!谢谢。。。

@日暮澄谢谢~@~这文应该不是BE,我是要来治愈看了盗8受伤的心灵的。。

@秀の桃籽沭谢谢~@~

@挚爱大BO和小BO我一直都是亲爹。。你是晨?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19:20:00 +0800 CST  
@酷酷奶茶谢谢~@~我一定要治愈一下我被盗8坑了的心灵,希望也能治愈到你。。

@墨羽孤鹰谢谢小墨~~

@洣溯我那天想到,我靠,十年后吴邪都四十了,不行啊,十年不行啊!

@圣柒—— 谢谢~@~

@somus416谢谢~@~416这个数字我好喜欢啊。。因为我是416生的。。

@Fate370Zero不能等十年啊T,T等十年黄花菜都凉了。。

@白玉花。。。亲也许你认识我也许我也认识你么= =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20:32:00 +0800 CST  
@十字军的狼谢谢啊= =!

@jjde以落是仔仔吧= =我也不知道能写多长,但我希望10万字以上。。。

@墨羽孤鹰不是不是,小墨,别听她的,相信我,我从来都是亲爹,看我真挚的眼神:= =

@日暮澄。。。我脸红了。。。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21:36:00 +0800 CST  
@风流邪灵谢谢~@~

@挚爱大BO和小BO= =!

@·发条橙我准备。。。我不知道啊!我今天刚写你就问我啥时候完结T,T总之尽量日更,绝不弃坑= =

@依米阳光姗= =。。。。。

@月洗铅尘谢谢~~#~~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22:03:00 +0800 CST  
@sophyen天真同志一定很愤怒,我第五章就写他的【哔】……了。。

@·发条橙会的。。我写文啥速度你们该知道的~多快啊= =!

@chleiya摸摸,不哭哈,我也是被盗8虐到了所以自力更生来治愈自己的,所以应该是HE啦,安心~我不管啥CP都木写过BE的,我是亲爹= =

@惠红丫谢谢~@~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5 22:29:00 +0800 CST  

6.

我爬起来穿好衣服,背好背包,开始沿着那条路往前走,越走越狭窄,很快就到了被封死的地方,我用手推了推,石壁一动不动。我学着闷油瓶伸出二指,一点一点的摸索着,不放过任何一点地方,摸了半天,这片堵住路的石壁几乎都让我摸遍了也没有什么发现。我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擦,又在四周细细的摸索起来。
我可没有闷油瓶那黄金二指的功力,这一路摸索下来,两根手指已经磨破了,每一次磕碰到坚硬的石壁上都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竟然在一个丝毫不起眼的地方摸到了一块极细微的突起。
我一下子激动起来,按住那个突起,轻轻的试着转动它,一开始无论如何也转不动,可是忽然,一阵“吱吱啦啦”的声音响起来,那块突起竟然“砰”的一声弹了出来,然后我就听到那声音越来越响,最后,面前的石壁突然倒了下去,我的眼前一下子敞亮了起来——路已经通了。
我压抑住心中的狂喜,赶紧背着背包往里面走,一路上水滴声声,听起来有点瘆得慌,我直接小跑起来。
越往前,离那扇青铜门越近,我的心脏跳动得越激烈,我几乎可以认定,闷油瓶他就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因为我感觉的到!
很快,我就看到了那扇青铜门,我深吸一口气,放下背包,拿出那个鬼玺和一把匕龘首,定了定神,走到门前。我记得这扇青铜门开启时会走出那些马脸阴兵,闷油瓶当年进去是混在阴兵队伍里面的,而且穿着他们的盔甲,如果一会儿那些阴兵出来的话,我的计划就是用这把匕龘首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倒一个,抢了他的衣服换上。这把匕龘首是开过光的,那位法师是位得道高人,这些阴兵应该会中招,如果实在不行,我就不管了,直接往里跑,反正拼了老命也得跑进那座大门里去。
我再次深呼吸,然后把那个鬼玺举过头顶。刚刚一走进这门我就发现了,它的中央有一个极其浅的凹槽,是个方块形的,看大小和这个鬼玺真得差不多,我把鬼玺放到那里面,接着就有一阵晃动,我想应该是成功了,这扇门真得要打开了!我激动的不能自已,一点都不觉得害怕,也完全没有想到我会不会被这些阴兵撕裂,我只是知道,我要见到闷油瓶了。
可是,出乎我意料的,晃动过后,一切又归入平静,那扇门再无丝毫动静,还是紧闭着。我愣住,拼命的往凹槽处塞那个鬼玺,结果我发现,这个鬼玺根本塞不满那个凹槽,它比那个凹槽小了整整一圈!
一刹之间,我忽然想到当年闷油瓶掏出两个鬼玺细细掂量的样子,是了!他一定是在骗我,他给我的这个鬼玺是个西贝货!我CAO他大爷的!TMD这个闷油瓶耍我很好玩么!
我恨得牙根痒,可是我知道,这个鬼玺是打不开这扇青铜门了。难道我就要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么!不可能!我冷冷的看着这扇门,转过身去走到背包前,拿出了炸龘药,计算了一下合适的分量。
“闷油瓶,我不会放弃的,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轻易退回去。”我狠狠一笑,“我TMD就不信这炸摩天大楼的东西炸不开你这扇破门!”

我目测了一下距离,然后仔细巡视了一下四周。一会儿点上炸龘药之后,我必须要离的远远的,这个炸龘药的威力太猛,一不小心我就可能中招。可是我发现,无论我跑多远,这块距离范围之内炸龘药都有可能连我一起炸飞。我来回研究了很久,终于发现在我站的右后侧的位置,竟然有一块石头,说是石头颜色又不对,泛着黄绿色,看起来反而像块玉,它的位置很隐蔽,上一次我在这里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有这么一处。我走过去细细检查,接着我欣喜若狂起来,这竟然是一块陨玉!而且它的后半部分长在石头壁上,陨玉有一个大圆孔,我探身进去,赫然发现里面是一个极大的空间,直接通向那石壁后面!
天助我也!我大叫一声,把背包塞进去,然后朝着青铜门的方向走了十几步,估摸着差不多了,我用雷龘管引燃了炸药,用尽吃奶的力气往前狠命一扔,然后我立刻朝着着相反方向的那块陨玉发足狂奔,以我这一辈子最快的速度钻进了那个大圆洞里,接着没命地往前爬!
大概只过了十几秒钟,我就听到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炸大楼的炸龘药果然厉害,这可算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响的爆炸声,我真怕我的耳朵被它震聋了。
爆炸的威力实在太大,我即便再往里爬也还是没有躲过伤害,我身后的陨玉被炸掉了一大半,那些碎石噼里啪啦的落下来,我还是受伤了,我左手的手腕处被炸伤了,身上也被碎石弄得遍体鳞伤。我很疼,疼的钻心,可是心里的期待和紧张将这份疼痛暂时压抑了下去。
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我慢慢的爬出去,站在一片浑浊的烟尘之后,我感觉到我的手腕疼的让我发抖,我这才发现,我受伤的地方,竟然和那年闷油瓶跳下雪坡救我时受伤的手腕一样的地方,也许这就是宿命,他和我的羁绊太深了,连疼痛都要在同一个地方被给予。
想到这里,我竟然在这一片混沌之中深深地笑了。

等到尘烟散开时,我抬起头来看向那扇青铜门,这一眼,换来的却是我无尽的绝望。
那扇青铜门仍旧屹立不倒,它四周所有的东西都被炸飞了,可这扇门仍然没有丝毫被撼动。我听到头顶上传来巨响,我知道,刚刚那一下,大概是把一部分山壁给炸塌了,我听到无数“呼隆隆”的声音,那是雪堆往下滑落的声音。
我的手腕仍然在往下滴血,剧烈的疼痛几乎让我站立不住,可更痛的,却是我的心。我再也忍不住的流下眼泪,在山崩地裂的响声中,我嘶吼着他的名字,“张起灵!张起灵!你TMD给我出来啊!张起灵,你出来啊!我求你出来还不行么……”
我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发不出一点声音,我想我的血还在继续流淌着,我越来越晕眩,迷迷糊糊之中仿佛听到闷油瓶的声音,只是那声音那么远,好像离我有千里之外,我听到他在说,“吴邪,你为什么不忘了我?”,我哭着,笑着,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在心里对他说,“张起灵,我怎么可能忘了你……”

————————————TBC————————————————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6 17:00:00 +0800 CST  
@路是攻威是受谢谢~@~别耽误学习啊~

@邪灵魅蝶。。。。。慢慢来嘛

@又被自己帅晕猜不到……

——————————晚上有饭局提前写点,今晚回的来的话应该还有一章两章的——————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6 17:04:00 +0800 CST  
@天剑·米团我一直觉得天真可爷们了= =

@纳尼卡卡北卡卡好,不知道你是C罗家的卡卡还是伊鲁卡家的卡卡= =!称呼嘛。。我们圈的妹子们都喊我夏哥哥。。。不介意的话你也这么喊?哈哈

@白玉花小三爷说,爱让人无所畏惧!

@梅影公子_弄玉不是BUG,那就是结局。。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6 22:09:00 +0800 CST  

@jjde以落加油考试~~

@依米阳光姗今天其实写的挺寂寞的,不过不知道为啥,忽然就又不寂寞了,有没有人看是别人来控制的问题,写的好不好才是我能控制的问题,你说对么。

@纳尼卡卡北哈哈,原来这才是原配CP

@BBL_闹闹抱抱闹闹~~

@墨羽孤鹰不是故意虐人,是觉得,若盼重逢,总要经历一些困苦,世间事大抵如此吧,如果没有一番寒彻骨,哪得相见如此令人珍惜~~如果没有这些挫折,也许天真还看不透自己的心意~~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6 23:47:00 +0800 CST  

@rainbow_叶子谢谢小叶子

@天剑·米团我也好想让小哥粗来,可是小哥告诉我他还想看看天真有多爱他再粗来= =!

@扑面满是菊花香会的会的,会HE的~~看菊花的“逆水寒”原来我们都是戚顾粉~


————————————于是明天窗户纸就要捅破了,写到第八章我终于写出了这文我想写的十个梗里面的第一个我擦我好激动啊每当写到憋在肚子里一直得不到吐露的梗的时候我就激动的想把我的枕头拉过来狠狠的亲一口啊所以我去亲枕头了人生真是寂寞如雪老子比雪还寂寞的睡觉去了——————————————————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7 00:35:00 +0800 CST  
@安能如风谢谢~@~

@Fate370Zero一起来鄙视他,然后只好自力更生。。

@邪灵魅蝶谢谢~@~

@九歌千年~@~

@jjde以落= =夫夫相见是需要时间的考验的。。

@被窝里的糖哎,我也很想让他们立刻见面。。可是。。情节还得发展一下。。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7 14:16:00 +0800 CST  

9.

我打了电话给胖子,告诉他我现在知道的所有信息,我说我要马上回老家一趟,胖子说他也去,最后我们约好在长沙碰头,先去我家一趟。因为要回老家,无论如何也得让我爸妈提前知道,否则让他们发现我回了长沙却不回家,绝对有我吃一壶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飞机赶回长沙,等我到了机场胖子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我们俩打了个车直接回了我家,我老爹老妈看到我自然是高兴无比,顺便把我这个兔崽子教训了一顿,我心说万幸手腕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穿着厚衣服挡着也不怎么明显,否则我爹妈还不得把我骂死。他们对胖子也是照顾有加,连二叔听说我回来了也特意赶回家,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了顿饭。
唯一不怎么开心的就是老妈一晚上都在唠叨同一件事,“吴邪!”她先是很严肃的喊了我的全名,接着就开始了,“你看看你,快三十岁了,你知道你爹三十岁的时候都在做什么?你再看看你身边的同学和朋友,三十岁的时候是不是都已经成家立业了?”
我埋头吃着碗里的饭,一边吃一边瞅着胖子,那意思就是他早都超过三十岁了,他可是也没结婚。
我妈才不管这些,“你到底今年过年能不能给我领媳妇回家?如果不能,你明天就去给我相亲!”
我只好求救似的看着我二叔,可他老人家连看我也不看我一眼,只是稳如泰山的吃着他嫂子做的饭。
我只好打着哈哈,“妈,你看你着什么急啊,现在这个年代三十岁不结婚的不是满大街都是么,我觉得我还年轻……”
“年轻个屁,你爸三十岁的时候你都会打酱油了!你啊,学什么不好,就学你二叔三叔!”我妈说着又把话头扯到我二叔身上去,我幸灾乐祸的看着二叔那额头直冒汗。
“你小子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老爹突然开口问我,吓了我一大跳。
“额……”我纠结了半天,终于决定搪塞一下,“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老妈一下子来了精神,问我是什么样的姑娘,我脑海里突然想起闷油瓶的脸,忽然就觉得特别伤感,就告诉她是个高高瘦瘦、冷冷淡淡,而且很厉害的人。胖子在旁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我心里有点忐忑,故意把视线转开不看他。
老妈问我为什么不带回家来给他们看看,我没办法,只好说那个人可能不喜欢我,我对人家是暗恋。我妈叹了口气,对我说,“你小子真是没用啊,为啥不使劲追呢,都说烈女怕缠郎,要是我是你,绝对想办法把那姑娘缠到手!你说你也算人模狗样,怎么就没你老妈的半点风范呢!”我内心囧囧,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倒是胖子在旁边笑得快要摔到桌子底下去了。
我妈接着说,“小邪,妈这里有一个姑娘,正好是你喜欢的那个类型,非常优秀,不如去相相看看?人嘛,总是得往前看的,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我心说我妈还真是一套一套的,刚想拒绝,就听她说,“真是巧了,这姑娘是你冒沙井李叔家那个大闺女的同学,就是你小琴姐啦,她那同学一直在北京工作,你也知道小琴和我特别亲,常常到咱家来,我看比你这个儿子还孝顺我,她这个同学和她关系非常好,她带着来过咱家一次,昨天小琴还给我打电话,说那姑娘这几天和她一起回冒沙井玩。我一直上着心呢,问人家有对象了没,结果小琴说人家还单身,我们都觉得和你挺配的,正准备拉红线呢!你要是愿意,明天我就带你回冒沙井看看那姑娘,怎么样?”
我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我一开始想的是义正词严的拒绝,坚决不去搞什么相亲,结果一听到‘冒沙井’我就说不出拒绝的话了。也算天助我也,这样回老家就方便多了,我咳嗽了下,打了个预防针,“那就去看看吧,看在老妈你和小琴姐的面子上,但是感情这回事得随缘的,如果我们都没看中对方,妈你可千万别勉强我啊!”
“放心放心,你妈我不是老古董,那你们今天早睡,明天一早咱们就回老家。”
我转头看着胖子,悄悄的在桌子底下给他比了个“V”,胖子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朝我会心一笑。


晚上我和胖子研究明天的计划,我的意思是,明天到了老家,我就说要带着胖子到村子各处去看看,然后我们就直奔祠堂,等拿到东西再去见那个姑娘,意思意思就行。
胖子忽然问我,“天真,你真的喜欢小哥?”
我当时正在喝着我妈给我们炖的银耳雪梨汤,胖子这一句话说出来,我一口汤全都喷出来,正好喷在胖子脸上,啧啧,简直就跟那天女散水似的。
胖子一下子跳了起来,“我CAO吴邪你要干什么,就算老子把你捉奸在床你也不需要这样打击报复吧,胖爷我刚洗的澡,全TMD被你毁了!”
我咳嗽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倒出空来说话,“死胖子,你TMD放什么屁呢,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知道不知道啊!什么叫捉奸在床啊!这就是我脾气好,你信不信小哥要是听见能一刀劈死你丫的!”
胖子一边拽过纸巾狠命的擦来擦去,一边气汹汹地吼我,“放屁!你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成心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逃避问题!”
“我呸,我逃避什么问题,我今天那么跟我老妈说不都是情势所逼么,你还听不出来么!”
“好,你不承认是吧,那我倒要问问你,你都一把年纪了,为什么不结婚?”胖子倒和我杠上了。我刚想说你丫不是也不结婚么,忽然想起云彩,就硬生生的把话咽了下去,最后,只得讪讪地说,“这不是找不到合适的么。”
“屁!你去找了么?你整天满脑子里除了小哥还有谁?”胖子忽然低下声来,“天真,你一个人拿着炸龘药就敢去炸长白山,还有你在雪地里喊的那些话,胖爷我不是傻子,我看得出来。”
我愣住,忽然发现,原来我身边的每一个朋友都能看得出我对闷油瓶的心意,如果说,我的心意真的已经这样明显,那么闷油瓶呢,他能不能看得出我对他的心意呢?


————————————TBC——————————————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7 16:37:00 +0800 CST  
@纳尼卡卡北。。。。暂时木有这个想法,出本太麻烦了,放手机里看就好了= =

@BBL_闹闹说不定四更。。。。

@月华光落谢谢~@~

@优游_云_BRS恩恩,我会的~

@遍地开花_兔其实我写的真的挺快的是不是T,T

@洣溯十年的约定想要打破总是需要点付出。。。。

@诺言妈咪谢谢~@~

@言·寂年一定不能相负。。。嫂子多孤单。。。

楼主 许维夏  发布于 2011-12-27 20:00:00 +0800 CST  

楼主:许维夏

字数:418167

发表时间:2011-12-26 02: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1-21 16:35:50 +0800 CST

评论数:243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