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兰】 如果碰到你的脸 (文)

@左晓葵丶@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5 21:11:00 +0800 CST  
接上文
面前的咖啡还一口未动,从走进店里以后降谷零一直都安静地用手支着头坐着,直到夜幕沉沉地垂下来。他的思绪有些拥挤,但是却极为简单,只有一袭温柔美丽的身影来来回回。
“哎?安室君在想事情吗?”他的对面,女孩子托着腮,用清亮的眼神望着他。
一直望着玻璃窗发呆的他扭过头来,用一双满是笑意的眼睛看着她,回答道,“呐,是在想事情呢。”
她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回答吗?脸上的神情竟然有一些窘迫,也不说什么,只是低下头去喝了一口咖啡。
她那时的神情真是可爱呢,让他怎么也不甘心这样简单就放过她,“兰小姐不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哎?”她终于又抬起头来了,脸上有淡淡的红晕。
“我在想......”他笑着,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被这注视弄得不自在起来,避开他的眼睛望着窗外的黑色天幕,低声说,“已经这么晚了呀。”
他知道她是害羞了,也不忍继续为难她,说,“是呀,所以兰小姐要回家了吗?”
“嗯。”
“我送你吧。”他故意留下余地,给她拒绝的机会。
果然。
“不用麻烦安室君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她摆了摆手。
他不觉牵了牵嘴角,真的是很想送她回去呢。
“不会麻烦哦,我也正有件事情要去请教一下毛利老师呢,等我一下。”他临时改变了主意,不等她回答就转身去收拾了。
“安室君......”
“等我一下。”他回过头,语气不容质疑。
真是不该招惹她的,降谷零暗想,扭过头去,却在玻璃窗投射出的那个影像上看见一个弯起的嘴角。还是不行呢,即使过了那么久,她仍然还是他的一个例外,让他始终无法收放自如地控制对她的感情。
“哎?安室君在想事情吗?”果然是没有办法呀,这个问句再次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是呀,在想兰小姐你呀。”他低声地说了一句,起身离开了咖啡店。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6 21:11:00 +0800 CST  
接上文
降谷零望着那一串使他无比困扰的数字,直到它们消失在被关闭了的手机屏幕上才终于移开了目光。现在的心情似乎不适合想这件事情呢,他又一次丢开了手机,倒在床上闭起眼睛。那样复杂的问题还是等睡醒了以后再说吧。

很不巧,是个阴天。从傍晚五六点,夜幕就黑压压地沉了下来。
聚会定在八点,可或许是天气不好,直到过了约定的时间人们才稀稀疏疏陆续地到来。工藤家是个例外,因为跟近藤佑介交情匪浅所以提前一阵子就到了,毛利一家自然是一起。
“这么说我们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呢,毛利先生。”得知了工藤与毛利两家的关系后,近藤佑介笑着说,“优作君,要提前恭喜你了。”
“真是多谢了。”优作笑着回答。
“不知道我今天是否有幸见到毛利小姐呢?”近藤问。
“啊......兰也过来了。”小五郎答道,“在那边。”
正说着,新一跟兰走了过来。
“新一君,真是要恭喜你了。”
“非常感谢,近藤老师。”新一跟兰对近藤鞠了一躬。
“哦,这就是毛利小姐。”说这话的时候,近藤早已经将兰完全地打量了一遍。
“近藤老师,您好。”兰再次礼貌地跟他打了招呼。
“新一君,你真是有福气呢。”在又将兰看了一遍后,近藤佑介笑着说。
新一扭过头看着兰,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
仰起头望着天空,阴沉沉的天幕没有几颗星星,空气有一点压抑,看起来今晚是会下雨的呢。降谷零倚在车门上,不知道应不应该走进去。
“降谷君。”
他转过头去,一个年纪稍长的男子挽着一个美丽的女士走了过来。这两个人降谷零都认得,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是位资历很深的老师,宫本野仁,应该是今天受邀的对象,他身边的那位女士,是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吉田玲子,看样子,是陪着宫本先生一起过来的。
“宫本老师。”降谷零欠了欠身,算作跟宫本打过招呼。
男人看了看时间,说,“已经过了时间呢,降谷君怎么不进去。”
这下连犹豫的理由也没有了,降谷零无奈地锁了车,说,“正要进去呢。”
“新一,你怎么心不在焉的?”兰疑惑地看着不时将目光落到门口去的新一。
“哦,没什么。”新一扭过头,尴尬地笑了笑,接着拉过兰的手臂,说,“我们去那边打个招呼吧。”
“哦。”
兰挽着新一的手臂,往会场深处走去。而那个着黑色上衣神情落寞的男子正出现在门口。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6 21:24:00 +0800 CST  
今天先更到这里。
@左晓葵丶@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6 21:26:00 +0800 CST  
接上文
“零君。”
降谷零正站在离门口不远的位置发呆的时候,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扭过头,“近藤君。”
“你真是让我吃了一惊呢。”近藤走过来揽住他的肩膀,说,“真是很给我面子呀。”
“近藤君是在说我平时不近人情吗?”降谷零半开玩笑地说。
“你真是冤枉我了呢。”近藤笑着说,“走,去那边,我正好有几个朋友介绍你们认识。”
“......”他犹豫了一下,说,“我不怎么习惯这种场合呢。”
近藤用怪异地眼神瞧了一眼身边的这个男人,大笑着说,“零君你真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
真是个拙劣的借口呀......降谷零暗自叹了口气。
“我保证,这些朋友,你都会很感兴趣的。”近藤仍是喋喋不休,“毛利小五郎,你应该知道他吧,是大名鼎鼎的名侦探呢,还有他夫人是位了不起的律师,据说毛利家就快跟工藤家结亲了,这可真是件好事呀。”
毛利小五郎这个名字已经让降谷零很头疼了,更没想到的是近藤透漏给他的那个消息。他浑身震颤了一下,就连近藤佑介似乎也察觉了他的异常,纳闷地扭过头来看着他。
“零君?”
“哦。”降谷零回过神来,可神色看上去依旧有些虚弱。
“我们是太久没见了吗?”近藤用研究地目光看着降谷零,说,“总觉得你怪怪的呀。”
他没有做声,只觉得像被谁狠狠地扇了一耳光那样,很疼,一直疼进心里去。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7 20:11:00 +0800 CST  
接上文
近藤佑介带着降谷零往会场里面走,不时将几个朋友介绍给他。
“零君是又没有睡好吗?”近藤佑介看出降谷零脸色不怎么好看,于是笑着问,“看起来平日是真的很忙呀。”
他听出近藤话里有话,神情不觉有些尴尬。
“零君好像一直打不起精神来呀。”近藤干脆直接将话点明,“这样的状态真是让人担心呢。”
降谷零握了握拳,勉强挤出一个算不上笑容的表情,说,“近藤君怕是多虑了。”
“......”近藤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是你小子?”
身后冷不丁撞入降谷零耳朵里的声音让他在原地僵了一会儿。
“毛利先生。”近藤转过身,看着身后的毛利小五郎,“你们认识吗?”
“是啊。”小五郎的语气淡淡的,说,“说起来......这小子......”
总归是要面对的呀。他转过身来,低声说,“毛利老师,好久不见。”
“嗯......”小五郎接着说,“说起来这小子以前也帮了我不少忙呢。”
“看来我真的是太久没回来过了。”近藤感叹道,“错过了好多有意思的事情呢。”
又有新客人走了进来,近藤笑着说道,“先失陪一下。”
因为英理跟另一位知名的律师相谈甚欢并没有跟过来,加上近藤也去招呼客人了,这下就只剩下降谷零跟毛利小五郎两个人了。
“毛利老师。”
“喂喂......少装模作样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子。”小五郎一副不乐意的神情,说,“我刚才是因为给留你面子才那样说,你不要以为什么事都没有了。在我这里偷师以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真是,非常可恶呢。”
“说起来真是抱歉呢。”降谷零向小五郎走近了些,说,“那阵子遇见了非常棘手的事情,所以才没跟老师打招呼,就不辞而别了,真是该死呢。”
小五郎别过头去,冷哼了一声。
“所以,怎么样才能补救呢?”降谷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样的话,“老师要怎么样才愿意原谅我呢?”
“哦哦......”小五郎回过脸来看着他,说,“原谅你的话,这可有些难度呢......”
“爸爸。”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7 20:17:00 +0800 CST  
接上文
她的声音还是很好听。温暖得好像阳光。
酒会上的人已经比之前多了一些,自然较那种冷清的气氛也逐渐热闹了点,人们都愉快地交谈着,有嗡嗡的声音坠入耳朵里。可降谷零忽然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他的世界莫名变得安静,出奇的安静,也空旷,只有那一个人被无限地放大开来。
“哎?没想到安室君也会来呢。”毛利兰巧笑倩兮地站在他的面前,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望着他。
“呐,真没想到会遇见兰小姐呢。”他笑着,走到她的身边,问,“兰小姐一个人吗?”
“不是的,跟园子一起呢。”
“那样的话,看起来兰小姐不需要我来陪着呢。”那时,他这么对她说。
这句没头没脑的类似抱怨又带着暧昧的话成功让她红了脸,支支吾吾不知该对他说什么。
那样有些忐忑又裹着甜蜜的情景,大概无法在今天重演了。降谷零不由得低声叹了口气。虽然曾经无数次想着会不会有一天能够再遇着她,无数次想象遇见时的场景和心情,可如今当真遇到了,竟然都是别有一番滋味呀。
有一点雀跃,又有一点心慌。有一点欣喜,又泛着苦涩。
总之,他的心又那么不听话地跳乱了。
“哦,兰。”小五郎偏过半个身子,让出一个位置给女儿,说,“是你也认识的人呢。”
毛利兰没有走过去,只是呆呆地站在刚才的位置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面目英俊神情冷漠的男子。降谷零想,如果她一早就看见了他,大概是不会愿意走过来的。
“兰......”他往前走了一步,低声道,“兰......小姐。”
“啊,安室君,好久不见了。”温和如她,竟疏离地后退了一步。
好久了吗?是真的很久了啊。可是在他的心里却还像是上一秒的事情呢,对于她应该不是如此了吧,毕竟她有她的青梅竹马,除了安室透,她还有工藤新一。
他不说话了,因为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因为害怕一开口哪怕一个字也要泄露了悲伤。
“降谷零君。”是工藤新一,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兰的身边,也或许是一早就在那里,不过是他没有注意到而已。
“工藤君,真的很巧呀。”降谷零抿了抿嘴唇,说,“我们又见面了。”
“哦。”新一刻意揽过兰,笑着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呢。”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7 20:23:00 +0800 CST  
@左晓葵丶@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7 20:24:00 +0800 CST  
接上文
降谷零吗?这才是他的名字。工藤新一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毛利兰一直都在看着那个男子的脸。果然都是骗她的吗?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从头至尾都不过是一场猎艳的游戏,她不过是一个他因为好奇而产生了兴趣的目标,所有的感情都是欺骗?她的心倏忽疼了起来,算了,这怪不得他,很多年以前他就已经把话说得清清楚楚,是她捂住了耳朵不愿意相信,都怪她。
拿他的荒唐玩笑来铭心刻骨。
“啊对了,”新一脸上的笑容有一点得意,“我跟兰过一阵子要订婚了呢,不知道有没有空......”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真是讽刺呢。
“不,没有。”连让工藤新一把话说完的机会都不想给呢,为什么要给呢?他要抢走的可是他爱的女人呢。只是突然截断工藤新一的话,真是太不冷静了。
新一努了努嘴,暗自笑道,降谷零,这一轮你似乎落败了呢。
“喂喂,你小子......”小五郎不甘寂寞地开了口,“新一还没说时间你就没空吗?”
“我......呃......”从来没有像这样过,大脑完全乱成了一团,没有办法想事情也没办法开口,整个人都被工藤新一那句关于订婚的话给缚住了,完全没有反击的力量。
“喂喂,你想要说什么呀!”小五郎不耐烦地追问。
“哦,因为说不定那时候我要到别的地方去,可能不在呀。”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长过他曾说过的每一句,好像足以用光他所有的力气。
“那真是很遗憾呀。”新一叹了口气,一副很可惜的样子。可是不管怎么看这表情也还是有一些欠扁呢。
混蛋。降谷零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可是真的没有办法呢。说到底还是他自己,是他不能真的放下,不然毛利兰要跟谁订婚跟他有什么关系。
“呐,兰小姐,要恭喜你了。”降谷零抬起头来,正对上她的目光。
是赌气吧,才这么说。
“谢谢你了......”毛利兰的尾音拖得很长,她忽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降谷先生吗?不,她说不出口,这样尴尬的场合再用这样一个称呼来使他难堪,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呢。
真是不争气呀。
他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她。不应该来的,如果没有遇见她就不会像此刻这样满盘皆输。是的,满盘皆输。他只能以这样一个词来描述自己的狼狈,如果不遇见她,至少还有想着她的借口,可如今却连这个借口都快要失去了,她就快要成了别人的人,他还有什么理由去记挂。
“诶!”小五郎大力碰了碰降谷零的肩膀,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
“啊......”仍是语塞。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8 20:43:00 +0800 CST  
接上文
“喂......你在想什么呢......”小五郎一脸怨气地看着降谷零,说,“对了,我刚才听见新一叫你什么来着?什么......”
“哦......毛利老师。”他打断了小五郎的话,“那边来了一个朋友,我要过去打个招呼了,等会儿再来跟老师聊。”
“诶诶!”
总算逃开了,降谷零吁了口气,可心情却并没有跟着轻松起来。到此为止了吗,他回过头去,望向那个一袭婉约裙装的身影,心口忽然像是被挖了一个洞,秋天的风就那么肆无忌惮地涌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走了,不知道有没有回过头来。毛利兰站在原地始终低着头,她不敢去看他的背影,不敢去证实某一个猜想着的答案,因为害怕会遇见跟那年一样的他的冷酷跟决绝。
“兰。”工藤新一及时将毛利兰从这样的思绪里拉回到了现实,“妈妈在跟我们招手呢,要不要过去看看?”
“哦。”兰扭过头看着新一,虚弱地笑了笑。
“兰。”有希子亲昵地拉过兰,她的身边还站着另一位美丽的女士。
“兰,这是吉田玲子女士,是很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哦。”有希子介绍道,“来认识一下吧。”
“吉田女士?”兰看上去有些吃惊,毕竟就在前两天吉田女士设计的晚礼服还刊登在杂志上,获得了极高的评价。
女子笑着欠了欠身,优雅地说,“毛利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能认识吉田小姐是我的荣幸。”兰回礼道。
“兰,你看,吉田小姐的耳环是不是很漂亮?”有希子熟络地说,根本看不出跟吉田玲子才刚结识没多久。
“啊......”兰这下注意到了吉田玲子的耳环,果然是十分漂亮的,“真的,好漂亮呢。”
“是嘛。”吉田下意识摸了摸坠下来的耳环,笑着说,“是朋友从外面给带的礼物呢。”
“看起来很名贵呀。”有希子赞叹道。
“这个......”吉田小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据说是很珍稀的宝石,在黑暗里也能闪闪发光呢。”
“啊呀......”有希子恍然大悟地笑起来,说,“是刚才跟你一起的宫本先生送的吗?”
“呃......”吉田玲子的神情有一丝尴尬,但很快就被掩饰起来了,所以有希子跟兰并没看出来她神色的异样。
“我就说嘛!我是很有做侦探的潜质的。”有希子得意地说道。
“哦,工藤夫人,毛利小姐,宫本先生似乎在招呼我呢,我先过去一下。”吉田玲子跟有希子道了别,离开了她跟毛利兰。
“零君。”近藤佑介朝着正站在窗口的降谷零走了过去,“一个人站在这里?”
“哦。”
“看起来无精打采的呢。”近藤说。
“嗯?”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8 20:50:00 +0800 CST  
接上文
“我说你呀。”近藤用揣摩地目光看着他,说,“以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呢。”
“是吗?”将酒杯放在唇边,那滋味有一点苦,让他微微皱了下眉,似乎真的没法继续抵抗了呢。
“看上去总是闷闷不乐,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这可一点儿都不像你呀。”
“可能吧。”降谷零叹了口气,转过头看着近藤,岔开话题道,“近藤君的朋友真是不少呢。”
“哦。”近藤努努嘴,说,“不过有几位似乎还没到呢。”
“是吗?”他看了看时间,“这种迟到可是有点离谱了呢,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呀。”
“哈哈。”近藤爽快地笑起来,“没关系没关系,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不拘小节的。”
降谷零扯了扯嘴角,正好有人过来跟近藤聊天,他似乎丝毫不眷恋这种热闹的气氛,知趣地走开了。
“兰,很漂亮是不是?”有希子仍对吉田玲子的那对耳环耿耿于怀,“果然是服装设计师呢,真有品位呀。”
毛利兰淡淡地笑了笑,好像有什么心事。她往四周环顾了一下,那个人......似乎又不见了。在想什么呢......她甩了甩头,对有希子说,“阿姨,我去一下洗手间。”
“哦。”
毛利兰低着头往会场外走去,在临近门口的那张摆满了高脚杯的桌子前看见了吉田玲子小姐,她不时看一眼手表,好像没有注意到兰从身边经过。
没有任何交谈,兰走了出去。
“妈妈,兰呢?”新一一边朝有希子走过来,一边略带担心地问。
“刚刚去洗手间了。”有希子笑着说,“喂喂,小新呀,你对兰还真是寸步不离呢。”
“啊......”新一挠了挠头。
“不太妙哦,”有希子神秘地笑了起来,“你在担心什么?”
“哪......我哪有。”新一吞吞吐吐地说,“哎?”
会场里的灯突兀地闪了两下,紧接着就陷入了黑暗。
“咦?停电了?”兰掸着尚未干透的手,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真黑呀,什么都看不到。兰凭记忆往回走着,不由得蹙起了眉。
忽然,一个黑影从对面冲了过来,直直地撞到她的身上。手腕被扼住了,是谁?可怕的直觉让她不由得浑身战栗,这个人,会是谁。
“兰......”
那个人......他在哪?
手腕倏地被松开了,那道可怕的影子一闪即过,消失在黑暗里。
会场里仍旧是嘈杂的人声,宾客们似乎都在讨论这有些令人扫兴的黑暗,忽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阵玻璃轰然碎裂的声音。
“这是......”工藤新一的神经猛地紧绷起来,“什么声音......”
短暂的几分钟,来电了。
“啊!”从会场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所有的人都循声望去......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8 21:01:00 +0800 CST  
先更到这里吧。
@左晓葵丶@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8 21:02:00 +0800 CST  
接上文
啊!”从会场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所有的人都循声望去,斜对着门口不远的位置,那张摆满了酒水的桌子上已经一片狼藉,酒杯的碎片在地上四处散落着,每一片上面都沾染了触目惊心的红色,一个单薄的女人如木偶一般僵硬地倒在这片狼藉的中心,她的眼睛惊恐地大张着,空洞而无望,脖子上有一道恐怖的伤口,仄仄地淌出血来,那脸色看上去更是可怕,映衬着坠在耳间的那对华美的耳环,显得格外诡异。
会场里顿时嘈杂了起来,平白无故发生这样的惨剧,血淋淋的画面真实地呈现在眼前,让人胆战心惊又暗暗作呕,有几位娇弱的夫人已经无法承受这样的场景瘫软地倚在了同伴的身上,甚至还险些晕过去。
“安静一下。”近藤佑介喊了一声,拨开人群疾步往散发着血腥的源头走去。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宫本野仁。
“玲......玲子......”宫本野仁睁大了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的面目可怖让人望而生寒的女人浑身颤抖,差一点就瘫软地坐在地上。
“已经断气了......”近藤佑介蹲下身子察看后神色凝重地说,并示意一边的宾客马上报案。
死的人,是吉田玲子,那位知名的服装设计师。
刚才那个人是谁?叫她名字的,又是谁?一个是因为太黑了根本看不清,一个是因为紧张所以没听清。
都是谁呢?毛利兰迟疑了一会儿,大口地呼了口气,继续往会场走。
降谷零倚在门口一个不显眼的位置上,皱着眉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不时往门口看一眼。真是个麻烦的女人,现在这种情况她又跑到哪里去了。
正想着,一个纤细的身影走了进来。是毛利兰。
发生什么事了吗?会场里的气氛异常紧张而诡异,刚才在走廊里好像还听见了谁的尖叫,不会是......
她回来了,降谷零觉得自己终于舒了口气,他直了直倚靠在墙壁上的身子准备走到人群里看看究竟。
经过毛利兰身边的时候,降谷零忽然止住了脚步。他敏锐的目光落在她的袖口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糟糕。那是什么,她的袖口上,那个笨女人,竟然还对什么都浑然不知呢。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9 20:17:00 +0800 CST  
接上文
“发生什么......”毛利兰鼓足勇气往人群的方向走去,却忽然被人拉住。
“哎?”兰疑惑扭过头去,竟是他。
“透......”不由自主就叫出了那个名字,直到说出口以后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没有那样称呼他的身份了。
“从现在开始,跟我在一起。”没有任何的余地,他用了命令的语气。
“......”毛利兰用犹豫的眼神看着降谷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诶!是什么事情这么热闹呀!”门外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接着是脚步声,正朝着降谷零和兰这个方向走来。
毛利兰正要转过头去看,却猛地被身边的男子揽住了肩膀,临近他的那条胳膊顺势被压在两个人的中间,动弹不得。
“你......”她抬起头看着他,神色有一些愠怒。
“接下来照我说得做。”他的语气不容置疑。
“清水君,你来了。”人群被拨开,近藤正抱着两臂,若有所思地观察着死者,此刻抬起头来,对着刚走进来的男子说,“真是麻烦呢,在我的酒会上,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这下那倒在地上的僵硬苍白的尸体完全地呈现在了毛利兰的面前,那突如其来的狰狞使她不由得惊打了个寒颤,有气无力地说,“是......吉......吉田......小姐?”
刚才还好好的呀,兰低下头,吉田玲子那双大张着的空无一物的眼睛让她不由得往揽住她的那个怀抱里又靠近了些,即便不止一次地看见过这些尸体,也还是会觉得害怕呢。下意识地想要避开那恐怖的画面,一扭头,就撞上了他的胸口。
“真是不吉利呀。”刚刚走进来的那个年轻人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似乎丝毫感觉不到那尸体的可怖,竟蹲下身子去仔细地观察起来。
他叫清水南泽,外科医生,曾经在国外留学,回国才没几年。
“哦,真是专业呢。”清水不正经地比了个手势,“一刀毙命呢。”
“很抱歉,看来今晚大家必须要留在这里了。”近藤佑介努了努嘴,说。
“留......留下来?”一位因为受到过度惊吓而不得不用一把椅子来支撑身体的夫人惊慌地说,“这里可是刚刚才死了人呀。”
“夫人,真是抱歉呢,让你受到这种惊吓,不过在没找到凶手以前,这里的人都不能离开呢。”近藤又将刚才的意思重复了一遍。
“发生......命案了吗?”正说着,又有两个男人走了进来,同样是近藤佑介邀请的对象,只不过来得迟了些。他们是结伴来的,说话的是其中年纪较长的男子。
“哦。”近藤应了一声,用审视的目光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那两个人。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9 20:26:00 +0800 CST  
接上文
“是,是的。”
接受询问的一整个过程里,降谷零一直都站在兰的身边,小心地拥着她的肩膀。虽然他的举止唐突了点,兰却并没有抗拒,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吧,就算后来发生了那样多的事情,她也还是愿意相信他呢。
“那毛利小姐不是第一次见到尸体吧。”清水南泽问道。
“不是。”毛利兰忽然有一点紧张,不自觉将头倚在了降谷零的身体上。
“那样的话看到尸体也会害怕吗?”清水的脸上带着一丝邪魅的笑。
“会的啊。”兰用单纯的目光看着清水南泽,说,“当然会害怕。刚才还是活生生的呢,忽然间就变成这种毫无生气的样子了,怎么能够因为以前见过死亡就漠视生命呢。”
“是嘛。”
“就像吉田小姐,就在刚才我们还在一起聊天呢。”兰低声说。
“聊天?你说你们一起聊天?”人群里,一直摸着下巴认真思考的高桥拓也突然开口问道。
“哦,就在停电的不久以前。”兰说。
“是,那个时候我也跟兰在一起。”是有希子。
兰抬起头来,人群的另一边,新一跟有希子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跟降谷零。兰颤抖了一下,轻轻地挣了挣那正揽住她的手臂,他却并没有松开。
“别乱动。”他的气息落在她的耳边,用很轻的声音提醒她。
“兰。”新一的眼睛里盛满了担忧。
毛利兰为难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工藤新一,最终无奈地垂下了眼眸。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9 20:33:00 +0800 CST  
@左晓葵丶@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9 20:34:00 +0800 CST  
今晚有一篇稿子要赶,所以更文会晚一点,或者明天更,对不起小伙伴们了。
@左晓葵丶@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30 19:05:00 +0800 CST  
接上文
她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呢,降谷零又低下些头,凑近毛利兰的耳边说,“没错,是安室透呢,就是这个名字。”真是该死,一碰到这个女人就完全不理智了,要怎么办呢?可是......这样似乎也不错呢。他暗想着,一直笼罩在心里的厚厚的乌云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她拨开了。
“毛利小姐的房间在那边。”近藤佑介倚靠在楼梯的扶手上,指了指走廊尽头的那间客房,对着走上来的降谷零说。
“哦,谢谢你,近藤君。”降谷零对近藤点头示意,带着毛利兰往客房走去。
“零君。”近藤忽然叫住了他,“一会儿也到我房里来吧,我们一起讨论一下案子的事情。”
“哦,没问题。”降谷零应了句,继续往前走去。

“对不起。”降谷零俯身将毛利兰放下,“把......”
“为什么?”她打断他的话,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眼睛,问。
“你的袖口......”
“为什么说......”降谷零的手指按在兰的唇上,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把你袖口上的血迹清理掉。”他又将身子俯下去一些,将嘴唇贴近她的耳朵,“还有就是,停电的时候一直跟我在一起,没有去过任何地方。”
“混蛋!”门口传来工藤新一愤怒的声音,“你在做什么!”
“新一......”兰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颤抖了一下,慌张地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却被降谷零按住了肩膀。
“呐,兰小姐,你看起来还是很虚弱的,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吧。”本来打算说完这句就离开的,可那双明媚清澈的眸子总是不经意就能扰乱他的心,从前是,现在还是。于是又想要自私一次了,他抬起手轻轻地帮她理了理贴在脸颊上的发,又将那之前那个暧昧极了的举止重复了一遍,在她的耳边用旁人无法听到她却能听得清清楚楚地声音说,“那么这个,就作为透跟兰的秘密了。你会记住吧。”
“混蛋,把兰放开!”工藤新一再也无法抑制心里的愤怒冲了进来,大力将降谷零从兰的身边拉开。
“工藤君。”降谷零轻轻拂了拂衣袖上被工藤新一拉扯出来的褶皱,扬起的嘴角带着一丝戏谑,“要好好照顾兰小姐哦......”
说罢,他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忘记帮她关上门。其实他毫不在意吧,她跟工藤新一的事,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他将门上的手柄握得那么紧,好像并不愿意轻易松开似的。
“兰。”新一焦急地走过去抓住了兰的肩膀,“发生了什么?”
“呃......”兰看着新一,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
“兰......”新一的神情显示出他的紧张,“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
“新一......”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31 20:04:00 +0800 CST  
接上文
“那么这个就作为透跟兰的秘密了。你会记住吧。”兰正想要对新一说什么,耳边忽然又蹦出这些字句来,“作为透跟兰的秘密了......”
“兰。”新一不安地看着兰。
“就像刚才说得那样......”兰扭过头,避开新一的目光,低声说。
“不是说去洗手间,为什么却是跟他在一起?”新一继续追问着。
“透跟兰的秘密......”还是他的声音。
“是要去洗手间的,中间......遇见了安室君,聊了两句,就停电了。接着就发生了吉田小姐的事情。”她不擅长说谎,简单的一句话断开了好几次才说完。
“......”新一似乎有些怀疑了,用研究的眼神看着兰。
“新一......”兰被新一看得不舒服起来,她觉得自己的心现在乱极了,有忐忑,有不安,有疑惑,有内疚,好多好多奇怪的情绪将她完全地占据了,根本没法继续跟新一也没法跟任何人交谈,她需要冷静一下,必须冷静一下。
“新一,我有点不舒服,晚些再跟你解释好吗?”毛利兰的声音有一些虚弱。
“兰......”降谷零的举动似乎极大地触动了新一,以至于他无法使自己理会兰的推脱而必须继续不依不饶地追问下去,“就是这样吗?”
“哦。”好像真的有些不舒服了,兰抬起手按住额头,忽然想起降谷零的话,“把你袖口上的血迹清理掉。”
袖口吗?血迹?兰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将手缩了回去。
“当然......就是......这样。”兰对着新一疲惫地笑了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真的有点害怕呢。”
“可是......”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工藤新一的话,将毛利兰从尴尬的境地里拯救了出来。
“谁?”新一无奈地站起身来,正要去开门,外面的人却毫不客气地将门推开了。
又是那张让工藤新一头疼的恨不得一拳挥过去的脸。
“工藤君对案情不感兴趣吗?”降谷零倚在门口,歪着头看了看房间里面面色绯红的女孩子,不由得清咳了一声,“关于吉田玲子的事,近藤君想听听你的看法呢。”
“哦。”一说到案子的事情,新一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镇定跟睿智,“我马上就过去。”
“那么我们走吧,工藤君。”
“哦......”新一回过头看了看兰,说,“你好好休息,我马上就回来。”
“嗯。”兰轻轻地点了点头,嘴角带着一点倦意,目送新一走出去。抬起眼帘的时候,遇上站在门口的男人的目光,心脏倏地跳急了一拍。
那双眼睛里藏着的,是什么呢?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31 20:08:00 +0800 CST  
今天就更这么多了。
@左晓葵丶@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31 20:09:00 +0800 CST  

楼主:fly我怀念的你

字数:363041

发表时间:2014-05-21 04:4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21 02:55:11 +0800 CST

评论数:83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