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兰】 如果碰到你的脸 (文)

新人香香,这篇透兰文是送给大家的见面礼哦,文笔不佳还请大家多多包涵。多多指教哦。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0 20:43:00 +0800 CST  
都停在那一年了。
后来我们没有再见。可是我却常常在人海遇见一张相似的容颜,如同记忆里一样的眉眼。
我转过身,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大街没有人为我停下脚步。
可惜不是你。
我的心又开始一片潮湿。
——写在前面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0 20:59:00 +0800 CST  
如果碰到你的脸

(一)相见不如不见

毛利兰以为再也不会见到那个男人了,所以当那样一双眼睛撞进她的眼睛里时,身体不由得一阵震颤,拿在手里的酒杯也随着晃动了一下,洒出好些紫红色的液体来。
“兰,怎么了?”她身边的眉目俊朗的男子轻轻地握住她的手,关切地问道。
他早已收回了目光,身影倏忽沉入了觥筹交错之间。
“不,没什么。”毛利兰扭过头,对着身边的男子笑了笑,轻声说。
她没有再看见他。
也没有刻意寻找。
都过去了,不是吗?与他所有的相关,都在很多年前的潮起潮落里尘埃落定了,自那时起,便各自回了各自的轨道,爱恨两清,再无纠缠。
“我们就这样,结束吧。”男子的声音混着潮声,带着海水的咸腥,扑进毛利兰的耳朵里。
几年前,他这样对她说。想着这样的一幕,毛利兰捋了捋散落在额前的一缕碎发,自嘲地笑了笑,心里想,“是吧,都结束了。那不过是一段岔路而已,最后总是要回到原点的,现在不是很好吗?一切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呀。”
“你可是工藤新一的毛利兰呢。”她仰起头,秋日微凉的空气落在眉间。
“刚才,你是在想事情吧?”一起回去的路上,新一问。
“嗯?”
“没什么。”新一的心有小小的失落,自从重新以这个身份回到兰的身边以后,他们之间就似乎被什么割开了一道裂痕,怎么补也补不完整。那是什么他并不知晓,而因为曲折离散而渐渐被磨去了棱角的他,也终于学会对某些细枝末结忽略不计。
“新一,你看这个,”细心如兰,看出新一脸上尚未收拾好的苦涩,从手袋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礼品盒,问,“好看吗?”
新一扭过头认真看着兰捧在手里的打开的礼盒,一枚精致的领带夹安静地躺着盒子里,顿时眉开眼笑,“真好看,谢谢你,兰,我很喜欢。”
“啊......”新一正要接过礼盒,兰却小心翼翼地收回了手。
“......”新一疑惑地看着兰。
“不是送给你的了。”兰调皮地笑了起来。
新一目不转睛地看着兰,脸色不怎么好看了。
“是送给爸爸的了。”兰将礼品盒收好,挽住新一的手臂,说,“是这次回来给爸爸带得礼物。”
“什么嘛。”新一小声地嘟囔道。
“我给爸爸带礼物你不开心呀?”兰问。
“没,没有。”新一别过头,“怎么会呢?”
兰看着新一脸上的表情,“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你真是......”新一瞥了一眼兰,语气不觉有些委屈。
“笨蛋。”兰仍是笑,“给你礼物的话总不会选在这个时候呀。”
“让我帮忙看礼物就可以选在回家的路上吗?”新一不满地说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0 22:07:00 +0800 CST  
接上文
所以说不该纵容自己的,不应该再见的,牵挂这东西,只会因为见到了而不停地增长,丝毫不会有所减少。只是这些,自己是早就知道的呀。
相见不如不见,有情不如无情。
这些,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降谷零。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0 23:00:00 +0800 CST  
那个人是他吗?
黑暗里,毛利兰用力地甩了甩头。
会是他吗?
她叹了口气,嘴角滑过一个无能为力的苦笑。
还是会想起他啊,虽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频繁了,但是偶尔,像现在这样闲暇的睡不着的时候,还是会想起他的呀。
直到现在,她其实都没有想通当时他离开她的理由。是没有认真的爱过吗?可那些在一起的画面,分明都在说不是那样的啊。
“只不过好奇而已,因为觉得跟像你这样的女孩儿交往说不定是很好玩儿的事,所以就决定试试看。”他背对着她,耸了耸肩,说,“可是现在觉得不好了,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呀。”
是这样的吗?他细心体贴的关怀,他小心翼翼的安慰,他坚定守护的怀抱,他温柔帮她擦掉的泪水,他英勇为她挡下的伤害,都只不过是一场儿戏?
他是这样说的,她也应该这样相信。可是,是否重复告诉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就真的能够做到。
“你,竟是那样的人吗?”毛利兰对着空气,轻声地问了一句。可是没有回答,陪伴着她的只有黑暗跟虚空。
那个人,会是他吗?这个问题再一次撞进了毛利兰的大脑,来势汹汹,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为什么要想这些事呢?关于他的一切,早应该在转过身的那一刹起,一笔勾销了。
那个人是他吧?就是那样的一双眼睛。这个想法再次冒出来的时候,毛利兰烦躁地坐了起来,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她对自己说,“毛利兰,你在想什么呢,那个人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不是说过的吗,就算他再站在面前,也不可以再有心动的感觉了。”
是他吧?不会错的。
她不得不投降了,不管怎么警告自己不可以继续想下去,那样的想法还是会不停地蹦出来,困扰着她脆弱的神经。
看来是没法在短时间入睡了,她又叹息了一声,伸手去摸一旁的手机,却忽然像被什么东西烫到了一样倏地收回了手。
“这么晚还没睡吗?”那是多久以前了呢?曾有一个人在电话里这样对她说。
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呢?可以......再见一面吗?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毛利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你在想什么呀,是疯了吗?”毛利兰觉得有必要制止自己这就快要泛滥了的思绪,慌忙扭亮了台灯。
其实也不是漫无目的吧。脚步停下来的时候,他无奈地笑了笑。
仰起头,那扇熟悉的窗口,没有光透出来。如果没有变动的话,那么此刻,她就在那里了。他眯起眼,扬起手在虚空里画了个轮廓,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这么晚,你已经睡了吧。”
所以还是见不到你。他在心里说。可是这样也好,就像这样,也很好呀。
很好,是吗?他问自己。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1 23:03:00 +0800 CST  
只是不比,那时的时光。
那时,他也是站在跟此刻相同的位置上,可是心境却是全然不同的,毕竟那些晚上总能有她的身影落进他的瞳孔里,他就站在这里,没有丝毫的悲伤,等待她的窗口亮起微光,等待她站在窗前对他挥一挥手,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惟有此,才能心满意足地走开。
只是今天,他没有那样的幸运。
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毛利兰长长地吐了口气。虽然光明驱散了一直盘旋在她脑海里的压得她喘不过气的思绪,可心口却依旧闷闷的。她站起身,复又深深地吸了口气,忽然有些想念起刚才回家路上那一阵凉爽的秋风。
透透气也许是不错的主意呢,这样想着,毛利兰踱到窗前,轻轻地拉开一扇窗帘,将窗户打开。
秋日的风,带着清凉的质感,扑面而来。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1 23:28:00 +0800 CST  
接上文
风吹乱了他的发,凉丝丝地钻进他衣服的缝隙里,有一点冷。可还是不想就这么离开呢。
人到底都是贪心的动物,决定来这里的时候明明说好了只像现在这样感受一下她的气息就走的,可此刻却忽然希望那扇窗里能够透出些光亮,让他看一看她的身影。如果能那样,他就心满意足了。
“笨蛋,你在期待什么呀。”他哑然失笑,苦恼地拍了拍额头。可是心里的感觉并不能因此而烟消云散,“死心吧,都这个时候了,她大概早就已经睡了呀。”他对自己说,可这样,似乎怎么也不能心甘情愿地离去呢。要怎么办呢?难不成就这么一直傻站在这里,等待一个虚无缥缈的时机去捕捉一丝毫无温度可言的她的身影,这可是很久以前都没有过的疯狂。
“回去吧,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他在心里命令着自己,可脚步却根本不听使唤,丝毫不肯移动半步,固执地维持着等待的姿态。
“难道,又要为她破例了吗?”他低下头,想起与她一起的时间里,自己的确是冲动了太多次。
算了吧,看见了又有什么用呢,日子还不是一样要照现在的轨迹继续下去,更何况这种没法长久的止痛药,有了第一颗就会想要第二颗,不加控制地纵容自己最后只会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所以,已经够了,降谷零。”他终于说服了自己,如果当提起脚步的时候没有再次贪恋地望上那一眼的话。
如他所愿,那扇让他依依不舍的窗子里,忽然透出了光亮,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了窗前,窗帘轻轻地动了一下。
“兰。”低声唤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竟然踉跄了一下。
不会错的,那是她,毛利兰。
以前,他曾站在楼下,微扬着头,一脸温暖的笑容,将一束柔和的目光投进她的窗口,让她的心泛起一阵阵的涟漪。只是现在,是再不会有了,所以即便打开窗子,能遇见的也不过就是一条空荡荡的街道吧,这么想着,竟然有一点心灰呢。
怎么......又想到他了呢......毛利兰用力摇了摇头,又将窗子拉开了些,趴在窗台上。
那......那是......毛利兰的心跳变得很快,连呼吸也急促起来了,那道从视线里闪过去的身影让她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握在窗户上的手也因为用力而指节泛白,她僵在那里,无法确定眼前的这一幕是真实还是幻觉。
那是他吧,安室透,她不会认错的。毛利兰背过身,像是被泄光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地倚在一边的墙壁上。
为什么还要出现呢?既然当初选择了决绝的方式做出了断狠心绝情地消失无踪,现在又为什么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毛利兰,你是太自作多情了吧。”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2 21:06:00 +0800 CST  
接上文
她自嘲地笑了笑,对自己说,他只不过是偶然从这里经过,简单而普通的巧合,仅此而已,所以不用再多想了,既然回来,和他同在一座城市,遇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必要为此枉费思量。
虽然那确实是他想要的,但窗户被打开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退避。此刻,他将自己隐匿在她楼下看不到的角落,在脑海里勾勒风吹过时她长发飘起来的弧度。
真是糟糕,在这个单纯的女人面前他果然只能是手无寸铁的逃兵,不是软弱地束手就擒就是穷途末路的愚笨,明明多艰难多危险的难题都能手到擒来迎刃而解,唯独对她没有丝毫的办法,现在竟落得这般狼狈的地步。
这丫头,真是厉害的角色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却因为这从天而降的意外莫名地轻松了许多。
毛利兰转过身,复又往街上看了一眼,没有人在那里,就好像刚才那个慌乱的背影只不过是她的一场梦而已。她叹了口气,发现取代难过的那种情绪是失落。
对,有一点失落。
那个人,他真的只是路过。
似乎有些不甘心,毛利兰又往窗外探了探头,那条街依旧空空的,没有一个人影。她叹了口气,轻轻地阖上了窗子。
他又站了一会儿,相比于躲着她这个原因,似乎更像是怀揣着某种希望在等待谁能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似的。
“你又在想什么呀。”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苦恼着她才刚回来就把他的心搅得乱七八糟接下来要怎么办。
果然呢,遇到她就完全不像自己了呢。可是怎么办,很多年前,就把她交给别人了。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2 22:12:00 +0800 CST  
接上文
“早上好,爸爸。”毛利兰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毛利先生正坐在沙发里读着报纸。这个男人,似乎变了不少呢。
“噢噢......”毛利小五郎随便地应着。
“妈妈呢?”毛利兰问。
“她?在做饭吧。”小五郎抬起头来看着女儿,意味深长地说了句,“你快去帮忙吧。”
“哎?”兰看着自己的父亲,笑了起来,“好,我去帮忙了,不过,”她走过去取下小五郎手中的报纸,说,“就算是假装也要专业一点嘛,报纸拿反了。”
“唉呀......”被戳穿了的小五郎涨红了脸,仰进沙发里,说,“我是在研究,研究里面的东西啦。”
“那你继续研究吧。”兰无奈地说。
“你这孩子,”小五郎对着兰的背影,小声地嘟囔道,“怎么越来越像那个恶......”
“爸爸。”兰忽然转过身,瞪着自己的父亲。
“没,没什么,我只是说你越来越像你妈妈了。”小五郎一边大笑一边说。
正说着,门铃响了起来。
“新一,你来了。”毛利兰打开门,工藤新一正一脸笑容地站在门口。
“嗯。”新一跟着兰走了进去,看了她一眼后,说,“睡得不好吗?你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呀。”
“呃......”兰不觉有些尴尬,结结巴巴地回答道,“可能是有些不习惯吧,很晚了还睡不着。”
“哦。”新一仍是看着兰,她脸红了,那证明她刚才给出的答案不过是托辞而已。
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还好小五郎悠闲地走了过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原来是你这小子呀......”
“叔叔......”看着小五郎不停打着哈欠的模样,新一低声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喂!”小五郎伸过头来,大声问,“你在说什么?!”
“没,没什么。”新一挠了挠头。
“好了,大家来吃早饭了。”英理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新一拉了拉兰的胳膊,说,“兰,我忽然想起来有些东西忘了带,先回去拿了,一会儿再过来接你。”
“哦。”兰明白新一的心思,笑着点了点头。
“喂喂!”小五郎忽然拉过新一,“吃了早饭再回去拿也可以。”
“不,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新一吞吞吐吐地说。
“吃过了就再吃一次,”小五郎仍是不肯放开新一,“这可是你未来岳母的手艺,你不尝尝吗?”
“爸爸!”
“还是不麻烦了。”新一急忙摆着手说。
“死小鬼。”小五郎揽过新一的肩膀,拖着他往餐厅里走,“你以为你麻烦我的还少吗?”
“哎......”新一无奈地说,“这算什么嘛......”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2 23:10:00 +0800 CST  
接上文
“呐,妈妈其实不用刻意起来做早餐的。”兰一边咽下嘴里的食物,一边说,“而且这么丰盛,也实在是很麻烦的呀。”
丰盛?说起来真的是很丰盛呢。整张桌子都被摆满了菜,完全不像是吃早餐的样子,相比起来更像是家庭聚会。
“怎么会麻烦呢......”英理说,只是后面的一句语气更轻了些,“你可是好久都没回来了。”
是啊,好久都没回来了,有三年多了吧,自从跟新一一起出国后就再没回来过,除了爸爸妈妈跟园子去看过她以外,她再也没有跟这里的谁有过交集。为什么呢?要以逃离的姿态,一直躲避着所有与过去相关的人和事,悲壮地想要清零重来,为什么要这样呢?
真是幼稚呀。
“说起来,妈妈可以常过去看我呀。”兰回过神来,笑着说。
“还是打算继续留在那里吗?”英理皱了皱眉头问。
“唔,这个......”兰有片刻的恍惚,“还没有想过呀。”
“喂,你小子倒是吃呀。”兰跟英理说话的间隙,小五郎也跟新一说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够了,够了......”新一看着盘子里的菜,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
“你小子,是在拒绝我的好意吗?”小五郎一脸严肃地说,可心里却是打着恶作剧的主意。
“哎......”新一瞥了小五郎一眼,终于决定反击了,“叔叔,你也要多吃一点呀。”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将菜夹进小五郎面前的盘子里。
“还没想过吗?”英理差一点就脱口而出,可抬起头的时候看见女儿若有所思的神情,便没有再追问下去,于是换了话题。
“新一妈妈前些天打过电话,说过两天会过来,你知道吧。”英理问。
“嗯,知道。”兰仍是笑着。
“你已经决定了吗?”英理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只是一直记着兰跟新一离开时的那一次痛哭,这孩子,从来没有在谁的面前表现出如此的脆弱。
“这可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我平时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小五郎一脸坏笑,想着这一次一定能整到这个装腔作势的小鬼了。
“你已经决定了吗?”英理的问句飘进新一的耳朵里,让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小五郎正在进行着的动作。而小五郎也趁新一不注意,接连夹了好多菜给他。
兰怔愣地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几秒钟后低下头淡淡地笑了笑,说,“决定了。”
新一安静地望着兰,一直到她给出答案仍然没有将目光移开。
“哎?”兰忽然扭过头来看着新一,问,“新一你一直看我干嘛?”
“没,没什么。”他笑着掩饰起尴尬,低下头吃了一大口菜。味道果然不怎么好,弄得他的心也跟着有些不舒服了。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3 20:18:00 +0800 CST  
接上文
“这才像话嘛。”小五郎大笑着拍了拍新一的肩膀,“唔,你可要多吃一点,这可是你......”
“喂!”谁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们是在干什么!”
是英理。当她的目光重新落到餐桌上时,就看到对面两个男人那恶作剧一样的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餐盘,心里立刻就积蓄起了不满,“那么难吃吗?这样的话你以后就都不要吃好了!”
“......”
“呃......不是,不是那样了......”小五郎紧张得结结巴巴,涨红了脸看着对面的英理。
“早就知道会这样嘛。”新一在心里暗自笑了笑,又抬起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兰。她正望着他温柔地笑。
英理瞪了小五郎一眼,忿忿地站起身,说,“兰你们出去就顺便在外面吃饭吧,今天家里没吃的。”说着,转身朝里面走了。
“喂喂......”小五郎忙不迭地跟上去,“不是啦,你听我说啦......”
虽然吵吵闹闹的,可这样也很好呀......兰在心里想。
紧接着兰跟着站起身来,善解人意地对新一说,“吃不下就不要勉强了,确实是不怎么好吃呢。”
“......”
“没关系了。”兰一边熟练地收拾着餐桌,一边笑着说,“等一下哦,很快就好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呢?降谷零睁开眼,对着已经被阳光染亮了的这个房间发了会儿呆,懒散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走到厨房接了杯冷水,随便地灌下去几口,稍微觉得清醒了些。他又回到卧室拉开窗帘,一直被阻挡着的阳光大喇喇地扑进了室内,成片成片地落在他的身上。真是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呀,他长长地呼出口气,问自己,是很久没有这样的天气了吗?
说好了,今天要去拜访一位前辈的,时间不早了,也该去准备一下了。
他于镜子前遇见自己的脸,竟有一种恍恍惚惚的陌生感,是哪里呢?似乎跟平时有所不同呢。
“哎?安室君你不开心吗?”有悦耳的声音灌进耳朵里,让他的心倏地紧了一下。他呆呆地望着镜子,好像那里面的人不是他一样。
“安室君。”他本来以为她已经走了,她却忽然转过身,甜甜地笑着唤他,并用手指在半空轻轻地画了一个笑脸。风吹起她的长发,掠过她的脸颊,将她清澈的眉眼覆盖。记忆里的风越来越大,吹散了那一个美丽的轮廓。他的手支在洗漱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镜子里的人,果然,都是幻觉呢。
已经很久了,抬起头对着镜子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一张脸,眉头总是皱起来,眼睛冷漠淡然,嘴唇怎么也弯不出一个弧度,看上去就是一副对什么都无法真正关心的样子。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3 20:30:00 +0800 CST  
更文了。
@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3 20:50:00 +0800 CST  
接上文
就是这里了。工藤新一又对照着字条上的地址查看了一遍,长长地舒了口气。
“那有机会见了。”降谷零正跟近藤佑介道别的时候,门铃忽然刺耳地响了起来。
两个人都愣了愣,虽然所为的理由并不相同。近藤的脸上很快换上了饶有兴致的笑意,对着身边正皱起眉头的男子说,“看来你们还很有缘分呀。”
“您好。”门打开的时候,站在门口的年轻人鞠了一躬,礼貌地问,“请问这是近藤佑介先生的住所吗?”
“哈哈!”近藤不拘小节地大笑着拍了拍来者的肩膀,说,“果然,跟优作君很像呀。”
“您就是近藤老师?”没错,是新一。
近藤佑介笑着,眼睛眯成一条缝隙,他注视着面前的年轻人,余光正好能够看到没有跟着他一起走过来的降谷零。
“您好,近藤老师,我是工藤优作的儿子工藤新一,家父嘱托我务必来......”
“好了好了,不用客气了。”近藤拥住新一的肩膀,笑着说,“我和你父亲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你不用这么客气,随便一点。”
工藤新一笑着点了点头。
“这小子,变了不少呢。”降谷零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工藤新一,暗自想。
“你看,你来得很巧呀。”近藤走在新一的旁边,对他说,“我正好想要介绍你们认识呢,才说着,你就来了。”
“零君,”近藤转过头来,说,“这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起的年轻人,工藤新一君。”
这样的偶遇当真让他头疼,降谷零暗自叹了口气,只得无奈地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工藤君。”他伸出手,略微抿了抿嘴唇。
抬起头的瞬间,工藤新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似乎不能像站在他面前的挺拔英俊的男子一样淡定从容,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皱着眉头有些吃惊地说,“安......降......谷......”
“真没想到会这么巧。”降谷零用平静的语气说,“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是啊。”新一也恢复了镇定,笑着说,“又见面了。”
“我就说嘛,”对过往的事并不知情的近藤佑介插话进来,说,“你们也许是认识彼此的。”
“是呀,真的是很巧呀。”降谷零说。
近藤对两个后辈的相识似乎很感兴趣,扭过头笑着问新一,“你们该认识很久了吧,毕竟工藤君这些年一直在国外呀。”
“哦,”新一回答说,“是很久了。”
“那就很好了,大家都是朋友,一起坐下聊聊吧。”近藤提议。
“近藤君,真是非常抱歉。”降谷零提醒近藤道,“今天恐怕有些为难呢,我手边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看来要改天了。”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4 21:33:00 +0800 CST  
接上文
“哦!”近藤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额头,说,“你刚才就说过还有事要忙的。好吧好吧,只能有机会再约了。”
降谷零欠了欠身,弯了弯嘴角,说,“那么再见了。”
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工藤新一的目光却迟迟没有收回来,半晌他的脸上浮起一丝轻笑,低声说,“这家伙,还是跟以前一样冷静呢。”
直到坐在车里,降谷零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可一点不像你呢。”他低声对自己说。虽然努力表现出了无所谓的样子,可是无法否认,工藤新一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情异常烦乱,直到现在也还是一样的。是因为什么呢?他伏在方向盘上,为那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再次触痛了他的神经苦恼不已。
“该死。”降谷零低声咒骂了一句,开着车扬长而去。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4 21:37:00 +0800 CST  
@dayXL521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4 21:42:00 +0800 CST  
@左晓葵丶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4 21:42:00 +0800 CST  
接上文
“哎?你们决定要订婚了吗?”铃木园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毛利兰。
“哦。”毛利兰回答道。
“也是哦......都已经过了很久了啊......”园子低声说,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可是就这么把你交给那小子真是不甘心呢。”
“新一他,”兰喝了一口咖啡,抬起头来轻轻地笑了笑,“很好啊。”
园子撇了撇嘴,“就知道你会替他说话。他当然要对你好,被他捡了大便宜。兰你就是太好说话了,如果是我的话,才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呢。”
“好了,”兰脸上的表情仍然美丽而柔和,“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不要再提了,更何况他也是有苦衷的呀。”
“唉......”园子低声叹了口气,说,“把你交给那个推理狂,动不动就丢下你,真的是很不放心呀。”
兰握住园子的手,笑着说,“我对新一还是很有信心的啦。”
“哦哦,”园子说,“你开心就好了。”
“不要光说我了,你呢,你跟京极先生怎么样?”兰问。
“还是老样子......”园子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低声说,“就好像木头一样。”
兰望着园子温柔地笑,“园子你一定会幸福的。”
“我当然会幸福了。”园子自信地说。
“喝完咖啡去我家吧,”园子提议道,“我们好久没有好好聊天了。”
“这个......”兰的表情有一点为难。
“喂喂,不会是要拒绝我吧。”园子说,“跟那小子约好了吗?”
“没有了,不是新一了。”兰抱歉地回答着,“是爸爸了,出门的时候又惹妈妈生气了。”
“......”园子心疼地看着兰,“你总是为别人着想。”
“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新一一会儿就过来了。”
“哎?”园子终于笑逐颜开了,“他倒是看你看得很紧嘛,终于知道紧张你了。”
兰低下头,害羞地笑了笑。
“欢迎光临!”侍应生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兰。”
毛利兰转过头去,是新一。
“哎?事情已经办完了吗?”
“哦。”新一拉出兰身边的椅子坐下,说,“因为不怎么熟悉,聊了两句就出来了。”
“喂,你这个家伙当我不存在吗?”园子绷着脸对新一说。
“哦,园子。”新一笑着打招呼。
“你这家伙盯得蛮紧的嘛,才一会儿功夫就又跑来了。”园子鄙夷地看着新一。
“园子,”兰插话进来,说,“新一他不是啦。”
“对呀,才不是呢。”新一附和道,心里却想着园子差不多猜对了答案。
“你小子,要好好对兰知道吗?”园子瞪着新一说,“别再让她伤心。”
“哦哦,我知道了。”新一答,又扭过头去问兰,“一会儿一起去吃饭吗?”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5 20:57:00 +0800 CST  
接上文
“还是回家吧,万一爸爸饿肚子怎么办。”兰担忧地说。
“叔叔会饿肚子吗?”新一努了努嘴。
“他如果在外面吃妈妈会更生气的。”
“哦,也是哦。”新一说,“那我们就回去吧。”
“哎哎......”园子皱着眉看着对面的兰跟新一,说,“你们两个是把我当空气吗?”
“哪有了。”兰不好意思地说。
“好了,我还是不打扰你们了,”园子对着兰笑了起来,“我们改天再约。”
“一起走好了。”兰跟着站起身,说。
三个人说说笑笑一起走了出去。
咖啡店旋转门转开的时候,一个英俊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黑色外套,浅色头发,一副墨镜遮去大半张脸,可那并不妨碍兰认出他。
是他。安室透。
他忽然转过头来,像是对眼前的这场相遇难以置信,抬手摘下了墨镜,那双清亮的眼睛就显现了出来。电光火石,四目相对的瞬间她垂下了眼眸,似乎有意避开这一场毫无预兆的凝望,工藤新一大概是并没有注意到这位新来的客人,拉着毛利兰的手径自走了出去,只有他愣愣地呆在原地,感受那厚重玻璃门撞在身上的一阵钝痛。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5 21:00:00 +0800 CST  
接上文
“怎么样,还顺利吧?”回家的路上,兰问新一。
“也就是把爸爸要带给他的东西交给他而已了。”新一说。
“再过几天就又要走了吗?”兰问。
“哦,据说会再停留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的话,”兰想了想,说,“那时候叔叔他们应该已经过来了呀。”
“是啊。”新一回答道,“近藤先生说是本来打算这周就离开的,可是有很多朋友要见,所以要推迟。”
“很久没回国了吗?”
“是吧,爸爸以前好像是这么说过,他就喜欢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
“你说他也是个侦探吗?”兰问。
“哦。”新一扭过头,认真地说,“据说不管是观察力,判断力,还是推理能力都很了不得呢。只不过很少会在哪里多做停留,虽然看上去为人很随和也很热情,可是实际上却有些苛刻,有的时候甚至会变成冷酷,或许这也是他能够轻易看破案情的关键吧。”
“也许是吧。”
新一接着补充道,“或许也是因为这个才一直一个人生活的吗?”
“咦?”
“是呀,他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觉得感情对于侦探像是累赘。”
兰没有吱声,低下头皱起了眉头。
“啊......那个......”新一以为兰是不开心了,急忙解释道,“兰,我没有别的意思。近藤先生,我也没有很了解啦,他这样想我也是听爸爸说的。”
“没有啦。”兰笑着抬起头,说,“你在紧张什么呀。”
“哦。不说这个了。”看见兰似乎真的没在意自己说得那些话,新一松了口气,岔开话题道,“现在去买菜吗?”
可是兰又低下了头,像是在想事情,并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兰?”
“嗯?”兰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新一。
“不舒服吗?”
“没有。”她淡淡地笑了笑,说,“只是在想你刚才说的近藤先生。”
“嗯?”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奇怪啦。”
“哦。”新一说,“是啊,是很奇怪呢。”
“一个人没有感情地活着,不是一件很无趣的事吗?”兰若有所思地说,“我能理解办案的时候不能掺杂侦探的私人情感这件事,可是一个人如果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冷静,那也会是一件寂寞而残忍的事情吧?”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5 21:05:00 +0800 CST  
接上文
“兰。”
“没什么啦。”兰又温暖地笑了起来,说,“我只是随便说说了,走吧,我们回去吧。”
毛利兰不知道在经过波洛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往里面望那一眼,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总之她确实望向那里了。只是如今,跟那时不一样了。虽然玻璃依旧明晃晃的,虽然座位和摆设也还大致是那个样子,虽然梓小姐还是一脸笑容地招呼着客人,可是波洛已经再不是从前的波洛了。
从很久以前就不是了。久到那个人从这里离开的那一天。
如今的波洛,没有一个俊朗温暖的男子收纳她的委屈跟微笑。
新一循着兰的目光,遇见从波洛咖啡店玻璃上反射来的满满的忧伤,他的心忽而起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惊慌,猛然想起刚才在近藤先生家遇见的男人。
“那个......”新一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兰,我们订婚之后大概马上就要回去呢。”虽然这么做心里也会觉得抱歉,可他还是说出口了。那些跟兰咫尺天涯的日子使新一明白面前这个如天使一样的女孩子对自己有多重要,他爱她,不想失去她。
兰回过头来看着新一,短暂的沉默过后脸上浮起一个清淡的笑,轻声说,“好啊。”

楼主 fly我怀念的你  发布于 2014-05-25 21:09:00 +0800 CST  

楼主:fly我怀念的你

字数:363041

发表时间:2014-05-21 04:4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21 02:55:11 +0800 CST

评论数:83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