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麒麟冢(玄幻修仙|主瓶邪,可能有其它CP|甜虐,HE)


嗯哼哥镇楼,未见TBC勿插,插楼者虐杀——谢谢合作~~~~~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1 16:26:00 +0800 CST  
嗯哼爷又来了~原来说过几天再开,但是担心被人撞了名字……So先来把个场子~~

爷的坑品是有保障的,不过因为手头两篇文都未完结,这篇可能隔日更……见谅~~

另外两篇 浮光书(原著风|主瓶邪,有黑花|HE)http://tieba.baidu.com/p/2386245257?pn=1

爱不释手(架空|甜,瓶邪黑花|HE)http://tieba.baidu.com/p/2429099976?pn=1
欢迎亲们有空前来捧场~~~


后面可能虐的厉害,有多甜就有多虐……请慎用

三楼预告,四楼正文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1 16:35:00 +0800 CST  
他曾经以为幸福很简单,不过是一张琴,一溪月,一壶酒,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已。

“反正……不管你去到哪里,我总是要跟着你的。”

“吴邪,别闹。” 【所谓一无所求】

“如果有一天,你能不再当这劳什子仙君,咱们两个,就咱们两个,去人间好不好?呃,人间,人间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我,我用水镜……偷看过很多次,他们……比我们,呃,快活得多……”

“你喝醉了。” 【所谓一误再误】

“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对。” 【所谓一枕黄粱】

“不过就是一条命而已。或者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你要什么都行。”

“你走。” 【所谓一至于此】

“你到底想要让我怎样才肯罢手!”

“你输了。” 【所谓一败涂地】

“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你是没有心的。” 【所谓一语成谶】

“……我当初真是不该留下你。” 【所谓追悔莫及】

“连你也不信我,是不是?连你也不愿信我?” 【所谓众叛亲离】

“孽障敢尔!” 【所谓眼见为实】

“哈,哈哈哈哈……真可笑……对的,就是我。我就是那十恶不赦该千刀万剐的魔头!来呀,你不是一直想动手的么?来啊!” 【所谓心如死灰】

“杀了我吧。” 【所谓走投无路】

“……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把你留给我的痕迹彻底抹除干净……从今以后,山高路远,你我两不相欠。” 【所谓一刀两断】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哑巴,你迟早会后悔的。” 【所谓旁观者清】

可是为什么呢?他伸出手去却再也触不到他的指尖,耿耿星河夜怀中也只剩凉意彻骨的翡翠衾。上穷碧落下黄泉,连一丝一毫也无法寻觅得到。夜雨闻铃,又是谁断肠呢?

反正……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修仙是为了什么?为了长生不老,不死不灭?哼,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不过是跟在他后面做个小小的仙童,他会像以前那样对我笑一笑。仅此而已。”

“张——起——灵————!!!”

“我吴邪在此立誓,苍天为证,众生可鉴!愿散我法力,断我灵根,毁我仙骨,残我命门,碎我凡胎,灭我轮回……惟愿粉身碎骨,魂飞魄散,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他最终还是失去了他。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1 16:41:00 +0800 CST  
楔子 青铜门


他在那场无边的黑暗里困了很久。

“救命……”小小的孩童抱着膝盖,闭着眼睛喊,“不管是谁,救救我。”

他等了很久也熬了很久,始终没有回应。他的声音像是被黑暗吞噬了,根本传不出去。

他捏紧了小小的拳头,又喊了一遍。这是第几次了?他困在这里多久?他都不知道,他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不能就这样死去,一定会有人来救他。虽然他也不知道这自信从何而来。

黑暗里似乎是有人轻轻地叹了口气。

孩子马上转向那个方向:“……是你吗?你来救我了?”

没有人回答,只是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

孩子仍不死心,又喊了一声:“不管你是谁,救救我……我不能死在这里。”

似乎是被这句话触动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慢慢浮现,周身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可是身上血迹斑斑,好好的素白色衣袍上也有许多口子,露出伤痕累累的躯体来。那人走向他,蹲了下来:“小鬼,你是怎么进来的?”

“……不知道。”

“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张,没有名字。”

“啧,真是个麻烦的小鬼。”那人站起身来,“你不怕我么?我可是饿了很久,说不定……我会吃了你哦。”尾音上扬,带着种孩子气的狡黠。

“不怕。”他努力想看清那个人的脸,“你身上……没有杀气。”

“哈哈,这小鬼。我早已死了不知多少万年,哪来那么多杀气。”那人低笑着俯下身摸了摸他的头,“既然不怕,那我就送你一程。”

“去哪?”

“带你回家。”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1 17:04:00 +0800 CST  
……唔,谢谢民纳桑支持~~不过我目前重心还是另外两篇,So这篇只能两天一更……对不住了,大家多多包涵啊……已吐血,求别催…………TAT
——by 神少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1 21:31:00 +0800 CST  
一、所思竟何在 *



这是第几次?他不知道。断断续续的做这个梦少说也有几百年了,虽然他不记得小时候有这么一段往事,但他已经习以为常——他大多数时候都是逆来顺受的。这个梦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不过是炼药、修行、发呆、吹风,还有听那个不着调的瞎子胡扯之外毫无变动的东西。

他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大概是故意做给他听的。才掀开偏殿里的纱帘,果不其然又是这个家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似乎有一抹淡淡的白色影子消散了。这家伙还是一身黑色衣袍,头发只用一根荆木簪子束着,抬起头来打招呼:“哟哑巴,才起啊。”

实际上他已经在外面吹了一会儿晨风。几千年来这开场白就没变过,连着这家伙眼睛上的玄晶箍。他松了口气,不知为何心里掠过一丝淡淡的失落,但他没有多加注意,只是照常嘱咐:“……走正门。”

“又来了……跳个墙又不会怎么样。”那家伙又低下头去,自顾自的泡茶——天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的。茶叶被他随便收在什么容器里,连他自己都忘了,反正他又不喜欢喝茶——那为什么要留着呢?为什么不赏赐给其他仙人?

是因为……他似乎记得,曾经是有谁爱喝的?

“诶你怎么还傻站着?过来啊。”那家伙倒了一杯放在桌子另一侧,敲着桌子不耐烦的催促。

脑海里那些影影绰绰的东西又消散了。他摇摇头,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那人一挑眉,弯起嘴角,“我对你可是惦记的很呢。”

“你又闯什么祸了?”他神色不动,淡淡道,语气平平毫无起伏。这是常事,他经常惹祸后跑来他这里避避风头,反正他不会拒绝,拒绝也没用——这家伙的修为和脸皮厚度是相辅相成的。

他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有这种毅力一直追着他不放,最终在他的云巢里占了一个长期有效的客位;正如他并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屈尊当一个小小的散仙,在他身上兼有高贵的血统和纯厚的仙力的情况下——封号瞑仙,不过许多人都叫他黑瞎子,大概是因为他眼睛上这个不知来历的玄晶箍吧。

“……”那个向来能说会道的家伙却是沉默了,他张张口,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

“瞎子?”他从没看过他这种表情,觉得事情可能很严重,“你到底是干了什么?”

黑瞎子抿了一口茶:“哑巴,这回还真不是我。是你。”他把茶盏一搁,往前凑了凑,低声说,“哑巴,小的不计。大的五百年一次,你的天劫多久没来过了?”

“……”这回换他沉默了。的确,这几千年来仙力一直在增长,已经超过了渡劫的限度,他倒是把这个要紧的事情给忘了。看他不出声,黑瞎子恨铁不成钢地叹气:“你看你,连这么个要命的事情都不记着……脑子里到底塞了些什么?”

“……没什么。”他也喝了一口茶,随便把玩着茶盏。淡青色的玉壁极薄,上面还镌刻着流云的纹路,看上去十分眼熟。意识到自己在走神,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了?不过是做了一个没有新意的梦,许久不见的老友上门来拜访,为什么会这么……心神不定?

他隐隐约约的觉得他知道是为什么,是为了谁,只是说不出。忽然一阵微风穿帘而过,在他身边徘徊了一会儿,像是谁轻轻地抚过他的肩头,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TBC————————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3 20:16:00 +0800 CST  
……其实爷很懒……而且最近RP刷为负值……一艾特度受就吞……刚刚还输了验证码……所以能自己来的亲们请自己来吧,以减轻一点我的痛楚……谢谢各位了……
——神少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3 20:39:00 +0800 CST  
非更新……只是出来小小的挽回一下……瞎子那个奇葩的口气不是我想要的……手一残就忘记改了……等完结重修时一定会弄成正常的口吻……如果有不适之处请多多包涵……我错了我有罪 m(_ _)m

————by神少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4 11:55:00 +0800 CST  
他因为这阵风恍惚了一会儿。 好像从记事起他就喜欢风从他身边吹过,像是有人一直陪伴着他,把他拥入怀中,抚过他的脸颊,亲吻他的眼睛,对他温柔的低声喃喃。

忘了吧。

你应该忘了的。

……

黑瞎子看着他明显陷入了深思的样子,倒也没有再影响他。慢吞吞地喝完了自己那杯茶,再随手拈了个水诀把杯子洗了,搁在桌上——他还是没回魂的样子。

他撇撇嘴:“好了,反正我已经给你提过醒了。你自己多留点神吧。”说着起身就要走。

“瞎子。”黑瞎子顿了顿,并没有回头,只是站在那里听他说,“谢谢。”

“……太阳真是从西边出来了。”黑瞎子轻笑了一下,转瞬就从门口消失了——他历来如此,明明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却偏要弄出许多声响——生怕他不知道一样。

他静静的坐在那里,任由那缕风缠绕在他的指尖。像是有谁在背后俯下身来,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忘了我吧,虽然……我会一直陪着你。

恍惚间,似乎响起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清清淡淡,带着温和的宠溺。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说点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不知不觉又陷入了沉睡。

“……”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梦境中他声嘶力竭,目眦欲裂。

“……”还是那样,对面的人动了动嘴唇,还是听不到哪怕一丁点声音。

“告诉我!为什么!”

那个人无可奈何的笑了:“……你……有时候……保护……他……”断断续续的几个字,完全没法拼凑起来。

“为什么!”

“……你。”





——————TBC————————
赶脚埋了很多伏笔……嗯哼要好好记住喔~~~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5 19:28:00 +0800 CST  
黑瞎子坐在岩洞里,丝毫不正经的盘着腿,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久,终于还是在面前布下五十根蓍草——那些蓍草散发出淡淡的紫气,萦绕不散——这是上千年的东西,也是他的命根子。但如今他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得不拿出来占一卦。

【 地火明夷 属水

凤凰垂翼之卦,出明入暗之象。

判曰:明夷者,伤也。火入地中,掩伤明德。君子在厄,三日不食。文王之难,困于丛
棘。百凡谋望,且宜止息。】

凶位在西北方……有水,那就是垂珠渊……是里面的什么东西还是单纯只是地点?黑瞎子眉头锁得更紧,索性开了天眼去看——一条青色的蛟懒洋洋地趴着,左眼上有刀痕……只是区区四百年左右的修为,怎么会有那种凶煞之气?

他想看的更清楚些,又逼近几步——那条蛟似乎是有所察觉,抬起头来凝视着虚空,一双眼睛赫然是纯白的。

该死的!那是条专食灵识的魍蛟!黑瞎子心中大吓,马上抽回视线,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阵撕扯般的痛楚传来,他低呼一声,眼里流出血来。

“唉,真,真是麻烦。”似乎是有人在他脑海里低哼一声,那条魍蛟马上退后了。那个声音又转向他,“你最好,还是不要……把你看到的……说出去。”

接下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张起灵从梦境中醒来的时候天色将晚,桌上停着一只纸鹤,见他醒了,便扑扇着翅膀落入他手里。拆开一看,果不其然是黑瞎子的笔迹:西北方垂珠渊,大凶 【坎为水
属水

船漏重滩之卦,外虚中实之象。

判曰:坎者陷也。逢流则注,遇坎则止。出入艰难,随坎不已。阴愁伏匿,共相谋计,
千里辞家,始免屯否。】

他皱了皱眉,决定明天去看一看。





——————TBC——————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7 19:31:00 +0800 CST  

【判曰:坎者陷也。逢流则注,遇坎则止。出入艰难,随坎不已。阴愁伏匿,共相谋计,
千里辞家,始免屯 (zhun 第一声 困难的意思 ) 否。 】

一阳陷于两阴中,而且重迭,有重重险阻之意。阳虚阳实象征心中实在,说话办事有诚
信,豁然通达。凶用负面。卦名有坎坷、波折之意:陷阱,陷入,危险,曲折。


【 判曰:明夷者,伤也。火入地中,掩伤明德。君子在厄,三日不食。文王之难,困于丛
棘。百凡谋望,且宜止息。】

坤(黄色)火(红色)就象人受伤流血流脓,夷明显有受伤之象。测吉凶往往主受伤、
得病、流血、遇难。

(以上内容来自度受……仔细看就知道瞎子真正算出来那卦更严重,但是……他为什么不如实告诉张起灵呢?这就是一个问题了……请联系上文……话说大概是我写的不够结巴……你们都没看出来那人是谁……TvT)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7 21:51:00 +0800 CST  
垂珠渊的水在往常是带着暖意的——虽然张起灵没在里面呆过,不过黑瞎子也不至于在寒冬这么享受泡在水里——他这样想着,穿行在水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捏了个隐诀,水流就直接从他身上穿过,偶尔还有些细碎的魂魄碎片不甘的挣扎着。这深渊并不像名字那样美好,据说里面的水来自弱水,连羽毛都无法浮在水上,修为一般的小仙很容易溺死在水中。

一切都很正常,如果是按天界一贯的描述来看。但他心里的警戒值越来越高,实在太正常了——他知道黑瞎子不会显得无聊作弄他,号称“神算”的齐家手段几乎没出过错,连黑瞎子都无法明确的告诉他到底是什么在作祟,这东西的来头一定不可小觑。

他静静的停在水里,把神思扩大开来,一寸一寸的搜寻水中的蛛丝马迹。在强大的威压下,不少水中的精怪都忍不住现了原形,伏在原地瑟瑟发抖。

除了那个东西。

几乎是在他分散神思的那一瞬间,水中忽然卷起一阵漩涡,有什么东西飞快的向着他冲了过来,对他的威压视若无睹。如果不是那东西身上已经渗出血来,丝丝缕缕地在水里洇染,他还以为那东西真是实力强大到不怕死的。

不知怎么的,他下意识地加大了威压,不让那东西近身,虽然那东西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同时似乎有个声音在他脑海里跃跃欲试,想要马上离开。

真是有趣,一条不过四百来年的魍蛟居然会让他这么在意。他索性回过身去看着它,想要瞧瞧是哪里不对劲。

那真不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魍蛟。在水中食物这么多的份上——那些破碎的灵识简直能把它埋起来——它居然还是瘦骨嶙峋的样子。原本应该是明媚如春水的青色鳞片暗沉而破损,布满伤痕和血迹,看上去十分虚弱苍老。

这条魍蛟睁着一双空洞的纯白色眼睛定定的看着他,憋着劲往前挪,它身上冒出大片的血雾,却像不知痛楚一样。他的嘴角在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绷紧了,死死地看着它。

紧接着,他看到了一幕意想不到的景象——那条蛟嘴角往下一撇,做出了一个人性化的表情,像是哭了。它就那样看着他,咧开嘴无声地哭泣。它身上似乎有一种深切的悲痛,潮水一般将他吞没。

他下意识地往前几步,忘记自身威压还没收起来。威压漫过,把那条魍蛟无情的压成了碎末。

他心里无端地痛了一下。最后一眼,有一缕纯白的魂魄从血沫中飘离出来,瞬间就分散成千万丝向着他游了过来,水中似乎有谁低声说着:

你来了。

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很久很久。





——————TBC——————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29 21:02:00 +0800 CST  
……对不住民纳桑,家里逼我断更……因为要分班考试……爪机不给力……可能会停一段时间……我会尽早回来的……对不住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7-31 22:18:00 +0800 CST  
二、何执念如此
他在自己反应过来以前已经拈了个摄魂诀,生生的留下了那一缕支离破碎的纯白魂魄,紧接着心里一沉——那缕魂魄实在太过破碎,以至于“它”很难有苏醒的可能。
是“她”,还是“他”?
那缕破碎的魂魄萦绕在他掌心,像水草一样柔软的摆动着,偶尔还神经质的颤抖两下。
“救......救救......他,我......不能......死。”在耐心地感受了片刻后,他终于是听到了魂魄的声音——那是个清淡的男声,温润如美玉,却倾吐着奇怪的话语。
他没发觉自己皱了皱眉头,往魂魄里注入一道微弱的仙力。原本稀薄的魂魄亮了亮,看上去比方才凝炼得多,声音也清晰了。
“”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9-09 12:31:00 +0800 CST  
“救......救他,无论是谁......请救救他......”男声断断续续,不断的恳求着,“无论是谁......救救他......”
他的声音放缓了些:“救谁?”再次注入一道仙力,“你要救谁?”
“小,小哥......等我!为了我......就当是为了我......”男声蓦地拔高,又迅速衰弱下去,“活下去......别死......”似乎说出这句话消耗了魂魄仅存的精力,纯白色变得稀薄而透明,慢慢消退。
他心里没来由地刺痛一下,再次强行留下了这魂魄。犹豫了片刻,他就直接把这魂魄摁进了眉心识海中,打算以自身仙力滋养。
实际上这已经不算是单纯的魂魄了,“他”早就该消散了,滞留许久也只是因为一个执念。为了这个执念,“他”不惜让己身破碎,只留下一缕心魔。
张起灵原本是要把他的执念化解的——他觉得这个应该就是瞎子说的祸患,但那个男声苦苦哀求着,说要别人去救另一个人——在他已经自身难保的情况下。
他莫名其妙的改了主意。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9-09 21:25:00 +0800 CST  
军训ING还开坑......真是想死......《教官,请指教》,请大家多捧场啊,链接我放不了......麻烦哪位方便的亲找到后来这里放一个吧,谢谢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9-14 18:28:00 +0800 CST  
三、狸猫换太子
在迈入云巢的那一瞬间,他就捕捉到了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他不动声色的将空间冻结,慢慢地走进殿中。
先进入他眼帘的是黑瞎子的背影——背对着他,耷拉了脑袋,衣服也破破烂烂,地上有一滩淡红色的血迹。他下意识绷紧了神经,低声喊:“瞎子?”
“......”他听到黑瞎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也不回头,“祖宗诶,您可算回来了。”
他还没来得及答应,黑瞎子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只留下一句:“救命。”
他大步走到黑瞎子面前,才发现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粉妆玉琢,十分可爱。只是孩子四肢僵硬,两眼发白,一缕缕仙气正从七窍中冒出来,眼看着就要不行了。黑瞎子本身只是耗费了太多的仙力,左肩膀上不知什么东西啃了一口,差点废了一条手臂。
他伸手去探黑瞎子的脉息,却听到他咕哝道:“没事,死不了。先看看这孩子。”
“......”他沉默着封住了孩子的命脉——灵根已经接近枯竭,魂魄也不齐全——少了一魂三魄,再用星辰碎片修复恐怕为时已晚。这孩子眼见着是活不成了。
似乎是察觉了他的为难,黑瞎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祈凛仙君!请看在九门一气同枝的份上,务必救救这个孩子!求你......”
黑瞎子从来没有喊过他的仙号,也不曾提起九门内事物,更不用说求他什么事了。他轻轻的把手抽出来,伸手去翻看孩子衣物——腰带上挂着一个雀卵大小的流云玉佩,花纹里藏着两个小小的字。
吴邪。
这是平三门的吴家人——那些尘封的,模糊的记忆中,当初这孩子出生和满月时他都到场看过。
脑海里那缕破碎的魂魄忽然躁动起来,渴求着重见天日。黑瞎子已经昏了过去。他按住眉心,犹豫了片刻,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他要救这个孩子,同时也要保住这一缕魂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两者融合在一起,让这缕魂魄代替孩子失去的魂魄,也为这缕执念找一个安全的,没有后顾之忧的容身之所。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09-21 17:16:00 +0800 CST  
黑瞎子醒来时,晨光刚透过层层白纱抚在他脸上。左肩膀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他试着活动一下手指,稀薄的仙力萦绕在指间,比起当时好了很多。

他想要爬起身来,却被体内的枯竭生生拖住,无力的砸回榻上,迟疑片刻,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哑巴!”

下一瞬间黑发青衫的仙君就出现在他面前——发丝和衣袂都整洁不乱,一贯冷峻的脸庞似乎是柔和了许多,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怀里还抱着一团东西。

感受到那一股虽然微弱却带着生机的波动,他终于笑了起来,不过马上就因为扯动了伤口而龇牙咧嘴:“果然......我就知道你有法子。”

张起灵看着他,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黑瞎子长长的出了口气,挣扎着换了个更舒服些的姿势,又笑了:“他......还好吧?”

“嗯。”张起灵低头看看怀中被白狐裘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孩子,眼神是难得一见的柔和,“已经救回来了。”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10-05 19:49:00 +0800 CST  
“小哥......”

“等等!别......”

“那我呢?你......我是什么?”

细碎的话语声逐渐散去,他被包裹在比黑更黑的夜色里——姑且称之为夜色吧。似乎同时被剥夺了五感,看不见,听不清,说不出,闻不了,触不到,整个人都与外界剥离开来。

还活着么?他这样子......还算活着么?他茫然地想着,想要闭上眼睛。

突然一道光撕裂了笼罩着他的黑暗,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和威严,他怔怔的任由那道光刺入他的瞳孔——视线被唤回,世界重塑。紧接着恢复的是触感,温热的、甜腥的液体灌入喉咙,缓解了身体内难熬的空洞感,他忍不住想要更多。

直至一声闷哼。

......

他重重摔到地上,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数不清的刀枪剑戟对准。穿着蓝色盔甲的士兵们把他团团围住,每个人的脸都隐在黑暗里。他身上的伤口里汨汨地流出血来,似乎把所有的力气都带走了。他无力地扯了扯嘴角,准备闭上眼睛。

士兵们发一声喊,就要刺下来,离他最近的刀尖已经刺进了皮肉。

“张——起——灵————”一声悲痛到天失地陷的喊叫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炸得他的脑袋嗡嗡作响。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起来,轻声说“别了,XX。”

XX?那是谁?

他从梦中惊醒,刚想坐起来就意识到身上多了份熟悉的重量——不知道什么时候吴邪偷偷爬到了他的床上,头差不多埋进了他的衣领里,手牢牢地拽着他的衣领,靠着他的胸膛睡得正香。

他松了一口气,扶住吴邪的背,慢慢地躺回去。

吴邪醒来已经第三天了,还是固执地不肯自己睡,每天都要偷偷爬上他的床,就算被他悄悄地送回去,不过半个时辰吴邪又揉着眼睛跑回来了。总不能把这么小的孩子关进结界里去吧,张起灵索性由他去了。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10-18 15:16:00 +0800 CST  
他小心翼翼地把吴邪从身上拿下来放在身旁,突然听到一声抽泣。他还以为吴邪被弄醒了,侧身去看,却发现吴邪没有醒,他眉头皱得死紧,小脸都快缩成一团了,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嘴唇还不住地颤抖着。

他似乎是在说什么。

张起灵凑近了些,把耳朵贴近吴邪的嘴唇,仔细听了一会儿。其实吴邪也没说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是一直重复着喊“小哥”。

张起灵心里动了一下——这几天他醒来后衣服胸口处都是湿的,他原来还以为是吴邪爱折腾出的汗,没想到却是他的眼泪。

正想着,吴邪又拽住了他的袖子:“小哥......”

“嗯。”他愣了愣,最后还是低声应道。

“你别走......别走,我不怕死。”大概是得到回应的缘故,吴邪说出了新的东西。

“好,我不走。”他轻声说,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一直在。”

“......”吴邪沉默了片刻,又把刚才那句话重复了一遍。看来答案不是这个,他又试了几次,都没能让吴邪接着说下去。

吴邪似乎有所感应,不安地扭动几下,眼看就要醒来了。一道灵光划过脑海,他下意识脱口而出:“可是我怕你死。”

吴邪的身子僵住了。张起灵正有些懊恼的时候,又听到了带着哭腔的一句:“你要走的话,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接下来的一切都似乎顺理成章了。

“你不能去。”

“为什么我不能?”

“因为你会死。”

“可如果我不去......死的就会是你。”

“......我不会死的。”不知什么时候他又把吴邪搂进了怀里,不断地抚着他的脊背。

“求求你......就算是为了我......活下去,不要死。”吴邪往他怀里钻了钻,眼泪滴在他的胸口,固执地重复,“为了我......不要死。”

楼主 青衫墨痕  发布于 2013-10-20 21:39:00 +0800 CST  

楼主:青衫墨痕

字数:20134

发表时间:2013-07-22 00:2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8 17:27:43 +0800 CST

评论数:32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