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回归线by茗石(校园架空 导师瓶学生邪 温馨HE)

1L授权,2L说明,3L正文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10 19:09:00 +0800 CST  

1.

上完一节早上的课,中午还有选修,中间隔着两个小时吴邪也不想回寝室。

抱着一大摞计量教材和GRE资料,走出教室。他们学院的楼虽然很大,但是相应的课也多,尤其是周一周二,教室总是满的。逛了一圈儿找不到空教室,干脆就在楼梯拐角的地方把书和背包一放,坐在地上开始背单词。

真是焦头烂额,英语基础本来就差,想出国纯粹是因为不想去考政治数学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学院本科三年级开始就实行导师制,导师意愿表就夹在书里,虽然吴邪完全没有方向。

他不是学生会的,又不擅长套磁,平常就跟老师接触的很少,甚至有些破罐子破摔想着直接院里给随机分配一个得了。

正这么想着,楼梯间的门开了——张起灵。左手夹着一个灰色文件夹,低头走得很快。最近被同学议论很多的,才不到三十岁,上个月升了副教授的老师。吴邪对他的认识仅仅局限于“这学期的计量老师”“上学期的中微老师”以及“万年面瘫”。

正想着要不要打招呼犹豫地站了起来,张起灵却已经很迅速地下了几级楼梯了。吴邪想着肯定是没看到自己正准备坐下,却看到黑色头发的脑袋又冒了上来——张起灵又退着上了几级楼梯,看着吴邪:“吴——邪?”

吴邪赶紧站直了:“张教授好。”

张起灵点点头:“怎么在这?”

“没空教室了,十二点还有选修。。”吴邪有点犯怵,以前从来没和他说过话!有些惊讶他居然会问。

然而也没有多说,似乎只是轻微地点了一下头,还是很迅速地下了楼梯。他们院的教师办公室和教务处就在下面一层。

吴邪松了口气,又坐了回去。

吴邪屁股才碰到台阶面,心里猛然一惊:不对,他怎么知道自己名字?难道他知道自己和三叔的关系?三叔是公管学院的院长,就在他们后面那栋楼里。然而他其实一直很小心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一层关系,因为他确实是自己实打实考进来的,何必让别人以为他是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

不然就是...莫非是有一次他和同学在楼梯上讨论张起灵是怎么这么快就升了副教授的,院里盛传他和院长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又说他”上面有人”之类的,一回头发现他悄无声息地走在后面,几个人都吓了一身冷汗。不过事后想想他们声音很小,张起灵又走在后面,未必就听见了。况且后来事实证明期末考试也没有为难他们,吴邪中微还得了个活生生的4.0!所以也就放下心来。

选修课一点下课,吴邪还在教室里磨蹭了很久背了会儿单词才走出教室,等电梯。电梯从十一楼下来,吴邪从十楼下去的时候一般都只有他一个人,所以电梯门一开就一个大踏步进去。就这样活生生地跟那个人鼻尖对着鼻尖了。

吴邪赶紧往后退一步:”张,张教授,好!”手上抱着的还滑了两本下来,蹲下去捡,结果那一大摞书都滑了下去,简直是手忙脚乱地去抓。最后还是张起灵蹲下身去帮他捡了几本,放在他手上捧的那一摞上。

吴邪很不好意思:”谢谢张教授...”张起灵说:”还是叫我老师就可以了。”其实吴邪也觉得叫张教授怪怪的,主要是他看起来太年轻,甚至跟他们看起来差不多。其实本来也年轻,才28岁,就是副教授了。想想只比自己大六岁,这就是差距,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感觉就是在康奈尔读完了博士回到院里第二年立刻就升副教授了!

他们经院楼老,电梯也奇慢无比,就这样两个人站在电梯里一句话也没有实在是太尴尬。吴邪几乎没怎么过大脑:”张教授..呃,张,老师,您今年本科学生收满了吗?”张起灵看起来似乎是想了想,说:”没有,你填我名字就行。”

这么简单就搞定了?吴邪简直欣喜若狂:院里多少人想找他当导师!资历够,关键是年轻的老师,事儿少,而且还不唠叨!

”谢谢张老师!”吴邪赶紧露出一个春光灿烂的笑容。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到了三楼,张起灵只是点了下头,走出电梯。电梯关上之前吴邪还吼了一声:”张老师再见!”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10 19:42:00 +0800 CST  
2.

吴邪回寝室把书包扔在椅子上,从书里把那张表拿出来。摸了摸没有笔,懒得去翻书包,就拍正在专心致志魔兽的胖子肩膀:“借支笔。”胖子探了脑袋过来:“你联系好导师了?”

吴邪点点头:“张起灵。”“靠你也太厉害了,居然能抱上这大腿!”

“大腿?就算升得快不也只是副教授吗,咱里那么多牛逼大拿。我就是觉得他肯定事儿少。”吴邪道。胖子看着吴邪一脸不可思议:“大哥,你知道张起灵有多牛逼吗!你是不是咱院的!”吴邪偏偏脑袋:“怎么牛逼了?”

胖子在抽屉里翻了翻,丢出一本《Econometrica》扔在吴邪面前:“36页!”

吴邪看了半天连论文的名字都没完全看懂,但是当然看懂了那上面的第一作者名字:Kylin Zhang,他还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那是张起灵的名字。翻过来看期刊的正面,是去年年底的时候。他再小白也知道这《Econometrica》是有多牛,他们整个学校一年能发也不超过十篇,那些所谓的老学者好多一辈子也发不出来一篇。这个张起灵到底何方神圣居然才博士毕业几年就发出来了,而且还是第一作者!

吴邪忽然觉得自己是糊里糊涂不知天高地厚了。突然有点忐忑,但是既然张起灵说了:填他名字就行,他也就心安理得了。

胖子还不死心:“不然你帮我也问问?看他另外一个名额满了没有。”吴邪说:“我就是今天在电梯里碰到他了随便问了一句。。你叫我怎么好意思再去问...”

“这么简单?!看他平常一副冰山脸,还以为得怎么着呢。”又说:“你有机会就帮我问问呗,又不能少块肉。”

吴邪想了想,说:“行,但我不保证啊。”在导师意愿第一志愿那一栏上写上了张起灵三个字,也许应该加上教授两个字?但是空太小,大概意思是名字就行了。有了张起灵的口谕,就是保证能选上,也没必要填后面的二三意愿了。

意愿表要到下一周才交,吴邪收到抽屉里关上,感觉像完成了一个大任务。歪打正着还得了便宜,心里这叫一个舒坦。跟着张起灵说不定哪天就混上一个国际期刊论文第二第三作者什么的,保研出国,什么都够了。

跟着的这几天吴邪在学院楼里擦亮了眼睛找张起灵的身影,可惜怎么都没碰到。转眼到了周五,要到下周二才有张起灵教的计量课,但是答应胖子的事情怎么办?

还是硬着头皮去敲张起灵办公室门。里面一声低低的:“进来。”吴邪深吸一口气,压了门把手进去。

虽然升了副教授,但是办公室还没来得及换,讲师级别的办公室是两个人一间,张起灵在里面那个隔桌,几乎就是人在书山里埋着,连窗台上都堆着高高的书摞。吴邪站在办公桌旁说:”张老师好。“张起灵看到吴邪似乎不很惊讶的样子,手上还在键盘上敲着,大概是打完了一句话,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坐。”

吴邪说:“不用了...那个,我的意愿表填好了,是直接院里收的时候交上去就行了吧?”张起灵说:“嗯,其他的你不用管了。”吴邪说:“哦...谢谢老师...”

张起灵看着吴邪,眼神里有些询问他还有什么事情的意思,吴邪也就硬着头皮说了:“您本科生名额收满了吗,我们寝室还有个同学也想跟您...”

张起灵说:“我只能带两个学生,之前已经定了一个了。”吴邪赶紧说:“那就算了,他也就是想试试问问看。”张起灵想了想,说:“他没有导师的话我可以帮他跟陈文锦老师说一下。她好像还没收满。”

吴邪心想胖子这回是走了运了,虽然没抱上张起灵这条大腿,陈文锦也是炙手可热势绝伦的啊,各种实习资源论坛名额一手掌控。回头得让他请吃饭!

“那麻烦张老师了...”张起灵坐着,吴邪站着可以俯视全局,白色的衬衣只开了一颗口子,两个袖口都挽到手肘处,感觉皮肤看起来很白,但又不是那种柔弱的白。嘴唇有些薄,虽然只是轻自然的闭着,却有一点抿着的意思。俯视的角度看起来鼻梁更挺,眼睛从这个角度看倒是被留海遮住不少——以前怎么从来没注意过这老师居然还是个大帅哥!这世界也太不公平了吧,学术好人年轻长得还好看!吴邪心里感叹。

最后走之前吴邪还是忍不住问了:“您另外一个本科生是我们实验班的吗?”张起灵点开邮箱看了看,说:“好像是,叫云彩,你认识?”

何止认识!胖子天天在寝室里面叨咕的耳朵都快起茧了!没想到居然是她?吴邪心想胖子要是知道了肯定恨不得把吴邪的位置抢了去,心里不禁乐了一下,竟然不小心表现在了脸上,鼻子喷了下气的那种笑。

张起灵抬头看着吴邪的表情,吴邪才反应过来,赶紧收住:“是实验班2班的,我是一班。”张起灵收回了目光关了页面,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吴邪说:“麻烦张老师了,我就不打扰了。”张起灵说:“没关系。”

吴邪走出办公室门,说了老师再见,轻轻关上门,张起灵的目光在那扇门上停了很久,才收回来。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10 19:45:00 +0800 CST  
=========================tbc=============================
今天就先到这儿~^▽^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10 19:49:00 +0800 CST  


哈哈哈哈哈这是吧里的入夏°妹纸为回归线改的图~自从下午她给窝在q上看过后窝一直笑到晚上~(´┏ω┓‘~) 上课又没法笑出声只能憋得面目扭曲肚子疼...桉桉泥真是小天使!【怒舔
好好看啊~好看的同人啊~酷爱来看啊~茗石出品质量保证~只要419!只要419!【翻滚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11 18:34:00 +0800 CST  
5.
张起灵一连抽了好几张卫生纸,递给吴邪,说:“下雨了。”吴邪心里一片哀嚎,但是不能表现出来,于是说:“没关系,说不定录完了就停了呢。”张起灵没说什么,又坐回去。

然而一直到最后一份问卷录完外面的雨还是大得令人发指。吴邪豁出去了,心想就是淋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天气也不冷。结果收拾东西的时候张起灵竟然问他:“你住品园?”吴邪惊讶了一下,他竟然知道!不过想起来张起灵本科也是本校的,大概都很熟悉。吴邪点点头,说:“是。。”张起灵一边把一摞纸放进文件夹一边说:“我送你过去。”

车还是停在学院后面院子外面,离楼有二十多米的距离。他们都没有伞,跑过去恐怕身上也要打湿很多。张起灵站在屋檐下,先把车门锁开了,对吴邪说:“跑几步。”说完自己先冲过去绕到驾驶座里。吴邪尽量快地钻进副驾,关上门,然而还是被淋湿得发梢都在滴水。侧过头看张起灵,果然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感觉肩膀部分的衬衣都湿透了,贴在身上。

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张起灵的车是台大切诺基。这尼玛真是高富帅啊,吴邪想,这么年轻就买这么好的车了,不知道哪儿来的路子挣那么多钱?虽然他们学校的老师都是财路极广。这么想着,加上有点尴尬,车里就很安静。

吴邪只觉得被湿的发梢蹭了一下脸颊——张起灵竟然探过身子给他拉了安全带。他不禁楞了一下,觉得有点失神,才反应过来:“谢谢张老师...”

张起灵只是发动了车子,要去他们品园需要调头,他们学校的路很多都是不允许车辆通行的,所以麻烦。

自然是一句话都没有,硕大的雨点打在车窗玻璃上,几乎就像是在往车上倒水,雨刮器开到最大档还是不太清楚,所以张起灵开得很慢。拐过弯就是品园,张起灵微微侧过头问:“品几?”“品二”吴邪赶紧说:“您停在那边人行道旁边就行了,我跑几步,免得你一会儿还得调头麻烦。”

然而张起灵还是把车停在了他们寝室门口。吴邪回头说了句:“谢谢老师,老师再见。”就打开车门冲到寝室大门屋檐下面去。

吴邪刚站定,看看门就呆住了——居然连铁链子都锁上了!之前忘了看时间,现在一看表,居然已经两点了!只好去按门铃——其实这个时候已经绝望了。新换的管宿管的是个老大爷,那耳朵,真叫一个好使!把门铃按碎了也不能把他叫得起来。

吴邪简直手足无措。然而这个时候听到身后一声轻轻的喇叭声。张起灵居然还没有走?吴邪转过身,看到张起灵把车窗玻璃降了下来,雨点很大,都打在他脸上,他微微皱着眉头,对着吴邪做了个招手的姿势,示意他过去。

这个时候还能怎么办?吴邪简直没过大脑,直接跑过去——不是跑上车,居然是跑到张起灵窗户边上站着。这种称得上是二缺的行为恐怕只有吴邪的大脑控制下才能做得出来。连张起灵都微微楞了一下,才说:“上来。”吴邪这会儿才反应过来,绕到副驾,坐上去。

这回是彻底湿透了,吴邪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寝室门锁了。。新换的宿管是个老大爷,耳朵不好使。”张起灵点点头,说:“去我那儿住。”

“啊?”虽然这是个非常有逻辑关系的结论,吴邪还是忍不住惊讶了一下:“那,那真是麻烦老师了。”“没关系,你是为了帮我。”张起灵两眼目视前方,握着方向盘。

估计张起灵也觉得车里只有沉默和雨声有些尴尬,点开了音响。是黄耀明的声音,低低的。黄耀明吴邪还是很喜欢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张起灵会听他的歌——看他那个样子,还以为只会听古典音乐。

隔着块玻璃
隔着个城市
自言自语地
共你在热恋
在池袋碰面
在南极碰面
或其实根本
在这大楼里面
但是每一天
当我在左转
你便行向右
终不会遇见

窗外的路灯映着雨水环成五光十色的霓虹色,半夜的马路几乎没有什么车,配着雨声,吴邪甚至有种奇幻的感觉。

命运,就放在桌上。地球仪,正旋动。找个点,凭直觉按下去,可不可以按住你。

吴邪微微偏过去一点去看张起灵,侧脸的轮廓因为白在黑夜里反而很清晰,仍然是那种嘴唇有些微微抿着的感觉,鼻梁的阴影打在脸颊上,眼睛直视着前方,感觉就是心无旁骛地在开车。

张起灵家住得并不远,十多分钟车程。停了车还得再跑一小段路,反正也湿透了,再湿点也无所谓。

吴邪跟在张起灵后面进了电梯,和他并排站着,看他按了十五楼。感觉是个不新的楼盘,电梯里面各种小广告。张起灵很利索地把钥匙掏出来打开了门,进了门就蹲下身子给吴邪找了双拖鞋摆在他面前。他蹲下身子去换鞋,顺便打量了一番张起灵的家,怎么说,和这个人很像,就是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简单的两居室,鹅黄色的灯光倒是显得有些家的温馨。

吴邪换好鞋站起来,看到张起灵走过来递给他一条毛巾,跟他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可以洗澡。”,又想想起什么似的走回他自己的房间里。他的白衬衣打湿了贴在身上,隐隐能看到左胸膛上一大片黑色的阴影。那是什么?纹身?之前在电梯里就隐隐约约看到一点,吴邪还以为是幻觉。

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张起灵又走出来,手里拿了一叠衣服,说:“你先穿这些。”吴邪接过来,说:“谢谢。”张起灵说:“你去洗澡吧,身上还是湿的。”吴邪就讷讷地转身走进卫生间。

热水打在身上,很快就洗去了雨水沾在身上的不适感。张起灵和他差不多高,给他拿的T恤和棉质运动裤都算合身,虽然T恤有那么一点点紧。洗完澡吴邪神清气爽地走出去,探头发现张起灵正弓着腰,在铺客房的床单。

他换了一件黑色的T恤,灰色运动裤,自然就看不到胸膛上的阴影了。头发显然是洗过了,但是没有完全吹干,有点湿润的感觉。吴邪忙走过去:“我来帮您。”张起灵抬眼看看他,说:“不用,马上好了。” 吴邪突然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愣愣地站在床边盯着张起灵。张起灵领口有点大,吴邪站着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进去——这回确定了,真的是个纹身!从肩膀到左胸胸膛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深色纹路和线条。可惜看不到全局,不知道是什么图案。

张起灵把床单的一角掖进床垫,转身从柜子里取了床薄被,放在床上,居然还帮他展开了!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12 17:42:00 +0800 CST  
6.

吴邪还是愣在床边,张起灵转身走到门边,指指衣柜后面的缝隙:“开关在这后面。”就带上门走了出去。

床垫很软,枕头的厚度也合适,总的说来,比吴邪在寝室的床要舒服太多。他觉得可以马上入睡,但是却似乎有点舍不得太快睡着的意思。躺了一会儿,又起来了,走到和卧室连着的一个类似于阳台的地方。到窗边把窗帘拉开来了,看到外面星星点点的灯光,手贴在玻璃窗面上,有点凉,不知为什么就去把窗户打开了来。

一股烟味飘过来。自然的顺着烟味向一边看过去——竟然是张起灵!难道是那边主卧的窗户和这边的阳台连着!吴邪瞬间明白了什么叫瞬间石化:看到吴邪拉开窗子,张起灵也侧过头来看他,右手食指和中指还夹着根烟,搭在窗台上。

吴邪大脑加速运转搜索应该说的话,但是却像一组十年没有上过油的齿轮一样只能发出咔吱咔吱的响声。只是盯着张起灵细长手指上夹着的那根烟:很特别,是黑色的烟身,感觉极少见。

还是张起灵先说话:“睡不着?”吴邪赶紧摇头,发现不对,又点点头。张起灵看起来像是有点笑意似得,居然问他:“你抽不抽烟?”吴邪又赶紧摇头:“我,我不会抽烟。”

张起灵把脸转了过去,又抽了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来:“明天早上几点课?”吴邪想了想,说:“明天早上没课,只有中午有节选修。”张起灵只是轻轻点点头,继续抽他的烟。烟雾散在浓浓夜色之中,很快就看不见。

吴邪想着自己是不是该去睡觉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两只脚像被定住了似得挪不动,只好没话找话说:“那个问卷,是到宁夏去做的?”关于草原牧民农户经济的调研,貌似是。张起灵点点头:“是个预调研,小规模的,之后还要去内蒙做正式的。”

吴邪完全被SHOCK到了,那么多问卷,才只是个预调研?!正式调研得多大规模?总算明白张起灵为啥能在《Economitrica》上发文了,这数据量搞的,中国恐怕没几个人能有他那耐心。

“好做吗?会不会。。少数民族不好交流什么的?”张起灵把烟按熄在窗台上里,说:“大部分牧民都很热情,偶尔有比较荒蛮的地方。”吴邪瞪着张起灵点点头。他实在是佩服这种学术达人!之前还听说他们院有老师到若尔盖大草原上去收集数据的,骑着马在大草原上走,差点掉到沼泽里淹死。“这种经历肯定很有意思,有机会我也想去看看。”吴邪甚至有些不无向往地说。

张起灵听了他这话,侧过脸来:“暑假有没有时间?”吴邪其实一直很闲,除了要准备GRE基本上没别的什么事情,回家呆着也是呆着,就脱口而出:“应该有吧,今年暑假不是两个半月多吗?”

“我的调研队还可以加人。”

“啊?”吴邪愣住了,这也太爽快了吧?不过他此刻的惊喜绝对大于惊讶,因为能加入调研队就意味着可以写到作者栏里!“真的可以吗?”

张起灵点点头:“七月中旬的时间空出来。”吴邪赶紧说:“没问题,谢谢老师!”张起灵还是点点头,说:“早点睡吧。”拿了烟灰缸,从窗台上消失了。

吴邪这才感觉被晚风吹得有点凉,关上了窗户和阳台上的灯,走回到床上躺下。

床上的气味让他觉得安心,有些类似于淡淡麝香和洗衣粉的气息。

======================tbc===========================
今天卤煮有点忙就不一一回复艾特了,森森感谢厚爱回归线的大家(*^ワ^*)
还有今天是母亲节呢~亲们别忘了抽出点时间多陪陪麻麻~每个做母亲的都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愿他们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12 17:48:00 +0800 CST  
露珠临时有事要断网到暑假,期间请入夏妹纸帮忙搬文,所以只看楼主功能是看不到的..~给看文的大家带来麻烦不便还请多多体谅m(=。=)m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22 07:14:00 +0800 CST  
图图】by不看肉
帅不帅!帅不帅!!!【揪着枕头嗷嗷打滚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5-27 18:16:00 +0800 CST  
张起灵没动,手抚着吴邪的后脑勺就那样站了一会儿,才把吴邪的脸抬起来对着他,有点笑意:“晚上自己没吃饱?”吴邪狠命摇头,又要把脸埋回张起灵肚皮上去,被张起灵挣脱了,坐在他旁边,打开那个盒子,拿了勺子递给他。
两个芒果班戟,一盒杨枝甘露。吴邪还以为他是随便在饭店打包了什么东西给他,结果是专门跑去买的。

他有点小开心,拿勺子舀杨枝甘露吃。
但是那小开心敌不过心里的大别扭。他思想斗争了半天,还是问:“晚上跟谁吃饭?”他尽量显得自然,就好像是随便那么一问。

张起灵说:“和几个老师。顺便说论坛的事情。”吴邪心里就梗一下。那不铁定有霍玲。就嗯了一声埋头吃东西,不再说什么。
张起灵侧脸看着他,半晌冒出来一句:“你在想什么?”吴邪垂着眼帘假装满不在乎:“没什么啊,就是看你最近好像特别忙。”张起灵不接他茬:“你最近好像不一样。”吴邪心里简直要翻白眼:“哪有不一样,还不是张大教授太忙没空管我。”
吴邪被张起灵盯得有点心虚,借故站起身来收拾东西。张起灵沉吟一会儿,回忆这几天他和吴邪见面的时候,大约心里有了点谱。

“不是你想的那样。”听到这么一句,正要迈进厨房的吴邪脚步一顿。“什么啊?我想什么了。。我,我什么都没想。。”演技一点也不好的吴同学的反应只是让张教授更确定了他怎么想的。
他走进厨房扔了盒子洗了勺子,虽然知道张起灵就在厨房门口站着盯着他,也假装自己一点也不动摇。

他把盘子一个一个放进碗柜里,擦干了手,看着张起灵。张起灵让了一让,吴邪就走出来,坐到客厅的沙发上,很平静地发问:“你说,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有错吗?”张起灵听了楞了一下。
吴邪自己摇摇头,说:“不是不喜欢女人,不是喜欢男人,就是我们两个在一起,有错吗?”
这其实是他一直在回避的一个问题。是师生,又是同性,出于常理大概于外人太难接受。不过心里的情感导致他刻意去忽略这个想法。如今张起灵多了一个绯闻对象,吴邪自觉是比起自己要匹配的多的人,至少在世俗的眼光看来。这样他就不得不来审视自己,审视他和张起灵之间的关系。

张起灵立刻摇头:“没有错。你愿意就没错。”
吴邪垂着眼帘想了一会儿:“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在一起,就是一辈子都见不得光的?我绝对不可能告诉我爸妈。。告诉他们。。我。。”吴邪皱着眉头的样子,看起来非常苦恼与困惑,让张起灵内心焦灼,而又难以表达出那份焦灼。
他喉头上下动了动,只说得出:“你后悔了?”
吴邪就猛地抬头望着他:“没有,我一点都不后悔。我还特别希望我们现在的状态永远维持下去。可是,问题是,能吗?”

张起灵很想立刻脱口而出能。但是他没有能够保证的能力。为了维系他和吴邪,他怎样都可以,但是问题不在这里。有些事情所造成的伤害不只是一个人承受了这么简单的。如果要吴邪承受那些伤害,他不如让吴邪离开这种危险的,所谓不正常的关系。所以他不能给出那样一个保证。
然而他确实心里有害怕。害怕吴邪要走。
他走过去,在吴邪身边坐下,挨着他。吴邪转脸看他,竟然觉得他脸上有种无措的神情。那种神情和张起灵这个人极为不匹配。他立刻有点慌:“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我。。”就被张起灵侧身吻住了。

那是一个有点急切的带着确认意味的吻。他急切地想把舌尖探入到吴邪口中。
吴邪有点愣。他心中那一丝不忿又涌现上来。他本来,多多少少是带着一种质问和不满的态度的,怎么此刻好像他才是带来那种感觉的人,好像他才是引起不安的人。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7-12 13:28:00 +0800 CST  
23.
转眼就要期末,吴邪看着霍玲布置的论文题目直挠头。他去摇张起灵的椅子:“张老师救救我啊,不知道写什么好啊!你那里有没有什么资料数据什么的。。”张起灵点开一个文件夹,里面都是raw的数据资料,推到吴邪跟前:“你自己选。”

吴邪大喜过望,有了这些基本上就算是成功十分之九了。他还得在里面挑数据样本量小一些的,内容浅一些的资料。即使这样,对于本科生的期末作业来说,也实在是高标准了。
这样吴邪的论文很顺利地完成了,发给霍玲,长舒一口气,等着期末拿高分。

等到学期结束,吴邪点开成绩查询系统,傻了眼。

59分,不及格。这明显就是故意让他不及格。他心里一下子凉了。专业课不及格,不管干什么都有严重的影响。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表面上他跟霍玲就是很普通的师生关系而已。
张起灵回到家里,看到吴邪两眼发直地躺在沙发上,过去推他也没反应,就问:“怎么了?”吴邪翻了个身把脸埋进靠垫里,不说话。

张起灵把吴邪从沙发里挖出来,把他身子摆正,按着他的肩膀:“怎么了,说话。”
吴邪脱力地身子一歪,拖着长音:“我发经不及格。。。”张起灵明显愣了一下。那论文他还看过,明明写得很完美,别说本科生无论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至于不及格了。张起灵皱着眉头想了想,说:“你给霍老师打电话问问原因。”吴邪浑身一紧:“我才不!谁知道她会说什么!好恐怖!”

但是张起灵已经摸过吴邪的手机,并且从自己的联系人里找到霍玲的号码,拨出去了。吴邪都来不及反应,楞楞地盯着手机屏幕的拨号画面,还没来得及去抢,电话就接通了。
里面传出霍玲的声音:“喂?”张起灵把电话放到吴邪耳边,示意他说话。

这下子没办法了,吴邪硬着头皮发话:“霍。。老师。。我是吴邪。”霍玲那边声音有点冷冷的:“哦,什么事?”“那个,老师。。为什么我。。不及格?”霍玲那边顿了一下,说:“小吴,我是说过只要你们论文是自己写的我就不会为难你们。但是你那个数据是哪里来的?你能自己弄到?”吴邪有点慌,看向张起灵,张起灵给他一个示意,他就说:“老师,那个确实是我自己找的数据。。”话还没说完霍玲就有点发火的样子:“既然你执意要说谎我也没办法了,就这样吧,我还有课,再见。”就挂了电话。

吴邪看着断了的电话又气又急,恼怒地看向张起灵:“你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我这回惨了。。”
作为张起灵的立场,又不可能给霍玲打电话说什么。他皱着眉头,样子看起来比吴邪还要着急。

楼主 凝浅蓝  发布于 2013-07-22 12:59:00 +0800 CST  

楼主:凝浅蓝

字数:9677

发表时间:2013-05-11 03:0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9-16 12:28:07 +0800 CST

评论数:15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