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相错 相惜

1L宣言

首发在空间和鲜网
灰原哀吧和平哀吧同步

这文不长
本来是用来练笔的
写着写着就来劲儿了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5 23:23:00 +0800 CST  
感谢阅读和支持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5 23:24:00 +0800 CST  
引言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她用一天的时间来想他,用三百六十四天的时间来爱他。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他用一天的时间注视他,用三百六十四天的时间守护他。

那是加注在同一个人身上的两段不同的感情,本不过是两段注定无果的感情罢了。

却用沸腾炽烈的鲜血和冰冷僵硬的尸身作了永久的见证。

如此的云淡风轻,如此的撕心裂肺。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5 23:24:00 +0800 CST  



工藤新一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某一个十三号,星期五。

已经注定了要成为一片废墟的高耸的建筑物天台上突然刮起了高层旋风,卷起了萧瑟秋季中铺满地面的落叶,卷起了下方熊熊燃烧着的火焰带起的浓烈的黑烟。


也卷起了后来日复一日出现在他梦魇中的茶发女子。


他还记得他用受伤中弹的手臂拉住她下坠的瘦弱身躯,那样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而茶发女子仰起苍白的脸颊,凄然一笑:

“我把工藤新一的身体还给了你,我们从此两不相欠。”


他怒吼:“你在说什么疯话!快点给我上来!”


她还是笑着,摇摇头:“我来自黑暗,所以根本不惧怕再次被拉进黑暗;我怕的是你,工藤。”


“你是照在我这吸血鬼身上的第一缕阳光。”


“工藤新一,我爱你。”


清澈冷淡的声音在充满爆破声的空间里显得怪异的清晰,有若烟花一般在工藤新一的心里绽开了最美的一瞬。他猛然一震,却正是这一瞬间,茶发女子挣开了他紧握的手。


在停滞了一般的这个瞬间,那个默默爱着他的女人,带着她默默爱着他那些点滴,连同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之间所有的回忆,都随着那茶发女子的最后一抹笑容,消失在鲜血一般殷红的茫茫火海中。


比之手臂上的痛,那一瞬间留在他心上的茶色的痛,才是他永远永远也不愿意再经历的


最黑暗 最黑暗的 梦魇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5 23:24:00 +0800 CST  



宫野志保的葬礼。


工藤新一从头到尾不发一言,只是低着头,沉默。


服部平次看出这个打击对于工藤新一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原本白皙透亮的肌肤明显变灰,纯蓝的瞳孔也蒙上一层暗霭。


宫野志保爱工藤新一,工藤新一又何尝不爱宫野志保?


只是工藤新一只能,也只会娶一个人。


这个人当然不是宫野志保


所以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之间的爱,江户川柯南和灰原哀之间的爱,无关相伴,无关相守



只是相错



错了,错了的不只是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



还有服部平次和工藤新一



他对工藤,早已不只是搭档,至交。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服部平次输掉了推理竞赛的同时,也浑浑噩噩的输掉了自己的心。


现在他心里已经很清楚,工藤也清楚,甚至他相信那个茶色头发的女子那双精明嘲讽的眼睛,也早已看透。


但没有人言明


且错了就是错了



他走到工藤身边,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腕,将他带离宫野志保的墓碑前,而被抓住的人没有动弹。


工藤微微抬眼,却没有正视他的眼睛


“我只是…想再看看她…”


工藤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倔强的咬住下唇,眼眶却已经开始泛红


“工藤…”服部平次轻唤他的名字,听起来却像是在叹息。


他终是靠上他略微高出的肩头,一点一点温热潮湿的痛感,顺着被泪水沾湿的衣襟,蔓延在服部平次的心里。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5 23:25:00 +0800 CST  
对了
我忘记说了
这文的确是有BL的
但是依然坚持原则“没有BL的BG是不完整的BG,没有BG就不存在BL”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5 23:26:00 +0800 CST  


两年的时间,不过是花开了又谢,再开再谢。

工藤新一从来都清楚他只会娶那个无怨无悔等待着他的女孩,他也清楚不能让一具冰冷的尸体占据着他一整颗强健跳动着的心脏。

所以尽管宫野志保依然是他最黑暗的梦魇,但毕竟那只会在夜幕降临之后出现,而正如宫野志保所说,工藤新一,本身就是一道阳光。

而这道阳光正尽力的摆脱那茶色的暗霭,想要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加灿烂起来。于是,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订婚仪式将按计划在伦敦举行。

伦敦,服部平次同样向往已久的城市。

向往着伦敦塔桥,向往着威斯敏斯特宫,还有那传说中通向世间幸福制高点的那巨大的摩天轮——伦敦眼。

在他的向往中,他是希望和那个人一起乘坐伦敦眼的。

当然,这次那人也会同行,也会乘坐伦敦眼,本来这就是以他为主角的旅行。

只不过另一位主角,是他的准未婚妻。

服部平次苦笑,不是人人都有福消受这样的至高无上的幸福的,至少他服部平次现在就突然觉得自己有了恐高症。

于是在四个人的游玩中一直心不在焉的服部平次还是拒绝了马尾辫的女孩一同乘坐伦敦眼的要求,完全忽视了女孩脸上期期艾艾的表情。

工藤新一默默的看了他一眼,就立刻被毛利兰和远山和叶手脚并用的抓上了那通向幸福的制高点。

服部平次一个人站在地面上,感觉视野被压得无限的低。他目送着那摩天轮越升越高,暗忖着秋季的伦敦阳光还真是挺刺眼的。

刺得他眼眶生疼,不敢再看。




订婚仪式上,最忙碌的女人是铃木园子,最忙碌的男人是京极真,他服部平次的不尴不尬的位置被他本人和工藤新一巧妙而小心的掩饰着。

心照不宣

而在台上,神圣的烛火中站着的一对男女深情相视, 一直以来服部平次想要对工藤新一说出的话语,被工藤新一首先说出:

“With This Hand,I'll Left Your Sorrow…”

工藤新一,对毛利兰,这样说

阖目皱眉,觉得眉心的位置微微有些疼痛,既然已经没有人注意到他,他便悄悄退出会场,关上厚重的门。

关上那一片不属于他服部平次的幸福喜悦。

而门外,是伦敦深秋的夜。有红衣裹身的绰约倩影徘徊在秋季湿冷的风中,显得莫名的单薄。


…“黑夜笼罩的尘世,到处是哭声”…


他苦笑了一下,那湿冷的风,一阵又一阵,似乎把泰晤士河上的水汽,都吹进了他翠绿色的眼眸中。

满眼的苦涩湿凉。

而耳边似是有人轻笑,服部平次转过头去,看见那红衣的绰约女人微微勾起唇角注视着他:

“好久不见,服部君。”

他顿时被吓得魂飞魄散

红色的连衣帽下,蜷曲的茶色长发被湿冷的风带起,飞扬散漫却仍挡不住那一双精明嘲讽的眸中射出的无边无际的光彩。

宫野志保。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6 20:14:00 +0800 CST  


宫野志保看着这个略微比自己年轻一些的肤色黑亮的侦探。

曾经被她戏称为“有使不完劲的黑皮肤”的少年沉默着坐在她的对面,从表面上看似乎并不怎么看得出他正经历着一段如此的殇情;而相对于他来说,自己在“死”前的那一段告白还真的是蛮荡气回肠的呢。

那,是她在工藤新一面前唯一一次任性。

而服部平次,却连这样的一次任性都没有过,只是一直默默的注视着,守护着那个,他爱错了的人。

宫野志保开始心疼起这个少年来,尽管真正算起来他们之前并无太多接触。


可能是感受到了她的眼神,服部平次抬起头看着她,目光直接相触毫无闪躲。


“下一站去哪里…想去哪里…我根本不知道…”


宫野志保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万千感触涌上心头。

服部平次说的,不正是两年之前她死里逃生后一直萦绕心间的那纠结的心绪么?

服部君,难道你是在走我走过的路么?

他们就这样一瞬不瞬的看着对方。

少年翠绿的眼眸在酒精和纷乱的思绪的作用下蒙上了一层水汽,宫野志保想蜂蜜酒的度数绝不算高,而服部平次也并没有喝多少。

只是,对于清醒的状态服部平次已经有些厌倦了。

“前天我们去了伦敦眼。其实本来我还是有点期待的,至少可以看到他幸福的样子。可是当我站到伦敦眼下面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恐高。”

“我站在下面看着他们在摩天轮里一点一点被升高,突然感觉不知道自己到底站在哪里。好像脚下踩着的地面随时都会动来动去一样。” 服部平次微微皱着眉,像是在考虑某个复杂的案件一般神色微紧又有着一定程度的从容,眼神微醺举止却没有半点失态。

很平静,没有歇斯底里的喊叫,没有绝望奔涌的泪水,甚至连哀伤都是几不可见的。宫野志保想这大概就是传统的东方家庭中走出的有教养的年轻人吧,爽朗豪气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怎样敏锐果敢而坚韧自制的心。

她想服部平次其实早就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结果,就像自己从未奢望过什么一样。

真的,像是当年的自己呢,她也不禁勾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你当年选择就这样坠下楼去,应该也是不知道自己下一站该去哪里吧。”他也用了一样笃定的语气,而宫野志保当然不会否认。

突然间想起那首歌,冰冷的女声回荡在她脑海中:

“…Isn't something missing? Isn't someone missing me ?…”

而她仍是那样笑着,对少年说:

“但我还在这里啊。”

翠绿色的眼眸蓦地放大

“因为不知道去哪,所以留在这里,找下去。”


微微吃惊的表情出现在服部平次的脸上,他呆呆的看着她,宫野志保甚至都能从那双翠绿色的眼中看到自己平静的脸。

“人,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所以,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啊,服部君。”她淡淡的说着,对面的少年脸上闪过一道不可捉摸的神情,随后垂下头,却难掩渐渐泛红的眼眶。

她又感到一阵心疼,轻轻叹息过后她放下手里空了的优美的酒瓶,走到服部平次身边拿掉他手里同样空了的优雅的酒杯:

“你该走了,我送你过去吧。”

却发现他竟已止不住落泪。宫野志保暗忖自己怎么就变成照顾小孩子的保育员了呢,便只得俯下身抬手要擦去少年脸上的泪水;而倔强的年轻人显然并不接受他自己这一懦弱的行为。赌气一般的撇了头,将还未触到他脸颊的白皙纤细的手从一个离他的脸很近的距离上截住。

这个欠妥当的孩子气的举动让两个人都愣住了,然后宫野志保想服部平次的手心温度竟比工藤的还要温暖。

而服部平次抬头看她,微醺的翠色眼眸中突然混进了一种不可名状的强势,让宫野志保有些发愣。

继而她被握住的手和她微俯的身体就感到了一阵大得惊人的拉力,将她生生扯倒在沙发上,她张开唇,刚想发出的惊呼声旋即被一个温暖干燥的触觉收住。

而后,那浓浓的蜂蜜甜味,淡淡的杜松子苦味,麻麻的酒精热感,就侵占了她的味蕾,口腔中充斥着陌生而特别的被阳光晒过的气息。少年的手抚上她的脸颊,让她惊异于这两者的温度差异如此之大。

惊慌之中她想要起身,但少年的力道之大让她的上半身根本无法动弹;想要借上腿力,但是刚一曲起腿她就后悔了,她想起自己穿的这件外衣设计简单优雅,流线型的衬边上并无一粒扣子。

是无法扣起来的,于是外衣摆开,修长光洁的腿就这样露出。

于是看上去便像是她勾起了腿,缠住了身上少年的腰际。

她又愣住了。

而少年的唇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而离开了她的唇,她却因为这个愣神而未及时起身,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年已经将重又落下的唇贴上了她的颈线,那温度偏高的手抚上了缠在他腰际的腿。她想自己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犯这么白痴的错误。

然而后悔是来不及了

太快了

快得只来得及让她的大脑产生本能的惊慌,快得只来得及让她的身体产生本能的回应。

她的指尖轻轻划过他健康结实的肌肤,肌肤上偏高的温度仿佛要将她的指尖熔化;那像是被阳光晒过的气息火焰一般将她团团围住,她感觉自己吸进肺部的空气都充满了火焰的味道。

不,是灰烬的味道

燃烧着他和她的同时,也烧着了他留在伦敦空气中的绝望,苦涩,感伤,和不能回头。

错了,便不能回头。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6 20:15:00 +0800 CST  
不会就这么完了的Orz。。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0-03-06 20:16:00 +0800 CST  
木有问题
感谢宣传
但是这篇文粗线在柯哀吧大丈夫???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1-07-31 15:29:00 +0800 CST  
哦吼吼~~
又一个被我拉下平哀陷阱里的淫民啊~~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1-08-06 16:43:00 +0800 CST  
灭哈哈哈哈哈哈你屎定了~~~~~~~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1-08-17 16:49:00 +0800 CST  
不过比起小孩纸麻疹一样的感情(?)我果然还是更倾向成年人一点哦吼吼吼——~~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1-08-17 16:50:00 +0800 CST  
平哀确实比较少……
我现在也在写别的平哀文了
贵客毕设加油啊~~
估计也快要交了吧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1-08-24 15:28:00 +0800 CST  
哈哈~~
再写的话肯定也还是会放在平哀吧里的~~

你们毕设的deadline好奇怪
肿木会这时候截止???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1-08-25 21:53:00 +0800 CST  
哦哦你是在国外的留学生啊
哦怪不得
好好加油哦
可以把文章存起来等毕设做完了一起看嘛嘿嘿~~

楼主 安魂夫人  发布于 2011-08-25 21:54:00 +0800 CST  

楼主:安魂夫人

字数:4476

发表时间:2010-03-06 07:2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8-04 20:49:25 +0800 CST

评论数:13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