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末世] 上将大人,你的项圈呢?

陆笙伶 星际总局电力工程师,在拒绝贿赂导致升职失败后,桌子一掀便笔直地走进上司办公室,将热咖啡往局长的地中海上浇下后,帅气地辞职了。
然后就末世了。
末世是个好地方
怂货遍地跑,白莲朵朵开
面对着丧尸侵袭,避难基地众人勾心斗角,星际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
陆笙伶冷笑一声,呵,都站好了给老子滚一边去 !
不过在驯服这些妖魔鬼怪之前,他似乎得先驯服自己那个作为军队上将的前男友……
韩幕征撑着头看着使出浑身解数想从他手里夺权的陆笙伶,内心表示十分期待媳妇儿的美人计……
主cp
器大活好黑莲花忠犬攻x 高冷暴躁女王受
副cp
表里不一笑面虎皇子攻x 迷糊科研部长受
零号丧尸王呆萌攻x母爱爆棚受
星际末世爽文,吃饭睡觉打丧尸
韩幕征:男人的目标就应该是星辰大海 !
陆笙伶:把我鞭子拿来
韩幕征:好咧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1-31 13:39:00 +0800 CST  
雾大概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的。

起初只是白纱一般的浅雾,到最后变得越来越浓,浓到连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吸一口空气沙一样的质感。

大家纷纷捂住鼻子不敢呼吸,生怕出了什么问题,商店里新出的的过滤口罩几乎卖得脱销。

每台电视都开始滚动播放各种专家的分析说辞,小巷里的流言蜚语则跑得比各区之间的光缆更快。

大家都说,是要末日了。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1-31 13:40:00 +0800 CST  
星城D区,星电总局副工程师办公室内。
陆笙伶坐在办公椅上看着眼前被退回的申请书,眼眸微抬。
“你看我干什么 ?”
身材窈窕的秘书站在办公桌前,满不在乎地玩着自己的指甲,“真觉得不服就跟局长说去呀,自己不如人家在这儿跟我耍什么威风? ”
申请书上并没有任何批示,陆笙伶看了一眼后声线清冷地开了口:“原因呢?”
“呵,这还用问?”秘书心里正期待着他问这个,不屑地撇了一眼陆笙伶桌子上的图纸,“看看人家许文谦的图多好看!再看看你画的是什么东西?乱七八糟,当然活该被刷下来喽。”
桌前的陆笙伶突然冷笑了一声,放下交叠的双腿站了起来。
“你,你笑什么?”那秘书被他的气势压得退了一步,直着腰极力维持着矜持,“我可是局长秘书!你要是敢。。。唔!”
他忽地没了声音,被人捏着脸强硬地拉了过去。
“没什么。”陆笙伶垂眼看着眼前的人,唇角微勾,“只是觉得,你的话很有意思。”
秘书满脸通红地看着近在眼前的陆笙伶——长长的睫毛在那张脸上落下极淡的阴影,本就是清高如雪的冷厉眉眼,此刻靠近了看更加让人不自主的想要臣服于那凌人的气质之下。
呼吸在咫尺之间交换,他的心没来由的漏跳了一拍。
秘书不由得移开目光,连声音都小了下来:“既然知道错了,照着我说的去改不就行了......”
“所以。”陆笙伶打断了他,压低了声音将嘴唇凑到他耳边。
“你只是个泡咖啡的。”
阵阵冷香侵染在鼻尖,那秘书愣了半晌才回过神自己是被嘲讽了。
“你! ”他愤怒地扭着嘴脸转过头,却看见陆笙伶拿着一张卡走了出去。
他摸着身上似乎什么东西不见了,连忙跟了上去:“喂!我的门禁卡!”
***
陆笙伶在一众人的视线里走上楼梯,毫不犹豫地刷开了局长办公室。
“啊!” 桌前的许文谦吓了一跳,连忙推开摸着他下身的那只手。
“陆哥?你......你有什么事么? ”
许文谦看见来人,眼神飘忽着温和笑道。
陆笙伶眼角撇都没往他那边撇,径直地朝局长陈良清的桌子走了过去。
被忽视了的许文谦暗暗地恼了火,立刻走了过去挡在陆笙伶前面。
陆笙伶路忽然被人挡住,停下了脚步。
“陆哥这是怎么了? 怎么跟个泼妇一样的就闯进来了?” 许文谦靠在办公桌上歪头看着陆笙伶,语调逐渐地慢了下来。
“不会是技不如人……嫉妒了吧?”
陆笙伶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总算是动了动,闻言看向那个比他矮了半个头的人影。
“技不如谁? ”他如同扫视履虫一般地垂眼看着许文谦,细眉微挑,“你个电缆和光缆标号都分不清的**么?”
许文谦一顿:“你 !”
“咳,笙伶啊。” 桌前的陈良清咳了两声,接话道:“我理解你升职失败的心情,但是我们通过测试觉得你的综合能力比起文谦来,认为你可能还有欠缺,所以不要太过激动,不足的地方继续进步就好了,不要辱骂竞争对手……”
陆笙伶面无表情地看着打着官腔的电力局长和狐假虎威的许文谦,觉得心里一阵犯恶心。
原先他跟韩幕征在一起的时候,眼前的人在他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好几个公益利民的提案很快就通过了,如今分手了,他居然连眼前谗言媚笑、阿谀奉承的人都比不过,还要被说上一句综合能力不行?
狗眼看人低 !
他突然笑了,淡蓝色的眼眸里流映着窗外的阳光。
陈良清一时看得呆住了。陆笙伶本是极少露出笑容的性子,这么一笑,竟然比一旁搔首弄姿的徐文谦惊艳上不少。
他顿时动了歪心思,笑容在脸上堆出好几层皱纹来。
“其实还是有别的工作岗位适合笙伶你的,不如我们晚上约个时间商......”
“不用了。”陆笙伶取下脖子上的工作卡,扔到了桌上。
“我不干了。”
陈良清被陆笙伶的果断顿了一下,惊异地开口道:“陆笙伶,这可不是能开玩笑的!要知道你父亲......”
“对了,说到综合能力——”
陆笙伶单手撑在桌上,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杯热咖啡。
他手轻轻一扬,将咖啡泼在了那颗锃光瓦亮的地中海上。
“啊啊啊!”陈良清捂着烫红的脑袋大叫起来。
“我咖啡泡得还不错。”陆笙伶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2-21 17:57:00 +0800 CST  
窗外的景色快速地倒退着,漫天的白雾使得不远处的建筑只剩了个轮廓。
城际轨道在一处商业中心平台上停了下来,门一开便涌入了一大批带着口罩行色匆匆的人。
陆笙伶望向门外,看见购买口罩的商铺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队,巨大的LED屏上滚动播放着新型过滤口罩和防毒药物的广告,夹杂着专家在右下角对这次大雾事件的看法——
“我们认为,此次大雾只会对少部分人造成身体上的不适,所以大家只要做好基本防护就行了,没有什么末日之说……”
真会忽悠人,陆笙伶想。
对大雾免疫的才是少部分人,许多雾气直接接触的人都会突发不明症状,连医院也无法查明原因,只能送进隔离室。
陆笙伶就是少部分之一,沉闷的车厢内素面朝天的他格外显眼。
“……而且韩上将近期会在D区驻扎,大家可以完全放心……”
大荧屏转换到了另一个画面,一张浓眉大眼英气十足的面庞出现在了上方。
陆笙伶的心微微地抽了抽。
韩幕征穿着一身帅气的军装,声线沉稳而又安抚人心。
“……我们会开始对部分地区进行肃清,请民众配合……”
躁动不安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车厢内许多人纷纷看向了外面。
正对车门的陆笙伶撇开了眼,银牙细咬。
跟那群专家一样恶心 !
列车门关上,人群逐渐远去,韩幕征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慢慢地埋没在了满天的白色中。

到家时已接近黄昏。
电灯在有人踏入时自动亮了起来,音响开始播放舒缓的音乐,家务机器人走过来自动接过外套挂在一旁,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冰冷的压缩食物。
陆笙伶将灯关了,点了根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烟雾在昏暗的房间里升起,他疲倦的面容在薄雾后面若隐若现。
一旁的通讯器亮着微弱的光芒,显示着两则刚收到的消息。
陆笙伶不去看也知道又是房租和陈良清的催债信息,干脆闭上了眼不去理会。
要真有末世就好了,他自嘲地想着。
客厅里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电子表发出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窗外的白雾不知什么时候变浓了,吞没了天空中的最后一丝夕阳。
硕大的落地玻璃窗上,一只血肉模糊的手悄然贴了上来。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2-21 17:57:00 +0800 CST  
陆笙伶拿着凳子站在沙发旁,喘着气看着那团躺在地上的东西。
这是个什么怪物? 他蹙了蹙眉。
像是人类,却又不像一个人类。
嘴角尖牙密布也就罢了,透明恶心的涎水流了一地,四肢扭曲,最重要的是……他亲眼目睹那只怪物一拳就打碎了几厘米厚的落地玻璃窗。
如果不是陆笙伶反应及时,此刻可能已经被撕成了跟地上碎玻璃一样的碎片。
他在旁边观察了好半天,确认地上的怪物是真的凉了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其实刚才他心里就存着一点疑惑,只是一直不敢确认,然而在看清怪物身上的打扮的时,他立刻醍醐灌顶一般地睁大了双眼。
虽然脸已经被他刚才砸得面目狰狞,可陆笙伶不会认错,那个限量版的手表和身上的西装,正是住在他楼下的小张。
这不可能是巧合。
陆笙伶想到了什么,忽然腿脚一软。
他不可置信地扶着沙发思索了许久,忽然朝窗边快速走去。
金属框的落地窗如今只剩下一个大洞,有风夹杂着白雾朝屋内刮了进来,陆笙伶愣愣地站在洞前,淡蓝色的眼睛里倒映着这个世界——
繁华的城市如今变成了一片硝烟,无数只像他身后躺着的那种怪物一样的东西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远处不知是夕阳还是大火,橘黄色的光染红了半边天,近处还有几只怪物在墙上攀登着,朝着建筑内新鲜的血肉伺机而动。
……末日降临了。
陆笙伶站了一会,立马返回房间收拾东西去了。
不管发生了什么,家里肯定呆不下去了。
食物、药物、手电……他脑子飞快转动着,有条不紊地往背包里塞着各类必需品,同时给工作台上未完成的图纸拍了照,再将它们装入画筒里藏了起来。
期间门隔壁一直传来“嘭嘭”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拿身体往金属门上猛撞。
陆笙伶拿着背包从卧室走出来,无视那些声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每个城市都会建造临时避难所以备不时之需,这是他目前的唯一能选择的去所。
陆笙伶点开通讯器,却发现并没有信号。
大概是信号基地被毁了,他想。
那么眼下只能再回总局一趟了,先拿到避难点布置图,然后去最近的防护基地躲一晚上,之后再做打算。
陆笙伶回想起回来路上看到的新闻,心不知怎的微微地颤抖起来。
其实现在对他而言最麻烦的不是怪物,而是……不知何时会在D区出现的韩幕征。
陆笙伶目光落在了电视柜上放着的合照,鸦羽般的睫毛垂了下去。
许多人以为,从高中就在一起的陆笙伶跟韩幕征是和平分开,然而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当初为了分手废了多大功夫。
韩幕征不同意分手,直接铁血手腕扒光了他在床上锁了七天七夜。
“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体格健壮的男人在他体内驰骋着冷笑道。
直到后来他找机会联系到了韩总帅,才将他胡作非为的儿子拎了回去,处分关押起来,陆笙伶的生活也才得以平静。
现如今怪物围城,特殊时期肯定没人管制韩幕征了,若是他不小心碰上了……
陆笙伶不敢再想,拿起背包朝门口走去。
不管怎样,得尽快离开D区 !
在他看不见的角落,客厅上的尸体头部忽然冒出一个蓝色的菱形碎片,风一吹便化为了粉末,落在了出门的瘦削人影身上。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2-23 09:15:00 +0800 CST  
“啊 ——”
一个人尖叫着经过陆笙伶面前,屁**流地朝电梯跑过去。
“喂 ! 别……” 陆笙伶下意识想拦住他,却连那人的衣角都没抓住。
电梯门打开,一大批怪物涌了出来,刚才跑过去的那人瞬间被淹没了,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啃食了个干净。
啧,陆笙伶摇了摇头,没有停留太久,径直朝走廊末尾的封闭楼梯间跑去。
和火灾同理,出事了往电梯跑是最不应当的选择,既然怪物是活人变成的,那么套亡最好的路线就是人烟稀少的楼梯,不仅防烟防热,还能在遇见怪物时及时决定往楼上跑还是楼下跑。
陆笙伶推开大门,见楼道里面果然没有怪物的踪迹。
他连忙沿着楼梯跑下去,来到了平地上。
幸运的是,刚出楼的陆笙伶就发现了不远处的一辆越野车。
他走到车前,准备开门上车。
突然,他的眼前闪过一张面目狰狞的脸,张着牙对他嘶吼起来 !
“啊 ! ”陆笙伶迅速后退,然而下一秒车门就被撞开来,蹲在主驾驶座上的怪物朝他这边猛了过来 !
陆笙伶迅速掏出作为防身武器的棒球棍恢过去,对着怪物迎头就是一棒。
怪物的头在空中被他打飞了几尺,身躯在他面前轰然倒下。
“呼……呼…… ” 陆笙伶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直到后面传来刺耳的叫声时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朝着越野车跑去。
陆笙伶启动车子,朝着星电总局开了过去。
冒着烟的树木迅速倒退着,他的心却久久平静不下来。
刚才触到车门的时候,他很清楚地看到了车内的场景。
没错,就是车内,庞大的越野车在他眼里忽然变成了灰白线条,构造清晰,每个零件都看得清清楚楚,包括刚刚在座椅上潜伏的那只怪物。
如果不是他提前看到,他也不敢保证刚才会发生什么。
只是,他为什么会突然那个样子?
难道……陆笙伶看着前面的路深深地皱起了眉。
他觉醒了什么……异能么?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2-23 12:13:00 +0800 CST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2-25 16:40:00 +0800 CST  
陆笙伶面无表情地轧过一只怪物,座椅底下传来令人牙酸的骨肉碎裂的声音。
他扫了一眼通讯器屏幕上的离线地图,估算着大概还有十分钟的路程。
他握在方向盘上的手紧了紧,面上却没有半点即将脱离危险的喜悦感觉。
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车子转过一个弯,陆笙伶忽然觉得耳边静了下来。
刚才经过的路上不时会有活人的尖叫和怪物的嘶鸣,爆炸和楼层倒塌的声音更是随处可闻,可这条街上却干干净净的,仿佛并没有被爆发的灾难影响到。
他看了一眼地图,上面并没有显示出具体片区名字。
路边挂着一些横幅,写有“抵制生化武器”“强拆抗议”之类的字样。
大概是因为拆迁区的原因? 陆笙伶想。
突然,他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个瘦小的男生站在马路边的一家超市门前,冲着这边挥舞着手臂。
陆笙伶眼神闪了闪,在超市门口停了下来。
“请问能带我们去避难所吗?我们会很安静不会惹事的!”那名穿着明黄色工作服的男生站在车窗外,对着陆笙伶焦急地哀求道。
我们?陆笙伶朝着他身后看过去,只见一名身强力壮的黑发男生拎着包沉默地站在后面,身上则是跟眼前人一样的明黄色马褂。
他思索几秒,同意了。
“谢谢!”男生朝着陆笙伶鞠了个躬,打开门先让那名男生上了车,随后自己也坐了进来。
“不客气。”陆笙伶淡淡地回了一句,继续朝着不远处的高大建筑开了过去。
倒不是他心善,只是接下来的日子里他要辗转于多个避难所之间,直到离开D区,多个体格强悍的帮手未尝不是件好事。
“我要先去星电局拿地图,然后才能去避难基地。” 陆笙伶为怕麻烦,先解释了一句。
“嗯嗯。” 少年知趣地没有多问,冲着他爽朗地笑道,“你好,我叫林飞 ! 这是我弟弟林羽。”
“……陆笙伶。”他想了想答道,又忍不住往后视镜里撇了一眼那个叫作“林羽”的少年。
与他高大的身躯不太符合,林羽的脸长得出乎意料的清秀,如果不去注意他苍白的有些过分的肤色,那么表面看上去也只是个沉默寡言的普通少年罢了。
只是……有时会觉得他安静的有些过分,连呼吸都感觉不到。
车子很快来到了星电局。
由于怪物爆发的时间段是在下班高峰期,所以马路上的怪物特别多,其次是住宅里,局里反而是空空荡荡的。
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陆笙伶还是走楼梯来到了顶层。
他在一片昏暗中隐约看见他的桌子似乎是被人撞开了,桌上的东西凌乱地散了满地。
估计是那群无聊的秘书干的,陆笙伶想。
不过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随他们去了。
他拿出在秘书那里拿到的门禁卡,进入了局长办公室。
白天走的匆忙忘了还回去,没想到这个时候排上了用场。
他轻松破解了局长电脑的密码,修长如玉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起来。
门外一片寂静,黑暗中,仿佛是有人在静静地看着这边。
陆笙伶将避难点地图成功传入U盘之后,打开了另一个软件,输入自己之前设置的密钥,按下‘Enter’键开启了。
霎时,城市许多角落亮了起来,由特殊电源供电的灯光刺破了黑暗黑暗,星点如河流一般的连接了起来。
这是陆笙伶之前设计的防灾系统,如果遇到紧急情况,藏在各处的光源会亮起,连成路指向各个地下防灾工程。
只是陈良清那个杀千刀的此刻肯定跑路了,还是得陆笙伶亲自来开启系统。
他关了电脑,拿起U盘朝外面走去。
快入夜了,他得尽快赶去避难点,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怪物晚上是个什么情况,可他却越来越不安。
像是有什么在等着他。
自动门打开后,陆笙伶顿时僵在了原地。
韩幕征穿着修身的军服,雄狮一样的身躯慵懒地靠在陆笙伶之前的的办公椅上,右手把玩着一个木盒,诡异的红色纹路在手背上绽放着。
他正歪着头撑在扶手上,在看到陆笙伶之后那双狭长的眼角愉悦地眯了起来,嘴角微微上扬,一排尖牙在黑夜里泛着幽幽的冷光。
“想我了吗? 哥哥? ”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2-28 08:54:00 +0800 CST  
陆笙伶眼眸微转,撇见周围许多持枪的身影围了过来。
唯一出去的道路被团团封住,而他身后是装有钢化玻璃的封闭办公室。
无路可逃。
他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韩上将早就知道我会来这儿?”
陆笙伶原本以为韩幕征会先去他家,城市紧急光源亮起之后才会来公司找他,所以打算趁他绕弯的这些时间赶往避难点,却没想到反而被他在公司里来了个瓮中捉鳖。
“这可是哥哥费心费力做的防灾系统,怎么舍得不试用一下就让它被毁掉呢? ”
韩幕征军帽下的俊脸依然微微笑着,完全不似荧幕前那副冷酷将军的模样。
“况且......”
他说着直起身子站了起来,迈开长腿慢悠悠地朝这边走了过来。
“哥哥似乎有东西落在这里了啊。”
陆笙伶看向了他手中的木盒。
——那是韩幕征送给他的戒指。
订婚戒指。
厚重的军靴踩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像是敲在人紧绷的神经上一样,陆笙伶看着眼前逼近的高大身躯,一颗心不由得悬了起来。
分手之后惹出的那些事到底是给他留下了些阴影,这个男人之前对他有多温柔,那段日子干他就有多凶狠,像是要连皮带骨地活吞了他。
只不过现下他不可能将内心的紧张表现出来,反而冲着来人戏谑地笑了笑:“一个垫桌脚的东西而已,你觉得我会在乎? ”
韩幕征果然被他激得面色黑了下去,站在他面前阴沉地笑看着他:“你总是知道该怎样惹我生气。”
陆笙伶毫不畏惧地直着腰与他对视着:“不然呢? 指望我像那些‘少爷’一样讨好你么,上将大人?”
他就是要惹他生气,最好气到拂袖就走。
与其落在他的手里,他宁愿在外面与丧尸搏斗。
气氛一时间凝结了起来,针锋相对的两人谁都没有要退步的意思。
韩幕征抬眼看着故意刺他心窝的陆笙伶,忽然意味不明地勾唇笑了笑。
“哥哥这次逃出来……应该带了不少图纸资料吧? ”他突然说道。
陆笙伶垂在腿边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
“这么多东西哥哥不可能全部拿在身上,所以我猜……”
韩幕征说着,忽然抓过陆笙伶的右手用力将他拉了过来 !
陆笙伶被拉下台阶撞上一具坚硬的胸膛,轻哼一声吃痛松了手,一只黑色的微缩存储盘从他手里落到了地上,被韩幕征用军靴轻轻踩住。
有湿热的气息凑到他颈间,在他耳边低低地笑了一声:“哥哥的资料,应该全部存在这里面了吧? ”
陆笙伶心猛地一沉。
“这么短的时间,哥哥肯定也来不及备份......”,韩幕征深沉的黑眸里若有所思,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威胁意味,“若是我毁掉这个的话......”
“韩幕征 !”陆笙伶终于忍不住冲着他失声吼道,“你还知不知道你是个军人? ”
他没想到韩幕征居然敢拿这个来威胁他 !而且陆笙伶丝毫不怀疑这个人真的会当着他面毁掉那些东西 !
“终于肯叫我名字了? ” 韩幕征笑容痞气。
陆笙伶满眼怒火地看着他,眼下却又实在无可奈何,他不是个怕死的人,可那些研究资料对他来说比命还重要。
那里面有着他父亲的毕生心血。
“你要怎样才能把硬盘还我? ” 他咬了咬牙问道。
眼下只能暂时妥协了。
韩幕征见状,也不再与他多做掩饰:“答应我一个条件。”
陆笙伶毫不犹豫:“我答应,把东西给我。”
“哥哥还没听是什么条件就答应了? ”韩幕征略带讶异地挑了挑眉。
“我有得选? ” 陆笙伶冷声说道。
韩幕征静静地看着他,忽然轻笑了一声。
那声音落在寂静的大厅里像是石子落入了水中,溅起突兀的水花,陆笙伶不安地蹙了蹙眉:“你笑什......”
话音未落韩幕征突然弯腰舔了一下他的颈侧,黏热的触感激得陆笙伶内心微微地颤了颤。
“因为哥哥从现在起,就是我的女人了。”他轻声说道。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3-01 20:44:00 +0800 CST  
虽然大概猜到了韩幕征会提出些什么要求,然而陆笙伶在听到这句话时还是僵了身子。
他不可思议般地盯着韩幕征,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 ”
韩幕征心情很好似的拂了拂他耳边的头发,不紧不慢地答道:“字面意思。”
“你不是有未婚妻么?”
“对啊。”韩幕征歪头笑了笑,略带惋惜地说道,“所以哥哥只能跟我玩地下情了。”
“不过这样也不错......”他把玩着手里握着的那截纤细的白嫩手腕,忽然语气又轻佻起来。
“在家里我陪着妻子,不过在军队里哥哥就陪着我,我想要的时候,哥哥就张开腿让我进去......”
陆笙伶闻言顿时怒火丛生,恨不得拔出陆笙伶身后的枪跟他同归于尽。
什么他的女人,这根本就是把他当成了一个军妓而已 !
“韩幕征!”陆笙伶的眼神像是要咬人,“你还要脸么 ? ”
“这可是哥哥自己答应的。”韩幕征一只手揽过他的腰,将大半的身体重量压在他身上。
陆笙伶不敢挪动身子,怕韩幕征脚下一用力他的资料就会灰飞烟灭。
韩幕征肆无忌惮地沿着怀里人的后背往下抚摸,大手覆上身后那瓣挺翘的臀部。
“今天是重逢的好日子呢。”他揉捏着那个浑圆的触感,往陆笙伶颈间吹着气,“是在这儿还是去车上? ”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要挟了。
陆笙伶睫毛微颤,剪水般的淡蓝色眸子沾染上了一层水汽。
他想起那时韩幕征给他戒指时,眼神里的深情像是要将他吞没,高大的男人半跪在地上,声线温和地跟他许诺一生。
可现在在他眼前的人只是一个**罢了。
陆笙伶闭了闭眼,睁开时又是那副孤高清傲的冷厉模样了。
“去车上。” 他最后小声说道。


楼主 福山jun  发布于 2019-03-03 21:25:00 +0800 CST  

楼主:福山jun

字数:8185

发表时间:2019-01-31 21: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25 13:32:11 +0800 CST

评论数:1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