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Θ灸舞』〖原创〗魇(短篇)

心情不好排解情绪的产物,短篇,今天之内完结。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0 14:39:00 +0800 CST  
壹:起。
“沙沙。”凉风掠过树梢吹动树叶哗哗作响,空气却不知为何流动得滞塞,仿若凝固了一般迫的人呼吸有些不畅。
夏天却是不甚在意那些微的不适,心情好的莫名,伸手推开自家朱红色的大门,夏天侧身对身旁的人笑着说道,“盟主,请进!”
放学后刚走出校门不远就碰到了盟主,平时很少或者基本没有在大街上看到过灸舞,好奇的上前,询问之下才知道灸舞今天难得没什么事,出来闲逛的。
既然是这样,那要不要去我家吃个饭什么的?我老妈现在应该在家哦。忽略掉心中莫名的违和感,夏天笑道。
完全没有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类似于自杀的行为。
好啊!灸舞欣然应允。
笑着点头,灸舞迈步走进夏公馆。
关上门,夏天看着灸舞的背影忽然有一瞬间的恍惚,用力甩了甩头,夏天重又笑着跟上。
“我回来了。”放下书包例行的打了声招呼,夏天指了指沙发看着灸舞笑道,“盟主你先随便坐,当做自己家就可以了!”
“嗯,好。”灸舞也没拘泥,应了一声坐到了自己平常来这儿时坐的位子上。
“夏天你回来啦,刚好,去叫夏宇夏美还有阿公,马上就可以吃饭了。”雄哥的声音从厨房传来,间或还有刀剁在案板上的铛铛声。
“哦,那个老妈啊,盟主来了。”夏天朝厨房喊了一声。
“嘭。”刀子重重地落在案板上发出不小的响声,刀声停止。厨房里杳无声息,静地能听到锅子里的水咕嘟咕嘟地滚开声。
“老妈?”夏天皱眉疑惑出声,怎么了?
“啊,哦、哦,那个我知道了。夏天,你先招待着盟主,我再多炒两个菜。”雄哥似是才回神一般道,并没有立刻从厨房里出来。说完了之后又响起了铛铛的声音,只是不知为什么似乎乱了节奏。

阿公照例早早地逃掉了这一餐,叶思仁也借故老屁股有事没回来,所以今天家里只有夏宇夏天夏美和雄哥吃饭。
当然现在要再加上个灸舞。
“啊雄哥,我突然想起来教授找我有事,晚饭我就不在家吃了,拜拜!” 饭桌上夏宇端起饭碗又放下,讪笑了下后没等雄哥开口说什么,拉开椅子就迅速离席。
“老母达令啊,刚我同学打电话说有东西要给我,我也出门了拜!”夏美紧接着也找了个理由跑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两个走之前都有瞄灸舞那里一眼,然后本就不怎么样的脸色又僵硬了几分。
“喂,出门小心点啊!”雄哥朝他们喊了一声,然后看着灸舞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啊,盟主,让你见笑了。”笑得有些牵强。
“不会。”灸舞笑的眉眼弯弯。
夏天困惑的歪了歪头,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0 14:42:00 +0800 CST  
贰:茫。
“我出门了。”站在玄关背对着客厅,夏宇边扶着门框换鞋边说了一声。
“哦,老哥再见!”叼着面包片的夏天朝夏宇摆了下手笑道。
“嗯。”夏宇没有回头,也摆了摆手出门去了。
“对了老妈,哥已经毕业了,那他现在是做什么啊?”夏天突然问道,问出口后愣了下,怎么老哥毕业这么久了,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他在干吗......?
“......哦,那个啊,那个,他在一家大公司上班呢。”吞咽的动作顿了顿,雄哥又咬了口面包口齿不清地道。
旁边几人皆是沉默,咬着早餐神情晦涩。
“哦。”夏天点点头,大公司,是什么样的公司呢。
“老妈,我也出门了。”
河水缓缓流淌,宽阔的水面没有太大的波澜,阳光洒在上面散碎成点点碎芒刺了人眼。
“夏天,你,最近还好吧?”左腿曲起坐在河堤上,单手撑着身体修看着下方的河面语气迟疑地道。
“嗯?我很好啊。”双臂枕在头下,夏天眯着眼睛看晴空之上流云掠过,心情颇好地说。
“......嗯,那就好。”终是什么都没有说,修淡淡地道。
“对了,盟主最近还好吧?”夏天从河堤上坐起,扭头看着修问。
修的表情僵了僵,又恢复如初,“嗯,盟主还好。”似是专注地盯着磷磷的水面,终究未完全掩去神色的波澜。
本来只是随便问一句,修的反应却让夏天心中的异样更深一层。怎么回事,大家都好像有些奇怪的样子......
垂眸,更奇怪,为什么不问清楚呢,自己。
不知为何,开不了口。
是自己想太多了吧......对,一定是的。
抬手挡住阳光,过强的光芒下眼前的世界扭曲朦胧了轮廓,恍然不清。
耳边隐隐有谁浅吟低唱,轻风吹过破碎了音调不成语句。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0 16:25:00 +0800 CST  
说好的亲妈来了= ̄ω ̄=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0 23:21:00 +0800 CST  
伍:终。
染血的记忆碎片毫无保留的涌入脑海,头疼欲裂。
昏暗阴沉的天空,满目疮夷的土地。血液汇聚成河流蜿蜒流淌,空中弥漫不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被染上暗淡血红的空气,以及
怀中温暖流失渐凉的身体。
夏天嘴角染血跪坐在地上,头低低地垂着,看着怀中失了生气的少年双眼空洞无神。
战争......杀戮......守护......与毁灭。
生与死的拼杀中他们守护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生死之局赌赢了,铁时空最终得以存活;也输了,世间再无那个爱笑的少年。
赢得漂亮,输的惨烈......
原来之前都是幻象,自己一人逃入虚构的世界,乌龟一般缩进自己的壳中。
眼前的世界染上那日的血红,浑噩的模糊不清。恍惚间好像被黑色的漩涡吞没陷入深深的海底,四面八方都是冰凉沉重的海水,重重地压在胸口榨出肺中最后一丝氧气。
想发出声音,却连口都无法张开。想划开水逃离,却连手臂都无力抬起。
意识随身体沉入黑暗,无处可逃......
“......夏天......”
似深海中隐约传来谁的声音,模糊在水中听不真切。

“夏天......!”伴着声音变得清晰,突如其来一股大力拉着自己猛然冲向水面,水流急速掠过有刺眼的光驱散黑暗。
白光扩大,一张熟悉的脸撞进眼睛。
“夏天,你怎么了?”担忧的神色明显,灸舞问道。
刚刚的窒息感尚若有若无,冷汗浸湿了衣服。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夏天一时分不清真实与虚幻。
“喂?”灸舞抬手在夏天眼前晃了晃,刚怎么都叫不醒他,现在叫醒了又这个样子,他是怎么了?
眼睛渐渐聚焦,夏天慢慢握紧了右手,指甲嵌进肉里,眼睛瞪大了些,会痛......
“夏天,你做噩梦......”了?话尚未说完,被猛然拉进一个怀抱的灸舞防备不及失去重心,手里的能量水脱手落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叮当声。
双臂紧紧地锢住怀里的人,温热的身体熟悉的气息,夏天头一次如此庆幸那只是一个梦。
太好了,还好,你还活着。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0 23:22:00 +0800 CST  
——end——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0 23:24:00 +0800 CST  
嘛,解释下,夏天做了个噩梦盟主死了,但是梦里的他逃避了盟主死掉了的这件事,然后梦里夏宇他们不忍拆穿就配合的好像盟主还活着。
话说文里面交代不清楚真是失败T^T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0 23:31:00 +0800 CST  
或许是不知梦的缘故,流离之人追逐幻影。——日本和歌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1 10:04:00 +0800 CST  
啊啊好烦躁(打滚,谁来给个文评解闷让我忘了现实~( ̄▽ ̄~)

楼主 夜凉雨潇  发布于 2015-08-13 16:52:00 +0800 CST  

楼主:夜凉雨潇

字数:2549

发表时间:2015-08-10 22: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18 00:17:30 +0800 CST

评论数:9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