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瓶邪《独幽》灵异向

大家好,我是顾梦鸢,微博苏釉绿-Daphne
瓶邪新文,灵异向!尽量甜甜!!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6 10:30:00 +0800 CST  
1
“吴邪,你……喜欢我吗?”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沙哑性感而又缥缈,那声音清晰就在耳畔,却总是让他什么都抓不住。
那个男人低着头,光线很暗,阴影打在那人的身上,看不清楚脸,那人身上渐渐浮现出迷蒙的雾,仿佛正要离去。
“你喜欢吗,吴邪。”
即便是要离去也不依不饶的问着,,吴邪被他问的心烦意乱却不知道如何解脱。正在此时,那人却并未离开,反而贴近了吴邪的身体,双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嘴唇就贴在他的耳边。他甚至可以闻到那男人身上迷迭香的味道。
吴邪却并不排斥这样的亲密。
大约是看透吴邪的纵容,那人的嘴角亲昵的划过他的耳垂,柔软的舌尖探出来顺着他的脖颈一路往下。
那人的呼吸开始不平稳,吴邪也是。
他开始觉得热了,像一条离水的小鱼儿在油锅上小火苗细细的煎着。可那人还是不放过他。
“吴邪,你……喜欢吗?”
怎么还是这一句!吴邪腻了这个男人这一套,开始挣扎起来。别看两个人个头差不多,他竟然怎么都挣扎不动。那人力气极大,每每吴邪刚挣脱开胳膊,腿又被架住,腿刚解放,胳膊又被揽住,怎么都无法脱身。
心烦,焦躁,吴邪渐渐的起了汗动了气。
“张……起灵,你放开我!你——他妈放——开!”
这样吼了一句,吴邪满身黏腻的从梦境中醒来。
北京时间三点三十分。
吴邪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离昨天晚上定的闹钟还有十分钟。刚才的梦境让他筋疲力尽,仿佛睡梦中去跑了个马拉松似的,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过他想起今天要开车去北京办事,八点半必须到北京东三环,现在身上还满是黏腻,不如抓紧时间洗个澡。
吴邪大学毕业以后不像其他同学那样有理想找的都是一线二线的大城市,他在河北一处离北京很近的十八线小城市定了居。平时也没什么事,只有偶尔办什么事的时候会去趟北京,自己开车也就四个多小时,倒也方便。
半个小时洗澡洗漱完,吴邪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东西,直接从电梯下到地下车库。
地下车库的灯是声控的,不过很灵敏,不像楼道里的声控灯,总是要大吼一声或者把脚跺麻才能开灯。寂静的地下车库只有吴邪一个人的脚步声,安静又自在。
出了车库,小区其他的楼上稀稀落落的有几处灯火,柔和温暖。夜空如洗,透着浓烈的黑蓝色,只是看不到星星和月亮。本来就宁静的小城在夜色映衬下宁静又安详。
北京时间四点整。
吴邪望着车上的钟表,算着时间差不多,不会迟到,放心的开往高速口。小城的高速口离城中心很近,过三个红绿灯就可以。
只是……这个路口怎么有右转指示灯了?
大概是刚改的吧,他不常从这条路过,所以也不太清楚,这条路平时很容易出交通事故,所以经常会改一些规定,他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大惊小怪的,吴邪在心底笑话自己。只要不违章被罚款就行了,操心那么多事有什么用?
刚想到这里,这到下一个拐弯路口——有人!
来不及把远光灯收起来,干净强烈的灯光直咧咧的打在路中央那个人的身上,吴邪手一抖赶紧踩下刹车,换成近光灯下车去看那人怎么回事。
那人瘦瘦高高的,手里拎着一个行李袋,身姿挺拔秀丽。
吴邪突然发现这人他有点眼熟。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6 10:31:00 +0800 CST  
完结旧文《迷渊》http://tieba.baidu.com/p/4676320366?share=9105&fr=share&see_lz=0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6 10:36:00 +0800 CST  
完结旧文《合租记之为什么我的浴袍带子总是断》http://tieba.baidu.com/p/4684827214?share=9105&fr=share&see_lz=0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6 10:37:00 +0800 CST  
新文求支持!!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6 10:37:00 +0800 CST  
2
因为车灯,吴邪看不清那人的相貌,但是那身影确实熟悉得很。
张起灵。
一想到这个名字,吴邪只觉得从心脏开始抽搐,**,四肢僵硬着,怎么都动不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能在这里?
可是吴邪还是无法抗拒眼前这个人对他的吸引力,他缓慢的蹭到张起灵的面前。白色的车灯灯光打在张起灵的身上,他背后是无边无际的夜色,此刻他就是银河上的一座灯塔,他在发光。
只要他在,吴邪就看不到任何东西。
“小……哥?”吴邪没发现自己声音的颤抖。“是你吗?你怎么……在这儿?”他眨眨眼睛,眼前的人确实没有消失,他才确定这不是一场幻想或者一个梦境。
“吴邪。”张起灵往前走了一步,不知道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有见到过他,吴邪发觉他太瘦了,柔柔弱弱的,都担心他被这夜风一吹就消失了。
“能载我一程吗?”张起灵的声音很沙哑,却又莫名的好听。他手里那个行李袋仿佛很沉,看起来拎手已经加固过但还是摇摇欲坠。
“好。”吴邪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他甚至都没问张起灵到底要去哪里,和他顺不顺路。“小哥你先上车,我把你的行李放到后备箱。”说着,他就去接那个行李袋,却扑了个空。那东西看起来很沉,他心里一颤,打开后备箱,看着张起灵把行李袋放到后备箱里,再坐到副驾驶。
“小哥你要去哪里?”吴邪发动起车来,车上的仪表都亮着,油表指针显示着油箱里的油不太够。“怎么这么早?”
“北京。”张起灵不紧不慢的系上安全带,直接忽视了第二个问题,半晌才吐出这两个字。
车内的空间不大,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吴邪发觉自从张起灵上车,车里便开始弥漫着一股好闻的味道。
不多时便到了高速口的收费站,这个时间车辆不多,入口处有几个穿警服的人,走近了原来是查身份证。
其实是在查上访的,这些吴邪都清楚。这边离北京太近了,开车很容易到北京,有不少人有什么事都去上访。有些人是真的有冤屈,有些人是没什么大事非要想搞点事。吴邪停下车,打开车窗把身份证递出去,忽然想到旁边的张起灵,这人正望着车窗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刚要开口说话要身份证,那警察却把身份证还他就放行了。这个时间查的松吗?改只查司机的身份证吗?
来不及想那么多,吴邪领了卡直接开上了高速。
“小哥。”高速上的车不多,吴邪开的比较放松,开始想有一搭没一搭的逗张起灵说话。“车没油了,最近的服务区有加油站,看到提醒我一句。”
然而等了半晌,那人还是一动不动地望着车窗外的夜景,什么话都没说。
闷油瓶。
这三个字突然浮上吴邪的心头。好多年没叫过这个外号了,这个闷油瓶子居然还是这么闷,对谁都是爱答不理的。不过也是有例外的,只对一个人有例外。
那个例外就是吴邪。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7 14:58:00 +0800 CST  
喜欢请点赞赞哦,点一楼那个大大的滑稽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7 14:59:00 +0800 CST  
3
吴邪和张起灵相识是在大学,两个人在同一个宿舍。
吴邪性子活泼,和谁都能谈的来,不管是宿舍还是班级里谁都和他关系好。张起灵性子和他正相反,八竿子打不出一句话来,他甚至私底下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闷油瓶。
可就这样两个性格相反的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在一起了。甚至最后两个人竟然同时搬出宿舍,在校外租房住。当时所有的人都不理解,两个挺帅的男生怎么就在一起了,他们可都是男生。可是即便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们,他们仍然顶住压力不肯分手。
吴邪还记得那时候走在校园里他总会被一些人指指点点的,尤其是喜欢过他的那些女生,大概是接受不了自己喜欢的男生居然喜欢另一个男生,所以经常在校园网编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让整个大学城里所有学校的学生都知道了这段禁忌之恋。
最后双方父母知道了,生生拆散了他们两个。
至此,已经有五六年了。吴邪再也没见到过张起灵。
“小哥……这两年你还好吗?”想起以前的事情吴邪仍然感慨良多,想说的话太多,心都快要跳出来话却怎么都挤不出来。甚至他从看到张起灵的那一瞬间就已经不想开车了,他的心思没办法放到其他的事情上来。
沉默半晌,直到昏暗的车厢里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张起灵开口了,“还算……还好。”他的声音低沉而隐忍,低着头,吴邪只能用余光瞄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车厢里再次陷入沉默。
就当吴邪再次想挑起话题的时候,他发觉到放在车档上边的手被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
即便分开五六年,他仍然记得被这双手紧握的悸动的感觉。
修剪圆润的指尖顺着他的手指一点一点的探索,一点一点的抚摸,细细的数着手指每一根筋骨,每一寸肌肤。最后五指深深插入他的指缝,十指相扣。顿时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直接占领了他的心脏。这种感觉简直像性高潮一样,细腻而激烈,表面平静实则波涛暗涌。
“小哥?”他的声音颤抖着。
“嗯。”
“小哥?”
“嗯。”
“小哥——”
“吴邪。”张起灵倏而收紧了手指,握得太紧每个指节都发痛发白,“我在。”
“你还喜欢……”话说到一半却又说不出口。吴邪明白,就凭刚才这个牵手他就什么都懂得,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确认一遍。
“喜欢。喜欢,吴邪。”张起灵的声音难得的变得急促难耐,握着吴邪手的那只手突然松懈下来,甚至拉到他的嘴边,顺着无名指的之间一路轻吻。
“别闹。”柔软的嘴唇使得吴邪右手完全**,高速公路上的车虽然很少——好吧是几乎没有。但是这样不专心还是会出事的,既然人都在车上了,吴邪尽量在心里告诉自己要耐下心来不要出事。
张起灵没有因为吴邪抽出手而生气,他指了指路旁的指示牌,前方500米处有服务区。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8 22:23:00 +0800 CST  
下一章
『欢迎来到灵异服务区副本!』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8 23:29:00 +0800 CST  
为什么一来到服务区,你们总觉得我会开车????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29 09:10:00 +0800 CST  
4
这个时候的服务区大概只有加油站和24小时便利店还亮着灯,人也不多,可能只有看店的人在。整个服务区在夜色下像一个安宁静谧与世隔绝的小世界。
直接停车在加油站门口,工作人员大概是在加油站后边的便利店里。
“小哥,你在车上等着,我下车去看看。”等看到张起灵轻微的点了一下头,吴邪才有些依依不舍松开手,下车后又补了一句等我回来,生怕他一回来张起灵就失踪了。
天色仍然昏暗,乌黑里透着深沉的蓝,星星月亮都看不见,如此一来显得便利店的灯光格外的明亮。从玻璃墙外看收银台前趴着个小妹,看不到脸,但是看着后背的线条看起来还不错。
“诶,小妹子,你去帮我把油加了行吗?”吴邪拍了拍那妹子的后背指着他的车说。那妹子一边揉揉眼睛一边点点头,吴邪见她醒过来,他就去便利店里边打算买点吃的,起来的早他什么都没吃,也应该买点咖啡提提神。眼看着那小妹去加油了,吴邪才开始在货架之间溜达。
服务区便利店东西都贵,吴邪想。店里的灯光越来越暗,甚至就在眼前的咖啡包装上的字都看不清,眼前蒙上一层雾似的。明明在外边都能看清楚收银台前的小妹的,怎么现在这么暗?便利店里除了他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仿佛在另一个世界。想到这里,吴邪后背微微见了汗。
慌张的拿了几包面包和两瓶咖啡,吴邪快步走向收银台,想着那个闷油瓶还在外边,心里强忍着恐惧往外边看,想着多少能安定一点,但是被一堵发灰的墙挡住了视线。只有一个小小的玻璃门能窥见一丝外界的景象——他的车还停在外边,油大概是已经加满了。
不!不对!玻璃墙呢?他刚刚看到收银小妹的玻璃墙呢?吴邪心里一颤,眼前一花,腰部以下发麻,顿时生出一层冷汗来。
此时屋里的灯光越来越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角落里窥探着,等着这个世界陷入昏暗,它就会咬断他的脖子!
必须要赶紧出去,吴邪甩了甩头,手里的东西扔在一旁快速走到玻璃门前推门,但是之前明明一推就开的门现在竟然纹丝不动!怎么办……该怎么办,吴邪的视线四下寻找着,房间里的光线越来越暗,他必须在什么都看不到之前出去,必须!
视线找寻一圈,吴邪闭上眼睛抄起收银小妹的椅子直接甩上玻璃门。他心里只有必须出去这一个信念,发了狂一样抄着椅子摔了十几下,梆梆的声音如有雷鸣,每想起一声吴邪心里都是一颤。
玻璃没碎!
吴邪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紧张加上体力的消耗让他全身发抖,几乎要站不住。
吴邪有一种预感。
这间便利店像一间牢笼一样把他困在里边,看他挣扎,看他绝望。现在看戏的人要登场了。
就在这个时候,吴邪听到了均匀的脚步声,缓慢的,轻柔的,正在接近他。
那轻盈的脚,仿佛一下一下踩在吴邪的心里。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8-30 21:58:00 +0800 CST  
5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吴邪啪一下靠在门上哆嗦成一团,胳膊抱着膝盖,腰部以下完全**,甚至不知道要跑。
“吴邪……别怕……”那声音温柔又坚定,就在他的耳边,他格外的熟悉。
是张起灵的声音!
是张起灵发现不对来找他了吗?一定是小哥来救他!吴邪睁开眼睛,张起灵放大的脸就在他眼前,白皙又细致的皮肤几乎看不到毛孔,他下意识的想摸一下,缓过神来才阻止住自己的行为。
张起灵长得真是好看,从上大学一开始吴邪就知道。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喜欢张起灵,因为他在学校太低调找不到照片,他的一张照片经常炒到几乎是略偏门偶像明星签名照的价格。吴邪现在还记得他上大学的模样,和现在的他别无二致。
“小哥你怎么进来了?”一看到张起灵吴邪的心立马就安定下来,刚才那些事仿佛都不存在了。
“你太久不出来。”张起灵说。
现在的姿势是吴邪蜷缩在门口,张起灵蹲在他面前,上身前倾,再近一点点他俩都能贴到一起。
“小哥……你先起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吴邪心里突然跳出一丝慌张,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紊乱的心跳。下意识的靠着门,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后并不是玻璃门,而是一堵结实的墙,上边还有不少划痕,很像是他刚才用椅子摔出来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遮眼吗?吴邪在心中唏嘘。
“吴邪。”张起灵不仅没起来,还凑的更近。他的鼻梁很高,鼻尖几乎就蹭在他的脸上,温热的呼吸拍在他的颊边,吴邪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张起灵想吻他?在这个地方?吴邪现在怕极了这里,连忙伸出手退了张起灵几下,但是像推一栋大楼一样丝毫推不动他。
“吴邪!快走!”从远处传来的声音仿佛一道炸雷炸醒了吴邪,他抬头望着眼前的“张起灵”。
“张起灵”微微抬头,惨白的脸完全露出来,整个眼珠都是血红色的眼睛盯着吴邪的眼睛,嘴角裂开,一直延伸到耳边,两排尖锐的牙齿是一把钢锯,阴测测的马上就要落在他的脖颈上!
吴邪下意识的一脚踹出,但是这个怪物像是钉在了原地,纹丝不动,尖锐的牙齿上甚至可以看到血丝,马上就能咬断他的脖子,他急中生智想起来之前扔在一旁的椅子,直接抡在那怪物的脑袋上。那怪物的脑袋直接被砸向地面,他此刻也顾不上怕,趁着这个机会跑出怪物的禁锢。
结果直接撞到了一个柔软的怀抱里。
“你在这里别动!”张起灵的声音没有之前的平稳,吴邪能听出他动了气,他之前被那个假的张起灵差点吓破了胆,但是这个他能判断出来真的是他的小哥,下意识听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张起灵手里提着一把乌黑的长刀,吴邪认得出来大概是黑金的。这刀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在张起灵手里几个起落就把那怪物钉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小哥一来吴邪才真正全身心的放松,只是不知道他家小哥什么时候变成捉鬼世家了,难道他不在的这几年张起灵去跳大仙儿了?
“小哥幸好你来了,刚才这怪物变成你的模样,我差点信了。”等怪物死透了吴邪才敢动弹,充满好奇的弯腰戳戳那把黑金古刀,不经意的提起来刚才的事。
张起灵眉头微微一皱,显得五官更加英挺。
“不是我。”他说。
吴邪望着张起灵,不知道他是何意。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吴邪顿时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
因为躺在地板上的,不是张起灵的模样,而是收银员小妹的模样。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1 20:08:00 +0800 CST  
新文毫无水花我甚至想弃更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1 22:29:00 +0800 CST  
人生绝望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1 22:29:00 +0800 CST  
6
那收银员小妹身上有多处刀伤,脸上全是血,,吴邪此时也没有心思去看她长的什么样。
他头疼的要命。
之前因为太紧张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头疼,现在张起灵就在他身边,心里一松,疼痛便铺天盖地的来了。
“小哥……”吴邪因为头疼,只觉得眼前一黑一亮的闪着,想起这个地方是个是非之地,才对张起灵说:“小哥,咱们上车走吧。”
张起灵也不拖拉,甩了甩刀上的血珠,过来扶了一把吴邪。
上车之后吴邪一脚油门就冲上高速,顾不得高速上有没有限速,冲出去一千多米才渐渐回过神来。
车上的油表亮着,已经满了。
“这油表……”吴邪心里一惊。
“我加的。”张起灵应了一声,但也没解释是怎么一回事。且不论那个灵异的服务区里边能不能加油,但说正常的加油是需要工作人员刷卡才可以加的,他又没有卡……而且那把刀……
吴邪阻止自己再想下去。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车上的表,现在是早上四点三十四分。
吴邪第一个反应,是这个数字不太好,第二个反应是看向车窗外。
因为此时,整个夜空还是一片漆黑,甚至连星星都看不到。高速公路两侧的栏杆外边黑梭梭的,什么都看不到。
按理说这才初秋,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五点,天色怎么都不应该是这个颜色,这个颜色好像应该是他刚出家门时天空的颜色。
刚刚还遇到了灵异的服务区,他这一天到底是怎么了?
“嗯……小哥,你那把刀是哪里来的?我怎么没看到你拿。”吴邪急切的想转移话题,他不想注意到时间和天空,他必须马上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
“行李袋里。”张起灵瞟了吴邪一眼。“这是我家祖传的黑金古刀,有辟邪的作用。”说着,张起灵快速的摸了一下吴邪的手,冰凉凉的。
“吴邪,你在害怕。”张起灵的声音很平稳,也很肯定,他伸出手拉过吴邪右手,用两只手包裹着吴邪的手,一点一点的温暖着吴邪冰凉的手。
“呵……呵呵……我……”吴邪努力的想挤出一个笑容来,但是无论如何也挤不出来。
因为他和张起灵说话的期间,吴邪很确定早已经过了一分钟,但是车上的表仍然是四点三十四分。
是表坏了,还是时间停了?
“小哥你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吴邪的声音都在颤抖,被温暖着的手一直都冰凉着,他现在甚至很害怕。害怕他一扭头,近在咫尺的张起灵会张开一张血盆大口面对他。
他和张起灵已经那么多年没有联系,为什么突然张起灵就出现了?还是在这样一个凌晨,他还遇到了灵异事件。
他是人……还是鬼?
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吴邪的脑袋乱成一团,头一直隐隐作痛,疼痛一直提醒着他——现在大概哪里都不安全。
突然眼前一个绿色的指示牌让他心里猛的一跳,突然一脚踩下刹车,轮胎发出刺耳的尖叫。
指示牌上写着,前方五百米处有服务区。
吴邪记得,这一段高速,只有一个服务区,刚刚他已经去过了。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5 19:29:00 +0800 CST  
7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不可能记错的!吴邪这几年经常会跑这段高速公路,而且本来这段高速距离就不长,怎么可能会建两个服务区!
吴邪现在已经顾不上对张起灵的怀疑,他实在是太害怕了,而张起灵是他在这里唯一的依靠。
最重要的是,刚才张起灵救了他,他相信张起灵,相信张起灵不会害他。
“小哥……你看怎么办?”吴邪靠边停了车,手指颤抖的指着服务区的指示牌,“这段高速只有一个服务区,我们……刚才已经过去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张起灵说,他的眉头微皱,看样子确实也没有想明白,“如果这个服务区不该出现,我们也许可以忽视它。”
“直接走?”吴邪说。
张起灵点头。
夜色浓重,吴邪看不清张起灵是什么脸色,但是此时只能相信张起灵,他深吸一口气,发动起车直接沿着高速离开。
两旁的环境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黑黢黢的一片,服务区的指示牌被飞驰的汽车飞快的掠过,消失在汽车后,随即道路一旁出现了和之前几乎一模一样的服务区。吴邪在心里默念了两遍“不存在不存在”,加大油门继续往前。
等服务区已经无法从后视镜中看到,吴邪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随即,他差点被这一口气噎到。因为此时车上的时刻仍然是四点三十四分。
“小哥!这……”吴邪的心里顿时又慌乱起来,心脏扑通扑通的仿佛马上就要跳出来。只好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难道他没被鬼怪弄死反而被自己吓死?
“再试试往前开。”张起灵的语气没有之前的平稳,但是吴邪现在怕得要死完全没有听出来。
现在张起灵就是他唯一的支柱,吴邪听话的继续往前开,仿佛听从张起灵的话就不会害怕。
但是再次看到绿色的服务区指示牌时,吴邪马上就要崩溃了。
前方五百米处有服务区。
绿色的指示牌,白色的字,因为深夜牌子被车灯照着发出惨白的光芒。仅仅是看到那几个字吴邪就一阵心悸,手哆嗦得几乎握不住方向盘。
“它的意思是……让我们进去,吴邪。”张起灵扶住吴邪的手既是安抚它,又是示意他停在路边。
张起灵这么一提,吴邪顿时明白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一辆车,车上的时间一直没有变化,他们在无限的循环这条路。这说明服务区里的鬼怪非要他们进去不可。否则这鬼怪不必制造出这样一个死路却还留一条危险的岔路。它明明可以在路上解决掉他们,但是它没有。
这意味着,如果他和张起灵想要逃出这里,必须再次进入服务区。
而一想到这里,吴邪的情绪即将崩溃。
“小哥!我们不能再进去!”吴邪拽着张起灵的袖子,太过用力甚至几乎要把衣服扯破,嗓音因为声嘶力竭已经破音。“太危险了,如果刚才你不在外边,可能就没有办法出来了!”
张起灵也明白,有些东西,用外力很好打破,但是从内部却很难瓦解。即便他有黑金古刀,他也不能确保他们两个能安然无恙的出来。
“这是唯一的希望,吴邪。”张起灵握住吴邪拽着他袖子的手。“唯一的……希望。”
不知道是因为极度的害怕还是极度的愤怒,吴邪额角的青筋都已经暴起。但是突然的,他松开手,一把扣住张起灵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7 20:57:00 +0800 CST  
下章大概有车。
预约打卡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7 20:57:00 +0800 CST  
8
这不是他们两个第一次接吻,当初还在大学的时候,吴邪很黏张起灵,张起灵平时不和别人亲近,唯独和吴邪亲近。接吻,做爱,他们都试过。最疯狂的时候,吴邪被张起灵摁在床上做了一整夜,躺了一整天才起来。
但是今天的这一次接吻却是最激烈的。
吴邪的嘴唇才一碰到张起灵就被湿滑的软舌顶开了牙关,那柔软的舌尖扫荡着,十分霸道的直接占领了他的口腔。微甜的津液在两个人的口腔里交换,舌尖和舌尖摩擦着,仿佛可以燃起火来。失而复得的快感酥酥麻麻的刺激他的大脑,吴邪下意识的放开扣着张起灵后脑勺的手,搂在张起灵的腰上。
“嗯……哼……”一只温凉的手从吴邪的衣摆下伸进来,在他的小腹附近肆意的抚摸着,指尖一寸一寸的触碰着手下光滑的肌肤,时不时的揉捏几下。
“小哥……”吴邪有些不舍的松开张起灵,两个人的呼吸都因为这个吻粗重起来。但是张起灵并没有深入,只是在吴邪嘴角落下几个轻吻,舔咬着吴邪的脖子。安静的车厢里时而可以听到几声诱人的闷哼。
他们实在是太久没见了。吴邪佩服自己这个时候居然也可以走神。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去想过去。
他实在是……太想念张起灵了。
在没遇到张起灵之前,他也有很多女性朋友,什么性格的都有,但是他都没有特别浓烈的喜欢的感觉,他以为那种很浅很浅的喜欢就是爱。直到遇到张起灵,吴邪发现自己喜欢张起灵的那一瞬,仿佛有无数的烟花在心里炸开。和张起灵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快乐的。
他感觉到他几乎用他所有的情绪来喜欢张起灵。
就像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吻,他也可以异常的满足。
“小哥。”吴邪在张起灵的嘴唇上点了一下,随即再次吻上去。他的声音低哑得几乎在安静的车厢里都听不到。
他说:“小哥,我们做吧。”
我实在是太想你了。不管你是人是鬼,只要是你,我都想和你在一起。吴邪这么想着,伸手开始解张起灵的衣服扣子。
张起灵愣了一下,下一秒也开始扒吴邪的衣服。
副驾驶的车座被放下,吴邪飞快的脱了裤子,只穿着内裤跪坐到了张起灵的大腿上,双手搂着张起灵的脖子,用下身蹭着张起灵鼓胀的下身。张起灵灼热坚硬的阳物在吴邪的会阴处缓缓的磨蹭,吴邪白色的衬衣只解开了扣子,布料轻飘飘的悬空着,嫩红的乳尖若隐若现。
吴邪已经被挑逗的勃起,内裤还紧绷绷的包裹着有些难受,更何况张起灵一只手在他身后胡乱的抚摸着,偶尔顺着股沟摩擦,另一只手仅仅伸出一根手指隔着内裤逗弄着他勃发的欲望,很快黑色的内裤湿了一个黑色的圆点。
“别……哈……别闹……”和张起灵分手以后,吴邪还没有好好的抒解过一次欲望,只有偶尔自己发泄一次,也谈不上有多舒服。
可是今天,仅仅是张起灵的几下挑逗,吴邪便感觉到自己所有的热情被调动起来。
吴邪第一次生出欲求不满的感觉。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9 18:28:00 +0800 CST  
8已更新,被吞请留言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09 18:28:00 +0800 CST  


楼主 顾梦鸢  发布于 2017-09-14 21:11:00 +0800 CST  

楼主:顾梦鸢

字数:13248

发表时间:2017-08-26 18: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1-04 10:18:15 +0800 CST

评论数:3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