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之后,小樱说:在剩下的时日里她要和小狼度过,所以月和小可

过了好多年了,最近又开始看百变小樱魔术卡,果然还是超级喜欢月呐。可是喜欢桃月的人偏少,这让我这腐女怎么活。
好久没有动笔了,至被虐的月美人美好结局。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0 10:36:00 +0800 CST  
手机版,卧槽我想说好麻烦啊!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0 10:37:00 +0800 CST  
百年之后,小樱同当年的库洛里多同样说出了相同的话,这位曾经的少女心早已成熟,优雅,有内涵。只是唯一不同的是……
相似的场景,小可已经明白小樱的意思,内心的确难受,却对小樱脸上与库洛里多没多少差别的表情感到厌烦。
“什么,现在的你根本不可能辞世,为什么这么早就叫我们去寻找新主人。”
小樱微笑说:“因为剩下的时光我要和小狼去过二人世界。”
变相的说,他们不就是电灯泡么。
一秒破功,小可和小樱吵了起来,这位方才的淑女其实在他们面前并不能学会真正的矜持。
只是月早已对这样的结局有了习惯吧,又要换新主人么?不想。
“搞什么,你现在可是和库洛里多一样厉害的魔法师啊!那样的经历你不会还想让我们再来一次吧。”小可嘟囔道,分明他们是可以转世的,难道当年的结果还要再来一次?
小樱若有所思,偷偷瞧着月。他一直保持着平静,但是那眉间微微的纹络已经出卖了他的心。
“那么还是要月来审判吧。”
“搞什么,果然还是这样!”小可不服。
月走出去,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
对于这样的事再来一遍,他知道结局是改不了的。
人的寿命是有限的,桃矢将力量给了他所以早早就离开了,而雪兔也因此随他消失。
人真的是很麻烦。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0 10:58:00 +0800 CST  
说什么要找新主人,月和小可完全没有当一回事。
“搞什么,小樱这家伙竟然和那小鬼去度假,这个家伙!”小可懒洋洋的趴在地毯上,月静静地现在一边,偌大的房子顿时空了,变得十分安静。
咕噜噜…
小可饿了,头顶一道无奈,打开冰箱却是早已没有了吃的。
“呃,月。”
“……”
“做些吃的吧。”
“……”
面对小可庞大的身躯,月微皱了一下眉。他是个讨厌麻烦的人,但并不会嫌弃。
月美人向来是逆来顺受,打开冰箱,面对空荡荡只剩下冷气的冰柜,月表示无奈。
小可这家伙只用了三天就把所以得食物都吃光了。
“呃,要不出去买一些回来。”
月斜眸瞧了小可一眼,小可转身跑到楼上,就把小樱留下的现金和银行卡拿了下来。
月无奈,值得接过,转身就要出去。
“等一下,我也要去!”
“你……”
小可变小,在月周围转了一圈,在想坐在哪里比较好。
月偏过去脸:“真是麻烦。”
小可不高兴道“什么,竟然嫌我麻烦。你这个家伙!”而后他坐到了月的肩膀上。
你有见过布娃娃坐在人的肩膀上而不会掉的么?
月一抬步,佯装布娃娃的小可就差点掉了下去。
小可沮丧又无奈:“要不,你把我抱在怀里吧。”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0 11:15:00 +0800 CST  
“……”
将小可抱在怀里,月又皱了下眉,思索了许久。
“什么嘛,我只是个布娃娃,你在尴尬什么?”
“你很麻烦。”
小可沮丧中:“话说,你要穿这一身出去么?”
“什么。”
小可看着月万年不变的着装:“我看到小樱有给你准备衣服。”小可飞到小樱的房间拿出一套白色上有樱花的和服。
月是喜欢紫色和红色的,虽然樱花不多,但他还是觉得有些花哨。
“换下来吧。”
“……”
(换衣服场景自行脑补)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0 11:21:00 +0800 CST  
甜点,零食,一直都是小可所爱。
每每经过这些店铺,小可两个眼睛便亮成了星星,闪闪发亮。
然而月却只买了一小部分,剩下的时间就是无视小可。
月的长发十分招摇,加上俊美的容颜,总会吸引男生女孩子们的眼球。
“草莓蛋糕~~~”小可眼前一亮,月错过了,“你这家伙,不用这么斤斤计较吧。”
“拿不下了。”
“可以叫他们送啊!”
“很麻烦。”
小可登时就要发作,从月的怀里跳出来,张牙舞爪,吸引了大批路人的眼球。
眼看暴露,小可缩了回去。
月不做反应,留下一脸懵逼的人们,继续往前走。
完全当做——没!发!生!
突然,一阵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微风浮动,月慢慢调头。
“月,你有没有感觉。”
“嗯。”当时小樱在他们脑海中所传递到的信息出现了。这种熟悉的感觉正在指引着他们,他们的新主人在这个方向。
月入定,久久没有回神。
小可先飞了出去,问他:“你不来么。”
月单手叉腰,头偏到了另一个方向。这种感觉很讨厌。如果再经历一次,会很烦。
“小樱这家伙真是的,我们……”
月默不作声,小樱留下的那个念想越发强烈。
三摇头,月还是跟着去了。
那个方向是一所大学,顺着方向他们进入了学院内,透过栅栏顺着感觉发现了一个人。
“那!那是!”
小可差点跳出去:“那个人不是已经过世了,可他……怎么会是小樱的哥哥。”
木之本桃矢,那种感觉,莫非他就是他们的新主人!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1 22:31:00 +0800 CST  
他——转世了。
连容貌也是没有变。
这……是真的……
月不可置信,篮球场上他矫健的身影依然如初。
他是运动健将,无论做什么都是出类拔萃。
只是上一世两力量给了他,所以……
“月,你有没有感觉到。这股力量……”
“木之本桃矢。”
小樱为他们选择的新主人,竟然是自己上一世的哥哥。
上一世和桃矢相处的不是很友好的小可表示:小樱这家伙,竟然把自己的哥哥塞给我们!
“昂~”
“月,你也很生气对吧。”
毕竟那些年里,月极少出现在桃矢面前。他们最常见的还是雪兔。
很奇怪,月不是对桃矢心怀感恩的么?不晓得后来是发生了什么矛盾。
阳光下,桃矢挥洒汗水。对于月这边的情况本来并没有在意,只是今日的拉拉队似乎安静了许多。
桃矢不很在意,反倒是身边的人指了指:“哎呦,桃矢快看。你小子有福气呐,你的拉拉队里又填了一名成员,似乎还是个美人儿。”
他们现在场中央对外围看着并不是很清。不过吸引了他们的还是月那身比较鲜艳的装束和招摇的外表。
月周围围满了女孩子,本来是以为又是劲敌,比较排挤。然而仔细一看发现是个冷若冰霜的美男子,顿时心花怒放。
尤其是抱着布娃娃的美男子,那样安静,仪表堂堂。用忍不住让人多看几眼。
“啊嘞啊嘞,这……”桃矢身边的哥们儿走过去想亲近一下,然而可以他失望了,“男……男的?”
“嗯?”桃矢正在喝水,对于拉拉队新成员是谁并不在意。可是一听是个男的,又是那一头银色长发,内心竟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那个人……是在很专注的看着自己?
桃矢移步,那人的模样越发清晰。他三步并作一步,直接翻铁网翻了过去。
见桃矢出来,妹子们两他们围在了中间。他们本来是为了靠近桃矢,不过此刻的气氛却有些与众不同。
因为月也在其中。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3 23:40:00 +0800 CST  
“我说桃失,你这魅力真是越来越大了。连……”桃失的同学兼跟屁虫沪洮(原谅我不会取名字)本来想说桃失迷住了一个娘娘腔的人,尤其是留着这么长头发的月。但是看着月后面的话沪洮根本说不出口,这个人的确长相漂亮,却并不阴柔。
他哥们儿就觉得:“这人不会又是哪个死对头派来的人吧。”距离这不远的一所高中有个叫夏洛的香港留学生,也是当地高中学院的校草。
不过这家伙跟桃失比起来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轮相貌倒和桃失的英俊可以比较个高下,但是论体育,当然还是桃失能力担当。
这时候没什么人说话,花痴的花痴,疑惑的疑惑。
沪洮拿胳膊肘顶了顶桃失:“诶,这个人看你看得好专注诶。”
月看着桃失,不偏移视线,也不眨一下眼睛。说是深情,可偏偏他们在月的眼中又看不到一丝的情愫。
这倒是奇怪。
“喂,你倒是谁啊。”沪洮又问,心说:这个人真是越看越好看,就是有些可惜不是个女的。但是他出门还抱着个娃娃,这性格不会有问题吧?应该是,说不准。
月不作答,转身离开了人群。
“喂,嘿?怎么走了。桃失,这个人你认识么。”
桃失同样困惑,说不认识,却有种熟悉。
莫名其妙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6 21:48:00 +0800 CST  
“你说小樱为什么要这么做?”
“小樱这家伙,竟然把她的哥哥塞给你我当主人。”
“喂喂喂,月,你倒是说句话啊。”
月半响回了一个字:“昂。”
就一个字,好像还是月赏给小可的。
小可闷了一肚子气:“这个家伙。”
桃失的高中(我不知道取啥名字)每每放学,无论是打篮球,踢足球,还是上下学,总能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今天他又来了,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树上毫不避讳的看着自己。
只是今日他似乎是睡得过了些。连自己站在树下都不知道,平常的警觉性大概是在他熟悉之后已经消失了。
“月,月。”小可低声提醒月,不过这家伙嗜睡严重。
小可用手指戳了月两下,月睁开朦胧的睡眼,待入定,精神瞬间恢复。
“嗯?”月垂眸看着小可,微皱着眉头,有很严肃的起床气。
“那家伙在下面。”
月听此侧下头,秀发被桃失把弄在手里,一抬头四目相对。两人都怔住了。
顿了顿,桃失展开双臂:“你下来,我接住你。”
“……”
“怎么,难道害羞了。”
月苦恼了一阵,翻身跳了下去。直立立的站在桃失的面前,根本不需要他去接自己。
(我知道,大多数人肯定是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月不小心掉了下去,正好被桃失接住。多么的暧昧惹人遐想,然而仔细去想,月才不是这样的大意的人呐。)
“呵呵,天天看到你在这里等我。今天我主动来找你,怎么,不习惯了。”
桃失转世,明显不记得他了。
“没什么。”
“哦,原来你会说话。”
“……”
桃失凑近:“你叫什么名字?”
月愣住,此时仿佛回到那一日,桃失将他唤醒将自己的力量给予自己的那一天。
“月。”依旧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月?”没有姓氏?“很适合你。”
樱花树下的邂逅,只在寥寥几句话中结束。
月依旧专注的看着桃失,只可惜今世他已经不记得自己。
月的失落表现在他目光随之柔和,但很快便会被他遮掩住:“我要走了。”
短短四个字,月没有其他的话。他从来没有准备跟桃失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再去亲近他。
“请等一下!”桃失叫住月,月侧头,“什么?”
“我们这算是认识了么!”
“……昂。”
“明天来XXX甜品店怎么样?”
月转身疑惑的看着桃失,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是月没有拒绝:“我会的。”
桃失微笑着望着月离开,虽然月怪了一些,但是人看上去不错。很漂亮的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话会感觉喜欢。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6 22:29:00 +0800 CST  
xxx甜品店,桃矢上辈子就是打工狂魔,这辈子似乎也没有变。
“刚你久等了!吃什么,我请客。”桃矢拿来菜单让月挑,月简单的看了下他,“不需要。”
”诶,你来一趟,我总该答谢一下。嗯~我看看,不去来两份甜点好了。”
桃矢请吃甜点,月是懒得吃的。倒是他怀里的小可就不淡定了。眼巴巴的看着甜点上桌了,却只能看着而不能吃。
心塞塞的。
“嗯?你怎么不吃,不喜欢这个口味么?”
月犹豫了一下,简单的品尝了一口。
对于食物,他的确也不挑剔。只是也没什么爱好罢了。
“看来你的确不喜欢吃呐,那就不要勉强了。既然你这么客气,我都觉得不太好意思请你跑这一趟了。”
“你想说什么。”
“本来借着这个机会,我想说,不如……你请我到你家吃饭吧。”
“……”
桃矢等待着月的回音,不晓得这家伙是不是太迟钝了些。
“喂喂,我的问题叫你为难了么?”桃矢本来很期待,不过月的反应………竟然是没有反应,好歹给句话吧。
第一次,看到一个只见过一次便想要交朋友的人。
“可以。”月不假思索,既然小樱选择了他做他们的主人,理应……
月打住了自己的思绪,本来他并不是会这样想的人。
可是……这个人是桃矢。
“好了,那我们走吧。”
“现在?”
“嗯,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桃矢跟老板娘打了招呼,用今天打工的钱换了食物。
老板娘是个优雅的女人,眉眼一笑,眼瞧着月对桃矢说:“啊嘞啊嘞~难怪不叫桃矢有女朋友。这个人长得不错。虽然性子迟钝了些,但你要加油!”
“嗯?”桃矢听此望向了月,抱着布娃娃的男孩子的确可爱,不过他们并不是那种关系。
只是他单纯的想要靠近月罢了。
至于喜欢……呵呵,不清楚。
桃矢跟随月来到了家,对这屋子,桃矢只觉得好温暖。
月斜望着桃矢:“走吧。”
“啊!哦。”一不小心,自己竟然愣了神。可是为什么?好像来过。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8 01:20:00 +0800 CST  
“我去准备吃的。”回去正好是晚饭的时间,月也不问一下桃矢要吃什么,放下小可直接动身去了厨房。
小可无比讨厌的对着月的身影一阵抓狂,随之桃矢的眼睛转到了他的身上,小可再次变成了布娃娃模样。
桃矢两只一掐,犹豫了一下,改成温柔的握住小可的脑袋将他拿起来。
在桃矢眼里,月每天都会抱着这个布娃娃,定是对他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吧。所以他也会温柔对待。
不然早就两指掐。
“月,家里只有你自己?”
“……昂。”
“原来如此。”偌大的别墅,却只住着他自己么?“你的亲人呢?”
桃矢在客厅闲逛,这个家具的摆设……不知名的,自己竟然知道厨房,客厅,厕所等准确位置。
因为熟悉吧,他却并没有去想这些。而且理所应该的认为这个家也是很欢迎自己的,才会觉得亲切。
“木之本……嗯……真是很巧,我也姓木之本(木之本是姓氏么?不知道。)”
月没有说话,思绪早就游离躯壳之外。
“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叫木之本樱。”真是奇怪,为什么觉得她更应该是自己的妹妹?怪物………
桃矢来到厨房,忽然看到鸡蛋飞到了月的手中。他大吃一惊,手里掐着的小可差点叫出去。
虽然只是发出了一丁点的声响,毕竟在桃矢的手里还是被听见了。不过当他错眼去看,小可并无异样。
桃矢回眸,月端着食物“好了,可以吃了。”
竟然有甜点。显然月并不是不喜欢吃,难道说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吃东西?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8 15:13:00 +0800 CST  
桃矢吃着,月专注的看着。
当然以及口水只能往肚子里咽的小可,然后看着桃矢将月为他准备的甜点一并放进了口中,留下的只是大概月应该吃的分量。
“啊~真是好吃呐。剩下的我来收拾,你吃吧,我不会看你的。”
“……”
桃矢收拾了桌子,刚转身小可就已经按耐不住,等到桃矢走进了厨房,他才大吃特吃。
桃矢听着后面狼吞虎咽的声音有些吃惊,却没看到塞进满嘴的却只是个布娃娃,月只是在闭目冥思。
桃矢偷偷透过盘子的反光去偷看月的动向,来回来去犹豫了三次。觉得这样对月并不号,人家也许会很在意,结果第三次在他按耐不住对月的好奇时,桌子上已经干净了。
桃矢感叹月的吃功,看着他开始收拾碗筷,赶忙两盘子放了下。
“呃呵呵,你吃完了。”桃矢尴尬笑,这速度,也是没谁了。
月清洗着碗筷:“嗯。”
桃矢找话题闲聊:“平时都只是你一个人在家么?”
“……算是。”
算是?难道说这屋子里还有别人,是木之本樱吧。哦对了,桌子上的照片,还有(木之本樱的爹叫啥来着?:)那个名字,他们应该是一家三口吧。
“啊嘞啊嘞,你家的遥控器在哪?”说着话桃矢已经找到了,其实他不过是想找一个和月搭讪的理由。并且拿起小可,“这个布娃娃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至少桃矢是这样认为的。结果月却说:“很麻烦的家伙。”
月指小可,桃矢还以为是送他布娃娃的人。
应该是个女孩子吧,或许是他的妹妹,那个木之本樱。
事实上小可会留下的确是小樱故意塞给月的,因为以月的个性,没有了小可他的生活会变得太简单了。除了睡就是失神吧。
小可头顶一个难懂的符号出现,心说:“月这个家伙,竟然说他麻烦!”
桃矢有意无意的眼神都在月的脸上,月忘了只剩下雪花的频道:“没有续费。”
“嗯?”桃矢疑惑,一瞧电视荧幕忽然笑了,单手搂住月的肩膀,“你这生活过得也太不在状态了吧。”不过转念一想,家里大概是没什么人,所以他过得模棱两可。
“我看你这屋还有很多房间,不知道我租一间可不可以。”
月疑惑的看着桃矢,他为什么忽然就想要留下?
“不知道方便么?”桃矢补充道,前面的那句话已经是肯定句了,结果看来自己太突然了,吓到了对方。
月愣了,“你想住就住吧。”本来这就是他的家,合情合理。
桃矢有些差异,就这样让他住下了。除了些许的疑惑,没有更多的表情,完全在情理之中。
难道正如同学说的,他总是来看自己,是真的对自己有那种意思?
是个很容易上钩的人呐。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8 15:38:00 +0800 CST  
桃矢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在自己前世的家中住下了,对于他的存在月说不上习惯还是不习惯。
至少前世因为种种原因,月很少出现在桃矢的面前。
“我洗好了,你站在这里……是我打扰了。”
月只是摇了摇头,放弃了思索,转身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被桃矢打理的很干净,他只需要放上水就可以了。
“月。”桃矢靠着门,站在外面,“我虽然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怎么想的,不过……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一段时间。我对这种事并没有忌讳。毕竟……我对你是存在好感的。”
月错目,随手拿起衣服将外套穿上。开了门,桃矢直接倒进了他的怀里,略感尴尬。
月面无表情的看着桃矢,桃矢快速起身,傻呵呵的笑了笑。余光瞧着月略敞开的衣袍,清晰的锁骨还裸露在外。
莫非……他这是在勾引自己?
桃矢浮想联翩,殊不知月不在意紧紧是因为这并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他是无性别之分的,但骨子里更偏向于男性。
两个男性即使裸露在一起面对面,依着月的思想,他根本不会想多些什么。
想多的只能是桃矢。
眼瞧着月身上的衣袍已经黏在了月的身上,他那纤细而优美的身段更加清晰可见。
由此看来,说不定月真的是个gay。而偏偏他居然毫不反感,桃矢也在想,是月长得的确好看吸引了自己,还是说自己其实也是……
“月,其实我觉得……你的心思完全可以表达给我听。”桃矢单枪植入,锁定月的性向问题,其他都不是问题。
桃矢甚至挑逗意味的靠近月,凑的更近,一只手握在门杠上,斜了下身子,差不多可以够到月那双粉色的薄唇。只需要等他答应,他便可以付之行动。
桃矢隐约在期待,等着月的回答,等着他们可以愉快的进行下一步,最初的,一个简单的香吻。
然而……
“既然你想知道,希望不会吓到你。”
“呵呵,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桃矢笑道,无非就是性向的问题,然而这不是问题。
突然!月张开翅膀:“我是审判者——月。”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9 01:57:00 +0800 CST  
桃矢愣神了许久,自己看到的是什么?雪白的天使翅膀?从月……背后长出来的!
“你需要试着习惯。”月平静的看着桃矢,没有任何的解释,分明就是在命令。
桃矢回神,手伸在半空:“我……能摸一下么?”
月想了一下,点了下头。桃矢兴奋了。
桃矢试探的摸了摸月的翅膀,那种感觉是真的,从月的身上长出来的:“真是不敢相信,月!你……你原来是天使。”
月皱了下眉:“不是。”
“不是?那你是神呢?”
“不是。可鲁贝鲁斯,你可以出来了。”
小可就在拐角处默默偷看着,结果月这个家伙竟然就这样一句话将他给揪了出来。
月这个家伙一定是觉得解释起来很麻烦😒。
答案是宾果!
月就是懒得解释!于是将这个头疼的事情丢给了小可。
月的身上能能长出翅膀桃矢还能够淡定接受,毕竟月加上翅膀看上去那么美,这样很配。
可是布偶说话了,桃矢就不能淡定了。
而且这只布偶还飞到了他的面前!
“月,你这个家伙,现在就叫我出来,不怕吓到新主人么!”瞧瞧瞧瞧,桃矢那一脸懵逼的表情,都被他吓坏了。
可是下一秒,桃矢二指一掐:“这是你整天抱着的那只布娃娃,原来是活的,不会只是方了电池吧?”
桃矢又拉又扯,顿时不信了。
小可在百般蹂躏后爆发,化出真身:“你这个家伙,别以为你是现在的哥哥就可以为所欲为!”
小可怒了,一口火焰喷出喷在了月的翅膀上,
那一刻,保护桃矢一直都是他的本能。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9 19:09:00 +0800 CST  
so……我写的怎么样啊,怎么突然这么清净。好寂寞啊。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9 19:10:00 +0800 CST  
小可一脸懵逼,心说:我刚才做了什么?
呗小樱知道他竟然攻击了她的哥哥,小樱一定会用小樱牌教训他的。
不过还好,桃矢安然无恙。
只是……
月收回翅膀,原本平静的脸不淡定了,冷峻的斜眸瞪着小可。
“呃~月。我只是发火发过了头。”小可想一只受到了惊吓的难似得往后退,嗖的一下逃走了。
月手中刚凝聚魔法,还不等适当就被桃矢擒住:“原来你这么在意我。”
“……”月愣了,四目相对,月竟无话可回。
那种本能不需要思考他便付之行动,一直……一直都是这样。
可是……
月逃开,转身背对桃矢:“你误会了,我只是在尽我的责任罢了。我保护你……是不希望你受伤。”
话到这里,不还是为了他么。
“我只是……因为你是人,不能承受可鲁贝鲁斯的火焰。只是……”
“话突然变多了呐。”
月一怔。
桃矢笑道:“我都明白,口是心非的家伙。”
月回头,面对桃矢那笑盈盈不怀好意的嘴脸很不适应。
“我回房了,你早点睡吧。”
“不跟我解释一下?”
“……。”
月快速离开,其实他的步子并不算快,但比较的出来他还是有在加速。
桃矢失声大笑,笑的月心里忐忑不安起来。
这一世为什么觉得这个家伙……很危险?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19 19:25:00 +0800 CST  
今夜无眠,转天清早,不用小可说话,月已经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
这样自然的举动,大概连他都没有察觉出来。
“哇!早餐!”小可眼前一亮,抬头看月,奇怪,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勤快。
“早!”桃矢捶打着肩膀走出来,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在看到月的身影的那一刻瞬间爆满。
“月!早啊。!”
月端出饭菜:“可以吃了。”然后他坐在一边,合着眼睛沉默不做声。
“月怎么不吃?”桃矢吃着问着,眼瞧着桌子上的食物在想给月夹什么。
这时候小可发话了:“月是不需要吃东西的,都给我就好了。”
“月……”原来月是不吃东西的,这……“我还以为你会很能吃呢。呵呵。”因为在意吃相才不会在人前吃东西。
结果现在看来那个很能吃的根本就是小可。
月看上去那样优雅的一个人怎么会做出失态的举动。
不过他记得,他还是见过月吃东西的,虽然只是抿了一小口。
可是,桃矢殊不知自己的一句话触动了月。
月错愕的看着桃矢,桃矢发觉:“怎么了?月你不舒服?”
桃矢关心的靠近,但被月拒绝了。
“我没事,我是不会生病的。”月站起身,收拾起碗筷。
桃矢抢过去:“我来吧,总是麻烦你,真是太打扰了。”
“你该上学去了。”月提醒道,不容抗拒的眼神命令般让桃矢离开。
莫名的,桃矢没有了继续留下的理由。
“那……我先走了。”
“……”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20 21:24:00 +0800 CST  
收拾着碗筷,小可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月。“月这个家伙,怎么觉得死气沉沉的。”他嘟囔着,明明平时的月也很安静,但是此刻看上去却觉得有些不同往常。
是哪里出了错?
“月,小樱既然选择了这家伙,你是不是该做出点表示。”比如审判,然后ko,像当初月对小樱那样,“我的主人只有小樱。”
小可陷入遐想中………
月却没有听进去一句。
“我还以为你会很能吃呢,呵呵。”
月忽然停下:原来,他对雪兔还有留恋。那种感情是很难割舍的吧,即便雪兔已经随他的上一世消失,他依然记得他。
果然,我才是那个所谓的假身份。
“月,你在胡思乱想什么?”不知何时小可已经走到了月的跟前,而月浑然不知。
“没什么。”月收拾好厨房,小可正在寻摸甜品。“月,做个草莓蛋糕怎么样。”
月依然愣神。小可委屈道:“没有了小樱,没有了知世,什么好吃的都没有!都没有!啊!!!”
月依旧没有回神。
小可正挡着月的去路撒娇,见月失神,小可耸拉着耳朵:“你不会是在想桃矢吧?”
听到这个名字,月突然回神。反手一锅罩在小可的脑袋上:“自己做。”
“……”小可歪头瞧着月离开上楼的背景,“这家伙,怎么突然就生气了。真是的。”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20 21:37:00 +0800 CST  
月坐在床上,脑海里念念不忘都是雪兔和桃矢的过往。
雪兔的一切他都知道,比起雪兔,他更清楚与桃矢相处的点点滴滴。
更加清楚……
小可是个吃货,桃矢很快@到这一点,晚上买蛋糕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被这只巨型另类哈士奇搞得天翻地覆。
原因是小可在给自己做蛋糕。
放小可发现桃矢卖了蛋糕的那个瞬间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蛋糕蛋糕蛋糕,我爱吃的蛋糕…”小可心花怒放,桃矢左右闪躲,“吃可以,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问题?什么问题?”小可回神。
桃矢左右看了看:“月呢?”
“他在房间,已经一天都没出来了。”
“一天?”这么久,不会有事吧?桃矢担心想,“你就没有上去看看?”
小可盯着蛋糕说:“月不喜欢别人打扰他睡觉。”更何况他小可早上刚被月揍了一顿。哪敢再去招惹月。
别看月平时跟平静,其实发起脾气来是很暴力的。
(如审判那次……月其实不是个很冷静的人。)
桃矢放下蛋糕,单手撑在桌子上看着小可:“昨晚你说我是你们的新主人?”
小可炸毛,僵硬的歪过头,抵死也不肯承受:“有么?我有说么?”
“想反悔?那……”桃矢一把盖住了蛋糕。
小可就不淡定了:“是!是真的!”
为了蛋糕,小可已无节操。
桃矢继续问:“为什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可边吃边给桃矢解释,虽然中间有漏洞,也就是隐瞒了桃矢上辈子是小樱哥哥的事情,但大致桃矢是明白了。
“原来如此。”桃矢撑起桌子,起步朝楼梯走去。月是在二楼,(桃矢原来水哪屋?反正我是不知道。)桃矢走去月的房间,忘记了打招呼,直接开门进了去。
进了屋才想起自己竟然如此冒失。
不过还好自己没有敲,小可说月有起床气,这个时候他竟然还窝在床上睡着。
只是这个睡姿……
“他……”蜷缩在床上,是……没有安全感?
月睡着的时候本来是抱着单腿坐着的姿势,只是后来倒下了,反而抱住了双腿。
看他的样子给了桃矢一个错觉,月没有安全感。
关上门,桃矢轻轻的去抚平月的身体,为他盖上被褥。
轻抚他的脸颊,摸着他的额头:“这是做恶梦了?”
谁承想月在这个时候醒来,面对桃矢近在咫尺的容颜愣了。
月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右手抓着头发,左手撑着身体。眼睛瞧着床脚的方向:“你怎么会在这里?”
“……吵醒你了。”
月略侧目:“没有。”
桃矢坐在床头:“你是有什么心事?”
“……”
“看来你不想说啊。”
月依旧不做任何回答,冰雪美人形容在学的身上从来都不为过,一向冷峻的面容隔绝了一切问题。
“挺小可说,我是你们这一世的主人呐。”
月略测了下头,虽然只是给桃矢一个侧脸,但是他的实现已经定在了桃矢的胸口。
“我是审判者,我还没有同意。”
“哦?那么如何才能让你接受我?”
“……”月掀开被褥赤脚下床,这个时候桃矢也站了起来。
面对桃矢,月顿了顿,低头说:“打败我……除非你打败我。”
“打败你。”这一段桃矢挺小可说了,说的极其凶残。月的冷漠大家有目共睹,想赢月,他想都别想。
可是桃矢却不这样认为。
月低着头,锁着眉。很是抵触。
桃矢上前一步,一拳挥了过去,月都没有防备。
这一拳桃矢当然不会打下去,只是试探。
月失神,待回神他明白过来。后跳一步,月幻化出冰晶:“那么开始吧。”
桃矢收回拳,许久两个人都没有反应。
月问:“为什么不出手了?”
桃矢无奈的笑了笑,走上去,一把揽住时时警备的月的腰身,一吻凑了过去:“打败你,真的是太简单了。”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21 22:04:00 +0800 CST  
今天就更新到这里吧,我要玩游戏啦。

楼主 俺素馒头  发布于 2017-03-21 22:05:00 +0800 CST  

楼主:俺素馒头

字数:26462

发表时间:2017-03-10 18: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30 22:04:55 +0800 CST

评论数:15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