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福祸相依 重生沙海邪

楔子完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4:00 +0800 CST  
古镇
天黑着,脚步声只有一瞬,马上又停了下来。
一个青年透着月光从巷子里走出来,满眼望去,只有破败的墙,整个古镇从进入开始,就是没边没际的巷子。
这是一个不知是什么年头的镇子,被弃用了很久,但青年也没打算这么快从这个镇子上离开,既然被吸引而来,他就要好好的勘测一把。
整个镇子只有他一个人,他听着自己的呼吸,似乎是有点累了,把一包烟给拿出来。
他坐在一家民居的正门口,像是一个门神。
忽然,从右侧的巷子里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青年快速站了起来,手里的烟还没点着,他的眼睛仔仔细细地看着巷子里的人,他手里有一把刀,只要出现未知的危险,他就会挥刀出手。
脚步渐渐地近了,青年很快举起了刀,也许是他发出了什么声音,那阵脚步竟然轻了,似乎对方也在慢慢地接近着。
“一,二,三。”在内心里数数,青年要给自己的动作弄出些节奏,他不能慌乱。
一只手很快地从巷子里伸出来,青年很快后退了一步,这是在诱导自己攻击,他举起手中的刀,对方已经开始了,“啪。”青年的瞳孔睁大了些,这是从上方,他转过眼睛,就看到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跳向自己,而他分明不够这么强大能防备住。
这个古镇竟然不止他一个人。
而他为什么要来这个古镇?明明只是一个兴头而已。
一周前。
吴邪坐在铺子里,冷不丁冲王盟笑道:“王盟,扣你工资!”这一招百试百灵,吴邪喜欢看着王盟苦着一张脸的样子。当然他自己也知道王盟的工资已经够便宜,这家伙迟早会向他递辞职书。
书桌顶上摆着个纸鹤,透过它透明质地露出来的是古怪的符号,古帛书。
大金牙来过了店里,不过吴邪只收了帛书,根本没理会吴三省那则三点鸡眼黄沙的讯息,他不可能两辈子都栽在一个人身上,任由三叔把自己牵扯进局里,却对吴邪的计划丝毫用处都没有。
这封帛书只配待在书桌上,做一个纸鹤。
一巴掌拍开桌子上的纸鹤,吴邪的眼前多了一张信封,王盟递给他,黄色的信封,薄薄一层,“信?”吴邪抬起眼睛来,王盟点头,指了指门外,“在门槛上捡到的,没有署名。”
吴邪随意的捏了一捏,没有署名,那信封破破烂烂,甚至还有好几个洞。
王盟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一封破信,老板肯定会在借着由头逗弄他,吴邪把玩了一会,很快抬起眼冲王盟温温和和地笑了:“去,扫扫屋子,里三圈外三圈,不要停。”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5:00 +0800 CST  
王盟立刻一声哀嚎。
但吴邪没有理会,他把信封抽出来,上面的破洞丝毫不起眼,粗的大洞一共十个,排列在细细的小洞之外,只要吴邪用中性笔串联勾勒,信封上就会出现一条单眼鱼,呆呆地看着吴邪。
这是吴家老一派唯一留下的通讯信号,而那些其他古老的复杂的,已经随着时代的更替腐朽在那些老一派的坟墓里了。单眼鱼代表危险,吴邪只不过是那个时候不得不需要翻动吴家老一派势力资料的时候,才接触到这个信号,但这个时候的吴邪,是不会知道这个信号的。
吴邪笑了一声,这算什么,是对吴邪真假怀疑的试探?虽然吴邪并不意外,因为在他当初拒绝和吴三省交流并且把帛书私自扣下来的时候,就知道各方的势力都会开始怀疑。
但是这封信实在古怪,吴邪眼睛闪了一下,如果这封信的信号是真的呢,一个提醒,关于他会发生危险的提醒,或者是通知?等到吴邪抽出那封信的时候,薄薄的纸片上,只有两个字,但吴邪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回家。那两个字的字迹十分熟悉,甚至吴邪曾经临摹过。那是在吴一穷的书房里,小时候的吴邪最喜欢的,就是吴一穷笔锋锋利的字。
吴邪给父母快速挂了电话,家里没有人接听,而父母的手机各自,都不在服务区。
他站起身来,本快速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他把手里的信拿了起来,这个信号如果最正宗,那只有老家守着宗祠的老人有资格发出来,而回家二字,吴邪眼睛眯了一眯,如果他没有猜错,父母每年都有这样的情况同时都不在服务区,就是回乡看望那几天的时候,老家的信号不好。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6:00 +0800 CST  
父母每一次去老家都是吴三省作陪,吴邪给三叔打了电话,果然是不在服务区,他很快又给潘子打了电话,在询问之后,彻底确定了想法。
父母果真回了老家。
那么这封信,以吴邪肯定会发现端倪的自信来到他身边,是为了什么?吴邪内心里涌出很多个想法,但哪一个都不如第一个强烈——回老家。
他感觉,这封信在勾引他回去,既然有人下了套,吴邪喜欢上钩。
四天前。
吴邪坐在大巴上浅眠,这种大巴通常走的是远离市区靠近郊区的线路,比较安静但是路况颠簸,他坐在最后一排,感觉随着车子一荡一荡,像是海里的水手,知道航向,不知道终点。
车子上的人不多,吴邪的前几排只有两个一起听歌的少女,以及一个正在啃地瓜的老头,吴邪闭着眼睛睡了一会,他的觉很轻,只要睡觉就会做梦,有时候会梦到自己落崖的那么一瞬间,有时候也会梦见无数条的鸡冠蛇冲他丝丝,讲述着费洛蒙里记载的故事,几千年几百年。
等吴邪睁开眼睛,天已经昏沉了,夕阳拖着沉重步伐走入云层,车外的景色处于固定,他意识到,车子停着,整个车子沉甸甸的,吴邪的臂膀有点酸,他伸了个懒腰,大巴上没有一个人,下了车,坑坑洼洼的路上,中间停着一辆银色的面包车,司机正和对方交涉,似乎是面包车坏在半路上,其他的游客有气无力的站在那看着两个人吵架。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6:00 +0800 CST  
“车子修好得什么时候?”
面包车司机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等着吧。”
吴邪抽了根烟,他和这些人哪一个都不认识,蹲在草丛边上抽烟,剩下的人都上了车,唯独吴邪留在外面,面包车司机吭哧吭哧地修车,他看着没什么意思,回头来打量这里,应该离老家只有几千公里的路程了。
草丛几乎长到路上来,这是没有水泥路的沙地,吴邪往右方看去,有一条鹅肠小路被草丛盖住,他扒拉一下草丛,从里面钻出来几只青蛙,一个石柱子立在道中间,吴邪看了一看,繁体字,他好歹能看清,水镇,这里竟然还有一个镇子,吴邪左右看一圈,除了荒郊野岭以及废弃的田,哪里有小镇。
他不是喜欢探险的人,但石柱子上的繁体字,他能认出来是瘦金体,他不得不在意瘦金体上的镇字的横是歪着的,那是他的坏习惯,即使更改了,他也依旧会犯,用另一句话来讲,石柱子上的字是他写的。
但是吴邪知道那不可能,可是另一个人呢?吴邪马上想起来,曾经看过的录像带,那个爬行在地上的人,那个和自己的习惯一模一样的人,齐羽。
可是就算是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吴邪扒开草丛走了进去,走到半路的时候,他试着回头看了一下,道路上的大巴车孤零零地停在那,他重新回头,只身往前走。
鹅肠小路开始有了坡度,野田慢慢有了弧度,微微向上弓着,开始有很多树,但鹅肠小路依旧不急不缓的向前流淌。
吴邪看见了一个门,黑漆漆的门坐落在前方,半掩着,吴邪透过那门向里看,这小镇靠着一座山,房屋挤得很满,互相之间只隔着数不清的半尺巷道。
吴邪走进去,发出吱呀的声音,门槛实在很高,需要使劲抬腿才能走进去,吴邪低下头的时候,看见上面沟沟坎坎的伤疤,每一道都是五个长形的痕迹并驾齐驱,就像是一道道抓痕。
吴邪走进了第一家,房间很小,桌子很矮,他看见有一张床,但是根本和地没有任何区别。很怪异的生活习惯。
但怪异一旦多了就会变成习俗,吴邪走进第十家的时候,他的身高让他无法站直身体,不仅桌子矮,这里没有板凳,地面上的灰尘非常浅,就像是有人经常精心地擦拭一样。
房子实在是太矮,吴邪感觉很压抑,等到出来的时候脑袋上蹭出来一片灰白,他蹭了一下,才发现手上一片片蠕动着,他直接扔在地上用脚去踹,上面蠕动着白色的蛾子,身上还拉着细长的丝。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6:00 +0800 CST  
吴邪赶紧扑了下来,发现脑袋上全是这样的东西,他不得不寻找水,但走了一整圈,他只能承认,这里根本没有水,虽然叫做水镇,但是根本与水绝缘,他只好不停地拍打着脑袋,蹲在地上,幸好带了手电,天已经黑了。
“如果这个狗日的齐羽来了这里,还写了字,那说明并不是短暂生活。”吴邪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了这样一段话。
他的笔记本上方晃过一片阴影,于是下意识的,他抬起头来,他感觉头上飞过一个巨大的物体,比猫头鹰,不,要比一只成年猫都要大。
那道影子飞过他头顶,迅速隐入黑暗,这个镇子里,有奇怪的生物。
只要齐羽参与的事情,都会带着诡异,不如说是齐羽所在的考古队。难道说,这个奇怪的考古队也可能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这里有什么值得他们这么逗留?即使吴邪上辈子得到了不少关于考古队的资料,他也不得不觉得有什么他依旧没有触及到。
“嗖——”又是那巨大的影子,吴邪察觉到有很多这样的影子在天空上徘徊,以他为中心点,向外排列着。他下意识抽出自己腰间的刀,天彻底黑下来,只有吴邪这里的手电光亮着,一道影子极快地飞了下来,吴邪重生之后曾经锻炼了一阵反应机能,这个时候很快扭了过去,但马上从后面又来了一道巨力,他被狠狠击打在地上,但同时他的刀狠狠穿过那攻击他的东西的身体,快速扭下来的时刻,吴邪抱着那东西就地打滚滚进了一个人家。
那东西嗷嗷大叫着,吴邪扭开手电的时候那东西使劲地向上靠,似乎是非常的渴望,一张大大的嘴巴,还有两个长地能跳绳的触角,这是一只十分巨大的飞蛾。
吴邪呼了一口气,使劲踹了几脚。
他转过身子大声呼气,抬起脑袋,在天花板上,有一个巨大的圆,如果仔细看,那很像是一个孔。
他的心跳突然跳地很快,这个镇子的确,隐藏着什么。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7:00 +0800 CST  
今晚现在。
那道极其敏捷的影子以刁钻的方式轻轻滚落在地上,站了起来,静静地凝视着自己吓到了的青年,手里擒住一个正在挣扎的大飞蛾,轻轻一扭。
两个人静静对峙着,巷子里的脚步声终于急切了,三个男人从里面跑出来,为首的人一身肥膘,还嚷嚷着:“怎么样,杀掉那只蛾子了吗?”竟然以为吴邪是一只蛾子。
吴邪马上转过头去,但后面岁数大的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吴邪身上,“你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吴三省。吴邪皱眉,他不是在老家为什么在这里?
吴邪全身黑乎乎的,为防在进入人家翻找东西的灰尘,他戴着帽子和口罩,他没有说话,而一直站着的男人放下了手里蛾子的尸体,吴邪注意到那个人的手掌双指齐长。
吴邪在一瞬间有点错觉,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立场,古镇里突然冒出的另一伙人,自己对于对方也是一样的,双方不知对方的底细,当然是对立的。
但是他们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的。他把眼睛看向了吴三省,不,解连环,既然他曾经在探险队待过一段时间,不保证他还知道什么吴邪不知道的。
吴邪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吴三省一伙人,他当然是不会认为身前的几个人会伤害他,但前提是他们像上辈子一样,把他当成那个需要保护的吴邪,但是现在吴邪整个人隐藏在黑暗里,吴三省没认出吴邪,胖子和那个闷油瓶不记得他是谁,而且,吴邪把眼睛转移向那个和他年纪相仿的陌生男人。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7:00 +0800 CST  
他是谁?
在吴邪的眼睛转移向那个男人的同时,胖子动了一下,“喂我说,您是打哪来的,既然相遇了就是有缘,有什么话可以和我说说。”他站在那个男人的前面,挡住了吴邪的视线,他在保护那个男人。
吴邪知道自己现在在几个人的眼睛里属于一个不速之客,并且可能携带着危险和信息,对于他们来说值得留在身边,但绝对不是队友。
他收回眼神,把刀重新收回腰间,他现在要和吴三省合作,在不确定对方知道多少什么目的的时候,只有靠近才能得到更多的信息,这是最简单,也最危险的办法。
“合作?”他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嗓子,本来就少水的几天,嗓子的声音粗哑,听得自己都皱眉。
说话的同时他注意到,张起灵一直紧紧地盯着他,那是一种自然状态下的防备。同时张起灵动了下,吴邪意识到他的身后有什么东西,胖子和吴三省都没有动,他们在打量着吴邪是什么底细和身手。
吴邪转过身,这几天他的身体一直很疲惫,但不得不说,也熟悉了些上辈子留在脑子里的格斗术。
他转过眼睛,一只蛾子被他一刀劈头,干净利落,灰红的鲜血黏湿地淌了一身,吴邪把刀重新插回来腰间,就听见胖子身后的男人一声干呕,吴邪朝站立在那的张起灵点了下头,在吴三省的面前证明了自己能生存的本领之后,他再一次沙哑着嗓子提出了合作。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8:00 +0800 CST  
先更新到这里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8:00 +0800 CST  
发帖实在是太晚了,感觉不太好意思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02:19:00 +0800 CST  
各位新年快乐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13:31:00 +0800 CST  
有没有想要新年贺岁番外的呢?楼主自嗨中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7 13:31:00 +0800 CST  
更新拉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2:48:00 +0800 CST  
又是特别晚的节奏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2:48:00 +0800 CST  
本次预告,吴邪被叫叔?三叔图谋杀自己的侄子?一切更加精彩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2:57:00 +0800 CST  
第三章 吴邪?
一群人穿过巷子,吴邪被安插在张起灵和胖子的中间,吴三省并不放心让他站在队伍的后面,所以吴邪整个就是被几个大老爷们包围起来的节奏。
他蹲下来检查了下一些飞蛾的尸体,目光投向张起灵,一看就是他的手笔,干净利索,“镇子上的飞蛾特别多,而且开始有一定的攻击力。”吴邪把刀抽出来,站起身来,马上胖子和吴三省转过身子看向他。
“我说哥们您还是把刀塞回去吧,要不然咱们这一路的道可不好走啊。”胖子脸上的肉是在笑,但整个人处于外松内紧的状态。
吴邪默然地看了两个人一眼,张起灵站在他的前边,他就算十个胆子挂一串塞肚子里也不敢造反。队伍里的人都静静地看着他,明显把吴邪当成了头号危险人物,吴邪藏在口罩里的嘴巴抽了下,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到前面探查一下而已。
张起灵也回过头看着吴邪,吴邪下意识扬起双手,沙哑着嗓子:“我不会伤害你们。”
不过他说的好听,队伍里的人听不听就是他的事情了。
他后退了好几步,明白自己现在就是个打酱油的,千万别犯事,否则吴三省不一定怎么对付他。
但是他的沉默落在别人眼里反而是一股阴郁,吴邪看着胖子那防备的样翻了个白眼,低声骂着:“就您那肥膘我这刀能刺穿?”
不经意抬眼,张起灵走在他身边,黑眸扫了他一眼,吴邪立刻变成沉默的样子。抱着手里的刀离每个人都远了一点,压低帽檐。
几个人也有点疲累,找了一家民居歇脚,吴邪早就过度疲累了,但他并没第一时间坐下来,而是四处检查了一遍,队伍里的陌生男人累得狠了差点跌倒在吴邪身上,吴邪忍住第一时间抽出刀的冲动,伸出手扶了一把,青年以为是胖子扶着,直到坐下才发现是吴邪,憋出来一句:“谢谢叔!”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2:58:00 +0800 CST  
吴邪手一顿,看着青年:“叔?”他的嗓音沙哑地厉害,尤其是那股先入为主的阴郁劲,青年以为他不想自己套近乎,摸了下鼻子尴尬地转过脸去。
不过吴邪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戴着帽子口罩,整个人因为长时间的疲累委顿不堪,他本来就带着上辈子三十多岁的办事方法,加上自己自作老成,他们自然而然认为吴邪是个和吴三省差不多岁数的人。不过吴邪还是有点质疑那个年轻人的眼力,这是得多瞎的视力。没办法,吴邪拍拍自己的脸,回头看着吴三省的时候眼神已经转变成和其同一个年龄才有的沧桑。
几个人围在一起,吴三省正对着吴邪,他咬了一口压缩饼干,看得吴邪一阵胃疼,天知道他怎么靠着那么点干粮和水在这呆了好几天。“不知道先生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吴三省没掩饰队伍的目的,他说自己是来找一样重要的东西,吴邪默然听着他介绍,内心里的想法蠢蠢欲动。
从之前几天,他就感觉探险队曾经在这里驻扎过一段时间,如果吴三省来这里,那探险队一定在这里留下了什么东西,而吴三省也肯定知道什么信息,他为什么会来找?吴邪感觉有什么上辈子他不知道的东西落下了。
他盯着吴三省,嘴上露出些笑容来,“我找的是人。”
“人?”吴三省的眼皮抖了下,“不知道您找的是什么人?”
“一支考古队。”吴邪轻描淡写,但实际上在观察吴三省的表情,“而我同时也找一个叫齐羽的人。”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2:59:00 +0800 CST  
吴三省的笑僵了,同时吴邪的手腕突然被抓住了,张起灵看着他,黑眸里的颜色深了起来,整个人本来极其淡的气势一下尖锐了,“你知道什么?”他沉声问道。
吴邪算过时间,这个时候正好是张起灵去过海底墓之后的时间,那么关于考古队张起灵一定想起了不少的事情,这时候提起,无疑是触碰了张起灵的记忆,张起灵一步步接近着记忆,越想知道就会越痛苦,吴邪并不想这样,两个人对峙了一会,胖子这时候来打圆场,他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大家现在站在同一条船上,有话还是尽量好好说,我知道各位都有各自的主张,但既然走在了一起,有什么恩怨都将另算!”
胖子这一席话要是搁在一般的人身上,吴邪猜会有用,但张起灵现在的心情无人能了解,那种迫切了解过去的,像是渴望阳光的盲人一样。吴邪偏过头和张起灵对视,张起灵眸子里的气息一路燃烧,灼得吴邪心头泥泞。
张起灵身上的锐气慢慢淡了,吴邪一直沉默着,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要多说一句,张起灵就会多痛苦一分,对于陌生人的话他会怀疑,他会质疑自己,然后更不要命的寻找所谓答案,手上一松,张起灵放开手,他没再看吴邪,吴邪知道他并不是放弃,只是习惯了找寻记忆中的失望。
吴邪感觉两个人之间更远了。吴三省皮笑肉不笑的:“看来我们还有许多应该互相了解的很多啊,您说的考古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过这?”
“二十年前那一只。”吴邪半蹲在地上,话音刚落,屋子里的气氛就冷凝住了。突然,他站起身来,整个人的爆发力张到了极致,身后的刀快速抽出,极其利落地冲着张起灵挥去。
“我去!”胖子来不及挽回,目瞪口呆,旁边的年轻人刷得一下站起来就往这冲,“我说叔咱们有话好好说!”说着就往张起灵身前挡。
吴邪压着嗓子大骂:“我他妈叔你大爷!”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2:59:00 +0800 CST  
刀起刀落,一只从天花板上扑下来的蛾子惨叫一声被立劈,吴邪手握着刀,血从天而降,落了张起灵和吴邪满头满脸,张起灵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甚至都没看过吴邪,年轻人没想到吴邪只是削了一只蛾子,满脸讪讪地,吴邪当然知道他们从没有信任过自己,认为自己随时会挥刀相向。
吴邪推开身边的年轻人,冲着张起灵直直走过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不想让张起灵失望,自然也怕他痛苦,但这样的逼迫无疑让吴邪也折磨,年轻人还要继续说什么,吴邪的眼睛立刻凶狠地甩过去,他本来就一身是血,这下彻底吓住了那个男人,他俯下身像是捏住救命稻草一样捏着张起灵的领子,张起灵直视他,不管什么时候,这个男人都维持着绝对的理智。
“张起灵。”吴邪说,“你叫张起灵。”
张起灵的目光渐渐有了焦距,吴邪咬着牙道:“你曾经隶属于这个考古队,想必你也知道,所以你才会跟着来这个鬼地方。”
“记住,你是一个人,你活生生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好好活着,不要为了记忆胡乱牺牲自己,我知道我拦不住你,抱歉张起灵。”——这辈子我不可能在你身边并肩战斗了。
吴邪知道他们这辈子只能这样维持陌生人的身份,他的目光早就没有了任何的锋利,反而澄澈地让张起灵都楞了一下。
吴邪只是一场发泄。
他需要发泄,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
发泄够了,他就颓了,他整个像个泄气的气球往地上坐。手臂被人牢牢地扯住,张起灵的手掌十分冰冷,同时声音沉稳,敲打着他的心扉:“你到底是谁?”他带着某种疑惑,“你认识我。”最后一句话却是肯定的。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2:59:00 +0800 CST  
吴邪无力地笑着摇了摇头:“不,我不认识你。”自己当初说好了要离得张起灵胖子远远的,现在非但没远还他妈离得挺近,吴邪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起灵直接将他拉了起来,力气大的吴邪根本违抗不了,他拉着跌跌撞撞的吴邪走出门,胖子还在后面吵吵干嘛去。天气黑得一塌糊涂,吴邪被扯着七转八转地,到了个巷子口,张起灵放下他,吴邪累得靠在墙上粗喘气。
“你干嘛大哥?”吴邪把刀牢牢护在胸口处,不管是活了几辈子,对于张起灵的武力他还是非常恐惧的,有个刀他心里还有个数。
“这个镇子我来过。”张起灵的刘海挡住墨瞳,他十分的冷静并且确定,根本没有刚才的失控,吴邪怀疑他真的是影帝上身。
“为什么和我说?我们只是见了不到几个小时的陌生人。”吴邪有点迷糊,而且还是个半路跑出来,各种装逼各种讨打的人,但现在张起灵丝毫没有在意他是谁,或者他为什么知道考古队的事情,或许他根本是不在意。
“有些话我只想和你单独说。”张起灵淡淡道,“屋子里有我根本不信任的人。”
吴邪知道那意思是自己的三叔,但是现在的张起灵记忆还没有恢复完全,其实虽然三叔的心眼多了一点,但是三叔做的很多都是在反抗它的势力,和张起灵在某种程度上并不是完全对立的。
“你在这个镇子里呆的时间很长,我需要你的信息。”
张起灵开门见山,他认为吴邪知道一些或许有用的东西,他的记忆还有些许的疏漏需要补充。
“假如我告诉你,你能告诉我你们在找什么东西吗?或许你该告诉我,考古队在这里留下了什么?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来这里?”
吴邪知道他不该现在讨价还价,他只不过心痒痒想逗张起灵多说几句话。
张起灵许久没有说话,吴邪被盯得没有脾气,想着要投降,但张起灵却突然俯身上来,他抱住了吴邪的腰,吴邪感觉整个身体都僵直了,张起灵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不知道那么多,但是这里,是考古队更替的地方。”

楼主 摘花一朵送唐僧  发布于 2017-01-28 03:00:00 +0800 CST  

楼主:摘花一朵送唐僧

字数:307717

发表时间:2017-01-27 09: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8-03 19:26:05 +0800 CST

评论数:104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