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采游记】上林的2018年秦岭考察记录总结

【野采游记】上林的2018年秦岭考察记录总结
潜水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憋个大的了,本来想去年年底就发去年的总结,结果因为本人大三考试课程紧张(其实你就是拖延症而已)一直鸽到现在
在过去的一年里,凡是昆虫活动的暖季,我几乎每周末都要进山进行野外考察,虽然地处寒冷干燥的北方地区,城区生态相当贫乏,但仗着学校靠近秦岭的优势,在紧张的专业课学习之余(学得是和兴趣没有毛线关系的专业,目前随时准备换行当),总要在周末甚至周内抽出半天到三天的时间到山区野采,因为是学生党所以只能尽早出发去赶那些经常不准点且车间距极大的远郊公交线路,虽然一路奔波劳顿,但是只要接近那环山路,看到那巍峨的终南山脉,茂密葱笼的绿树,所有的困苦与惆怅便会暂时烟消云散
本帖按照时间顺序不定时更新,以鳞翅目昆虫为主,也会兼顾植物和其他各类昆虫及非昆虫节肢动物,并随时会因为学业或者心情关系鸽一两天,请各位虫友多多谅解
PS :话说灯诱真是会上瘾的,从第一次的满怀期待小心翼翼,到后来的习以为常,炸灯了也懒得下床去看,灯诱逐渐成为虫季野采必不可少的一项环节,哪次上山不灯诱都觉得缺少点什么
在枯叶上越过寒冬刚醒来的黄带铠蛱蝶幼虫镇楼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30:00 +0800 CST  
昆吾御宿自逶迤,紫阁峰阴入渼陂
刚刚结束了大二的寒假,枯燥萧条的华北冬天真是让人憋坏了,刚刚重返长安杜陵的校园的第一周周末,我便与同城的野采好搭档相约,坐上充满着希望与辛酸的921路公交车,向着长安府鄠邑区紫阁峰山脚下的渼陂南山进发了。虽然惊蛰已过,城中已经荡漾着草木复苏的春意,海拔略高的秦岭山仍旧是一片萧条寒凉,几乎没有任何发芽开花的迹象,只有几棵甘肃桃和山桃早早的打开了纯白或粉白色的花朵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37:00 +0800 CST  
这是在2018年3月10日,
上周的此日,
我告别了teenager的时光
弱冠之年,韶华当盛。
春天到来,旧岁已辞
我匆匆忙忙的向南前行。
山柳和忍冬长齐了片片新叶,
榛栎萌生绿芽,梅李又吐露芳馨。
道路贯通,跨越沣水与滈河,
左岸上是连绵的山林。
循着溪谷,穿越田园,向上攀登,
远远眺望紫阁峰积雪的山巅,
绵延的冰凌广博而圣洁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40:00 +0800 CST  
抒怀已矣,切入正题,虽然山上的物候还处在冬天,但是白天的温度明显暖和多了,夜晚也不会再结冰,再过两三周,重黎南陆的暖风将激起低海拔山区的生机与绿意,一些较耐寒的昆虫和植物受此感召,纷纷焕发出活跃的生机
刚进太平峪的东寺沟,便见到两三只褐色闪橙光的小家伙在解冻的溪水边飞舞,赶紧捞下来,原来是早春第一代发生的锚纹蛾,此后天空上云,阳光弱了很多,于是离开河道攀登山坡,在槲树集中的地方采到了深山珠弄蝶Erynnis montana ,这种弄蝶在秦岭一年发生一代,成虫仅在早春3-4月发生,比较常见,今年出来的格外早
开花最早的樱属和山桃打苞了
常绿的胡颓子属灌木则丝毫不在乎即将离去的冬天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41:00 +0800 CST  
此处是秦岭北麓,海拔700-1200m的浅山溪谷常见的植被类型,生境的树冠层多以蒙古栎,槲树等栎属,黄芦木,还有杨柳科,胡桃科,蔷薇科乔木为主,林下灌丛多卫矛属,假豪猪刺小蘗,小叶榔榆,忍冬属,黑弹朴,多种绣线菊属
然后本次野采结束,继续坐等春季的物候逐一降临
插播一则此后一周里的花事
(去年的鉴定错误,“梅花”应是美人梅,重瓣春梅和紫叶李的杂交)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43:00 +0800 CST  
甘薯羽蛾是城市里最早出现的蛾类之一
对于几乎从没见过大蚕蛾科的北方孩子来说,在这个百废待兴的季节,我还是选择了迫不及待的从各地虫友和宠物网-店-里搞来了宁波尾大蚕蛾和胡桃珠大蚕蛾的茧
第一次上手活的宁波尾大蚕蛾,感觉好美好震撼,然而后来经历过几次灯诱才知道这玩意有多么常见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45:00 +0800 CST  
梨花盛开,枳壳也绽放,桑树发芽,城区平原俨然是仲春时节,那秦岭的山林刷绿的时候还会远吗?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54:00 +0800 CST  
于是乎 去年从2017年五月开始就一直躺在板上的周氏环蛱蝶Neptis choui也终于下板了
枯球箩纹蛾的卵也赶忙从赣州寄来,这里要感谢赣南师范大学的张元杰同学(三桠苦)无私赠送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2:57:00 +0800 CST  
然后很快的就可以在校园里看到黄尖襟粉蝶了
作为西安市区蝶类的新纪录种,当然必须赤手空拳也要把它采到啊
我在广场众人的侧目下追逐了十几分钟,于是乎它就躺在这里了,黄尖襟粉蝶♀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06:00 +0800 CST  
黄尖襟在2018年3月26日开始盛发,同日在宿舍里宁波尾大蚕蛾配对也成功了,校园里的寄主植物压力山大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09:00 +0800 CST  
然后枯球箩纹蛾就孵化了,幼虫真的好萌啊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11:00 +0800 CST  
清明前夕,苹果花绽放,春型的柑橘凤蝶妹子也应景的羽化出来了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17:00 +0800 CST  
北京郊区产的榆凤蛾也羽化了,感谢曹锡文同学赠送与指教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21:00 +0800 CST  
校园里坐地加新
黄臀黑污灯蛾 Epatolmis caesarea
是个单种属(另外一种好像被异名了),黄臀灯蛾属,不是污灯蛾属的哦
榆凤蛾孔雀开屏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25:00 +0800 CST  
于是整个三月到目前为止进山野采只有唯一一次,这怎么可以呢?于是。。。。。。。前方高能




最终,在三月底的最后一天,估摸着物候和天气情况,为了某个去年寻觅许久却一无所得的金色身影,我同老搭档再次踏上了征程
这次仍然是 紫阁峰阴入渼波
路边的野生李树Prunus salicina开的正盛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33:00 +0800 CST  
2018.3.31,我们来到了太平峪的石公岔
2018年春季的物候异常之早,重瓣的关山樱赶在三月的尾巴上就盛开了,即便是深山中清冷的溪谷,也早早的披上了初绿的裙纱。在积温达到了一定的临界值后,山中许多昆虫也提前出现了,它们普遍都比去年同期要早10-25天露面。明窗蛱蝶此时已十分常见,数量远多于2017年。在三月的最后一天,我终于采到了几只雄性的明窗蛱蝶,了却了去年一整年中未能够采集到该种的怨念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1 23:53:00 +0800 CST  
明窗蛱蝶和黑绢蛱蝶现在刚进入盛发期,非常新鲜,在这里森林郁闭度极高的深山河谷,本不是喜欢开阔灌丛生境的梳灰蝶类所钟爱的生境,但是在这里朋友采到了一只很新鲜的齿轮灰蝶,这个属和梳灰蝶属亲缘关系非常近,形态上相似度极高,资料上寄主是越橘属,是非常难得、少见的一年一代早春发生的灰蝶,采到它实属幸运
1和2 明窗蛱蝶
3.齿轮灰蝶
4.黑绢蛱蝶
5.点玄灰蝶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2 00:02:00 +0800 CST  
秦岭木姜子
中国旌节花
省沽油科的膀胱果
很多植物已经追在赶春花的首班车了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2 00:06:00 +0800 CST  
榉属植物上的枯叶蛾幼虫
桦木科的雄花序,可能是鹅耳枥属
卫矛科南蛇藤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2 00:07:00 +0800 CST  
临走的时候,离开石公岔往煤场村方向,途径水泥小径一处险峻山崖,忽然发现一处小檗科黄芦木聚生的灌丛,然后在其上搜寻,果然找到了一窝灰姑娘绢粉蝶Aporia potanini幼虫,当时我们那个兴奋喜悦啊,于是继续搜寻周边范围的植物,最终确认只有这一处有寄主分布
我们收了十几条幼虫,留了一多半在野外(包括山崖最上方几处实在够不到的黄芦木),直到几周后再次经过时候还能看到零星散布的蛹。这次算是新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野采,满载收获和希望踏上归程




楼主 上林秋水  发布于 2019-03-22 00:18:00 +0800 CST  

楼主:上林秋水

字数:14402

发表时间:2019-03-22 06: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09 18:37:19 +0800 CST

评论数:1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