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天选之子的降生一些脑洞,手机现码字,可能会坑。

翟清远下定决心要和张琪复婚就不能不带她回帝都,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次不会顺利,当初父母就反对他和张琪结婚,毕竟不管她多么优秀,她却是从福利院长大的,缺少父母疼爱长大的孩子,谁知道心里有什么偏差呢?可是当初翟清远偷偷和她扯了证,本就心里不舒服,偏没结婚多长时间俩人又离了婚,还是在翟清远公司破产的时候,翟父翟母怎么会对张琪有好印象?张琪心中也知要想重新和翟清远,他父母是必须要面对的,幸好,还有肚子里的这个帮手。张琪抚上自己高隆的肚子,要是个真的胎儿,肯定能帮自己,让翟父翟母看在孙儿的份上接受自己。但是即使这是个假胎,也要利用它获得最大的利益。
中秋将至,翟清远带张琪坐专机抵达了帝都。张琪暗自调整了假胎的app,已经八个月左右的肚子高挺,沉沉地压在身前。虽然接他们的车辆空间很大,张琪坐得也不太舒服,她微微颦眉,双手不动声色地偷偷揉着后腰,不时安抚一下肚子里胎儿。“不舒服吗?”翟清远关心地问。“还好,可能这小家伙嫌路太远了,有点闹。”张琪软软靠进他怀里,有点撒娇道,语气里却是对孩子满满的爱意。翟清远把她搂在怀里,伸手帮她按摩酸痛的后腰,十分心疼道:“快到家了,到家了就赶紧休息。”
翟父翟母看到儿子回来自然十分开心,可是看到挺着大肚子的张琪时表情一下僵住,不过反应很快,十分客气地表示了意外和欢迎。翟父翟母礼数周全地接待了张琪,却绝口不提俩人的关系,虽然对她的肚子很关心,却忍着没有任何询问。吃完饭,张琪就借口自己太累了进了客房休息,翟父翟母示意翟清远跟他们进书房。
张琪毕竟来过这里,选的客房就斜对着书房。她一点睡意都没有,支着耳朵听对面隐隐的声音。翟父没说什么话,翟母却强烈地反对他俩复婚,她觉得张琪嫌贫爱富心机太深,说她怀孕的时机太巧了,一次意外就怀孕了?谁知孩子是不是翟清远的呢?要想复婚也得等孩子生了以后做了亲子鉴定之后再说。翟清远极力反驳,却被翟母说等一等又能怎么样呢,是不是心里也不肯定才会这样,说的翟清远无法反驳。
张琪微微一晒,唉,就知道这个婆婆不是个容易糊弄的。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6 22:27:00 +0800 CST  
第二日张琪和翟父翟母以及翟清远吃完饭后,表示自己想出门去广德禅寺一趟,想给肚子里的孩子祈福,去寺庙拜拜。翟母一向信佛,自然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于是翟清远就开车带着翟母和张琪去了广德禅寺。
寺庙在山上,路不太好走,张琪在翟清远的搀扶下艰难地一步一步爬过阶梯到了寺庙。观音殿里,张琪十分虔诚的模样在观音大士面前祷告,翟母听见她嘴里轻声念叨着希望孩子平安健康出生,心里对她多少有了点好感。
观音殿门槛高,翟清远去帮张琪拿水去了,翟母看她艰难地一手扶肚子一手撑腰几乎跨不过去,心想她毕竟怀自己孙子的可能性很大,还是伸手搀她过门槛。“谢谢阿姨!”张琪轻声道。她看着殿外高远的天空微微勾起唇角道:“阿姨,我曾经有机会唤您母亲,但是却没有珍惜,后来我追悔莫及。但是我知道您和伯父的顾虑,我其实并不想和清远复婚,只要生下这个孩子,我会离开清远的。”翟母十分意外,她边扶她下阶梯边道:“你是真心的吗?”张琪艰难地迈步,她好像有些难受,身子直往下滑。翟母下意识地用力去扶她,却立足不稳,身子一晃要从台阶上摔下去。说时迟那时快,在她要跌落的时候,被张琪用力拉住使劲一推止住了滚下去的危险,可是张琪却用力太大滚下来台阶!张琪从高高的台阶上滚落,她微微抬头避免头部磕在石头台阶上,高隆的腹部却狠狠地撞在几十级台阶上。之前假胎的app已经调整为轻微撞击就死胎早产,这下肚子里翻江倒海的剧痛,假胎的头一下子都被挤到了未开的宫门口。
翟清远刚从车里拿着保温杯过来,就看见张琪从高高的台阶上滚落下来,简直心神俱裂!他冲过去抱住她滚落的身躯,她剧痛地战栗着,强忍着没有昏迷过去,破碎的声音虚弱响起:“救救我们的孩子,求你救救它。”
翟清远抱起张琪就冲,这里是郊区没有医院,只有带她回市区。翟母虽然被震惊到不行,但是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强行镇定下来跟到车里帮忙。翟清远把车简直要开出飞机的速度,后座上张琪已经身下鲜血淋漓。“啊!痛……好痛啊……”张琪呻吟着,抱着肚子痛的浑身发抖。翟母强忍眼泪,掀起张琪的孕妇裙,脱下她的内裤,发现胎儿的头已经抵到宫口了。可以看见胎儿的胎发,可是宫口却只开了两指,而且伴随着鲜血直流。“孩子,你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翟母知道她是为了救自己才滚落台阶的,心里难受的很。看着她神色惨淡,痛不欲生的模样心里很难过。“疼,我好疼啊……”张琪看起来已经疼的有些迷糊了,她紧紧拉住翟母的手,喃喃道:“妈妈,妈妈,我好疼啊妈妈。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翟母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滚滚而下。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6 22:27:00 +0800 CST  
这一更够粗长吧?为了搞定婆婆也很拼啊!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6 22:28:00 +0800 CST  
翟清远不知道自己闯了几个红灯,开到最近的医院也花了一两个小时。此时张琪已经痛的晕死过去了,肚子都变形了,不再是高挺圆润的如饱满的珍珠,而是下坠成梨形,胎儿顶着宫口,宫口却没打开几指,妥妥的难产。当张琪被推进手术室之后,翟清远一下瘫坐到地上,和上一次张琪差点小产时相比这次更加可怕,他不敢去想象最可怕的结局。
手术室打开,医生神色沉重地走出来,翟清远突然不敢去问到底如何,还是赶来的翟父扶着哭惨了的翟母前去问:“医生,怎么样?孩子和大人如何?”医生摇摇头道:“孕妇难产,失血严重,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至于孩子,他在母体里就已经没有呼吸了。”翟母一下瘫倒痛哭失声,翟清远晃了晃,强撑着站起来看着被推出来的张琪,扑上去看到她插满了管子,惨白的脸,忍不住也泪如雨下。
张琪在ICU里呆了一周,转到普通病房又呆了两周才能出院。出院那一天,翟清远把她接回新置办的房子。一打开门,鲜花气球装饰着屋子,翟清远打开钻戒的盒子单膝跪下,看着因为大病一场瘦了许多的张琪道:“琪琪,你受苦了。以后的人生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呵护你,会不让你再受一点委屈和伤害!请你嫁给我吧!”张琪看着面前真挚的他,掩面哭泣,又边哭边笑着点头。是啊,我真的受苦了!张琪心道。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7 13:22:00 +0800 CST  
小宝贝们,五一假期以后更哦。大家过个愉快的劳动节吧!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9 21:40:00 +0800 CST  
和亲的王妃不好当

天圣元年,东临国幼主即位年号天圣,由皇叔静璃王摄政监国。次年东临国与西漠国开战,战争持续三载,最终西漠战败,嫁靖和长公主与静璃摄政王为王妃,两国暂罢兵戈。
东临国京城卞京可谓天下最大最繁华的都市,城南的摄政王府占地广阔,屋宇连绵不绝,可与皇宫相媲美。王府的西苑建筑与其他地方不同,颇具西漠风格,乃王妃所居之地。此时夜半,本是夜静人寂之时,西苑却灯火通明,层层锦帐之后,床榻上锦被里的女子闭眼颦眉,脸色苍白柔弱,双手紧紧按住小腹,呻吟着:“好痛,我肚子好痛……”贴身伺候的大丫鬟姚黄听闻动静,揭开锦帐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一边派人去请大夫,一边俯身柔声呼唤:“公主,您怎么样?”萧锦绣睁开眼睛,清泠泠的没有一丝温度,声音却凄婉哀伤:“快去请大夫,快点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静璃王有时会因事务繁多处理到太晚而夜宿宫中,今夜皇帝又病了,高热惊厥,太后忧心重重哭泣不止。晏静璃揉揉眉心,看着御医终于施针稳住了皇帝的病情才从皇帝寝宫出来,刚走出殿门就看到自己的侍卫统领神情凝重地飞身来报:“王爷,王妃半夜腹痛不止,已急召大夫。王妃身边的姚紫来报,求王爷速回王府。”晏静璃抬头看看一颗星星都没有的黑暗夜空,道:“备马,回府!”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05 22:09:00 +0800 CST  
开个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篇会是什么走向,啥也没想好。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05 22:10:00 +0800 CST  
大夫诊了脉开了方,姚黄和魏紫搭手把萧锦绣的中衣换了新的。刚走到门口,珠帘一动带着屋外的寒气脚步匆匆走进一人。姚黄看到衣角上的祥云花纹忙低头俯身行礼:“见过王爷。”脚步未停,直接进了里屋。晏静璃一进里屋不自觉地放轻脚步,抬手免了一屋子奴婢的礼。平时萧锦绣不爱人多,屋子里伺候的就姚黄和魏紫,现下却是跪了一屋子的人。屋子里浓浓的艾香味和药味让他心里十分不舒服,仿佛有人拿手攥住自己的心脏一样。床榻上的人闭眼睡着,苍白脆弱如琉璃娃娃。
萧锦绣睁开眼看到晏静璃坐在床边,温润的眉眼,如玉树兰芝一样的男子,看到他就会让人觉得心情舒畅,完全会忘记他其实还是战场的杀神。这个出色至极的男子是自己的夫君,本来是多么让人欢喜事,如果自己不是西漠的长公主该多好。晏静璃转头就看到锦绣已经醒了,看着自己有些出神。伸手握住她纵使在被子里也有些凉的手指,温声道:“不要担心,大夫说胎儿已经保住了,你安心休养,好好养胎。”锦绣低头看他修长的手指握着自己,仿佛柔情缠绵的可以永远握在一起。苦涩一笑:“王爷,臣妾和您的孩子差点就被害的离开我们了,王爷就只让臣妾养胎?”锦绣抽回手指,紧紧握住,如葱白一样的手指用力过度到变红,“我知道我从西漠嫁过来对你们永远来说都是外人!”声音忽然拔高带着疯狂的颤抖,锦绣一下从床上坐起,声音里含着恨意:“晏静璃,你明知道皇宫里的那一位为了她儿子是不会让你有孩子的!她害了我一次就可以害第二次!你要任由她害死你的孩子吗?”她突然一顿,有些凄厉地笑起来:“还是你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孩子!”“锦绣,你不要激动!我没有不在乎这个孩子。”晏静璃伸手去抱她,想安抚她的情绪,下一刻就看到她捂着肚子瘫倒在床。“去叫大夫!”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抱进怀里:“锦绣,你冷静,为了孩子,你冷静下来!”萧锦绣抵不过肚子里的疼痛,挣扎了几下一动不动伏在他怀里,深埋在他胸口的脸上倦意沉沉。真是讨厌这样的日子啊!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07 14:51:00 +0800 CST  
这两天的确有点少,有些偷懒了,果然人不能放假以后会尽量粗长的。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07 14:55:00 +0800 CST  
曾经自己是多么骄傲肆意地活着,现在就有多么虚伪又小心翼翼。自从西漠战败自己嫁过来和亲,那个骄傲高贵的萧锦绣就已经死了,活着的是西漠的靖和长公主罢了。明明爱着这个男人,却又恨他,用尽手段欺骗他!白天装成温柔贤淑的模样,晚上费尽力气勾引他,一心要他的宠爱,却不是为了得到他。明明对肚子里的孩子满心欢喜,爱怜不已,却要利用它挑拨他与太后皇帝之间的关系。萧锦绣啊萧锦绣,你真该死!

最近王府气氛紧张,几乎所有的人都小心翼翼。王妃卧床养胎,可是心情抑郁导致胎气不稳,半夜里急召大夫就好几次。王妃这个样子王爷自然心情不好,虽然王爷不爱迁怒,但是主子心情不佳做奴才的自然心惊胆战。
刚过午时,锦绣已经喝了三碗安胎药了。喝药太多坏了胃口,什么都吃不下,几天的时间就消瘦不少,把姚黄魏紫心疼的眼泪汪汪。晏静璃身为摄政王,政务繁多,再加上皇帝病情反复,时时有宫中急召让他不得不去,所以再担心也不能日日陪她。“公主,您要顾念自己的身子,更要顾念肚子里的小世子或者小郡主啊。”姚黄扶锦绣起身,在她背后垫了软软的垫子。锦绣透过窗户看到外面柳枝已经发芽,远看一片嫩绿的烟雾,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来了,嫁到这里也已经两年了。“今天下午哪个大夫来扶脉?”锦绣懒懒地问。“是姚大夫。”锦绣点点头,看着窗外发呆。
姚大夫扶了脉,正准备开方就听到屏风后王妃清泠泠的声音:“大夫,本宫的胎儿能保住吗?”姚大夫踌躇了一下道:“王妃安心养胎,切勿劳神费心,胎相自然会日趋稳固。”“说实话!”屏风突然被撤走,床榻上半躺半卧着的人直直看向他。姚大夫惊了一跳,忙跪下低头道:“王妃此胎先天不足,又受到撞击,现在是强行保胎,但是顶多保到七个月必会早产,且胎儿恐会胎死腹中。”锦绣眼前黑了一瞬,狠狠咬了一下舌尖,剧痛让自己神智清醒过来,慢慢道:“姚大夫,本宫知你是父皇手下夜鹰队的细作,也曾让姚黄和你联系传递过消息。现在本宫要你竭尽所能保本宫的胎到七个月,即使是死胎也要尽全力保住,你明白吗?”姚大夫趴在地上,汗水从额前滴落。“公主,属下必竭尽所能!”“还有,这件事你就不用传递消息回西漠了。如有风声走漏,你也就不用留这条命了。”清脆的声音里暗藏杀机。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07 21:42:00 +0800 CST  
到底立春了,日子一天暖过一天,等过了惊蛰,真正感觉天气开始暖和了。王府后花园里的花都开了,争奇斗艳。萧锦绣养了这么多日子的胎,一直闷在屋子里,晏静璃百忙之中抽空出来陪她去花园赏花。锦绣素来爱牡丹,连贴身侍女起的都是牡丹的花名,花园里特别种了很多牡丹,大朵大朵的盛开来,无愧花中之王的称号。锦绣身子怯弱,裹着大氅包的严严实实地被晏静璃搂在怀里。西漠向来民风强悍,女子也大多是爽朗豪放的,有东临女子不曾有的刚健,萧锦绣却不同,大约她酷肖其母,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肌肤细腻如瓷,个子虽不矮但身段袅娜,弱柳扶风一般。现下她怀胎娇弱,本来就瓷白的肌肤失了几分血色,隐隐有些透明一般。“锦绣,我问过大夫,说你现在身体渐好,等天气大暖,带你出门散心如何?”晏静璃也知自己陪她时间不多,每次都想所有空闲时间都和她在一起。锦绣闻言似乎很高兴,笑着道:“好啊,我听说城外西山风景很美,到时咱们去小住几日吧。”晏静璃看着她笑着的小脸,美的让周围的牡丹黯然失色,大掌拢上她已凸起的小腹,心中一片安宁美好。
可是这一整个春天,晏静璃都没有时间带她出门去西山。小皇帝病势沉重,朝内必须摄政王坐镇。再加上江南春季连绵阴雨不仅影响了庄稼,更使临江决口淹没大量农田和村庄,使流民暴增。晏静璃每日忙的焦头烂额,每次去看锦绣时她都已睡下。看着她睡着时还颦着眉的脸庞,锦被下日渐明显的隆起,心中充满了愧疚。
萧锦绣是被肚子里的钝痛唤醒的,醒来看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扶着姚黄慢慢坐起。月份渐大,肚子里的疼痛几乎每日都折磨着自己,胎儿很安静,极少胎动,这都预示着孩子并不好,如果不是自己强行保胎,大概早就离自己而去了。气色也一日不如一日,知道晏静璃每晚会来看自己,都是偷偷上了粉装睡的,等他离开自己才彻底安顿。“魏紫,去跟王爷说过了端午我要去西山避暑。”一切也该准备起来了,不然就功亏一篑了。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09 11:29:00 +0800 CST  
端午节自然十分热闹,宫中按惯例赐下粽子五毒香包等物,本来端午节宫中要赐宴,太后以忧心皇帝身体为由一切从简,连民间也过的没有往年的热闹。锦绣最近怕热,因为有孕也不能用冰,胃口更差,每天也就能用点水果,其它的都吃不下,粽子什么的更是看都不想看一眼。天水碧的纱绢触之生凉,丝滑轻盈,每年上贡的不过几匹,都被锦绣拿来裁了做衣服,其它的衣服实在不想穿。如清晨太阳初升之前的天空那抹碧色在这样炎热的日子里让人觉得清爽,配上萧锦绣有些苍白的脸色,让人又不禁心生怜惜,何况纤弱的身体高隆的肚腹,让人心生呵护。
去西山别苑避暑是晏静璃答应的,西山空气清新景色宜人是避暑的好地方,只是锦绣重孕之身,马车布置的再舒适也难免颠簸。晏静璃揽她入怀中,帮她轻揉酸麻的腰肢,轻抚不安的胎腹:“锦绣,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停车休息一下?”萧锦绣撩开车窗的轻纱看了一眼外面满目的苍翠,已经到了西山脚下了,强打精神道:“没事,早上出发时已经喝了药,况且已经快到了,现在天色渐晚,赶紧赶到别苑在休息吧!”晏静璃看她微颦的秀眉,明显在强忍不适,但是一路上为了避免颠簸马车走的慢,现在的确天色有些晚了,尽快赶到别苑让她可以休息是唯一的办法萧锦绣窝在晏静璃怀里,闭着眼假寐,腹底一丝一缕的隐痛慢慢明显,强撑也就这几日了,这次势在必行。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晏静璃眉头一皱,还未开口,就有羽箭破空之声袭来,伴着铁矢钉到马车上的响声,外面的侍卫疾呼:“有刺客!保护王爷王妃!”西山在京郊,竟有如此大胆之人敢行刺!晏静璃抱起怀里的妻子飞身而出,果见一群黑衣人和侍卫战成一团。晏静璃战场浴血多年,自然不怵区区刺客,却顾及怀里有些瑟瑟发抖的妻子:“锦绣,别害怕,我会护你周全!”一手搂她在怀一手挥剑迎敌,王府侍卫都是精锐,晏静璃更是高手中的高手,黑衣人渐渐不敌。萧锦绣只觉肚子已经翻江倒海一般疼起来,强咬嘴唇压抑着痛呼,在一支羽箭飞来之时大呼一声王爷小心!使出全身力气推了晏静璃一把,伸开双臂挡在晏静璃身前!晏静璃猝不及防被她推开,看她挡在自己身前,羽箭破空而来插进她高高隆起的胎腹!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16 13:17:00 +0800 CST  
这两天没码字都不敢打开贴吧王妃救夫的表现参看剧版听雪楼舒靖容挡在萧忆情身前!唉,编剧毁原著也就罢了,这么智障的行为是怎么迷倒楼主的?楼主病的眼神不好了吗?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16 13:20:00 +0800 CST  
锦…锦绣!”晏静璃目眦欲裂,颤抖的手拿不稳剑,接住她后倒的身体。萧锦绣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胎腹,疼痛让她血色尽失:“静璃,保住我们的孩子,求你……,呃……好痛……”
山下的守卫赶了上来,刺客眼见大势已去,且战且走。魏紫和姚黄赶过来看见自己公主的模样吓得眼泪汪汪:“王爷,快让大夫给公主看看。”姚大夫上前一看,道:“王爷,王妃大动胎气,看来要早产,这箭现在拔不得,一拔则血气外涌王妃恐会有所不测。可是……”姚大夫咬牙道:“可是不拔箭就强行催产,只怕胎儿有损。”晏静璃心神俱裂,强行冷静下来道:“保住王妃!只要保住王妃就好!”萧锦绣闻言伸手拉住晏静璃的衣服,气息微弱地说:“王爷,拔箭,我不要孩子有事!”晏静璃心中剧痛,摇头道:“锦绣,我们以后还会有孩子的,有很多很多的孩子!”萧锦绣眼泪流出,哭着说:“我想保住我们的孩子!呃……嗯……”一言未尽,肚子痛的她说不出话来,紧紧扣住腹底,她痛的伸直笨重的腰肢,却又落下,厥了过去。
萧锦绣再醒来已经是在西山别苑里了,姚大夫扎针让她醒了过来,姚黄伺候她喝了催产药,肚子上箭未拔但已经止血。晏静璃被赶到外面,他心急如焚,听到房中压抑的呻吟声更是心疼,“把今天抓到的刺客好好审!看谁要害本王!”侍卫统领领命而去根本不敢抬头看王爷那可怕的神情。
“姚大夫,本宫怎么样?”萧锦绣此刻虽依然脸色苍白,但精神好了不少。“公主,天水碧不仅触之生凉,更是柔韧,这支羽箭虽刺中您却并不深,只是皮外伤未伤及肺腑和胎宫,小人那么说是因公主腹中胎儿已是死胎,诞下怕王爷生疑。”萧锦绣伸手掩上双目,眼泪滑过鬓角落入发丝中,静璃,如果有一天你知道我这么欺骗你,你会恨死我吧?
催产药喝下一刻钟之后,肚子剧烈的疼痛起来,萧锦绣痛的不停挣扎,高高隆起的肚子挺起又落下,羊水被刺破,胎儿慢慢向下走,仿佛要把骨头生生折断一般,萧锦绣忍不住痛呼出声:“啊……痛……好痛……”当阵痛来的最猛烈的时候她猛地弓起身子惨叫道:“晏静璃!”晏静璃冲进产房,就看见萧锦绣重重的倒回床榻,肚子上还插着羽箭,身下锦被鲜红一片,姚大夫捧着一个小小的青色的婴儿跪下道:“王爷王妃节哀,小世子已经去了。”晏静璃身体一晃,却强撑着去看萧锦绣,见她只是晕过去了才缓了一口气,伸手接过那个小小的婴儿放到自己怀里。“给王妃拔箭治伤。”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17 12:51:00 +0800 CST  
好吧,我写文都是不思考后面,情节废,码到哪里算哪里,所以有时圆的很勉强大家多包涵,不要计较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17 12:52:00 +0800 CST  
天圣六年,东临国摄政王晏静璃携王妃在西山遇刺,王妃早产失子。天圣七年春,摄政王晏静璃逼宫,废天圣帝为永乐王,太后软禁冷宫,终身不得出。立新帝,改国号建宁。
春光明媚的日子,王府西苑却因王妃突然昏倒而慌成一团,当姚大夫被姚黄请来把了脉之后,西苑又一片欢腾起来。王妃有孕了!终于在失了第一个小世子三年之后,王妃又怀孕了!萧锦绣躺在榻上有些不可置信地抚上自己的小腹:“姚大夫,本宫真的有孕了?”姚大夫点头道:“王妃之前虽元气大伤,但是经过这几年精心调养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上次虽然凶险但并未伤及胞宫,这次有孕只要小心呵护,应该会顺利生产。”他迟疑了一下又道:“现在月份还浅,但隐有双胎之相,等下个月草民再来把脉,方可断定是否是双胎。”双胎?还是双胎?萧锦绣不由勾起嘴角,上天真的会对自己这么仁慈吗?这让人惊喜的幸福感深处隐隐有些隐忧。锦绣摇摇头,赶走心底那丝阴霾,笑着说:“快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王爷!”
议政殿上的文武百官今天觉得太阳大概从西边出来的,一向严肃的摄政王居然喜笑颜开?明明讨论的是西漠最近的动向有些诡异,应该往边疆增派守军之事啊?怎么王府来人之后王爷就开始晃神,还笑的让人毛骨悚然呢?看来摄政王应该有好的办法了!不然怎么会早早罢了朝呢?
晏静璃真的是心花怒放!那次失子让自己心碎神伤,可是王妃身体大伤,又伤心欲绝,只好强压悲痛安慰妻子。对妻子的爱和愧疚让他更加痛恨当初伤她之人,查出刺客的背后居然是太后就毅然逼宫,现在的小皇帝年纪幼小又无外戚,全心全意依靠摄政王,政务繁忙的同时最挂心的就是她的身体,请来天南海北的神医为她诊治,所幸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又有了孩子。晏静璃快马加鞭回到王府,一路狂奔到西苑,直到看到床榻上的锦绣才有了真实感,上前把她紧紧拥在怀里:“锦绣,这次我定护你周全!”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5-19 14:03:00 +0800 CST  
这次怀胎萧锦绣觉得真的是上天恩赐,格外珍惜,确认怀胎之后就卧床静养,足不出户。晏静璃也十分重视,不仅把姚大夫请进府中,更是从太医院挑了好几个妇科圣手住进王府,每天轮流给王妃把脉,安胎的药方是斟酌了又斟酌,膳食也精心安排不仅要味道好更要有营养。萧锦绣在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中养胎很顺利,前三个月仅仅稍微有些害口,并没有多么剧烈的反应。出了前三个月,已经能确定怀了双胎,肚子跟吹气似的快速鼓起,晏静璃有时觉得一天就大一圈一样。到四个多月的时候萧锦绣也开始慢慢下床了,胎相很稳,要适当活动活动。于是每天扶着姚黄和魏紫在花园里转几圈。
身子重了,萧锦绣每天沐浴都至少是两个人伺候。在水里会缓解一下腰肢的压力,要不是孕妇不能泡时间长,萧锦绣恨不得在澡盆里睡觉。洗完澡穿上中衣躺在榻上,锦绣纤长的玉指沾了露凝霜在肚子上按摩,雪白的肚子如一颗浑圆饱满的珍珠,却软软的。洁白细腻的肌肤没有一丝瑕疵润洁的让人忍不住想亲一亲摸一摸,更何况那隆起的弧度让人血脉贲张。晏静璃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千娇百媚的王妃摩挲这自己的隆起的肚子,脸上是幸福的甜笑,美得他心里颤颤的。忍不住吻上她的唇,一路吻到那浑圆的珍珠腹上,“王爷,可以吗?”酥麻的感觉让锦绣脚趾头都勾起来了,身子软成了一滩春水,却顾忌着腹中的孩子。“放心,我会当心的”晏静璃虽然早就兴奋了,却控制着力道珍爱着身下娇弱的女子。

幸福的时光总是流逝的很快,炎热的夏天过去了,很快就到了秋天,萧锦绣也怀胎七月有余,肚子高高隆起,比人家足月的还要大,低下头根本看不见脚尖。孩子在肚子里长的很快,母亲的负担就大起来。现在萧锦绣已经没法平躺睡觉了,只能半靠着锦被睡觉。平时更是走不了几步路就累的香汗淋漓,喘不上气来,孩子顶着胃,让她现在吃不下什么东西,人慢慢瘦了,肚子显得更大了。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6-03 22:04:00 +0800 CST  
过了中秋,天气开始一天比一天凉爽,这让惧热的萧锦绣感觉日子好过了一些,晚上睡觉也安稳了不少。只是月份大了晚上半夜会腿抽筋,脚也肿了不少,肚子大的她根本够不到自己的小腿,幸亏晏静璃心细,每晚都帮她按摩小腿和脚。看到他这么细致温柔地对待自己萧锦绣觉得也不是那么痛苦了,仿佛还带着丝丝甜意。用完晚膳,萧锦绣很快就困了,晏静璃没有回来自己就先歇下了,但是睡的不安稳,不知睡到几时自己被熟悉的腿部抽筋的疼痛唤醒,萧锦绣皱眉,艰难地挣扎坐起。屋子里光线昏暗,自己刚要开口唤人就被床尾的人影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晏静璃,不由地娇声埋怨道:“王爷,你吓了妾身一跳。妾身腿又抽筋了,好疼啊!”平时晏静璃早上前温声安慰了,可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萧锦绣没来由地心慌,提起声音唤道:“魏紫,姚黄!快来掌灯!”屋外候着的人却没有动静。萧锦绣更加慌乱了,又可怕的预感让她浑身发冷,她艰难地下床,想点灯看看晏静璃是怎么了,屋子里却突然灯火通明!突如其来的光线有些刺眼,萧锦绣闭了闭眼再睁开看到床尾的晏静璃,他素来温雅如玉,带着浅浅笑意,此时却冷若冰霜,双眼通红如燃烧着火焰。萧锦绣不知他到底怎么了,却有不详的预感,这让她肚子也跟着隐隐痛了起来。不由地双手捧住腹底,萧锦绣张口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晏静璃哑着声音道:“萧锦绣,你不愧是西漠的长公主,哪怕嫁给了本王依旧一心向着西漠是吧?”萧锦绣不由地退了两步,摇头道:“你怎么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有些慌张地回头却没有找到魏紫和姚黄。“她俩已经被本王带下去审问了!西山之行的刺客到底是谁派的想必公主比本王更清楚!”晏静璃起身一步一步逼过来,让萧锦绣连连后退,绊住锦榻一下坐倒在上面,肚子猛地扯着痛了起来,萧锦绣抱着肚子眼泪流了下来:“王爷,你什么都知道了?”晏静璃只觉得心如死灰U,自己一腔爱意全变成了恨意!“若要人不知 除非己莫为,萧锦绣你这个细作很成功啊!”晏静璃恨不得一刀劈了她,却颤抖着手指下不了手。萧锦绣心中一片冰冷,那如一丝细线拉着悬在自己头顶的铡刀终于落下了,这一瞬间铺天盖地的绝望里还夹杂着一丝如释重负:“静璃,我知你此时恨我,可我不得不做,如我不做细作,我父王会杀了我的母妃。我知我对不起你,但是…”萧锦绣停下来喘了一口气,痛声道:“孩子无辜,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你杀了我都行!”肚子里一波又一波的疼痛让她心里有些慌张,孩子大概要早产了。晏静璃听她说到孩子才稍微冷静下来,看到她抱着肚子一脸的痛色,洁白的中衣上有鲜血的蜿蜒流淌,那熊熊燃烧的怒火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夹着冰,让他打心底里害怕了起来。抱起她放到床上,一叠声道:“来人!去宣太医!快!”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6-05 13:15:00 +0800 CST  
如果大家都想保住大人也保住孩子,那就结局是和?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6-05 13:16:00 +0800 CST  
王府西苑灯火通明,因王妃早产,请产婆的叫太医的,伺候的下人来来往往。萧锦绣被安置在已经布置好的产床上,身边伺候的却没有自己熟悉的人,身边的除了魏紫和姚黄,看来其他人也都被晏静璃拿下审了。萧锦绣闭了闭眼,心底没有一丝的怨恨或者彷徨失措,大概早就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每天都提着心吊着胆过日子,虽是锦衣玉食却不能安寝,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不用再欺骗他了,反而轻松。肚子疼的越来越剧烈,腰酸的都要断掉了一般,现在,只要把这两个孩儿生下来,欠他的也算还给他了吧!
“王妃早产,宫门不开,速熬催产药来。”太医诊了脉之后急的一头汗,本来双胎就危险,更何况早产!现在已经见红,羊水已破,宫门未开只怕会难产。
一碗酽酽的催产药喝下,萧锦绣只觉肚子里的孩子仿佛要抢着出来挣扎着往下,比之前的疼痛更强烈百倍!“啊!呃……”挺起笨重的腰身,肚子硬的如石块,忍不住用力往下使劲。“王妃别用力,省着点力气,现在宫门未开全。”虽是天气凉下来了,产房却不通风,产婆满头大汗不知是热的还是急的。
晏静璃站在产房外,听着里面痛苦的呻吟,强忍住想煽自己耳光的冲动。虽然知道她是细作的时候愤怒又充满了被背叛的伤心和痛苦,可是却没有想到伤她一丝一毫。现在听着她痛苦的声音,自己依旧心痛如绞,盼她早点诞下孩子不再受折磨。这种疼惜超过对孩子的渴望。晏静璃,你还是放不下她!
从半夜到天明,萧锦绣浑身如水里捞出一般湿淋淋的,牙齿把下唇咬的鲜血淋漓。“王妃,宫口开全了,可以用力了!来,随着奴婢说的用力!”又灌了两碗催产药,宫口终于开全了。萧锦绣顺着宫缩来临时的剧痛用力,可是一夜煎熬已让她疲惫不堪,怎么用力孩子也出不来。“王妃,千万别晕过去啊!”产婆看她脸色惨白,气若游丝,万一晕过去就是母子俱亡啊!忙把参片放她舌根下面提气,又按压她的人中穴道:“王妃,您肚子里可是两位小王子,如果您晕过去,他俩可就出不来了。”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6-05 16:31:00 +0800 CST  

楼主:神神SV

字数:32973

发表时间:2019-04-16 18: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6 01:22:56 +0800 CST

评论数:4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