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天选之子的降生一些脑洞,手机现码字,可能会坑。

沈溪开始了猪一样的养胎生活,每天除了早晚两碗安胎药,一天三顿饭那是变着花样的炖补汤,更不要提饭菜了,更是什么有营养做什么,几个月都不带重复的。沈溪每天吃了饭喝了汤再吃了药,然后是熏艾保胎半个时辰,其余时间都是躺在床上。想看看书有人立刻觉得看书伤神,想绣个花有人立刻觉得绣花费眼。沈溪无聊的很了就做出一副忧思难忘的样子,动不动对月伤心,迎窗流泪,谁让自己死了夫君呢?怎么伤心都不为过啊。看沈溪神情抑郁,邵景明生怕她伤了胎气,日日流连在别苑,陪她下下棋,说说话,还叫了歌舞伎给她表演歌舞解闷,体贴入微,无微不至。慢慢的,邵景明觉得沈溪对自己似乎也生出了一些情谊。
七夕来临的时候沈溪已经怀胎快七个月了,御医终于说胎息已经稳固,可以经常散散步有助安产了。邵景明看她躺着养胎好几个月无聊的不行,就想让她开开心带她去逛逛集市,毕竟七夕节,外面热闹又好玩。可是又担心人多会磕了碰了,正犹豫被沈溪看出来了,撒娇撒痴地要出门,邵景明现在已经爱她入骨,那经受的住,还是点头答应了。
七夕一大早,沈溪就扶着石榴有些艰难地从床上起身,太长时间不下床,两条腿都有些软了。沈溪养胎期间虽然一直进补,身子并未丰腴多少,四肢依旧纤细,小脸下巴尖尖,但是皮肤却越发的好,白嫩嫩的如刚剥了壳的鸡蛋。不过肚子十分高隆,比一般孕妇八个月还要大些,大概都补到了肚子上。
石榴帮沈溪描完妆,伺候她穿上衣服。衣服是新做的,薄如蝉翼的浣溪纱,颜色仿如初春第一枝嫩柳刚刚抽芽,趁着沈溪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真是清新又美好,让来接她的邵景明看了又看,眼珠都快钉到她身上了。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19 21:22:00 +0800 CST  
本来今晚不打算更了,既然有小可爱催更,那就多少更点吧。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19 21:22:00 +0800 CST  
上元赏灯,七夕赏月,是一年里唯二年轻人有情人的节日。长安大街上欢声笑语,热闹非凡,年轻的男女成双成对逛集市,看夜景。人太多,马车到了街口就进不来了,邵景明先下车,转身去扶沈溪。沈溪小心翼翼地扶着石榴,看见伸过来一条有力的臂膀,晶莹雪白的面颊飞起一丝红霞,轻轻把自己的手放在邵景明的掌中。两手相握,邵景明再也舍不得放开,即使扶沈溪下了马车之后也紧紧握着。周围跟着的侍从自然假装没看见,侯爷每天不辞辛苦下朝就赶到别苑,风雨无阻,为的还不是这位嫂夫人!石榴更是乐见其成,自家姑娘一进门就死了夫君多可怜啊,有了侯爷这么爱重最起码下半生有靠啊。
迁就沈溪现在的身子,邵景明走的极慢,不过沈溪兴致特别高,看见啥都兴致勃勃,嘴角一直弯弯的。俩人正在看路边摊子上的小玩意,就听到一声脆生生的“景明哥哥,你也来逛啊?”一位一看就是富家千金打扮的姑娘俏生生地带着几个丫鬟和侍从走了过来,明显是邵景明的熟人。沈溪看了这位娇俏甜美的小姑娘一眼,就知道她是当今皇帝的幺女琼霄公主,一直倾心邵景明,一心想嫁他,皇帝也有此意,只是邵景明之前一直在南疆未回,回来之后又以战乱不平何以为家为借口拖着才没有赐婚的旨意降下来。
“这位夫人是?”琼霄看眼前的女子生出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这女子真是自己见过最美的女人,虽然父皇后宫网罗天下美女,无一人能出其右。女子是妇人的打扮,肚腹高隆孕态明显,可是膨隆的肚腹却给她添加了一丝柔弱与母性的光泽,让她既有少女的天真又有少妇的韵味,还增了一分惹人怜爱。“这是我结义兄长的遗孀,公主殿下就称呼她为孟夫人吧。”邵景明感受到沈溪悄悄抽出了手,有些失落地背到身后握紧了拳头。“景明哥哥,就是救你性命的孟大哥的夫人吗?”琼霄公主笑眯眯地上来挽起沈溪的手:“多亏了孟大哥,要不然景明哥哥就有性命之忧,本宫早就想感谢你了,现在才有机会。”琼霄挽着沈溪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话里话外都是她对邵景明的情深意重,马上就会嫁给他之意。沈溪漫不经心地应付着,余光看到紧跟的邵景明神情复杂又有些担心地频频看自己,知他是怕自己因为公主对他产生误解。哎呀,就是有误会才好啊,如果不在乎自然无所谓,越在乎越有所谓啊。于是沈溪一副越来越失意的神情,强打笑颜和公主说话,脸色却越来越苍白。邵景明一直注意着沈溪的神情,看她越来越失意就心疼了,正准备打断公主的话,就看到沈溪微微呻吟一声,扶着肚子站住了。“嫂嫂,您怎么了?不舒服吗?”沈溪双手紧紧抱住肚子,额头一会儿起了密密的汗滴,她神情痛苦地看着邵景明,仿如开到盛极就枯萎的花朵,神色颓然,嘴唇也褪了血色:“景明,我肚子好痛。”再也坚持不住,轰然倒下,倒进邵景明坚实的臂膀中。“痛,我肚子痛”沈溪在他怀里辗转呼痛,把邵景明吓得抱起她就飞奔去找医馆,留下琼霄公主恨恨地站在原地。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0 15:17:00 +0800 CST  
七夕节后,沈溪明显感到邵景明对自己感情更深了,浓的都化不开一样。之前还守着规矩关心自己,毕竟碍于身份,很多事不便直接关心,现在就恨不得昭告天下自己是他心肝宝贝一样。
八月十五那天晚上,宫里有中秋宴,前殿是皇帝招待群臣,后宫是皇后招待命妇。邵景明是重臣,自然要参加这次宴会,十分内疚不能陪沈溪过节。还是沈溪笑着说没关系,有石榴也有这么多侍女一起陪着呢,没有你大家更轻松一些。当晚月色特别好,沈溪让伺候的人一起热热闹闹地吃完月饼了以后都散了,自己躺在贵妃榻上赏月。当看到一身朝服都没有换的邵景明踏月而来时,沈溪觉得自己稍微柠檬了一下,邵景明就这么喜欢他嫂嫂啊!
到深秋的时候,沈溪已经是临产之身了,最后这一两个月,御医几乎每天都来请一次平安脉,产婆也早早备好。之前一直负责给沈溪请脉的御医不小心摔伤了腿,邵景明专门又进宫请了一位特别擅长女子孕产的郭御医。“这位夫人脉象平稳,胎儿发育正常,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观夫人身形,已到临月胎位却有些靠上,需请个接生嫫嫫摸摸胎位,看胎儿是否头朝下,胎位是否正常。”这位郭御医十分仔细,果然对孕产之事十分清楚。邵景明不仅有些担心,问:“这有什么大问题吗?”郭御医笑着说:“侯爷放心,这种胎位不正之事十之四五,请有经验的接生嫫嫫帮忙正一正胎位,自然就好了。”邵景明十分上心,忙让人去找有经验的接生嫫嫫。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0 21:58:00 +0800 CST  
嘿嘿😁,搞事情。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0 21:58:00 +0800 CST  
虽然只是深秋,天气并不很冷,屋子里已经烧起来火盆,热烘烘的。软榻上的女子微闭双目,半倚半靠在软垫之上,身上搭着一条纯白狐狸毛的毯子,露出沉沉胎腹,那浑圆饱满玉润,看了就让人忍不住爱怜。据说最有经验的接生嫫嫫不敢怠慢,把手捂热了方缓缓放到腹底,轻轻摩挲。虽然力度并不重,沈溪还是觉得肚子里的胎儿闹腾起来,难耐地皱眉。天选之子气运太盛,受上天偏爱,难免出生比较艰难,要不然也不会因为各种幺蛾子就死在母体里,让她一个异世之人来完成诞育。即使如此,还是会有自身或者外界的因素影响使它出生时艰难无比。沈溪清楚其实肚子的胎儿胎位并没有什么不正,但是只能预知却无法改变情节,试过开口说不用接生嫫嫫,还没开口就头疼欲裂,只好作罢。
接生嫫嫫感觉到掌下胎动剧烈,不敢过于用力,只轻柔地按摩,慢慢挪转胎位。沈溪鼻息渐重,眉头敛起,忍不住吟哦一声:“呃……嗯……”接生嫫嫫道:“夫人暂且忍耐,胎位有些异常,需每日两次正胎。夫人放心,不会对胎儿造成伤害的。”沈溪心道信你个鬼,却缓声道:“有劳嫫嫫了。”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1 15:24:00 +0800 CST  
接生嫫嫫一日两次的正胎位也进行了一二十天,邵景明每次都在屏风外候着,生怕出了意外。“呃……嗯……嫫嫫轻点。”沈溪发出难耐的呻吟声,听的邵景明心里一紧。沈溪看了一眼屏风外有些坐立难安的身影,心中有了主意。接生嫫嫫还是轻轻摩挲着孕肚,这肚子又长了了几分,又圆又大又挺,偏偏还肌肤细腻雪白,光滑饱满,胎儿一动,肚子就颤抖不停,惹人怜爱。沈溪看接生嫫嫫开始从腹底往上按摩,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痛,好痛啊!”吓了嫫嫫一跳,忙停下手问:“夫人怎么了?”沈溪喘息急促,颤抖着声音道:“嫫嫫,我肚子好痛,莫不是你手法有什么问题?”“夫人,我接生几十年,正胎也正过上百个胎位,夫人放心,没有问题的。”接生嫫嫫虽然心虚,却强自镇定道。沈溪不理她,扭头对着屏风外带着哭音喊:“侯爷救命!我肚子好痛啊!”邵景明哪还能忍,一下冲了进来,看到沈溪裸露在外的肚子顿了一下,伸手把锦被从床上捞起轻轻盖在她身上,转头道:“你下去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接生嫫嫫迫不得已退下了,沈溪哭着拉住邵景明的手道:“侯爷,自从她来正胎我每天腰肢酸软,胎动不已,我害怕。”邵景明把她搂入怀中安抚道:“乖,不怕,一切都有我,一定会找最好的大夫和接生嫫嫫,一切都会顺利平安的。”“侯爷,七夕那天救我的那位女大夫就很好,求侯爷请她帮我接生吧。”沈溪想了想道。“好,都听你的。”邵景明为她擦去眼泪,温声道。沈溪这才破涕为笑,可是还没张嘴说什么,肚子里的疼痛一下让她白了小脸,沈溪捧住自己的肚子,忍过了这波阵痛之后是真的颤声道:“侯爷,我好像要生了。”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2 10:51:00 +0800 CST  
生产部分写不好啊!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2 13:35:00 +0800 CST  
我真的力不从心,表达不出来想要表达的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2 13:35:00 +0800 CST  
下一个世界写啥呢?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2 13:36:00 +0800 CST  
三:该发到隔壁吧的文
这是我很早之前的一个脑洞,开了个头隐隐觉得是个中长篇就扔那里了,主要是之前很忙,身体也不好,没有精力。现在写短点大家瞅瞅,随便瞅瞅就行了。

熙庆帝君怀瑾在大朝的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昏倒在龙椅上,惊了整个太医院诚惶诚恐前去诊脉,院首
诊完林太医诊,林太医诊完王太医诊,太医院里擅外科的擅内科的,擅妇科的甚至擅小儿科的各大权威轮流诊脉,各个一脸不可思议,让莫小淮以为陛下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了呢,谁知自己一诊,咦?喜脉!
当今天下男女皆可孕子,鱼水之欢时谁更情动谁怀孕的几率就大些,只是皇家一向产子艰难,太医院为龙体着想每次妃嫔侍寝之前都会喝坐胎药,增加怀孕几率。在这种情况下,是哪个大胆的妃嫔胆敢不喝药让皇帝陛下有喜了!
不管前朝后宫被皇帝陛下有喜的消息震惊慌乱到什么地步,专攻孕产的莫小淮被皇帝陛下点名进了乾元宫随身侍奉。不过众位太医并没对皇帝陛下点了个这么资历浅的,还是个女太医随身侍奉有异议,毕竟陛下一出生就是莫小淮她爹救治的,一直随身侍奉到成为太子,莫小淮她爹医术是真的精湛,可惜英年早逝,莫小淮家学渊源自然有过人之处才能被陛下钦点。虽然莫小淮知道自己是半瓶子醋,可别人不知道啊!去乾元殿之前,院首还拉着莫小淮的手千叮咛万嘱咐。
莫小淮简直欲哭无泪,皇帝陛下身体弱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尤其心肺虚弱,孕育龙胎是大忌,他怎么想的啊!莫小淮简直想手撕了让他怀孕的人!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3 10:37:00 +0800 CST  
从搬进乾元殿开始,莫小淮过上这一辈子最敬业的日子。因皇帝陛下妊娠反应来势汹汹,莫小淮每天一早就起来侯在寝殿外,等陛下一睁眼起身就赶紧按压穴位帮他缓解孕吐。陛下吃一口吐一口,看见御膳就没胃口,这怎么能行?绞尽脑汁拟食谱,还跑到御膳房给大厨提建议,什么清淡点,酸甜口的要几个……发现陛下多吃一口就小兴奋,给自己鼓掌加油。安胎药的处方更是深思熟虑,虽然安胎药的药方大同小异,但是每人体质不同何况皇帝陛下心脉虚弱,自然不能用对心脉有刺激的药。盯着侍药童子熬好药,又巴巴地端过去盯着皇帝陛下喝完才松口气,毕竟谁也没有莫小淮清楚皇帝陛下是多讨厌喝药的,不盯着安胎药绝对会喂了花花草草。
熙庆帝君怀瑾本来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前的一次意外让自己就有了孕,但是看着莫小淮这个傻丫头每天紧张兮兮盯着自己,全副身心围着自己转的模样觉得有个身孕也挺好。虽然每天睁开眼睛就头晕目眩恶心呕吐,看她慌里慌张地冲进来给自己按摩穴位揉胸拍背就觉得还能忍受。自小喝药比吃饭多,看见药就想倒掉,可她睁着圆圆的眼睛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模样让人实在不忍拒绝,只好咬牙喝了。自小锦衣玉食被金尊玉贵养大的皇帝陛下唯独特别受用这个小丫头的伺候,不知不觉间就过了两个月,整天恶心呕吐的反应慢慢没有了,胃口渐渐好起来,一向清瘦的脸颊也稍微长了点肉,让本就琼枝玉树一样的皇帝陛下看起来更丰神俊朗了。尤其是皇帝陛下一向严肃,平时气势是帝皇的赫赫威仪,让人心生敬畏,现在却眉眼间带了柔和之意,有时被莫太医逗的忍俊不禁时简直如春回大地,百花盛开,迷的小宫女们各个面红耳赤。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3 17:12:00 +0800 CST  
四个多月的肚子并不很明显,只是原来清瘦的腰身圆润起来,隆起小小的弧度,熙庆帝一身常服,修长的手指夹着一颗棋子,看着对面愁眉苦脸抓耳挠腮的莫小淮道:“想好下哪里了吗?”莫小淮愁了半天,觉得自己下哪里都是输,干脆耍赖道:“哎呀,喝药的时候到了,陛下,微臣给您去端药!”跳起来就想跑,却被皇帝陛下轻轻松松一伸手拉住了胳膊:“想耍赖?当初孤就这么教你的吗?”好吧,莫小淮承认自己下棋还是七岁那年太子殿下教的。“师傅!徒弟怎么可能下的过师傅呢?”虽然皇帝陛下没有用力,莫小淮却不敢挣脱他,生怕他一个用力闪了腰。“狡辩!”熙庆帝摇摇头,笑着松开了手。这小丫头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个德行,嘴上叫着陛下,叫着师傅,可是一点看不出她的敬畏,仿佛在她眼里,他不是太子不是皇帝,只是君怀瑾。
陛下怀胎之后,文武大臣尤其是内阁三公特别自觉地尽量为陛下分忧,能解决的都解决,只有特别重要或拿不定主意的事情才会禀告皇帝陛下。熙庆帝倒是托这个小团子的福过上从来没有过的轻松日子。日常就是养胎,睡觉用膳喝药,看看书下下棋,日子过得极快。
但是这样轻松的日子过没多久,随着月份的增大,胎儿增长的很快,不仅给皇帝陛下的身体带来负担,更对心脉是个压迫。熙庆帝现在会不时觉得心慌气短,在喝安胎药的同时还要喝护心脉的药。

随着皇帝陛下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莫小淮就一天比一天担心,如患上焦虑症一般,不仅白天几乎不错眼地盯着他,晚上正睡觉也会突然惊起摸进皇帝陛下的寝宫看他情况如何。熙庆帝自月份大了以后晚上就睡不太好,每次这傻丫头来偷看自己时都知道,只不过装作没醒罢了。有一次半夜腿抽筋,痛的狠了,刚睁开眼要叫人就有一双柔软却有力道的小手按摩抽筋的地方。映入眼帘就是她小小的一张脸上满是心疼和担忧的模样,在心里默默叹口气,熙庆帝准了她晚上在寝殿伺候的请求。
等月份超过八个月,熙庆帝的心脉已经有些受不住了,不要说行走散步了,就是半靠着歪在榻上也会胸闷气短,别说莫小淮了,整个太医院都随时候命。
发动的时候是半夜,莫小淮睡在龙榻不远的一张小床上,这是准她守夜以后破例给她铺的床。不知为什么莫小淮睡不踏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天皇帝陛下特意把她支出去半天去御书房召见了内阁三公,回来以后精神就不太好,晚膳都没怎么用就睡下了。辗转反侧间听到龙床上有声音传来,一个激灵就从床上起身,揭开龙床周围的幔帐,身后靠着软垫半躺着的皇帝陛下眉头紧皱,双手无意识地紧紧抱着膨隆的肚子,细微的呻吟声从唇间溢出。莫小淮心里一紧,把手伸进锦被摸上胎腹,平日柔软的大肚硬如石头,颤抖着把上脉,果然是发动了。此时确定是要生了,莫小淮反而冷静下来,出去把伺候的宫女太监都吩咐下去,请太医的,宣三公的,准备一起生产需要物件的,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嘱咐侍药童子把催产药熬上,急急返回内殿。熙庆帝早被肚子里越来越厉害的疼痛和外面的一番动静折腾醒了。看着白着一张脸外衣都没穿的小丫头道:“莫莫,你别害怕,先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小丫头眼圈红红的,胡乱套上外衣,过来按揉他因为酸痛觉得几乎要断了的腰。
乾元殿灯火通明,太医院的都在偏殿候着,三公和几位重臣也都赶到,各个神色凝重。
熙庆帝从半夜疼到天亮,又从天色破晓疼到日落,终于产穴开全,羊水已破,可以用力生产了。莫小淮看着龙榻上已被疼痛折磨的血色全无的熙庆帝,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地往下掉,他睁开眼瞅了瞅这个傻姑娘,虚弱地说:“别哭,太丑。”莫小淮来不及抹去眼泪就看到他痛的突然挺起上身,双手紧紧抓住锦被,用力向下,力竭倒回榻上。心脉被院首用银针护着,他才能喘上气,可是这漫长的产程已经折磨的他没有力气了。
顺着阵痛用力又用力,即使是万乘之尊也被折磨的狼狈不堪。痛极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喊出的却是:“莫莫,孤好痛!”莫小淮被他这一声喊的心神俱裂,只恨自己不能以身替他。院首的神情越来越凝重,莫小淮也知他情况不太好,父体无力,娩不出皇子。
熙庆帝也知自己凶多吉少,趁着自己神智还算清楚,拉住莫小淮的手,道:“莫莫,这个孩子是你的,孤已嘱托三公,立了遗旨,一旦孤驾崩,立你为后,孩子不论男女均为皇储,等到孩子十四岁亲政。”莫小淮被一个惊雷劈中一般,整个人都傻了,不是没有过怀疑的,整个孕期,后宫寥寥无几的嫔妃一个都未来过,陛下从来没有透露过腹中胎儿的母亲是谁,这让莫小淮心中难免猜测这不是后宫妃嫔的。九个月前,自己曾经有过一次意外,做为太医自然知道自己失了身,可是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自己伤心难过的要死,强自斩断自己对陛下十几年的暗恋。可是……
莫小淮也顾不得了,把熙庆帝的上身抱进怀里,俯在他耳边轻轻道:“陛下,微臣心悦您啊!微臣从六岁那年就爱上您了!所以不要丢下我,如果您丢下我,我一定去找您,上穷碧落下黄泉!”
皇子最后终于生出来了,熙庆帝本来已经气息奄奄,竟然奇迹般的有了力气,只是产下皇子后昏迷了好几天,把莫小淮吓得日夜不眠守着他,连孩子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4 13:58:00 +0800 CST  
皇子最后终于生出来了,熙庆帝本来已经气息奄奄,竟然奇迹般的有了力气,只是产下皇子后昏迷了好几天,把莫小淮吓得日夜不眠守着他,连孩子都没有看一眼。
嘉同七年,帝产下皇子立为皇储,封莫氏为后,一世恩爱。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4 13:59:00 +0800 CST  
这个本来不该发到这里,只是有这个脑洞罢了,所以匆忙结束。以后有机会写长点发到隔壁吧。下一个就写现代的吧。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4 14:01:00 +0800 CST  
四、怎么勾引东山再起的前夫?在线等,挺急的。

看着财经杂志封面上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张琪觉得自己有点牙疼!“哎,琪姐,看中这个霸道总裁了?”邻座的菲菲一脸的八卦道:“听说这位翟大总裁当初破产的时候老婆和他离婚了,现在东山再起了,还是单身,琪姐你说他前妻得多没眼光啊!现在估计后悔的要死!”呵呵!张琪在心里默默吐槽,我就是那个没有眼光后悔的要死的前妻。
张琪刚进大学校门就和快要毕业的翟清远谈起了恋爱,一毕业就去扯了证,当时翟清远创业还算顺利,可是结婚不到一年,就遇上金融危机,大公司还要伤筋动骨何况初创期的小公司,自然破了产。俩人也经常吵架生气,年少气盛一时冲动就离了婚。张琪干脆离开了京都,去了魔都谋生,本以为此生老死不相往来,没想到兜兜转转自己所在的公司居然被前夫收购了!
在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之后,张琪下定决心要把前夫重新勾引到手!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5 10:54:00 +0800 CST  
若雪的梗,其实假孕什么的也很戳萌点,试试吧。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5 10:55:00 +0800 CST  
新总裁到的那一天,公司开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张琪混在欢迎的队伍里跟每个同事都一样面带对领导的欢迎和衷心敬仰,鼓掌鼓的特卖力,一点都没在意领导不经意的眸光流连,毕竟你能一直面无表情如高山积雪,咱也能一颗红心向太阳灿若暖阳不是?
接下来的一个月,照常上下班,一点不受影响跟之前一样,只是身为行政部的主管轻而易举地摸清了新老板的行程和目前私人情况。翟清远目前单身,无固定女伴,也没有听说有女友,关系最密切的异性就是他的特助肖悦。平时就是个工作狂的状态,每天不在公司就是在出公差。
机会来的很快,公司谈成了一个大单,翟清远请公司所有的主管吃饭,大家都很开心,到最后喝醉一大堆。张琪作为唯一保持清醒的人叫车送走同事们之后,返身回了包间去扶那个已经被下属们灌醉的新领导。
翟清远醉的迷迷糊糊,但是却清楚地对前妻的几乎所有行动清清楚楚。任她扶着自己下电梯找到自己的车子,从自己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车门,把自己放倒在后座上还细心地扣上安全带,最后她驾车离开。恍惚间好像几年前刚结婚时他在外应酬喝醉了她来接他回家一样,连她身上的香味都和之前一模一样。当她把自己带进她的房子扶自己躺到床上时突然心里涌起一阵不甘!顺手一带就把她拉进自己怀里,狠狠地吻上去的时候心里不是没有怨恨的,恨她当初那么狠心在自己最难的时候离开,更恨自己居然这么多年之后看见她依然不能无动于衷。
张琪被这个带着点报复意味的吻吻上时,心里微微一笑,抱住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回吻过去。接下来的一切都水到渠成,毕竟俩人对互相的身体十分熟悉,又沉醉又意乱情迷。
早晨醒来,张琪睁开眼睛看向床上空荡的另一边,微微勾起一个笑容,翟清远,逃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5 12:15:00 +0800 CST  
先提前说,五一假期没有时间更文。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5 22:14:00 +0800 CST  
亲爱的小可爱们,我假期反而比平时忙。不过我尽量五一前更完这一篇,五一以后大家想想有什么好梗再开新文。

楼主 神神SV  发布于 2019-04-26 13:53:00 +0800 CST  

楼主:神神SV

字数:32973

发表时间:2019-04-16 18: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6 01:22:56 +0800 CST

评论数:4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