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佣\/原创\/abo】黎明破晓·启示录(R18,慎入)

各位好这里梦溪,第一次在杰佣吧发帖,以下食用指南:
1.本文为abo设定,主要cp为两对,杰佣和占祭,内含双车,监管,强强,雷者自避,禁止ky。
2.故事背景为工业时代的伦敦,私设ooc预警。
3.梦溪文笔改进中,但绝对不会是玛丽苏小学生文笔,你们的占楼是我更新的动力。
4.因为摄香文在同人吧更新中,本文更新速度较慢,欢迎催更。
5.呃,好像没啥了吧.......

........
《黎明破晓•启示录》(杰佣,占祭,abo设定)
我看见千万细碎的尘埃划落这片天空,像是在祭奠启示录的濒临,世界被无魇的巨兽吞噬啃食,连歌声都丧失了回荡的权利。
【达摩克利斯之剑如何才能躲开?】
——暮夜中的阴影漆黑,哀钟为亡者奏鸣。

【潘多拉的魔盒又如何才能再启?】
——莫比乌斯环仍在缓缓转动,歌颂《奥德赛》英雄史诗的声音永不停息。
当雾气弥漫英国伦敦的街道,当役鸟掠过遮蔽晨光的夜色,当向往自由的信仰仍依存,当教堂荡起神明的安魂之曲。
我知道,黎明破晓,他/她在那里。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13:06:00 +0800 CST  
二楼审核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13:07:00 +0800 CST  
三楼镇楼图授权,图片来自lofter的百斩离大大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13:07:00 +0800 CST  
Chapter 1.逃亡
夜色像雾气般弥漫,浓郁的黑色笼罩在曾经湛蓝的天空,繁华奢靡的工业城市沉醉在机械生产下的纸醉金迷中不愿苏醒,却忽视了脚下愈发扩散的阴影。
这是被深渊扼住咽喉的永夜,是腐朽的贵族阶级与资产家们用贪婪与欲望踩踏而成的时代。
子夜的钟声准时回荡在伦敦的街市,位于中心地带的拍卖场仍旧灯火通明,持续着一场浩大喧嚣的狂欢。
位于二楼的某处隔间却在此刻格外的寂静,奇怪的幽香弥漫在刺眼的白炽灯下,一只巨大的牢笼放置在房间中央:
——那是这场拍卖的压轴商品。
菲欧娜缓缓睁开了眼。
兴许是药物的作用仍未彻底褪去的原因,如同灌铅般沉重的脑海混沌一片,溃散的眸光经过无数次的颠倒旋转,最终渐渐汇聚成一线。
“嘶……”她刚想伸手抓住些什么,右肩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楚,意识因疼痛而倏然清醒。
“醒了?”一道轻的几乎听不清的低沉嗓音传入耳中。
菲欧娜蓦然抬眸,被阴影遮蔽的另一端角落,坐着一个坚挺安静的身影。
几缕摄入牢笼中的昏暗灯光为披着斗篷护衣的男子蒙上一层晦暗的虚影,微微敞开的绿色兜帽下,被流畅线条勾勒出的眉目淡然冷漠,带着几分天生的倨傲与凌冽锐气。
“嘘……”两人的目光于短暂间对视一瞬,布料摩擦的轻响,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乎听到了他的低语。菲欧娜的瞳孔因男子接下来的动作而微微收缩。
“咣!”铁锁相击,震耳欲聋的碰撞声打破了整个房间的寂静,猛烈的力度几乎使所有的铁柱都在轰塌般的颤动着,身处牢笼一侧的她都感觉耳膜险些被余波震碎。
“What?”在不远处沙发打瞌睡的看守猛地惊醒,这位肥胖的大叔手忙脚乱的跑到牢笼边,惊奇的望向造成声音来源的男子,一行触目惊心的血迹顺着被兜帽遮住的额头,从苍白的脸颊缓缓滑下。
“喔!这是怎么了?”
牢笼中的两位是拍卖场花天价购来的极品omega,自消息传出,楼下不少权贵商人都在等待着这压轴品,可不敢在关键时刻出乱子。
正当看守慌乱中想要出去叫人时,却不小心撞入了一片极浅极浅的幽色。
稀有的omega本身便是一件天生的尤物,更何况是被拍卖场注射了特殊药物的两人。
那双再平淡不过的褐瞳中好像浮动着让任何人都无法抵抗的诱人瑰色,能轻而易举的勾住alpha甚至beta的心魂。
“g……”他轻轻靠在铁柱边,宽大兜帽下的阴影盖住了半面脸庞,低缓的,沾染循循善诱的尾音似乎在说些什么。
背靠牢笼的菲欧娜静静看着这一幕,垂下的火红发丝在手指间打转。
没有谁会对一个柔弱的,被关在牢笼中的omega产生防备。
“什么?”中年男子俯身凑到他的面前,想听清楚他的低语。
需要多长时间呢……
“噗!”液体喷溅的轻响,看守的眼瞳于一瞬间惊恐的猛缩,他甚至来不及惨叫,便重重倒在了地上。
逆光为男子添染上瓷白慵懒的惑美,他微微侧身,沾染温热血液的手指轻轻抵在了唇边。
“good bye……”他的嘴角勾起一抹优雅的弧度,伴随着浮动的瑰色,整个人仿佛都被披上一层暗沉的血影。
那像恶魔的微笑。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13:09:00 +0800 CST  
菲欧娜用略微怜悯的目光瞥向逝者,在男子搜刮走钥匙后,起身轻轻拂过他死不瞑目的双眼。
两秒。从顺走看守腰间的匕首到刺入脖颈,在一个旁观者的视野中,他仅需要两秒钟的时间。
楼下的拍卖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丝毫没有人注意到,他们期盼已久的压轴商品此刻已经轻松离开了牢笼。
“你是名刺客?”少女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绮丽的流光与神秘的瑰紫融合,她并不屑于隐逸其中的试探。
“算半个……不过,我更喜欢雇佣兵这个称呼。”男子走向不远处的木架,精准抽出一个小木箱——那里存放着之前从两人身上搜走的东西。
褐棕色的精致护肘被重新装回手腕,锃亮锋利的袖剑泛着寒光,随着开关的启动而蓦然弹出。
他面无表情的望向中央放置的摆钟,随着发锈的摆锤一次又一次沉重晃动,印证时间在急促流逝着。
“我想我们没多少时间了,”菲欧娜不动神色的将木箱底层的鎏金吊坠重新戴回额头,淡蓝色的幽光自中央眼型图案中闪烁,“要走吗?”

正门是肯定不能走的,想必门外及走廊都安排了不少武装看守,唯一的出口……她望向不远处半敞的窗户,片刻,无奈的摇了摇头。
走不了……
身为omega 的两人自然能感觉到身体的异状,熟悉的虚弱感是发情期到来的标志,然而本该不受控制的信息素却像被什么堵塞了一般,散发不出一丝。
他们在昏迷期间都被注射了是发情期提前到来的药物,暂时被关在这所洒满特殊抑制剂的牢笼,以便于拍卖时吸引alpha贵族们的疯狂竞价,这也是为什么,房间里仅留了一位beta看守。
商品,价值,没有人权,这是在这个腐朽的工业时代omega的代言词。
“抑制剂被他们收走了。”清冷的眉目微微蹙起,他几乎将木箱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需要的东西。
拍卖场的负责人倒是十分精明,提前做好了完美的准备,哪怕出现意外,两位omega一旦离开小屋抑制剂的范围,强行逃出的话,抑制已久的信息素便会像冲破枷锁的猛兽般汹涌而出,不过片刻,方圆数十里的alpha都会被吸引过来。

他们插翅难逃。


“别担心,先生。”菲欧娜不紧不慢的将手伸向兜帽的衣领处,复杂繁冗的花纹修饰中,竟然隐藏了一个小小的夹层。
两片白色的小小药片出现在少女摊开的白皙手掌中。

“这是……”

“袖珍抑制剂,我的一位巫师朋友为了以防万一,总会帮我备上,”她将一片药片吞入口中,发情期的虚弱与乏力感渐渐消散,“虽然它的药效仅有一个小时,不过我想这足够我们逃离这鬼地方了。”
“多谢,”他接过药片,依旧寒澈的目光望向她时却多了一份认真,“你是教会的人?”
眼前身形纤瘦的少女戴着可以遮住她整张脸的瑰红斗篷,兜帽上顶着一双被流金饰品固定的褐色羊角,有时恍惚间会给人一种彼此融为一体的错觉,比玫瑰还要浓艳的火红发丝被梳成一束宽松的麻花辫,搭在胸前,似雪般白皙精致的皮肤暴露在外,她有一双随时都带着轻柔笑意,神秘到仿佛随时能看穿任何事物的瑰紫灵眸。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13:14:00 +0800 CST  
emmm,没人吗.....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13:21:00 +0800 CST  
dd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22:14:00 +0800 CST  
这篇文更的不会太快,期望会有人喜欢啦,看完的小可爱希望可以留个名,梦溪谢谢你们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22:21:00 +0800 CST  
本楼@留名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22:28:00 +0800 CST  
自己dd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09 22:45:00 +0800 CST  
今天晚上更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0 12:41:00 +0800 CST  
“也算......半个吧。”漫不经心的回答。
寒风自敞开的玻璃窗中呼啸,卷起米黄色的窗帘,从这里能俯视到拍卖场入口的全景,各种“时髦”的汽车停放着,一排持有手枪的看守们正用粗俗的聊天派遣着无聊。
并没有人注意到二楼的异样。
“能爬墙吗?”他调整着护肘上的机关,“咔嚓咔嚓”的声响似乎在切换着什么。
“你说呢?先生。”面对男子的明知故问,菲欧娜无奈耸了耸肩,被绷带包扎的右肩伤口虽已结痂,却仍不能剧烈运动,更不要说被奇怪的尼龙绳层层捆绑住的右手,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你割不开的,先生。”望着企图用匕首划割绳子的男子,她微微摇头,浅淡一笑,“这绳子被下了咒术。”
“......”匕首收回护肘,他利索的放弃了尝试,眼帘微垂,菲欧娜能感受到那双敏锐褐瞳似乎在吐槽。
用珍贵的巫术绳去专门绑一只手?
但......这就是他们所畏惧的啊......
年轻的佣兵并不知道她拥有怎样恐怖的力量。
敏捷的身影攀在窗檐上,兜帽向外微探,“嗖”的一声,一根特制的攀索绳自护肘中向楼顶弹出,最终停挂在了某处。
看来他打算先登上楼顶,利用绳索攀爬到其他高楼进行逃脱。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较为省事的办法。
“那抱紧我的力气总还是有吧?”他拉了拉绳索,测试其结实程度后,望向不慌不忙点头的少女,神态一如既往的淡漠。
她用完好的左臂搂住男子的脖颈,指尖却死死扯住他的斗篷,生怕一会儿不小心摔下来。
她似乎听到了一声无奈的轻叹,一只有力的臂膀扣住了她纤细的腰际,传递着一种安全感。
“你叫什么名字?”听不出任何情绪的提问,佣兵熟练地握住了绳索,踩在粗糙的墙面上。
“菲欧娜,”她反问,“你呢?先生。”
名称仅为特殊意义上的代号,即使同为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们并不需要完全的了解对方。
绳索猛然而收,巨大的拉力使两人一跃而上,她的头轻轻靠在男子坚挺的胸前,凛冽寒风鼓起兜帽,擦过暴露在外的半张脸,带来微微刺痛。
腰间的力道收紧,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自己敏感的犄角上,她不由一颤,听到轻的几乎听不清的低缓嗓音,隔着朦胧的雾气,渐渐融入漆黑的,望不到尽头的永夜中。
他说:“奈布。”
......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0 16:51:00 +0800 CST  
本文暂定周一更新,可能第三章开车的时候会卡一段时间,就这样,顺便为我的摄香文打广告。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0 22:55:00 +0800 CST  
深夜自d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1 00:47:00 +0800 CST  
自己dd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1 12:42:00 +0800 CST  
Chapter 2.狩猎

楼顶并非空无一人,还藏着一对偷情的情侣,这突然踩上的两人给了他们不小的惊吓。
“啊!”还未等衣衫不整的女子失声尖叫,喉咙便被一把弹出的利刃所贯穿,鲜血喷涌出一道优雅的弧线,为干兀的地板添上鲜艳的色彩。
身形肥胖的男子几乎被这一幕吓呆,他下意识的摸向腰间,却愣在了那里。
“砰!”沉闷的震动声随后响起,男子瞳孔猛地收缩,口中堵塞了所有颤抖的话语,唯有贯穿头颅的血洞仍在汩汩流淌着。
“消音手枪?”枪口的硝烟轻轻吹散,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的菲欧娜把玩着手中顺来的小巧手枪,颇为满意的轻笑,“我喜欢。”
“……我以为你不会杀人。”收起护肘上的机关,奈布的目光中带着略微深意。
“那叫神学的荼害,先生。”少女慢条斯理的将祭司兜帽戴正,慵懒的女音轻缓,她抬头注视着眼前的雇佣兵,“很抱歉,虽然他们生命的逝去并非主的指引,但我无法将主教诲的仁慈 去善待这些草菅人命,令我厌恶至极的肮脏蠕虫。”
从男子身上掉落的阶级勋章,被鞋跟轻轻碾成了玻璃碎片。
奈布不可置否的一笑。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5 13:39:00 +0800 CST  
那个第二章写的字数有点多,晚上有一长篇会发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5 13:39:00 +0800 CST  
“没想到,那些长老们竟然舍得让你出来。”低沉暗哑的嗓音优雅至斯,带着些许浅淡的玩笑意味,似鲜血般浓郁的液体顺着高脚杯的器壁轻轻晃荡,倒映着对面之人。
逆光之中的墨色斗篷被轻轻抹去轮廓边缘的余晖,绘有神秘三角蛇印记的眼罩悬露出那半张宛如冰雕雪刻般冷毅沉默的面容,暗色的光晕下隐匿着一位冷漠的,无法被任何人所看透的男子。
他静静坐在那里,没有任何言语,整个人仿佛都融入沉寂在黑暗深渊中的永夜,让人不禁畏儿远避。
直觉告诉奈布这两个人都十分危险。
余光警惕环视四周,他用手势提醒着菲欧娜,两人利用厚实窗帘的遮隐,小心翼翼绕到靠近后门的窗檐尽头――五六位佩戴长剑的护卫此时正笔直的守在门口。
“等一下用这个,”奈布略微低头,抛了抛从护肘中取出的灰色球体,刻意压轻的声音说明着接下来的计划,“我们偷偷溜出去。”
对这位佣兵而言,似乎只有中央那两位正在会谈的男子有着未知的威胁,虽然有一段安全的距离,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毕竟,药效即至,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浪费。
菲欧娜刚抽出手枪,便突然察觉到了一束不同寻常的目光,彻骨的寒意自后脊蔓延,如同坠入一个万丈无底的凛冬深海,带着前所未有的窒息感。
她诧异的抬头,却窥见了一只冰冷诡异的灵眸 。
察觉到她的异常,佣兵顺着目光望去:
――那是一只浅蓝色的役鸟,此时正停驻在半敞的窗前,小脑袋微歪,略带深意的俯视着两人。
!!!警钟自奈布的心底震鸣!

“菲欧娜,快!开枪!”他的语气带着一丝焦虑,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前所未有的不安萦绕在心头,愈发浓烈。
下一秒的机板扣动,但却为时已晚。
灰蓝羽翼扬起,它轻而易举的躲过,消音子弹擦过虚影没入窗外,失去了踪迹。
远处坐在沙发上的斗篷男子,此时慢慢抬起头,透过眼罩下的冷淡目光,缓缓的,朝那个方向望去。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6 13:46:00 +0800 CST  
“嘎嘎!”役鸟发出嘹亮的嘶鸣,盘旋在两人上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谁!”近处的护卫警惕的拔出了佩剑。
糟了……奈布微微蹙眉,攥紧了手中的烟雾弹。
下一秒,狠狠砸了出去。
乳白色的烟雾迸射开来,瞬间填满了那个角落,趁着护卫们短暂混乱的间隙,两个敏捷的身影自迷雾中掠过,直奔向不远处的侧门。
“哦?”杰克自然也注意到了那边的异常,尾音低缓,余光带着懒散的笑意,“看来你的小鸟,发现了两只偷听的小白鼠…… ”
他瞥见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微动。
刚握上门把准备开门逃离的奈布突然感觉手中一沉,另一侧的门扉像是被贯注了千万吨重量,牢牢锁住,即使用尽全力也挪动不了半分。
“走,上楼!”来不及细细诧异,趁着烟雾还未彻底消散,他瞬间改变了计划。
一个优秀的雇佣兵无论面对怎样的处境,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
菲欧娜对他保持着绝对的信任,毫不犹豫的向护栏奔去,火红的麻花辫在风的律动下飞扬,她的速度快到极致,仅留下一道瑰色弧影。
“站住!”
“抓住他们!”
另一侧赶来的守卫们堵住楼梯口,却丝毫无法阻止两人的脚步。
“真麻烦……”余光扫过不远处的地板,菲欧娜突然转身,措不及防的子弹贯穿远处追击之人的头颅,她与一个身影几乎分秒不差的擦肩而过。
寒光一闪而过,下一刻,鲜血自挡在最前方护卫的脖颈喷涌而出。
杰克很快捕捉到了那个正常人根本无法看清的绿色身影,眼底的懒散渐渐凝聚。
他饶有兴趣的观望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藏在兜帽阴影下的少年躲开长剑,反手将匕首刺入护卫的胸口,他的动作迅猛而狠戾,如同破弦之箭般,势不可挡。
身后的同伴也丝毫不逊色,冰冷的枪口目标明确,有条不紊的解决了所有暗处的狙击手,为他清除后患。
两人的默契度相当可怕,不过片刻功夫,便突破了包围,登上了二楼中央敞开的天窗口。
“咔嚓!”机关转换的声音响起,雇佣兵缓慢的抬头,俯视着中央自始至终都无动于衷的两人。
灯光为这个角度提供了良好的视野,使杰克窥视到了一双沾染赫色戾气的褐眸,他的眼神麻木而冰冷,即使经历了一场苦战,也消磨不了半分那天生的桀骜锐气。
有趣……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绳索弹出,他们打算再次从窗口逃离。
“他们要逃走了,伊莱。”绅士提醒着身边之人。
“……”收到呼唤的役鸟从漆黑的窗外掠过,一直缄默无声的斗篷男子终于动了动,缓缓抬起了右手。
熟悉的寒意再次传来,菲欧娜下意识的拉住了奈布的披风。
“小心!”那只从一开始便不断给他们带来麻烦的役鸟出现在视野中,张扬的羽翼夹杂着迅猛的气流,如同锋利的刀刃,划割夜幕。
诡异的深蓝幽光自它眉心处的古老印记扩散,役鸟笔直的俯冲向它的目标。
支撑着两人重量的攀爬绳应声崩断,巨大的反弹力使两人撞向护栏,直接从四五米高的二楼摔了下去。
悬空的瞬间,奈布猛地抓住一侧断裂的木杆,皮质的手套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虽无法避免坠落,但为他们缓冲了力度。
“咚!”两人落在厚实的毛毯上,细碎的呻吟淹没在周遭的嘈杂中,宣告着一场闹剧的终结。
役鸟重新飞回室内,静静停驻在男子肩头,红豆般大小的眼珠冷漠扫过地上已丧失行动力的两人,印记的幽光渐渐消散。
杰克不紧不慢的起身,一旁的守卫队长走上前。
“大人,他们该怎样处置?”经历了刚才那一场苦战,这一队守卫死伤惨重,捂着受伤的腹部,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愤恨。
杰克的目光淡然瞥向他,有缕寒意深入骨髓。
守卫队长不禁打了个激灵,还没反应过来其中的意味,背后蓦然响起一阵枪声——他甚至来不及露出狰狞的表情,便直直倒了下去。
“大人,已全部清理完毕。威廉”收起手枪,恭敬的行礼。
略微点头,回转的视线,最终落到了那个绿色身影上。
兴许是刚才那个眼神震撼到了自己,他对这个瘦削的佣兵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绅士微微俯身,兜帽被轻轻挑开,一张清秀的面容暴露于视野中,紧闭的双眼上眉宇眉宇微蹙,即使处于昏迷状态也带着生人勿近的警示。
意外的瘦小……并没有感觉到任何Alpha气息的杰克眼底不禁闪过一丝诧异,刚刚的战斗足以映证出他的实力,娴熟的战斗技巧与异于常人的反应能力,即使在军营,也很少有Alpha长官能与之持平。
这样强大冷漠的小佣兵,竟然……只是位Beta吗?
正当他思索时,奈布突然睁开了眼睛。
护肘撞击着地板,令他猛然弹起,锋利的匕首划割过空气,不偏不倚的朝他脖间刺去。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令杰克微微挑眉,倏然侧头躲避的瞬间,无意中释放了一丝Alpha的警觉威压。
雇佣兵的动作因此刹那停顿。
眼前这位Alpha的气息是他从未遇到过的强悍,如同破提的洪水般汹涌而至,本就不剩多长时间的抑制剂被无情冲刷殆尽。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7 17:09:00 +0800 CST  
那啥,还剩一句话没发

楼主 幻雪钰心  发布于 2019-04-17 22:42:00 +0800 CST  

楼主:幻雪钰心

字数:39643

发表时间:2019-04-09 21:0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02 08:54:17 +0800 CST

评论数:21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